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狂妃驯邪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14:30:45 来源:网络 []
小说:狂妃驯邪王
第一章你敢脱我为什么不敢看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大将军秦逸运筹帷幄,击退蛮夷,屡战屡胜,册封异姓王秦王,赐王爷府。阅读163woman.com现带兵五十万迎战南越,即日启程,不得有误,钦此!”

随着皇上圣旨下发,秦王秦逸便率领五十万大军以及亲信楚棠、子桑二人前往前方迎战。

秦逸12岁初上战场,17岁便少年封帅,统领赤黄帝都120万兵马,无一人不心服口服。

此次与南越一战,更是胜券在握,他坚信三个月内,便能班师回朝,凯旋而归。

“爷,咱们中埋伏了,撤吧!”

右手握着砍刀,左手放在额头遮挡烈日阳光,看着周边环境,子桑满头大汗,焦急不已。

秦逸闻言,却是邪魅一笑,勾起的唇角竟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怕,反而带着几分乘胜追击“撤?我秦逸何退缩撤过?”满是磁性嗓音响起,没有中年男子浑厚,更没有年轻少年稚嫩,带着满满的自信。秦逸放眼望去,看着周边,尽管已经连战七天七夜,尽管此刻满身是伤,他依旧笑的如沐春风。

“子桑,你带大队人马从东边退出,楚棠,你带剩余人马从西面退出,我秦逸倒要上前方瞧瞧,究竟是怎样的龙潭虎穴!”

秦逸果断下达军令,他运筹帷幄的本事,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人不信服,遇到问题当机立断解决更是让人钦佩。版权163woman.com

子桑和楚棠跟在他身边已经五年有余,从他还没封为元帅的时候,便辅佐左右了。他们迅速带着命令,本人却没有一同退出,而是快速来到秦逸身边。

“爷,龙潭虎穴,我子桑也要一起闯一闯”

“爷,别忘了,我可是您的军师,探道自然由我先!”

秦逸赞赏看着身旁两人,他们就是自己的左膀右臂,这么多年来,虽然明是主仆,但早已亲如兄弟。

看着他们一左一右护在两旁,秦逸十分欣慰,三人身上均纷纷挂彩,多处是伤,却无一人喊累喊痛,对他们而言,宁可在战场上阵亡,也不会在战场下委曲求全。

“爷,前往是个山洞,我们是否……”楚棠率先探路,有些拿不定主意,一席白衣此刻已经污垢不堪,大部分都是血迹。

秦逸闻言想也不想果断开口“前进!”

满脸霸气,这就是他秦逸,赤黄帝都最年轻有为的异姓王秦王!

雷厉风行,敢作敢当,有勇有谋的秦王!

山洞中,马匹进不去,三人纷纷下马。漆黑阴森的山洞,对三个铁血男儿来说没有丝毫畏惧,毫不犹豫上前,却在中途,秦逸口吐鲜血。网站163woman.com

“噗!”

一口鲜血喷出,秦逸整个人酿跄后退数步,子桑断后,及时搀扶住王爷身体。

“爷,爷你怎么样!”

28岁的子桑,至今还未成亲,一直跟在秦逸身旁,用他的话说,爷一日不成亲,他一日也不成亲,誓死效忠。

靠在子桑身上,秦逸只感觉周身冷汗涔涔,并不是他怕了,而是虚,体虚。

“无事,继续前进!”

强忍着身子的不适,秦逸知道他是中毒了,但好在山洞黝黑,让他们两个看不到血液的颜色是黑的,否则一定会大惊不宜。

“爷,您连续七天七夜没有休息,不如我们在此休息片刻吧,让楚棠为您把脉!”

楚棠是秦逸的军师,略懂医术,虽然不是很精湛,但一般小病小通不成问题。

秦逸果断拒绝“不可!当下关头本王怎能只顾个人安危,我们继续前进,如果本王料想不错的话,洞外定是另一番天地,走!”

拒绝楚棠查看,秦逸拖着病重的身子率先向前。

他已经连累了子桑和楚棠,便不能再继续连累下去,他宁愿战死,也不要拖累自己的兄弟,尽管他们是心甘情愿,尽管他们是自己的主仆。推荐163woman.com

果不其然,出了山洞,重新看到阳光,三人大喜,这才注意到每个人都是那么狼狈不堪。

而洞外的确是另一番天地不错一大片的芦苇。

芦苇搞过中年男子的身体,就连秦逸这样的高大男儿站在这里几乎高达他的胸膛之上,可以很好的掩藏他们三人的方位。

秦逸巡视四周一圈,当机立断选择左边。

尽管中了埋伏又怎样,他就不信他秦王真的会被南越那些蛮夷人给困住。

古魅儿带着五十人轻装上阵,上山狩猎,并扬言,谁猎到的猎物最多,赏银一百两,却没想到她这个头领倒和族员走散了。

穿越至此二十载,尽管还是会想起临死前的通,但那已经过去了不是吗?不管身在何方她仍旧是那个敢爱敢狠,运筹帷幄的古魅儿!

