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惑妃戏江山3章(第三章 小姐们表演的好戏)

2017/12/27 3:21:0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惑妃戏江山

第三章 小姐们表演的好戏
苏文震听完也没有感到意外,163女性网直说“那好,凌王与子鸢的婚约便取消吧!”
一旁的苏婉莹和苏玉馨都不禁喜上眉梢,也正是因为苏子鸢和凌王的婚约才欺负苏子鸢,没想到这次倒是真取消了婚约!
这样一来,自己的机会就更大了!
她们全然不知,即便她们此刻锦衣华服盛装而来,凌王也早已将她们看作胭脂俗粉。更何况她们此时衣衫褴褛,浑身乱糟糟,脏的连脸都看不清!
殷千楚妖冶邪魅的开口“接下来这事该怎么处理呢?”
苏文震一想到苏子鸢身上的伤就不禁头疼,语气有些心虚“今日之事实在对不住各位,还是先请大家到前院用餐,苏某的家事自会处理好。”
“那好,我们就先过去了!”凌王倒是先开口转身离去。
接着官员们也都议论纷纷相继离开。163女性网
唯独殷千楚没有离去,苏文震疑惑的看着殷千楚,殷千楚微微一笑,语气霸气无比“本庄主的衣服还在三小姐身上呢!”
苏子鸢偷偷斜了一眼殷千楚,哪是衣服的原因,明明就是不想离开要看戏!也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不过一想到现在自己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想必也不图她什么!
苏文震自然是知道这位性格古怪阴晴不定的庄主不是在乎那一件衣服,也不好得罪,便也就算了!
苏文震眼神一一掠过苏婉莹几人,他竟不知自己的几个宝贝女儿竟如此下手狠毒!不禁也怪自己对她们疏于了管教!
目光停留在苏子鸢身上,单薄而消瘦的身体是如何承受身上那些痛苦这么多年的呢!
“子鸢今日就搬到落雨轩住,该有的一丝一毫也不能少!你们三个回房面壁思过!等宴会结束再来好好说说此事!”苏文震怒气冲天说完便拂袖而去。
紧接着便有下人来扶着苏子鸢到落雨轩去,苏婉莹几人不光是心中害怕更是对苏子鸢恨的牙痒痒!如果不是她今日一闹,也不会惹怒爹爹!
苏子鸢眼神清冷泛着冷冽的光,163女性网嘴角微微翘起,好戏才刚开始呢!
殷千楚倒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径自跟在苏子鸢身边,好像真的是要等拿到他的衣服才走一样!
因红袖受伤严重一直处于昏迷当中,便有下人直接将红袖抬着跟着苏子鸢去了落雨轩!
苏婉莹随后也回了自己房间,苏玉馨和苏倩倩因为身上有伤,被下人搀着回了房间。各自都在想着如何跟娘亲诉苦,好求求爹爹从轻处罚!
苏子鸢走进落雨轩才知道落雨轩是一个不小的院子,院里种着满院的梨树,此时正是开花的季节,满院的盈白如雪的梨花衬的整个院子都格外宁静美好。
朵朵雪白被风吹落拂面而来落于肩头,与脚边盛开的朵朵墨莲相互辉映煞是好看。
院子很大,能抵得上普通人家的一所房屋了。说明163woman.com下人把红袖抬到一个房间床上,苏子鸢直奔红袖床边,虽说这个丫头与她非亲非故,但看得出她对苏三小姐的忠心。也有部分原因是因为苏子鸢才受这样的重伤!不管如何,她也要救红袖!
殷千楚悄无声息的跟着苏子鸢进入房间,步伐懒散而随意。
苏子鸢仔细检查了红袖脸上和手臂上的伤,发现伤处伤口都不是很严重,正想解开红袖的衣服再检查有没有伤。突然手一顿,想起还有个妖艳男子在后面。
苏子鸢脸一黑眸光冷冽“脱衣服你也要看?”
殷千楚凤眸微眯,眼底泛着笑意,身体慵懒的靠在床边,“她的伤你可治不了!”
苏子鸢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我治不了未必你还能治得了?”
殷千楚正想开口说他当然治得了,苏子鸢就说道“无功不受禄,你能治我也不需要你治!”
殷千楚倒是不惊讶,这苏子鸢果然不是真的柔弱无害的女子啊!
他看得出即便他帮忙她也不一定愿意,只是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今日你爹大寿好像捞了不少好宝贝啊!好像还有千年血灵芝和雪蛤灵膏来着。”
