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谈婚论价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28 12:54:1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谈婚论价
第5章:糟了,被设计了
  安景心底咯噔一下,黑暗中她瞪大眼睛,在原地站了几秒钟,这才摸索着来到门边,伸手去拉门把手,果然,房门被人从外面反锁上了。阅读163woman.com   安景一手端着托盘,另一手忍不住去拍门:“哎,你们干什么?把门打开。”   门外传来男人的笑声:“你把我哥们陪好了,钱我少不了你的。”   安景一听这话,吓得整个人都发麻了,她一边拍着门,一边道:“先生,你把门打开,我就是个服务员,我不是公关。”   男人似是凑近了门边,笑着道:“服务员也好,公关也好,你是宸东喜欢的类型,把他陪好了,回头好处少不了你的。”   安景道:“先生,你先把房门打开,我不是公关,我不陪客人的,先生!”   无论安景怎么喊,门口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了,那个男人走了。   安景将托盘放在地上,一手拍门,一手上下晃动着门把手,满脸的焦急淹没在黑暗当中。   许是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怎么开门出去上,安景没发现,黑暗当中,一抹身影正向她逼近。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烦死了!你吵什么吵?!”   手臂忽然被人大力抓住,耳边也传来了陌生男人压抑的烦躁声。   安景吓得整个人都快跳起来,一不小心踢到了她刚才放在地上的托盘,一杯热茶翻倒,滚烫的开水就这样泼在了安景的脚面,她当即大喊了一声,因为太烫,整个人都惊蛰起来,下意识的往前扑。   站在安景面前的男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莫名其妙的被安景给扑倒在地,哐当一声,身体跟地面的碰撞,听着都疼。   安景被烫在左脚的脚面上,她也顾不得自己正趴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她疼的屈起腿。   男人的呼吸粗重,某一个瞬间,他忽然扣住安景的双臂,腰身一扭,直接将她翻过来。   鼻间充斥着浓郁的酒精味道和陌生男人身上独特的烟草味,安景是讨厌烟味的,但是这烟味中又夹杂着奇异的香味,偏偏不让人讨厌。   正在安景因为太过惊讶而走神的时候,压在身上的男人开口了,声音低沉而慵懒。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怎么,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往我身上爬吗?”   他口中呼出的灼热呼吸,带着混合的酒精味道,尽数扑洒在安景的脸上。   她浑身上下的汗毛瞬间竖了起来,颤抖着唇瓣,出声道:“不,不是,我是!”   我是服务员,不是公关。   安景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唇上一痛,原来是男人猛地压下头来。   安景吓得眼珠都要瞪出来了,她下意识的抬起双臂,伸手去推身上的男人。   男人气息沉重,浑身滚烫。
第6章: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他被推得稍稍抬起身子,安景趁着这功夫,大声喊道:“我不是这里的公关,你放开我!”   男人低沉中带着沙哑的声音传来:“我不管你是谁,总之你挑起了这火,就必须负责灭掉!”   说罢,男人再次俯下身来,安景吓得把手臂横在脸上。   安景疼的头皮发麻,慌乱中也顾不得其他,她一把抓到了男人的头发,使劲儿的往后一拽。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啊!”   男人吃痛,当即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安景揪着男人的头发,手臂往一边使劲儿,男人吃痛,就顺着她的手臂翻下。   安景立马咕噜一下翻身滚到别处,漆黑的房间中,她只能听到不远处男人倒吸冷气的声音。   