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总裁,我们不约】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6 23:17:54 来源:网络 []

书名:总裁,我们不约

第一章 这是你欠我的

“我回来了——夏子茜。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黑色的字体平淡无奇的出现在顾蓓蓓的手机上,然而就是这七个字成功的让她一张俏脸没了血色。

夏子茜?她怎么回来了?

陌言知道了吗?

顾蓓蓓颤抖着手指,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您好,这里是许总办公室。”

“你好,我找陌言。”听到女人的声音,顾蓓蓓心里一抽,直到女人说完话,她才意识到这人是许陌言的秘书,而不是那个人。

“许总不在,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你转达。”秘书的语气虽然依旧客气,但是明显的多了几分疏离。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想必是把她当成了那等处心积虑想要上位的拜金女,也难怪了,许陌言在外界的形象一直都是一个钻石单身汉,即使他们已经结婚五年。

“那他去了哪里?”

“小姐,许总在开会,你若是有急事可以拨打他的私人号码。”说完,秘书就语气冷硬的挂了电话。

徒留顾蓓蓓握着手机失神。

私人号码?

她若是知道许陌言的私人号码,怎么还会把电话打到他的办公室来。

想想也真是可笑,五年了,她居然连自己老公的电话号码都不知道。

坐立不安的顾蓓蓓直接向领导告了假,然后迫不及待的赶回去。【总裁,我们不约】小说在线阅读

顾蓓蓓回到家,打开门。

客厅里一片狼藉,有男人的西裤,衬衫,那是她早上为许陌言准备的。

再往里走,还能看见女人的连衣裙,性感的宝石蓝,显然不是她的。

顾蓓蓓呆愣的看着沙发上的内衣出神,直到身后传来声响,她才转了过去。

“你来了?要不要喝点咖啡,我刚煮好的!”女人穿着一件很眼熟的性感睡衣,那是顾蓓蓓打算给许陌言的惊喜。

如今倒是先给了她自己一个“惊喜”!

“夏子茜?”

“怎么看到我很意外吗?”女人漫不经心的搅动着手里的咖啡杯,纤细的手腕几近透明。

“你!”顾蓓蓓捏紧了拳头,“夏子茜,你别搞错了,这里是我家!”

看着夏子茜一副随意的样子,不知情的还会以为,她是客人,夏子茜才是主人。163女性网

夏子茜耸了耸肩,没有回答顾蓓蓓的话,而是好不自在的坐到沙发上,双腿交叠在一起,“顾蓓蓓,好久不见,我来拿回自己的东西。”

“你的东西?”

“是啊,我的东西,你这只占巢的斑鸠是不是应该物归原主了?”

顾蓓蓓心头一紧,强逼着自己开口,“占你的东西,五年前明明是你先离开的,是你先不要他的!这五年陪着他的人是我,现在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要我离开!”

女人似乎被戳中了痛楚,一张精致的脸颊扭曲在了一起,“你还敢提!五年前,要不是你告密,我和陌言怎么可能会分开!你喜欢陌言,所以见不得我们在一起,甚至为了你的私心,害死了我们的孩子,你怎么敢!所以,你现在的一切,原本都该是我的!”

说到激动处,夏子茜站起身来,逼近顾蓓蓓,手里的咖啡毫不留情的自头顶倒了下去,“看看你现在的模样,黑直长发,素色的长裙,连一举一动都在模仿我,怎么,当我影子的感觉就那么好吗?你以为,你这样,陌言就会爱上你,痴心妄想!”

“赝品就是赝品,即使和真的再像,也一文不值。”

夏子茜边说,边用空了的咖啡杯磨蹭着顾蓓蓓的脸颊,“看着我!”

“看我和从前还像吗?”

不,不像了。从前清纯可人的少女已经变成了一个性感迷人的女人,浑身散发着浓郁的荷尔蒙气息。

“可是即使我变了,但是也改变不了陌言爱我的事实!”

顾蓓蓓没出声,她低着头,任凭咖啡渍滑落,长发贴着脖子,湿漉漉的难受,但是她没有办法反驳。

因为夏子茜说的都是真的,她赤裸裸的剖开了那些丑陋低劣的想法,摊在两人的面前。

那些曾经被顾蓓蓓刻意忽略的事实。【总裁,我们不约】小说在线阅读

她知道,许陌言深爱着夏子茜,当年夏子茜和他分手,几乎带走了这个男人生命里所有的阳光。

顾蓓蓓怎么忍心看心爱的男人如此伤神,于是她陪着他。

而且还刻意去模仿夏子茜的一言一行。

从穿着打扮到饮食习惯,甚至是说话的样子,微笑的角度,她只不过是想许陌言能够多看她两眼。

即使成了夏子茜的替代品,她也心甘情愿。

为了这个男人,她已经卑微到了尘埃里,她求的不过是这个男人一点点的关注。

可是看着夏子茜她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她痴心妄想!

