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冥妻临门5章(第五章 拆荷包,要死人!)

2017/12/27 5:21: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冥妻临门

第五章 拆荷包,要死人!
表姐这么一喊,我妈和四爷爷的警告,当即便在我耳畔响起。冥妻临门5章(第五章 拆荷包,要死人!) 再加上我伸出窗外的脚,总感觉有冰凉爪子摸着,让我有点害怕,最后我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将脚缩了回去,对表姐说道:“表姐,你快进来,去去寒吧。”   表姐犹豫了一下,不过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走到了窗口,明亮双眸,尽是哀伤:“天赐,我是来跟你道别的。”   听表姐这么一说,我顿时紧张起来:“表姐,你要离开了?你要去哪儿?”   表姐说道:“你不用管。你只要记住,在这七天,别管你姑父怎么蛊惑你,你别走出房间就可以了。”   “可是……”我急的满头大汗,一想到表姐要离开,我就心酸不已:“表姐,我想你了,你别走好不好。你放心,以后你就住在我家好了,我保护你,绝不让姑父再欺负你。”   表姐表情痛苦的摇了摇头:“哎,天赐,你别说了。推荐163woman.com以后有缘,咱们还会再见面的。记住,这七天,千万不要出门。我走了。”   说着,表姐一咬牙,转身朝外面走去。   刚见到表姐,她就要走,我心如刀绞般的难受,那种不舍,真折磨人。   过度的思念,让我近乎丧失了理智。我当即便喊了一声“表姐”,之后便准备跳出去,拉住表姐,哪怕跟她多说会儿话也好啊。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表姐听见我的动静,当即转过身来,看见我要跳出来,顿时吓的花容失色,训斥的语气说道:“天赐,别出来,否则以后我就不理你了。”   “可是表姐,我不舍得你走啊。”我的声音带着哭腔:“你一个女孩子,出去被别人欺负怎么办”   表姐的眼圈一下就红了,一言不发,只是冲我摇头。   我知道,她是不舍的我了,表姐也不想走。   “表姐,你进来。”我说道:“你不进来,我现在就出去。”   我这么一说,表姐当即就有点慌了,连连说道:“别……别出来,我……我进去。冥妻临门5章(第五章 拆荷包,要死人!)你把屠夫刀拿走,我害怕……”   我心中大喜,连忙跑去门口,把屠夫刀摘了下来。正准备出去把表姐迎进来,表姐的声音却在我的卧室中响起:“天赐,把屠夫刀挂上吧,我进来了。”   我没多想,认为表姐是从窗户里翻进来了。不过说来也奇怪,为什么表姐翻窗户没发出半点声音,而且还这么快?   挂上屠夫刀,回到卧室,表姐正坐在我床头,我立即坐到表姐旁边,一把抓住表姐的手。   她的手白白嫩嫩的,很滑,好像香皂,身上有一股奇特的香气,令人沉迷。   “表姐,你好美……”我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   表姐扭头看着我,几次欲言又止,最后她还是一咬牙,说道:“天赐,我们是不可能的,我已经……有心上人了。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表姐的话,好像一记闷拳,狠狠打在我的心上,痛的我好长时间没说出话来。   “表姐,他……人怎么样?”   “很好。”表姐说道:“至少,比你成熟。”   我愣了,万万没想到,表姐已经找到了心爱的人,那我算什么?自作多情?一厢情愿?呵呵!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我安慰自己,应该尊重表姐的选择,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酸溜溜的?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我要走了。”沉默了片刻之后,表姐还是站了起来,就要离开。   我下意识的伸手扯表姐:“表姐,别走……”   可这么一扯,我竟无意中把她的白纱裙给扯掉了。冥妻临门5章(第五章 拆荷包,要死人!)顿时,她雪白的肌肤,凹凸有致的身材,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我眼前。   我顿时傻眼了,这美妙的身体,比我见过的任何东西,都要美妙,动人,我的心脏狂跳,冲动情绪,让我有点压制不住自己了,我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去摸一下那光滑雪白的肌肤。   她顿时羞愧难当,小脸一红,惊慌失措的要把白纱裙穿上:“天赐,你……你太过分了……”   过分?