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风水师笔记13章(第13章:鸠占鹊巢)

2017/12/27 12:32:1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风水师笔记

第13章:鸠占鹊巢
  王红这个浑人一直跟着我,非得让我把金锭给他,并非是我贪图他这块金锭,只是我给他之后,要不了今晚,他就会输的精光。原文163woman.com   东北这块地有两个天气是要人命的,一个是连月的阴雨,另外一个就是下雪天,俗话说,天阴下雨打孩子,一到阴雨天东北人没什么活动,不打老婆孩子就是赌钱,这回大雪封山是赌钱的好时候。   晚上王红就猫我家里,算是赖上我家了,这个人脸皮贼厚,甭管你怎么说,人家就是不挪窝,我娘还得管人家一顿饭。   之前回来的时候,张屠户给了块猪坐臀,就是屁股上那块肉,我娘做了顿好吃的,上贴饼子下炖菜。   也叫一锅出。   锅里又炖菜又烀饼子,菜炖在锅底,饼子贴在锅边。   里面猪坐臀、油豆角、土豆块,铁锅的四周贴上玉米面的饼子。   这道菜那叫一个丰富,这年月,不是过年都吃不上,我也馋的很,味道也一样,豆角绿绿的,绵而不过烂,土豆块已经到了被炖得没有任何棱棱角角的状态,入口即化,而吸收了青菜香味的排骨,味道也不错。原文163woman.com   配上一口二锅头,人间美味,王红自然不用说,我抱着碗吃,他抱着锅吃,浑然没把自己当外人。   吃饱喝足,王红就在我家睡下了,他那都能睡,在柴房铺垫稻草,裹着棉袄也能睡的跟死猪一样。   我看着大雪还是连夜的下,就到了地窖里,把从张屠户家里带回来的死胎,吊在盖严上,用一根棍支撑着,然后回去睡觉。   半夜我听到猫叫,也没搭理,随后就听到地窖里传来啪嗒一声,我就知道那玩意下去了,我要把那头黑猫在里面关一段时间,等它把死胎吃完了再,在地窖里饿它十天半个月,肯定就老实了。   猫这种动物,九条命,就是饿上一个月,它也不一定会死,但是到时候你给它一口吃的,它肯定把你当亲爹。   这件事过了,我就没管它,楞它在地窖里叫的昏天暗地,我权当没听见。   这个冬天有些邪乎,冻死了不少人,有三家老人过辈了,找我给办了丧,点了穴,好吃好喝好伺候,末了给了五百块钱辛苦钱,但是王红这个不要脸的胖子跟在我后面混吃混喝不说,还手脚不干净,拿人家垫背钱。风水师笔记13章(第13章:鸠占鹊巢)   棺材下葬前,都会在棺材里面撒上一层钱,叫做垫背钱,王红趁人家不注意,下棺材里面就给捞了,我见了也没多说,这种钱他敢拿,就让他拿,迟早遭报应。   不过王红跟在我屁股后面到时帮了我不少忙,挖坟吊棺都是他的,有时候还帮忙背尸,虽然他也脸皮厚问人家要辛苦钱,但是这种事东家本来就不想做,花点钱也是心甘情愿的。   眼看着就要守岁了,这天张屠户一家人来了我家,张屠户倒是实在,肩膀上扛着半扇猪,手里还拎着大猪头,张芙蓉娘两还领着大曲白酒来我家,要给我拜年,我虽然年纪小,但是在村里辈分还算高,所以他们家给我拜年,我也算是受的起。   我娘很高兴,正愁着没钱备年货呢,人家送上门来了,热情招呼,三个老娘们坐在井口,洗菜腌肉,我跟三个老爷们在堂屋做着。   张屠户来给我拜年是一件事,另外一件事让我颇为惊讶,他要给她闺女说亲,农村十七八岁的姑娘说亲很正常,但是这个说亲的人让我颇为不能接受。   因为就是我。   张屠户想让他闺女跟了我,没啥原因,就是我得负责,全村老小都知道我见了张芙蓉的身子,证明张芙蓉已经失身了,要是我不娶,她就嫁不出去,而且更坏的就是,张芙蓉生了鬼胎的事也传的沸沸扬扬的,除了我谁敢娶她?   这种事本来是高兴的事,我也老大不小了,二十七八了,说个媳妇当然得高兴,但是这媳妇却是张芙蓉,这让我怎么都高兴不起来,不说她生了鬼胎,且说我娘那一关就过不了,我娘并不是什么坏心眼,但是她也不想我娶个没人要的女人,而且,她对我媳妇没有别的要求。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能生孩子就行。   但是张芙蓉经历过那种事情之后,能不能生倒是一说啊,我看张屠户殷切,而且还给我送了彩礼,这可是稀罕事,在农村娶媳妇,还就没停过倒贴的,哪家有个闺女不趁这个时候捞点彩礼钱,所以张屠夫倒贴彩礼,让我不好拒绝,那可是张屠户的老家地,足足一万呢。   