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代价之权色宫廷 最新章节

2017/12/28 4:30:4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代价之权色宫廷

第1章 楔子之花殇
飞雪漫天,席卷了整个水月大地,粉妆玉砌,雕梁画栋,一派北国风光。版权163woman.com
水月国,洛城,皇宫之中的烟水阁中。
巨幅的明黄垂帐内,水寒冰死死的盯着身下泪雨纷落的女子,深邃而犀利的眸子里,燃烧着邪魅与愤恨。犹如一匹狂怒的猎豹,咬牙切齿狠声道:“你既然是她的妹妹,那么你就代替她承受错误!”
说罢,刺啦一声,大掌过处,烟色的霞衣飞掠而去,如残落的花瓣片片碎裂。冰冷的地面上,衣如残骸,血色淋漓。
雪色的肌肤骤然裸露在冷凝的空气里,激起一阵战栗。紧接着身下同样是深沉的凉意。
他的眼里怒色正盛,汹涌而起的欲望迷醉了双眼。说明163woman.com
伸手将她细腻的肌肤拢在手里,俯身压在她柔弱的身上。
她泪眼迷蒙,乞求的看着他,“求你,放过我!”
一声冷哼从他的嘴角溢出,“放你!不是太便宜了她吗?”说罢,俯身将她的雪色藕臂挂在自己的身上。
一个挺入,无任何前奏的,他毫无怜惜的全部灌入她的体内。
“呼!好痛!”一滴泪从她颤抖的眼角滑落。她本能的伸手推拒着他,雾蒙蒙的眸子涌起漫天的酸楚。
将她的两只手扣在头顶,他将满身的愤怒和欲望喷薄发泄到她的身上。
无措、绝望紧紧抓着她,律动,折磨,蹂躏。说明163woman.com如狂风巨澜,而她则如飘摇的小舟,横冲直撞中无情的湮没!手,深深扣进床榻的边缘,可减不去深入骨髓的疼痛!
她颤抖着唇瓣,泪水横飞,忍受着滔天的屈辱,承受着他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一次又一次的痛苦,如能够吞噬一切的蛀虫,噬咬着她的一切,她的心灵!
黑夜无边,寒夜更无止境。
他,一夜的翻云覆雨后,终于颓然伏在她的身侧,她忍着钻心的疼痛,艰难的拖着残破不全的身子,挣扎着,踉跄着往外逃去。
“你,哪儿跑!”
一声闷哼,半醒半梦中的水寒冰邪魅的勾唇一笑,大掌一挥,她只觉得脚下一空,身子腾空就被红色的纱帐给卷回!身子如人偶娃娃般跌落在榻前的地上。
“唔……疼……”她红肿的双眼桃子般。伸手抓向身下的锦毯,悲叹轻呼尔出。撕碎的悲声被他的汗珠淹没!
“你还知道疼,朕以为你们姐妹两个都倔得很呢?”翻身将她从地上捞起,重新裹在身下。
“这个身子,朕没厌烦呢?你就想走!哼,做梦!”
感觉到他身下的坚挺,她浑身惊战的缩成一团,抖抖索索的哀求着,“皇上,我,我求你!放过我!”
“放心!朕会放过你的!只不过不是现在!现在,你是朕的玩偶!”说罢,再次肆无忌惮的猛然冲入她的体内。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他如一匹脱缰的野马,驰骋在她柔嫩的草地上,狂澜无边,纵横无垠!
身下,血迹已经成为酱紫!
烟水阁,无白日黑夜,只有一次次的索爱,无休无止的放纵与肆意!狂暴与征服!
低垂的大红色帷幔,写满妖娆与诡异,榻上的女子身上布满青紫色的淤痕,斑斑驳驳,无一丝完好。
三日纠缠,未出烟水阁一步。看着身下已经陷入昏迷的女子,水寒冰冷峻的脸上倏然闪过一线愧疚!她如今怎么样了?
而三日,整个水月国议政大殿群臣激愤,声讨阵阵。那个女子,祸国殃民的女人,该死!
