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强占二婚老婆 最新章节

2017/12/26 21:44:0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强占二婚老婆

第1章 女儿被婆婆摔死了

下午两点半,刚生完孩子三天的楚芸躺在病床上饿得头晕眼花,这三天里陈家的人包括丈夫陈康一个都没露过面。强占二婚老婆 最新章节

好像生孩子只是她一个人的事情一样。

想到孩子刚出生就被婆婆抱走,到现在也没吃上一口奶,没见过妈妈一面,而自己还要坐一个月的月子,她硬着头皮给丈夫陈康打电话。

“老公,你能不能让妈把孩子带过来给我看看,而且我一个人在医院也需要人照顾。”

“妈都一把年纪了,怎么照顾你?”陈康在电话那头不耐烦地说。

“那我总不能一个人在医院坐月子吧?从产房出来我见不着孩子见不着家人,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楚芸哽咽着争辩道。

“从前也没见你这么娇气,不就是生个孩子吗?我妈说她生完孩子当天就下地干活了。”

“现在能跟以前一样吗?”

“有什么不一样的,再说了我也不能只听你的吧?”陈康越说越不耐烦。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你什么时候听过我的?”楚芸觉得委屈,自从结婚以后丈夫事事顺从婆婆,她念在婆婆年龄大了以前也吃过不少苦就没跟他计较,哪知道别人压根不会因此觉得她懂事,只会认为她好欺负而已!

“生了个女儿就是听你的,这么大的事都听了你的,我妈每天都不开心,你还想怎么样?”

丈夫的话让楚芸伤心不已,她甚至不敢相信这就是曾经和自己有过浪漫爱情,承诺要让她一辈子幸福的男人。

“那,总该让我见见孩子吧?”楚芸神情恍惚地问。

“孩子……孩子没了。”陈康支支吾吾地说。

楚芸心里一沉手脚开始冒冷汗:“你什么意思?”

“我妈早上抱着她上楼,不小心摔死了。”

楚芸感觉眼前一黑,浑身无力地瘫软在病床上,耳朵听不到任何声音只剩下轰鸣。

“你还我孩子!你们这些杀人凶手还我孩子啊!”楚芸声嘶力竭地哭喊道。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你他妈说谁是杀人凶手呢?我妈又不是故意摔死她的,只是一时手滑而已。再说了赔钱的贱皮子早死了也免得拖累我们陈家。”

“陈康你这个王八蛋!”楚芸胸口闷痛险些喘不过气,浑身颤抖着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没了,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就这么没了,她都没来得及看上一眼,就这么没了!

她还记得在产房里护士跟她说孩子很漂亮,是她见过最漂亮的女孩。

然后硬要闯进来陪产的婆婆惊呼一声叱问:“是个女孩儿?”

护士恭喜的话还没说出口,她就硬着嗓子骂了一声:“没出息的东西!”

当时楚芸体力透支听得不太真切,她虚弱地伸手想让婆婆把孩子抱给她看看,可是婆婆却头也不回地走了。

没想到那个冷漠的背影却是她跟女儿见的最后一面。

她可怜的孩子,连妈妈的一口奶都没吃到,就这么走了!

都怪她,她应该把孩子留在自己身边的,她应该撒泼打滚也要把孩子留在自己身边的。原文163woman.com为什么要相信陈康的话,为什么要把孩子交给婆婆带?

楚芸自责地一遍遍用头去撞墙,额头已经完全淤青也不自知。

“你就是陈康的老婆吧?”突然一个大肚子的年轻女人站在病房门口趾高气昂地问。

楚芸迷迷糊糊地转身,手里还拿着手机,电话却早就已经挂掉了。

“我肚子里怀了陈康的孩子,是个儿子。”张婷摸着肚皮挑衅地看向楚芸。

楚芸如同遭到雷击,一动不动地定在那里,脸上泪痕未干又添了新泪水。

对于楚芸的反应,张婷很满意于是继续说道:“因为我肚子里这个是带把的,所以你婆婆才把你那个不带把的摔死了。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什么?你说什么?”楚芸激动地下床走到她面前。

张婷得意地笑着一字一句说道:“我说陈康的妈为了讨好我,故意摔死了你的女儿,因为在她眼里孙女可贱呢。”

“胡说八道!你胡说八道!”楚芸相信婆婆不会用心照顾她的女儿,所以女儿意外坠楼,但是决不相信她会亲手摔死自己的亲孙女。

她身上流着的可是陈康的血!

