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佛镯奇缘】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6 22:40:1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佛镯奇缘

第1章 鸣金结奇缘

 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阳春三月,金陵周府。来自163woman.com

碧空剔透,春光妩媚,京城第一美才女周莞倾梳洗完毕,携了丫鬟佩儿前去父母房里请安,刚行至门口,就听得父母正在争执,父母一向相敬如宾,自莞倾有记忆以来,从未红过脸,今日怎的如此奇怪?

 莞倾示意佩儿停下脚步,二人躲在门外偷听。只听母亲哭哭啼啼道:

“咱们就这么一个女儿,我可舍不得她去!”

“你当我舍得啊?这么多年了,虽然我们有两个儿子,可是哪个不是把女儿当成心肝来疼?”父亲无奈的劝着母亲,居然还和自己有关?莞倾眉头微皱,侧耳细听。

“皇宫是什么地方?伴君如伴虎啊!”母亲哽咽道。

“唉!谁让莞儿生在咱这官宦之家呢?若在平常人家就好了。而且以莞儿的才貌,也绝无不当选之理!”

什么?选秀?不是说皇帝年前就病卧龙床,取消今年的选秀了吗?莞倾心中一惊,莫非圣上病好了?

“如果是个年轻的皇帝也就罢了,可当今圣上——万一,唉!那莞儿不就惨啦!我听说前朝皇帝死了都要嫔妃陪葬的……”

“休得胡言!皇上年前大病,如今身体已经大好,必有后福的。”父亲虽然这样说,可是言语中却也透着不坚定。莞倾只觉胸闷无比,似乎连天空也阴狸了起来。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好了,夫人,不要再说了,距选秀还有三个月的时间,等会莞儿要来请安了,让她高高兴兴的过完这三个月,不要让她看到你哭哭啼啼的样子。”

莞倾轻轻后退几步。然后故意重重的踏着步子朝父母房间走去。强装笑容的喊道:

“爹,娘,莞儿饿了,怎么还不开饭啊?”说着拉着父亲的衣角撒娇。

“好好,吃饭,走,吃饭去。”父亲敛去愁容,笑呵呵的拉着女儿的手向外走去。母亲背对着自己假装在梳妆打扮。163女性网

“娘,快点梳妆嘛,现在娘越发的懒了,莞儿一早就起来读书了呢。”一边说一边拉了父亲向门外走去。

饭后,莞倾拿着本诗经坐在窗前,眼睛却望着窗外,足足发了两个时辰的呆,吓得佩儿也不敢吱声。今天老爷夫人的话佩儿也是听到的,知道小姐心里不好受,为了老爷夫人能够高兴,小姐今天早上都是在强颜欢笑。想起早上老爷的话,佩儿心里也不好受,小姐是名动京城的第一美才女,真要嫁进皇宫的话,定也是非富即贵,但是当今皇上年迈,小姐又是这样好的性情,入宫当真是可惜了。

“佩儿,”莞倾突然开口,吓了佩儿一跳,“啊?!什么事?”

“明天陪我去趟鸣金寺吧。”莞倾幽幽道。163女性网声音听起来恍如隔世,听得佩儿浑身直冒冷汗。

“可是,小姐您半个月前才去过一次,现在再去的话不知道夫人能不能同意,夫人说过,一个月才准您出一次门,佩儿不敢。”佩儿小心翼翼回道。

“娘会同意的,我在家的时间不久了,她会顺了我的心意的。”莞倾笃定的说,脸上却拂满了浓浓的愁意。

  时光飞转,画面刷新到六百年后。

 “李梦凡:语文72,数学75,英语48,这次英语可是退步太大了啊,下课后到我办公室来一下……”班主任田老师阴沉着脸站在讲台上宣布成绩。版权http://www.163woman.com/梦凡只好以书遮脸,无力的伏在桌子上,叹了口气,小声嘀咕着:“英语啊英语,你可真是害惨了我!”