第二章 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五年,她把许陌言当成了生命的全部,她生命中的太阳。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许陌言说不想公开他们的关系,好,她可以不说,她选择隐忍。

许陌言说他忘不了夏子茜,他可能永远都不会爱上她,好,她可以等,等男人能够明白她的好,在心里为她留一个小小的位置。

只是这样,她就已经很满足了!她愿意就这么静静的守护着他。

可是五年,五年的掏心掏肺换来的是什么!

是男人的不耐烦和漠不关心,甚至在夏子茜刚回来的今天,就明目张胆的把人带回了家,在他们的家里,他们的床上乱搞,完全没把她这个老婆放在眼里。

如果许陌言站在她的眼前,顾蓓蓓真的很想问一句:许陌言,你到底把我当什么?

“怎么?哑巴了?还是羞愧的已经说不出来话?”

夏子茜还在继续挑衅,她毫不留情的刺激着顾蓓蓓敏感的神经。

被夏子茜说中了心事,顾蓓蓓烦躁的推开了近在咫尺的身影,女人柔顺的秀发被扯断了几根,留在了顾蓓蓓的掌心。

砰!

夏子茜被推开,她手里的咖啡杯碎了,碎片扎在她的手上,鲜血顿时就流了下来,淡淡的血腥味窜进了顾蓓蓓的鼻孔。

“夏子茜,我不是……”故意的。

“茜茜!”浑身只穿了内裤男人急匆匆跑了出来,看都没看边上的顾蓓蓓一眼。

他过去,小心翼翼的抱起了夏子茜,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心疼。

看着男人要走,顾蓓蓓下意识的拉过了他的胳膊,“我不是……故意的,我……”

“滚!”男人嫌恶的睁开顾蓓蓓的手,好像她身上有什么病菌似的。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他抱着夏子茜头也不回的走了,独留顾蓓蓓呆在原地,愣愣的没有男人毫不犹豫的绝情背影。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

折腾了半夜,终于安顿好了夏子茜,许陌言回来拿换洗的衣服。

等他到家,一打开门,就看到了在沙发旁边蜷缩成一团的顾蓓蓓。

突如其来的灯光晃得人眼睛疼,顾蓓蓓缓了好一会才睁开眼睛。

她看到站在门口的许陌言,赶忙迎了过去,“陌言,你回来了碍…”

许陌言看着这张脸,就下意识的想起了夏子茜躺在病床上的样子。

根本理都没理顾蓓蓓,板着一张俊脸就往卧室里走。

顾蓓蓓心慌的站起身,不顾酸麻的双腿追了过去,“陌言,我,我有话说。”

可是许陌言就和没听见一样,一言不发的继续往前走,还随手关上了卧室的门。

剧烈的响声吓得顾蓓蓓一缩脖子,同时她心里也感到非常的委屈,她明明没有用多大的力气。

顾蓓蓓努力仰起头,不让眼泪流下来,可是心里却已经成为了一片汪洋。

不知道过了多久,卧室的门才重新被打开。

顾蓓蓓忍着眼泪望过去,就看到许陌言手里拿着一只行李箱。

他要去哪?

顾蓓蓓慌了神,一时之间也忘记了许陌言曾经的警告,手足无措的上前拉住了男人的手,“陌言,你听我说,我真的……是她……”

“放开我!”男人剑眉倒竖,眸子里写满了不耐烦。

“陌言,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夏子茜说……所以我才会……”

许陌言用力甩开女人的手,顾蓓蓓一时不察,跌倒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你的意思是茜茜故意刺激你,你被逼急了才会推她,你是无辜的,是吗?”

本来就是这样的。

可是看着男人布满寒意的眼睛,顾蓓蓓只觉得喉咙被塞了东西,一个字都讲不出来。

因为她知道,即使说了,男人也不会相信。

“我……”

“你什么都不要说了!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那一下子……”男人似有不忍,面上都是对夏子茜的怜惜,“茜茜的手毁了,以后再也不能弹钢琴了,你知不知道!”

“可是即使这样,茜茜也在为你开脱,没有一句责怪,可是你呢!”

许陌言的语气越来越冷硬,生生的变成一根钢针刺进顾蓓蓓的心里,“从我回来到现在,你只顾着撇清关系,没有问过她一句,你可真行!”