第三日,他从容起身,随手将黑色的长衫披上,不屑的看了一眼榻上蜷缩成一团的女人,眼里锋芒乍现:“月晚,算你倒霉!谁让你赶上了呢?”
“吱呀”一声,沉重的大殿门开启,太监小欢子赶紧俯身低首,垂眸乖巧的唤了一声:“皇上,皇后她……”
未等他说完,哗啦一声,一脚将小欢子踹倒,疾步冲下台阶,“锦儿!”一声痛呼,眉心浓蹙,心疼地抱起跪在雪地上的蓝衣女子,大声嘶吼道:“太医,太医!快传太医!”
青史有载:未月元年冬,天降大雪,皇帝宠幸一神秘女子,烟水阁三日闭门,后,帝出,皇后跪伏,帝大惊,疾唤太医,大殿中,女子无踪。
第2章 流落丞相府(1)
八年前,北风呼啸而过,卷起地上洁白的雪沫儿洒向空中,雪色无踪,地上稀疏几道车辙。
一辆枣红色的呢绒马车咯吱咯吱的缓缓碾过,两道时浅时深的平行线,绵延铺开。一直延伸到左丞相府门口。163女性网才在一声“吁”的吆喝下,稳稳的停下。
车帘被跟在一侧的垂髫的小丫鬟打起,“夫人,地滑,您小心些!”说罢伸手扶住伸出车门的胳膊。
“敏儿。”柔弱的一声低唤,一名锦衣女子探头出来,小心翼翼的下的马车。
“车夫,将马车感到后面去,那儿暖和些!”敏儿吩咐一声车夫,就搓了搓手,提步跟上夫人。
“那儿是什么?”一只脚踏上台阶,夫人呆滞了一下,回身看着蜷缩在门外的一团人影,已经被大雪覆盖住了头发和衣衫,潜藏的水红色抓住了她的目光。
“夫人。网站163woman.com”敏儿一愣,转身顺着夫人的目光看去,一看之后,赶紧走过去查看。“夫人,是一个小乞丐!”
推推那个蜷缩的身形,“喂,小乞丐!快醒醒,醒醒,这儿不是你呆的地儿,这儿可是丞相府,快起来!起来啊!”好半天,雪窝里的小小的身形毫无动静。
“夫人,恐怕这个小乞丐已经……”敏儿的眼里闪现过一丝的苦涩和悲悯,抬眼哀求的望着夫人。
“快,敏儿。看看是不是还……”夫人打住话语,伸手探向已经被敏儿抱起的小乞丐。
夫人一探到还有均匀而微弱的呼吸声,急忙吩咐敏儿:“敏儿,快,快,快给抱进府里去!还有呼吸。”说罢,起身提裙疾步跨上台阶,回头招呼着敏儿赶紧进府。
敏儿不敢怠慢,抱着满身是雪的大孩子,稍显吃力的跟上来。
到了府里之后,放到生有炭炉的暖房里,让大夫过来瞧了瞧。
大夫说是饿的,冻的!夫人这才放下心来,坐在床边看着一脸头发凌乱的小乞丐,半晌,才回头对敏儿说:“敏儿,给我打些水来,”正在说着,只见一个身着大红色的锦缎袄,围着白色的狐狸围领的小姑娘就跑了进来,“娘,你终于回来了,快陪锦儿去玩雪吧!”
还未进门,声音就到了的正是夫人的女儿月锦衣。
“娘,她是谁啊?”看到母亲看着床上,她的目光不禁被吸引住了,凑了上来,伸手就要摸上去。
“别动!”夫人伸手将锦儿的手拿下,哄劝道:“锦儿乖,娘一会儿就和你玩儿,可是现在咱得等这个小丫头醒了,才能陪你玩呢?”
“那锦儿和娘一起等。”说着,蹭进夫人的怀里,一起盯着眼前的那个凌乱不堪的小脑袋。
敏儿将水端进来。夫人接过来,让敏儿将锦儿带到一边去,然后细心的给这个孩子擦干净了脸。
整张脸露出来之后,夫人的心不禁跳了跳,眼前一亮,皮肤细嫩,五官标致,小小的鼻翼浅浅的呼吸着,好像一只美丽的蝴蝶在震着翅膀一样,而深深的眼眸,长而密的睫毛撒下淡淡的阴影,夫人毫不怀疑,这双眸子的亮丽与清澈!