我抬头看着雪月,她连惊慌失措的模样,都那般高贵动人,诱惑力十足。   我要得到她,她是我的,我绝不允许别的男人碰她!   我大脑一热,一把伸出手,抓住了她的胳膊:“雪月,我……我想娶你。”   “天赐,快放开我……”   可是她越拒绝,我心中的占有欲望就越强,当时我近乎疯了,什么也不管不顾,我只想让她留在身边,不想让她出去受苦。   疯,就疯一回吧,这次不疯,以后就会后悔。   于是,我毫不犹豫一把抱住雪月的小细腰,嘴唇贴在了她的后背上,尽情的享受着这美妙的香气……   她彻底慌作一团,想要推开我。可她始终是女孩儿,哪儿有我力气大?我一步步的探索着这美妙人儿,想着二癞子说的,其实也没错,生米煮成熟饭,家里人还能阻止我吗?   我只记得雪月嘤嘤在哭泣,最后彻底放弃,她落泪的样子,楚楚可怜,更迷人了。 我记得当晚我说过很多思念的话,说的我痛哭流涕,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当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表姐却不见了。   表姐应该是害羞,偷偷回去了吧。   我想着把这件事告诉母亲,然后娶了雪月。当时农村思想很封建,相信她家也不会反对。   我穿好衣服,去敲母亲的门。   我敲了好长时间,母亲才终于开门,哈欠连天的看着我:“几点了?”   “八点了。”我说道。   我妈顿时怔了一下,狐疑的看了一眼钟表,顿时紧张了起来:“我怎么睡着了?昨天没发生什么事儿吧。”   我刚想把昨晚表姐来我房间的事告诉我妈,这时院子的门却忽然被推开了,四爷爷惊慌的走了进来,喊了一声:“天赐他妈,快去二癞子家,出事儿了。”   “出事儿了?”我妈惊了一句,然后也不等我说话,匆匆忙忙的就跑了出去。   想起二癞子昨晚的诡异举动,我下意识的觉得,二癞子出事儿,很可能和昨晚的事有关。   于是我也没加思索,当即也追了上去。   当我来到二癞子家的时候,发现二癞子家都已经挤满了人。   现场很安静,安静的好似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的清清楚楚。众人都木讷的站着,偶尔有人叹口气。   我们三个来到之后,四爷爷喊了一声:“都让让。”   四爷爷一喊出声,所有人都扭头望了过来,发现是我们,赶紧让开一条路,四爷爷连忙冲了进去。   我忽然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死死的盯着我看,那目光有点不善,有点怨恨,看得我心脏狂跳不已。   这是怎么个意思?好像是我害死了二癞子似的。   这时我妈也注意到了他们不善的目光,连忙把我挡在了身后:“天赐,你回去吧,没你事儿,别在这儿添乱。”   “天赐妈。”这时,王寡妇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冷言冷语的说道:“既然孩子来了,就让孩子看看他做的好事儿。”   这个王寡妇,我是知道的。她老公死后,她就和光棍二癞子走的挺近,鬼都知道她俩有一腿。   现在二癞子出事儿了,王寡妇自然不好受,我看她眼圈红红的,肯定是哭过了。   我妈的声音,顿时有点紧张起来:“他王婶儿,孩子还小,不懂事儿,你别跟孩子一般见识。”   “咋?”王寡妇的声音更尖酸刻薄了:“一句不懂事儿,就能平白无故害死人?那还要法律干什么?”   王寡妇这么说,我顿时就不乐意了。二癞子出事儿,跟老子有什么关系?   还有,二癞子死了吗?好端端的人,没病没灾的,而且正值青壮年,怎么会死?   我当即就从我妈身后站出来:“你瞎说啥呢,二癞子死,跟我有啥关系。”   结果我一句话,彻底惹怒了王寡妇,王寡妇顿时撒起泼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我咋这么命苦啊,以前被当家的欺负,好容易找到了一个疼我的人儿,被你们害死不说,你们还欺负我一个寡妇,你们这是要逼我去死啊……”   王寡妇哭的黑天抢地,把我妈给气坏了,我妈转身,就狠狠的打我的后背:“熊孩子,胡说八道什么,快给你王婶儿道歉,快道歉。”   “我不……”我委屈极了,二癞子死跟我有啥关系?我又没说错,凭啥让我给他道歉?我倔强的撅着嘴,不肯道歉。   “天杀的啊,你跟我说,你昨天是不是把二癞子给你的荷包给拆开了?”王寡妇看我不认账,咄咄逼人的问了一句。   她怎么知道我昨天拆荷包了?我有点莫名其妙。   我妈连忙冲我使眼色,不断摇头,那意思是不让我承认。   不过我倔的很,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再说了,拆荷包跟二癞子有啥关系?   我当即便说道:“我拆荷包了。不过这跟二癞子死有啥关系?”   我这么一说,王寡妇哭的更厉害了:“乡亲们,你们给评评理啊,害死人不承认,还在这儿说风凉话,这人怎么能这么没良心啊。你害死了二癞子,我看咱村人迟早都会被你给害死。”