“我有必要骗你吗?在你生产的那天我就已经搬进你们家住了,陈康和他妈可是答应我马上就跟你离婚然后娶我进门的。”张婷巧笑倩然地上下扫了一眼楚芸。

然后同情地摇摇头说:“你人老珠黄身材走样,生的又是个不讨喜的女儿,该拿什么跟我比呢?”

楚芸浑身颤抖不止,心口像被人捏住指甲狠狠掐进去一样的疼。

“不会的,她不会摔死我的女儿的,你骗人,你骗人!”

“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还好我早有准备了。推荐163woman.com”张婷拿出手机点开一段录音。

“婷婷啊,你就安心在家里养胎,等那个扫把星一回来我就让康康跟她离婚。”是婆婆谄媚的声音。

当初她劝她下嫁给陈康的时候也是这个语气。

楚芸心中一刺,握紧了拳头。

“阿姨,养胎是要静养的,家里整天哭哭啼啼对孩子不好的。”

“赔钱货,就知道哭!还哭!吓着我宝贝孙子把你卖了都赔不起!”啪啪啪几声清脆的巴掌声,孩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声音都嘶哑了。

楚芸泪流满面地捂住嘴,跌坐在地上。

想到女儿在家里过的日子,她又是悔恨又是愧疚。

“好了,小孩子懂什么,你越打她越哭,烦死了。”

“你别生气,动了胎气就不好了,我这就让她不哭了。”

“你有什么办法让她不哭呀,再说了孩子才这么点大,那女人要是不愿意陈康都没有办法跟她离婚的,到时候我儿子生下来就成私生子啦,只能跟我姓的。”

“那怎么行?我陈家的骨肉必须姓陈!”啪啪啪又是几声扇巴掌的声音。

每一下都像打在楚芸心上,让她又痛又悔。

“哎,你别走啊,我会让康康跟她离婚的,你就乖乖呆在家养胎就好啦。”

“整天吵得觉都睡不了怎么养胎埃”

“好了,不吵了,现在不吵了。”砰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楚芸浑身一颤,哇地哭了出来。

第2章 我要杀了你

“现在你死心了吧,别再赖着陈康了,乖乖跟他离婚吧。”张婷居高临下地看着楚芸。

楚芸摇头强忍着情绪站起来冷声说:“你出去。”

“都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肯相信?陈家根本就不想要你这个媳妇,陈康早晚会跟你离婚的。”

“我让你出去。”楚芸推搡着把张婷赶了出去。

张婷本来还想跟她理论,但是看她一脸精神恍惚的样子,怕她伤害到肚子里的孩子就气愤地离开了。

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楚芸就算不相信她说的话也会去找陈康大闹一场,陈康本来就对她心生厌恶,被她这么一闹不离婚才怪。

楚芸关上门之后无力地跌倒在地上,她想声嘶力竭地大哭一场却发现心里像压着一块重重的石头怎么也哭不出来。

不,不会的,她的孩子不会死的,她要找陈康当面问清楚。

楚芸失魂落魄地自顾自点头然后从地上爬起来打开门直接跑了出去,在医院门口她穿着病号服蓬头垢面地伸手拦车,好几个出租车司机都以为她是精神病不肯载她。

怎么办啊,她要马上回去看她的孩子,必须要马上看到才行。

她的孩子一定还活着的。

“先生,去哪?”

“回丽景别墅。”

突然旁边两人的对话让几乎绝望的楚芸看到一点希望,她也顾不上去看对方是什么人,在车门打开的瞬间就蹿了进去。

司机愣怔了一瞬然后板着脸说:“小姐,请你下来。”

楚芸连忙作揖央求:“求求你载我一程好吗,我也去丽景别墅,拜托你了。”

倒贴先生的女人他见过不少,敢这么大胆子直接往车上蹿的,还真是头一次见。

“小姐,请你下车,否则我就不客气了。”司机给旁边的保镖使了个眼色。

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立刻上前想抓住楚芸的胳膊往外拖,楚芸条件反射般往里退,感觉到旁边还坐着一个人她转身紧紧抓住了他的手不放。

