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冥妻临门12章

2017/12/27 11:40:50 来源:网络 []

小说:冥妻临门

第十二章 他们在瞒我什么?
 喊完之后,继续前行十步,再倒退两步,再喊一次口号,如此反反复复,朝我们走来。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这口号我很熟悉,是我们这儿才有的童谣,在我小时候,谁家大姑娘出嫁,我们都会跟在轿子后头喊这个童谣,要喜糖吃。   这支阴森森的队伍,突兀出现在这荒野,把我吓坏了,也顾不上攻击姑父了,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   “它……它出来咧!”姑父忽然惊恐的尖叫一声,猛的甩开我和表姐,急匆匆的绕到囚子后面,消失不见了。   我并没有因为姑父逃走而有半点的松懈,这支来历不明的诡异队伍,让我心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而此刻,四爷爷忽然懊恼的叹了口气:“怪不得囚魔土会失效,原来是他们在搞鬼……”   我连忙问四爷爷:“四爷爷,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四爷爷冷哼一声:“这帮贪婪的家伙,为了荣华富贵,竟敢违背组训,哼,迟早要遭报应啊。”   我却听的莫名其妙,连忙问这帮人到底是什么人,组训又是什么?   四爷爷并未回答,只是扭头看着我:“天赐,我想明白了,人活着,就他妈得为自己拼一回,不能让我的覆辙,在你身上重演。”   我更疑惑了:“四爷爷,什么意思?”   “跑,带着雪月,跑,跑得越远越好,去认祖归宗,混个出人头地,回来给你四爷爷坟头添一把土。版权163woman.com”   “不行。”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四爷爷,我不能丢下你,你跟我一块走。”   四爷爷摇摇头:“我活不成了,没了心尖血,谁也活不成。哼,放心,这帮人交给我,想为难你们,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说着,四爷爷猛的推了我一下,积攒全身的力气一声怒吼:“快跑啊。”   我眼泪汪汪的看着四爷爷,又怎么舍得丢下他一个人呢?   表姐拽着我的胳膊,苦苦哀求道:“天赐,快走吧。四爷爷没了三滴心尖血,活不成的,求求你,我……我害怕……”   我知道我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咕咚一声,就给四爷爷磕了个响头:“四爷爷,您老多保重,我肯定会回来,帮您报仇的。来自163woman.com”   说着,我拽着表姐的手,就疯狂的跑了起来。   可是我受伤太重,即便我咬牙坚持,速度也比不过那帮人。   而在我们跑起来的时候,我分明听到身后有人大声嚷嚷了一句:“都快点,快别让她跑了。”   我当即便皱了皱眉头,这声音,听着有点耳熟啊,好像是我家邻居,罗老三的声音。   我纳闷儿的回头看了一眼,那帮人已经加快速度追了上来,敲锣打鼓的声音更急促,口号声也加快加重了很多:“迎新娘,上花轿,荣华富贵全来到……”   他们的速度太快,没多长时间,我们之间的距离就只有不到十米左右了,敲锣打鼓的声音,口号的声音,犹如滚滚轰雷,在我耳畔不断炸响。   我连忙扭头看了一眼,顿时便傻眼了,因为这些披麻戴孝的人,竟全都是我们村的男村民。领头的,赫然是罗老三。冥妻临门12章   罗老三冲我诡异的笑了笑,骤然加快脚下速度,一个飞扑,就把我给扑倒在地。   表姐惊慌失措的尖叫一声,要把罗老三给踹下去。   而就在此时,那顶缠满了白布的轿子,已经抬了上来。   表姐对那顶轿子似乎很害怕,轿子靠近之后,她惊恐的倒退。   还没等我弄明白状况,表姐竟不受控制的“飞”了起来,直接冲进了那顶轿子,感觉好像轿子里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把表姐给吸进去的。   我当即意识到表姐有危险,愤怒的一拳砸在罗老三的眼睛上:“你麻痹的罗老三,赶紧把表姐放了,否则老子弄死你。”   罗老三被我打了一拳,气的怪叫,连忙招呼人,把我手脚给绑了起来:“臭小子,不识好歹,咱们是救你呢,你别鬼迷心窍了你。冥妻临门12章”   说着,几个人把我给架起来,跟在轿子身后。   我分明听见,表姐在轿子里痛苦的呼喊呻吟,表姐肯定正在遭受折磨。我愤怒的挣扎,破口大骂,但我又怎能干的过这帮莽夫?