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书名:总裁爹地太坏 最新章节

2017/12/27 13:37:14 来源:网络 []

书名:书名:总裁爹地太坏

第1章 被算计了
    沉静的夜风带走了白日的炎热,入夜后的m市,处处璀璨迷离。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盛世华年”二楼的更衣间里,秦雨季靠在衣柜门上,大口的喘着气。

    陪了一晚上的酒,她都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进去,此刻只觉得头晕眼花,看什么都是重影的。

    好在,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可以回去一觉到天明了。

    换好衣服,秦雨季刚出更衣间的门,迎面遇上了那个脑满肠肥,一副暴发户模样的客人。

    “秦小姐啊,知道你下班了,这是咱们最后一杯酒,如何?你知道的,明天我就要离开m市了,下次见面,就不知道猴年马月了……”

    暴发户端来了两杯酒,塞了一杯到秦雨季手里。

    看到他那副嘴脸,秦雨季觉得胸口那种恶心想吐的感觉越发明显了,若不是看在他给的小费丰厚,又不敢得罪了客人在这里混不下去,秦雨季真想把口袋里那几张小费扔他脸上扬长而去。

    “金总,这最后一杯酒,我敬您,祝您财源广进。书名:总裁爹地太坏 最新章节

    笑容甜美,秦雨季与他碰了杯。

    酒水下肚,金总笑的多了几分得意,眼神更加肆无忌惮的在秦雨季身上打量起来。

    面前的女子,天使的脸孔魔鬼的身材。

    方才穿着兔女郎工作服的她,妖娆妩媚。

    此刻一身简单的t恤牛仔裤,却平添了几分清纯。

    这种强烈的反差,让人一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就忍不住血脉喷张。

    “好,好,那秦小姐慢走,我就不送了……”

    金总笑的嘴都合不拢了。163女性网

    没想到事情会进行的这么顺利,秦雨季有些意外的长出了口气,可只走了几步,身上的异常便让她意识到,那杯酒有问题。

    身上软绵绵的一丝力气都没有,而体内却有一股燥热像是要迫不及待的冲出来一般,让人心慌。

    “秦小姐……”

    看到药效这么快,金总笑的愈发恣意,上前揽住秦雨季的腰身,带着她进了电梯。

    一路到了盛世华年大门外,转瞬,一辆车驶了过来。

    打开车门将秦雨季塞进后座,金总冲司机摆了摆手,嘱咐他先开车回酒店,他随后就到。

    车速极快,秦雨季本就不适的身体更加不舒服了,当即再未克制的吐了个翻天覆地。

    混沌的思维越来越迷糊,秦雨季强撑着眼皮,控制着别让自己睡过去。书名:总裁爹地太坏 最新章节

    可是,要怎么办?

    没等秦雨季想出办法来,车速减缓,继而,驶到了一家酒店门前。

    迷离的目光顺着车窗看出去,眼看机会稍纵即逝,秦雨季再也顾不得许多,用自己最后一丝力气打开车门,冲到了相邻那辆车旁,打开门钻了进去。

    同一瞬,另一侧的车门打开,一个气质尊贵冷傲的男人坐了进来。

    “求求你,开离酒店我就下车,绝不多留一秒钟,好不好?求你……”

    头昏昏沉沉越来越重,完全看不清对方的长相,只敏锐的感觉到是个年轻的男人,秦雨季蹲在男人膝前祈求道。

    闻着车厢内瞬间弥漫起来的刺鼻酒气,再看着面前这妆容浓重的女人,池景轩厌恶的皱皱眉,“丢出去……”

    一切发生的太快,只看到一个白影一闪,那女子就上了车。

    这女人是属兔子的吗?窜这么快?

