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三年赶鬼阴阳路17章(第十七章 是人是鬼)

2017/12/27 16:07:35 来源:网络 []
书名:三年赶鬼阴阳路
第十七章 是人是鬼
坐了半个多小时的摩托车,就在快要把我的胃液颠出来时,终于到了赵老四的坟头,四周稀稀疏疏的栽着几颗快要死掉的树,一块破败的墓碑孤零零立着,坟前凄凉荒芜,一看就是好久没有人来祭拜过。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秦小飒下了车,把他祖宗抱在怀里,虚头巴脑的笑着走到墓碑前:“表哥,你潇洒哥来看你了,明天还要把你请到充满阳光的地方休息,你要是不愿意,起来跟我说一声。”秦小飒扭头看看我,看来他嘴上说的嚣张,其实还是害怕。   “表哥,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别怪弟弟不礼貌,实在是你太恶毒,虽然我对白洁有点想法,可毕竟什么也没做不是?你要是心里有怨气,也应该找我后面那个卖萌的小白脸啊,他可是把你老婆吃了,从头吃到脚一点没放过。你说你不找他麻烦,成天跟我后面干嘛?真会挑软柿子捏。”   秦小飒把老君像搁在墓碑上,抄起铁锹对我说道:“简安哥,你可帮我看好喽,要是表哥回来找他身体,你跑之前千万带上我。”   这是我们来之前就商量好的,我摆好文王金钱剑警戒,秦小飒挖坟,就算表哥来个突然袭击,也有备无患。   “快挖吧,都十点多了,怪渗人的,赶紧挖出来带走。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好嘞。”秦小飒往手心里吐两口唾沫,卖力的铲起土来。   随着第一铁锹下去,我就绷紧身体紧盯四周,就这样过了七八分钟,除了秦小飒的铲土声,再没有一丝动静,一只鬼的坟被人动手脚,鬼会不会有感应,这得等我变成鬼才知道,但照我的估计,表哥应该会知道我们来了这里,因为秦小飒昨天晚上确实是约会,表哥能出现在他必经之路上吓唬他,显然是一直跟着。   也许赵老四就在附近的树后面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只不过我感觉不到他的存在罢了,如此想来,那天晚上在白洁家里,说不定赵老四也是看着的。   越这样想,心里越觉得毛毛的,总是感觉树后面有鬼,我正准备走过去看看,秦小飒就大叫起来:“简安大哥,你要去哪,别离开我。”   秦小飒扔下铁锹跑我身边,可怜兮兮的抱着我的胳膊:“你干嘛去?”   “去看看,我觉得你表哥藏在附近。”   然后,秦小飒哭了。163女性网   “顾兔子你大爷,不带你这么吓唬人的,老子不挖了,回家。”   好不容易安抚了秦小飒,他继续奋力着与他表哥见面的事业,我则站在他身后,腰间绑了一根绳子,秦小飒怕我藏起来吓唬他,专门把绑赵老四尸骨的绳子绑我身上,另一头没系在他腰里,这货居然把我和墓碑绑在一起。   就这样挖了半个多小时,原本半米高的坟头矮了三分之一,照这个速度下去,想见到赵老四的棺材起码还要两小时,我倒是不累,秦小飒身体壮的跟牲口一样,应该也能坚持住,但是我手中的文王金钱剑却散了。   组成文王金钱剑需要我的血抹在上面,但是只能坚持半小时,要是剩下的时间我都保持着持剑的状态,不用表哥来,我自己就失血过多死了。   “哎,早知道有今天就买个桃木剑,虽然辟邪的力度不强,起码不用我献血呀。”我无奈的嘀咕,决定还是在祭起金钱剑,没血总比没命强。   就在我准备咬破中指的时候,忽然吹来一阵夜风,我从天灵盖冷到脚底板,这种感觉与《古茅子》中记载的见鬼一模一样,我连忙低声喝道:“潇洒,别挖了,把你祖宗抱在怀里。