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也曾生死许》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8 11:37:50 来源:网络 []

书名:也曾生死许

第1章 孩子是无辜的

  “公主!求你放过我吧!孩子是无辜的,它是琰卿的骨血,你怎么忍心……”

  我冷眼看着姚馨儿,心恨到了极处,“无辜?姚馨儿,徐琰卿不在这儿,你不必演戏。163女性网

  就是这个女人抢走了我丈夫所有的疼爱。

  成亲两年,除了新婚之夜那一次,徐琰卿再未碰过我。

  姚馨儿拼命的冲我磕头,“我知道你一直想要独得琰卿的宠爱,可我有什么办法?明知道你是公主,却还要不知死活的进来,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这话听着真刺耳!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姚馨儿突然一头撞向墙壁。

  我的丫鬟——翠儿惊呼,我也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拦着。

  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猛地将我推开,我的脊背瞬间磕到了桌角,钻心的疼痛,顷刻间蔓延全身。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脸上重重挨了一记清脆的耳光。

  “南淮月,你敢伤害馨儿和我的孩子,我要你的命!”

  我冷冷看着徐琰卿,脸上的疼,背上的痛,都不及心窝里的那一刀来得又狠又绝。163女性网

  身为大靖的燕云公主,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妹妹,我何时受过这样的折辱与谩骂。

  翠儿红着眼把我搀起来,连翠儿都知道心疼我,可这不知好歹的男人却为了别的女人,扬言要我的命。

  我倔强的绷直身体,“徐琰卿,你敢打我,就不怕皇兄诛你九族?你为了这个女人,不要你徐家上下一百八十口人命了?”

  “南淮月,你哪次不是拿皇上压我?”徐琰卿厉喝。

  那副几欲吃人的表情,恨不能把我撕成碎片。

  我将视线落在姚馨儿的肚子上,她猛地拽住了徐琰卿的胳膊,一脸哀戚的哭诉,“琰卿,你还是让我走吧!公主容不下我,我怕我留下来会保不住我们的孩子。琰卿,你放过我,我不想看着我们的孩子跟我一起死!”

  徐琰卿轻叹着将姚馨儿搂在怀里,当着我的面吻上她的眉心。

  我从未见过他这般温柔的模样,对着姚馨儿竟是处处温柔有加。《也曾生死许》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我多希望他能分一点点给我,哪怕只是施舍。

  只要他愿意哄一哄我,我会心甘情愿顺了他的心意,让他如愿以偿的给姚馨儿一个名分。

  可徐琰卿就是小气啊!

  我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是,我容不下他们,想在公主府里跟我抢男人,得看他们的命够不够硬!徐琰卿,你不顾九族性命,难道连你娘的命也不要了?”

  语罢,我掉头就走。

  “南淮月!”徐琰卿一声喊。

  我心中一窒,他要跟我服软吗?

  只要他服个软,我为了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

  谁知,徐琰卿却递给了我一封东西。

  我浑身战栗,喉间满是腥甜滋味,不敢置信的望着他手里的东西。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休书!!!

第2章 你不是爱我吗?我给你

  徐琰卿竟然随身都带着休书?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时时刻刻都在想着离开我,抛弃我,跟姚馨儿双宿双栖。

  我想哭却哭不出来,“你要休了我??”

  为了姚馨儿,他要休了我?

  两年,就算是养狗也该有感情,何况是人!!

  “既然公主容不下我与馨儿,那就一别两宽各自欢喜。”他说这话的时候,口吻是那样的冷。

  我仰头看着这张极是俊朗的容颜,深邃立体的五官,薄唇轻抿,这样好看的人,怎么能说出这么无情的话。

  “我嫁给你两年!两年!”我伸手接过徐琰卿手里的休书,“徐琰卿,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没有我,徐琰卿怎么可能从一个小小的六品兵部主事,擢升为正二品兵部尚书?

  我冲着屋子里的姚馨儿挥了挥手中的休书,“我告诉你徐琰卿,你休想和姚馨儿痛痛快快的在一起!”

  当着徐琰卿的面,我亲手将休书撕得粉碎!

  “南淮月!”徐琰卿愤恨的喊着我的名字。

  我没有回头,端着公主该有的仪态走出了院子。

  身后,传来姚馨儿的哭声,“琰卿,我肚子好疼……琰卿……救我……”

  翠儿啐了一口,“装得可真像!”

