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魔主焚天5章(第5章 神秘老人)

2017/12/27 5:21:31 来源:网络 []

书名:魔主焚天

第5章 神秘老人
  越来越冷,饥寒交迫的天宝在这悬崖里开始一点一点失去知觉,但是他手中的杀猪刀却紧紧地握着。163女性网不知过了多久,这样莫名其妙的过程,终于结束了。   天宝一头扎进了河流之中,已经昏迷的他瞬间清醒,挣扎着往岸上游去,气喘吁吁地爬到岸边,看着手中的杀猪刀,“这个样都没死,看来你真是把神奇的宝刀,能给我带来好运。”   他不敢多在这里久待,他怕那些人会追到这里来,所以就沿着这条河流往悬崖外面走。走了许多时辰,仍然没有走到头。   此时,天宝已经是又累又渴,趴在河里就是一顿豪饮。河水非常的清澈,能看到里面游动的鱼虾,他决定下去捕些鱼虾充饥。   河水很深,而且很凉。版权http://www.163woman.com/他管不了那么多了,再不吃东西,饿也要饿死在这里。在河水里徒手抓鱼,非常的困难。   没办法,他又回到岸上砍倒一棵小树,做了一杆标枪,静静地站在河边扎鱼。这里的鱼虽然在河水中十分的敏捷,但是好像没有见过人类,十分的蠢笨。   不多时他就扎了好几条大鱼,就近在岸边烤鱼吃。水质这么好的水里生长的鱼,肉质非常鲜美,直到两条大鱼下肚,天宝才觉得自己的魂魄回归到了体内。   打了声饱嗝,心满意足地捧起自己的杀猪刀,美滋滋地观赏起来。说明163woman.com十多年过去了,陪伴自己日日夜夜的杀猪刀,居然是人们口中传颂的神兵天龙刀,刚被人认出来,就引起了众人的疯抢,让飘香盛会的比武场地瞬间变成了屠戮战场,真是有魔力啊。   “哈哈,无名小辈,空怀至宝,却不识它的价值,有意思。”一个苍老的声音,确切的说是一个衰老的老头的声音,突然在天宝的头顶传来,吓的激灵一下子就从地上坐了起来。   扫视一圈,又抬头看看天空,空无一人,“谁?谁在说话!”   这是一个空旷的山谷,中间出了一条河流跟羊肠小道,周围的山上郁郁葱葱,什么人都没有。天宝小心翼翼地顺着道路又开始狂奔,这一次直接跑的都快吐血了,仍然能没出的了这个山谷。   “哈哈,小子,你落入这困天伏魔阵中,还想跑的出去吗?”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一会感觉这个声音是从前面传来的,又感觉是从身后传来的,仔细听起来好像是从头顶传来的,但是他看不到任何的身影。   “你是谁?是人是鬼?”听到困天伏魔阵,他虽然不懂这到底是什么阵法,不过听话里的意思,他根本跑不出这个山谷,只能颤巍巍地问。163女性网   “哈哈,啊哈哈,我是谁?我是谁?”这个诡异的声音,突然癫狂起来,如同晴日里的天雷滚滚,“我是谁!我是谁!”   整个山谷摇摇欲坠,地动山摇山河破碎的感觉,天宝被震的血气上涌,他紧紧捂住耳朵,声音仿佛生在他的体内,震的五脏六腑欲将碎裂,立时喷出一口鲜血,痛苦地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   过了很久,四周恢复如初,天宝被那个声音折磨的死去活来,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警惕地看着四周,“你,你还在吗?”   “当然在,我一直都在!”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竟然一点内力都没有,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闯入这困天伏魔大阵。”   话音刚落,王天宝就被一层神秘的力量包裹着,渐渐地飞上半空,他想挣脱,但是那股力量却死死地将他困在了半空。紧接着,数道金色的光柱从四面八方穿入他的体内,浑身热气缠绕,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快说,是谁派你来的。”那个声音又传了出来。   天宝知道这个神秘的高手正在帮他疗伤,就原原本本地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163女性网紧接着,他的杀猪刀又被神秘的力量给操控飞上了半空。   杀猪刀就是传说中的天龙刀,在这一刻,通灵的刀性想挣脱力量的控制,发出一阵阵嗡鸣声,若隐若现的龙体在那股力量之下横冲直撞,却始终无法冲破那股神秘的力量。   “恩,果然是万年前失落的天龙刀,可惜啊。在上一次的神魔大战中,被仙神毁为两半,从此消失在人神两界,没想到却被你当作杀猪刀使用了十几年。