三年赶鬼阴阳路17章(第十七章 是人是鬼)”   秦小飒愣了一下,片刻之后反应过来,像个受惊的兔子跳着脚,一把搂住老君像紧紧贴在我身边:“表哥你来了?我就是过来看看你,没别的意思,不早了,你赶紧休息吧。”   我喝道:“潇洒,别啰嗦,和我背靠背站着。”   秦小飒依言,转身站好,贴着我的背不住颤抖。   “赵老四,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出来呢?咱们见个面聊聊天,一会吃个饭喝喝酒,我送你投胎怎么样?”   四周一片寂静,除了风声,没有一丝响动。   “赵老四,是个男人你就出来,别让我看不起,你要是再这样藏头露尾的,信不信我明天放火把你的棺材烧了?”   依然没有动静,但我就是觉得一颗树后面有问题。   “赵老四,缠着潇洒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胆子这么小?你老婆和我在一起了,要是个男人,出来跟我决斗。”   赵老四还真是个男人,我刚说完,斜对面的一颗桑树就发出了不屑的冷哼。说明163woman.com   “有胆量。”我嚎叫一声,抓了一把五帝钱掷去,有树挡着,倒是打不住他,不过能逼得他不敢逃走,我趁这个机会,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符向桑树扑去,还没跑几步,一个狗吃屎摔在地上。   “秦小飒,你他妈给老子把绳子解开。”我扭头怒吼。   “哦哦。”秦小飒连忙挥动铁锹斩断我腰间的麻绳。   我匆忙爬起,一个黑影已经从桑树后面出来,正直勾勾的盯着我。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这个时候我在冲过去已经不明智,毕竟没有和厉鬼交手的经验,不过师父说过,鬼只会吓死人,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只要小心点不被迷上,就不会有危险,但是想杀死鬼,必须要有特殊的武器,比如说金钱剑,可是五帝钱已经少了一小半。   我慢慢退到秦小飒身后,黑影就一动不动的站着,这样也好,只要他不跑我就有机会,没有金钱剑,我还有自己画的符和秦小飒怀里的老君像,现在唯一让我着急的就是不知道怎么能抓住他,毕竟鬼这种东西跑的很快。   事到临头,秦小飒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居然坦然说道:“表哥,既然你能出来,咱们就把话摊开说。以前我是对你不好,但你想想自己做的事,确实不怎么招人喜欢,前几天我承认对白洁起了心思,这点我道歉,可你就因为这事跟上我也不合适吧?咱俩人鬼殊途,你要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就告诉我,我替你了结,以后咱各忙各的,行不?”   秦小飒还是很有大将之风的,临危不乱这一点让我很满意,不过赵老四显然不想妥协,阴测测的笑了两声,就是不说话,然后秦小飒的话却让我改变了看法。   “笑你妈个蛋,给脸不要是不?”秦小飒把老君像举起来得意的说道:“来,有本事你过来,哥还真不怕你,看见我身边的兄弟没,他可是正牌的道士,分分钟捏死你,有件事你不知道吧?白洁现在是他女朋友,一晚上十几次,你要是个男人,过来弄死他我看看。”说完,秦小飒拍拍我的肩膀:“简安,上,弄死他,这个表哥我不认了!”   妈的,这货又把我卖了,自从我俩认识,我就不断徘徊在被出卖和被欺骗的尴尬处境,估计这个世界也只有我受的了他,起码他心底里还是有那么一份真挚,只不过隐藏的太深了。   “赵老四,潇洒说的没错,要是不满意,你过来!”   