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也曾生死许》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8 11:37:50 来源:网络 []

书名:也曾生死许

第1章 孩子是无辜的

  “公主!求你放过我吧!孩子是无辜的,它是琰卿的骨血,你怎么忍心……”

  我冷眼看着姚馨儿,心恨到了极处,“无辜?姚馨儿,徐琰卿不在这儿,你不必演戏。163女性网

  就是这个女人抢走了我丈夫所有的疼爱。

  成亲两年,除了新婚之夜那一次,徐琰卿再未碰过我。

  姚馨儿拼命的冲我磕头,“我知道你一直想要独得琰卿的宠爱,可我有什么办法?明知道你是公主,却还要不知死活的进来,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这话听着真刺耳!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姚馨儿突然一头撞向墙壁。

  我的丫鬟——翠儿惊呼,我也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拦着。

  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猛地将我推开,我的脊背瞬间磕到了桌角,钻心的疼痛,顷刻间蔓延全身。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脸上重重挨了一记清脆的耳光。

  “南淮月,你敢伤害馨儿和我的孩子,我要你的命!”

  我冷冷看着徐琰卿,脸上的疼,背上的痛,都不及心窝里的那一刀来得又狠又绝。《也曾生死许》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身为大靖的燕云公主,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妹妹,我何时受过这样的折辱与谩骂。

  翠儿红着眼把我搀起来,连翠儿都知道心疼我,可这不知好歹的男人却为了别的女人,扬言要我的命。

  我倔强的绷直身体,“徐琰卿,你敢打我,就不怕皇兄诛你九族?你为了这个女人,不要你徐家上下一百八十口人命了?”

  “南淮月,你哪次不是拿皇上压我?”徐琰卿厉喝。

  那副几欲吃人的表情,恨不能把我撕成碎片。

  我将视线落在姚馨儿的肚子上,她猛地拽住了徐琰卿的胳膊,一脸哀戚的哭诉,“琰卿,你还是让我走吧!公主容不下我,我怕我留下来会保不住我们的孩子。琰卿,你放过我,我不想看着我们的孩子跟我一起死!”

  徐琰卿轻叹着将姚馨儿搂在怀里,当着我的面吻上她的眉心。

  我从未见过他这般温柔的模样,对着姚馨儿竟是处处温柔有加。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我多希望他能分一点点给我,哪怕只是施舍。

  只要他愿意哄一哄我,我会心甘情愿顺了他的心意,让他如愿以偿的给姚馨儿一个名分。

  可徐琰卿就是小气啊!

  我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是,我容不下他们,想在公主府里跟我抢男人,得看他们的命够不够硬!徐琰卿,你不顾九族性命,难道连你娘的命也不要了?”

  语罢,我掉头就走。

  “南淮月!”徐琰卿一声喊。

  我心中一窒,他要跟我服软吗?

  只要他服个软,我为了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

  谁知,徐琰卿却递给了我一封东西。

  我浑身战栗,喉间满是腥甜滋味,不敢置信的望着他手里的东西。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休书!!!

第2章 你不是爱我吗?我给你

  徐琰卿竟然随身都带着休书?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时时刻刻都在想着离开我,抛弃我,跟姚馨儿双宿双栖。

  我想哭却哭不出来,“你要休了我??”

  为了姚馨儿,他要休了我?

  两年,就算是养狗也该有感情,何况是人!!

  “既然公主容不下我与馨儿,那就一别两宽各自欢喜。”他说这话的时候,口吻是那样的冷。

  我仰头看着这张极是俊朗的容颜,深邃立体的五官,薄唇轻抿,这样好看的人,怎么能说出这么无情的话。

  “我嫁给你两年!两年!”我伸手接过徐琰卿手里的休书,“徐琰卿,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没有我,徐琰卿怎么可能从一个小小的六品兵部主事,擢升为正二品兵部尚书?

  我冲着屋子里的姚馨儿挥了挥手中的休书,“我告诉你徐琰卿,你休想和姚馨儿痛痛快快的在一起!”

  当着徐琰卿的面,我亲手将休书撕得粉碎!

