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重生兵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8 11:26:01 来源:网络 []

小说:重生兵王

第1章 重生了

 

 罗小天,睁开了眼睛,刚才的那一刻,历历在目,一颗子弹,嗖的一声就朝着他的眉心,激射了过来,他看着子弹一点一点,距离他越来越近。《重生兵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身体,犹如是僵硬了一般,就算是动,那都动弹不了一下。

 

 噗!

 

 罗小天想不起来子弹贯穿自己脑袋是个什么感觉了。那一瞬间,已经是没有了疼呀,什么什么的感觉,就感觉,灵魂都已经是出鞘,飞向了天空一般。

 

 “还好,只是做梦而已。”罗小天叹气一口。目光,看向了四周。

 

 “我去,这是个什么情况?”罗小天惊愕了。《重生兵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高低床,四个。房间之中,那更是乱的跟一个猪窝是一样一样的。

 

 罗小天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线。他寻摸着,该不会,这是自己被恐怖分子给绑架到了哪里吧?恐怖分子的品位这么的书生气?这给人的感觉,何止是大学生寝室啊,简直就是大学生寝室有木有。

 

 吱呀一声,寝室门推开。

 

 “天少。醒了?”曹达行推开门,走了进来。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额……”罗小天心说了,尼玛穿越了吧?你怎么知道我是天少的?你认识我,我不认识你呀。还有,你手上端着一碗盒饭是个什么意思?这碗上面还写着三镇市大学,这又是个什么意思?这是个什么情况?

 

 “天少,你的饭。”曹达行来到了罗小天的面前,伸出手,饭递给了对方。

 

 “那个啥,我能出去一下下吧?”罗小天狐疑问道。

 

 “天少你幽默了,出去的事情,你还需要是跟我打商量么?该不会,你这是准备让我背着你出去吧?要是介个样子的话,我只想说,我的力度还是很大的,背起来天少你,不是问题。”曹达行一笑。

 

 “不用,不用,我还是自己来吧。推荐http://www.163woman.com/”罗小天起身,缓步朝着寝室之外走去。他觉得,不太对劲啊。要说,恐怖分子将自己绑架了,还能是如此的让自己自由活动?不怕自己打电话的节奏?

 

 顿时,罗小天朝着身上摸了上去。去呀,身上,竟然是还有电话这种高大上的东西。那,摆明了不就是可以叫人么?看着电话之上,储存的那些个电话号码,这里面的人,那些个名字,简直了,没有一个是自己认识的。这,更是让罗小天不明所以,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了。

 

 罗小天寻摸着,在自己这么一个需要帮助的时候,貌似,自己也没有什么人可以叫吧。网站163woman.com从小,自己就是长大在孤儿院。长大以后,看着镜子之中的自己,狐疑了,长得这么帅也抛弃?你说要是个畸形你抛弃,我也不怪你啊。

 

 随后,上了不对,当了兵,入选到了特种部队。执行任务,砰,嗖,一颗子弹,貌似打穿了额头。特种部队的队友,没手机,联系不上。孤儿院,去,这谁记得电话是多少?小伙伴之间互相掐,平时感情也不好,所以,也没有记下谁的电话。

 

 罗小天简直就是凌乱了都。网站http://www.163woman.com/感觉,蛋蛋疼。

 

 走着,走着,罗小天自己都不知道是来到了哪里。嗖的一声,前方,一道俏丽的身影出现。

 

 “嘿!”女生冲着罗小天道。

 

 罗小天想说,嘿你妹啊。我是跟你很熟还是怎么地?你这一张陌生的嘴脸,我这完全与你不熟悉的节奏啊。

 

 “你这表情,好像是心情不咋地呀。来来来,跟我说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李丹丹冲着罗小天不无关心道。

 

 李丹丹,罗小天的女朋友。两人,也就是在迎新生的时候认识的。李丹丹是罗小天的服务对象,当时的罗小天,那是一个心细如尘的人。可以说,从头到尾照顾的对方哦,简直,简直就是连护垫和卫生经都给对方买了。随后,对方就爱上了他。

 

 但是,当时的罗小天,纯粹就是因为尽职尽责。所以,心里那是肯定没有对方的。即便是对方长得多么的好看,他也是颇为难得的,一点都没有动心。孽缘,这就是传说之中的孽缘。

 

 罗小天,他就喜欢上了校花榜首,侨飞。只是,这份爱他也没有表达出来,默默的放在了心里。然后,有的时候处在对方的身后,默默的看对方一眼,那也就是okk,差不多的事情了。

 

 “姐姐,我跟你很熟么?我认识你是谁啊。”罗小天瞥了李丹丹一眼。他心说了,记忆之中,完全没有你。而且,凭借我的品位,无米不欢。你这两个小山丘,就差是变成一马平川了。我是能够看上你?扯犊子哪门子呢这是。

 

 “哎哟,哎哟我去。整个学校都知道你是老娘的男朋友,你就嫁给了老娘,不对,是老娘以后肯定是要嫁给你了。现在,你跟我在这里扯犊子是不?”李丹丹,骤然之间伸出了手,随即,拧住了罗小天的耳朵。

 

 “疼,疼,疼,真疼啊。”罗小天赶忙说道。

 

 “说,老娘是不是你的女朋友。”李丹丹怒声大喝。

 

 “是是是,别说是女朋友,你就算是我的妈都行啊。”罗小天道。

 

 罗小天,绝对的。那就是处在了对方的淫威之下。他心说了,你也就是个女的,我也就是不跟你计较。要不然,凭借我的战斗数值,三两下就将你给放倒在地了。到时候,你一个女生还得是在地上边疼边哭,不好看不是么?

