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诡吻阴缘5章(第五章 引鬼)

2017/12/27 5:20:5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诡吻阴缘

第五章 引鬼
孟先生刚刚喊出这句话,我就感到身上一冷,好像什么东西来到了我身边,身上紧接着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阅读163woman.com 嗤啦! 我耳边传来好像强酸腐蚀一样的声音,然后感到胸口那个桃木剑挂坠传来极热的温度。 “朗朗乾坤,一只小鬼还想害人!”说话的正是孟先生,他手上拿出了一个葫芦,大约有一个巴掌那么大小。 孟先生打开葫芦盖,双眼瞪大,盯着我,口中念了两句咒语,我当时也没有听清楚,不过身体周围的阴冷感却消失了。 孟先生将葫芦盖重新盖好,这才松了一口气。 “孟先生,刚才那是什么?”我爸在外面也听到了那道“嗤啦”的声音,立刻询问。 “那是小鬼碰到了桃木剑,你们以后别在这里住了,小林暂时跟着我,如果你们也被牵扯进来,很可能会像那个医生和算命先生一样丧命。”孟先生见识到这只小鬼的诡异之后,真正了解到了鬼吻的厉害,让我爸妈马上离开。原文163woman.com 我爸妈看了我一眼,眼中有水光闪过,不过现在只能听孟先生,他们叮嘱我好好听孟先生的话,然后就离开了,回老家暂时住着。 孟先生看到我爸妈离开之后,立刻对孟小白说道:“小白,你现在就去小林的宿舍,那里应该也有一只小鬼,给我抓回来。” 孟小白答应一声,马上离开了。 我和孟先生回了家,回去之后,孟先生让我自己在外面,他去了内屋,应该是去研究那只小鬼了。 中午的时候孟小白才回来,它好像消耗了很大的体力,额头冒汗,脸色发白,将一个小葫芦扔给孟先生之后,就回去休息了。 我在这里一直待到晚上,孟先生才从内屋出来。我们简单吃了点东西,孟先生带上了符纸、桃木剑、还有一些其他东西,就去了医院。诡吻阴缘5章(第五章 引鬼) 来到医院,我们偷偷去到太平间,找到了那个女孩的尸体。 自从上到这个楼层,我就感到十分不安,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让我毛骨悚然,但是我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孟先生将女孩的尸体翻过来,在它背上贴了一张符纸,还在它的衣服中藏了一柄桃木剑,这才躲到角落里,不过却让我在尸体旁边等着,等那只始鬼出现再喊他。 差不多八点钟的时候,我忽然感到一阵凉风吹过,然后耳边传来清晰的声音:“你是来接我的吗?” 我身体一颤,脸色苍白,马上看了四周一眼,但是周围什么都没有。我吓坏了,一定是孟先生所说的“始鬼”来了,我立刻向孟先生求救。 孟先生也察觉到了一点异常,看到我的目光,不等我说话,“唰”的从角落里出来,双眼瞪大,盯着一个地方。 “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可能懂得鬼吻这种禁术?” 孟先生看的地方就在我旁边,也就是说那个始鬼现在就在我身边,可是我根本看不到它。原文http://www.163woman.com/我当时就吓出了一身冷汗,双腿有点发软。 “老公,他是谁啊?在说什么?” 忽然,我身体一凉,一个身影出现在我眼前,它的嘴巴正贴着我的嘴巴,而我好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根本动不了,也无法开口。 我额头上的冷汗滚落到地面上,我甚至想到我可能会死在这里,不过这道身影却从我眼前离开了,不过因为这一吻我现在能够清楚地看到它了。 这道身影好像是虚幻的,身体周围弥漫着淡淡的黑雾,身上穿的衣服和死亡女孩的衣服一样,仔细一看,它们两个的面容也是相同的,只不过这个始鬼脸上发乌。 孟先生的确是高人,他也能够听到这个始鬼说的话,于是开口对我说道:“小林,你问问它,这是怎么回事?是谁施的鬼吻之术?” 我身体还在微微颤抖,吞了口唾沫,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稳一点,开口道:“那··那个··你为什么叫我老公?你为什么要对我施鬼吻之术?