  我没有理会,明明是正妻却狼狈得像丧家犬,甚至不敢回头去看,怕看见他对着另一个女人极致宠爱的模样。推荐163woman.com

  那是我最无法忍受的,会让我生不如死。

  我回了冷冷清清的主院,依稀还能听见棠梨院那头传出的徐琰卿的愤怒嘶吼。

  姚馨儿的演技真是越来越好了,我连一根手指头都没碰她,她竟自导自演了这一出。

  不过是仗着徐琰卿爱她……

  呵!

  我无心去管这些,回了房间就睡。

  可到了夜里的时候,背上疼得厉害。

  翠儿哭着说,我被桌角磕着的位置此刻微微凸起,像个小土包似的,不知道上了药能不能消肿。

  这时,房门忽然被一脚踹开,徐琰卿气势汹汹地冲进来,瞪着翠儿一声吼,“滚!”

  翠儿慌张地看了我一眼,我抬抬手,吩咐她出去了。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天知道我心里多高兴.......徐琰卿已经很久没来过我的屋子了。

  “你---”可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徐琰卿已经将我狠狠推倒在床上。

  下一刻,我的身子猛地被人翻转过来,脊背抵在床褥上,疼得我当即叫了一声。

  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徐琰卿红着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我,“南淮月,你满意了吗?馨儿的孩子没了!是你!都是你!你这个毒妇!!”

  背上疼得我只想推开他,奈何身上一点气力都没有。

  我无力的喘着粗气,承受着徐琰卿的无边愤怒。

  他大手一挥,撕碎了我身上仅有的单薄亵衣。

  我惊慌失措,嗓子沙哑得不成样子,“徐琰卿,你疯了!”

  “南淮月,你不是爱我吗?你不是想要我?好,我给你,我都给你,我满足你!”徐琰卿狠狠咬着我的胸口,疼得我瞬时哭了出来。

  毫无前戏的蛮狠挤入,那生涩的薄嫩刹那间被撑开,撕裂般的疼痛让我浑身颤抖,所有的喊声卡在嗓子里。

第3章 南淮月,你找死

  徐琰卿在我的身体里横冲直撞,疼痛蔓延至我的四肢百骸,我眼前一片漆黑,只觉得身子像大海里的孤舟,在风口浪尖不断的浮浮沉沉。

  带着彻骨的愤怒,徐琰卿猛地将我翻个身,我趴在床榻上的那一瞬,背上的压迫感终于消失。还没等我喘过气,他又不依不饶的闯了进来。

  坚硬而滚烫的烙铁,摩擦得我灼疼,没有半点仁慈,有的只是愤怒和暴虐,仿佛那一刻我只是个发泄的工具,真的连人的资格都算不上。

  我的嗓子里终于发出了破碎的声音,“琰卿,不要……”

  徐琰卿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强迫我抬头看他。

  模糊的视线里,我再没能看到那张俊美无双的容脸,所有的画面都变得如此狰狞。

  “嘴里喊着不要,却夹得那么紧,南淮月你真贱。”他伏在我的耳边,咬牙切齿的说着恶毒的话,“为什么死的不是你?是你杀了我的孩子,若你不是公主,我真想马上掐死你。”

  “你害了馨儿,我不会放过你。”

  “南淮月,你欠我一条命,欠了我徐家那么多条人命……你该死。”

  恍惚间,我意识模糊的想起了那年的梨花白,淡淡的梨花香,素白的梨花雪,那一袭白衣少年人站在梨花树下,回眸一笑宛若画中人。

  就是那一眼,只是一眼,我便难以自拔。

  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翠儿在哭。

  “公主!”翠儿快速搀起我,“公主总算醒了,可把奴婢吓坏了!”