无谓耸耸肩,看天色还早,古魅儿邪恶一笑,精致的小脸上两个或深或浅的酒窝,格外迷人。阅读163woman.com

芦苇林旁,竟然是一谈温泉,从小在温泉中泡大的古魅儿知道这温泉无论是水温还是色泽都有提高功力的起效,她三下两除二褪去一身束缚,她断定这个时候不会有人出没。

“哇,舒服!”

圆溜溜的大眼顿时弯成了月牙儿,古魅儿嘴角幸福上扬,白皙的脸蛋在温泉的照映下微微泛红,煞是迷人。

她是古哈尔部落首领的小女儿,也是下一任首领,同样是古哈尔部落最勇猛的女战士。

从小到大,她被当女王般对待,她习惯了统领别人,更习惯了高傲的活着。尽管四下无人,她依旧自信扬起嘴角。

出了芦苇林,似乎觉得摆脱了身后的追赶,子桑搀扶着自家王爷,这才发现他嘴角的血渍竟然有些发黑。

没等他开口,前去探路的楚棠已经回归。163女性网

“爷,前往是一潭温泉,我们不妨暂且休息,芦苇林如此浓厚,相信南越就算追赶过来,也不会轻易找到我们”

楚棠面色严肃,一字一句恭敬解说,秦逸缓缓点头,他的确需要立刻运功疗伤。

三个人陆续前行,本不想发生太大的声响,游戏在温泉中的古魅儿原本心神荡漾,聚精会神感受着温泉的浸泡,舒服极了。

正欲起身离开,却忽闻三道声音缓缓而来,她凌厉的眸子‘嗖’的睁开,目光带着森冷。

“不好,爷!前面,前面有个姑娘!”

同一时间,眼尖的楚棠发现了温泉中的古魅儿,看着她赤裸着上身,他转眸,脸颊一阵滚烫。

子桑一听到姑娘二字,连忙学着楚棠的样子转过身去,因为爷曾经教导过:非礼勿视。

突然被撤离了搀扶,秦逸踉跄一步,险些载到,如此芦苇林中竟然有个姑娘光天化日在这里洗澡,他不得不思考她的身份以及她的目的。

秦逸眼珠子一转,生怕吓着她,欲打算轻言细语向她询问,却忽见她猛然睁开双眸,眸光中的杀气是那么显而易见。

“什么人!”

刚暴露在空气中的身子,古魅儿又毫不犹豫退了回去,却依旧露出她白皙的肩头。

如此凌厉嗓音,带着强大杀气,楚棠和子桑想要回眸,却没有这个勇气,反倒是秦逸脸不红心不跳。

“在下路过之人,不好意思打扰姑娘雅兴,这就告辞!”

不缓不慢说着,声音格外动听,又给人一种暖暖的感觉,心神荡漾。

见秦逸转身就要走开,古魅儿顿时傻眼,看了她的身子竟然不道个歉反倒转身就走,岂有此理。

“尔等给我站住!”

怒声呵斥,古魅儿双眼眯成一条缝,嘴角倾斜勾勒。在秦逸差异的目光中,她‘哗啦’一下从温泉中飞起,迅速拿过晾在一旁的衣衫,动作一气呵成,速度之快,让人咋舌。

古哈尔部落特有的服饰,是赤黄帝都所没有的,虽然有几分古怪,但穿在她高挑的身子上格外秀美。如果秦逸没有猜错的话,别在她腰间当作腰带的绳子仍该就是她武器,看着她嘴角自信且狂傲的笑,是这些年他见到的女子中所没有的。

帅气的女子,他从未遇见,而如此灵动,清纯的帅气女子他更是前所未见。

双手环胸,古魅儿看着秦逸上下打量自己的目光,忍不住嗤之以鼻“下流的无赖我见得多了,却没见过你等如此下流之人,光天化日之下竟偷窥女子洗浴,不要脸!”