她吓坏了,颤声道:“先生,我求你了,你别这样,我真的不是公关,我不陪客人的!”   眼睛已经习惯了昏暗的室内,安景隐约看到两米之外的男人抬起头来,他看着她的方向,几乎是恼羞成怒的道:“我说过,我不管你是谁,既然你今天进了这房间,就别想好好地出去!”   安景看到他这样子,不由得想到了唐邵元,男人喝醉酒的时候就是个疯子,她不能跟对方讲道理,如今能不能安全的出去,得靠她自己了。   黑暗中,两人一个坐一个跪,相距不过两米多的距离,谁都没有说话,沉默像是瘟疫一般在房间中蔓延着。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安景只见男人忽然翻身而起,紧接着就朝她扑了过来,她也是反应极快,身子一闪,站起来就往门边跑去。   她当然不会傻得往主卧的门口跑,主卧房门被人锁上了,她跑过去无疑是自寻死路,她是刚才就看到了浴室的房门,所以她一闪身就躲进了浴室,然后哆嗦着手指锁上了浴室的房门。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男人在外面使劲儿的晃动着门把手,那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是极为恐怖的。   安景太害怕这种黑暗,所以她摸到了浴室的开关,啪的一声,暖黄色的灯光将整个浴室照亮。   安景站在门边,看到门口处的一抹黑影,她出声道:“先生,我求你别这样了,你再这样,我就!”   本来安景想说报警的,但是话到嘴边,她又堪堪忍住。   威胁客人的话,如果在皇庭说了,怕是以后也不用在这里干了。   她现在正是需要钱的时候,万万不能丢了这份薪水优厚的工作。   门外的男人暴怒的一脚踹在浴室的玻璃门上,玻璃门嗡的一声。   “你赶紧给我出来!听到了没有?”   安景往后退了几步,墙壁上的镜子中,映照着她毫无血色惨白的脸。原文163woman.com   她什么都不说,门外的男人连着踹了几脚的房门,又骂了几句,这才悻悻的离开。
第7章:一张卡,陷她于不衷
  安景维持着高度的警惕,绷的太阳穴都突突直跳,她一眨不眨的看着浴室的门,但是外面却一点声音都没有。   许是过去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安景确定外面的男人不会再试图踹门,她这才身心俱疲的坐在了浴缸的边缘处。   一旦放松下来,她的眼泪也就跟着流下来。   心底的委屈像是被陈醋泡过一样的酸涩,她吸了吸鼻子,任由眼泪大滴大滴的掉在腿上。   她从小家庭环境就不好,爸爸烂赌成性,欠下一屁股债,高利贷上门讨债,还差点欺负她妈妈,吓得她妈妈精神失常,好一阵坏一阵。   安景高中没上完就辍学到外打工,要帮她爸爸还债,给她妈妈买药,还要供胞妹上学。   她之所以十九岁就答应嫁给唐邵元,是因为唐邵元足够给她,或者说是给她家人一份保障,所以她没什么犹豫就选择了答应,可谁想到后来会变成这样!   生活的压力就像是一个沉重的扁担,压得安景喘不过气来,她妈妈曾经想过要自杀,想给安景减轻压力,但安景却说:“妈,你跟安影我一个都不能少,少了你们任何一个,我都会活不下去,所以哪怕是为了我,你也要活着。”   安景盖着白色的浴巾,缩在浴缸里面睡着了,隐约中,她听到了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几乎是三秒钟,她就吓得翻身而起,抬眼一看,迈步走进来的是一名打扫房间的客服。   两人四目相对,皆是一愣。   最后还是安景先出声道:“他,他走了吗?”   “谁啊?”   安景道:“这个房间的客人。”   客服回道:“早就走了,对了,你怎么在这里?”   安景在冰凉的浴缸里面睡了一夜,拖着酸痛的身子跨步出来,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快步往外跑去。   果然,现在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总统套房的客厅中遗留下来的酒瓶子,提醒着安景,这一切都不是梦。   她乘电梯下楼,在回去休息室的途中,碰到了经理。   经理一看到安景,立马道:“哎,安景,你等一下。”   安景脸色不好看,眼神也是躲闪的。   经理将她浑身上下打量了一圈,然后道:“你昨晚……留在总统套房了?”   安景不经意间对上了经理的视线,看到她眼底的隐晦不明,她霎时猜到了她在想些什么。   “经理,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安景摇着头,想要解释。   经理当即笑着道:“你跟我解释什么啊,那,这是你的。”   说罢,经理从身后拿出一张卡来,递到安景面前。   安景眼中露出迷茫之色,并没有伸手去接。   经理道:“皇庭的规矩,服务员在这里跟客人开房,我们要抽一半的,剩下的钱,都在这里面了,客人留下的。”