  “南淮月!”徐琰卿愤恨的喊着我的名字。

  我没有回头,端着公主该有的仪态走出了院子。

  身后,传来姚馨儿的哭声,“琰卿,我肚子好疼……琰卿……救我……”

  翠儿啐了一口,“装得可真像!”

  我没有理会,明明是正妻却狼狈得像丧家犬,甚至不敢回头去看,怕看见他对着另一个女人极致宠爱的模样。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那是我最无法忍受的,会让我生不如死。

  我回了冷冷清清的主院,依稀还能听见棠梨院那头传出的徐琰卿的愤怒嘶吼。

  姚馨儿的演技真是越来越好了,我连一根手指头都没碰她,她竟自导自演了这一出。

  不过是仗着徐琰卿爱她……

  呵!

  我无心去管这些,回了房间就睡。

  可到了夜里的时候,背上疼得厉害。

  翠儿哭着说,我被桌角磕着的位置此刻微微凸起,像个小土包似的,不知道上了药能不能消肿。

  这时,房门忽然被一脚踹开,徐琰卿气势汹汹地冲进来,瞪着翠儿一声吼,“滚!”

  翠儿慌张地看了我一眼,我抬抬手,吩咐她出去了。阅读163woman.com

  天知道我心里多高兴.......徐琰卿已经很久没来过我的屋子了。

  “你---”可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徐琰卿已经将我狠狠推倒在床上。

  下一刻,我的身子猛地被人翻转过来,脊背抵在床褥上,疼得我当即叫了一声。

  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徐琰卿红着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我,“南淮月,你满意了吗?馨儿的孩子没了!是你!都是你!你这个毒妇!!”

  背上疼得我只想推开他,奈何身上一点气力都没有。

  我无力的喘着粗气,承受着徐琰卿的无边愤怒。

  他大手一挥,撕碎了我身上仅有的单薄亵衣。

  我惊慌失措,嗓子沙哑得不成样子,“徐琰卿,你疯了!”

  “南淮月,你不是爱我吗?你不是想要我?好,我给你,我都给你,我满足你!”徐琰卿狠狠咬着我的胸口,疼得我瞬时哭了出来。

  毫无前戏的蛮狠挤入,那生涩的薄嫩刹那间被撑开,撕裂般的疼痛让我浑身颤抖,所有的喊声卡在嗓子里。

第3章 南淮月,你找死

  徐琰卿在我的身体里横冲直撞,疼痛蔓延至我的四肢百骸,我眼前一片漆黑,只觉得身子像大海里的孤舟,在风口浪尖不断的浮浮沉沉。

  带着彻骨的愤怒,徐琰卿猛地将我翻个身,我趴在床榻上的那一瞬,背上的压迫感终于消失。还没等我喘过气,他又不依不饶的闯了进来。

  坚硬而滚烫的烙铁,摩擦得我灼疼,没有半点仁慈,有的只是愤怒和暴虐,仿佛那一刻我只是个发泄的工具,真的连人的资格都算不上。

  我的嗓子里终于发出了破碎的声音,“琰卿,不要……”

  徐琰卿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强迫我抬头看他。

  模糊的视线里,我再没能看到那张俊美无双的容脸,所有的画面都变得如此狰狞。

  “嘴里喊着不要,却夹得那么紧,南淮月你真贱。”他伏在我的耳边,咬牙切齿的说着恶毒的话,“为什么死的不是你?是你杀了我的孩子,若你不是公主,我真想马上掐死你。”

  “你害了馨儿,我不会放过你。”

  “南淮月,你欠我一条命,欠了我徐家那么多条人命……你该死。”

  恍惚间,我意识模糊的想起了那年的梨花白,淡淡的梨花香,素白的梨花雪,那一袭白衣少年人站在梨花树下,回眸一笑宛若画中人。

  就是那一眼,只是一眼,我便难以自拔。

  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翠儿在哭。

  “公主!”翠儿快速搀起我,“公主总算醒了,可把奴婢吓坏了!”