“你也住在丽景别墅对吗?那我们是邻居啊,我现在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必须马上回家,求求你载我一程好吗?求求你了,我女儿在等我回家。”

楚芸抬头对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瞬间有点愣怔,天底下竟有长得这样好看的男人。

面若白玉唇似点朱,脸部线条立体而分明,眉宇间带着一股英气。

此刻他淡淡地看着她,那种与生俱来的贵气竟让她有些无地自容。

“先生……”司机在外面为难地请示。

楚芸也顾不得自己现在的形象,双手在胸前合十祈求道:“求求你。”

那人眉头微蹙,楚芸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开车。”清润如泉水般的声音此刻在楚芸听来简直是天籁。

“谢谢你。”她松了口气连忙道谢。

“不客气。”他收回视线不再看她,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的表情。

一路上楚芸给陈康打了无数个电话他都不肯接,最后索性直接关机了。

她又委屈又担心,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突然眼前出现一方男士手帕,楚芸看着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接过手帕哽咽着说:“谢谢。”

“不客气。”仍旧是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声音。

楚芸擦了眼泪尴尬地拿着手帕说:“这个,我洗了再还你。”

虽然她并不知道太多名牌,但是一摸上这个手帕就知道肯定很贵。

“不用。”那人回头微微勾唇轻笑。

映着阳光,他的笑容像一阵清风吹进了楚芸心里。

跟如此美好的人对比下来她发觉自己处境越发凄凉了,到了丽景别墅楚芸脑子里只剩下女儿,推开车门就冲了出去。

而车上的男人也随之迈出修长的腿倚在车门上,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消失的方向。

楚芸冲进家门的时候陈康和他妈妈正在喝下午茶,看着桌上精致的糕点,她的心已经彻底凉了。

她顾不得质问他们,直接跑上楼推开婴儿室的门,没有,没有她的孩子。

她失魂落魄地一间间推开别墅的所有门,没有,都没有,她的孩子去哪了?

“你发什么疯呢?”陈康在楼下嫌恶地喊道。

楚芸如梦初醒般冲下楼抓着陈康的手问:“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去哪了?”

陈康眼神微微闪躲,不过转瞬就硬着嗓子不耐烦地说:“不是跟你说过孩子没了吗?妈为了这事一整天都不开心,我好不容易哄高兴了,你还提她干嘛?”

“那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骨肉,我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你说没就没了?陈康你还我的孩子,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楚芸抓着陈康的衣领撕扯。

婆婆方兰看儿子被她拉得左摇右晃,几步走过来啪地扇了楚芸一巴掌。

楚芸被她扇得一个趔趄险些站不稳,耳朵出现轰鸣声。

“生了个短命的贱皮子还真当自己是少奶奶了?既然回来了就乖乖去洗衣服做饭伺候老公,再这么大吵大闹马上给我滚出去!”方兰颐指气使地说。

“真的没了?我的孩子真的没了。”楚芸失魂落魄地晃了一下,靠着墙才勉强没有摔倒。

方兰冷哼嫌恶道:“跟那小贱皮子一样整天只知道哭哭啼啼,洗衣房堆了一堆脏衣服,不洗完不准吃晚饭,还有这地得拿抹布擦一遍才行!”

楚芸压根没听到她说了什么抓着她的衣领问:“她在哪,你们把她带到哪里去了?”

“死了当然一把火烧了”方兰不以为然道。

“骨灰呢?”楚芸心中大恸。

“倒进火葬场水沟里了。”

楚芸不敢相信地看向陈康,陈康喃喃道:“妈说化生子不吉利。”

“那是你女儿,是你的骨肉埃”楚芸哀痛地哭喊道。

“你什么意思啊?难道还要我们花几十万给那个短命鬼买个墓地?您真当康康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楚芸看着她那张刻薄的脸,想到在病房里听到的录音,激动地掐住了她的脖子:“是你害死我女儿的,是你故意把她摔死的,你还我女儿的命来!”

第3章 孩子究竟是怎么死的?

“疯女人,给我滚开!”方兰抓着楚芸的头发用力拉扯。

楚芸现在几乎失去神志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两只手用力地掐着方兰,她想她要杀了这个恶毒的女人给她的女儿报仇。

“你放开我,我没杀你的女儿,你别血口喷人!”方兰看到她偏执的眼神,心里一慌。

“是你杀的,是你杀的,你故意把她摔死了!”