第8章:意外之财
  安景的脑袋嗡的一声,当即血气上涌,整张脸都通红的。   半晌,她才道:“经理,我没有,我没有跟客人发生什么。”   经理见安景这副模样,她拉着她的手,将她拽到了一边,然后低声道:“安景,当初我面试你的时候,你说你订婚了,我还挺诧异的,你这么年轻,怎么就订婚了,不过大家都是女人,有些事情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不爱钱啊,更何况这钱不是你偷来的抢来的,为什么不要?”   说着,经理拉过安景的手,将那张卡塞在了她的掌心,笑的意味深长。   安景自己也懵了,她明明没有跟那个男人发生任何的关系,为什么,为什么对方会留下钱?   正想着,不远处的叶琳快步走了过来,看到安景,她立马皱眉道:“阿景,你跑到哪里去了?我昨晚找了你一晚!”   安景微垂着视线,径自出神,叶琳眼尖,一下子就看到她手上的银行卡,当即就愣在原地。   经理道:“叶琳,你跟安景是好姐妹,你劝劝她,凡事不必这么较真,更何况对方还是东少,能攀上这个高枝,是她的福气。”   经理说完这句话就走了,叶琳也脸色煞白,她看着一声不吭的安静,刚想说什么,安景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叶琳眉头一簇:“阿景,怎么回事啊?”   安景压低声音,带着哽咽:“琳琳,你相不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叶琳一愣,随即道:“我相信,我怎么不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   安景看着手上的银行卡,流着眼泪道:“你说他们为什么要给我钱?”   叶琳咕咚咽了口口水,然后低声道:“阿景,你听我说,有钱人的性子,我们摸不透,也许,也许对方是怕别人知道你们在一起一整晚,但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呢?那他多丢人啊,给你钱,就是掩人耳目。”   安景道:“他是掩人耳目了,可我怎么办?”   整个皇庭上上下下,光工作人员就有多少,大家七嘴八舌的,万一要是传出去,她真是百口莫辩。   叶琳知道安景的顾虑,她出声道:“你先别担心,如今唐邵元早就不是什么有钱的公子哥了,他的交往圈子,都是一些社会下九流的人,就算有什么风吹草动,也绝对传不到他的耳朵里面。”   被叶琳这么一安慰,安景的心里面多少平静了一些。   但看着银行卡,她仍旧觉得烫手:“那这钱!”   “钱给你的,你当然要拿着,那帮有钱人不就是仗着自己钱多,所以就可以胡作非为嘛,你被他们关了一晚,这是你应得的!”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伯母的病时好时坏,你要是有钱的话,就把伯母送到正规的疗养院吧。”
第9章:唐邵元竟然没回来?
  提起她妈妈,安景沉默了。   有时候钱不能击垮一个人的全部,但是钱所能办到的事情,才真真令人为之疯狂。   安景一夜未归,很担心唐邵元会因此而发飙,所以她特地请了假,回家去看看。   路上,安景已经想好了说辞,就说是加了一晚的班,叶琳可以作证。   带着忐忑的心情回到家,拿出钥匙打开房门,安景的心砰砰乱跳,她真的不善于撒谎,即使她没做出什么对不起唐邵元的事情来。   不过安景想太多了,因为她推开房门之后,只看到妈妈林婉坐在客厅的沙发处在绣十字绣,并没有见唐邵元的身影。   “景景回来了啊。”   林婉站起身来,快步走向安景的面前。   安景出声道:“妈。”   林婉看着安景:“景景,你怎么一夜都没有回来?你去哪儿了?”   安景眼中很快的闪过了一抹什么,不过她更快的道:“妈,我昨天晚上加班,所以就没回来,你怎么知道的?”   林婉道:“我昨天半夜起来,见你那屋没关门,你和邵元都没回来,我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呢。”   