王红倒是脸皮厚,非要做人家张屠夫女婿,当着我的面就给人家跪了,非得叫人家老丈人,但是张屠户可不稀罕这个泼皮无赖,这件事张屠户就得我一句话。   我没话给他,张芙蓉我看着好,但是我不能不听我娘的意见,于是我就去找我娘,把她拉到里屋跟她说了张屠户来提亲的事,我还颇为不好意思,毕竟也是头一回。   我娘听了当时就不愿意,他让我在里屋坐着,不要出去,她出去应付,我就坐在里屋,听到我娘说了一些话,我耳朵贴在窗户上,听的真切,我娘说了张芙蓉一百个好,但是就一样不好,说她有可能生不了孩子,我娘说我们老胡家三代单传,没后是不行的。   这句话把人家给噎回去了,我在里屋呢,就听到张妈说要走,我本来想出去的,但是我透过窗户一看,我娘都已经把人家给送走了,我心里有点失落落的。   回头了,我娘交代我,娶谁都不能娶张芙蓉,否则那就是不孝,我娘说她一辈子听我的,但是这件事必须得听她的,弄的我也没办法,只好同意。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上午张屠户来送礼,下午又来了个大户,叫严文利,后来我才知道是查干湖有名的渔场大户,大白湖一亩三分地有他一半,十来年前就是村子里响当当的万元户了,他的到来让我颇为惊讶,而一个人跟他一起来我就更惊讶了。   我在家坐着跟我娘一起包豆宝呢,俗话说,“腊月到,蒸豆包,热气冒,香味飘。”说的就是东北的粘豆包,它外形酷似元宵,大小如鸡蛋,色金黄,有粘度,象征小日子团圆美满,所以过年时家家都要蒸上几锅。   这会有个颇有气势的人进了屋,这人中山装,皮鞋蹭亮,将军肚外挺,胳肢窝夹着一个皮包,脸大嘴大,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所谓脸大有面,嘴大吃四方,看他挺讲究的,我第一眼还没认出来。   这人把手里一条三尺的鲤鱼放下,介绍了一下自己,他是吉林木家乡的严文利,来找我想给他父亲寻个龙穴宝地,找了许多先生,都不满意,听了一位阴阳先生的介绍,才来拜见我的。   我看了一眼那阴阳先生,瘦挑的很,鲶鱼胡子,眼睛小而有神,但是却显得奸诈,个子不高,一身宽袍在身,另外一只手永远背在身后,若是你细看就会发现,他那只不见人的手有六根手指头。   我对那阴阳先生说:“承蒙惦记,没想到您老还记得我呢?多亏祖上手下留情,否则我胡家就断子绝孙了。163女性网”   这个阴阳师叫阎六,人称鬼手六,因为他排行老六,有六根手指,常与鬼打交道,又沾了个阎字,所以称鬼手,五六十岁的年纪,长的奸诈,他父亲就是有名的阴阳大家小阎王,也算是颇为传奇的一个人,在千山胡半仙第一,他小阎王就是第二,胡半仙点人生,他点人死,他让人三更死,那人绝活不到五更。   这个小阎王跟死人阴人打交道颇多,所以阴气极重,娶了六个老婆,生了六个儿子,但是没一个能满月,这个阎六还是我胡半仙爷爷给保住的,才有了他今天,但是没想到这个阎六不如他爹,心眼坏着呢,所以我对他就没什么好感。   阎六很圆滑,我见他样子也不像是生气,找着凳子给严文利,两人就此坐下,这脸皮比王红也差不到那里去,阎六翘着二郎腿对我说:“前人事,我作为后人不好妄断,福祸也是前人造下的,我等只管好眼前事便是尽人事了,严老弟先人刚去,想找一块宝地下葬,你我两家也算有些交情,所以我便特地举荐严老弟请你指点一二,你也莫谢我,权且是世交情谊。”   我领教了阎六的脸皮,也不跟他计较,前人的事,后人谨记便好,我看地上的鲤鱼贼肥,也看出来了看出来了严文利的诚心,这种三尺常的鲤鱼可是难寻,所以我便说:“你想寻个什么宝地葬了令尊?”   严文利没有开口,推了一把阎六,我见着便知道来之前他两人肯定商量好了,心中便有几分不高兴,风水这行,就怕有人指手画脚,特别是同行。   阎六点了一袋旱烟,吧嗒吧嗒的抽了几口,做足了功夫,稍后才对我说:“听说你寻得了五灵脂夜明砂?定是遇到了风水宝地,可否带严老弟去看看。”   我一听心里就来火,不知道他是怎么晓得我找到了五灵脂与夜明砂的,这个且不问,他居然想去看别人的坟,我就说:“那块地早就名花有主了。”   阎六倒是不在意,只是淡淡的对我说了四个字:“鸠占鹊巢。”