任凭我怎么骂他们,他们都根本不理我。   很快,他们便把我和表姐带到了囚子旁,我看见几个人拿着墨斗和一个小茶杯,走到了姑父的囚子前。   他们把茶杯里的东西,倒进了墨斗里,我看见茶杯里盛的好像是血,红彤彤的,倒完了之后,就用墨斗在囚子上弹红线。   他们的动作很熟练,不到半个钟头的时间,红线弹满了整个囚子,看上去好像是一张血网。   原本,我还能听到囚子里传来一阵剧烈的撞击声。说明163woman.com但等这张血网完工了之后,里边瞬间便安静了下来,没了半点的动静。   而另一队人马,则拿着铁锹和钢棍铲子,三下两下的就把表姐的囚子给拆了。   在拆囚子的时候,表姐在轿子里更痛苦的呻吟,撞击。但等囚子拆完之后,轿子立即安静了下来。   我心如死灰,知道现在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了。只是心中挂念表姐,不知道现在表姐情况如何了,该不会被这帮人给害的魂飞魄散了吧。   “走。”罗老三喊了一声,队伍当即再次集合在一起,前行十步,倒退两步,口中喊着口号:“迎新娘,上花轿,荣华富贵都来到。”   我看见他们抬起了四爷爷,四爷爷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晕过去了,被他们抬着,一动不动。   我愤怒的瞪着罗老三:“罗老三,你他妈最好放了我和表姐,否则等老子回去,老子非弄死你。”   罗老三挑衅的目光看着我:“臭小子,别不识抬举啊。要不是乡亲们救你,你小子早就死了知不知道?”   “是吗?”我冷哼一声:“可是,为什么四爷爷说的,跟你说的不一样?”   听我这么说,罗老三当即便紧张起来:“他……他跟你说了什么?”   我冷哼一声:“违背组训,迟早遭报应。”   罗老三忽然不说话了。   抬着我的人,小心翼翼的问道:“三哥,四爷爷的话……”   “别听他胡说。”罗老三咬着牙说道:“老祖宗早就不管我们了,还报应给屁。”   我心中越发的纳闷儿了,祖训,到底是什么?我感觉我们村子,潜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这支队伍,来到了村庄之后,便分成了两路。一路人马,抬着轿子往后山的方向继续走去。而罗老三等人,则把我送回了家。   我妈正在门口翘首期待,看见我们回来之后,我妈匆匆忙忙的跑了上来。   看见我这副惨状,我妈的眼泪顿时吧嗒吧嗒就掉下来了:“熊孩子,你又不听妈的话,要不是村里人帮忙,你已经……”   我妈哭着,想要解开我身上的绳索。   而罗老三却立即拦住了我妈:“三婶儿,先别解开了。天赐这小子鬼迷心窍了,我担心他待会儿会偷偷的溜去追那顶轿子。”   我妈虽然心疼我,可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我心如死灰,知道我现在做什么都没用了,只能任凭他们摆布。   我心中好奇这个村庄的秘密,思索着四爷爷临走前跟我说过的几句话,不过更担心的,还是表姐。   他们会怎么处置表姐?他们拆掉了表姐的囚子,表姐现在情况如何?会不会魂飞魄散?   想着想着,我的眼泪顿时就掉下来了。   罗老三他们把我放在床上,就在一旁坐着打牌,看着我。   我妈看我不断掉眼泪,她也心疼的直掉眼泪,问我想不想吃点好吃的,要不要喝点水。   我没理我妈,只是傻子一样躺着,一动不动。   罗老三等人看我这样,都在旁边开导我。   不过,即便他们再怎么说表姐的不是,我也不会相信,表姐是不会害我的。   我只是咬着牙,瞪着罗老三:“你们瞒着我的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   我太累了,身上也都是伤,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等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太阳透过窗户,懒洋洋的照在我身上。   我动了一下,想要起来晒晒太阳,可全身上下疼痛难耐。   我妈听到我的动静,放下手中的碗筷,就走了上来:“天赐,别动,你身上都是伤,躺在床上养伤吧。”   我冲我妈点了点头,躺在了床上,同时脑子思索着昨晚发生的事。   睡了一觉之后,我也冷静了下来。我心中清楚,村里人刻意瞒着我,即便我再死皮赖脸的问也无济于事,反倒可能打草惊蛇,让事情变的更糟糕。 所以,我必须智取,暗中悄悄的调查才行。 我妈最心疼我,说不定能从我妈身上问出点猫腻儿呢。   想到这儿,我舒了口气,装作乖乖男的模样问道:“妈,我饿了,想吃点小米粥。”