安景心底一惊,或者说是一喜,唐邵元竟然没回来?   林婉道:“景景,是妈连累你了,你每天这么辛苦,我都忙不上你什么忙。”   安景闻言,立马道:“妈,你说什么啊?”   林婉眼眶发红:“你要赚钱给我看病,还要供你妹妹读书,邵元还……哎,真是作孽啊。”   “妈,你别难过了,我现在的工作收入挺好的,我也不累,你等着,再过一阵,我就送你到好一点的环境去休养。”   知道唐邵元一夜未归,安景松了一大口气,嘱咐完林婉不要将这件事说漏了,安景把银行卡藏好,就重新返回皇庭上班。   不过是一晚上的功夫,整个皇庭都传遍了,安景上了季宸东的床。   安景推开休息室的房门,正听到里面传来叶琳的声音。   “宋倩,你特么把嘴给我闭上了,你哪只眼睛看到安景上了季宸东的床?”   “还用亲眼看到吗?昨晚安景去总统套房送酒,直到今天早上才出来,奕少买单的时候还特地给了经理一张卡,说是替东少给的,你说安景如果不是上了季宸东的床,段奕干嘛替他给钱啊?”   “你再说一句,我撕了你的嘴!”   休息室里面乱哄哄的,一帮人连拉带拽,不然叶琳就要上去抽宋倩的嘴巴了。   安景推门而入,赶紧冲上前去拦着叶琳。   宋倩看到安景,立马瞪着眼睛对叶琳道:“叶琳,你没事吃饱了撑的吧?人家当事人都没怎么样呢,你倒是逞起英雄来了!”   “你特么放屁!”   安景拉着叶琳,转头对宋倩道:“宋倩,我没得罪过你吧?”
第10章:没事?谁信啊!
  宋倩一张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带着刺头的表情,她出声道:“安景,我也是实话实说,你昨晚是不是跟季宸东在一起待了一晚吧?我没诬陷你吧?”   安景面无表情着一张绝美的脸,唇瓣开启,淡淡道:“我们是在一起待了一晚,不过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话音落下,屋中的众人面色各异,但九成九的人,都是眼露不信之色。   宋倩笑了一声,然后道:“什么都没发生?那段奕干嘛替季宸东买单啊?”   安景道:“我的事情,没必要一一向你解释清楚,我说事实,至于信不信,那不是我能做主的。”   宋倩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叶琳指着她道:“宋倩,我告诉你,皇庭有规定,不许在当值期间乱传顾客和员工之间的任何绯闻和信息,如果你还想在这里做,我劝你最好闭上你那张棉裤裆一样的嘴,不然,我一定告诉经理,让你第一个滚出去!”   “你!”宋倩瞪眼看着叶琳,但终究是有所忌惮,还是没敢说什么,愤愤的离开。   安景拉了下叶琳的袖子,低声道:“别跟她置气了。”   叶琳道:“这帮死三八,你要是不开口,她们当你是哑巴一样的欺负。”   安景道:“算了,我们来这里是赚钱,没必要跟人犯口舌。”   安景和叶琳是服务员中长相顶尖的,尤其是安景,她就算什么妆都不化,也绝对是大美人坯子一个。   开始大家都以为她长的这么好看,一定是来这里应聘公关的,毕竟公关的收入,是服务员的几十倍不止,但安景却选择了出卖体力的服务员,这让同行中的许多人,都莫名的看她不爽。   吵了一架之后,大家还是转过头就各忙各的。   很快,夜幕降临,霓虹初上,又到了皇庭一天之中,客源最大的时间。   安景端着托盘,来往于各个包间之中,这几天频繁出事,她不得不更加谨慎,如果不是皇庭不允许,她就差在脸上带个口罩了。   幸好包间光线昏暗,她又把头低的很深,一般客人没注意到她的时候,她已经闪身出来。   连续几个小时,全都相安无事,直到她忽然在大堂中,看到了迎面走过来的一行人。   这一行人都是年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穿着体面,尤其是最中间的那个,身材颀长,穿着一件深蓝色的衬衫和黑色的休闲西裤,虽然打扮低调,但是相貌却让人不能忽视。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明明男人的面部线条都要比女人刚毅很多,但是他的脸型却像是被精心打磨过的一般,无论是正面看还是侧面看,弧度都柔和的堪称完美。   还有他那完美脸型上的精致五官,单眼皮却够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此时他正侧着头跟身边的男人笑谈着什么,唇角勾起,所以安景没来得及看清他的唇到底是薄还是厚。