 

 “这还差不多。”李丹丹收了手。她心说了,男人,就得是这么的整,男人,就是这么的贱。你这不收拾他一下,他这自我的感觉还不知道是多么的良好,以为自己长得那是有多么的帅气逼人多么的好看,然后心性不知道多么的傲娇呢。一手掌下去,拧得对方叫饶了,你就彻底的是赢了。

 

 罗小天抬头看着天空,到目前,他还没有弄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貌似,自己可以打电话,随便打,虽然不知道自己打给谁。貌似,自己可以随意走动,想去哪去哪,反正身上也就只有几十块钱。貌似,没有人盯着他,爱干什么干什么。前提,他不怕这周边都是恐怖分子弄出来的大坑。

 

 罗小天作为特种大队的人,他可是知道的,恐怖分子,无所不能。

 

 罗小天经过了二三十分钟使用一种二比小小白的说话方式跟李丹丹交谈着。就在对方都快是要烦死了的时候,他知道了一个自己不得不接受的事实。他,重生了。

 

 罗小天重生的身体,也叫做罗小天。认清楚这个事实的基准,那是因为他照镜子了。这是一张,果然跟自己长得不一样的脸颊。不过,这张脸家长得更为的俊俏,偏向于小白脸的节奏。他的脸颊,刚毅,不怒自威,外带身上气质的结合,一看就是军人的节奏。

 

 “请我吃东西。”李丹丹冲着罗小天道。

 

 “额。好吧!”罗小天从身上摸出了那唯一的几十块钱,道:“你自己看着办吧。”

 

 “什么时候你请我吃东西,你还花钱过了?”李丹丹一笑。

 

 “啊?”罗小天都愣了。难道说,请对方吃东西,请客的一方现在已经是发展到了可以不用花钱的一个地步了么。这是新一种的请客方式,是么?

 

 两人,来到了学校后街之上的一家茶餐厅。现在时间,中午一点半的样子。有着好几对的情侣此刻正在这里,吃着东西,喝着茶或者是酒,聊着天,懒洋洋的看着窗外的世界。

 

 大学,有的时候对于大学生而言,那是一个摇篮一般的地方。但是,有的时候对于大学生而言,那是一个逃避一般的地方。读大学的原因,就是因为可以晚四年以后在上班。然后,如果四年以后考研究生了,更是可以晚上三年以后在上班。如果还想逃避,还可以博士后。如果还想逃避,还可以在大学之中当教授。

 

 有的时候,一枚学霸其实就是逃避出来的。你要是去问他,你为什么读书啊。说真话。十个学霸有九个半告诉你,我不读书也不知道是能够做什么,做的会什么。所以,我就读书了的节奏啊。

 

 逃避,还是逃避,就是逃避。

 

 罗小天和李丹丹到来,坐下。他们运气很好,来的时候,还有着这么最后的一个位置。

 

 “小二,过来一下。”罗小天右手竖起,活脱脱那就是一个叫小二的姿势了。

 

 李丹右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她就是一副我不认识你的表情,也就是拼桌而已。

 

 “来了!”服务生很是无语的应了一声,随后拖着懒洋洋的步伐,半来半不想来的,迈步就这么的走了过来,随后,站立在了罗小天的身边。

 

 “小二,来两个烧饼。”罗小天道。

 

 “啊?”服务生长大了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罗小天。

 

 “没听清楚么?那我在说一遍。死物熬烧,烧火的烧,波一赢饼,烧饼的饼。给我来两个烧饼。”罗小天道。

 

 “不好意思,我们没有这个玩意。”服务生道。

 

 “那就随便来点什么你们有的吧。就这还开店,烧饼都没有。早晚倒闭。”罗小天,摆了摆手。

 

第2章 罗川

 

 “你是不是特别不想跟我在一起?”李丹丹盯着罗小天的双眼。

 

 “没有啊!”罗小天摇头。

 

 “你可拉倒吧。”李丹丹摆手,道:“你这就是故意的恶心人家小二,你这就是,特别的不想跟我在一起。是就是,有什么不好承认的。至于这样子不?”

 

 “服务生,你看,你就适合叫小二。随便谁谁谁都会认为你是小二。”罗小天扭头看着服务生道:“你这简直了,就是小二的嘴脸啊。”

 

 “先生,不要得理不饶人,不要占便宜了还继续。不要不知道天高地厚,不要太傲娇。不要自以为是,不要……”小二开始整小词了。那就是,一套一套,甚至于还不带重复的。

 

 “行行行,打住了嘿。”罗小天右手手掌平伸处在了左手竖立的食指和中指之上。

 

 “行,你说打住就打住,我不说了。”服务生点头。

 

 “小二,今时今日,顾客是上帝。你们这种服务方式,那是不行了。你这是不是在得罪我们顾客?请问,是不是?你可别着急否认。因为,很明显的事实啊,你就是在得罪我们上帝啊。安迪伟,得罪也就得罪了,我知道,其实你们也不将上帝给放在眼里。所以,你们这里的生意,也就这样,距离倒闭,时间上面的问题。”罗小天的损嘴发挥出来了最大功率。

 