 下课后接受了田老师的教导,梦凡已经感觉自己筋疲力尽,只觉得书上的字渐渐的模糊了……

 已经一个月没有休息过了,周末也被各科的补习班排满,好累啊!铃声响起,班主任再度跨进教室,向大家宣布了一个令所有同学一致欢呼的消息:

 “同学们,考虑到大家刚刚考完,都很辛苦,校长决定这个周末给大家休息两天,不过呢……”

 “哗……”热烈的掌声淹没了班主任的长篇大论,班主任翻了翻白眼,叹了口气走了,只剩下欢呼的同学们把书扔得满教室乱飞。

 到家后,梦凡告诉妈妈要休息两天,妈妈的脸登时拉得老长:

 “都什么时候了?再过三个月就高考了,居然还放假?不行不行,这两天在家给我温习功课,不准看电视!”

 “老妈!我都一个月没休息了,脑子都转不动了嘛,我明天想和同学出去玩,大家都商量好了!”

 “玩?就知道玩!你知不知道如果你考不上大学会是什么后果?明天后天在家看书,听到没?”看到梦凡双手捂着耳朵,妈妈加大了声音继续唠叨。

 梦凡把无助的眼神投向老爸,可是老爸手拿一张报纸,遮着脸,假装没看见。梦凡无奈的叹了口气,回到自己的房间,趴在床上发呆,直到妈妈喊她吃晚饭才起来。

 第二天一早,梦凡的房间便传出了朗朗的读书声,爸爸妈妈欣慰的笑了,放心的上班去了。两人前脚刚走,梦凡便扔下了书本,偷偷溜了出去。

 和同学们约好了一起去鸣金寺玩的,等梦凡气喘吁吁的跑到约好的地点后,好友玉莹、云绮、田兵已经在等她了,来不及解释,好友们已是会心一笑,都是从家里逃出来的啊,大家都理解。原文163woman.com于是,四人出发了。

 四个好朋友走走停停,一直到了下午两点才爬上了鸣金山,几个人顾不得擦脸上的汗,就一起欢呼起来,真是太美了!枉在南京生活了十几年,居然不知道有如此美的风景,只见山上群峰连绵起伏,路边的松树柏树青翠无比,远远看去,整座山郁郁葱葱,煞是美丽。站在峰顶,远眺紫金山,俯瞰玄武湖,一阵微风吹来,梦凡感觉脸上凉风习习,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爽!

 山中隐隐看到一座古寺,想必就是鸣金寺了,忽然,脑中就冒出一句诗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大家顾不得劳累,一起飞奔过去。

第2章 时空魂魄换

 鸣金寺。

 莞倾坐了半天的轿子,头晕晕的,来不及休息,便携了佩儿往寺中走去。恰逢观音诞辰,一大早便有香客前来进香,一时间人如潮涌,香火缭绕。

 上了香,跪在最中间一个较为素雅的锦垫上,纤手合十,美目轻闭,低声祈祷。只求自己能在大选之时落选,只愿寻一真心人,像自己父母一样,恩恩爱爱,安守一生。想到自己的身不由己,不禁在佛像面前流下眼泪,心道:佛祖啊佛祖,难道莞儿这一生都要虚耗在皇宫里么?这对莞儿何其不公啊!

  梦凡等四人各上了三柱香,梦凡转身之时,看到一个锦垫,虽然看起来年代久远,十分陈旧,但做工却十分细致,便抢先在另三位同学之前跪了上去。闭眼小声嘀咕着:

 “佛祖啊佛祖,拜托你救我出苦海,让我每天睡到自然醒,游戏打到手抽筋,不用看书,也能考上名牌大学,阿弥陀佛!”梦凡的嘀咕声惹得身旁的同学一片笑声。

 忽然,梦凡感觉眼前一道金光闪过,那看起来陈旧却又被擦得锃亮的佛像居然开口讲话了,

 “你们相信灵魂交换么?”

 “灵魂交换??”

 “灵魂交换??”