  说着,哭得越发厉害,“公主在宫里,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公主……”

  “徐琰卿呢?”我浑身疼得厉害,还记得昨晚……

  背上动辄牵扯经髓,疼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翠儿一愣,便也知道了我的意思,“在……棠梨院。”

  陪着姚馨儿。

  我“哦”了一声,此后几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说是养伤,其实是怕听到那些与我无关的恩爱,怕自己会忍不住又冲出去。

  到了第五日,我伤势好转,徐琰卿却让人来报信,说是让我去一趟佛堂。

  佛堂里住着徐琰卿的母亲——王芝凤,徐琰卿幼年丧父,所以对于这个母亲很是尊重。但从王芝凤很不待见我,一直对我很冷淡。

  是以我才会觉得奇怪,徐琰卿好好端端的为何让我过去。

  我忐忑的进了佛堂,王芝凤刚好念完了经,放下了木鱼。乍见到我的时候,眼睛里露出几分诧异,转而便只剩下了厌恶。

  翠儿领着所有的奴才退下,留我在佛堂里陪着王芝凤。

  我行了礼,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声,“婆婆。”

  在礼数上应该是她给我行礼,因为我是公主,大靖的律法理当先君臣后婆媳。但……为了徐琰卿,什么君臣之礼,我都可以不在乎。

  “闹得府里鸡犬不宁,成何体统?”王芝凤转动着手中的佛珠,口吻一如既往的冷漠。

  我不介意,反正都习惯了。

  “是儿媳不好。”我哽咽着俯首,努力装出很乖顺的模样。

  王芝凤终于回头看我,眼睛里迸射着怨毒,“你活该。”

  我心头一窒,“婆婆,我……”

  “你是不是去了棠梨院?”王芝凤冷问。

  提起棠梨院,我心里猛地一揪,但还是如实的点头。

  突如其来的耳光,打得我瞬间眼冒金星。

  我及时扶住了桌子,否则定会摔在地上。

  耳边,是王芝凤咬牙切齿的咒骂,“杀人偿命!!你身为公主罔顾夫家子嗣,连个妾室都容不下,如此蛇蝎毒妇,真让人大开眼界。”

  她的手高高抬起,眼见着要来第二巴掌。

  我自然不会再给她机会,当即捏住了她的手腕。

  门突然被推开,“南淮月!!你找死!!!”

第4章 当初你怎么对她,如今我就怎么对你

  我心说没有动王芝凤一根毫发,是王芝凤打了我。

  可徐琰卿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我嘴里满是浓郁的血腥味。

  呵,这就是我的好相公,我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

  王芝凤一屁股跌坐在地,瞬时哭天抢地,“造孽啊……徐家怎么会娶了这样的媳妇,我以后拿什么脸去见徐家的列祖列宗……”

  徐琰卿搀起王芝凤,若是眼神可以杀人,我此刻已他被千刀万剐,片片凌迟。

  我本就不喜欢解释,何况不在乎你的人,就算你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一个字。

  于徐琰卿而言,我的分量还不如姚馨儿一滴泪,王芝凤一声喊。

  就在我准备跨出房门的那一瞬,我的头发猛地被揪住,疼痛让我叫了一声,身子不自觉的后仰。

  徐琰卿的脸在我的视线里无限放大,他拽着我的头发用力的往外拖。

  我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跟在他后面,不管我怎么喊,哪怕我泪流满面,他都没有放手。

  推开房门,他一脚踹在我的腰上,我瞬时扑进了房间,疼得泪流满面。

  翠儿在外头喊着,却被徐琰卿的人扣住。

  房门关上的那一瞬,我惊恐的看着居高临下的徐琰卿,腰上和背上都疼得撕心裂肺。

  “徐琰卿,我是燕云公主,你敢!!”腰上的疼痛让我根本无法站起来,只能在地上匍匐着后退。我慌了神,也怕极了此刻的他。

  原本的清风朗月,现在只剩下了双目通红。

  “如果你不是公主,我真想杀了你!”他咬牙切齿,俯身蹲下来的时候,伸手去摸我的散乱的鬓发。

  蓦地,他又揪住我的头发,直接将我拽到了他跟前。

  四目相对,我清楚的看见他眼睛的愤怒和极度厌恶。

  我流着泪看他,“我真的没有动手!”

  “你以为我会相信??”徐琰卿冷笑,“南淮月,你自己做过什么不会都忘了吧?当初你是怎么对待馨儿的,以为我全然不知吗?!”

  “我告诉你,我不会让你再有机会伤害馨儿。她所受的罪吃的苦,你得千倍百倍的还回来。”

  他死死的掐着我的脖子,我睁着眼睛流着泪,视线模糊的看着这个本该白衣清秀的男子,被我生生逼成了厉鬼索命。

  呵,徐琰卿,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只是太爱你,难道也有错??