  说着,哭得越发厉害,“公主在宫里,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公主……”

  “徐琰卿呢?”我浑身疼得厉害,还记得昨晚……

  背上动辄牵扯经髓,疼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翠儿一愣,便也知道了我的意思,“在……棠梨院。”

  陪着姚馨儿。

  我“哦”了一声,此后几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说是养伤,其实是怕听到那些与我无关的恩爱,怕自己会忍不住又冲出去。

  到了第五日,我伤势好转,徐琰卿却让人来报信,说是让我去一趟佛堂。

  佛堂里住着徐琰卿的母亲——王芝凤,徐琰卿幼年丧父,所以对于这个母亲很是尊重。但从王芝凤很不待见我,一直对我很冷淡。

  是以我才会觉得奇怪,徐琰卿好好端端的为何让我过去。

  我忐忑的进了佛堂,王芝凤刚好念完了经,放下了木鱼。乍见到我的时候,眼睛里露出几分诧异,转而便只剩下了厌恶。

  翠儿领着所有的奴才退下,留我在佛堂里陪着王芝凤。

  我行了礼,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声,“婆婆。”

  在礼数上应该是她给我行礼,因为我是公主,大靖的律法理当先君臣后婆媳。但……为了徐琰卿,什么君臣之礼,我都可以不在乎。

  “闹得府里鸡犬不宁,成何体统?”王芝凤转动着手中的佛珠,口吻一如既往的冷漠。

  我不介意,反正都习惯了。

  “是儿媳不好。”我哽咽着俯首,努力装出很乖顺的模样。

  王芝凤终于回头看我,眼睛里迸射着怨毒,“你活该。”

  我心头一窒,“婆婆,我……”

  “你是不是去了棠梨院?”王芝凤冷问。

  提起棠梨院,我心里猛地一揪,但还是如实的点头。

  突如其来的耳光,打得我瞬间眼冒金星。

  我及时扶住了桌子,否则定会摔在地上。

  耳边,是王芝凤咬牙切齿的咒骂,“杀人偿命!!你身为公主罔顾夫家子嗣,连个妾室都容不下,如此蛇蝎毒妇,真让人大开眼界。”

  她的手高高抬起,眼见着要来第二巴掌。

  我自然不会再给她机会,当即捏住了她的手腕。

  门突然被推开,“南淮月!!你找死!!!”

第4章 当初你怎么对她,如今我就怎么对你

  我心说没有动王芝凤一根毫发,是王芝凤打了我。

  可徐琰卿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我嘴里满是浓郁的血腥味。

  呵,这就是我的好相公,我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

  王芝凤一屁股跌坐在地,瞬时哭天抢地,“造孽啊……徐家怎么会娶了这样的媳妇,我以后拿什么脸去见徐家的列祖列宗……”

  徐琰卿搀起王芝凤,若是眼神可以杀人,我此刻已他被千刀万剐,片片凌迟。

  我本就不喜欢解释,何况不在乎你的人,就算你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一个字。

  于徐琰卿而言,我的分量还不如姚馨儿一滴泪,王芝凤一声喊。

  就在我准备跨出房门的那一瞬,我的头发猛地被揪住,疼痛让我叫了一声,身子不自觉的后仰。

  徐琰卿的脸在我的视线里无限放大,他拽着我的头发用力的往外拖。

  我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跟在他后面,不管我怎么喊,哪怕我泪流满面,他都没有放手。

  推开房门,他一脚踹在我的腰上,我瞬时扑进了房间,疼得泪流满面。

  翠儿在外头喊着,却被徐琰卿的人扣住。

  房门关上的那一瞬,我惊恐的看着居高临下的徐琰卿,腰上和背上都疼得撕心裂肺。

  “徐琰卿,我是燕云公主,你敢!!”腰上的疼痛让我根本无法站起来,只能在地上匍匐着后退。我慌了神,也怕极了此刻的他。

  原本的清风朗月,现在只剩下了双目通红。

  “如果你不是公主,我真想杀了你!”他咬牙切齿,俯身蹲下来的时候,伸手去摸我的散乱的鬓发。

  蓦地,他又揪住我的头发,直接将我拽到了他跟前。

  四目相对,我清楚的看见他眼睛的愤怒和极度厌恶。

  我流着泪看他,“我真的没有动手!”

  “你以为我会相信??”徐琰卿冷笑,“南淮月,你自己做过什么不会都忘了吧?当初你是怎么对待馨儿的,以为我全然不知吗?!”