梦凡恍如在梦中,却听到有另一个女子与自己异口同声的回问佛祖。循声看去,只见一名身着古装的小仙女正与自己跪在一起,两人四目相对,同样的错愕,同样的惊讶。

 “你二人同时间、同地点跪在了同一个蒲团之上,同时祷告,只是相距在不同的时空里,这便是缘。看你二人手上的镯子,乃是菩提树根须所制,只要双方愿意,双镯合并,二人即可交换灵魂,且在月圆之夜,二人同时以此镯对月自照,即可互通心语,且能换回各自的灵魂。”说完便化作一股青烟,没了形迹。

梦凡抬手看去,果见一金光闪闪的镯子戴在手上,心中似懂非懂,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向旁边看去,小仙女也正看着自己。

 “你是谁?”

 “你是谁?”

 二人同时发问。

 “我叫李梦凡,金明中学高三的学生,你呢?莫非是天上的仙女下了凡不成?”梦凡眼睛直直的盯着莞倾,觉得这女子肤如凝脂,眸若星辰,身态娉婷,望之脱俗,实在美的不像话,自己都要移不开眼睛了。

  “李姐姐取笑了,我哪是什么仙子,我姓周,闺名唤作莞倾,请问这位姐姐,你怎么穿着如此怪异?”莞倾还没有从佛祖刚刚的言语中醒来,只以为是自己在做梦。

  梦凡揉了下眼睛,看了看自己的行头,牛仔裤,运动鞋,没什么不妥啊?心想:本朝?我穿着怪异?这寺庙中怪事还真多。可刚才佛祖所说不同的时空什么意思呢?莫非是我如小说中所写的一样,穿越了时空?但是书上可没说要与一个古代的女子交换灵魂才能穿越的啊?

  “请问你是哪朝的呢?”梦凡想确认一下自己的想法。

  “当然是大明王朝了。”莞倾也是纳闷儿,怎么这寺中有如此怪异的女子,居然不知道自己身在哪朝哪代。

  “哦,我明白了,我是穿越了时空了。你不要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其实你仔细想想刚才佛祖所说的话就明白了。我们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你是明朝的人,那应该是几百年前的事了,我呢,来自21世纪,也就是在你之后几百年了啦。”梦凡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却又觉得眼前这个美女还是不太明白。

  莞倾想了想也有道理,那么刚才佛祖所说灵魂互换之事?莞倾虽然冰雪聪明,但无论如何还是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实,这可是闻所未闻的啊。也难怪,她又没看过穿越文。

  梦凡也想到了此事,心说莫非自己刚才的祷告显灵了,佛祖来救自己了?心中欣喜,就问道:

  “莞倾,我想刚才佛祖之言是指我们二人可以用这对手镯进行灵魂互换,就是你做我,我做你,你可愿意啊?当然,你比我漂亮的多,看衣着也是有钱人家的女儿,与我对换身体可能你会觉得委屈 ……”梦凡看着如同谪仙下凡的莞倾,声音越来越小,话未说完,莞倾就被她可爱的模样逗笑了,然后慢悠悠的说:

  “其实你做了我也不会快乐的,我父亲是当今正三品吏部侍郎,而我,作为官家女儿,入宫为妃是必须的,把自己关在深宫大院里,我是何其的不甘啊。”莞倾泫然若弃的模样还真是我见犹怜。

  “哇,你的命这么好啊?有个大官爹爹,还可以嫁给皇帝老子,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啊?”

  “可是,我无意进宫,只想嫁个平平常常的人,过平平淡淡的生活。而且,当今皇帝已经年愈七十了。”说完,莞倾难掩眼中的忧伤,别过了脸去。

  “七十岁了还纳妃啊?!是哪个缺德的皇帝啊?!”梦凡嘴巴张得大大的。

  “姐姐说话小心,当今圣上乃是洪武皇帝。”莞倾警惕的四下左右看了看,捂住梦凡的嘴小声道。

  洪武?不就是朱元璋吗?

  “莞倾,那今年是洪武多少年呢?”

  “三十一年。”

  洪武三十一年,也就是公元1398了,梦凡掰着手指算了又算,那么依历史的记载,今年的夏天朱元璋应该就挂了,临死还要赔掉这么多如花似玉的女孩,他也真是个缺德皇帝了!