越看越喜爱,自己和大人只有一个孩子,总想着再要一个的,可是总是不遂人愿,今天自己就是去庙里上香求子的,没想到回来竟会在自己的门前发现这么一个宝贝来。
“娘,娘,你别走,我不然你走!你和爹爹都走了,丫丫怎么办啊!娘,娘,你带丫丫走好不好?好……”被褥中,小小的人儿睡得并不安稳,抬手挣扎着,满脸的通红!
李心田心里一扯,竟然忍不住扑簌簌落下泪来,这个孩子,不知经历过什么?
伸手一探,竟然烧得发烫,赶紧让下人去叫了大夫,开了药后,才放心了些。
吩咐厨房去熬药,自己则守着她,呆呆的看着。
喂过药后,这个女孩一直昏迷着,时不时的会哭上一阵,咕咕哝哝的说个不停,不住的叫着娘。
李心田的心揪了起来,一刻也不敢离开。
直到傍晚时分,伸手探了探,见烧已退了,才渐渐的放下心来。
忽闪忽闪,清亮的眸子颤动了两下,就慢慢的睁开了,看到她的一刹那,眼里闪现着惊恐和不安。
一骨碌坐了起来,赶忙就要下地。夫人一看,赶紧拦住了她。
“孩子,你别,你身子虚弱,我让下人给你煮粥去了。躺着,躺着。”夫人赶忙按住她,掀开被子,让她躺下。
她无声的看了看眼前和蔼可亲的夫人,又往四周打量了一下,这才慢慢的有些不安的躺了下来。
喝完了粥,夫人询问她的情况。
可这个女孩就突然跪在了夫人的面前咚咚咚的磕了几个响头,抬眸已是泪光隐隐,颤声说道:“夫人,求您收留了丫丫吧!”
夫人一看,心里也是一热,将女孩拉起来,轻轻擦去她的泪水,“丫丫?你叫丫丫?丫丫,你先在这儿呆着,等老爷回来了,我们商量一下。”
女孩神色一暗,低下了头。
“孩子,你多大了?”夫人岔开话题,随口问道。
“我七岁了。”女孩抬头,眼眸里闪射着希望,乖巧的回答道。
“哦,比锦儿小一岁!”夫人若有所思的说道,顺手理了理丫丫额前的头发,又站起来,拿过梳子,给丫丫梳了个美美的双鬟髻。
第3章 流落丞相府(2)
待到掌灯时分,相府的家人来报,老爷回来了。
夫人拍了拍晚儿的背,提裙走了出去。
没过多长时间,敏儿就走了过来,“丫丫,老爷让您过去!”说罢牵着晚儿的手往外走去。
“敏儿姐姐,你说老爷会留下我吗?”丫丫跟着敏儿,此时已经换上了一身崭新的裙袄,水红的颜色衬得她的皮肤愈发的娇嫩,一双深黑的乌溜溜的大眼睛扑扇扑扇的看着敏儿,忐忑不安的问道。
“丫丫啊,大人一定会喜欢你的!你就放心吧!”敏儿握了握丫丫的手,往前走去。
进了饭厅,夫人和大人正在闲聊着,锦儿坐在娘亲的腿上,抠着自己的指甲玩。
”夫人,丫丫来了。老爷,这就是丫丫。“敏儿将丫丫往前推了推,晚儿微微抬头,眨了眨眼睛先是看了看夫人,得到夫人一个微笑之后,这才转脸有些胆怯的看了看丞相月秦冉,怯怯的叫了声:“丫丫给大人见礼!”
说着,小小的人儿就跪伏在地上,要叩头。
夫人一看,赶紧放下锦儿,走过来扶住丫丫,抬眸嗔怪的看了一眼大人,“老爷,您怎么不拦着呢?”