    此刻再听到自家少爷这冷到极致的声音,驾驶座上暗自腹诽着的阿诚冒出了一身冷汗。
第2章 冷酷的男人
    挣扎无果,耳听男人的司机已经叫了保镖过来,秦雨季知道,若是自己下了这辆车,下场不言而喻,当机立断的抱住了男人的腿。书名:总裁爹地太坏 最新章节

    “别把我丢下去,求你……”

    池景轩身子一僵,整个人在短暂的愣神后,有些愤怒起来。

    阿诚的汗冒的更厉害了:这么多年了,就没有女人敢近少爷的身,这女人胆儿大的不是一般哪。

    两个保镖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恐惧,当下大力的撕扯起那蘑菇一般长在boss身上的女人来。

    可是,酒醉的人都是一把蛮力,两个保镖一推一拉的撕扯了半天,却发现秦雨季抱的更加紧了。

    池景轩脸沉如水,车厢瞬时内弥漫起了一股慑人的低气压。

    两个保镖连头都不敢抬。

    **oss那纯手工制作的高档西裤眼看就要皱成抹布了,两个保镖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顿时溢出了满脑门子的汗。书名:总裁爹地太坏 最新章节

    池景轩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着,隐忍着从牙缝里挤出来了两个字。

    “开车……”

    若不是酒店门前人来人往,他真想把这女人一掌劈晕了丢出去。

    如聆天音,两个保镖瞬间停止动作关了车门,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而阿诚,发动着车一踩油门,黑夜魅影一般的宾利离弦之箭一般飞了出去。

    “松手……”

    冰冷的声音响起,女人却迟迟没有动作,甚至连头都靠在了他腿边。

    池景轩觉得,他的耐心眼看就要消失殆尽了。

    动了动腿,女人的胳膊顺势松开,软软的倒了下去。

    头“嘭”的一声,砸在了车门内壁上。

    声音很重,想来撞得不轻,池景轩心里有一丝暗暗的解气。

    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很快,池景轩就发现了女人的异状。

    呼吸深重,面色潮红的不像话。

    整个人像是一个发热体,车里开着空调,依旧能感觉到她身上源源不断的热气扑面而来。

    倒像是被人下了药的样子。

    怪不得……

    女人虽妆容浓重,可五官却精致的不像话,若是卸了妆,定是一副颠倒众生的模样,也怨不得有人要用这样下作的手段来得到她了。

    倒是个烈性子。

    想到方才她下车开车门又钻进来那一套动作,再结合她酒醉加中了药的状态,可见她是深思熟虑过后破釜沉舟的最后一搏。

    再加上之后这一系列动作,虽狼狈了些,可不管怎么说还是成功了,没让自己陷入无法挽回的境地去。

    嗯,性格刚烈,有勇有谋。

    毫未察觉自己对她的第一印象已经大为改观,池景轩犹豫片刻,俯身将女人的身体捞起来靠着座椅,又取出一块毛毯盖在了她身上。

    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的阿诚,险些惊掉下巴。

    他跟在少爷身边这么多年,就没见少爷对哪个女人假以辞色过,方才那一幕,是他出现幻觉了吗?

    可是,毯子确实是盖在那女人身上了啊。

    腹诽归腹诽,阿诚却不敢流露丝毫,只收回目光更加专注的开车。

    半个小时后,宾利停在了m市帝景名苑内的一栋独幢别墅前。
第3章 莫名其妙
    头痛欲裂,秦雨季醒转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滚烫,喉咙更是要冒烟一般的干涩难受。

    等等……

    触手绵软,一下子便发现不对,秦雨季猛地坐起了身。

    迷蒙的视线从房间里那简单却件件豪奢的摆设上一扫而过,还没等她看出这是哪里,触手摸到身上的衣服,秦雨季更加不淡定了。

    被子里的她,穿着一套纯白色的棉质浴袍,一看就是男人的款式,而浴袍里更是不着寸缕。

    秦雨季的脑海里,“轰”的一声,炸开了一记惊雷。

    谁能告诉她,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记忆在离开盛世华年没一会儿就断了片,只知道自己赖上了一个男人,至于是怎么来了这里,又是被谁带来的,秦雨季一点儿都想不起来。