  “莞倾莫担心,既然佛祖有意把我们带来这里,就肯定是让我来救你的,不过,我也有我的烦恼。我老爸老妈整天逼着我看书,逼我考大学,可我实在是要崩溃了!”

  “读书不好么?我以为能够读书才是女子最大的福气。自幼我父母就让我和哥哥们一起读书,读书何尝不是乐趣啊!说也奇怪,但凡我读过的书,便再也不会忘记。”莞倾似乎很乐意与眼前的女子说话。

  “过目不忘啊?那太好了,如果你代我去考大学,肯定能考上重点,我可是看过就忘的。”梦凡兴奋的手舞足蹈,拉起莞倾的手道:

  “莞倾,我们结为姐妹吧,我去帮你摆平老皇帝,你去帮我考上大学,到时候皆大欢喜,我们再换回来,多好啊!”梦凡幸福的陶醉中。

  “好啊,我们就结为姐妹,我今年十六岁。不过,我比较担心,伴君如伴虎,我怕你会……”莞倾停了停,隐有担忧之意,“假如做不好,会满门抄斩的啊!”

  “放心吧!你的父母兄弟便是我的父母兄弟,我包他们安然无恙,我们以半年为期,半年之后换回来,好吗?好妹妹,我长你两岁,就是姐姐了。”梦凡胸有成竹,打着包票说。

  “嗯,也只有如此了。我相信宿命,也相信佛祖会保佑我们的。”莞倾点点头。

  “那我告诉你啊,我们那里有很多你这没有的东西,比如电灯电话,电视电脑之类,你见了肯定会奇怪。而且我们那边的人很自由的,不像你们古代规矩多的不得了,我们那男女也是平等的。”

  “电?是什么东西啊?自由?平等?也许只有天上才有的吧。”莞倾抬头向上看去,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我怎么给我解释呢?等你去了见到了就知道了。”梦凡神秘一笑,“不过你这样过去连家都不认识了,可怎么办呢?”梦凡托着下巴歪着脑袋想。

  “有了!我们都装失忆好了!”梦凡想起穿越文里惯用的伎俩,跳起来拉着莞倾道:“你什么话都不要说,假装晕倒,几个同学会把你送回家的,你就装作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样行吗?会不会露出破绽啊?”莞倾担忧的说。

  “保证行!没有别的办法了!你放心,我老爸老妈对人很好的,就是被发现调包,也不会为难你的,而且我相信你很聪明,不会会发现的!”

  “好,那我们开始吧。”

  双镯合并,金光闪闪,灵魂离体,二人交换。

第3章 二女假失忆

  金陵周府

  “老爷夫人,不好啦!”周全边跑边大声的喊,正在吃茶的周正武夫妇吓了一跳,忽然预感到是女儿出了事,

  “老爷……夫人……小姐她……”周全气喘吁吁的说不上话来,周正武急得抓住周全的肩膀问道:“小姐怎么了?你快说啊!”

  周全深吸口气,“小姐上香的时候昏倒了,佩儿姐姐叫我先回家送信,她正和青儿姐姐照顾着小姐,轿子也快到了。”说完周全累处浑身瘫软了下去,周大人一松手,他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到底是年纪小没经历过事,连累带怕,已经只剩下喘气了。

  “备马!”说话的是莞倾的大哥,也是周正武的长子周辉祖,从小与妹妹的兄妹情深,刚刚路过这里听到周全的话心中已是万分着急,不由父母亲多说便已驰马往鸣金寺方向奔去。

  

  “大夫,莞儿她怎样了?”周夫人急急问道。

  “小姐脉像很是奇怪,不过身体却并无大碍,可能是心神恍惚,劳累所致吧。我开几副安神的方子来慢慢调理即可。”说着摊开笔墨纸砚,开起药方。梦凡听到这老医生之言,差点笑出声了,只是因为要装作失忆,必须忍着。