风水师笔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风水师笔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鬼王独宠腹黑嫡妃8章

    原标题:鬼王独宠腹黑嫡妃8章小说名:鬼王独宠腹黑嫡妃第8章调戏美男“公子,奴家的房间在前面呢,您怎么不走啦?”挽住墨雪颜胳膊的那女子,妩媚的眸中,流露出一抹醉人的风情,连语气都是娇娇柔柔的,闻之酥骨。“里面那个是我朋友,我进去看一下。”墨雪颜看都没看身边的女子,眼睛放光的只盯着里面拿到黑影瞧,随手将剩下的银子都丢给了女子,“赏你的,先下去吧,爷一会再找你。”“多谢公子。”女子拿了银子,自然不会躲纠缠,笑盈盈下去了。墨雪颜毫不客气的推开半掩的门走了进去。“滚。”强大的气势扑面而来,身着墨袍的男子冷

  • 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8章

    原标题: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8章小说名: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第8章他的女人叶云兮恍惚中到包间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云兮,大宝呢?怎么没见他啊。”叶国强虽然不高兴自己的女儿未婚生子,不过这个宝贝大孙子实在是心疼的紧。“哦,大宝今天在上奥数班,就不过来了。”回过神来的叶云兮这才说道,大宝非常不喜欢这对母女,自然不愿意过来。“姐姐,我记得,你工作快要考核了对吧”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叶筱染甜腻的声音响起。“啊,对啊,也不知道这回能不能过。”想到自己那个跋扈的主编和组长艾米,叶云兮就一个头两个

  • 一夜情深:撩妻总裁日后见8章

    原标题:一夜情深:撩妻总裁日后见8章书名:一夜情深:撩妻总裁日后见第8章惹上了危险的男人慕安安死劲的向后靠着,哪怕明明知道动作有多滑稽。“我,我不是要利用你……”慕安安这样说着,脸上却尴尬的很。“哦?”轻咦再次溢出唐诀薄唇,那鹰隼般幽深的眸子更是缓缓眯缝了起来。“就当我是利用你,我道歉。”慕安安感受着唐诀身上那骇然的危险气息,努力的扯着嘴角,吱唔说道,“可……可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就结婚,不合适吧?”唐诀没有说话,只是冷然的看着慕安安。从刚刚上面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出,慕安安根本不知道昨晚是谁。“而

  • 总裁宠妻请温柔8章

    原标题:总裁宠妻请温柔8章书名:总裁宠妻请温柔第8章不如,你嫁给我自己平时那点张牙舞爪的气势,到了陆时铭面前,完全就像是个泄了气的皮球。苏鹿其实很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当回答完这个问题之后,她很快出声提醒,“现在你可以松手了吧?”陆时铭并未照做,而是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句,“但他睡了我的未婚妻,就这一点来说,确实很不公平。”他顿了顿。苏鹿能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那两道目光似乎是深邃了一些,然后就听见他又说,“不如,你嫁给我?”噗……苏鹿差点被自己刚吸入肺腑的那口氧气给噎死。狗血淋头,天雷滚滚什么的。