谈婚论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谈婚论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暧昧王座12章

    原标题:暧昧王座12章小说名:暧昧王座第12章治疗“受不了了。”李焰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有喷鼻血的征兆。李焰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然后启用了兑换功能。“东方可灵,古武术中级,兑换需要200点;记忆能力初级,兑换需要100点。”系统提示道。李焰看了看自己的点数,现在有615点。兑换古武术绰绰有余。“兑换中级古武术。”李焰说道。“叮,宿主学会了中级古武术,扣除200点。”在系统的提示过后,李焰觉得自己脑袋嗡地一下,然后全身的经脉都开始急速运动。李焰觉得自己血液流动的速度变得十分快,心

  • 傻仙丹帝12章

    原标题:傻仙丹帝12章书名:傻仙丹帝第一卷假傻真精明第12章逛街常乾易看着已经把丹药吞下的常盛,继续开口说道:“算了,跟你说这么多,你也不懂,常盛,你还是好好修炼就行,别的压力就让叔叔一个人来抗吧,为了你,我一定要顶住长老们的压力,让客卿继续研究凝元丹!”常乾易说罢,摸了摸常盛的头,站起身,向屋外走去,他是家族的族长,需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也不能一直在常盛这里呆着。常盛抚摸着手中待着淡淡香气的凝气丹,心中暗道:“自己这个所谓的叔叔常乾易对自己还真没的说,他明明也是升华境的巅峰了,却把唯一的一粒

  • 无极魔帝12章

    原标题:无极魔帝12章小说:无极魔帝第一卷东荒大陆第12章秦萱萱绿衣女子见状,不满的撇了撇了嘴,追了上去,甜甜的笑道:“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感谢你。大哥哥,谢谢你啦。”凌云一震,有些无语,这绿衣女子的声音宛如天籁,恬静而又美丽,特别是那容颜,风华绝代。凌云虽然为人嚣张不羁,天资卓绝,但是对女人接触的可谓是少之又少。此番见绿衣女子如此美丽撒娇状,凌云的脸禁不住一红。“咯咯”这一幕被绿衣女子敏锐的捕捉到,绿衣女子忍不住捂着嘴偷笑了起来,这样以来更是让凌云哭笑不得。调整了下思绪,凌云头望着前方不敢再看绿

  • 鬼鼎艳尊12章

    原标题:鬼鼎艳尊12章小说书名:鬼鼎艳尊第12章七方阵突然,姜言身体一震,发现因血液浸湿的地板上缓慢浮现一个个脚印,那些脚印成一个阵势,慢慢探索,发现脚印凌乱却呈现环状,不过这些脚印只是七个方向,似乎有缺陷一样,中间有三个字浮现‘七方步’。发现这三个字,以及地板上的脚印后,姜言惊喜万分,懊恼神色一扫而空,七方步能出现在这里毕定有着原因,他知道能不能走出去,就看七方步了,其实他不知道,这七方步是创建七方阵的那位得到一本残缺身法,经过改进建成的,同时这七方步被列为姜氏家族不传身法,即使族内魂法殿都没

  • 情掠一世错爱12章

    原标题:情掠一世错爱12章小说名:情掠一世错爱第12章萎了的花从大排档出来,她赶紧把菜拿了回家,然后又赶来餐厅上班,半岛餐厅不像丽姐的大排档,何以宁那里敢缺席,而且薪水又这么高,她实在不舍得没了这份工作。她强打起精神,不敢让自己有一丝的错误,整整几个小时里,她都打了好几次喷嚏,有时想忍着,可是没能忍住,幸好她所在的位置离客人不近。浑身都有些抖了起来,一直撑到下班,她总算松了口气,回到休息室里,像是萎了的花。易素秋走进来,今晚她就注意到何以宁不在状态,看着她一面疲倦趴在梳妆台前,皱起了眉头,“以宁