你的主人是谁?” 我面前的始鬼对我甜甜一笑,回道:“你救了我,而且还夺了我的初吻,我要报答你,所以叫你老公,嘿嘿,这也是我刚学会的称呼,好不好听啊?” 这只始鬼好像一个涉世不深的小女孩,根本不是我心目中那种穷凶极恶的鬼魅样子。 “那你为什么对我施鬼吻之术?”我语气中带了点愤怒。 “鬼吻?什么是鬼吻?我不知道啊?”始鬼脸上竟然露出疑惑的表情。诡吻阴缘5章(第五章 引鬼) 孟先生好像看出了什么,脸色一凝,说道:“小林,这只鬼可能就是鬼吻之源,快过来。” 我听到这句话,二话不说,立刻向孟先生那边跑去。 不过我看到孟先生有点奇怪,他好像看到了什么,竟然露出吃惊的神色,嘴巴微张,看着我这边。 我微微侧头,看了一眼,结果大叫一声,吓得差点摔在地上。 始鬼好像和我是一体的,我没有见它动,但是我一动它就跟着动了,和我保持很近的距离,仿佛和我有某种奇怪的联系。 孟先生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直接从怀里又掏出一柄比较短的桃木剑,直刺过来,目标正是我身边的始鬼。 桃木剑直接穿透了始鬼,不过却没有什么效果,就好像是穿透了一片空气。163女性网 这可是鬼啊!怎么可能不怕桃木剑? “老公,他欺负我!”我本来已经傻眼了,忽然耳边又传来了始鬼的声音,当时我就张大嘴巴,愣愣的看着嘟着嘴巴的始鬼,脑子里直接短路了。 一只鬼,现在竟然在对我撒娇? 孟先生已经将剑收了回去,阴沉着脸,双眼闪烁着精光,盯着始鬼,好像在思考怎么回事。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回过神,擦擦脸上的冷汗,声音颤抖,对始鬼问道:“你··你·怎么不怕桃木剑啊?” “我为什么要怕桃木剑啊?”始鬼反问。 我刚想说鬼就应该怕桃木剑,孟先生打断了我的话,十分惊骇的盯着始鬼,道:“鬼吻,鬼吻···莫非····” “小林,带着它回去。”孟先生眼中精光一闪,盯着我身边的始鬼。 我知道孟先生是想让我把始鬼带回去,然后从始鬼下手,找到鬼吻的破解之法,不过这可是一只鬼啊,带回去很可能会要了我的命。 就在我迟疑的时候,始鬼忽然开口了,它拉起我的手,说道:“老公,我们去玩吧,那边有好玩的。” 孟先生此时抬眼向那个方向看了一眼,脸上又是一颤,忽然喊道:“我明白了,他妈的,你身上的鬼吻气息都是因为这只始鬼!快跑,那边鬼气越来越重,你身上的鬼吻气息招来了很多鬼,这些鬼一旦碰到你,就会吸你的阳气,这么多鬼吸了你的阳气你恐怕就只能剩下半条命了。” 听到这句话,我当时就慌了,撒腿就跑,孟先生在后面给我打掩护。 始鬼跟在我身边,埋怨道:“你跑什么?那边有好玩的。” “滚!那边都是鬼,你是想要我的命吧!”我冲着始鬼吼了一声,如果这是一个人,我肯定揍他了。 始鬼好像受了委屈,嘟着嘴巴不说话,跟在我身边。 我虽然跑的不慢,但是身后的凉气越来越重,我回头看了一眼,当时脸就白了。 之前我从没有见过鬼,可是刚才始鬼吻了我那一下之后,我就能够看到它了,现在我又看到了后面有七八个鬼在追我们。 其中一个只有一半身体,有一个拖着长舌头,还有一个是小鬼,只是七八岁的样子,但是却咧着大嘴,口中都是鲜血。 我不由得想到了这些鬼吻上我的样子,当即打了一个寒颤,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跑起来。 路人看不到鬼,但是能够看到我,都好奇的看着我一个人好像疯了一样狂奔,我现在哪里顾得上形象,小命要紧,根本不敢停。 鬼的速度很快,我们刚刚冲出医院,来到路边,这些鬼就追了上来,孟先生立刻拿出桃木剑和这些鬼缠斗。 “小林,快回家!” 听到孟先生的话,我又加快速度,跑出一段距离,然后拦下一辆出租车。 坐着车回到了孟先生家,孟小白正在喂狗,看到我狼狈的样子,立刻询问怎么回事。 我还没有开口,孟小白忽然脸色一变,看着我身边的始鬼,退了两步,如临大敌的样子。 我没有理会始鬼,将事情告诉孟小白,然后让孟小白去救孟先生。 孟小白对孟先生的安全并不担心,但是对我身边的始鬼十分忌惮,而且此时笼子里的三只狗身体颤抖,十分安静。 孟小白放开其中两条大黑狗,说了句:“去找老家伙。”两只黑狗立刻窜出笼子,跑了出去。 “这只鬼怎么有点不也一样,也是被你的鬼吻气息吸引来的吗?”孟小白问了一句。 我摇摇头,刚想说话,身边的始鬼忽然扑向了孟小白。