哈哈哈哈。”   天龙刀似乎不满意这个神秘老人的话语,觉得是在嘲笑它,被.操.控之下仍然不甘,嗡鸣之声,愈加的强烈,刀体周身爆发出耀眼的光芒,似乎是在展示着它的力量。   “哈哈,被人打坏本体,还是这么暴躁啊!”神秘的老人再次发出一声大笑,“你本一介屠夫,天龙刀追随你这么多年,实属你们的缘分。来自http://www.163woman.com/而且,在这个时间点上现身,定是天意所为,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话音刚落。操控天宝和天龙刀的力量突然消失,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天龙刀直直地插入了旁边的岩石中,好像知道害羞一般,又像是恼羞成怒一样。他试着将天龙刀从石头里拔出来,费了好大的劲,却纹丝不动。   “天龙刀的现身,必将引来新的动乱与杀戮。你平平庸庸,如何做的了天龙的刀主人?”神秘的老人在空中叹气道,“真不知道这是你的福气还是祸水。”   天宝默默地低下头来,这个老人说的对啊。虽说自己一腔热血,日想夜盼地成为武界高手,走南闯北,笑傲江湖。又得天龙刀相助,宝刀在手,天下我有。可是自己却始终是一个平凡的老百姓,还是最下层的老百姓。   要不是这困天伏魔阵,恐怕追兵早已赶到将宝刀夺走了。   “虽说你阴差阳错误入这困天伏魔阵,侥幸躲过追杀,可以在这大阵中孤独终老,但是,你的天龙刀甘心在这阵中再挨上百年吗?”   “它已经失落了万年,出世必然要腥风血雨,可惜啊,它的主人居然是一个可笑的屠夫。”   插在巨石中的天龙刀突然发出一声悲鸣,似一声划破长空的龙啸,尖锐的声音带着愤世的苍凉与悲壮,久久在山谷回荡。   低头的天宝,突然跪倒在地,“老人家,请收我为徒吧。”   天空的声音戛然而止,过了许久,那个神秘的老人仍然没有说话。天宝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师傅,请我我为徒吧!”   “老夫从不收徒!”神秘的老人话语低沉,似乎有些失落与伤感,“你若真想步入武学修炼之道,就自己下工夫吧!”   说话间,天空散落下许多的古典书籍,散落在山谷中间的小道上。   “困天伏魔阵无边无际,你永远也走不出去。等你小有成就我教你脱离之法。”说完这句话,神秘老人再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王天宝将天空散落下来的各种书籍全部整理在一起,发现全是自己没见过的武学宝典,玲琅满目应接不暇,就像是饿急了的叫花子,突然给弄了一桌子的好菜,自己却不知道如何下嘴了。   挑了半天,他终于挑到了一本《逆天降龙刀》的刀谱,迫不及待地翻看起来,里面的心法口诀,他一句也看不懂,还好后面配有图画。便跑过去拔出石头上的天龙刀,有模有样地练习起来。   看他比划了半天,神秘老人突然发出一声无奈地叹息,“逆天降龙刀,本就是因天龙刀的诞生而创的绝世刀法,有惊天动地的威力,竟然被你练成了这个样子。”   不待天宝回话,一股强横的力量冲入他的身体,好像一头巨大的猛兽在他的体内涌动,似乎将要把自己的五经八脉给冲断,不由自主地抓起天龙刀。   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看好了!”   本来黯然失神的天龙刀,在他手中爆发出耀眼的光芒,巨大的龙啸响彻整个山谷,他的身体涌现出蓬勃的能量,与天龙刀融为一体,迫不及待地想要劈出去。   “看好了,第一刀,天龙出海。”   王天宝手中的天龙刀化出数丈狂霸的金色刀气,带着震耳欲聋的呼啸劈向对面的山峰,山体顿时崩碎,这一刀结结实实地将一个巨大的山峰给劈为了两段。紧接着,天宝不由自主地飞上半空。   第二刀,怒杀三界。   神秘老人的话语未落,天龙刀真如入海的蛟龙,发出愉悦的龙啸,刀体的龙纹更加清晰,不断闪烁着刺眼的光芒,四周山峰的灵力与灵气如决堤的洪水,猛烈地汇聚在天龙刀的刀体。磅礴的力量似乎要将天宝压碎,但是他的身体不受自己的控制。   他大声地呼喊着,“啊!怒杀三界!”早已按耐不住地天龙刀发出狂暴的龙啸,将河水震的翻江倒海,里面的鱼虾全部震昏了过去,漂的满河都是,炽烈的刀气幻化成实质化的刀体狠狠地劈了出去,这一刀飞沙走石,昏天暗地,整个山峰被夷为平地。   第三刀,第四刀.........   十三刀过后,整个山谷不复存在,天宝趴在一堆废墟上已经虚脱了。但是,荒废的山谷似乎带有自我修复功能,破碎的山峰,压死的树木与野草正在慢慢复原。浑浊的河水正在变清,死去的鱼虾,摆动了几下尾巴,又重新游进了水里。   这他.妈的也太诡异了吧!