冥妻临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冥妻临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让你垂涎欲滴的“冻海棠”

    让人垂涎欲滴的“冻海棠”有些年了,一直想这一口儿:冻海棠。(北京人平常说“这一”俩字时,发合音,称“zhei”)小时候,冻海棠容易吃到。一到冬天,小摊儿、店铺都有卖的。现在,北京市面上很难看到。我是开车到潭柘寺买来鲜海棠后,冻完化开,方吃上这一口儿。有点儿没出息了,别笑话我,谁让人们总是念旧哪?当下,吃喝不愁,又有条件,追回一些有滋、有味儿的往事,也是一种幸福。冻海棠吃起来,是酸甜口儿,凉滋滋的,感觉独特。不过,我今天吃上冻海棠,好像感触胜过感觉。嘴中是果,心中满是回忆。在众多群友点赞,并发来点

  • 玉友兴高采烈的拿着玉观音来炫耀,为何半个小时后愁眉苦脸离开?

  • 如何分辨中国、韩国、日本男人?【传媒机器人】

    很有意思,中国、韩国、日本男人站在一块,不管任何年龄,你一眼就能辨别出来。是气质或者言行举止上有什么不同吗?中国人-我只说在国外怎么在大街上快速分辨出中国人。男的走路很慢,爱晃荡,年轻的会一直搂着女朋友,穿着随意,年轻的有的打扮的很好看;女的走路相对于男的要快些,外八字很多,站着的时候爱叉腰,肤色各异但肤质都很好,素颜。总体嗓门大,一群人爱同时说话。经常见是很容易区分的,不仅仅是长相上,还有穿衣打扮和气质。韩国人都是很白的,男生女生都很白的,很大可能是化妆化白的。而且男生女生妈妈阿姨都很注重打扮

  • 和田玉人造皮颜色技术日新月异,我们应该怎样才能见招拆招!

  • 邓州市长罗岩涛到孟楼镇调研指导工作

    1月18日,邓州市委副书记、市长罗岩涛来到孟楼镇,就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美丽乡村建设等进行调研。冬日的孟楼寒意正浓,但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的激情丝毫未减。孟楼大地干群联动,掀起了“三权分置”改革的新热潮。罗岩涛一下车,就在孟楼镇党委书记李爽陪同下,深入该镇“美丽乡村”耿营项目和“美丽小镇”时代家园项目现场,实地调研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推进情况,并主持召开座谈会,商讨推进“三权分置”改革的办法措施。罗岩涛指出,党的十九大着眼于更好解决农村发展不充分、城乡发展不平衡等重大问题,提出实施乡村

  • 闲时读诗——陈育新诗歌两首!

    陈育新,笔名蜗牛、仲妮,教师,中文系本科毕业。2014年真正开始文学创作,有多篇文章在报刊杂志上发表。2015年在安康市举办的图书馆大赛中散文《太空图书馆》获得优秀奖。2016年在“我欲飞天”征文中,散文《飞天梦》获得优秀奖。2014年成为唐山市作家协会会员,诗词协会会员。2016年成为河北省散文协会会员。著作有散文集《浅唱低吟梦中花》。《黑暗》它,躲在一角像一只怪兽只因伟人的光遮住了它的光芒时而出来捣乱被锋利的刃斩掉刀已变老失去往日的辉煌蹒跚着脚步迎难而上黑暗走出夺走了太阳的闪亮虽然一代伟人复

  • 陈少霖之化装程序

    今日推送之《陈少霖之化装程序》出自《半月戏剧》1937年第1卷第3期,为乐詠西摄影。陈少霖为京剧老生,又名福寿,字沛如,自号春阳居士,出身梨园世家,其父陈德霖是青衣宗师。这组照片记录了他在后台化妆的全过程。(《半月戏剧》1937年第1卷第3期)怀旧

  • 邓州市农村垃圾治理攻坚会召开

    1月17日下午,邓州市农村垃圾治理攻坚会在会议中心召开。会议对我市农村垃圾治理工作进行再安排、再部署。市领导罗岩涛、张栓誉、李景龙出席会议。市委副书记、市长罗岩涛在讲话中指出,推进农村垃圾治理是贯彻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加快全面小康建设进程的重要举措。近年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改善农村环境,群众对城乡环境的满意度不断提升。但对照上级要求,我市农村人居环境还存在一定差距,农村“脏乱差”现象还没有彻底根除。各级各部门要进一步统一思想、明确任务、强化措施,扎实推动农

  • 两篇幽默短篇,揭露两种深刻人性!

    人性太复杂,有多复杂呢?看看这2个短篇就知道了。哎……01《都病得不轻》一位小伙子骑车上班途中,遇到一老人晕倒在路边。小伙马上将老人送医院,当时因身上没带多少钱,只能打电话向女友求援。女友一进病房就骂小伙子:“你他妈的脑子有病啊,什么闲事你都敢管?”。当女友看到病床上的老人后,大吃一惊,叫了一声:“爸!”。老人看了女儿一眼,对小伙子说:“孩子,你是好人,听我一句话,和我女儿分手吧,她真的不配你啊!”。出院后,老人对女儿说:“这种傻瓜,绝对不能嫁!”。02《最大的炫耀》一老头骑三轮蹭了路边停的一辆

  • 西游未解之谜:唐僧的亲生父亲不是状元,不是水贼,那到底是谁?

    (六石映像第334期)西游世界是很讲究出身门第的,神二代本身就有更多的机会,更大的发展空间。二郎神就因为出身问题得不到重用,一身本事却只能在灌江口管理水利工程,能力很重要,出身更重要。取经团队里的每个人,出身都很耐人寻味!孙悟空真的是天生地长,无父无母,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猪八戒怎么成为掌管天河的元帅的?沙僧又怎么当上的玉帝秘书?最奇怪的还是唐僧,这个江流儿!唐僧的母亲是当朝宰相殷开山的千金,那长的如花似玉,任何形容都不过分,从血统上说是高贵的。她是怎么嫁人的呢?抛绣球,天上不会有馅饼,但是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