  “我告诉你,我不会让你再有机会伤害馨儿。她所受的罪吃的苦,你得千倍百倍的还回来。”

  他死死的掐着我的脖子,我睁着眼睛流着泪,视线模糊的看着这个本该白衣清秀的男子,被我生生逼成了厉鬼索命。

  呵,徐琰卿,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只是太爱你,难道也有错??

  新婚之夜得知他心里有馨儿这个人,我让人悄悄的去找过。后来怎么处理的我没有过问,反正来人说已经处理妥当。

  “你竟然把馨儿送进那种地方,害得馨儿贞洁不保,南淮月,你这蛇蝎毒妇!!”

  那种地方?

  是什么地方呢?

  贞洁……是青楼妓馆吗?

  窒息的感觉,让我再也看不清楚眼前的男人。

  醒来的时候,我竟然躺在稻草堆上,穿着府中丫鬟的衣服,脚踝后还拖着一条铁链。

  我扶着墙慢吞吞的站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脚上的铁链。

  徐琰卿到底想怎么样?

  柴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姚馨儿出现在门口,宛若胜利者的姿态。

也曾生死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也曾生死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719推荐小说之《乡野小仙农》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719推荐小说之《乡野小仙农》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乡野小仙农目录预览:第一章一根变两根第二章拔黄瓜第三章嫂子姚玲儿第一章一根变两根从下午的时候,马刘庄的天就黑沉了下来,晚间六七点,雨就落下来了,洋洋洒洒,将整个马刘庄都给罩在了一片朦胧里。“翠翠嫂子,你在家没?”王远打着伞,站在院子外头喊了一嗓子,一边跺了跺脚,把一鞋的泥巴踢掉。也不知是雨声太大还是啥缘故,屋里没人回话,王远皱了皱眉,伸手推了推房门,见门没锁,他就把伞放到一边,进了屋里去。王远是来还翠翠嫂子肉钱的,这两天家

  • 今日20180719推荐小说之《乡村大凶器》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719推荐小说之《乡村大凶器》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乡村大凶器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不知怎么的,我最近老是心神不定,干活也没劲,吃饭也不香。本来我以为我生病了,可慢慢的我感觉出来了,我竟然得了相思病,村花王小美是我日思夜想的女人。王小美年方十八岁,我们村要说最漂亮的女人,除了她没有之一。而且这个女孩还特别勤快,里外一把手将家里照顾的都不错,每当她拉着牛往家里走,我都会骑在我们家的土墙上偷偷的观望一会。“若是有这个漂亮的老婆在炕头,这辈子就值了!”这不,我再度骑在

  • 今日20180719推荐小说之《曾求你一世遇缘》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719推荐小说之《曾求你一世遇缘》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曾求你一世遇缘目录预览:第一章你是谁第二章未婚妻第三章典型的伪君子第一章你是谁情人节的夜晚,总是充满甜蜜的气息。大街上,到处都是时尚又登对的年轻情侣,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容。从公交车上下来,季半夏望望马路对面的豪华酒店,将身上的羽绒服裹得更紧一点。没有人知道,在她长到脚踝的羽绒服下,只穿了一件丝薄的低胸睡裙。睡裙里面,是完全的真空状态。深深吸了口气,季半夏的心跳开始慢慢加速。今晚,她就要彻底的交出自己。和男友欧洋

  • 今日20180719推荐小说之《私房催乳师》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719推荐小说之《私房催乳师》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私房催乳师目录预览:第1章:玲姐第2章:亲自示范第3章:有点暧昧第1章:玲姐玲姐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从小到大我对她都有着一股莫名的亲切感,直到她结婚,我才明白那是爱的感觉,可惜一切都太迟了,她结婚了。看着她穿上婚纱那一刻,以为跟她之间再也不会出现任何交集。然而……她此时却躺在我的面前。我难以置信的摸上玲姐丰腴的两座雪峰,那柔软细腻的弹性瞬间让我有些头晕目眩,嗯…玲姐忍不住嘤咛了一声,看着她那一张精致的笑脸透着一股红晕,