古魅儿是性情之人,敢作敢当,十分直白,想说什么就说,从来不会拐弯抹角,就算是辱骂一位如此刚毅,霸气的秦逸。

秦逸虽然此刻浑身是伤,狼狈不堪,但丝毫无法眼神与生俱来的狂妄与王者风范。

听到古魅儿的话,子桑满心不服“你个小女子,你说什么你,侮辱我家爷,小心我要你的命!”

子桑不是随便威胁弱女子的人,但竟然说他家也是下流的无赖却还是第一个。

“呵”

古魅儿轻笑,完全不将秦王放在眼中,尽管他身旁还有着左膀右臂,也丝毫构不成任何威胁。

她斜睨着眼,如女王般蔑视一切,高傲的如坠入凡尘的仙子,一尘不染。干净的瞳孔,没有任何杂物,仿若是初生儿般清澈,一时间竟让楚棠看的移不开眼。

“有勇无谋。空有一身蛮力,成不了气候,我敢赌你近不了我的身!”

第二章狂妄的女人

古魅儿的狂妄是因为她自身的资本。她从小到大,被当作男儿抚养,残酷的训练让她知道只有自身强大才能不被欺负。

子桑心中不服,正要出手,却被秦王第一时间拦住去路。

如果说这是个激将法的话,那么无疑,这个女子成功了。

可有他秦王在,就偏偏不会让她得逞。

“光天化日下你一女子既然敢脱衣净洗,我等为何就不能明目张胆看之,你且莫要过分!”

好凌厉的语气,是在告诉她,她敢脱他们就敢看的意思吗?

古魅儿心中顿时不爽,毫不犹豫抽出别在腰间的鞭子,冲秦王发起进攻。

“好小子,敢诋毁我古魅儿,看招!”

古魅儿既然是古哈尔部落第一勇士,必然是有些真本事的,她速度之快,冲着秦王一鞭子挥舞过去。秦王猜得果然没错,那虽然是个装饰却也是她生平最拿手的武器。

“爷,小心!”

子桑手中的砍刀一挥,挡住了鞭子的进攻,原本想借机砍断她的鞭子,却没想到这鞭子刀枪不入不说,甚至还将砍刀卷了过去。

古魅儿嘴角挂着邪笑“大叔,三个你都不是我的对手!”

她凭借快很准,任谁都没想到她一个弱女子,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和力量。

子桑果然不是她的对手,但他想着许是身受重伤的缘故。

楚棠心中不服“让我来会会你!”

对楚棠而言,这个第一眼就将他迷得神魂颠倒的女子不是妖孽还是妖孽。

长得那么清澈可人,没想到竟然是个急脾气,甚至还有点暴力倾向,想来谁娶回家了都会遭罪的,他这是提替民除害啊。

楚棠虽然文武双全,是难得的练武奇才,但毕竟他文高过武,空有蛮力的子桑都不是古魅儿的对手,就别提楚棠了。

站在一旁的秦逸双手紧握成拳,好看的眉头皱成一团,像毛毛虫一样,难看死了。

这个女子的招数快很准,子桑和楚棠又身受重伤,联合起来根本不是她的对手,而看她得意的样子,似乎是在戏耍,而不是决一死战,她的能力远不止这些。

“住手!”

他大喝,目光森冷,言语犀利。

楚棠、子桑闻言,顿时停下手中动作,安静退到王爷身旁。

秦逸邪魅的笑看着古魅儿狂傲的模样,他双眼眯成一条缝“你是何人,为何在此,有能耐和本王斗一斗,休要伤害我两名兄弟!”

秦逸用的也是激将法,想看看这个女子是否真的是敌军派来故意等候在此的。

古魅儿明知秦逸心中所想,却偏偏要中招,她就是看不惯如此狂妄的臭男人。

“你说的,比就比!”

古魅儿很久没与人较量了,在部落中那些人都是让着她,害怕伤着她,她早就想找外来人士比试拳脚,看看她究竟有多厉害,今日可算找到了机会。

见古魅儿一句话说完,便不由分说向自个儿发起进攻,秦王丝毫不敢怠慢。

他赤手空拳,威力十足。

在战场下,他从不打女人,不管再可恶的女人,他就算再想教训,也不会自己动手。

而在战场上,不管男女老幼,只要是他的敌人,只要是说服不过的敌人,那么他不会手下留情,就比如现在一样。

看到秦王没有拿任何武器,古魅儿迅速将鞭子收回,她说,这叫做公平对抗。

秦王本就受了重伤,又连续七天七夜的争斗早就疲惫不堪,但他原本认为这些足够去对付古魅儿了,可没想到仍旧不是对手。

子桑和楚棠觉得一旦他们出手了,就是侮辱自家王爷尊严,可现在没有外人在,是保命要紧?还是面子要紧?万一这女人来真的,将他们家王爷刺伤了,他们回去没办法交差,只有死路一条。

“凶悍女人,看招!”