“丫头还挺懂事的!叫丫丫是吧!”月秦冉眼睛闪了闪,问道。
“是,大人。”晚儿脆脆生生的回答道。
“嗯,可曾读过书!”
“读过一些,家里遭了变故,才,才剩下我自己的!”丫丫地下了头,弱弱的答道。舅舅不让自己说父皇和母后的事情,还让自己一定要留在这儿。
“看了也是大家的孩子。既然这样,心田,这个丫头做下人就有些可惜了,不如就做锦儿的妹妹吧,这样锦儿也有个伴儿!”月秦冉看着眼前的女孩,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既然夫人那么喜欢,就留下吧!
“是,老爷。”夫人兴奋的一把拉着丫丫的手,“丫丫,快叫爹爹。”
丫丫一听,一愣之后,立马就跪在了地上。咚咚咚叩了几个头,“多谢爹爹,丫丫见过爹爹!”说罢,媚眼眉眼弯弯,眸光晶亮的看着月秦冉。
月秦冉深吸了一口气,这个丫头,长大了恐怕是一个少有的女子了!
“起来吧,见过你娘!”
“是,丫丫谢过爹爹!”丫丫转了个方向,对着李心田倒头就拜,“见过娘亲!”
李心田一把将丫丫抱在怀里,又将锦衣拉紧怀里,“锦衣,以后丫丫就是你的妹妹了。你要好好照顾妹妹,可好?”
“锦儿喜欢妹妹!喜欢妹妹!”月锦衣拍着手道,然后拉着晚儿的小手,“娘,今晚锦儿要和丫丫一起睡!”
月秦冉夫妇一看,相互对视了一眼,眸角看着笑意,看着两个孩子,心里安慰了许多。
“丫丫是小名儿,大名就叫月晚吧!晚来的孩子!”月秦冉看着已经亲密无间的姐妹俩,欣慰的说道。
从这儿之后,晚儿便在丞相府里住了下来,因为她的乖巧而机灵,虽然是义女,可是丞相夫妇对她视如己出,月锦衣对这个突然而来的妹妹也是关爱有加。而月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偷偷的望着窗外繁星闪烁的星空,心里默默的想着,父皇母后在另一个世界里,怎么样了?
舅舅送自己来的时候,告诉自己,好好生活,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生活下去,他们会在另一个世界看着自己的。
父皇,父皇,晚儿的泪水汹涌而下,父皇身上还多血!他看着自己,看着自己要说什么,可是,可是突然就倒在了地上……
母后,母后,母后扑向父皇,可突然一支箭射向母后,母后最后一眼,看着自己!
月晚强压抑住内心的悲泣,舅舅告诉她,什么都不能说,否则自己就会死!
舅舅还告诉她,要想活下去,就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丫丫望着染上星光的天穹,眼色空洞。
春天来临,这天,黄昏时刻,晕黄的夕阳余晖,淡淡的洒在这个世界上,月晚悄悄的溜出了角门,她知道角门外就是一条河流,河岸上是大片大片的青草绿地,她曾经和敏儿一起到这儿来过。
仰脸躺在绿地上,她无声的回想着自己的点点滴滴……
突然,一声吼叫跳入耳中,月晚弹跳如簧,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着青色长衫的少年站在水边,正在冲着宽宽的河水在吼道:“我不会输给你的!你等着,我不会放弃的!”
声音震响,回荡在空旷的河边。月晚只觉得自己的耳膜嗡嗡作响。
她缓缓的朝着那个少年走去,立在他的身后。
软软的说道:“哥哥,你不会输的!谁说你会输的?我就说你一定能赢!”
突然听到身后小人的话,水寒冰惊异的敛眉,蹙着眉头回转身来,眼神落入一双清澈的不见一丝微瑕眸子里,他感到自己的心头一动。
第4章 少小初识
他蹙眉凝视了一阵眼前这张让人呼吸一滞的小脸,想起刚才自己的失控,闷闷的问道:“你是哪家的小东西?”
