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落红辞》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8 11:21:01 来源:网络 []

书名:落红辞

楔子
“父皇,女儿知错了,只求你放过吟儿!女儿愿接受任何惩罚!”庄重的大殿传出了女子悲戚的哭声,近乎声嘶力竭。《落红辞》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俏丽女子一身宫装,跪在殿下苦苦哀求,哭声悲坳。 殿上王座,一明黄华服男子冷眼看着女子哀求,手中却牵着一七八岁的清秀女孩,女孩被封印着,只能看,不能言语。即便是不能说话,可其眸中却满是怨气与恨意。 男子垂眸瞥了一眼女孩,精明的双眸闪过一抹算计,道:“女儿啊,父皇本也不想为难与你,可你与那魔尊珠胎暗结,丢尽了朕和天界的脸!这孽种,留不得!” “天帝,本帝的女儿留不留得,可由不得你!”一身墨袍的男子掠来,一路鲜血四溅。张狂俊逸的容颜上却是不羁的狂妄笑意。 说话间,幕绝已经到了不断抽泣的女子身前,将其扶起,目光森冷的看着天帝,可即便如此狂妄,心中却毫无把握能带走妻女,幕绝近乎是在做最后的挣扎,手中猛然传出一股劲风,怒道:“你欺人太甚!” 天帝嗤笑一声,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殿下的二人,笑道:“欺人太甚?朕可还没做什么呢,不过幕绝你既然来了,那就好好看看,朕为你准备的大礼!” 话落,掌出,女孩瞬间腾空,紧接着便在幕绝和女子几近呆滞的目光下迅速施了个咒,一团白色的光团便狠狠撞向了那半空中的慕吟! 慕吟面色已经痛苦的扭曲,可却因为封印无法开口。忽而一股强大的意念力自慕吟体内传出,慕吟体内的封印也随之破碎,可天帝那致命的攻击让慕吟痛不欲生,小小的女孩依旧不肯吭声,只是倔强道:“父亲,母亲,是吟儿拖累你们了。《落红辞》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下一瞬,女孩那小小的身躯在半空中猛然炸裂。刹那,血雨落下,滴在了幕绝和女子的身上。 “吟……儿……”女子瞳孔骤然收缩至针尖,浑身像是被抽走了骨头似得,痴痴的望着漫天血雨,不敢置信的缓缓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住,除了落在手中还略带温热的血迹,像是滴进了心里。 “不——”女子状似癫狂。 “吟儿……云裳。”幕绝如何不心痛?可他还不能倒下!只是将崩溃的妻子揽入了怀中,低声对云裳道:“对不起……” 云裳面目凄然,自嘲一笑,“幕绝,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话落,云裳精致的宫装内渗出了点点鲜血,柔弱无骨的娇躯也缓缓地瘫软了下去。 幕绝眼神一凝,心中早已无了其他心思,或许他心里此刻也装不了其他东西了,刚想说话,却见气息奄奄的云裳看向了天帝,佳人面色发苦,道:“父皇,你不该,不该对吟儿,下此狠手啊!女儿为天界和您蒙了羞,今日,女儿便还你,我们日后,再不相见!以我躯壳,还你生养之恩,以我魂灵,还你天庭脸面!从今日起,你我父女,恩断义绝!世世轮回,再无因缘!” 言罢,云裳的目光极为留恋的在幕绝脸庞划过,继而,合了那双灵动的眸子。原文163woman.com她的父亲,无法违拗,她的女儿,又如何能不心痛?!或许只有如此,才能不负父亲,不负爱女,但却……负了爱人。 幕绝抱着云裳尚未冰冷的身躯,看着周围落下模糊的血肉,这是他的妻子,那是他的女儿,他这一生,最重要的两个女子!撕心裂肺的痛楚几乎将其撕碎,幕绝无了战意,好似迟暮的老人一般沧桑,轻抚着云裳苍白冰冷的俏脸,低声道:“云裳,你可知,我这一生视你如命,没了你,我又怎会独活?” 