  • 今日20180719推荐小说之《小村韵事》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719推荐小说之《小村韵事》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小村韵事目录预览:第1章:隔壁有动静第2章:机会来了第3章:敢么第1章:隔壁有动静秋夜,晚风萧瑟,柳沟村家家户户都栓门关灯准备睡觉了,村头的小诊所无比冷清。李耐坐在柜台后,一边蔫不啦叽地拨弄着碗里的方便面,一边呆呆地看着墙上残破的老旧挂钟。终于,时针缓缓指向了“9”。这一刻,李耐无神的双眼却忽然间亮了起来,他的动作很麻溜,飞快地收拾了碗筷,关门拉帘,然后拐到了里间。趴在炕上,李耐伸手,小心翼翼地从墙上抽了一块红砖出来,旋即便

  • 今日20180719推荐小说之《超级保安在都市》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719推荐小说之《超级保安在都市》在线全文阅读书名:超级保安在都市目录预览:第1章贼人进屋第2章离异美女第3章叫姐姐第1章贼人进屋七月的海滨市炎热无比。这天晚上,陈扬正在值班室里和同伴小周一起值班。长夜漫漫,格外寂寞无聊。小周拿着手机看着大片,他看的津津有味。所谓的大片,也就是大人看的片。“扬哥,咱两一起看呀。这女的真带劲呢,太骚了。”小周邀请陈扬。陈扬不屑一顾,说道:“两个男的一起看有什么劲,你要是个女的我就陪你看了。”小周嘿嘿一笑,说道:“扬哥,看不出你也是个贱人啊!”

  • 今日20180719推荐小说之《我家风情女上司》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719推荐小说之《我家风情女上司》在线全文阅读小说:我家风情女上司目录预览:第1章得罪美女上司第2章要闹哪样第3章发火第1章得罪美女上司七月五日,晴,早上刚上班。随江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办公楼五楼,加挂人力资源局牌子的管委会办公室中,办事员张文定不时的咬一咬牙,心里总是想着刚刚自己在卫生间侮辱了漂亮的管委会女主任徐莹的情景。“现在有些女人啊,为了前途真是什么都可以付出!”当时,刚从男厕所出来的张文定对着手机的陌陌群里喊了一句,还没来得将手机放进裤兜,便发现对面女厕所门口走出来

  • 今日20180719推荐小说之《和嫂子同居的日子II》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719推荐小说之《和嫂子同居的日子II》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和嫂子同居的日子II目录预览:第1章:我叫江帆第2章:大胸妹第3章:老色狼第1章:我叫江帆我叫江帆,今年二十二岁,大学毕业一年多了,在江海这个城市里混着日子。因为工资不高,再加上一个村里的嫂子也在这里打工,所以我干脆就和嫂子哥哥一起合租了。嫂子名叫李妍,并不是我的亲嫂子,我村里头,差不多大的人,都是兄弟姐妹称呼的。李妍只比我大几岁,二十六岁左右,不过身段却极其丰腴,嫁做人妇的她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风情,让人着迷。

  • 今日20180719推荐小说之《婚外强欢》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719推荐小说之《婚外强欢》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婚外强欢目录预览:1231青岛市,简称青,旧称胶澳别称琴岛、岛城,又被誉为东方瑞士。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城市、山东省经济中心城市,是国家沿海重要的中心城市和滨海度假旅游城市,国际性港口城市、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青岛地处山东半岛东南部沿海,胶东半岛东部,东、南濒临黄海隔海与朝鲜半岛相望,地处中日韩自贸区的前沿地带东北与烟台毗邻,西与潍坊相连,西南与日照接壤。青岛因地理位置优越继而1891年清政府驻兵建置,1897年德国租借建设港口和

  • 今日20180719推荐小说之《小农民的幸福生活》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719推荐小说之《小农民的幸福生活》在线全文阅读书名:小农民的幸福生活目录预览:第一章摸还是不摸?第二章咋这么大呢?第三章表婶,我还要...第一章摸还是不摸?夜幕降下,龙根同以往一样,翻身而起,顺着墙角小洞望了过去,耳边除了夜鸟蝉鸣,还有哗啦啦的水声,伴随着点点蝉鸣之声,沈丽娟居然走了进来。龙根吓了一跳,慌忙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身,即便如此,那凸起的地方依然分外明显,龙根微微侧了侧身子。傻乎乎道:“表,表婶,你,你咋来了呢?”沈丽娟打开灯,手里多了一瓶药酒,脸挂着两分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