“楚芸,你疯了,快放开我妈!”陈康看他妈的脸色越来越青,试图掰开楚芸的手。

可是哪知道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楚芸,现在力气却大得出奇,他根本掰不开她。

“她杀了我的女儿,她该死!”楚芸咬着牙说。

“她是我妈,是孩子的奶奶怎么可能会杀了她?你快放开她!”陈康着急地大喊。

楚芸一边摇头一边落泪:“是她,我听到了,我都听到了,是她亲手摔死我女儿的!”

“我……没……”方兰求助地看向儿子。

陈康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自己的母亲对着楚芸破口大骂:“你他妈闹够了没有,孩子是意外坠楼死的,跟我妈没有一点关系。”

“不是的,陈康你相信我,我听到录音了,是你妈妈嫌孩子吵把她摔死的。”楚芸精神恍惚地解释道。

陈康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把她往后拉:“疯婆子!快放开我妈!”

终于他用尽全力拽着楚芸的手把她扔了出去,楚芸的头磕在大理石茶几尖角上,血流如注。

她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等楚芸醒过来的时候,还躺在冰冷的地上,浑身虚软无力,太阳穴的位置突突地疼。

她抬手把头上的东西拽下来,是一条脏兮兮的毛巾,偌大的别墅里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她躺过的地方流了一滩血。

楚芸昏昏沉沉地站起来在屋里走了两步,终于认清楚一个现实,她的丈夫和婆婆在她受伤后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等死。

心里憋着一口怨气,她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别墅,刚走到路口迎面开过来一辆黑色轿车,她眼前一黑终于支撑不住再次晕了过去。

“先生,已经晕倒了。”司机下车检查了一番回禀道。

车里的男人瞥了一眼楚芸跑出来的别墅冷声说:“抬上来。”

司机虽然疑惑却没敢多问,这些年纠缠先生的女人不少,先生向来不冷不热,怎么突然三番两次救这个女人呢?

长得倒是不错,只是穿着也太邋遢了点。

楚芸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日落西山,房间里被晚霞映得通红。

一个颀长的身影站在窗前,她心里一喜轻声唤道:“老公……”

那人转身,冰冷的目光让她心里一惊,之前发生的一幕幕快速在脑海里闪过。

“是你?”楚芸认得他,长相如此出众的男人,她想不记得都难。

秦朗讽刺地勾唇冷笑道:“陈太太对陈先生倒是情深义重。”

楚芸霍地坐起来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谁?”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朗。”秦朗伸出右手。

楚芸茫然地握了一下说:“我叫楚芸。”

“楚小姐应该对这个比较感兴趣。”秦朗拿出一个牛皮纸袋,里面装满了照片。

楚芸一看不由得怒火中烧,照片上的男人是她的丈夫陈康,女人是今天早上到医院跟她耀武扬威的那个孕妇。

每张照片上都有拍摄时间,最早的居然是在四年前,陈康早在跟她结婚前就已经出轨了!

“这个女人叫张婷,跟陈康交往四年,现在已经怀孕七个月。”秦朗盯着楚芸没有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楚芸双手曲握成拳又慢慢松开:“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想知道你怀孕期间你的丈夫和婆婆在干什么吗?”秦朗不理她的问题,挑眉轻笑。

楚芸紧抿着嘴唇不说话,她刚怀孕的时候丈夫和婆婆都很高兴,婆婆每天什么都不要她做,让她安心养胎。

但是三个月过后,婆婆就以各种理由把家务活全还给了她,丈夫也经常加班夜不归宿。

秦朗打开另外一个牛皮纸袋,里面还是照片。

照片上她的丈夫和婆婆都在殷勤地伺候着张婷。

她记得有一次她因为太累差点小产晕倒在客厅里,那一晚婆婆和丈夫都没回来,是她自己打电话叫的救护车。

第二天婆婆知道后非但没关心她,还把她骂得狗血淋头说她想故意害她的孙子。

陈康是个妈宝男,他妈说什么就是什么,那段时间对楚芸也没什么好脸色。

她以为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婆婆不喜欢她,丈夫工作太忙,却没想到他们是去照顾其他女人去了。