  • 六界之凰女禾锦8章

    原标题:六界之凰女禾锦8章小说名称:六界之凰女禾锦第8章无上荣宠当禾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亓笙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处事有度,是为了谋得生存。可是这种方式能用在所有人身上,却是万万不能用在禾锦身上。只有被她所遗忘的人,才能安然无恙地走出皎月宫,所以他要做的是让自己和其他人没有区别,越容易被遗忘越好。思及此,亓笙一刻也不敢耽搁。起身走到禾锦面前,拂袍跪下,拱手请罪,“是亓笙界越了,还望王女恕罪。”禾锦微微蹙了眉,眉目间都好似凝了一层冰霜,目光锐利地吓人,“起来说话。”亓笙起身坐下,却是

  • 邪王溺爱:极品毒妃宠上瘾8章

    原标题:邪王溺爱:极品毒妃宠上瘾8章小说:邪王溺爱:极品毒妃宠上瘾第8章收拾完毕“还不快滚!”慕雨泽的灵力有限,他制造出的土墙时间有限,自然撑不了多久。奴才们听见这气急败坏的声音面面相觑,在嬷嬷的带领下迅速退出了房间,实在不怪他们不自觉,这场景也太劲爆了,这大皇子居然和四小姐在一个床上!这三小姐再怎么废材也是丞相府的嫡女啊!“妹妹,这会儿时得偿所愿了吧。”安然掐好时间便踏进门来,她面露嘲讽,真傻,这安欣就不说了,没脑子的草包美人一个,这慕雨泽可是现在当今太子,也这么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慕雨泽停

  • 总裁缠上门:宝贝娇妻不离婚8章

    原标题:总裁缠上门:宝贝娇妻不离婚8章小说名:总裁缠上门:宝贝娇妻不离婚第8章我已经有了别人的孩子这一次,霍仲琛依旧没什么耐心。梁浅语的身体紧绷,指尖也剧烈地颤抖着。可她害怕自己任何一点轻微的举动就触怒了霍仲琛,所以只能紧紧地闭着眼,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在他毫无感情的羞辱之下,梁浅语的心里升起一股悲凉之感。霍仲琛就像戒不掉的毒,发作起来抓心挠肺,她好不容易花了五年的时间将他封藏在内心深处,却又因为晨晨的病主动找上了他。难道这就是她挣不脱逃不过的宿命?热烈过后,便是长久的沉默。梁浅语不敢说话,她怕她

  • 总裁的天价穷妻8章

    原标题:总裁的天价穷妻8章小说:总裁的天价穷妻第8章这幅模样确实让人太放心了温庭域唇角勾了勾。这个女人倒是有几分意思。“可是我没勾引你,你长得这么丑,一看就让人倒胃口。”顾念念充满恶意说道。她想着怎么也要报复报复眼前的男人。打架她是打不过的,逞逞口舌之快也是好的。只是说这么英俊的男人丑,是在有点违心。她等着男人气急败坏的模样。然而男人神色波澜无静:“如果你认为丑你就丑吧。”顾念念如同一个拳头打在了软棉花上,连个回弹都没有。温庭域嗓音清冽:“你前面就是垃圾桶,你想吐,大可以吐个痛快。”“你”顾念念

  • 摄政王的金牌宠妃8章

    原标题:摄政王的金牌宠妃8章书名:摄政王的金牌宠妃第8章我就要她死“住手,住手,你们谁要是敢对四小姐不敬,老爷我就直接打杀了他!”门外面传来急促的历喝,那声音的内容让柳笑笑眼前一亮却又一暗。她不是那该死的四小姐吗?那个声音现在她也是听出来了,是她这身体那个倒霉的父亲。八百年没管过身体的原主,现在出来又是哪一出的戏?“嘶!谁?”手上突然的疼痛,打断了柳笑笑的思维,不明所以的看了看四周,心中一凉。特别是看到柳琳玉跑向了家丁外围,柳笑笑的心紧了紧,看来刚刚用东西打她手的是柳琳玉的人。不由的心中一阵悲哀

  • 夜帝的替婚新妻8章

    原标题:夜帝的替婚新妻8章小说名:夜帝的替婚新妻第8章突然而来的欠债车门“唰!”的一下打开,五六个流里流气的男人冲了下来,看着云歌一脸邪笑的问:“你就是叶清薇吧?”云歌看着这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有种不好的预感,往后退了几步,警惕的问:“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她从来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啊,这些坏蛋不会是想绑架自己吧?“叶小姐别紧张,我们只是来找你还钱的!”“哼,你要是不配合,那可别怪我们不怜香惜玉了!”两个混混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的威逼利诱吓唬她。云歌一脸的惊讶,问他们:“我从来没向你们借过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