说完这些,许陌言喘了一口气,然后讥笑道:“顾蓓蓓,你庆幸吧,若不是茜茜为你求情,我早就废了你!滚!”

男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没有一丝停留。

顾蓓蓓似乎被吓着了,直到听到外面车子发动的声音,才急急忙忙的跑出去。

她一边跑一边在心里呐喊:陌言,不是那样的,她是推了夏子茜一把,可是力道小的连只蚂蚁都捏不死,而且家里的咖啡杯是她亲手挑选的好东西,怎么会那么容易碎!

第三章 求你,相信我一次

顾蓓蓓赤着脚,踩在冰冷的马路上,正好看到车子从车库里出来,顾蓓蓓狼狈的拍打着车窗,“陌言,你下来,我可以解释的,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

面对顾蓓蓓乞求的眼神,许陌言的反应给了最好的答案。

他使劲一踩油门,顾蓓蓓来不及躲开,就被快速启动的车子带到了,膝盖生生搁在了地上,血顿时就留了下来。

可是她就跟没感觉一样,还想爬起来,追上去。

老天似乎也感受到了顾蓓蓓的绝望,跟着怒吼着。

先是一道如雷蛇般的闪电划破天际,随后有雷声传来,炸在人的耳边,嗡嗡作响。

大雨倾盆而下,砸在顾蓓蓓娇小的身影上,毫不留情。

许陌言从倒车镜里看到冒雨追赶着的身影,眼底滑过一丝犹豫。

他放慢了车速。

可偏偏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震动了。

“喂?”

“陌言,是我。我看外面下了好大的雨,有点担心。你还是别过来了,医院里有医生和护士在,我没事的。”夏子茜的声音满是担忧,她知道,许陌言很吃这一套。

果然。

“不可以,不亲自照顾你我不放心!”

“好!”电话那头的夏子茜温柔的应了一声,然后又犹豫着开了口,“陌言,你回去……没和蓓蓓吵架吧?你别怪她,毕竟她也不是故意的。”

许陌言厌恶的一皱眉,夏子茜的善良懂事让他想起了顾蓓蓓刚才为自己辩解的样子。

“你啊,就是太善良,所以才会被人欺负。手都成那个样子了,还在帮伤害你的人说话。”

“像她那样的人,才不值得你同情!”

“陌言……我……”

“好了,你乖乖的休息,我一会就到了,陪你吃夜宵,嗯?”

“好!”

许陌言含笑着挂掉了电话,然后再也没有心软的加快了车速。车子很快就消失在了雨幕中,也消失在了顾蓓蓓的视线里。

顾蓓蓓绝望的抱着肩膀,单薄的身影摇摇欲坠。

因为雨势太大,看不见路面,所以当有路灯晃过来的时候,顾蓓蓓没能反应过来,她只是下意识的遮住了眼睛。

“砰!”

“呲啦!”

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声盖住了身体摔倒了声音。

顾蓓蓓被车子撞到,摔了出去,不幸的后脑勺先着地,所以很快她就失去了意识。

昏迷中,顾蓓蓓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她梦见了许多从前的事情。

梦里,她和许陌言还有夏子茜还没有闹翻,他们三个还是很好的朋友。

许陌言和夏子茜是一对模范情侣,而她从小就深爱着许陌言,只不过无人知晓。

有一次也是这样的阴雨天,她为了给许陌言送生日礼物,生生在男生宿舍楼下等了一夜。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她才等到姗姗来迟的人影。许陌言温柔的揽着夏子茜的肩膀,有说有笑的样子。

也不知道许陌言说了什么,夏子茜红着脸捶了几下男人的肩膀,那娇羞的模样连她看了都觉得心动。

顾蓓蓓抱着怀里的箱子,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小丑。

于是她在两人快接近楼下的时候,落荒而逃,那个礼物终究没有送出去。

而她回去之后,大病了一场,险些烧成了傻子。

从高中到大学,顾蓓蓓绝望的小心翼翼的守护着自己的暗恋,有的时候她甚至会有些很阴暗的想法。

如果,如果两个人分手就好了,那样她是不是就有机会了?