苏子鸢一听瞬间就两眼发光了,这两件可真是宝贝!千年血灵芝治百病,尤其针对受外伤内伤都极有效果,普通人服了强身健体,习武之人服用了增强内力!而雪蛤灵膏则是针对外伤,再严重的外伤也能治好不留疤!
她本对这些毫无兴趣,只是如今这个情况这两样东西对她确实很有用!
“你确定?”苏子鸢眼中闪着狡黠的目光。
殷千楚嘴角微翘一挑眉“当然!你想偷?”
苏子鸢语气冷漠“不用你管。”
殷千楚凤眸微眯,勾勾嘴角“你当堂堂护国公府的侍卫都是吃白饭的吗?你一个没有武功没有内力,打不能打跑跑不快,还受了伤的弱女子你觉得你能偷到那两件宝贝?”
苏子鸢不禁皱眉,他说的却是是个问题!这毕竟是个好武的世界,武力便是一切,若是给她一些时间说不定能给偷来,只是现在红袖不能等!
殷千楚如意料之中一般,露出一抹邪魅的微笑“需要我帮忙吗?”
苏子鸢看了殷千楚一眼,觉得殷千楚既然是北冥山庄庄主,肯定也不是一般小角色!武功应该不错!而且看她老爹那忌惮他三分的样子,地位肯定在她老爹之上!
只是苏子鸢原本的身体就是不问世事,自然也不知道北冥山庄到底在世间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所以如今苏子鸢并不知道殷千楚到底在世间是个怎样的风云人物!
于是爽快的答应“你帮我有什么条件?”
殷千楚听罢笑的愈加妖娆“就当你欠我一个人情!如何?”
苏子鸢挑挑眉,打了个响指“就这么定了!”人情而已。
他满意的笑了笑,惑妃戏江山3章(第三章 小姐们表演的好戏)转身离去。
苏子鸢望着他的背影喊着“那接下来怎么做啊?”
殷千楚并不回头“你先过了你爹那一关吧!其他的交给我!”
苏子鸢第一眼便潜意识的对殷千楚没有敌意,或许殷千楚性格如此总是不经意笑的妖娆邪魅,摄人心魄。如此绝色美男总让人没有防备!
亦或者是因为在尘烟滚滚中他踏着从容的步伐将她救出。
不多久,就来了几个俾女伺候苏子鸢饮食起居,苏子鸢专门找人拿了些檀香准备了热水,便让她们去给红袖简单的清洗下,自己便准备好好洗个澡!
苏子鸢将檀香放入水中,褪下衣物踏入木桶之中,苏子鸢虽然是个外科医生,但家里却是中医世家。中医也很不错,只是更喜欢外科所以才选了外科做主业。
这具身体疲惫不堪伤痕累累也让她累觉无爱,檀香有抗菌消炎镇静的功效,所以便要了一些来泡澡。
感觉热水蔓延在身体毛孔之中格外的舒服,借着水的倒影,苏子鸢看见自己的脸还是脏的人不人鬼不鬼!
苏子鸢捧着热水认真的清洗面部,却渐渐发觉不对劲。
洗去脸上的污秽后从水中看见的苏子鸢脸部蜡黄干瘦,典型的丑女!
但接近耳边的肌肤却是白皙嫩滑,两处如同衔接起来一般,但这同时出现在同一张脸上就不得不引苏子鸢起疑了!
苏子鸢便又捧起热水使劲揉搓着小脸,搓的疼了干脆直接将脸埋在水里泡着。
屏风后白衣男子皱着眉好奇的看着木桶中的人儿拼命揉着自己的脸,嘴唇微翘,不禁轻笑了起来,这丫头难不成还想把自己揉漂亮不成?
在水中憋了半晌才猛的一抬头的苏子鸢大口的吸着气,抹了抹脸上的水。版权163woman.com睁大眼睛看着水中,有一霎那的震惊。
苏子鸢也没想到原来本尊的容貌竟如此美艳动人,只是不知为何一直隐藏,根据本尊的记忆,本尊应该也是不知道的!
那会是谁呢?肯定是用了药物才使得她的脸蜡黄像黄脸婆!
屏风后的人见到苏子鸢抬起头的一瞬间也是震惊的闭不上眼睛,他看到她露在水面上满是伤痕的皮肤时,心中也莫名的生出一丝怒意。但见到她惊艳的容颜时竟一时忘了呼吸!
白衣男子随意踏出脚步“苏子鸢?”
一道慵懒的声音在苏子鸢头顶响起,苏子鸢惊吓出声,双手抱胸躲进水里,只露出一个脑袋。
一双愤怒而略带羞涩的眸子瞪着他“殷千楚!你变态啊!”
殷千楚盯着苏子鸢因羞愤而脸上染上了一片朦胧的红晕,心情不禁大好,对上苏子鸢愤怒的眸子,嘴角勾起一抹魅惑的笑容“啊!不好意思,我走错房间了!”
苏子鸢简直要抓狂,走错你妹啊!这样也能走错你是怎么当上北冥山庄庄主的!
奈何苏子鸢此时境况窘迫,只得咬着牙憋出两个字“出去!”
殷千楚故作抱歉的转过身去“我什么都没有看到!”眼里却满满的都是笑意。
待到殷千楚走到屏风外,苏子鸢便赶紧起身穿衣,虽然她知道殷千楚还在外面,但这种情况要的不就是速度吗?
三下两下穿好衣服走出来,黑着脸朝着正坐在桌边悠然喝茶的殷千楚走去。
苏子鸢冷着眸如刀尖般锋利“你来干嘛!”
殷千楚看着苏子鸢换了一身水蓝色长裙,不施粉黛却倾国倾城,嘴角微翘便怡然自得的端起茶杯轻抿一口“苏文震打算把雪蛤灵膏给你四妹苏倩倩用,毕竟你那一鞭可不轻。”