旋即大手一挥,落于地面的血肉竟是化作了血色流光盘旋于幕绝和云裳周围,继而化作了慕吟的虚影,虚影静静地看着自己满身鲜血的父亲母亲,虽不言语,可眸中恨意滔天!小小年纪,却是如此沧桑。 幕绝冷瞥着天帝,双眼内毫无情感,只有疲惫苍凉,冷笑道:“天帝,你想这样就毁了我女儿?本帝以我魔身为代价,送吾爱女步入轮回,无论是十年,百年,还是千年万年后,她,终将归来!”血色流光缓缓消失不见,幕绝依旧紧紧抱着怀中的云裳,双双倒了下去,留下了那一抹了终的笑容。 吟儿,别怪父亲封印了你的记忆,父亲想转世轮回后的你快乐,而不是背负着父亲母亲的仇恨,毁了你的快乐… 云裳,等等我,我救了我们的女儿了,等我陪你一起走。 与此同时,魔界,覆灭。 多年后,桃夭站在三生石前,安静着,沉默着,亲眼看完了这段往事。 那一日。网站163woman.com她不曾哭泣,不曾痛苦,却也,再没了笑容。
第一章 桃境
桃境; 正如其名一般,此处生灵皆为桃花灵; 自从三百年前仙界与魔界的大战结束后,魔界覆灭,仙界亦是损失惨重,无力再去除妖,这倒是让小妖们平白拾了个渔翁之利,而在仙界休养生息之际,类似于桃境这种妖的集聚点亦是越来越多;可却未曾做出什么为祸百姓之事,毕竟妖也不全都是那茹毛饮血的恶妖,而且妖化身登仙后,仙界的新鲜血液也增加不少,对此,仙界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未曾大力除妖。 不过说起桃境,倒也是个世外桃源,虽说居于此处的皆是桃妖,奈何景色怡人,常引了文人墨客来此欣赏。人妖殊途,心性善良的桃妖便会主动回到本体,这才不会吓到那来此的文人墨客;不过桃境到底是妖的居处,修炼之所,族长为此设下结界,偶尔撤去几日。可却不知为何,三百年过去,桃境内还没有能够羽化登仙的桃妖,这点倒是经常被其他的妖族嘲笑,比如那狐仙居多的狐族;对此族长金幻灵也是无可奈何,谁让他们桃妖一族灵根弱呢?但是这三百年内,桃境内却出了一特殊桃树,那是绛桃林内的紫叶桃树,不同于紫叶桃,是冰紫色的叶子,就好像是紫水晶一样的清澈,十分奇特。 …… 一处桃林内,桃树盛开着粉红色与乳白色两种花朵,正是洒金碧桃。 一女子立于中心的一棵桃树下,那盛开的娇艳花朵,两种颜色毫无违和的融合在一起。《落红辞》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而那树下的女子亦是身着粉红色与乳白色相间的罗裙,三千青丝以双色桃花簪绾起华贵发髻,一张娇艳的俏脸更是雍容华贵,秀气的眉宇间更是有着丝丝威严,一看便知是个极有手腕的女子。 “族长。”轻轻的呼唤声传来,身材高挑,身着鹅黄色罗裙,外穿乳白色小褂,白皙的手腕处佩戴着精致的白玉桃花手串,朵朵桃花相连,浑然天成。此人,是桃境的圣女。 桃树下的女子转身,眸中清亮,面上扬起一抹温和的笑,“绯颜啊,急急忙忙的,这是怎么了?” 绯颜眸中闪烁着奇异的色彩,略有涨红的俏脸证明了她的激动,难掩兴奋的道:“绛桃林里那棵从未抽枝的绛桃有动静了!” “哦?是吗?”金幻灵沉寂多年的心此时竟有些发热,那棵小树周身灵气充裕,可却从不发芽,若不是那灵气还在,怕是她们都会认为那株小树已然死去了呢。如今听闻此事,心下略有惊讶。 绯颜重重的点头道:“嗯,一夜之间就抽枝发芽了呢,连叶子都长出来了呢。来自163woman.com” 金幻灵吐了口气,总算是有些希望了啊!抱着肩歪头笑着道:“这小家伙到有些不寻常呢……走吧,我们去看看。” 这么大的事,她这个族长怎会不闻不问呢? 绯颜含笑应道:“嗯,一定会让族长惊讶的呢。” “呵呵,这种话很少从你嘴中说出来呢,我倒是更好奇了,到底是怎样特殊的小家伙啊!”金幻灵亦是浅浅一笑。眸中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 绛桃林。 “咦,紫叶绛桃吗?”望着那璀璨的小树,金幻灵也微微惊讶,围着小树上上下下的打量,她可不记得还有这种桃花呢。 