可是许陌言和夏子茜一直甜甜蜜蜜的,形影不离。

直到大学毕业,许陌言的妈妈强制的分开了这对小情侣,而许陌言却误会是她告的密。

听说当年他们分开的时候,夏子茜已经怀了孕,但是被许妈妈压着做了人流手术,然后把人送出了国。

所以这么多年,许陌言一直在恨顾蓓蓓。

五年来,顾蓓蓓无数次想要解释,根本不关她的事。

可是在面对许陌言厌恶而嘲讽的眼神时,她的话又咽了回去。

她永远都记得,夏子茜走之后,许陌言喝的酩酊大醉,然后抱着她照片流泪的样子,那样的脆弱,又深情。

只可惜这份深情,给的不是她。

那个时候,许陌言课也不去上,家也不回,睁开眼睛就喝酒,然后抱着酒瓶子入睡,生生把自己喝进了医院。

顾蓓蓓也陪着他翘课,像老妈子一样照顾他。

听着他醒着念夏子茜的名字,睡着了念夏子茜的名字,自虐似的戳自己心窝子。

后来她甚至去模仿夏子茜的一言一行,把自己活成了第二个夏子茜的模样,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代替不了夏子茜在男人心中的位置。

她本以为五年过去了,他们的关系也该有所缓和。

可是夏子茜的归来,直接把她打回了原型。

总裁,我们不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 或 我们不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天后养成:男神的独家溺爱11章(第11章 影后重出江湖)

    原标题:天后养成:男神的独家溺爱11章(第11章影后重出江湖)小说名称:天后养成:男神的独家溺爱第11章影后重出江湖夏初月笑着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有你这么说自己姐姐的?夏芷柔那骄纵蛮横的性格你也不是不知道,就算她跟着去了也只会惹麻烦,不用担心。”夏凌西仔细想了想夏芷柔无理取闹爱面子又喜欢攀比的性格,确实是这样。夏初月则是淡淡一笑,眼里飞快闪过一丝精光。“笨女人你终于聪明一次了!”解决掉心事的夏凌西四肢大开地躺在她粉红色的公主床上,一脸的享受。夏初月点了点他光洁的额头,“叫姐姐知不知道!”见他神色

  • 豪门蜜宠:甜心小妻抢回家11章(第11章 你就知道欺负我)

    原标题:豪门蜜宠:甜心小妻抢回家11章(第11章你就知道欺负我)小说名:豪门蜜宠:甜心小妻抢回家第11章你就知道欺负我那日的事历历在目,她不敢保证他不会做什么。盛天凌嘴角勾起一抹嘲讽,不屑道:“就是喊破喉咙也没人应。”顾小西心里升起一抹后怕,身体往后缩,直到靠在墙壁上,才感觉找到一丝安全感,她怒道:“你禽兽!”盛天凌眉头微扬:“我不介意先做禽兽的事情,再洗澡。”顾小西大惊,那日的事历历在目,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来,她哽咽道:“你究竟想要干什么……”看着她像个刺猬一样,盛天凌不屑一笑:“都来了这里,

  • 婚内有染:诱宠天价前妻11章(第11章 遇险)

    原标题:婚内有染:诱宠天价前妻11章(第11章遇险)小说名称:婚内有染:诱宠天价前妻第11章遇险卓天逸悬着的心猛地放下一半,眼角余光忍不住扫了眼镇定自若的小白脸,敏锐发现他的眼角颤了颤。沈晏轻轻呼了口气,“我是沈晏,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我出了车祸。”樊雅晃了晃剧痛的脑袋,想尽力看清自己在哪,但视线所及都是黑压压的一片,“在顺天大道上,我刚才为了避让一个骑摩托的年轻人,车轮打滑撞上了护栏,然后可能是……翻下了护栏。”刚才事情发生的太快,她也不太能连贯想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约略猜测了。“

  • 大牌弃妇:权少溺宠闪婚娇妻11章(第11章 她,真的这么怕自己)

    原标题:大牌弃妇:权少溺宠闪婚娇妻11章(第11章她,真的这么怕自己)小说名:大牌弃妇:权少溺宠闪婚娇妻第11章她,真的这么怕自己陆彦初将唐心轻轻的放在那张奢华无比的大床上,俯下身子仔细打量着她。唐心看到陆彦初如此暧昧的撑在自己身上,不由得紧张起来,两只小手紧紧的抓着床单,身体紧紧的绷着。柔和的灯光下,唐心细滑的皮肤更显娇嫩。胸前大大的蝴蝶结此刻正随着唐心的喘息上下起伏,看的陆彦初只觉得血脉喷张。陆彦初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翻腾,他终于意识到,那个女人怀孕了,自己这样无异于玩火自焚!“SHIT

  • 神秘老公V58711章(第11章 苏小姐当然有选择的权利)