子桑如此称呼古魅儿,她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更加亢奋。

楚棠完全傻眼,这究竟是怎样的女子啊,无论是速度,还是招式,都是他们前所未见。他们想着,就算他们家爷没有受伤,也未必是她的对手呢,

“啪”古魅儿一鞭甩了过去,原本应当甩在子桑身上,可秦王突然运用内力冲到了他前头,结结实实挨了一鞭子。

“爷?”楚棠大惊,眼睁睁看着自家爷的肩头又新添一处伤口,对他们而言,简直恨死了这个突然在这里洗澡的古魅儿,他们想着,这一定是敌军派来的尖细,专门拖延时间的。

秦逸抬手,示意楚棠他没事,正要吩咐二人不要恋战,很有可能这是个圈套,但可惜为时已晚。

古魅儿正要道歉,原本不想打他的,可偏偏打中了他,她挺不好意思,却瞧见芦苇林中突然钻出了二十余人来。而见秦逸等人惊恐的眸子,她料想不错的话,应当是仇家来了。

“唔,不好意思,你们的仇人是吧,不需要本姑娘动手了,挺好!”

一个旋身丢下话便毫不犹豫飞上了树梢,她速度之快,三人又是一阵咋舌。

刚刚挨了一鞭子,又耗费了许多体力,秦王看着南越王子率领大概二十名死士出现在面前将他们团团包围时,眉头依旧紧皱不已。

“爷,这里有我和子桑在,你先走!”

楚棠和子桑一左一右,将秦王护在中间,三个人纷纷面面相觑,没想到跑了这么远,还是被他们给围堵了,他们的目的是让秦王死,那么他们两个左膀右臂就偏偏不会让他们得逞。

秦王站在中间并未言语,让他丢弃自己的兄弟径自逃跑那根本不可能,如果他是那样没有人情味的人,那么刚刚他就不会替子桑挨一鞭子了。

“哈哈哈哈,秦王,跑啊,我看你哪里跑!”

算不上标准的发音,南越王子面部狰狞,笑看着秦王。

一身华贵长袍,穿在他纤长的身子上,却看不出几分帅气,反而有着些许滑稽,让站在树梢上的古魅儿忍不住发笑。

“南越王子,你如此卑鄙,今日只要有我二人在,你就休想伤害我家王爷一根汗毛!”

所谓被动不如主动,与其等待南越的人动手,倒不如他们两个先发制人。

子桑丢下话,与楚棠一起,挥刀相向。

子桑的是刀,楚棠的是剑,两个人所谓双剑合璧,配合的十分默契。

但可惜,纷纷受了重伤,刚才又消耗了元气,他们就算再厉害,也终究不是南越等人的对手。

南越王子与秦王对视,其他二十人则负责围攻楚棠、子桑。

南越的死士都是经过特殊训练,每个人面部狰狞,仿若他二人就是他们的杀父仇人一样,每个人都抱着必杀的决心,丝毫不敢含糊,怠慢。

“秦王,今日就让我见识见识你的厉害!”

不管世人日后如何称呼他南越王子趁人之危,只要杀掉了秦王那就是好样的。

看秦王面色苍白,南越王子更是兴奋不已,他知道他根本不是秦王的对手,但现在他虚弱的仿若蚂蚁,他还怕什么?

“找死!”

秦王咬牙切齿吐出二字,面对突然冲上来的南越王子,他不但没有惧意,反而还带着几分不屑,顿时激恼了他。

“你逼我的!”

两个人你来我往,都想将对方迅速解决,站在树梢上的古魅儿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看着下方一切,她斜睨着眼,嘴角挂着邪笑。

没想到挨了自己一鞭子的人,还中了毒的人还有如此顽强的毅力,若是寻常男子,应当早就倒下了吧?这小子唤他为秦王,莫非他就是那战功赫赫,鼎鼎有名的赤凰帝都秦王?

古魅儿从小呆在古哈尔部落,由于父亲的教导,她并没有走出去,但不代表她不知道江湖甚至各国奇能异士。

还是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秦王呢,如此狼狈的样子竟然还能摆出狂妄的君王架势,想必自古也只有他一人可以做到。

忍不住点了点头,古魅儿欣赏他的为人。

“秦王,受死吧!”