魔主焚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魔主焚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朕的萌妻真见鬼10章

    原标题:朕的萌妻真见鬼10章小说:朕的萌妻真见鬼第10章曲向晚穿越大课堂因为刚刚在花园里,那个面目可怖的磁场生物花小姐,本是恶狠狠地喊着“叫你不守信用”地朝自己扑过来,却在自己抱住季鲤封的那一刹那,有些忌惮地退开了十几尺。“皇上……首先我想跟您解释一下,这个世界上除了人类这种生物,其实还有别的东西共存,只是他们是衍生物,我们可能看不见……”曲向晚小心翼翼地开口了,希望眼前这位看起来一点也不蠢的帅比皇帝,能够尽量听懂并理解自己的意思。“每个生物个体,呃不,每一个您的臣民,包括您自己,也就是说我们每

  • 艳宫杀:凉薄世子妃10章

    原标题:艳宫杀:凉薄世子妃10章小说:艳宫杀:凉薄世子妃第一卷乔府风云第10章仗毙“吴嬷嬷……你口出妄言,污蔑主母,可知该当何罪?”郭氏下定决心后,眼神冰冷的看着吴嬷嬷说道。“夫人,夫人冤枉啊,老奴冤……”吴嬷嬷此时还没有醒悟到自己说错了话,还期盼着郭氏能开恩,饶她一命。“吴嬷嬷,跟我求情之前,想想你的家人!”郭氏突然厉声打断了吴嬷嬷的话。吴嬷嬷突然一个激灵,身体如醉冰窟。夫,夫人这是什么意思?是让她以死来保全家人吗?是这样吗?她猛然抬起头,看向了高坐于椅子上的郭氏。只看见郭氏,正对她怒目而视,

  • 奸臣当道10章

    原标题:奸臣当道10章小说书名:奸臣当道第10章摔倒夏侯退被他的动作弄的浑身一僵,咽喉处的束缚感让他一阵阵呼吸不过来。眸光瞬间一变。那一声本来就是玩笑,即使那些刺客听见也不敢贸然来他帐里杀人,况且他还有个身手不凡的护卫。“噗通”一声,水花四溅。赵子卿被男人坐着一个过肩摔,摔到了浴桶中。变故来的太突然,本就头重脚轻的人忽然被水淹没,赵子卿慌的手脚并用也不管身边有什么,反正先抓住了再说。听到里面的响动,一身黑衣的临观立马冲了进来,看清眼前的情况,脚下差点没刹住磕在烛台上。只见那赵大人衣衫湿透面色潮红

  • 三界剑痴10章

    原标题:三界剑痴10章小说:三界剑痴第10章选拔剑宗,练武场。今日是剑宗比试资格的选拔之日,每个方队会选出实力前五的弟子,他们将获得五天后的宗内大比的参赛资格。第十方队,教官张战天面容严肃,目光缓缓扫过众人,弟子们的神情上,无疑不是露出些许期待之色的。而在方队最后一排,站着一个黑衣少年,此刻波澜不惊的小脸上,完全看不出有丝毫情绪流动。这黑衣少年正是青风,数日前,青风打伤那高个子少年大龙之事,可以说在剑宗内传的沸沸扬扬。而青风本人也受到了取消一年培元丹的惩罚。众人都对青风最近的表现是惊奇不已,但修