    好在除了有些发烧,身上并没有其他不舒服的症状,不像是被人侵/犯过,秦雨季暂时放下了心。

    门被轻轻叩响,秦雨季脚步虚浮的下床开了门,一个笑容温和的中年女子送来了干洗好的衣服,以及对症的药。

    软磨硬泡,中年女子只一句“先生吩咐的”,其他只字不提。

    既来之则安之,对方既然没有趁人之危的吃了她,可见是个好人,再说自己住在他的房子里,总会见面的。

    这么想着,秦雨季吃了药,钻进了被窝。

    一觉睡醒,天色又暗了,摸摸额头已经不烫了,秦雨季忙换起床换了衣服。

    别墅的主人依旧没回来,而叫做李姐的中年女子已经准备好了晚餐。

    吃了饭道了谢,不顾李姐的劝阻和挽留,秦雨季离开了别墅。

    秦雨季是m市那所国内知名的x大大三的学生,这些年,她的学费都是自己勤工俭学挣来的。

    靠天天会塌,靠地地会陷,对秦雨季来说,这个世界上,她能依靠的,唯有自己。

    再有一个月新学年就开学了,她的学费还没着落呢,好不容易找了份勤工俭学的工作,可不能耽误了。

    七点半,秦雨季准时的出现在了“盛世华年”的大厅里。

    换好兔女郎的工作装,看着那短到不行的裙子,再想到昨夜的惊险,秦雨季咬咬牙:坚持一个月就好了,一个月,她就能在这里赚到五千块了。

    “秦雨季,加油,你可以的……”

    握紧拳头给自己鼓鼓劲,秦雨季深吸了一口气,带着迷人的微笑朝顶层的vip包间走去。

    从露天阳台上抽完烟下楼的池景轩,看着迎面而来的绝色女子,微怔了一下,继而,鬼使神差般的上前拦住了她的去路,“你怎么在这里?”

    秦雨季蹙蹙眉:这人很莫名其妙哎,我认识你吗?一副跟我很熟的样子。

    不过想到能到了这一层的人都非富即贵,不是自己开罪的起的,秦雨季绽开唇角笑了笑道:“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吗?”

    目光从托盘上的那几瓶顶级洋酒上掠过,秦雨季飞快的在心里盘算起了自己能拿到的提成。

    而那句话到了池景轩耳朵里,理所当然的变了味。

    一想到自己竟然救了这样一个女人,池景轩便觉得昨夜的他有些多此一举。

    见男人愣着不做声,秦雨季礼貌的笑了笑,闪身而过,心里撇了撇嘴:莫名其妙。

    另一边,池景轩冷着脸进了包间,吩咐阿诚,“把昨晚坐过的车扔掉。”

    扔……扔掉?

    阿诚嘴角抽/了/抽,面无表情的点头,“是。”
第4章 给你白睡的吗
    握着手里的牌,脑海里,却是那该死的女人脸上妖娆的笑,和那短到露出白花花大腿的裙子,池景轩心里低咒了句“该死”,顺手点燃了一支烟。

    几步远处的阿诚眼都直了,呆若木鸡。

    通常情况下,少爷只在心烦意乱的时候才会抽烟,上一次抽烟,好像还是一年多前,解决帝景集团在欧洲那边经济发展走势的时候。

    今晚发生什么了吗?

    好像没有啊……

    忽然间想起少爷黑着脸吩咐自己丢掉那辆宾利的模样,再结合他此刻的烦躁,阿诚发现,他好像有了什么了不得的发现。

    果然,从盛世华年出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从地下车库开了车出来,就见池景轩站在大门口,眼睛却看着别的地方。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看到了站在路边伸手打车的秦雨季,还笑靥如花的和其他在盛世华年里做公主的女孩子们打招呼。

    阿诚下意识的回头去看,池景轩的脸色已经算得上是阴沉了。

    下了车绕过去打开了车门,池景轩依旧瞪着那个方向,而秦雨季已经打到车走了。

    “少爷,请上车……”

    阿诚开了口,下一瞬,就收到了池景轩刀子一般凌厉的眼神。

    等池景轩上了车,低下头默不作声的回到车上发动起来,阿诚犹豫半天,低声问道:“少爷,是回老宅,还是……别墅?”