绯颜点点头,应道:“应该是呢,除了这叶子,这棵小树分明是就是绛桃呀。” “灵气如此充裕,怕是会成为我们桃妖一族第一个能够飞升成仙的呢,可要好生照料,等着这小家伙化形吧。”金幻灵闪亮的墨眸染上了丝丝的希望;这些年因为无人能够升仙,她们桃妖一族可谓是受尽了白眼呢。 绯颜赞同点头,她们可都是对这奇特的紫叶绛桃充满了期待呢,希望这第一次出现的奇异桃花也不会让她们失望吧!虽然不知是好是坏,但好歹也能当做一个未来的希望,越发绝望的桃境之人,需要这个虚幻的希望! 百年悄然而过,那紫叶绛桃竟开了妖艳的艳红花朵,复瓣的花朵如同其他绛桃一般,妖艳夺目,配上那冰紫色的叶子,竟不似普通绛桃单纯的艳红那般俗气,可却不知为何一直没有化形的意思,小树在众人的期待中诡异的静默着,不知是否是在等着哪一日的一鸣惊人…… 这一天没有等太久,在三日后的午夜时分,那一直默默无闻的紫叶绛桃树周围忽而出现了点点艳红的光点,光点迅速的汇聚入了桃树中。眨眼间,原地艳红的雾气朦胧,待得雾气消散,早已没了那株桃树的影子,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红裙少女。少女一身的艳红娟纱金丝绣花长裙,袖口处以极细的金丝绣着桃花图案,纤腰处却是墨色的腰封,绣着金色暗纹,无端的透出尊贵的气度。长发及腿弯,隐隐竟泛着些冰紫的光泽,眉心却是三根冰紫色的冰晶链子绕过,坠着同样艳红的桃花眉心坠,花瓣重叠,俨然便是一朵栩栩如生的绛桃!少女容貌绝色,灵动的琥珀色双眸内似是装点着夜空中的星子。 少女面上挂着和婉的笑容,好奇的在原地转了转圈,继而好奇宝宝似的看了看自己白皙如玉的双手,却又将手放在了眉心的眉心坠之上。那,是她的本体凝缩! 一般妖化形为人,其实就是脱离本体,修成灵体。可此女却是直接以本体化形,化形后本体及其本源便是化为了眉心的那桃花眉心坠。 少女化形的那一刻,强大的意念力弥漫着桃境内,然少女还不知如何控制意念力,反应了一会儿方才有些笨拙的将其收回。 在那一瞬,九重天上的天帝忽然感觉到了凡界的一丝波动,下一瞬却只以为是想太多了,并未知晓凡界内那少女的出现,正如同当年幕绝所说,她,终将归来! 少女化形,惊动了桃境的诸人。与此同时,洒金碧桃林内盘坐修炼的金幻灵也睁开了双眼。 等了这么久,这小家伙可算是化形了啊。
第二章 狐族挑衅
“化形了?”金幻灵悄然出现在刚刚化形的少女身后,笑容温和,欣喜的看着不谙世事的少女。 少女沉浸在自己那诡异的意念力中,忽而闻言,沉吟了片刻,便略带俏皮的温婉点头回应道:“嗯……你是?” 金幻灵失笑,太兴奋竟忘了说自己是谁,竟然不顾身份的眨眨眼,道:“我叫金幻灵,是这桃境的族长,这桃境,也就是你的家。” ‘也就是你的家’,少女默念了这句话,抬头看了看四周如画风景,再次默念道,这就是我的家…… 从那日起,少女便正式成为了桃境的一员。族长没有为其取名,只是叫桃儿,她知道少女定非池中之物,还是等桃儿为自己取名才好,故此,其他人也都跟着叫少女桃儿。可桃儿却对外界充满了好奇,一日偶然之下,有外人进了桃境,遗留下了一本《诗经》,桃境的桃妖们都痴迷修炼,渴望成仙,自然无人注意。 桃儿却饶有兴趣的走进捡起,在族长金幻灵亲手教导下,桃儿也已经认得了字,自此,少女手中常年拿着一本诗经。 也是那一日,少女为自己起了新名字——桃夭。 …… 眨眼间,据桃夭化形,已然过了二百年。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桃夭坐在一株绛桃树下,轻声吟着这首最爱的诗歌。 “桃夭你又发呆了,还不赶紧修炼?”桃夭身后的桃树内忽而掠出了一粉衣少女,叉着腰指着桃夭,看似年纪不大可却带着一股子刁蛮劲儿,瞪着桃夭生动的表情是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桃夭满满的不在乎,从地上捡起了一朵落花放在鼻尖轻嗅,漫不经心的道:“婧儿姐,为什么要修炼?” 婧儿一努嘴,“当然是为了成仙啊!