我紧盯着他,按照奇门遁甲的招式踩出一个名为风雷相搏的罡步,这不是《古茅子》中记载的,而是师父喝醉之后教我的一门高深道法--踏罡步斗,罡就是天罡的意思,风雷相搏只是起始步,之后还有三十五步,踏出之后就是北斗三十六天罡阵,可以借到北斗星的天煞入体,以煞破阴。   师父在的时候没教我多少跟修道有关的东西,只是让我不断的打坐练气增强体质,我能学会这套罡步真是个意外,不过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三年前试过一次,只要踏出二十九步,身体里的力气就像被抽空,从那以后就再也没用过,也用不着,现在面对赵老四,我只能试试。   没想到风雷相搏的步法刚摆出来,对面的黑影就咦了一声:“罡步?小伙子师承何人?”   秦小飒惊叫道:“你不是我表哥?”他凝视两眼,借着月光看清了这个人的体型:“还真不是,你是死胖子,他是个瘦子。”   “怎么说话呢,道爷这叫威武,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死胖子?”   黑影移了几步,我们终于能看清楚他的全貌。   一个其貌不扬的胖子,一米七几的个头,套了一套运动服,还是名牌。胖子的右手倒提着一把木剑,左手把玩着一枚五帝钱,显然是我刚才打出去的。   他露出身形后,冲我打个道揖,充满古意的问道:“贫道是茅山传人,不知道友何门何派?”   我看着他,悄悄握住口袋里的准备撬棺材钉的匕首,随意道:“昆仑山,一阳子。”   “昆仑山?”黑影冷笑:“小伙子,你不老实。”   “死胖子,你也不老实。”   接下来就是沉默,秦小飒抓耳挠腮,最后实在憋不住,悄悄对我说道:“简安,这货是你同类不?要不咱俩把他废了吧,鬼不一定打得过,人还怕什么?”   我不易察觉的点点头,刚准备踏出一步,那个道士立刻把木剑举起来冷哼:“两个小崽子真狠,道爷没找你们的麻烦,你们反倒打起道爷的主意了?要不是看你踏出罡步是正派人士,道爷早收拾了你们两个盗墓贼。”   “我们不是盗墓贼,但你不交代一下来历,恐怕就只有打一架了。”   “哼,道爷就是茅山传人,不信的话手底下试试?”   “道爷也是昆仑山的活神仙,信不信由你。”   “简安,还废什么话呀,直接干他。”秦小飒举个铁锹就冲出去,我一见这场面,没办法也只能跟在后面。   胖道士虽然有点臃肿,但打起架来却很灵动,秦小飒拍向他的铁锹被他闪开,继而一扭身子团身到秦小飒身前,肩膀用力磕在他的胸口,秦小飒铁锹脱手,被撞飞三米远,重重摔在地上,铁锹还在空中的时候被胖道士推了一下,直削向秦小飒的脑袋。   “操,你找死。”我把匕首掷出去打飞铁锹,秦小飒躺在地上不知死活,我怒冲中来,别看潇洒平常没正经,但一旦我有危险,冲在第一个的绝对是他,以前打架他就从来没扔下过我,嘴上说的再恶毒,心里还是记挂着的,现在他被打伤,我恨不得吃了这个胖子。   “哼,雕虫小技,道爷的小洪拳你们以为是闹着玩的?”胖子洋洋得意,尾巴快翘到天上去。   抓鬼算命我不一定行,打架还从没怕过谁。   按照师父教的,我在原地扭动起来,姿势怪异无比,一会像个麻花,一会又下腰弯在地上,这样的动作让我痛苦到极点,但一股巨力从身体每一处溢出来,我敢保证,现在就是有一头牛在面前也能被我一拳打死。   胖子没有趁机冲上来,看了一阵之后居然惊叫道:“崂山体术?小子,你到底师承何人?”   “你祖宗。”我做完一套五种动作,腾腾的向他冲去,没想到师父是崂山的人?这个道士虽然可恶,但起码帮我了解了师父的来历,过几天我得去崂山找找,让老家伙帮我处理一下爷爷奶奶的事。   我冲到胖子身前,一拳打向他的脸,胖子面色凝重,似乎是想挡又不敢,最后他咬咬牙,伸出右手抓向我的拳头,但是晚了,我已经缩下身子,卸去了上半身的关节,一瞬间矮了三寸,从他胳膊下绕过去,也是一膀子磕在他胸口,胖子向秦小飒一样,喷出一口血,木剑脱手,重重摔在五米以外。