 李丹丹那个惆怅啊。对方,这简直就是失火了,那不着急灭火,还在研究着火上浇油的一个节奏啊。对方,这简直就是没法没天,简直就是不得了了。

 

 “先生,你这样的诅咒我们,那是不对的。当然了,我也是大人,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一样。但是,我还是想说但是。我奉劝你啊。能够不惹乎我,那就不要惹乎我。能够不惹乎这家店,那就不要惹乎这家店。要不然,那个后果,何止不是你所可以承担的,简直就是你承担不起呀。到时候,啧啧啧。”服务生连连摇头。

 

 “找茬是不?”罗小天看着服务生。

 

 “还不知道是谁砸场子呢。”服务生道。

 

 “李丹丹,我们走,不吃了。”罗小天牵着李丹丹的手,站起身来。

 

 李丹丹的确是有点恼怒,不是恼怒罗小天,而是恼怒服务生。她是这么认为的,罗小天就算是多么的得瑟,得瑟到了什么的程度,那也是顾客。叫你一声小二怎么了?在古代,你不就是一个小二的身份么。只是,这些个年代,慢慢的转变了而已。难道说,叫叫古代的名称那还不得行了是怎么地?那还不愿意了?那还要傲娇了?那还要造反了?荒唐,笑话。有这么么当服务生的么。

 

 “走是可以的,其实,我们这里也是不怎么欢迎您。但是,走归走,钱,您还是要付的。我们这里,坐下来,那就是十块钱。来上一杯水,也是十块钱。现在,你们坐下了,二十,水也上来了,加起来一共四十。如果要消费,这些自然不算钱,反正,四十就是最低消费了。”服务生道。

 

 服务生现在是真的懒得巴结罗小天了。反正,这也属于是撕破脸了。反正,这也属于是得罪了。既然又是撕破脸,又是得罪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对不对!

 

 “黑店是不?这就是要开出来一家黑店然后坑人,是不?”罗小天怒声道。

 

 “我发现,你这个家伙很是很的不会说话。每一次,那嘴巴里面一蹦跶出来的小词汇,正儿八经的,绝对不可能是我爱听的。你能不能,说话之前,那个思维,过一下你的大脑,然后,你自己想想,真的,这个词是蹦跶出来了以后,我是不是,可能会爱听的一个节奏呢?如果,你认为我是爱听的,你再说。”服务生道。

 

 “小二,你名堂好多啊。”罗小天道。

 

 “不要在叫我小二了,你要是在叫我小二我就发怒了。特么的,难道说我会告诉你,来这里干活其实就是我临时来帮忙的么?难道说,我会告诉你,我是这里的小少爷么?你特么的到底是要怎样?”服务生,怒指罗小天。

 

 “哎哟哟,脸红脖子粗呀。哎哟哟,你这是要发怒呀。哎哟哟,你这是完全不当顾客是上帝了呀。”罗小天一张嘴脸,那,完全就不是人类所可以看得。简直,谁看见都想两巴掌打上来。

 

 “我特么的今天弄你了。”服务生右拳紧握,一拳,朝着罗小天呼啸而至。

 

 罗小天身形一扭,躲避了过去。随即,一拳朝着服务生的肚皮,砸了上去。

 

 砰!

 

 罗小天拳头命中。

 

 这一拳,打出去,并且命中了以后。罗小天这边的感觉是,这身体,何止是有点小脆弱,简直就是脆弱死了。这身体,需要锻炼锻炼。

 

 服务生的感觉是,小腹,何止是一般般的疼痛,简直就是疼死了。他,当即一刻捂住了自己的小腹,随即,蹲下身来,哀嚎声从他的嘴巴之中,蹦了出来。

 

 服务生觉得,自己就是丢人了。虽然,不知道这些个在坐的,是不是都认识自己。但是,这一幕,要是被谁谁谁给随便的录制下来,随便的发出去,那么,他罗川少爷,简直就是彻底的完犊子了。他,名声也就是被眼前的这个货给彻底的败坏了。他……

 

 “你特么的知道我是谁么?”罗川强忍着疼痛,站起身来,怒指罗小天。

 

 “不知道啊。”罗小天摇头,淡淡然的一种神态说道。

 

 “好好好,我就知道,你压根不知道我是谁。要不然,你能够是有这么的狂妄么?不能,我断言你不会这么的狂妄。”罗川左手揉着自己的小肚皮,嘴巴,不急不缓的说道:“你慢慢的听着,我慢慢的说,说出来,吓死你。我就是,学校之中看见我还得是称呼我一声川少爷的罗川。”

 

 “串烧?耶?”罗小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看吧,想起来了吧。我就知道,你动我之前,肯定不知道我是谁。要不然,你不会轻易地下手来动我的。嗯嗯,就是如此。”罗川点头。

 

 “你谁呀?”罗小天问道。

 

 “刚才,我不是跟你说了我是谁了么?刚才,你不是都已经是点头了么?难道说,你还不知道我是谁么?你要是不知道我是谁,你点头哪门子呢?请问?你点头哪门子呢?”罗川开口说道。

 

 “我不认识你啊。”罗小天道。

 

 “哇呀,哇呀呀,你说你不认识我?”罗川瞪大了铜陵一般的双眼,怒指着罗小天。

 

 “对呀,我完全不认识你呀。”罗小天点头。

 

 “很好,很好,你这是要惹我生气呀。你这是彻底的将我惹乎的生气了。”罗川点头。咬牙不已,他今天,面子那是被对方彻底的落了。

 

 “生气就生气呀,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罗小天双手一摊。

 

 “我特么的收拾你,你信么?”罗川等的就是这么一个机会。在这么双方之间处在了闲聊之中的一个节奏状态,对方,指定是没有防御自己。然后,自己,肯定是可以偷袭成功,偷袭与无形的一种节奏。嗯嗯,能成。

 

 罗川不在乎,成功了是不是偷袭呀什么的。从建国到现在,那一直所存在的一点就是,赢的人,才有话语权。输的人,说什么都没有用的一个节奏。赢的人,那就是老大,那就是真相。输的人,谁会在意和计较?