尽管不是他的对手,南越王子依旧与之抗衡。

秦逸对付他那是轻而易举,三两下便将他击败数次,可他顽强的态度让他忍不住皱眉,与他争斗,简直是浪费时间,浪费体魄。

“哼哼,别以为你赢了我,就是真本事!”

南越王子径自说着,嘴角挂着邪恶的笑,原本秦王并不想在意,可他突然转换的方向让他不得不瞪大瞳孔。

“楚棠!”他径自低喃,果然见南越王子突然转变方向,竟然冲着背对着他的楚棠发起进攻。

南越王子手中拿着两个铁锤,这若一下过去,楚棠必死无疑,就连站在一旁的古魅儿都忍不住揪心不已。

明知道南越王子是想引诱自己,可甘愿自己受伤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兄弟惨死面前的秦王明知如此,却依旧毫不犹豫冲到楚棠身后。

“小心!”

古魅儿大呵,还没见过这么傻的人呢。反正大小都是自个儿奴才,为了一个奴才连命都不要,难道秦王就是这样被封为不可一世的霸主的?

狂妃驯邪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狂妃驯邪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热门随机

  • 忧伤如墨谁人听2章

    原标题:忧伤如墨谁人听2章小说名称:忧伤如墨谁人听第2章罂膏几日后,午时。琉璃缩在床上拿被子裹紧身体,浑身如同被无数只虫蚁啃噬着,下一秒便血肉模糊。“冷姑娘,要是难受就别再忍了,咱家托着这药……也累了……”一个宫人端着托盘立在她的身侧,虽躬着身却面露鄙夷,阴恻恻的开口催促着她。她喘息声愈发粗重,因忍耐指尖钳进手心,被子上身上尽是血痕,像一只用力蜷缩刺猬,又痛苦又可怖。她忍了好久,终是从床上伏起身,带血的手指微微颤抖伸向那托盘里的药片……罂膏,至纯至邪,只要连用七日……必是此生都戒不掉的瘾!君无霜

  • 尤物娇妻2章

    原标题:尤物娇妻2章小说名称:尤物娇妻第2章:出轨了?林彤呆若木鸡,甚至忘记了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沈杨皱着眉头不明所以,他冷哼着站起来走到了门口,一把推开苏洛,伸手在林彤挺翘的臀部上狠狠的捏了一把。林彤的一张俏脸瞬间没有了任何的血色!“喂,你谁啊你?”沈杨不高兴的瞪着苏洛。怒火燃烧,火气冲天!苏洛一想到沈杨刚才说的话,他炫耀着自己的情人是如何如何的厉害,可是,这个女人居然是自己的妻子,苏洛整个人都要疯掉了!而此刻,沈杨的手还在林彤性感成熟的身体上恣意的徘徊着!“滚!”苏洛抡起拳头。谢文龙眼疾手快,

  • 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2章

    原标题: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2章小说书名: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第2章:可怕的谋害那只强壮有力的大手还是肆无忌惮的纠缠着乔小麦的腰肢,只有乔小麦,浑身发颤,只是恐惧地看着江一行。无风,肌肤却感觉到冰冷,就如一颗心迅速地被冻结。乔小麦的头嗡嗡地作响,仿佛被一千架飞机同时掠过头顶。四周一片死寂,只听到如闷雷一般的呼吸声,仿佛有几颗心要同时跳出胸膛。她下意识地想抓一缕遮羞布,却被那双铁箍般的手狠狠禁锢,无法动弹。但是,罪魁祸首,无动于衷。被子已经卷起来,将二人彻底覆盖。他还是那么

  • 爱如灰烬你如刀2章

    原标题:爱如灰烬你如刀2章小说名字:爱如灰烬你如刀第二章苏漾,你只是一条狗而已是她看错了他,所以,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陆麟皱了皱眉,被她灼灼的目光弄得越发不爽,语气不善的道:“你在看什么?”“没什么……”默默的别开头,面对男人的质问,苏漾心酸到了极点。多么想不管不顾的狠狠给他脸上来一巴掌,然后大骂他是人渣。可现实是,一巴掌打下去,葬送的不仅仅是她的人生,陪葬的还有她的父母。苏漾,你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无论如何,都要忍耐。现实的残酷压力,让她只能握紧拳头,忍受着不堪的侮辱。陆麟冷哼一声,转过脸,气息