    原标题:神秘老公V58711章(第11章苏小姐当然有选择的权利)书名:神秘老公V587第11章苏小姐当然有选择的权利再次踏足皇顿酒店,苏亦心的心情有些忐忑不安,她希望不要遇见瞿天灏那男人。“请问苏小姐是来找陆尧先生的吗?”刚走进去,大堂的经理就走了过来,一双眼睛闪过精光,一看就知道是个圆滑的人。“嗯。”苏亦心点点头。“苏小姐,这边请。”大堂经理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引着苏亦心她们上了最顶层的套房。电梯的门打开,经理笑呵呵的说道:“苏小姐,陆先生在里面等你,我就先下去了。”苏亦心点点头,带着田楠和小李

  • 误惹夜帝:神秘老公带回家11章(第11章 走秀)

    原标题:误惹夜帝:神秘老公带回家11章(第11章走秀)小说名字:误惹夜帝:神秘老公带回家第11章走秀叶暖心里的担忧是,她不知这男人是好是坏,要是她帮了他的话,他的家人或者是他讹上她怎么办?她有些担忧……自己会遭遇到怎样的境地?豆大的雨水落在叶暖的雨伞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随着雨水的越来越多,地上的红色血液变得越来越稀薄。叶暖忽然转身,向着哥哥工作地方的方向跑去。几分钟后,叶暖重新回来,那人还躺在那里,她将手中的雨伞移到那人的头上,为他挡去头顶落下来的雨水。刚刚短暂的几分钟里她想的很多,或许她会

  • 独家蜜爱:顾少甜宠迷糊妻11章(第11章 小红帽的故事)

    原标题:独家蜜爱:顾少甜宠迷糊妻11章(第11章小红帽的故事)书名:独家蜜爱:顾少甜宠迷糊妻第11章小红帽的故事“你想听小红帽的故事,还是想听放羊娃的故事?”米雪动作轻柔的用手擦了擦他额头上的虚汗。顾逸辰现在没力气说话,如果他能说的话,一定会说我想退货!“那我一个一个给你讲哈!”“从前,有个小姑娘,长得非常漂亮,谁见了都会立刻喜欢上她。有一回,小姑娘过生日,奶奶送给她一顶天鹅绒做的小红帽,她戴在头上特别合适。从此,大家便叫她小红帽。有一天,妈妈对她说:小红帽,你奶奶病了……”米雪声音甜甜的讲了起

  • 妻色撩人:总裁大人请深爱11章(第11章 强吻)

    原标题:妻色撩人:总裁大人请深爱11章(第11章强吻)书名:妻色撩人:总裁大人请深爱第11章强吻“好,我会尽快熟悉,如果有不懂的地方,我会请教乔秘书。”宋小文接过文件。“没问题,有什么不明白尽管……”没说完就被打断。“有问题来问我,你是我的贴身助理,只需让我满意。”笔挺的蓝灰色西装更衬托出他的精明睿智,自带出一股尊贵气质,浑身透着王者的强势。乔秘书赶紧回头不再插话,不能打扰总裁撩妹。“知道了。”回答的简洁干脆。顾爵西侧眼看向她,多说几个字难道会死?发现眼镜下的美目有些微肿,她之前哭过?瞬间心情不

  • 亿万夺爱:总裁挚宠10000次11章(第11章 暗中的窥视)

    原标题:亿万夺爱:总裁挚宠10000次11章(第11章暗中的窥视)书名:亿万夺爱:总裁挚宠10000次第11章暗中的窥视医院。秦深深提着保温桶踏入病房的时候,医生正在替外婆做着检查。她放下保温桶,向医生问道:“叶医师,我外婆的情况怎么样了?”“恢复非常好,相信再过半个月大概就能出院了,以后多注意些饮食跟日常护理,康复并不难……”听着医生的话,秦深深情绪一阵激动:“太好了,叶医师,谢谢您!”医生跟秦深深客套了几句,很快就离开了。秦深深动作轻柔地将外婆扶起,在她的背上垫了两个柔软的枕头。打开食盒,细

  • 总裁枕边爱:甜心娇妻难驯服11章(第11章 男神,回家虐渣渣)

    原标题:总裁枕边爱:甜心娇妻难驯服11章(第11章男神,回家虐渣渣)小说书名:总裁枕边爱:甜心娇妻难驯服第11章男神,回家虐渣渣一夜的折腾,顾甜心早就饿了。没有冷绍辰想的坐立不安,迷糊的顾甜心一顿早餐吃的美滋滋的。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至于结婚什么的,反正她这只孙猴子,翻不出冷绍辰的五指山,还是吃完了再想办法吧。可她才吃完饭,就被冷绍辰拉上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去哪?”顾甜心瞪着大眼睛,心里不由打鼓。总不会拉着她去民政局吧?不到二十四小时,就去领小红本本。太惊悚了。将她的小心思看在眼里,冷绍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