冥妻临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冥妻临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描爱8章

    原标题:描爱8章小说名称:描爱第8章实诚人叶桑挨了打,不满地嘟了嘟嘴:“你个见色忘友的东西,不留在S市祸害你男人,跑这儿来祸害我干嘛呀?”“我失恋了。”VIVI说的时候很平静,波澜不惊的,感觉就跟一不小心丢了个没放钱的钱包似的。叶桑跟许曼都是了解她的,面上越是这么波澜不惊的,心里面越是不好受,所以都沉默了下来,闷头喝酒吃肉。明天是星期一,除了VIVI大小姐,其余的都得上班,所以不到十点就散了席,旁边的那桌年轻人依旧很海皮地笑着闹着,估计这会儿喝得都有点高,开始传来玻璃酒瓶子的碎裂声。小曼伸手拦了

  • 豪门强娶:夫人超大牌8章

    原标题:豪门强娶:夫人超大牌8章小说名字:豪门强娶:夫人超大牌第一卷霸道总裁,好强势第8章还有后招“爸,姐,不是这样的!”顾雨菲仰头,却只能看到顾天晴眸中的冰冷。“姐……”顾雨菲连忙抱住顾天晴的腿,面上一如以往的楚楚可怜道:“姐,我错了,可是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让你好得快一点,我没想到,那药会对你今天的面试有影响。”后半句,顾雨菲根本是说给顾安成听的。果然,顾安成心软道:“雨菲,幸好你的药没有影响到天晴今天的发挥,不然,你可就害了天晴一辈子!”“是,爸,我知道错了。”顾安成叹

  • 帝宠之惊世凰妃8章

    原标题:帝宠之惊世凰妃8章小说书名:帝宠之惊世凰妃第一卷惊世嫡女第8章心有不怠空中响起沐小狸得意的笑声,咯咯咯的畅快肆意,清若银铃,仿佛山涧轻溅的水声,又仿若高山上的轻风,吹散了心中沉积的阴霾。黄衣人阴鸷的目光直射沐小狸,额头青筋尽爆,他脸色的精彩程度,远胜于天空的烟花。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耳垂已然泛红。一挥手,扯过离他最近的黑衣人的外袍飞速包裹住自己。“小心……”白衣护卫突然开口。“唰唰唰……”数十枚暗器闪电般飞来,沐小狸凌空旋转,白衣护卫也执剑挡在君临天身前。只,身受重伤心有不怠。“阁主……

  • 潋滟天下:冥王的绝世宠妃8章

    原标题:潋滟天下:冥王的绝世宠妃8章小说名称:潋滟天下:冥王的绝世宠妃第8章早睡早起或许是因为了受伤的缘故,冥夜看起来很没精神,它有气无力地趴在床上,任由孟花朝在它身上涂涂抹抹。孟花朝对人或许没什么爱心,但对动物、尤其是对受伤生病的动物,她却非常有耐心。她小心翼翼地帮冥夜换了药,又帮它把伤口一圈圈重新包扎好,做完这些后,她温柔地摸了摸黑豹的脑袋,柔声说道:“只是一点小伤,不会有事的,有我在,你很快就能痊愈。”冥夜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翡翠般的眼眸闪了闪。孟花朝收起药品和纱布,温和地问道:“你饿了吧

  • 总裁大人请爱我8章

    原标题:总裁大人请爱我8章小说名称:总裁大人请爱我第8章虚弱的美男子“叮咚”文小默拎着大包小包来到总裁位于B市半山的豪宅门前按响了门铃,文件是卢巧让送的,这外卖则是徐助理让送的。“叮咚”第二次按,大门依然紧锁着,里面的人似乎没反应。难道总裁大人不在家?这闪头在脑海里闪过,她竟然有点高兴,虽然她自认为总裁大人还是蛮好相处的,不过她认为只要是个人在他身边一站,他身上那道要命的气场都会令人觉得空气有点稀薄。不太想面对他的念头,竟然在她的潜意识会泛生。这念头一闪而过之后,面前的门“咔”一声开了,出现在面