  • 独家占有:盛宠替身女佣10章

    原标题:独家占有:盛宠替身女佣10章小说名字:独家占有:盛宠替身女佣第10章阴魂不散“我是你路上最后一个过客,最后一个春天,最后一场雪,最后一次求生的战争……”这是原浅最爱的一首诗,有时候,夜深人静的夜晚,读着读着,泪流满面。那该是多么浓郁多么热烈的感情啊,才写得出这样惊采绝艳的诗句。正恍惚间,却见一绝美女子走了进来。如若说,原浅的普通,和这个花房格格不入;那么这女子的美丽,便是和这典雅的花房相得益彰。女人很美,白衣胜雪,风华绝代。一举一动,一颦一蹙,都有一种仙女一般的高贵和优雅,只是眉眼间,颇

  • 妖王绝宠:一品驭兽狂妃10章

    原标题:妖王绝宠:一品驭兽狂妃10章书名:妖王绝宠:一品驭兽狂妃第一卷纷乱世间第10章三个学生说来也是奇怪,这锣声清脆热闹,而且还是在这人来人往的大街之上,可跟前竟没有半个人,这唐城中人似乎对着唐门学院招生的事情,完全不感兴趣。一张桌子,一个七八岁的男童,就摆在城中心最热闹的地方,而这桌子的后面则坐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儿。“老大爷,可是你这里有钱赚?”龙小蛮的眼神早就被摆在桌上的那两个光彩夺目的银元宝所吸引,流光闪耀。那老头儿看样子似乎是睡着了,他半阖着眸子,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伸手捋着自个的山羊

  • 嫡妻当道:恶毒娘亲很抢手10章

    原标题:嫡妻当道:恶毒娘亲很抢手10章小说书名:嫡妻当道:恶毒娘亲很抢手第10章愁破了脑袋“娘您说的对,我才是学士府最受宠的嫡女,她苏珞璃即便再有才华也不过是个庶女,我怕她作甚!”年轻女子听完美妇人的话后不禁喜笑颜开地点头道。转念一想到太子殿下明日就要来府上做客,一张俏脸上不由得浮上两朵红云来,抱着美妇人的胳膊撒娇问道:“娘,您以前有没有见过太子殿下呀?他、他长得俊不俊?”“嘘!”听见她的问题,美妇人不禁脸色一变,赶紧抬手轻捂住了她那张柔软的小嘴,压低声音训斥道:“你一个未出阁的大家闺秀,怎么能

  • 最强高校10章

    原标题:最强高校10章小说:最强高校第10章美女不赖可是,此时欧阳晴也是一脸震惊,好像就连她也没有想到,在受到自己的攻击后,楚凡居然还能毫发未伤的站起来。李巧云也是疑惑百生,忍不住问道:“楚凡同学,你……你没事吧?”楚凡干咳了两声,笑嘻嘻的回道:“我没事呀,我应该有事吗?”说完,他环顾了一眼四周,却发现全班人都在以那愕异的眼神注视着自己。忽然间,楚凡双眉一紧,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于是他赶忙“啊”了一声,之后又慢慢的躺在了地上,开始漫不经心的哀嚎着,“好痛,好痛,我的胸口好痛啊,快救救我,我要死了…

  • 绝代战魂10章

    原标题:绝代战魂10章小说:绝代战魂第10章打废张武牝一上生死台,生死不由人。生死台是城主府专门设立的,有城主府的卫队看守,城中其他地方,禁制打斗,一经发现,卫队就会抓人,重罚甚至斩首示众。设置生死台,主要是因为人人修炼,一但打起来,破坏力太大,会损坏城市建筑,甚至误伤别人。这里是解决个人恩怨的地方,当然如果你想团战,也随你,只要对方接你的挑战。否则,在城内,禁制打斗,想打架,出城再打。要么就上生死台,城主卫队负责收尸。当然,使用生死台,也是需要缴费的,平白使用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张武牝拿出的是十

  • 不朽剑皇10章

    原标题:不朽剑皇10章小说:不朽剑皇第10章四长老的询问“对,想找我叶家要人,等你们司马家达到梦家或者卢家那个地步再说吧。”张修冷笑道。说话之时,看着司马奔雷就仿佛是在看一个蚂蚁一般不屑。张修看的出来,司马奔雷是一定要带着叶寒去见家族高层的,自己就算继续一边好言相劝的阻挡司马奔雷一边放叶寒跑也会得罪这司马奔雷,这样的意义已经不大。自己索性先将司马奔雷逼退,然后在放叶寒跑,反正自己对这司马奔雷也早就忍耐许久了。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叶寒展现出来了与以前不一样的地方,张修实在是太好奇了,好奇在叶寒身上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