三年赶鬼阴阳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三年赶鬼阴阳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最强宠妃:呆萌小暗卫11章(第11章 告别的话)

    原标题:最强宠妃:呆萌小暗卫11章(第11章告别的话)小说:最强宠妃:呆萌小暗卫第11章告别的话阿零便又想伸手去摸那老头的眉毛,却被凌晔一把拉住了手。“危险!”阿零悻悻地把手缩回来,再看战世超也看着自己,竟是苦笑了一声说道:“跟无凌小时候真像。”“哪里像了?”阿零有些不解,歪着头问道。她可不觉得自己跟那个抢了阿一的女人哪点像了。“哪里都像,长得像,就连动作也像,她小时候,也爱伸手来摸我的眉毛……”战世超说着,抬眼望着天空,此时夕阳西下,天边红幕美得凄凉。“呵呵,庄主,被自己的女儿送去死,感觉好吗

  • 诡灯夜话:鬼夫大人别冲动11章(第11章 因祸得福)

    原标题:诡灯夜话:鬼夫大人别冲动11章(第11章因祸得福)小说名:诡灯夜话:鬼夫大人别冲动第11章因祸得福我气急败坏的大叫但玩的不亦乐乎的勒川根本没听见,比赛场上的柯修杰摸不着头脑,以为自己的技术出了问题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我急的不行这样下去柯修杰所在的篮球队就会输了,我挤进了人山人海的女生群中。在缝隙间不停往里面挤,嘴中不停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麻烦让一让……”终于我挤到了最里层来到篮球架下面,冲着勒川大喊,“你下来,你快下来。勒川,你听到没有,你别在这里阻碍别人……”我微弱的声音淹没在吵

  • 尸色生香:鬼夫大人你有毒11章(第11章 软磨硬泡)

    原标题:尸色生香:鬼夫大人你有毒11章(第11章软磨硬泡)小说名字:尸色生香:鬼夫大人你有毒第11章软磨硬泡说完话,我看着赵初,大眼瞪小眼的道。“那个,现在我人你也见了,该说的话也都说完了,你是不是也该走了,我要睡觉了,”我往床上一躺,直接就下了逐客令。赵初一愣,没想前一刻还跟我好商好量的,这后一刻就要赶他,脸上有点不乐意,但又不好服软,嘴上别别扭扭的道。“这夜黑风高的,你让我去哪啊,我出来一趟也不容易,你这个女人不能这么无情,这样吧,我暂且跟你凑合一晚呗,我也不嫌弃你,明晚咱俩去挖宝贝,我保证

  • 嫡女谋心:绝色王妃太嚣张11章(第11章 恶毒母女)

    原标题:嫡女谋心:绝色王妃太嚣张11章(第11章恶毒母女)小说名字:嫡女谋心:绝色王妃太嚣张第11章恶毒母女见对方这么不知礼数萧烟霞嘴角带起一丝冷笑,果然是不懂规矩,越是这样越好,想到这里萧烟霞眼里好似都闪着光,看到自己幸福的未来。因为要回都城路途远些,所以当晚便借宿在一家寺庙,这也是一座古刹,萧子忠添了不少的香油钱住下,当晚,霍香凝以在外歇息担心女儿为名去萧烟霞的房间看望萧烟霞,母女两人就开始出毒计了。“娘,你不是说这次,一定要让那个贱丫头死无葬生之地么?怎么现在,她居然要跟我们一起回侯府,娘

  • 撩个总裁当老公11章(第11章 就跟着你)

    原标题:撩个总裁当老公11章(第11章就跟着你)小说名:撩个总裁当老公第11章就跟着你在看见霍靖远的时候,陈夭夭脑子一热,心底忽然腾起一种本能的冲动——她想拥抱他。在经历过这样的事后,任何一个女孩子的心里都是会有阴影的,她也不例外。所以,此刻的她,多么想寻求一个安慰啊。可他漠然的眼神,让她望而止步。呵,她现在是什么身份?是嫌疑犯呢,两手还被锁着手铐呢。他呢?他什么身份?是审问她的警官……他怕是一丁点关系都不想和她扯上吧。就像上学那会一样,三好学生和问题学生之间永远隔着一条三八线。这次审问,陈夭夭