  新婚之夜得知他心里有馨儿这个人,我让人悄悄的去找过。后来怎么处理的我没有过问,反正来人说已经处理妥当。

  “你竟然把馨儿送进那种地方,害得馨儿贞洁不保,南淮月,你这蛇蝎毒妇!!”

  那种地方?

  是什么地方呢?

  贞洁……是青楼妓馆吗?

  窒息的感觉,让我再也看不清楚眼前的男人。

  醒来的时候,我竟然躺在稻草堆上,穿着府中丫鬟的衣服,脚踝后还拖着一条铁链。

  我扶着墙慢吞吞的站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脚上的铁链。

  徐琰卿到底想怎么样?

  柴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姚馨儿出现在门口,宛若胜利者的姿态。

也曾生死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也曾生死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战凌12章

    原标题:战凌12章书名:战凌第一卷幻乐之界第12章形成防护罩“老四,这事儿就让他扛吧。”叶凌看得出来,冯伊是想要将所有事情自己揽在怀里。而,老四则是想要自己来扛。老四眼神复杂的看着叶凌,好一会儿。冯伊停止了抽泣,他站起来从兜里面拿出一包烟找出一根给老四,替老四点上。“这一次,是我错了。我对不起死去的九个兄弟,四哥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的。我得到的点数,够我家人生活一辈子了。”冯伊说完话,便在自己腕表上点了几下。老四腕表接收到一则消息,显示他收到了一千万点数。看着这点数,老四沉默了。“以后,家里面四哥多

  • 萌仙驾到:倾颜复华裳12章

    原标题:萌仙驾到:倾颜复华裳12章小说名:萌仙驾到:倾颜复华裳第一卷曾有容颜惑少年第12章山洞被华裳放下的安之还有些回不过神,做惯了云彩的她第一次被人抱着飞还真有些不大适应,但仔细想想,湖的面积不大,要到对岸去唤出祥云来确实麻烦了些,可也就是刚刚那一瞬间的拥抱却让她的心跳没来由的加快,面上泛着丝丝潮红,整个人都有点不大对劲。华裳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也没有去看安之,只是动作优雅的拍了拍身上微有褶皱的衣服,随即抬起头,面带笑意的注视着洞口的方向。安之摇了摇头,晃走了奇怪的思绪,也顺着他的方向抬头看

  • 杠上腹黑教主12章

    原标题:杠上腹黑教主12章小说名字:杠上腹黑教主第12章撞上冰山,救人一命林小雨看着他,虽然她能看到的只是面具,但是她还是从他眼睛了看出了受伤和忧郁,不知道怎么了,这样的眼神却让她很心疼。不过他的声音真的很冷,比刚才寒修冷多了,浑身打了个哆嗦说道:“我怀疑是因为你的伤口里有东西还会你流血不止的,我想帮你把东西取出来。”面具男看到她的手还放在他身上,但是他并不嫌弃,他冷冷的说道:“不用了,修已经去请大夫了。”林小雨有时候也气自己,怎么那么爱多管闲事啊!他死不死关她什么事了,手上一用力,倒是让面具男

  • 不朽神瞳12章

    原标题:不朽神瞳12章小说书名:不朽神瞳第一卷乾灵宗第12章冰月阁正是清晨,乾灵宗四大主峰外的一座小山峰上,一处洞穴之前。寒气阵阵,冰冷的寒气在这片天地弥漫。那森冷的感觉,仿佛连人的灵魂都能够为之冰冻似的。“萧寻,进去吧,这是你自愿的,回头死在里边,可别恨我”一道淡漠的声音从八长老的喉咙中吐出。闻言,萧寻点了点头,随即看向前方的那巨大洞穴,洞穴之上,赫然刻着三个大字,冰月阁。说来也怪,乾灵宗地处东洲,四季如春,但这冰月阁所在的这座山峰,却是终日阴风阵阵,寒冷无比,最重要的,这冰月阁所在的山峰,空