“十几年青梅竹马的感情终究比不上新鲜刺激的诱惑,陈康对张婷算是大方豪宅名车,钻石名牌一样不少。”秦朗挑出陈康和张婷出行的照片,再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楚芸。

她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没有一件名牌,除了手上的结婚戒指甚至连个首饰都没有。

一方面她不管买什么婆婆都会说她打扮得花枝招展想出去勾引男人,另一方面陈康还没发迹的时候几乎是她一个人撑起整个家,所以已经养成了勤俭节约的习惯,从来舍不得买奢侈品。

她掏心掏肺维护着这个家,到头来却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你想干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楚芸终于情绪失控愤怒地大吼道。

秦朗没什么表情再次拿出了一个牛皮纸袋:“你还没见过你女儿长什么样子吧?”

这句话在楚芸心中重重一击,她发疯般撕开纸袋,看到照片上皮肤红红的小人,浑身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是她,是她吗?”楚芸捂住地抬头看着秦朗。

秦朗点头:“可惜才活了两天多就死了。”

“我的孩子……”楚芸抱着照片痛哭失声。

“你婆婆把她摔下去的时候她并没有死,脑袋摔出了大窟窿却还在地上哇哇大哭,想必是疼得厉害吧,但是你婆婆还是嫌她吵,用手捂住她的口鼻,活生生把她闷死了。”

楚芸仿佛能看到那血腥的一幕,紧紧抱着自己的双臂发抖。

第4章 小三登堂入室

“现在你的婆婆已经准备让你丈夫跟你离婚,并且打算让你净身出户。”

“她凭什么?陈家没有我能走到今天吗?”

“可你不能给陈家生儿子。”秦朗不屑地轻笑,他甚至一度不理解这种迂腐的封建思想居然还存在。

“那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孩子是我一个人能生的吗?”

“如果你不愿意,他们可以跟你耗,难道你还想继续在那里生活下去?”

楚芸毫不犹豫地摇头:“不,我再也不想看到他们。”

她怕她再看到方兰会忍不住一刀捅死她。

“所以,到最后你仍然会同意净身出户。”秦朗嘲讽地勾了勾唇,愚蠢的女人。

楚芸茫然地看了一会秦朗,然后站起来问:“你为什么会对陈家的事情这么了解?”

“还不算太蠢。”秦朗双手插进裤兜里再次走到窗前说:“我父母三年前死于一场火灾,就在你丈夫的木材厂里。”

三年前那场火灾,楚芸听说是烧死过人,但是具体情况她问的时候都被陈康不耐烦地搪塞过去了。

“你想怎么样?”楚芸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

“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楚芸警惕地问。

“一周之内我帮你跟陈康离婚,并且让他们受到应得的惩罚,你帮我查清三年前那场火灾。”

“你什么意思?那场火灾不是意外吗?”楚芸心里一沉,有种不好的预感。

秦朗转身用精锐的目光看着她说:“如果是意外我就不用这么大费周章去管一个无知主妇的家庭琐事了。”

楚芸紧紧皱着眉脸上泪痕未干,好一会她才开口:“真的能让他们受到惩罚吗?”

“只要你愿意,我可以让他们付出任何代价。”

她不能让女儿白白死去,凭什么她的女儿死了他们却能好好活着?她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付出血的代价。

“成交。”楚芸下定决心伸出右手。

秦朗轻笑着握住:“合作愉快。”

“这些照片,能给我吗?”临走的时候,楚芸迟疑地指着女儿的照片问。

“当然,不过楚小姐应该明白,这些照片并不能作为婚内出轨的证据。”秦朗指着陈康和张婷的照片说。

楚芸点头,所谓捉奸捉双,不拍到他们上床的照片,他们就都还有狡辩的机会。

因为头上伤势严重,楚芸必须在医院观察一周才能回家。

秦朗派人送来了她的手机,但是这一周里陈康一次也没找过她,更不要说方兰了。

要是以前她可能会觉得伤心委屈,但是现在看清了他们一家的真实面目,她已经麻木了。

出院后,楚芸淡然地回到了丽景别墅,推开门的时候看到陈康和张婷还有方兰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坐在饭厅吃饭。

陈康看到她明显一愣,惊讶地站了起来:“你怎么回来了?”

“我们不是还没离婚吗?”楚芸极力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冷笑。

这里难道不是她的家吗,她连回家都不能回了?