  大夫走后,周家上上下下都来到了莞倾的嵌语阁,周父周母,大哥大嫂,二哥二嫂,还有刚学会走路的小侄子宁儿。很显然,莞倾在家里一定是大家的掌上明珠,梦凡虽然还分不清这些人都是谁,可是心里却是十分的羡慕莞倾。

  “劳累?心神恍惚?这是怎么回事?佩儿,青儿,你们过来,只有你们日夜守在小姐身边,可知这是怎么回事?”周夫人责问两个丫头。

  “我们,我们也不清楚,就,就是在上香的时候,小姐跪了大约半个时辰,我喊她也不理我,之后就忽然晕倒了。”佩儿跪下回道。

  青儿见状,也跪下道:“没照顾好小姐,请夫人责罚!”

  “责罚?万一小姐有个什么不好,我打死你们两个小蹄子!”量是周夫人平时端庄娴雅,此刻也再难平和。

  “夫人,有句话奴婢不知道能不能说?”佩儿眉头微挑,想起昨个儿的事,抬头望向夫人。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什么能说不能说的?”周夫人急道。

  “昨个儿早上,小姐带奴婢去夫人房里请安,在门口听到了关于选秀的事情,所以,所以才要去的鸣金寺。”

  “什么?莞儿她都听到了?那她还……可怜的莞儿,为了让我们放心,还假装不知道,她总是这么善良。”周夫人靠在帐前,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女儿,心疼的自语道。

  “你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与夫人?这丫头该撵了出去了!”周正武气道。

  “不要啊……咳咳……”梦凡觉得自己再不醒过来可能会出事,于是假装慢悠悠的醒来。

  “莞儿,我的好莞儿,你终于醒了!可吓死为娘了。”周夫人上前一步,抱住正要坐起来的梦凡。

  “妈——娘,不要罚她们两个,和她们没关系。让她们起来吧。”说完后,梦凡都觉得很惊讶,自己怎么就变得如此温柔了呢?连声音都细声细气了。仔细想想,自己现在已经是莞倾了,除了灵魂,这身体的一切都是莞倾的,所以声音当然也不是自己的了。

  “这次就放过你们,以后好好照顾小姐,还不快点去煎药!”周夫人对跪在地上的两个丫鬟喝道。

  “是。”两人退下,一家人都围了上来,莞儿、妹妹、姑姑的叫个不停。梦凡忽然觉得好幸福,虽然这幸福不是属于自己的。自己在家虽也有父母疼,可是必竟没有享受过如此的待遇。看他们的称呼梦凡已猜出他们的身份来,可是接下来还是要演戏。

  “娘,我的头好疼。今天上香的时候,我忽然觉得头很痛,然后就什么都想不起来,好像记忆被什么东西抽空了似的,直到现在很多以前的事情都记不起来了。”梦凡捧着头假装头很痛的样子。

  “什么?头痛?快,大夫还没走远,快去请回来。”周夫人急道。

  片刻后,大夫查了半天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梦凡心中偷笑,这庸医,看他怎么说。

  “老爷夫人,老夫只知这世间有种药叫做忘忧散,人吃后会失去记忆,可不知小姐是否吃了什么东西?我看小姐身子虚弱,在家多多休养,不要让她太费心神,应该没有大碍,只是老夫也不敢确定。还是请老爷去请御医来看看吧。”老大夫边说边擦汗,估计也是心里没底。

  接连几天,看了几次大夫,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药倒是开了不少,这下可害惨了梦凡。中药可真是苦啊!

  梦凡这几天吃的好住的好还有人侍候,不用被逼着学习,真是过得神仙般的日子。心中只盼着月圆之夜快点到来,心中真是担忧莞倾在现代过得怎么样呢?