桃夭啊,你可是我们桃境最有天赋的了,你就不能努力一点吗?你看看狐族已经有多少狐仙了?你还在这偷懒不修炼!” 桃夭无所谓的一耸肩,她已经习惯了这位姐姐不定期的教训了,只好丢了手中桃花笑道:“行了,别说教了,说吧有什么事。” 这婧儿没事可从不来找她,这次肯定又是这位长老那位长老又要找自己去‘谈心’了呢。 婧儿一听,狠狠一拍脑门,心底嗖嗖的冷风开始吹啊!满脸的懊恼,道:“哎呀!都忘了这事了,族长在洒金碧桃林等你呢,快点过去!” 桃夭无奈,分明是这人拉着自己啰嗦了半天,如今好似成了自己的错一般,当下也只得盈盈起身白了眼婧儿。离开时还听着婧儿在原地喃喃自语似乎是与狐族有关,不过桃夭是不关心这些的。 待桃夭至洒金碧桃林时,金幻灵早已等候在此。 “族长,找我何事。”桃夭轻声询问,一如既往的温婉懂礼,倒有些人间大家闺秀的味道。 金幻灵看着这位桃妖一族的希望,满眼的慈爱与无奈,道:“你这丫头,还问我找你何事,你自个儿心里明镜儿似的。” 桃夭一嘟嘴,倚靠在了一棵桃树树干上,一脸的不情愿,道:“族长,你应知桃夭无心登仙。” 金幻灵摇了摇头,道:“你且与我来。” 桃夭有些惊讶族长这次竟未苦口婆心的劝她,虽说这是经常上演的戏码,不过这一次似乎又有所不同,当下便满心好奇的随金幻灵而去。 …… “哟,怪不得桃境连个化身登仙的人都没有,这天资也太差了!”翠绿色纱衣的小女孩叉着腰,气焰十分嚣张。身后成群的仆人更是恭维着,此人是狐族族长旁枝,乃是珍贵的翠狐,名唤翠莹。深得狐族内长辈的喜爱,可谓是骄傲的不可一世。 此人桃夭也是知道的,因为她隔个十年二十年,就来桃境闹上一番,可桃境畏于狐族强盛,只得任其胡闹,今日这小魔王就是又来桃境闹腾了。 在小魔王前方不远处,一年轻男子被两人扶了起来,看样子又是被那小魔王给修理了一顿。 桃夭转眸看向面色微苦的金幻灵,心底沉重,问道:“族长这是何意?” 金幻灵心里是不好受的,自己的族人受委屈,却无法插手,一旦她插手,狐族那些老东西又会兴风作浪的说她欺负小辈,当真是无奈至极,苦笑着道:“桃儿,你明白你对于族人来讲是什么吗,是希望,是未来,是光……是我无能,无法保护好自己的族人,所以,你也是我的希望,你懂吗?” 桃夭默然,却又见翠莹对认输的族人挥起了鞭子,再看族长苦涩的表情,心中一紧,脑中顿时空白,只剩下一个想法,她要保护族人! 想都没想便猛然的抽身上前。单手抓住了翠莹甩过来的鞭身,莞尔一笑道:“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我等族人已经认输,你又何必苦苦相逼?” 翠莹见有人接了自己的鞭子,秀眉一竖,娇嗔道:“你是什么东西?敢管本小姐!” 近距离的接触,桃夭发现翠莹妖龄不大,可却实实在在是个美人坯子,狐族本就是擅长媚术的种族,翠莹一举一动间自然也是媚意流露,让桃夭心底小小的惊艳了一番。 可还没等桃夭有所动作,翠莹却忽而抽走了鞭子紧接着便打向了桃夭的俏脸。桃夭瞳孔一缩迅速偏头躲过,可那劲风还是将其脸颊刮出了一道红印。感受着脸颊处的微疼,桃夭心底有些怒气,那鞭子若是实实在在落在了脸上,恐怕自己这张脸就完了!想不到那狐妖小小年纪竟如此心狠手辣! 而翠莹更加得意,嚣张道:“打了你们又如何?就算是杀了你们这群废物,又能如何?!” 桃境众人心中这个气啊,可碍于狐族,他们也无可奈何,不过今日他们却将希望寄托在了桃夭身上,这少女如此的与众不同,却从不真正动手,今日他们也想知道桃夭究竟是不是这狐族小天才的对手! 桃夭猛地一眯眼,随手接了片花瓣,手腕一转那花瓣便眨眼间消失在了桃夭手中,轻巧的划过了翠莹耳边,几根青丝随着花瓣而落,即便是不使用意念力,桃夭依旧能如此精准的控制那花瓣,足以见其实力。桃夭依旧笑着,道:“翠英小姐,注意你的词汇,否则下一次断的,可就不是几根头发了。” 废物?桃夭听不见是听不见的,既然听见了,那她便容不下! 何时有人敢如此对翠莹,刚刚那一刻若不是桃夭有心手下留情,此时断的就是翠莹的脖子了!