  • 律师小姐你别跑12章

    原标题:律师小姐你别跑12章小说:律师小姐你别跑第12章再次提醒“Lisa,请问您找我是有什么事情么?”尹夕儿走了进去,有些紧张的看着Lisa,不明白是不是她做错了什么,所以现在就这样单独来找她了。“是啊,昨天是不是你的一个同事交给了你一个文件夹的啊,让你要好好保管的!”Lisa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脸上严肃的表情更加浓重了,看来那份资料还真的是非常的重要呢!“恩,是的,应该是您让她转交给我的吧,只是我不明白,我只是一个实习的小妹而已,那么重要的东西放在我这里真的可以么?”尹夕儿不自觉的伸出手挠了

  • 武极阴阳12章

    原标题:武极阴阳12章书名:武极阴阳第一卷初露头角第12章先天五行宝珠“老夫的看法?一时也想不出所以为然来。”本源看着远方,目光深邃。“但我们可以来分析。如果是有益处,他们自然会留下你,绝对不会放你归来。即使想放,起码也应该从你身上得到相应的好处之后。”“如果没有益处只有坏处,他们就更没有放过你的可能!”陈易想了想,师傅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无论是哪种情况自己都不会被扔在大门口。事情绝非想像的那样简单,他们的用意实在是无法揣测。“师傅……会不会是因为,我还没有真正开始修行,对他们不足以造成任何威胁?

  • 墓师12章

    原标题:墓师12章小说名称:墓师第12章单独行动墨玉感觉有点累了,转身离去回去睡觉去了,而紫兰和幽雅也去了一个帐篷休息,现在外面就只剩下阿达和李云和慕容了。“哎,没有了女观众,我还是滚回去睡觉吧。”阿达抱怨了一声,转身就回去睡觉了。慕容看着李云:“你打算去睡觉了。”“不睡觉做什么啊,不过出来走一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还真的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李云回答的说道。慕容神情有些怪异:“你有把握真的找到姜子牙的墓穴?”“只要姜子牙的墓穴真的在这里,那么就一定是有机会的。”李云说的很肯定。慕容看着李云:“你

  • 女总裁的极品高手12章

    原标题:女总裁的极品高手12章书名:女总裁的极品高手第12章目瞪口呆谢诗灵的脸色不停变幻。而这时,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已和一名身材消瘦的老者,走到了几人面前。“哦,亲爱的费罗执政官,你终于来了。”别看周姐长相不咋地,但那一口不列颠语却是说的极为顺溜。“神州商人太热情了,好不容易才摆脱他们。”费罗耸耸肩,歉意道:“真是抱歉,周,让等了这么久。”“不不,执政官,你完全不需要为此表达歉意,我们是朋友,不是吗?”周姐笑的满脸春风,“请允许我为你介绍,这是我的先生,张建国,中南省银行行长,权限很高,有他在

  • 极品嚣张狂少12章

    原标题:极品嚣张狂少12章小说名:极品嚣张狂少第一卷强者归来第12章初遇问题女唰!赵雅筠脸色顿时布满一片红晕,饶是她再是一个性格强硬的女总裁,听到这话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随后,就是一脸的愤怒,咬着牙齿瞪着夏天。见赵雅筠要吃人的表情,夏天连忙摆手,道:“不要想多了,这是医生关心病人,我在询问效果呢。”叔可忍,婶婶不可忍!咻!赵雅筠终于彻底的怒了,一脚踢向了夏天。她穿着细高跟,差不多有五厘米,也顾不得雅不雅了,狠狠的踢向夏天的弱点。我踢死你这流氓色狼混蛋王八蛋,赵雅筠心里咬牙切齿的发着狠。我去,

  • 妖武至尊12章

    原标题:妖武至尊12章小说名字:妖武至尊第12章狩猎进了大山,一有风吹草动,秦亥便把灵识开启,这东西比雷达还管用。妖兽可不好找,一品妖兽便已经开启灵智,智商和小孩子差不多。而结成内丹的妖兽,智商不弱于十几岁少年。刚刚进山的秦亥没有着急,他先是绕着山林边缘仔细的观察了片刻,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朝里面走去。“只要是动物,就有领地意识。哪怕修炼成妖,也没法改掉本能。这里是两个领地的分界线,想必它们一般不会来这里活动。”他嗅着空气中妖兽的体味,这么判断到。顺着找到的分界线走了一圈,他选了一个领地范围较小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