惑妃戏江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惑妃戏江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孙绍振:论林黛玉之死(论《红楼梦》中八个美女死亡的谱系之五)

    最后的死亡,世界古典文学史上的奇迹——林黛玉之死。剪纸林黛玉这是悲剧中的悲剧,高潮中的高潮。林黛玉本来就在希望和绝望之间,听傻大姐一说,贾宝玉将迎娶薛宝钗,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外部行动和语言描写的精深在于,她不是一听就瘫下来,变得更加衰弱。《红楼梦》的续作者真是有才气,不让她像过去一丁点小事就大哭,而是在这样致命的事变中,痴笑起来,让林黛玉走路更快,行动更加迅速。打击太大了,麻木了。走了一段,一口鲜血吐出来。心理麻木转化为生理的创伤。一口血吐出来以后,心里明白了:这会子见紫鹃哭,方模糊想起傻大姐的

  • 国画中十大吉祥植物的寓意(送人书画必知)

    宋赵佶梅花绣眼图梅花图清代汪士慎1、梅花中国传统名花,它不仅是清雅俊逸的风度使古今诗人画家为它赞美,更以它的冰肌玉骨、凌寒留香被喻为民族的精华而为世人所敬重。中国历代文人志士爱梅、颂梅者极多。梅以它的高洁、坚强、谦虚的品格,给人以立志奋发的激励。在严寒中,梅开百花之先,独天下而春,因此梅又常被民间作为传春报喜的吉祥象征。有关梅的传说故事、梅的美好寓意在我国流传深远,应用极广。明夏昶墨竹图2、竹青翠挺拨,奇姿出众。每当寒露突降,百草枯零时,竹却能临霜而不凋,可谓四时长茂。竹竿节节挺拨,有拨节发叶、

  • 这支广告让朋友圈的女人都尖叫了……

    各位船员,“我”广告是一门心理学的应用艺术每一个成功的广告案例都能使受众的某种心理需求得到满足比如,部分人内心深处有一种对暴力的迷恋因而暴力美学也在广告中占有一席之地但想使暴力以美学的方式呈现出诗意般的画面其中分寸拿捏并不容易最近有一支TVC每一帧镜头都是暴力美学撞击着人们的感官和心理但其最后对暴力的“合理化”又令人乍舌堪称2018年第一支刷屏神作简直肉痛啊女孩子们平时口红断了都要尖叫一阵这一看MacBook、iPhoneX、LV、CHANEL全被莫名其妙切掉还受得了么?但据说这支TVC为了拍好

  • 摄影师Grant Gill和美国摄影网站Lenscratch共同举办的2017《雪》影展作品

    由美国摄影网站Lenscratch和摄影师GrantGill共同发起的2017《雪》摄影展不久前在美国纽约举行。Lenscratch网站在前言中总结道:“感谢各位摄影师的踊跃投稿和关注赛事,无论你拍下的雪景好与不好、美与不美,这都是对于寒冷冬季的展现。”今天我们精选了50张作品与大家分享,看看美国网友眼中的雪景与冬日。