“我不是小东西?”月晚眨巴眨巴眼睛,长而密的睫羽像两只翅膀忽闪着,月寒冰本来清冷的眸跟着眨了两下。
晚儿眉眼一弯,整张脸绽放开,眼里含着笑,“哥哥,我是丫丫!”说完,歪着头调皮而研究的看着他。
“丫丫?哪儿有这样的名字的?”水寒冰咕哝一声,抬头不再理她,目光落在河水的对面。
“哥哥,你不开心!”谁料这个丫丫一把扯住他的手,他眉角一寒,低头侧眸看着她。
月晚从脖颈下层层里衣里,掏出一枚小小的镶着金边的玉锁来,送到水寒冰的面前:“哥哥,这是我一岁时娘送给我的。娘说可以让人快乐!给你!”
水寒冰一愣,这个丫头就这么信任自己?初次见到自己就送给自己这个对于她来说,珍贵的东西!
“你娘给你的!我岂能要!”水寒冰的脸色暖了一些,婉言推辞道。
谁知闻听此言的丫丫小嘴一扁,霎时就是一眸子的雾水,“娘已经不在了,爹也不在了,可娘亲说会在天上看着丫丫,这个,哥哥,戴着!”无骨的小手又往前送了送。
水寒冰的心刹那间就像是被撞击了一下一样,他灼灼的看着面前一脸真诚的小东西,蹲了下来。目光温柔,难言的复杂。
“丫丫,以后哥哥来保护你!”
“嗯。那哥哥戴着,哥哥快乐了,才能保护丫丫!”月晚的脸霎时阴转晴天,月寒冰的心不由的柔了下来,伸手擦去她眉尖和脸上的泪珠。
丫丫调皮的冲着水寒冰一笑:“丫丫给哥哥带上!”说着,将玉锁小心翼翼的带在水寒冰的脖子里。
“嘿嘿,哥哥,以后丫丫就有哥哥了!”月晚小手抓着水寒冰的胳膊,快乐的叫道。
“丫丫,哥哥的娘亲也给了哥哥一件饰物,今天哥哥就送给丫丫!希望丫丫等着,等着哥哥来接丫丫,好不好?”水寒冰宠溺的点了点那个俏皮的跳跃着的小鼻子,从手腕上取下一串手链来。
“这个是七彩玲珑石,独一无二的手链!”说着,将手链套在她细细的手腕上,郑重的叮嘱着:“丫丫,这个手链一定不要丢了,等着哥哥来找你!”
“嗯!我等着哥哥,等多少年都等!”月晚也像是发誓一样郑重的说道,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好像在接受着什么重大的任务似的。
“好了。哥哥得走了,否则的话,有人会着急的!丫丫,哥哥送你回去吧!”水寒冰往四周看了看,附近的几座府邸,不知道丫丫是哪座府邸的?可想想没有双亡而遗落的孩子啊!
“哥哥先走,丫丫家里就在不远处。我再玩儿会儿!”月晚轻轻说道。
眸光突然沉了下来,她突然不想告诉面前的少年,自己住在哪儿。其实,平时在府里,没少人背后议论她,就连伺候自己的柳妈常常警告自己:“小姐,你不可以和大小姐争东西,因为老爷夫人收留你,就是对你莫大的恩惠了!你看到老爷和夫人还有小姐,要乐,要笑,要感激!……”
每当听到柳妈唠叨,月晚的心里就不是滋味,她知道在所有下人的眼里,自己是攀上高枝的土鸡。
她知道夫人真心疼自己,也心怀感激,可是总觉得,和他们之间隔着什么!对那个家,怎么着,也没有娘亲随便!
看到她神色须叟之间的变化,水寒冰的眼神一蹙,握着月晚的肩膀,关切的问道:“丫丫,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月晚垂眸摇了摇头,微微叹了口气,抬眸时,已是明朗一片,裂开笑脸,“哥哥,你快走吧!丫丫没事儿的!”
水寒冰伸手将丫丫手腕上的手镯往衣袖下掖了掖,“丫丫,这个手镯不能让外人看见,记住,以后叫我寒哥哥!三日后,我会再来看你的!”