 

 罗小天淡然一笑。看着对方那偷袭而来的一拳。他只想说,即便是一个偷袭,那都打得是如此的漏洞百出。看来,对方的战斗力,果然是只有五的渣渣么?

 

 砰!

 

 罗小天的右脚膝盖,提前一步,命中到了罗川的裤裆之上。

 

 “嘶……”罗川倒吸一口凉气。

 

 李丹丹低头,看向了罗小天的裤裆。她心说了,如果说,这个家伙是被这么的踹了一下的话,那么,自己的幸福生活,还有么?还好,还好,阴人的是这个家伙,而不是,这个家伙被阴。还好,还好。

 

 罗小天掩面。他觉得,眼前这位男子的情况,那简直了就是不忍直视。他想说,你的小兄弟还好么?一定是很疼很疼的吧?如果说,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真的是相信么?其实,我想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

 

 “啊……”罗川已经是忍受不了疼痛,彻底的叫出声来了。

 

 “啊你妹呀,吓死我了。”罗小天,一脚再一次的朝着罗川的裤裆,踹了过去。

 

 砰!

 

 罗小天,一角命中。

 

 罗川,彻底的是不叫唤了。他,已经是疼痛到了极限。那种极限的疼痛冲击到了大脑神经以后,他最后想的几个字是,小逼崽子,我特么的跟你没完,过不去。随即,脑袋一歪,昏迷了过去。

 

 疼痛到了能够昏迷的人,其实,那是幸福的人。因为,你昏迷了以后,你就感觉不到疼痛了。等你醒来的时候,那估计也没有多疼了。疼痛,那是会随着时间而缓解的,不是么?

 

第3章 偷袭

 

 三镇市大学,小树林之中。

 

 罗小天,李丹丹,两人那是漫无目的的走着。

 

 李丹丹脑海之中,一直在想着。就今天,就刚才罗小天所表现出来的那个战斗力。真的是,很犀利,很帅。但是,这也跟平时那个,什么事情都和气生财,好声好气相谈的罗小天,简直就是判若两人。一日不见,似乎好像大概,对方有所改变。到底是从哪里改变的,那又有点说不上来。

 

 罗小天是在消化着这个学校的信息。比如说,第一大美人是侨飞,第二大美人就在自己的身边。跟班是曹达行,然后有个恶少叫做串烧耶。

 

 “你想什么呢?”

 

 罗小天正在想着心事,李丹丹的声音,突然之间就是传入到了他的耳朵里面。随即,他扭头,看着李丹丹道:“你跟我说话了么?”“我问你想什么呢?”李丹丹再一次问道。

 

 “我要说我想娘们呢,你信不?”罗小天开玩笑道。

 

 “不信!”李丹丹断然的摇了摇头,道:“如果,我在你的身边,你都的是想娘们,那除非那个娘们是明星了。不过,明星那么遥远而不可及的娘们,你不会那么不现实去想的。所以,我断然否决你在想娘们。”

 

 罗小天点头,他觉得,对方分析,那是不无道理的。

 

 “该不会,你真的是在想娘们吧?”李丹丹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缝。

 

 “我说了,只是,你不信,那么,你就只当我不是在想娘们好了。”罗小天道。

 

 李丹丹没有说话。她,脑海之中思绪着。大脑很是难得,在此刻,高速的运转着。

 

 两人,再一次的陷入到了沉默的一个节奏之中。

 

 迈步,悠闲的走着,一步,一步,一步。

 

 “我决定了。我要当明星。”李丹丹道。

 

 “啊?”罗小天扭头,长大了嘴巴看着李丹丹。莫名其妙的,对方,突然之间就是跟自己来了一句,要当明星?什么意思这是?

 

 “不管一个女生长得多好看在你的面前,没有大众的名气,那就算是校园之中的女神,在你的眼里也不过就是个普通娘们。所以,我决定了,我要超越普通的娘们,我要当一个不普通的娘们,我要用自己的实力,展现给你看看,老娘,就算是有点飞机场,老娘也能当明星。不跟别人比,跟跟春姐比,老娘比她有材料。她简直就是烫过了的衣服,直板直板的。”李丹丹决心超然道。

 

 罗小天此刻,简直了,不知道说什么了。好像,因为自己很是随意的说了什么,从而是将对方给伤了,从而是让对方做出了这么一个不归路的决定。是这样子的么?

 

 罗小天摇了摇头,他甩开了这些个乱七八糟的想法。他告诉自己,不是这个样子的,绝对不是。这跟自己简直没有什么关系,嗯嗯,如此!