  

  表过梦凡这头从高三学生变成了官宦小姐,再表表莞倾这头。

  自那日李家父母接到梦凡同学的电话,说梦凡在鸣金寺晕倒后,李妈妈就请了假,一直在家守着梦凡。

  “梦梦,你说话啊?这都十天了,你整天呆坐着,也不说话,也不看医生,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啊?”李妈妈一边喂女儿吃粥,一边说话。

  “小祖宗,妈妈求求你了,行不行?你说句话?到底谁惹你了啊?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妈妈再也不逼你考大学了好不好?咱不考了好不好?……”李妈妈说到最后已是泪流满面。但是无论李妈妈如何说话,莞倾都是三缄其口,沉默不语。可把李妈妈给急坏了。

  这几日,被当作是梦凡的莞倾已经开始慢慢熟悉周围的生活了,知道了梦凡的爸爸叫李振明,妈妈叫郭梅,还有同学云绮、玉莹等。而且这里的一切与自己所生活的地方真的是不一样,真的是活活的人间天堂。

  有那么多好玩的东西,还有许多东西自己听都没听过,更别提能见到了。比如说电视吧,怎么那么神奇呢?里面居然能装下那么多小人,比自己小时候看过的皮影戏要强几百倍了。比如说汽车吧,刚来的时候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居然能跑那么快。再比如说电灯吧?那么的闪亮,一百支腊烛也比不上的,起先她还以为这些灯是天上的星星,而车上的灯是流星呢。还有许多许多新奇的东西。幸亏自己没开口,否则非穿帮不可。现在莞倾觉得自己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正在寻找机会开口说话。

  爸爸下班了,一进门就问梦凡的妈妈:“梅梅,梦梦还是老样子吗?”

  “是啊,老李,你说我们怎么办啊?我可就这么一个女儿,我……呜呜……”李妈妈伏在老公的肩上哭了起来。

  “不要急,我打听到一个朋友说他有个同学是心理专家,我看有必要请他来疏导一下了。”李振明安慰自己的老婆说。

  “能行吗?”郭梅抬起带泪的脸问道。

  “只能试试看了。”

  第二天.

  “梅梅,快点,让梦梦起床,带她到心理诊所去。”

  “好。”一陈忙碌之后,莞倾随李家夫妇去了心理诊所,一名张教授问完情况后要求和梦凡单独谈谈。

  张教授带了莞倾去了一间单独的房间,房间虽小,却布置的很精致,墙上挂着几副古色古香的画,窗外是一片翠绿的草地,远远的和蓝天相接,坐在里面,给人一种很温馨,很放松的感觉。

  莞倾偷偷打量这位张教授,戴一副眼镜,长相很是斯文,倒是很像二哥学堂里的师傅。张教授给莞倾倒了杯水,然后就在她对面坐定,盯着莞倾看,直看得莞倾脸色发红,不敢抬头。约莫过了十分钟,张教授忽然打破寂静,冷冷问道:

  “你从哪里来?”冷冷的语气似乎让人毋庸质疑,量是从小镇定的莞倾也不禁吓得心里“咯噔”一声,抬头惊异看着张教授,心说:莫非他知道了什么?

  “孩子,不要惊慌,我不仅研究心理学,而且还对天文地理学有所涉及,你一进来,我就感觉到你的神情举止似乎与我们所在的时空不同,你的眼神可以骗过李家夫妇,可你骗不了我。”张教授边说话边起身走到窗边,望着窗外的风景,只把背影留给了莞倾,也许他是故意的,想让莞倾轻松一些吧。

  “张教授,我,我确实如您所言,但我绝无恶意,请您相信我。”莞倾理了理思绪,恳求的说道。

  “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原因来到这里的,也不知道真的梦凡哪里去了,但我相信,你也绝无恶意,从你的眼神可以看出,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张教授回过身来,复又坐到莞倾的对面。此时的张教授眼神中带着慈爱,丝毫没有了刚才的冰冷,这让莞倾放松许多。

  “张教授,您能不能不要告诉李家爸爸和妈妈?”莞倾恳求的说道。

  “当然,不过,他们现在很担心你的状况,你已十天没说过话了。你明白,怎么做吧?”张教授盯着莞倾的眼睛问道。

  “明白了。”