    少爷好不容易大发善心救一次人,还是个女人,那女人却是……在夜总会工作的公主。

    老天爷,您这玩笑开的忒大了点。

    尽管做好了被少爷训斥的心理准备,可在听到那声阴森森的“你说呢”之后,阿诚握着方向盘的手依旧抖了一下。

    肝胆俱颤的朝老宅的方向开去,好半天再没动静,阿诚长呼了一口气。

    可下一瞬,阿诚刚放回肚子里的心,又提了起来。

    不远处的路边,秦雨季下了车,一个人朝远处的黑暗里走去。

    这附近都是商业区,就是最近的住宅区,走过去也要半个小时,还不说那是m市房价最贵的地方,是不是她能租住得起的了。

    对阿诚擅作主张的放慢了车速没有表达出不满,池景轩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远去的背影。

    跟了好一会儿,眼看她的肩膀耷拉了下去,整个人也走的越来越慢,身上流露出一副说不出的颓废,池景轩本就暗沉的脸色,更加不好了。

    “开过去……”

    冷声说着,几秒钟后,车停在秦雨季身前几步远处,拦住了她的去路。

    而面对着她的车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上车……”

    男人磁性而冰冷的声音响起,在这静寂的夜里,平添了几分危险,秦雨季抱紧怀里的包,惶恐的盯着车厢暗影中的那个身影,身子不可抑制的轻颤了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我不认识你们……”

    强自镇定的大声喊着,秦雨季下意识的朝后退着,一边警觉的瞄着四面八方,想着往哪里跑比较合适。

    豪车,男人,深夜……

    明明能预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却还摆出这幅小绵羊的作态,欲擒故纵吗?

    以为她在玩欲扬先抑的把戏,只为一会儿多要点小费,池景轩仅剩的耐心瞬间消磨殆尽,“怎么,我的别墅是给你白睡的,不用付房租吗?”
第5章 别墅的主人
    车厢里弥漫着淡淡的烟草香和座椅的皮革味,秦雨季局促的缩在后座角落里,尽可能的离身边那男人远一点儿。

    即便如此,一颗心依旧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没来由的紧张起来。

    她没想到,那个拦住她并追究她为什么会出现在盛世华年的男人,竟然就是昨晚救过她的人,那栋别墅的主人。

    对别墅的主人,她有过无数种猜想。

    慈眉善目的老人家,温柔善良的中年贵妇,抑或是,猥琐龌龊对她有所企图的土豪男……

    可是,她偏偏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人。

    尽管闭着眼,依旧能看到他五官完美的犹如神祗,鼻梁高挺,嘴唇微抿,睫毛更是浓密翘长的不像话。

    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可这不但没有丝毫损坏他英俊挺拔的形象,反而多了几分神秘魅惑的气质。

    总之,这是一个相貌气质不输任何当红男星,能瞬间就让女子深陷沉沦的年轻男人。

    “看够了吗?这就是你对待金主的态度?”

    不留情面的戳穿秦雨季的偷看,池景轩睁开眼,眼中积蓄着莫名的怒气。

    而秦雨季,则在听见他的那句话后,瞬间白了脸色。

    金主……他吗?

    知道他一定是误会了她,秦雨季却一点儿要辩解的意思都没有。

    谁会在乎呢?

    父母吗?

    那样的父母,有和没有又有什么区别呢?

    她靠自己的双手赚钱养活自己,得来的钱也都干干净净,既不愧对天地也不愧对自己,一切问心无愧,有什么好解释的呢?

    紧攥着双手,秦雨季扭头看着车窗外飞快纵过的夜景,心中思索着一会儿要如何应对。

    房租,她自然是付不起的。

    而他在这样的深夜将她带回去,不但误会了她是夜总会的公主,还明言要她偿还昨晚救她的恩情和在别墅的房租,言下之意显而易见,不是吗?

    要怎么办……

    不等秦雨季想出个所以然来,车缓缓的停了下来。

    阿诚打开门,池景轩便下了车,秦雨季呆坐在原处,只觉得手脚冰凉。

    她不知道,再次踏进这栋别墅,对她而言将面临着什么。

    阿诚礼貌的打开车门,静候着秦雨季下车,她不动,他也不催促,一边,不动痕迹的打量起来。

    无疑,这是一个年轻又美丽的女子。

    她的美丽,不同于m市那些对少爷趋之若鹜的名媛淑女,不刻意,不做作,就像黑夜中暗自绽放的百合,清纯,而又魅惑。

    可惜了……

    若不是她的身份,只凭少爷为她盖上毯子的举动,她已是m市最让万千女性羡慕嫉妒的女人了。

    该来的总要来,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

    做了无数的心理斗争,秦雨季终还是下了车,走进了别墅。

    换了拖鞋去了昨夜睡过的卧室,房间整洁如新,并没有那个男人的身影,秦雨季默然的坐在床边,不知道该做什么。

    越想越多也越紧张,这一刻,她才发现,除了那个让她避之不及的身份,她竟然一点儿依仗都没有。

    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在说:秦雨季,告诉他你是秦家的女儿,是市长秦仲嵩的长女,不看僧面看佛面,他会放你一马的。