 

 “好了,我要为了我的人生,我的幸福而奋斗了。走了!”李丹丹,头也不回的走了。她的眼角,两行清泪滑落了下来。一边走,一边下定决心。自己,一定是要成为大家眼睛里面那超越了普通娘们的高大上娘们。自己,一定要成为罗小天最为最为重要的娘们。

 

 罗小天摇头不语,完全没有摸明白这是个什么节奏。

 

 一晃,夜晚。

 

 罗小天拉着曹达行聊了一整天,对于这个学校,他有了更为深刻的见解。知道的,也是更为的多。有意无意的,他也是打听了一下串烧耶,这才知道,恐怕,接下来自己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了。就对方那么一个小心眼的玩意,那,还不得是找自己的麻烦啊?

 

 罗小天只能摇头了,他告诉自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罗小天的心口,还是有点压抑。那是一种,没由来的压抑。莫名,找不到原因的压抑。每一次,这种感觉袭来的时候,他就知道,那是要出事。所以,一定不能在原地晃悠,要挪移战场,要打游击,要跟命运抗争。

 

 “星星,我出去走走。”罗小天站起身来。

 

 “啊?又出去?”曹达行看着罗小天。

 

 “嗯,我又出去了。”罗小天点头。

 

 “那好吧,大夜晚,也挺黑的,你小心一点吧。”曹达行从一边摸出来了一根手电筒,随即,递给了罗小天。

 

 “这个就不用了吧?”罗小天接过了手电筒。

 

 “要是遇到什么人,就射他,亮瞎他的眼睛。强光的。”曹达行点头。

 

 “哦,哦。”罗小天点头,表示明白。

 

 罗小天,出门了。

 

 寝室楼门口,一辆面包车,低调的开来了。

 

 “一会,这样,随便找个人先将曹达行骗出来,然后,你们其余的人就冲进去,用麻袋套住他的脑袋,然后,一顿的给我砸。千万不要留情。”罗川说道。

 

 “好的!”混子们,点头。

 

 哗啦啦!

 

 罗川拉开了车门。迎面走来,那就是他的目标人物,罗小天。这一刻,他都愣住了。

 

 罗小天,迈步向前,继续走。面包车,他会注意?要是一辆法拉利,他估计是多看两眼。所以,面包车下来的男子,他简直就是撇都没撇一眼。对于他而言,这又是一个矮矬穷回来了。既然是没钱,那就不要开车嘛。何必是整个面包车呢?两千块钱就可以买到,简直就是比手提电脑都便宜。

 

 “这小子,竟然是没有发现我?”罗川很惊愕了。他的思维之中,对方,那应该跟他也属于是敌对一般的身份。这不是没有发现吧?这是没将他当一根葱的节奏?

 

 “川少。”混子拍了拍罗川的肩膀。

 

 “走神了,走神了。”罗川摇了摇头,随即,指着七点钟方向道:“看见没,就是这个比。直接就是落单了,挺好,不用我们上寝室去找他了。就现在,上去,用麻布袋子套住,然后,给我一顿的打。”

 

 “熬!”混子点头,随即,朝着罗小天,靠了过去。

 

 罗小天悠闲的散步。

 

 “怎么,心中还是感觉着犹如是一团阴霾就是散去不了的感觉呢?完全,这是有点不明所以,莫不清楚为什么的节奏啊。”罗小天摇了摇头。

 

 罗小天不是修真高手,他也不是异能者,更不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扫描的程序体。所以,当有人放轻脚步缓缓靠近上来的时候,他,完全是一点都没有发觉。

 

 突然之间,罗小天感觉天空,彻底的黑暗了下来。相比起来刚才,那好歹还是可以看见一点月色,现在,那简直就是一点光都看不见了。

 

 砰,砰,砰!

 

 “我去,什么情况啊!”罗小天反应过来了,这压根不是天狗食日。这是,他的身子被麻布袋子给罩住了。然后,他被不知道是谁的人给攻击了。

 

 砰,砰,砰。攻击,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继续之中。

 

 “串烧耶,我知道,特么的是你,就是你。”罗小天大喝道。

 

 罗小天不是傻子,自己,没有得罪人,总共也就得罪了一个不好惹乎的罗川少爷。现在,他就被攻击了。那明晃晃不过的事实,自己,这就是被罗川给攻击的。这是,攻击的频率和方向告诉他,攻击他的不止一个人。嗯,罗川这是找了帮手来攻击他的。

 

 混子的脚,显然,在这一刻那是迟疑了一点。他们的目光,看向了罗川。

 

 “继续!”罗川做了一个口型,没有发声。

 

 罗川是这么想的,你知道是我打你。你有证据么?你要是没有证据的话,你就是揣测。现在,就算是我说一句话,你直接就是听出来是我了。那又,如何了对不对?你有证据么?你有录音有真相么?明晃晃的,老子找人打你了,怎么地?你有能耐,你一个屌丝也找屌丝大军来打老子,随意,等着你。

 

 罗川,就是这么的有恃无恐。

 

 砰,砰,砰。攻击,继续之中,一下一下的砸在了罗小天的身上。由于是麻布袋子都上了,所以,这就是简直有决心的攻击了。不管是不是踹到了你的小弟弟,不管是不是踹到了你的脑袋,没有任何的坐标,纯粹目的就是为了踹在你的身上而已。

 

 罗小天被踹的,吐血了。他,心里那叫一个憋屈,那叫一个仇恨不已。那一瞬间攻击的迟疑,他百分之百的确定了,就是罗川。说呢,今天胸口这么沉闷就是要出事,果然,自己这帅气不已的小脸蛋已经是被踹了好几下了。

 

 罗小天心说了,罗川,你给我等着,等着。我要是放过你,那就不是我了。一定,我会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一定!