翠莹显然受惊不小,怒道:“你……你……你敢威胁本小姐!” 桃夭一撇嘴,她就是威胁了能怎样?!都听到了还问什么?!面上却还是保持着温婉有礼的笑容,继续道:“姑娘如此咄咄逼人,小心最后让自己难堪。” 桃境之人并非打不过翠莹,不过是碍着狐族的面子,不敢真的出手伤了这狐族捧上天的刁蛮小姐。桃夭此言自然也不是说给翠莹听的,她若是懂得就不会如此步步紧逼,而是说给翠莹的随侍,这众多随侍想必也是心思通透的人,自然是能领悟桃夭言下之意。 果然翠莹身边一身着珊瑚红小褂的随侍见桃夭是真的发了怒,不由得拉住了翠莹,低声道:“小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今日情势于我等不利,不如回族告诉族中长辈,再作打算。” 翠莹的确怕了,但顾着面子,放了句狠话:“好,本小姐记住你了,待我禀告父亲大人,定要你魂飞魄散!” 说罢,便迅速转身离去,于是这浩浩荡荡的一群人狼狈的离开了桃境。 “桃夭,多谢。”先前受伤的男子被搀扶着向桃夭点头致谢。 桃夭同样礼貌的回应道:“南忻哥说的哪里话,这是桃夭该做的,其实……南忻哥不必如此委屈自己的。” 南忻却无奈笑了笑,清秀的容颜略带苦色,叹息道:“桃夭啊,狐族不是我们可以得罪的,狐族升仙的狐仙数不胜数,可我们桃境……唉……今日你得罪了那大小姐,恐怕狐族不会放过你的,你……小心点。” 说着,南忻便掉头离去,眸中还存留着担心与无奈,被搀扶着发出声声轻叹。 “桃儿。”金幻灵缓步走到了桃夭身边,墨眸盯着桃夭。 很久以后,桃夭还记得那双眼睛;那是第一次,桃夭在金幻灵的眼中看见了祈求。
第三章 狐族邀请
“族长……”桃夭不知该说些什么,她是否真的太过自私?她只是无心与什么羽化登仙而已,她更喜欢恬淡安宁的生活,可是族人被如此欺凌,她又是唯一的希望,她真的要这么自私的毁了族人的期盼吗? 她,做不到。 她拥有一颗世界上最柔软的心,做不到因一己之私,毁了族人们千百年来的希望! 想到此处,美眸内坚定越发浓重。 见桃夭的表情,金幻灵心知桃夭已经有了决定,慈爱一笑道:“桃儿,族长代替全族族人,多谢!” 桃夭连忙推却道:“族长怎的如此客气,桃夭本就属于桃境,族长待桃夭如同生母,桃夭又怎能袖手旁观?” 金幻灵连连点头,墨眸含泪。就算是狐族要因为今日之事报复桃夭,她金幻灵拼尽全族也定要保住桃夭这最后的希望! 从那日起,桃境内依旧偶尔传出诵读声,但却无人打扰,因为他们知道那绛桃林内的女子已经为他们做出了牺牲。 绛桃林内,片片花瓣飞舞,每一片都带着破风声,仔细看去,那花瓣围绕在盘坐的桃夭周身,极为有规律的在桃夭身旁飞舞。桃夭已经决定修仙,便更要仔细修炼,经过这几日,桃夭运用意念力已经更加纯熟,甚至无人察觉。 而且这意念力的存在也并非人尽皆知,众人只知道桃夭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却不知到底是什么。 在某一刻,桃夭周身的花瓣倏尔凝固,继而消散,合眸的桃夭也猛然睁眸。桃夭心沉了沉,“还是来了吗……” 略微沉吟后,桃夭还是起身向外而去。 而让桃夭停止修炼的人,也让众桃境族人有些提心吊胆。因为来者正是狐族之人!众人暗道不好,莫不成狐族之人是为了上次翠莹小姐怒气冲冲离去来找场子了?! 事实证明众人的猜想是正确的,狐族来者正是上次那穿着珊瑚红小褂的随侍。而她此行的目的则是‘邀请’桃夭去梅灵山,也就是狐族所在的仙山。 金幻灵有些不情愿,桃夭刚刚顶撞了那位大小姐,这就来邀请桃夭去梅灵山了,她可不相信狐族那么好心的要桃夭去做客,可纠结的是狐族的邀请又不得不去,金幻灵虽知恐怕没那么容易留下桃夭,却还是道:“桃儿这孩子这几日忙于修炼,不知可否过段日子呢?” 那随侍一拂袖子,盛气凌人的模样竟与那翠莹如此相似,骄横道:“金族长如此推脱,难不成金族长是觉得我们狐族会怠慢了桃夭姑娘不成?!” 众人见状,心中暗自腹诽,你狐族的确是不会‘怠慢’了桃夭,这要是去了,桃夭还有命回来吗?