    可这样的声音,才刚刚冒出头,就被秦雨季否定了。

    她从心底,不想和那个家有一丝一毫的纠葛。

书名:总裁爹地太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总裁爹地太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单挑吧王爷12章

    原标题:单挑吧王爷12章小说名:单挑吧王爷第12章目瞪口呆“怎么没错?秦王府不许出门他们就没有办法了吗?爬墙不会吗?刨狗洞也可以啊?只要想出去,多得是办法,就看她们有没有想到!”一席话,云瑶等人听后垂下头,云想裳则是目瞪口呆。我的天,想不到她这个便宜爹如此不走寻常路啊!看来小时候没少干翻墙爬狗洞的事,不然业务怎么会如此熟悉?“云瑶她们知道错了,爹你就别太责罚了!你把她们都罚了,谁来照顾我啊?我现在可是一个伤人,身边不能缺人……”云想裳说着摸了摸后脑勺,几次想揉,后来想想忍住了。她可记得电视里有说

  • 家有恶妻12章

    原标题:家有恶妻12章小说:家有恶妻第12章:季尘封的转变男人的yuwang却更加浓郁,肆掠探索着她的香甜……“唔……”在她被吻得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时,他这才了轻舔着松开她的唇瓣。沐薇终于能够喘气,立刻从他的怀抱中出来,重新站稳捂住了自己还在躁动不安的胸口!“哇……这沐家小姐好幸福!”舞台下隐隐的传来了羡慕的声音。季尘封不禁眉头紧锁,脸色稍稍一沉,他竟然会情不自禁的真的吻了这个女人?!疯了?!“咳!”他故作冷漠的咳嗽了声,转脸带着几分嫌恶的看着沐薇:“婚算是结了,接下来的你自己看着办吧!”丢下话

  • 嘿,你的芯片掉了12章

    原标题:嘿,你的芯片掉了12章书名:嘿,你的芯片掉了第十二章你要小心“我来找云庭哥哥学习的,走云庭哥哥,我们去你的房间。”慕容琳懒得理会面前的沈黎歌,可能只是觉得她也是过来串门的,毕竟她的云庭哥哥可是一个万人迷。帝云庭慢慢去下了自己胳膊上那双慕容琳的手,本以为沈黎歌不会说什么,而自己把这个大小姐打发了就好,但是下一秒整个房间内的人秒秒钟吐血。“那你们去吧,我先回我的房间了,你不是今天帮我收拾房间来的么?让我知道我的房间里乱糟糟的,你就……哼哼。”【小样跟我斗?系统,对待这种人我们该怎么办,我这样

  • 毒医本色12章

    原标题:毒医本色12章书名:毒医本色第十二章:心痛“浅颜我告诉你,以后除了我给你的东西不能吃,除了我说的话,你不能信。”慕容紫儿恼羞成怒,但更多的是无边的心痛。心像是飘浮的落叶,找不到首尾,“这王府内除了你我,都是敌人。别说一个小姐妹,在利益面前,你什么都不算。”“不,她不会骗我。这东西也是她偷来的。”她话语刚落,只见喉咙传来一阵血腥,一阵鲜血猛的吐出来。浅颜这才明白,慕容紫儿刚才的举动是为什么。“小姐……”浅颜颤颤巍巍的从唇角溢出无奈。她一瞬间竟有些觉不出痛来,只是颤抖的抱住浅颜的身体。坐在地

  • 素手仵作12章

    原标题:素手仵作12章小说书名:素手仵作第12章打赌孙姨突然离世的消息传来,起初文初是不信的,后来又见孙宸轩满江南到处跑,才发觉事情的重大,于是赶了过来。对于孙姨,文初是敬佩更多。他爹当初愿意收宸轩为徒,一是宸轩本身天赋秉异,是个不可多得的奇才。二便是孙姨本事了得,手腕高明,是个不可多见的奇女子。让他家那个老头子佩服赞叹。而那个女人,就算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也是十分苛刻。作为从小陪着孙宸轩长大的师兄兼哥们儿,文初深深地体会到孙姨的本事和手腕。她对待宸轩,严厉苛刻,丝毫没有母亲的慈祥温和。而宸轩也