 

 攻击持续了二十分钟,结束了。

 

 罗小天,总算是从麻布袋子之中,解放了。身上,都是鲜血。

 

 “呸!”罗小天吐了一口鲜血。身上,他已经是绝望了,自己都懒得整了。又脏不说,还又是伤。小腿,那也是被踹了好几下的一个节奏,现在,走路都是有点使不上力的感觉。

 

 罗小天这么一瘸一拐的朝着寝室走去。他需要休息一会,这笔账,会算的。

 

第4章 图谋报复

 

 曹达行在寝室之中,看着天朝好声音。他不无感慨着,这一个一个的,那好嗓门啊。何止是一般的好,简直就是叫床的时候要刺激死人的一种嗓门啊。如果说,将这种女人给取回来的话,去呀,那简直,天天都是幸福的。感情,他们的人气高的原因,就在这里呀。

 

 “老子真相了。”曹达行,兴奋的站起身来。他,一直都是很困惑。为什么,尖锐的嗓门就有出路了?这不是扯犊子的一个节奏么?现在,此刻,他明白了。原来,这些个色男,研究的是更为的高层次,那是xxoo的叫声啊。

 

 吱呀一声。

 

 门,推开。

 

 曹达行看向门口的一刻,他的浑身都颤抖了起来。见鬼了,这就是大夜晚见鬼了。并且,这肯定是出了车祸的鬼,正儿八经的车祸现场到了他的面前。身上,都是鲜血。脸上,也是鲜血。头发甚至于都是被鲜血给染了。

 

 “你,你,你,谁弄死你的,你找谁去,不要找我。从小到大,虽然说,我或许是有点小色,但是,我的心还是不坏的。顶多,那也就是偷看阿姨,小妹妹什么的。但是,诱x这种事情我没做过,现在,我还是无敌小童男的身体,百毒不侵,绝对不怕你。”曹达行指着门口说完,身上,再一次的打摆子了起来。鬼啊,眼前出现的可是鬼啊,那是很恐怖的。

 

 “你忘记了么?”罗小天捏着嗓子阴沉沉的说道。

 

 “啊?”曹达行长大了嘴巴。脑海之中,高速的转动着。思绪着,自己曾经这是作过什么孽么?从而是导致了对方就算是死了都得是来找自己的麻烦?

 

 “你说的,该不会是我偷看你妹妹洗澡,然后摸了一把的那个事情吧?你是张大刚?”曹达行指着罗小天。

 

 罗小天摇头。

 

 “不是啊。”曹达行想了想,继续的思绪。他也觉得,不过就是自己没有忍住诱惑摸了对方妹妹的小腰一下,人家的妹妹出于害羞应该不会说出来。难道说,难道说是……

 

 “该不会,你是发达水吧?只因为我欠你二百块钱忘记了还给你,所以,死了你都不放过我?”曹达行道。

 

 罗小天,继续的摇头。

 

 “还不是?”曹达行,继续的陷入到了沉思的一个节奏之中。想着,想着,自己,也没有什么冤孽债了啊?不对,不对,是有。

 

 “你该不会是天少吧?只因为我将你苍井空的收藏碟给弄丢了?那也不对呀,刚才我还看见天少了的,一出去就挂掉了?这不是扯犊子呢么?”曹达行道。

 

 “我就是天少!”罗小天道。

 

 “天少,我给你跪了!”曹达行扑通一声,双腿跪着在了地上,他磕着头战战巍巍道:“天少,我还就是怕你生命不安全,所以,我才给你了一个强光手电筒让你有危险就射。没曾想,你这还真的是出事了。苍井空的碟子,你放心,我顺带还给你将波多都整来,顺便还给你将杜汶泽与众位女忧拍摄的豪情都顺上,行不?”

 

 曹达行心说了,天少啊,你是我的好伙伴啊。你怎么,走的就是这么的早呢。说走就在一夜之间就走了呢。不对,这一夜不是还没过完么,刚刚到夜晚你就走了。

 

 “你说的,三张碟子,我记住了。”罗小天迈步朝着洗漱台,走了过去。

 

 哗啦啦!

 

 水流,放了出来。

 

 罗小天双手捧着水流,一点一点的朝着脸上打着。清水,刺激着脸上,额头之上的伤口。疼的罗小天那是龇牙咧嘴的。洗下来的鲜红水流,流淌到了池子之中。

 

 “天少,你这是,没死啊。”曹达行来到了罗小天的身边,站定问道。

 

 “你是盼着我死是不?”罗小天瞥了曹达行一眼。

 

 “我去,没死就好,没死就好。我是多怕你就那么的挂了。你完全是不知道,我的心里是多么的失落。当意识到了你出事的那一瞬间,我简直就是想到了被你带走,到了冥界我们还做小伙伴。”曹达行拍打着胸脯。

 

 罗小天翻了翻白眼。他想说,你个几把日的,要不要这么的假?这么假你是有意思还是肿莫地。

 

 “天少,你这是被谁给收拾了?说出来,我给你报仇去。”曹达行道。

 

 “罗川!”罗小天吐出了这两个字,随即,继续的洗脸。

 