“不知道出去跟哪个野男人厮混了几天,恐怕是没钱了才想起来回家。”方兰看了她一眼冷嘲热讽。

陈康对她到底是有多年的感情,看她脸色苍白头上还裹着纱布关心地问:“吃过饭了吗?”

楚芸看了一眼张婷摇头:“我不饿。”

陈康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方兰抢了话头:“回来了就把脏衣服洗了,再把地擦一遍,水渍一定要擦干,婷婷这么大肚子摔了我饶不了你。”

她还是一贯颐指气使的语气,丝毫没有因为女儿的事情觉得愧疚。

楚芸紧紧握着拳头,要不是想着和秦朗的交易,她会现在就冲进厨房用菜刀把这个恶毒的老女人大卸八块。

可是秦朗说过,她还有大好的青春,不应该浪费在这种人身上。

所以她必须得忍。

“瞪着我干什么?难不成还要我老太婆来伺候你啊?”方兰见楚芸半天不说话,直接一个饭碗砸了过来。

楚芸不躲不让,抹掉脸上的饭粒凄然笑道:“妈,我现在就去洗衣服。”

方兰被她笑得毛骨悚然,拉着陈康说:“儿子,你早点跟她离婚吧,你看她刚才那样,跟神经病似的,这万一要发起疯来伤到婷婷怎么办?”

“老公,我们儿子可还没出世呢。”张婷也靠在陈康怀里撒娇。

陈康内心很纠结,他不愿意跟楚芸离婚,因为他知道楚芸是百里挑一的好媳妇,唯一的不足就是肚皮不争气生了个女儿。

现在婷婷又怀上了,妈想抱孙子心切,逼他离他也没办法。

“离婚哪有那么容易,她得分走一半财产。”最终陈康不耐烦地找了个借口。

“一半的财产?她做梦去吧!”方兰不敢相信地大声嚷嚷道。

“婚姻法就是这么规定的,她就得分一半的财产。”

“你让她自己提出离婚不就行了?”张婷不满地白了陈康一眼。

方兰阴阳怪气地说:“她肯自己提吗?放着大别墅不住她舍得?”

“妈,这你就不懂了,她想住大别墅也要有本事住得下去才行埃”张婷饶有深意地笑道。

“够了,现在我和楚芸还是夫妻,你们别太过分。她不是不讲理的人,会同意离婚的。”陈康有些听不下去了。

“她同不同意离婚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得净身出户。”方兰毫不避讳地大声说。

楚芸知道他们是想故意说给她听,她且听着再一点点记着,总有一天会加倍讨还回来。

“好了,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的。”

“你这傻小子还处处维护她,知不知道她在外面做了些什么龌蹉事情!”方兰戳着儿子的脑袋,怒其不争。

“她不是那样的人。”陈康心烦意乱地上楼去了。

本来属于他和楚芸的卧室,现在已经被张婷霸占,这让他心里有点烦躁。

他想两个女人能相安无事地和平共处,并不想失去某一方。

楚芸洗完了衣服,又在方兰的责骂下用抹布一点点擦地。

张婷经过的时候故意把脚踩在她手上,碾了好一会才故作惊讶地说:“哎呀,我没看到你的手,没事吧?”

“没事。”楚芸低着头,长长的睫毛映在脸上有种别样的凄美。

张婷看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又联想到刚才陈康维护她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脚下故意一崴就要往地上倒去。

第5章 英雄救美

方兰刚巧从厨房出来看到这触目惊心的一幕,也顾不得自己的老胳膊老腿直接冲过来趴地上给张婷当了人肉垫子。

“哎哟!”老太婆哀嚎一声。

张婷挣扎着爬起来冲楚芸得意地一笑,转而又一脸担忧地看着方兰问:“妈,你没事吧?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惹楚芸姐生气的。”

楚芸冷笑,这都叫上妈了,都把她当死人是吧。

陈康听到声音也

第一时间下楼,叫了救护车。

楚芸全程冷漠地看着这出闹剧一言不发。

“老公,都是我不好,我看楚芸姐干活太累想帮帮她,哪知道她心里怨恨我上来就对我破口大骂,你知道我怀孕了脾气不太好就回了她两句,哪知道她竟那么狠心推倒我想害我们的孩子埃”张婷挽着陈康的胳膊声泪俱下地控诉。

楚芸没有辩解,只觉得好笑。

方兰闻言看楚芸的眼神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现在你看清楚这个女人的真面目了吧,她心肠多歹毒,自己闺女摔死了就想来害你儿子啊!”