  • 再宠失忆小爱妻2章

    原标题:再宠失忆小爱妻2章小说:再宠失忆小爱妻第二章想假装不认识我?她还不想死,她的敛还在等她,为什么这个陌生人要置自己于死地?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白瑶委屈地哭了出来,眼泪更是源源不断地滴落下来,打湿了他的手。温热的眼泪触及他的手的那一刻,他突然惊醒,差点就失手杀了她。他迅速松开了自己的手。突如其来的空气涌入呼吸道,让白瑶不断的咳嗽。“你,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咳咳……这样对我”白瑶边咳嗽边说道。“你想说你不认识我?”辰宴沉下脸说道。“我为什么要认识你?”白瑶反问道。“小姐不要生气,我们不是

  • 千亿小妻不给抱2章

    原标题:千亿小妻不给抱2章小说名字:千亿小妻不给抱第二章陌生的施虐狂捂紧胸前的被子,叶青禾害怕地转过头看向身旁的男人。一张俊美得宛若天神的脸,深邃的五官精致绝美,羽眉星目,鼻梁悬直,薄唇上翘,性感得动人心魄。简直就是一个不可能真实存在的完美男人。“你是••••••”被他眸底的冷漠刺到,叶青禾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惨白着小脸往后退了退,惊骇地看向眼前这个英俊陌生的男人。昨晚强占了自己的男人就是他?“你很怕我?”见她战战兢兢的模样,夏时夜勾起薄唇,幽深的眸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玩味。一语中的,叶青禾死死

  • 婚姻之局2章

    原标题:婚姻之局2章小说名:婚姻之局第2章犯贱地喜欢他“贺晋深,如果我怀孕了,你还要离婚吗?”陆笙箫握着笔,签字前却还是不死心地问。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眉眼都变得柔和。闻言,贺晋深仿佛是听到什么笑话,嘴角的笑意更加讽刺,他和陆笙箫也就只有一次,而那一次他早已叮嘱她吃药,哪里还能怀孕?这个女人,为了这桩婚姻还真是敢欺骗他。“怎么?怀了哪个野男人的孩子,别算到我头上,签了字,好聚好散。”贺晋深的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捏灭了烟,眸光也变得犀利。陆笙箫被她盯得毛骨悚然,心里的凄凉渐渐地弥漫。她知道贺晋深不

  • 誓言只剩半句再见2章

    原标题:誓言只剩半句再见2章书名:誓言只剩半句再见第2章跟她比,你也配?冬日的夜格外冰冷刺骨,尤其是A市这样近海的城市,风像刀子似的刮在皮肤上。言寒找了最近的一家酒店开房。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江御城竟然会把这个样子的她赶下车,就因为她在他嘲讽的目光后说了一句:“言紫菱比我更卑鄙更无耻!”言寒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自己的这段失败的婚姻。在A市,人人都知道江先生铁血柔情,在商场上杀伐果决,在爱情上情深不渝。可惜,他的那个情深不渝的人,不是她言寒。明明,当初说会回来娶她的人是他,为什么,转眼他

  • 秦先生,爱你已半生2章

    原标题:秦先生,爱你已半生2章书名:秦先生,爱你已半生第2章乔圆圆,你真脏!“不了,我可不敢破坏三哥的好事。”看到秦子琛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凌奕辰识趣一笑,“三哥,慢慢享用,改日我们兄弟好好聚聚。”凌奕辰离开后,乔圆圆重重地舒了一口气,她发现,因为刚才太紧张,她的双腿都已经站不起来。凌奕辰跟她结婚,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报复。以婚姻之名,将她绑在身边,让她求生无门,一生一世,只能承受他无休止的折磨。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凌奕辰就认定是她爸爸强暴了他最爱的女人苏澜,害得苏澜含恨自杀,她只知道,爸爸深爱妈

  • 爱到尽头,不说对错2章

    原标题:爱到尽头,不说对错2章小说名称:爱到尽头,不说对错第2章没用的女人“不要……”苏一婉奋力挣扎,手腕脚腕全都被磨破了,青紫流血。面无表情的医生拿着麻醉剂过来,摁着苏一婉的手腕,开始注射冰凉的液体,同时吩咐:“准备好仪器,脱了她的裤子,马上开始手术……”“不要流了我的孩子,求你们了……”苏一婉哭着苦苦哀求。麻醉药很快发挥了作用,她浑身开始发软无力,连被分开双腿,都毫无抵抗之力。难道她的第二个孩子,也真的保不住吗?苏一婉眼眸无声的盯着头顶的天花板,满眼绝望……“干什么呢,都给我住手!”手术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