月晚一听,赶紧点了点头,“寒哥哥,我会记住的,三日后,我就在这儿等着寒哥哥!到时候,寒哥哥不要让丫丫久等!”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声音喊道:“快,主子在那儿!”
水寒冰一听,顾不得再说什么。站起来就往一侧的林中躲去,一边疾声叮嘱道:“丫丫,有人问你,你就说什么人也没看到!”
第5章 寒哥哥走了么
月晚看着倏忽就远去的身影,嘴角微微翘起,秀美轻扬,眼中眸光微动。
“怎么刚刚还看到主子在这儿,怎么就不见了呢?”晃神的功夫,几个紧身衣服打扮的下人就到了跟前了,往四周看了看,互相质问道。
“你们会是找一位小哥哥吗?”月晚天真无邪的看着眼前的几个人,歪着脑袋问道。
“小姑娘,你看到了?”一个和寒哥哥差不多年龄的少年一下子就窜到了月晚的面前,月晚吓得往倒退了两步,惊恐万状的看着这个少年,“你,你,你想干什么?”
少年尴尬的笑笑:“别,别怕,快告诉我。那个。那个,那个哥哥往哪儿去了?”
月晚不信任的看着他,垂眸不高兴的说道:“你这么凶,我为什么告诉你!?”
一旁的别的人也过来了,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焦急的对少年说道:“轻公子,你和她费什么话啊!不就是一个小姑娘吗?吓一吓就说了!”
“你闭嘴!主子常跟你们说什么了?告诉你们要谨言慎行!还这么张扬跋扈?小心你的脑袋!”说着狠狠的回身瞪了那人一眼。
那人脖子一缩,往后退了一步。不敢在吱一声。
月晚得意的看了他一眼,崇拜的看着这个少年,看着也不像是坏人啊!怎么寒哥哥听到他们的声音就跑呢?管他呢?骗了再说。
“看在你挺懂事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月晚故作着大人的海量的神态,不屑的看了一眼背后的那人。
少年的脸抽了抽,差点儿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自己懂事儿的份上?这丫头怎么说话那么,那么,唉,难道自己在她眼里就是一个孩子一样的人么?
身后之人不高兴了,身形一动,就到了跟前了,月晚一惊,往后面躲去,可一个没留神,脚下一绊,仰面就摔了下去。只听咚的一声,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
少年身形一顿,急忙扑了过来,一把将月晚扶起,急切的问道:“丫头,你怎么样了?摔疼了吧!”
说着,回头冲着身后之人怒吼道:“你给我滚!”然后回身看着月晚,手足无措的双手不知道放哪儿。
月晚抬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身后的人,大而明亮的眸子里升上一团雾气,可瞬间又被逼了回去。少年的心里不禁一提,这个丫头没有意料中的哭闹!好特别的丫头。
“疼!”月晚一阵低呼,泫然欲涕,伸手扶住自己的后脑勺,可就是忍住没哭。
“丫头,让哥哥给你看看!看看有没有大碍!”少年转到月晚的后面,伸手将月晚后面的碎发拢起,可一朵红色的梅花印迹出现在眼前,艳丽的红色刺着他的双目,蓦然,八岁时有位世外高人的话响在耳侧:一世豪情英名扬,万古流芳为情殇,梅花印迹刻心上,有缘无缘皆姻缘。
盯着眼前的梅花红痣,一时之间呼吸紧蹙,本以为那个道长的话是句戏言,可没想到竟然,竟然真的……
他俊脸微微红了红,眼光投在这个丫头的侧脸上,细腻如玉,柔美如斯!
他一时之间有些呆了!
“怎么了?是不是流血了?”本忍着不掉泪的月晚再也忍不住了,她怕血,因为想起流血,就想起父皇和母后躺在大片大片的血泊里。
“不哭不哭!没流血,是哥哥走神了,丫头不哭!”少年赶紧蹲下,慌乱的给月晚擦着眼泪。眼神却丝毫移不开她的脸。
“没流血就好!哥哥坏,害我流眼泪!我说过我不哭的!”月晚撅着小嘴巴,嘟囔着,“在哥哥面前可以哭!”少年心一疼,小小的丫头怎么就不许自己哭了?忍不住想把她抱进自己的怀里,可胳膊伸了伸,终究是没敢唐突!