  “那好,真是个聪明的孩子。有时间可以到我这来坐坐,这是我的名片,你收着,若有难事,可以打电话给我。现在你可以随你爸爸妈妈回去了,记住,是你的爸爸妈妈,你是李梦凡。”

  “嗯。”

  

佛镯奇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佛镯奇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翡翠手4章

    原标题:翡翠手4章小说名:翡翠手第4章修复食堂里面的人本来就不多,她的尖叫声立刻在空旷的食堂之中回荡起来。随后她的一双精致的小柳眉就竖了起来。扭过头望去,在她的背后只有一个穿着随意的家伙。而且那家伙举着一只手满脸诧异的望着自己,眼中还有一些无辜的神色。“流氓!”林青翎本来就是那种三分气上头,不管不顾的小辣椒,冲上器对着满脸愕然的曾良君就是一巴掌!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热乎乎的面还剩半碗也扔在那里没心情吃了。曾良君满脸的郁闷,周围那些还在用餐的同学们都将目光投过来,显然他们已经知道曾玲君刚才肯定是

  • 邪盗4章

    原标题:邪盗4章小说名称:邪盗第一卷第4章巡回展览“随便!”谢莫言抬起头,印入眼帘的是一张清纯得让任何男生都会心动的女孩子,谢莫言不禁多看了几眼,帅气的脸挂着一丝不经意的笑容,一时间那女孩不禁有点羞涩。“好的,请稍等!”女孩微红着脸对谢莫言笑了笑回道。看样子她也是个学生,谢莫言微笑着看着女孩的离去的背影想道。重新拾起桌上的报纸,一条非常醒目的新闻吸引了谢莫言的眼球:秦皇陵出土传闻秦始皇生前随身配剑,轩辕剑!全国巡回展览。地点设在市博物馆内,今天晚上六时开始,为期一天!轩辕剑?真的有那玩意?谢莫言

  • 虎胆神偷4章

    原标题:虎胆神偷4章小说:虎胆神偷第4章美女警官“天上人间”三楼是办公休息的地方,大多数服务生是外来打工人员,多半会寄宿在此,所以这里并不对外开放。当叶知秋到办公室之后,便看到三个警察危襟正坐,两男一女,为首的显然是年纪轻轻的女子了。此女约莫二十四五,高挑挺拔,个头足有一米七左右,一身笔直的制服包裹着火辣的身子,承托的前凸后翘,小嘴儿火红,柳眉儿且细又长,琼鼻杏目,剪发头。此时俏脸带着寒霜,冷冷的看着走进来的叶知秋。“哟,这不是张大警官么?”叶知秋故作惊讶“这是什么风,把你老人家给吹来了。”张丽

  • 暧昧王座4章

    原标题:暧昧王座4章小说书名:暧昧王座第4章美女的跟班“变态!”赵斌看着李焰的手,低声说道:“李焰,你现在的这只手,现在值这个数。”说着,赵斌竖起两根手指。“两百?”李焰脱口问道。赵斌摇了摇头。“两千?”李焰又问道。“都不是,是两万,咱们学校有人出两万要打断你的右手。兄弟,我可提醒了,平日可得小心点。”赵斌摇了摇头,“李焰,咱们同桌这么久,我知道你不是那样没脑筋的人,怎么这次这么冲动?现在有多少人要找你的麻烦你知道吗?”“我也不知道,当时这只手仿佛都不受我控制。还有谁要找我麻烦?”李焰苦笑,他只

  • 傻仙丹帝4章

    原标题:傻仙丹帝4章小说书名:傻仙丹帝第一卷假傻真精明第4章恐怖的速度虽然知道无字天书中的仙法一定极强,可没想到强大到这种程度,之前锻体境的修炼可能主要是依靠药材,才能进展那般快速,可现在是升华境!升华境就是因为吸收天地间的真气已经开始升华到灵气,所以才叫做升华境。升华境的提升,天材地宝的作用已经没有那么大了。现在还能提升如此快速,肯定是因为盛世仙法了!修炼越往后,修炼的难度越高,突破所需要花费的时间更比之前多很多,这是最基本的常识,可从引气一层开始,他每提升一层修为,都是用两个小时的时间。“这