  • 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11章(第11章 泡温泉)

    原标题: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11章(第11章泡温泉)书名: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第11章泡温泉“小时候去过日本吗?”苏浅一脸懵懂。“没有,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过B市。你要请我泡温泉,难道还要去日本?”“你不是问我屋子里有什么?温泉就在里边。”易天逍略微失望。不知为何,见到苏浅他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也是三年前他打破从不多事的习惯贸然出手救她的主要原因,更是自己会被她轻易吸引的重要原因!只可惜,她好像并不是他记忆里那个女孩儿。苏浅再度看向那片古典式的朱红色建筑,在满天飘舞的樱花衬托下,

  • 战少,一宠到底!11章(第一卷第11章 客人,出手很大方)

    原标题:战少,一宠到底!11章(第一卷第11章客人,出手很大方)小说:战少,一宠到底!第一卷第11章客人,出手很大方顾非衣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睡过去的。等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她在床上爬起来,身旁似乎还有一丝丝余温,以及男人身上那股香皂的清香。但,男人已经不在床上,似乎也不在房间里。酒店的房门被敲响,皇甫夜的声音传了进来:“顾小姐,起来了吗?”顾非衣摸索了下自己身上,裙子竟然已经穿好了,就连拉链都被拉上了。“可、可以。”她还戴着眼罩,根本不知道房间里现在是什么情况。只要身上的衣服整齐,让皇

  • 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11章(第11章 奇异四国)

    原标题: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11章(第11章奇异四国)小说:王牌冷妃:这个杀手很俏丽第11章奇异四国恶美男抬了抬眉头,眼珠子转悠,不知道在思考什么。静有些不耐烦了,正想问他到底要不要还给她,这时一个身材魁梧,皮肤黝黑,个头跟他差不多高的男人走到他身边,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他严肃地点了点头,又换上俏皮的笑容,对她说道:“想要玉佩就去东麟国找我啊,我叫辰然,后会有期!”给她一个迷人的微笑,退后一步,和魁梧的男人迅速离开。“什么东麟?”静想要上前追,却听见有人在叫她,回头看向朝她走来的夜,皱了

  • 秦少的秘密前妻11章(第一巻第11章 放了我丈夫)

    原标题:秦少的秘密前妻11章(第一巻第11章放了我丈夫)小说:秦少的秘密前妻第一巻第11章放了我丈夫当再次出现在秦慕笙办公室的时候,舒安恢复了往常的顺从,静默着将泡好的猴魁放在他桌面上,就转身离开。瘦小的背影从门口闪开,秦慕笙的目光才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收回,停驻在面前那杯冒着缕缕轻雾,云卷云舒般伸展着的猴魁上……“慕笙,今天的是猴魁哦!”美丽欢快的女孩儿端着托盘从厨房里探头探脑得出现,触到他黑沉眸光中的调笑,便红了脸庞,他对她的反应非常满意,轻松靠向沙发,有意无意询问,“猴魁是什么?”“什么啊!”

  • 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11章(第11章 撞见,这是做什么)

    原标题: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11章(第11章撞见,这是做什么)小说: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第11章撞见,这是做什么安锦玄认了母,却不肯再让安若素住王家,也不知他哪儿来那么多银子,在京城靠南城门的地界,买了座豪华的府邸,挂匾称为‘安府’。王楚收留安若素整整三年,这是个大人情,安若素本想把王楚接到安府同住,可王楚是聚义门的人,她怕安锦玄不同意。安若素特地挑了个好日子,和锦玄宝宝说过之后,果然遭到反对。她是娘吗?不,她是女儿!锦玄是她爹!哀怨归哀怨,安若素却知道,王楚住进来确实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