可下一刻他就呆立住了。
因为月晚一把扑进他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两只小手死死的揽着他的脖子,鼻涕啊泪水啊流了他一脖子。
他难堪的看了其余几个人,冷冷的眼眸一暗,深重的犀利之色吓得几个人赶忙转身。
“乖啊!丫头不哭,不哭,哥哥在。”他越劝,月晚哭得越凶,边哭边偷偷的往四周看了看,寒哥哥,你可走掉了么?

代价之权色宫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代价之权色宫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鬼夫归来:夫人不太乖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鬼夫归来:夫人不太乖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鬼夫归来:夫人不太乖第8章下一个人睡醒的时候我还把脸蒙在被子里,心想着他可能已经不在了吧,以前早晨起来不都是挺正常的么。我大着胆子把眼睛露出来,一睁眼果然惊喜十足——床上只有我一个人!东望西望,整个房间里也只有我自己。我坐起来,不自觉地摸了摸下唇,一抹白影从木门穿过,飘飘悠悠地来到我跟前。“夫人,早安。”我不由得张大了嘴巴:“你你你为什么还在?”“一直都在。”顿时我僵硬的脑壳灵光一现,明白了。并不是以前他不在,而是因为我那时候看不到他,

  • 小说嫡女荣华:夫君请自重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嫡女荣华:夫君请自重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嫡女荣华:夫君请自重第八章马上去请大夫晚雪站在一旁呆呆的看着江未央,目光呆滞,很显然是被惊呆了,她家二小姐什么时候连女训的精髓都读了出来了,从小到大一读书就头疼的二小姐何时成了这般满腹经纶的才女了?不会闹了个自杀,鬼上身了吧!听说了不少离奇古怪的事情,想道这一茬,晚雪不由抖了抖,寒毛都竖起来了。“小姐,你没事吧!”晚雪连忙是扶着江未央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见她神情自然还是自己的认识的那个小姐,她才松了口气,深怕江未央突然变作什么恐怖的样子来。

  • 小说总裁爆宠小逃妻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爆宠小逃妻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总裁爆宠小逃妻第8章:逃回M城下了飞机,走在机场大厅时,宫澈发现身边的人儿渐渐安静了。侧目,见她脸色苍白,咬着唇。“怎么了?”他蹙着眉问。许念停住了脚步,却还是没说话。“告诉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宫澈转过身面对她,神情透着一丝焦急。“肚子有点儿疼,想上厕所,还有点儿想吐……”许念低着头,用带点儿委屈的语气说,大有他不答应就哭给他看的趋势。宫澈抬手看了眼腕表,晚上八点多一点,从这里回到家也不晚;又看了眼四周,指着洗手间的方向说,“你去洗手间,我

  • 小说天才宝宝腹黑娘亲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天才宝宝腹黑娘亲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天才宝宝腹黑娘亲第8章帝王之命看赫连华所说的,他似乎早就知道她的痴傻病会好一般,甚至一直在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澄明大师?”赫连冰漪睨着紫色的眼眸,神色淡然地看了一眼赫连华,无形中却带着一股强势的气息。“是的,是的!”强压下心头的狂喜和激动,赫连华理了理思绪,这才缓缓道来,“早在你刚出生的时候,澄明大师就给你算过一卦,说你虽天生痴傻,但十五年后,你的神志会恢复正常,不再痴傻!”甚至,你将带领我们赫连一族夺回原本属于我们的自己天地!十五年前,