众人心中这个气啊,可偏偏他们做不了什么,只能自己默默咬牙,死命的瞪着那随侍的背影。 正当金幻灵想再次拒绝的时候,一声犹如甘泉的清甜声音便传来:“既然狐族如此盛情相邀,岂有不去之理,不过想必狐族如此大的气势来请桃夭去做客,总会把桃夭毫发无损安然无恙的送回来吧,否则岂不是有损狐族的威名?” 款步而来者不是桃夭,还能有谁? 桃境之人闻言,还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大家都在想办法留住桃夭,可这丫头竟自己去找死!转念一想,众人便明白了,桃夭这话分明是知道狐族今日‘请’不走她定然不会罢休,故此先将了狐族一军,倘若桃夭在狐族出了什么事,那就是丢了狐族的脸!想到此处,众人不由得心中为桃夭竖起了拇指,好个聪明伶俐的丫头! 这一番话也同样让那个随侍惊讶了一把,这初出茅庐的黄毛丫头倒还有几分心思!不过和她比还是差得远了!一张脸满是谄媚的道:“自然自然,我狐族请了姑娘做客,怎会不把姑娘安然送回呢?” 随侍心中嘲讽,人若是到了狐族,就算是出了什么事,又能如何?!这丫头还是太嫩了啊! “桃儿……”金幻灵还是有些担忧,不放心的唤了一句。 桃夭走近金幻灵,给了金幻灵一个安心的眼神,低声:“族长,让我去吧,我若不去,他们不会罢手的,放心,我会安全回来的。” 金幻灵心中挣扎了一番,最终还是点头道:“桃夭,狐族情况不明,你万事小心为上。” 桃夭乖巧应下,便向那随侍款款走去,笑道:“请带路吧。” 她并非是毫无把握,毕竟她还有着诡异的意念力这一底牌,可若是她今日不去,恐怕又会被狐族小题大做。 随侍见目的达到,这才满意告辞而去。 一路上那随侍与其他人时不时的交谈着什么,一旁默不作声的桃夭倒也听懂了些,似乎什么今日狐族成仙的某位上仙要下凡,顺便回族一次。桃夭心中奇怪,这在狐族不也应该是很普通的事吗?狐族那么多狐仙,时不时的回族,有必要让他们这么惊奇激动吗?不过桃夭也不解,既然今天是狐族的庆典,那干嘛要找她一个卑微桃境的桃妖过去?单纯的为了羞辱她?桃夭心中不禁冷笑,想要羞辱她,也要看她愿不愿意! 桃夭性子温婉柔和,可骨子里却是有一股不容挑衅的高傲,她温吞吞的,只是因为没人来挑衅她,性格温和的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便是她待人之道。 过了不久,便到了梅灵山的领地内。 若是这梅灵山倒也确实是个好地方,仙气环绕,风景如画,不过与这名字着实不符,因为这梅灵山内并无梅花。至于此山为何称为梅灵,桃夭也有所耳闻。 据说天庭内有位梅灵仙姑,梅灵仙姑爱梅成痴,在这梅灵山种满了梅花。可后来那仙姑爱上了妖,为那妖毁了仙骨,自毁道行,可妖却趁她虚弱取了她的仙骨离去,梅灵仙姑失了仙骨,没了修为,于此山孤独终老,此后梅花全部凋零,正如同苍颜华发的梅灵仙姑一般。此山便由此得名——梅灵山。 不过对于这些故事,桃夭已经见怪不怪了,哪座有名的仙山湖泊没个凄美动人的故事?这要是没个催人泪下的故事,恐怕有身份的人都不愿意涉足呢! 踏入梅灵山,便被安排进了客房。那随侍笑了笑,说道:“桃夭姑娘便在此处休息休息,待晚间自然会有人来带姑娘去晚宴。红玺,碧络,照顾好桃夭姑娘,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小心你们的小命!” 与此同时,一红一碧二色侍女服饰的侍女便行了个蹲礼,应道:“奴婢遵命。” 同时极为乖巧的对一旁的桃夭行了个礼,齐声道: “奴婢红玺见过桃夭姑娘。” “奴婢碧络见过桃夭姑娘。” 桃夭温婉颔首回礼,心中暗暗警惕起来,道:“二位姑娘有礼。” 那随侍见状,一张脸笑成了一朵花,:“若姑娘有事,吩咐便好,小奴告退。” 桃夭点头应允,待那随侍离去后,桃夭方才有时间仔细打量红玺碧络二女,见二女都是一副表情,恭敬的很,找不出半分破绽。桃夭暗道,这二女指不定就是来监视自己的呢,暗暗告诉自己,在狐族定然要万事小心为上!