诡吻阴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诡吻阴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让你垂涎欲滴的“冻海棠”

    让人垂涎欲滴的“冻海棠”有些年了,一直想这一口儿:冻海棠。(北京人平常说“这一”俩字时,发合音,称“zhei”)小时候,冻海棠容易吃到。一到冬天,小摊儿、店铺都有卖的。现在,北京市面上很难看到。我是开车到潭柘寺买来鲜海棠后,冻完化开,方吃上这一口儿。有点儿没出息了,别笑话我,谁让人们总是念旧哪?当下,吃喝不愁,又有条件,追回一些有滋、有味儿的往事,也是一种幸福。冻海棠吃起来,是酸甜口儿,凉滋滋的,感觉独特。不过,我今天吃上冻海棠,好像感触胜过感觉。嘴中是果,心中满是回忆。在众多群友点赞,并发来点

  • 玉友兴高采烈的拿着玉观音来炫耀,为何半个小时后愁眉苦脸离开?

  • 如何分辨中国、韩国、日本男人?【传媒机器人】

    很有意思,中国、韩国、日本男人站在一块,不管任何年龄,你一眼就能辨别出来。是气质或者言行举止上有什么不同吗?中国人-我只说在国外怎么在大街上快速分辨出中国人。男的走路很慢,爱晃荡,年轻的会一直搂着女朋友,穿着随意,年轻的有的打扮的很好看;女的走路相对于男的要快些,外八字很多,站着的时候爱叉腰,肤色各异但肤质都很好,素颜。总体嗓门大,一群人爱同时说话。经常见是很容易区分的,不仅仅是长相上,还有穿衣打扮和气质。韩国人都是很白的,男生女生都很白的,很大可能是化妆化白的。而且男生女生妈妈阿姨都很注重打扮

  • 和田玉人造皮颜色技术日新月异,我们应该怎样才能见招拆招!

  • 邓州市长罗岩涛到孟楼镇调研指导工作

    1月18日,邓州市委副书记、市长罗岩涛来到孟楼镇,就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美丽乡村建设等进行调研。冬日的孟楼寒意正浓,但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的激情丝毫未减。孟楼大地干群联动,掀起了“三权分置”改革的新热潮。罗岩涛一下车,就在孟楼镇党委书记李爽陪同下,深入该镇“美丽乡村”耿营项目和“美丽小镇”时代家园项目现场,实地调研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推进情况,并主持召开座谈会,商讨推进“三权分置”改革的办法措施。罗岩涛指出,党的十九大着眼于更好解决农村发展不充分、城乡发展不平衡等重大问题,提出实施乡村

  • 闲时读诗——陈育新诗歌两首!

    陈育新,笔名蜗牛、仲妮,教师,中文系本科毕业。2014年真正开始文学创作,有多篇文章在报刊杂志上发表。2015年在安康市举办的图书馆大赛中散文《太空图书馆》获得优秀奖。2016年在“我欲飞天”征文中,散文《飞天梦》获得优秀奖。2014年成为唐山市作家协会会员,诗词协会会员。2016年成为河北省散文协会会员。著作有散文集《浅唱低吟梦中花》。《黑暗》它,躲在一角像一只怪兽只因伟人的光遮住了它的光芒时而出来捣乱被锋利的刃斩掉刀已变老失去往日的辉煌蹒跚着脚步迎难而上黑暗走出夺走了太阳的闪亮虽然一代伟人复

  • 陈少霖之化装程序

    今日推送之《陈少霖之化装程序》出自《半月戏剧》1937年第1卷第3期,为乐詠西摄影。陈少霖为京剧老生,又名福寿,字沛如,自号春阳居士,出身梨园世家,其父陈德霖是青衣宗师。这组照片记录了他在后台化妆的全过程。(《半月戏剧》1937年第1卷第3期)怀旧

  • 邓州市农村垃圾治理攻坚会召开

    1月17日下午,邓州市农村垃圾治理攻坚会在会议中心召开。会议对我市农村垃圾治理工作进行再安排、再部署。市领导罗岩涛、张栓誉、李景龙出席会议。市委副书记、市长罗岩涛在讲话中指出,推进农村垃圾治理是贯彻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加快全面小康建设进程的重要举措。近年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改善农村环境,群众对城乡环境的满意度不断提升。但对照上级要求,我市农村人居环境还存在一定差距,农村“脏乱差”现象还没有彻底根除。各级各部门要进一步统一思想、明确任务、强化措施,扎实推动农

  • 两篇幽默短篇,揭露两种深刻人性!

    人性太复杂,有多复杂呢?看看这2个短篇就知道了。哎……01《都病得不轻》一位小伙子骑车上班途中,遇到一老人晕倒在路边。小伙马上将老人送医院,当时因身上没带多少钱,只能打电话向女友求援。女友一进病房就骂小伙子:“你他妈的脑子有病啊,什么闲事你都敢管?”。当女友看到病床上的老人后,大吃一惊,叫了一声:“爸!”。老人看了女儿一眼,对小伙子说:“孩子,你是好人,听我一句话,和我女儿分手吧,她真的不配你啊!”。出院后,老人对女儿说:“这种傻瓜,绝对不能嫁!”。02《最大的炫耀》一老头骑三轮蹭了路边停的一辆

  • 西游未解之谜:唐僧的亲生父亲不是状元,不是水贼,那到底是谁?

    (六石映像第334期)西游世界是很讲究出身门第的,神二代本身就有更多的机会,更大的发展空间。二郎神就因为出身问题得不到重用,一身本事却只能在灌江口管理水利工程,能力很重要,出身更重要。取经团队里的每个人,出身都很耐人寻味!孙悟空真的是天生地长,无父无母,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猪八戒怎么成为掌管天河的元帅的?沙僧又怎么当上的玉帝秘书?最奇怪的还是唐僧,这个江流儿!唐僧的母亲是当朝宰相殷开山的千金,那长的如花似玉,任何形容都不过分,从血统上说是高贵的。她是怎么嫁人的呢?抛绣球,天上不会有馅饼,但是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