  • 颜倾九天:凰之舞12章

    原标题:颜倾九天:凰之舞12章小说名称:颜倾九天:凰之舞第一卷第12章月下相遇就寝时,夜西子与夜静瑶二人很有默契地都没开口说话,卧谈会自然也就没有了。虽都是沉默,但原因各有不同。夜静瑶是因为白天之时消耗了太多体力,实在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干别的了,所以几乎是一沾上枕头就睡着了。而夜西子呢,疲劳也是有的,但最主要的是没心情讲话,夜深人静正是思乡时啊,也不知道为什么,经过今天这一惊吓,思乡的心情也被其一股脑的从脑海深处带了出来。哎,可惜了,在龙宫里看不见月亮,不然自己真的可以效仿下古人对月吟诗,以抒发自

  • 再世为妖12章

    原标题:再世为妖12章小说名字:再世为妖第12章危机暗藏这是一个历史上无迹可寻的地方,虽然很多东西都似乎和记载中各个朝代的类似,包括称谓、说话,一些词汇等,但却又明显不等同。也就是说之前所学的所有历史,和看的那些或真或假的历史剧,完全派不上用场。掉到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真不知道该算他们的幸运或是不幸!冷玉竹经常神出鬼没的,阿紫经常一个人被撂在玉竹苑里,又不敢跑出去溜达,谁知道这个神经兮兮的师傅会不会刚好回来遇到,再说,师傅说过没人敢到玉竹苑来。除了冷玉竹高深的武功和施毒的本领,说不定还有什么机关

  • 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12章

    原标题: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12章小说名: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第一卷黑老大第12章咬舌安苑的眼神有些绝望,之前金熙彻再怎么虐她,她都从来没有这样绝望过。金熙彻漫不经心的玩弄着自己的手指,看来自己这个王牌,用的很好啊。“唔!”安苑突然眼神一狠。金熙彻听到了这个奇怪的声音,一惊,赶紧看过去,只见安苑的表情有些诡异,她的脸色通红。他猛地睁大了眼睛,赶紧走过去。她竟敢咬舌自尽!他赶紧大手用力地钳住她的下巴,不让她咬自己的舌头。她却像爆发了无穷的力量一般,狠绝的眼神,誓要咬舌自尽。“你疯了!”他爆

  • 三生三世:只宠小小妖妃12章

    原标题:三生三世:只宠小小妖妃12章小说名称:三生三世:只宠小小妖妃第一卷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第12章神秘落花宫喜子一边带路一边解说,一朵拼命记入脑海,顺便留意了下宫里侍卫的巡逻路线。这对日后逃离玄水明宫大有裨益。当走到深宫偏远处,一座红墙金瓦的宫殿,当即引起一朵的注意。那宫殿别于其它建筑格外显眼,静静伫立在深宫风水极阴之地。那宫殿像极了现代电视剧里的宫殿,或许里面住着的是个凡人。想着,多了几分亲近之感,便伸长脖子望了望。“落花宫”三个鎏金大字,苍劲洒脱,凤舞龙飞,显然是男人笔迹。只是那些笔画的

  • 美女的合租情人12章

    原标题:美女的合租情人12章小说名称:美女的合租情人第12章神秘的门卫大爷方一鸣苦笑着给了自个儿一巴掌,然后就使劲儿的揉起屁股来,唐清雅那一巴掌力道可是不轻啊。将电视关掉,大厅的灯关掉,房间里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方一鸣回到自己的房间趴着睡了一晚上,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当方一鸣起来的时候,唐清雅已经去上早课了。洗漱完之后,在外面吃了顿早餐,方一鸣也就坐着公交车来到展鸿集团附近,然后步行到了展鸿集团门口。站在门口,方一鸣朝着门卫大叔呼唤了一声:“大叔,能不能开下门啊。”看门的大叔有着六十岁的老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