  • 镜花水月终无缘12章

    原标题:镜花水月终无缘12章小说名称:镜花水月终无缘第十二章再起争端孙晴柔白色小洋楼前,围着一圈半人高的白色木栅栏,孙晴柔和苏向晚正坐在黑色的藤椅上下棋,翠儿和梨香好奇地围观着。“哎哎哎!停!你怎么又悔棋了?”孙晴柔的清脆地声音,远远地就飘了出来。孙映寒和刘少卿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地放轻了脚步,他们站在围栏外安静地看着她们闹腾着。背对着她们的是一位穿着绿格子棉麻旗袍的女子,只见她慵懒往椅子上一靠,略带着无赖地腔调说:“你都赢了一个下午了,总得让姐姐赢一次吧!再悔这一次,最好一次好吗?!”孙映寒一听

  • 回首难婚12章

    原标题:回首难婚12章小说:回首难婚第十二章你对她竟有感情吗?“田晓瑜,留下来一起吃饭吧。”陆谨东突然说了这句话,竟然连自己都吓了一跳。他以为他会很生气,他以为他已经对这个女人没有任何感情,只有厌恶。可是当他看到地板上破碎的陶瓷杯碎片时,当他不经意听到刚刚田晓瑜说的那句话时。他不能理解自己的懊恼到底是出于什么缘由。“什么?”肖露和田晓瑜异口同声的说道,只是肖露的声音来源于内心,并且有些惊讶,而田晓瑜则是难以置信的表情。“我说!你......留下来吃饭,田晓瑜。”陆谨东抬头,目光透过快要夕阳的光束

  • 萌妻养成攻略12章

    原标题:萌妻养成攻略12章小说名字:萌妻养成攻略第十二章公主病“难道你一点都不会看人脸色吗?”相较于苏叶的一脸善意,闵柔儿却是马上沉下脸来,有些鄙夷地看了苏叶一眼,颇有些不屑地说:“要说我找你,麻烦你看看你自己的穿衣打扮,还有你刚刚是什么样子,即使是个男人也不会那么大咧咧地蹲在地上,那么难看!”苏叶感觉有些哭笑不得。她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衣着,T恤加牛仔五分裤,毕竟她不是公众人物,再加上整天要跑来跑去的这样穿起来最方便。至于她的动作……苏叶扶额,这丫头是有公主病吧?“美女,你在要求我穿着的同时请考虑

  • 我的隐婚军官老公12章

    原标题:我的隐婚军官老公12章小说名:我的隐婚军官老公第十二章萧暮暮,等死吧萧暮暮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目光定格在萧父身上,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个原本应该是自己最为亲近的人,这个被自己称呼一声父亲的人。如今却跟别人一样,为了萧家的名声和地位,不惜让自己的女儿去做别人的情妇。或许在父亲心里,自己终究只能成为一颗棋子,一个有机会让萧家青云直上的物品。萧暮暮从前对于对于父爱,对于亲情,对于家庭的渴望,在回到萧家来以后,一点点被打击冲淡,已经渐渐失去了期待。可他,毕竟是自己的父亲……萧暮暮坐在校园树丛后面的

  • 君临四合院12章

    原标题:君临四合院12章小说名称:君临四合院第十二章美食来啦“你的身份证啊。”“身份证?你怎么能翻我的包呢。”黛钰赶紧把自己的背包护在胸前。锦宣无可奈何冷笑道:“我从床底下捡的,恐怕你什么时候掉到床底下的自己都不知道吧,上面一层灰了。哝,给你吧。”锦宣从口袋里掏出身份证扔在茶几上。黛钰最怕别人看到自己身份证的照片了,因那次自己去更换身份证,正好到了警局中午系统关闭的时候,黛钰就那么随意照了一张,谁知拿到身份证的那一刻,黛钰恨不能撕毁了它,上面龇牙咧嘴头发还乱糟糟的造型恐怕黛钰也是头一个。那张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