  • 小说三生三世:狐仙大人笑一个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三生三世:狐仙大人笑一个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三生三世:狐仙大人笑一个第八章有心事的奔奔“桔生,为什么我们要来树神这里。”暖树探起小脑袋左右张望这没有入口的宫殿。“你有了人形,可我还是想吃桔子。”然后双手作揖,恭敬道:“树神伯伯。”一个苍老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吓得暖树往桔生后面躲。“原来是桔生大人,不知到老仙这里所为何事?”原来这并不是一座宫殿,而是树神的本体。树神很大,各种各样的植物包围了他,看起来就像是被植物包裹的宫殿一般,还有许多仙蝶飞舞着。“我想讨要几棵桔子树,拿回我的

  • 小说狐王来袭:盛宠独家冷妻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狐王来袭:盛宠独家冷妻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狐王来袭:盛宠独家冷妻第八章兽性大发高兴的接通电话,秋梓言还没说话,白潇逸清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去哪了?别告诉我就那么点工作,你到现在还没有做好。”“我我在家,我马上来。”秋梓言语气里难掩欣喜,白潇逸的这个电话让她不是一般的高兴。“不是说了以后住我这吗?你把我说的话当什么?”白潇逸的声音比刚才还要清冷。“对不起!”秋梓言不在意白潇逸的声音是怎样,脸上笑意满满,白潇逸能给她打电话问她怎么还没回去,是不是代表着白潇逸是在意她的?“我不希望再

  • 小说重生之铁骨凰后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之铁骨凰后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重生之铁骨凰后008金蝉脱壳这把匕首还是秋夜弦送给她作为防身的神器,削铁如泥,轻薄便携,真是好用。两名丫环一脸不甘地倒下,没等到飞黄腾达的那一天。凤惊华迅速脱掉斗篷和棉袍,里头竟然是一身黑衣劲装,长发也被盘成简单坚实的发髻,接着她从怀里先后掏出两条黑巾,一条蒙头,一条蒙脸,脸上只露出一双眼睛。而后她从草丛里拿出一只麻袋,将红儿的尸体装进麻袋里,扎紧,扛着麻袋就跑。麻袋里装了小半袋盐,可以作为防腐剂,推迟尸体的腐败时间。昨天上午,她暗中准备好这样

  • 小说极品傲娇系统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傲娇系统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极品傲娇系统第八章:网吧开黑之后,三人间的气氛一下就热闹了起来,胖子本来口才就好,又是个活宝,而韩梅梅更不用说了,一个能把调袒自己当做乐趣的人,再内向也内向不到哪里去,加上彭湃的穿针引线,不一会儿,胖子和韩梅梅就像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一般了。谈话一直进行到八九点钟,东西都吃完了,酒也喝的差不多了,韩梅梅是吃了饭出来的,所以胖子并没有破费多少。几人一看才八点多钟,于是决定再找个地方玩玩。“不如我们去网吧吧?开黑!”韩梅梅提议道。胖子眼睛一亮,看了看彭

  • 小说惹爱成婚,总裁放开我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惹爱成婚,总裁放开我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惹爱成婚,总裁放开我第8章难以言喻的爱突然就没了话说,两人静静坐在房里,大眼瞪小眼。“啊对了,纪扬川呢?”傅小慈率先打破沉默。“纪扬川?”慕迪眉头一皱,猜测她说的是昨晚救了她的那个男人,他的语气瞬间变得有些冷冽,“问他干嘛?”“我有点担心,因为我隐约记得昨晚他好像打了薛成,但是那是薛成的家……我担心他会遇到什么危险……”“你不用操心,他还好好的,薛成没拿他怎么样。”“哦,那就好……”慕迪有些不太高兴了,傅小慈竟然担心另外一个男人。而且那个

  • 小说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8章我喜欢的菜“吱!”严帝泽用脚轻轻踢开了房间的门,而此时的苏乔昔的脸已经整个埋在了他的胸口。“算了,随他怎么样吧!”苏乔昔听着门你被踢开的声音,在心中如是想到,自己这一次是怎么都逃不过了。“马上就让你舒服了!”严帝泽坏笑一声说道,说着就将苏乔昔扔在房间的白床之上。可能是床十分有弹性的原因,苏乔昔的身体还在床上蹦动了好几下。“来吧,来吧,我就当是鬼压在自己身上了!”苏乔昔在心中一直默念到,双目紧紧的闭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