 “额……”这个名字,直接就是噎的曹达行说不出话来了。罗川,他今日已经是提到过对方的详细资料了。对方的后台,那可是局长的老爹。何止是不好惹乎,简直就是能不惹就不要惹了。当然,这是他不能惹。他的老大天少可以惹。因为,天少的芭比是清王,教育局局长。

 

 何为清王呢?清官之王。教育局这么一个,本来就是水清则无鱼的地方,那就已经是没有什么油水了。大家,那是想着法的捞油水,赚钱。而,罗小天的芭比,哈,那家伙,清官到了谁谁都认识了这么一个货。想要将他挤兑下去,不行,因为他太清,没把柄。但是,他在上面当头头,下面的人,想干点什么,完全干不了。从而,这也是让教育局,不清都得清。年年得奖,年年受到赞扬。

 

 “怎么,我一说是罗川,你就直接是烫了?缩回去了?你也就这么一点出息的节奏,是吧?”罗小天瞥了曹达行一眼。

 

 “天少,这,完全是你们公子哥之间的争锋。你看,牵扯到我,不太好嘛。我呢,顶多是在你召唤的一个时候,从而是跟你当个打手的节奏。你说呢?”曹达行一笑。

 

 “那行,明日我就是准备收拾罗川去,到时候,你给我当打手。”罗小天说完,继续的洗脸。今日,身上的伤痛,明日,百倍偿还,反正,大家都是一个教室的。阴对方一下,不太难嘛。

 

 “额,其实,天少我提议和谈。真的!这个社会,处在了和谈的氛围之中。我想,和谈才是解决问题的真谛。反而,动不动就是要动手,那不好,真的是不好。”曹达行道。

 

 “我可以保证,明日你不用动手。”罗小天扭头,看了曹达行一眼。

 

 “天少我觉得串烧就是欠收拾。明日,好好地整丫的,让他知道知道我们天少的厉害。嗯嗯,我是这么认为的。”曹达行点头。

 

 罗小天摇了摇头,对方,就这么一个节奏了。只因为是一身的肥肉,只因为是没有什么战斗力,所以,完全是提到了干架那就是人多欺负人少可以,一个人扛好多个人,那就是不行。简直了这个家伙。

 

 罗小天收拾了收拾,整理了整理,包扎了一下伤口,随即,上床睡觉了。

 

 翌日!

 

 罗小天和曹达行,早早就是出了门。

 

 教学楼一栋,三层,三零八这是今日英语课的上课课堂。

 

 叮铃铃。打铃了。

 

 英语老师拿着学习资料朝着教室,走了过去。

 

 砰!

 

 转角的时候,一道身型顿时就是撞在了英语老师的身上。

 

 “老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这太好看了,我看着入迷了。”曹达行赶忙是蹲下身来帮助英语老师收拾地上的书本。只是,这些个书本到了他的手上以后,变得简直就是更乱了。几秒钟可以收拾好的玩意,他弄了十几秒钟还弄得更乱了。

 

 “你这学生是哪个班的,怎么这么慧眼识珠呢?”英语老师戳了一下曹达行的额头道:“小胖子你太可爱了。”

 

 “额,我是你班上的。”曹达行强忍着要吐的节奏说道。这就是,他的任务。拖延英语老师的步伐,拖延的越久越好,从而是达到天少行凶的一个目的。现在,听着英语老师那种林志玲频道的说话方式,他,真的是好想吐的节奏。

 

 “你是我们班的?”英语老师歪着头看着曹达行道:“你这么可爱的小胖子,如果是我们班上的,我会不记得你?你真的是我的班上的?”

 

 “额,我真的是。”曹达行点头。

 

 “我不信,我的记忆之中,完全没有你呀。”英语老师摇头。

 

 曹达行心说了,姐姐,你是林志玲么?摇头都学?你看看你这个体重,一百八十公斤有吧?你看看你这个粗脖子。我勒个去,都尼玛要吐了。

 

 “神仙姐姐,我真的是你的班上的。”曹达行道。

 

 “你是越说我就是越不信了。这样,你跟我上办公室来。我要好好跟你聊聊。”英语老师转身,走了一步,扭头过来看着曹达行道:“随便收拾收拾这些书本,跟上。”

 

 曹达行都要哭了,他心说了,天少,你戳货就坑我吧。我这去了,还能是回得来么?明显,这个肥婆就是看上我了啊。平时,那就传说了,这个肥婆是没人要的闷骚货,这尼玛还不得是将憋了多少年的经历都发泄到我的头上去啊。哇呀呀,我这,好危险的任务啊。

 

 “别愣神呀,快来。”

 

 曹达行心说了,这尼玛简直就是迫不及待了。这,;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啊。

 

重生兵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重生兵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95岁岛国传奇尼僧濑户内寂听专访——不乱于心,不困于情,听完恋爱大师的箴言茅塞顿开|日本·时人物

    濑户内寂听这五个字或许对于国内的网友们来说还有些陌生。那么,我们先来看一段视频。日本95岁僧侣濑户内寂听,专听现代人的烦恼!“若い時にしたいこと全部してください!”“年轻的时候想做的事就去做!”“何をすればいいか”“做什么呢?”“恋と革命”“恋爱和革命”这位年近100岁的老人是出版过400多本书的小说家,至今还有2个新闻连载在继续,三言两语却能“语出惊人”的她格外受日本年轻人的喜爱。以上这几句话或许存在逻辑漏洞,但是对于那些正在被恶言相向的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个自我“救赎”的好思路。濑户内寂听,19