  • 《红楼梦》里隐藏的这一点,每个人都应该了解

    去年,一部《小戏骨之红楼梦》在网上爆火,豆瓣评分竟然高达9.3分!剧中演员竟都是10岁左右的小孩子,却一个个不容小觑、举手投足都是戏,神还原87版红楼梦,令人惊艳。这部剧热播后,小说《红楼梦》再次引起大家关注。毛主席说,它是中国的“第五大发明”;张爱玲说,它的地位全世界没有任何小说可比;甚至连外媒,都赞誉它为“宇宙性的杰作”。不仅有专门研究它的“红学”;改编的影视作品更是不胜枚举;没有哪本书能像《红楼梦》这样,赢得如此高的赞誉。但这样一部杰作,却让很多人望而却步。首先,这是本“大块头”的书,似乎

  • 聆听 最美的声音 触摸 语言的灵魂

    中华诗词红梅宋·王十朋桃李莫相妒,夭姿元不同犹余雪霜态,未肯十分红1月17日下午,分宜二小在演播厅举行了一场朗读名家进校园的讲座,学校近200名教师和新余学院黄谦教授进行了一次近距离的朗诵互动,感受语言无限魅力。黄老师是我市国家级普通话测试员,不久前刚获得全国“金百合奖·读者奖”,并接受过主持人撒贝宁的专题采访。以德立身,爱屋及乌黄老师是我市国家级普通话测试员,不久前刚获得全国“金百合奖·读者奖”,并接受过主持人撒贝宁的专题采访。阳光讲座一开始,大家就被黄老师的声音所吸引,他的声音醇厚而温柔,闻

  • 新华书榜丨2017年12月少儿图书销售榜

    2017年武汉新华书店12月书籍销售榜单少儿图书《父与子全集》彩色版出版社:译林出版社作者:卜劳恩.洪佩奇定价:16.80元出版时间:2007.06《来自未来的我/米小圈上学记》出版社: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作者:北猫定价:19.50元出版时间:2017.03《姜小牙上学记:老师的法宝》出版社: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作者:北猫定价:22.50元出版时间:2017.01《草房子/曹文轩纯美小说系列》出版社: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作者:曹文轩定价:22.00元出版时间:2016.04《窗边的小豆豆》出版社:南海

  • 洛阳隋唐梅花开了,三九萧萧北风,梅花傲立风霜

    摄影:希望梅花开了三九严寒萧萧北风腊梅暗香一抹鹅黄铮铮铁骨傲立风霜终于绽放了百转的柔肠嗅着你每一寸呼吸都浸润着穿透肺腑的馨香选一首梅花颂深情的旋律飘荡的音符伴着梅香的画面婉转悠扬每一次快门都想让你披上朦胧飘逸的霓裳苍茫中的奇葩天地给予的造化冬天终要过去春天定会新芽一朵朵梅花多想绘制一幅幅画

  • 【行走在乾县修订版】阳洪镇

    三、近现代名人王炳南:乾县好畤村人(1908~1988),杰出外交家,一生致力于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和党的外交事业。曾祖王万魁,于清同治十二年(1873)癸酉科乡考第一名中解元,例授文林郎候选儒学教谕。祖父王科,精习武艺,中武秀才。其父王宝珊是辛亥革命的先驱,早期加入同盟会。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随革命军参加长武冉店桥之役和守卫乾州战役。后来成为西北军爱国将领杨虎城将军的高级参议和挚友,当时人们用“虎不离山(珊)”来形容他们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王炳南从小受家庭影响,倾向革命。在西安上学期间接受共产

  • 解析实景布光的三种方法

    实景光线处理的目的是塑造银幕中的艺术形象,所以它离不开对环境空间的刻画与气氛的渲染。哪怕是在最好的拍摄环境中,光线处理不当也会减弱景的表现力,只有把光线处理好了,景才能有生命,才能有魅力和表现力。实景拍摄中用光处理的目的归结起来就是真实模拟室内的自然光效,创造戏剧要求的气氛以及赋予画面富有表现力的光线形式。在此基础上对实景内光线的处理有三种方法:现有光拍摄法、人工光修饰法以及人工光再现法。现有光拍摄法首先来说说现有光拍摄法。我们知道,实景中的现有光是指现实生活中通过门窗的阳光或者实景内原有的光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