落红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落红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天价王妃12章

    原标题:天价王妃12章书名:天价王妃第12章春风茶馆陈少轩过了一个特别的生辰,昨夜苏媛的翩翩舞姿一直在他的脑海里萦绕。看来,这个王妃歪打正着是块儿宝贝。陈少轩脸上的笑意一闪而过。派出去的探子回报。“王爷,查到了,杀手是从春风茶馆出来的。”密探压低声音,生怕被第二个人听到。“嗯,你先下去,传九王爷先带人控制住。”“是。”陈少轩拳头握的紧,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企图伤害自家王妃的人。“哎呀小姐,我们是不是该给王爷补一个生日礼物啊。雪儿这心里总觉得惴惴不安,您说其它侍妾都给王爷准备了礼物,只有咱们没给,会

  • 幸孕暖婚:悍妻有毒12章

    原标题:幸孕暖婚:悍妻有毒12章小说:幸孕暖婚:悍妻有毒第十二章她今天很累,睡着了顾瑾年第二天早上起来后就去了医院,袁老爷子调理得还不错,所以她选择了当天下午为他动手术。这手术她以前虽然在国外的时候就操刀了,可是年纪这么大的患者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心中的紧张自然是不言而喻。在进手术室前,商祁华那家伙居然也跑来了,他拉住她,低声说道:“等你出来后,带你去一处好玩的地方。”顾瑾年看着眼前的人,那种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我想去哪里会自己去,大总裁事务繁忙,就不劳烦你费心了。”说完后,她甩开了商祁华的

  • 入骨痴缠,老婆大人吻上瘾12章

    原标题:入骨痴缠,老婆大人吻上瘾12章书名:入骨痴缠,老婆大人吻上瘾第12章协议直到不久之前上官明一定要让上官昊天回国,并且逼他一定要结这个婚。以上官昊天的性格是一定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不过上官明答应上官昊天只要他愿意维持这段婚姻三年,就放任他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否则这辈子都只能留在月天集团继承家族生意。上官昊天对于家族生意并没有多大兴趣,所以一直迟迟不肯回国,这次的条件无疑对他是个巨大的诱惑,所以他便答应了。想不到这段婚姻的背后竟然是他们两个同时都逼不得已。上官昊天笑了笑,“

  • 挚爱宠妻,老公轻点疼12章

    原标题:挚爱宠妻,老公轻点疼12章小说名字:挚爱宠妻,老公轻点疼第12章预祝我们白头偕老凌冽似是没听见,不作答,也不写字。慕天星有些着急,快两步走到他面前对他对视,双手摁在他轮椅的左右扶手上,鼓起一张小脸气嘟嘟地瞪着他:“我在跟你说话呢!”卓希顿住步子,沉默不语。只是瞧着眼前的画面,莫名有种打情骂俏的代入感,自从遇上慕小姐,四少的生活就鲜活了起来。耳畔微风呼呼地掠过,撩起慕天星水蓝色的长裙,慕天星就这样被凌冽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盯着,渐渐的,她觉得天地之间很静,静的连鸟儿的叫声都在脑海中远去,耳中只