  • 河南林州千年古寺佛灵山

    【要怎么收获,先怎么栽。】想要有贵人相助,就必须勤修善法,利益他人,自能感得善缘具足的果报;生生世世都能亲近三宝、得遇善知识,引导自己趣向正道,走向光明。

  • 2018文化名人燕赵公益行活动在河北工程技术学院启动

    经典再现中国网讯燕赵文化网消息,为认真贯彻学习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积极团结组织热爱公益事业的河北各界文化名人,实施文化精准帮扶工程,助力美丽河北建设,促进河北文化公益事业的繁荣发展。2018年4月19日下午,由河北省文化名人联谊会、河北省文化名人公益联盟发起主办的“争做文化雷锋,助力美丽河北”--河北省文化名人公益联盟成立五周年庆典暨2018文化名人燕赵公益行活动启动仪式在河北工程技术学院隆重举行,这也是此次公益活动的第一站。本此公益活动由河北工程技术学院土木工程学院、石家庄市诗词协会、中国发展

  • 他们以前在国美的日子是这样子的!

    聚则旗帜散则星辰我在国美的日子美术报策划/全媒体新闻部撰文/江凌夏超所谓岁月,便是一篇由许多细碎的过往拼写而成的文章,无论那些随风散落的字句是否美好,都是心头永远拂之不去的萦绕。正是那些喜悦和忧伤在时光中慢慢沉淀,才有了后来的故事与历史。九十年,也长,也短。在他们的记忆里,有教室里带着弧边扶手的木椅子,有学校那条几乎横贯全校的长廊,也有美院斜对面绿杨路的那家小木屋酒吧……现在,让我们一起走近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中国美术学院校庆海报张远帆:师生同窗的日语课1977年,浙江美术学院恢复招生。77

  • 投资1万八,赚380万,一年暴涨210倍,看看这块玉

    如果说目前世界上能够达到如此高回报投资的行业,我想玉石应该首屈一指,我记得17年左右在北京保利春拍卖会上,有四个不起眼的章子,无底价拍到1.8万落锤,这个时候专家横插一腿,深入研究之后,发现竟然是乾隆最常用的印章,经过这么一腿,最后以380万的价格成交。16年,西冷印社举办的一次拍卖会上,一位买家以1.8万价格拍到了这枚南红宝玺。17年的保利春拍上,这枚南红宝玺又以380万元的天价成交,短短一年时间,价格从1.8万飙涨到380万,狂涨210倍,令人惊叹不已。这么高的价格那是持有者发现是乾隆省钱最

  • 【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

    【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济南3月17日-18日)金星的力量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金星力量,这股力量来自于家族的照耀与支持,这股力量足以牵动一个人的亲密关系。它决定了你会吸引来怎样的伴侣,也决定你的伴侣关系如何,甚至决定你的婚姻与爱情世界的幸福地图。什么是【金星力量】呢?金星力量就是一个人能为自己的亲密关系在生活中创造出怎么样蓝图的一股神圣力量。也是一个人在家族的祝福底下能活出的幸福与圆满。而你,身为

  • 来画图,没烦恼!幸福DNA曼陀罗彩绘疗愈大法好,烦恼一扫光,谁画谁知道!

    来画图,没烦恼!幸福DNA曼陀罗彩绘静心疗愈大法好,各种烦恼一扫光,谁画谁知道!幸福的秘密

  • 禅心、诗与远方……

    《禅心、诗与远方》有我无我,不必执着。笑傲苍穹,诗与远方……!劈一角净土,围一方草庐,有花、有书、有茶、有禅乐、有香草。空灵陪伴,漫漫长路。致虚极以静笃,须禅定勿起苦。品一杯香茗,读一本好书。尽情放飞思绪,奔向梦幻远方。何必计较城市天空,有没有云卷云舒!——易饕说食儿于《草庐书屋》

  • 团菏泽市委9处青年志愿服务岗助力牡丹文化旅游节

    中青在线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邢婷)连日来,在山东菏泽曹州牡丹园东北门一侧的青年志愿服务岗前,游客络绎不绝。“您好,去国花馆请从往左边走”“您好,这里有免费热水供应”,在该处服务岗服务的志愿者们耐心解答着游客们的咨询和求助。这只是团菏泽市委设立的9处青年志愿服务岗的其中一处。为大力弘扬“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的志愿服务精神,切实为广大市民和来菏游客提供便利、优质的志愿服务,第27届菏泽牡丹文化旅游节期间,团菏泽市委积极协调,在曹州牡丹园、中国牡丹园、高速收费站、汽车站等处设置9个青年志愿

  • 【江西】梦儿诗文选刊

    文梦儿错过花谢了叶依然茂盛还记得那插瓶的栀子花吗?香早已不知道飘向何方枝叶仍旧在原地没动不是不舍得原是我早已经把它忘记了偶然的一天我惊喜的发现枯败的叶下有新芽绽放取出一看已是长出长长的根须培土移植浇水一个崭新的绿视野错过了枯败却迎来了新生◎醉月酒是必不可少的。杯中盛满的,岂是浓淡的滋味。那阅尽千古的月啊,一如既往的穿行在云层之中。眼中的墨色,晕开莲的洁白,如薄纱女子般翩然。一饮而尽,热泪溢出......解忧了吗?愁或许更甚!那幽幽的琴音,是谁在轻诉?斟一杯月色,醉在诗韵中......◎一台老式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