  • 无极魔帝4章

    原标题:无极魔帝4章小说名字:无极魔帝第一卷东荒大陆第4章禁地之秘流风真人一番话令凌云内心十分的震撼,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师傅是个呆板,思想顽固不化的老实人。可没想到自己师傅刚才如此之说。凌云脸上有些激动,道:“师父,莫不成你并不排斥魔道吗?”流风真人叹了叹,点头道:“恩。但自古魔,道之争已经根深蒂固,为师亦是无法,如今你已经道宫被废,道门妙法再也无法修炼,倒不如孤注一掷,借面壁十年时间炼魔功,走属于你自己的道吧!”凌云听了,心中有些激动,但也有些担忧,想着自己此时的情况,不免还是有些沮丧的说道:“

  • 特工妃:逃妃难追4章

    原标题:特工妃:逃妃难追4章书名:特工妃:逃妃难追第一卷第4章深入王府为窃秘翌日,冷颜星习惯性的早起,榻前守夜的婢子立刻上前替她更衣。她被迫换上一身宽大的服饰,冷颜星本来实在有些不习惯这个时代人的穿衣习惯,宽大的衣服走起路、做起事儿来实在太碍手碍脚了,执行任务的时候更影响身法和速度。她梳洗后在院中走了走,慢慢就适应了大袖流云,衣摆飘飘的感觉。那名叫馨儿的婢子无论她走到哪里都会寸步不离的跟着,她在王府的园子里逛了逛,顺便熟悉熟悉地势。在园子瞎转悠了几圈,她大概搞清楚了玉疏阁附近的布局。她一边走着,

  • 鬼鼎艳尊4章

    原标题:鬼鼎艳尊4章小说:鬼鼎艳尊第4章魂法每次姜言见到他的时候总是感觉到若有若无的压迫感,而这次竟然没有任何压迫感,自然和谐。姜华缓步走到姜言跟前,笑眯眯道:“十多年前我给你的魂元之水你没有启灵成功,后来我经常观察你,没想到你没有放弃,坚持了下来,不错,哈哈,是我姜氏家族的种。”虽然姜天对姜言处处刁难,但这位族长却是一视同仁,光明磊落,姜言对这位族长极为尊敬。姜言赶忙施礼道:“族长大人。”“姜言,这里就你我,不用施礼,你这个月的练习我都看在眼里,你心性坚韧,永不言弃,如果我那不成器的儿子有你一

  • 情掠一世错爱4章

    原标题:情掠一世错爱4章小说书名:情掠一世错爱第4章学习照顾自己“恩恩,小赐,你们喜欢这里吗?”以宁拿着毛巾替两个小灰猫擦脸,“不过你们放心,以后我们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的。”看着天色也不早了,何以宁翻了翻钱袋,“儿子,你在家里看着妹妹,我去买菜给你们煮饭。”“好,妈妈你小心点,早点回来。”天赐很懂事的说。一路上,何以宁仔细留意了一下四周的地势,这里都是外来人口住得比较多,最让她高兴的是,附近还有学校,等她有钱了,就可以让他们进幼稚园,让他们可以跟普通的孩子一样正常的生活。踏着晚霞回来,还没有进

  • 颜倾九天:凰之舞4章

    原标题:颜倾九天:凰之舞4章书名:颜倾九天:凰之舞第一卷第4章龙宫散心在得知西子不久将痊愈的消息后,众天家子女都大大地松了口气,只盼望那个时候早点到来,接着,就各忙各的朝各方奔去。老大回了婆家,老二继续着他九天太子的功课,老三也准备去未婚夫那里聚聚,这老四嘛,自然是也想去玩的,但是她知道现在是夜西子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必须时刻都陪着她。哎,听说东海可是很好玩的嗫,伦家都木有去过。去栖梧宫成了她每天必做的事,在告诉了夜西子好消息之后,也“很不小心”地跟她提到了三姐去东海的事,“三姐下午就要去东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