  • 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8章

    原标题: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8章小说:毒后重生之妾本嫡出第一卷第8章弄巧成拙果然,不到一刻钟便有一人前来打探,却并非旁人,正是楚清欢之前看到的青梅。因为老夫人寿宴的缘故,这边很少有人走动,青梅蹑手蹑脚走近了风波阁,只是还没待进去就听到二楼传来的声音,顿时羞红了一张脸,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了似的,直到楼上传来了裂帛之声,青梅才顿时醒过神来,连忙跑了出去。二楼传来的声音悉悉率率,听在耳中并不是很分明,楚清欢微微一笑,很快脸上却是挂上了着急神色,嘴里低声唤着,“画眉,画眉,你在哪里?”迎面,有人款款走来。当

  • 异界重生:绝色逍遥仙8章

    原标题:异界重生:绝色逍遥仙8章小说:异界重生:绝色逍遥仙第8章芙蓉镇有水的地方就有人家,这话真是不错。叶夕走过一个写着“芙蓉镇”的古老石牌坊,抬眼看到的是一条宽大的河。不过,要不是桥头写着“芙蓉河”,叶夕会以为这是一条小溪。这河底虽宽,但是河水极清极浅,有些地方只有湿润的石头,却不见水,而且水流只是缓缓地流着,一点也没有河的气势。河道上有一排坚固的城墙,城墙之后就是镇子了。这镇子造的,倒是有几分意思。过了这条又宽又长的大石桥,就到了芙蓉镇。镇子的主街道很宽敞,是宽铺条石铺就的石板路,街道边的房

  • 孽婚之权少的私有妻8章

    原标题:孽婚之权少的私有妻8章小说:孽婚之权少的私有妻第一卷霸道总裁第8章想逃跑“接啊!”小勇哥轻声说。按下接听键,那头是程飞雪欢快的声音。“洛洛,你在哪儿,我想和你见面聊聊,方便吗?”“我……方便!”她必须去见程飞雪,至少当面看看她过的好不好,也看看能不能找机会暗示她看清乔宇石的真面目。“我叫阿欣过去接你,在哪里呢?”齐洛格告诉她在家里,阿欣来她家也算轻车熟路了。“去打扮一下,要比她漂亮。”小勇哥说。齐洛格苦笑了一下。“小勇哥,我不想和她比美,我真希望一切都是一场梦,希望她快乐。你知道我多矛盾

  • 老公不离婚8章

    原标题:老公不离婚8章书名:老公不离婚第8章为谁而来她心底的火被一下子挑了起来,像浇了油一样拼了命升腾。她再爱他,为了能结婚做出再多的让步,也不代表无动于衷。“顾辛彦,在你心底,究竟有没有把我当成妻子?”她憋了好几天话,终于说了出口,握紧了的手掌心有些疼。可她不在意,只坚决地抬头,目光撞进男人复杂的目光里,复杂而冰冷……她顿觉心凉透了。“看来我得到答案了。”自嘲地笑笑。舒蔚转身大步往前走,一瘸一拐的身体看起来有些滑稽。顾辛彦微愕,抓住了她:“脚怎么回事?”“拖您的福,死不了。”顾辛彦说不上那一瞬

  • 闪婚霸爱:老公太难缠8章

    原标题:闪婚霸爱:老公太难缠8章小说名字:闪婚霸爱:老公太难缠第8章涂药大概是取药的人有点多,苏奕过了好一会儿才拿着一盒软膏回来。“谢谢。”秦臻下意识地伸手去接,苏奕却不理会她,径自地拆了盒子,扫了一眼说明书,然后拧开了软膏的盖子。他抓住秦臻准备缩回去的手,坐在了她旁边的长椅上。他挤出一些软膏到她被烫伤的位置,再用指腹轻轻涂抹均匀。他的表情是那样的专注,让秦臻有一种错觉,似乎被他握在手中的,是极为宝贵的东西。秦臻呆呆地看着他,记忆飞回了从前。从小学开始,秦臻就一年不落地拿下了学校里的“三好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