  • 书名:至尊狂兵12章

    原标题:书名:至尊狂兵12章小说书名:书名:至尊狂兵第十二章试着先做朋友秋泽瀚笑着点头,指了指杨浩面前的文件袋。“所有的手续都已经办好了,现在的你已经是茉莉香公司的股东了,拥有百分之十的股份……”杨浩看了看文件袋,依旧没有急着打开,反而是一脸苦笑的靠躺在了椅子上,眼光落在秋泽瀚的脸上:“爷爷,为什么这般做……”秋泽瀚面色温和,轻轻笑道:“我膝下只有一个独子,却又早年飞机失事去世,如今只剩下一个孙女,不管我有多少钱,最终都是会留给我的孙女,你是我的孙女婿,给你不也是一样的吗?”杨浩摇头,将那文件袋

  • 书名:绝世红颜之寻美记12章

    原标题:书名:绝世红颜之寻美记12章小说名:书名:绝世红颜之寻美记第12章直到林思雨因为害羞而微微的挣动之时,李俊才醒悟,他歉意的笑了笑,忙放开女人白嫩的小手。互相做了介绍,李俊又和梅若海乱砍起来,偶尔林思雨也会插上两句,不是车厢里就会传出三人爽朗的笑声。外面的世界逐渐变得模糊,以至于后来什么也看不清,天黑了,也不知火车到了哪里?明天中午就会到H市了吧。三人吃过晚餐,又说了一会儿话,觉得累了,也都闭上眼睛休息,不一会,李俊觉得肩头一重,原来林思雨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把头倚在了他的肩膀上。李俊笑着

  • 书名:爱你不是两三天12章

    原标题:书名:爱你不是两三天12章小说名:书名:爱你不是两三天012找到下手的机会我给大学室友赵青打了个电话过去“喂,青青。”“是深深啊!”赵青挺欢快的说到,“好巧哦,我正准备中午给你打电话呢,没想到你先给我打来了。”“嗯,”我跟她寒暄几句后就直奔正题,“青青,我想问下,你听过韦连恒这个名字吗?”“晕死,”她嗔怪的笑道,“韦连恒嘛,我们集团的老大,怎么可能没听过。不过啊,像我这个级别的小职员,在这儿工作两三年了,就只见过他一面而已。”“哦,”“怎么,你突然问起我们总裁,有事吗?”“没,”我随意的

  • 书名:香村多娇12章

    原标题:书名:香村多娇12章小说名称:书名:香村多娇第12章被人利用张富贵又傻笑着,遮掩着他的丑态,别说他傻,他比谁都明白,“哈哈,你女儿跟你很象,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秀花听他这么一说,扑哧一笑,“呵呵,你这么傻傻地,看了老半天,就是觉得我跟她长得像啊?”“可不是?你以为我对你女儿有什么企图?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张富贵呵呵地笑着,成功地掩住了他刚刚的丑态。“嘿嘿,知道就好,没想到你不但傻气,还挺有自知自明的。”张富贵知道她这是在骂他,但他仍然笑着,他在心里说,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知道,我不是真

  • 书名:最强兵王在都市12章

    原标题:书名:最强兵王在都市12章书名:书名:最强兵王在都市第12章深夜的激战这栋楼倒塌的时候,那些歹徒也没有想到,因此当一整栋楼倒塌时,大部分歹徒都来不及躲闪,被压了个正着。只有四五名歹徒惊魂未定的逃走了。“你看看你,住的地方这么危险,我真有一种把你打晕了带回去的想法!”黑玫瑰手扶额头,有些头疼的说道。叶凌风讪讪笑了笑“当初租的时候也没想到这房子这么脆弱!”房屋倒塌并不是手雷的原因,而是这栋房本就是危楼,既然是危楼,那么随时都有可能会倒塌,手雷的爆炸只是使得危楼提前倒塌了而已。这下完蛋了,房间

  • 书名:露水之爱12章

    原标题:书名:露水之爱12章小说书名:书名:露水之爱第12章你不适合做这行不给她喝。那一瞬,我只觉那声音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他在保护我。他的手臂朝前一伸,酒杯稳稳放放在案几上。敬酒那人悻悻离开。张哥就坐在我旁边的旁边,对这边发生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卓老板还真怜香惜玉啊!他笑得开怀。当时的我,心里全是甜蜜,浑然未觉里面的讽刺。她太小。卓老板解释一句,言下之意是,年纪太小,这些东西能不碰就不碰。张哥怪笑一声,目光往我下面看去,流连在我双.腿之间。这种场合,双方又是买卖的关系,男人的想法极尽下流,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