“真的是这样吗?”陈康问她。

“如果我说不是,你相信吗?”楚芸轻笑,对这个男人她已经别无所求。

“哎哟,我这老腿肯定是断了埃”老太婆哀嚎着,张婷守在她身边嘤嘤哭泣。

陈康转身给了楚芸一巴掌:“贱人!”

救护车来了,陈康跟救护人员一起把方兰送上了车,因为老太婆担心孙子,所以执意不让张婷跟着。

却偏要让楚芸一起上车。

楚芸顺从地答应了。

可是救护车走到半路的时候,方兰又指着楚芸的鼻子破口大骂,说看见她就血压升高呼吸不畅,说她想故意谋害她。

最后陈康为了尽孝心把她赶下了车。

外面下着瓢泼大雨,路上一个人都没有。

楚芸浑身湿透打着哆嗦一步步往前走,漫长而无尽的马路就像她的人生一片黑暗看不到希望。

突然身后传来汽车喇叭声,楚芸回头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撑着伞从耀眼的灯光里走向自己,就像深情的电影主人公一样。

头顶的雨停了,她望进一双墨黑如潭的眼眸中,如同被卷进旋涡无法自拔。

“怎么搞成这个样子?”秦朗皱眉,语气略带不悦。

“老太婆想故意给我一个下马威吧。”楚芸虚弱地回答,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在陈家撑着拿到陈康出轨,方兰杀人的证据,再帮秦朗查清楚三年前的火灾事故。

“为什么不反抗?”秦朗将她打横抱起来,伞已经移交到司机手中。

楚芸看着他唯美的侧脸笑道:“小不忍则乱大谋。”

这大概是她说过最文绉绉的一句话了。

“愚蠢!”秦朗把她扔进车里。

“把自己擦干。”秦朗扔给她一条毛巾。

“谢谢。”楚芸胡乱擦干了脸上的水,身上衣服已经湿透怎么擦也没用了。

因为刚生产完不久,额头上的伤又没好,还没到别墅楚芸就发起烧来,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嘴里迷迷糊糊地呢喃着什么。

秦朗看着她倔强的小脸,有些不耐烦地催促:“开快点。”

司机诚惶诚恐地应了一声,他跟了秦朗这么久,这还是

第一次被催。

先生从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今天怎么又破例了,而且还是因为这个女人?

突然司机一个急拐弯,楚芸直接被甩到了秦朗怀里,她烧得迷迷糊糊凭着本能抱住比自己温暖的秦朗,脸往他胸膛贴了贴。

秦朗身体一僵,条件反射般抓住她的肩膀想把她扔开,却突然听到她口中流出的细碎呢喃:“妈妈……我好痛……”

温热的液体落在他手背上,他奇怪地看了一眼,终于放开了手任由楚芸抱着。

刚看到这个女人的资料时,他心里对她充满了轻蔑和不屑。

一个只知道围着丈夫家庭转的愚蠢女人,注定没有好下常

事情也像他所预料那样发展了,可是那天当她闯进他车里说她女儿在等着她的时候,那一瞬间他忽然忘记了自己所谓的计划,被她当时坚定的眼神触动。

那种义无反顾的坚持,他三年前在妈妈眼中也看到过。

“孩子,我的孩子……你们把她还给我……”楚芸哭得越来越厉害,手也在秦朗胸前乱抓乱揉,把他的高级定制衬衫揉得一团糟。

最最关键的是,她刚生产不久胸部实在太丰满,这样动来动去竟然让他产生了反应。

“该死!”秦朗咒骂一声脱下自己的西装套在她身上,用安全带把她固定在了自己的位置。

“先生,到了。”司机停在了陈康家别墅外。

秦朗看了一眼站在二楼栏杆上的女人,冷声道:“回家。”

“这……”司机惊讶地看着后座的楚芸。

这是先生

第一次带女人回家吧?

“要我再重复一遍吗?回家!”秦朗的手搭在车窗上,手指灵活地敲动着,这是他烦躁的表现。

司机不敢再多问,只好倒车开回了秦朗的住处。

只是,额,遇到一点麻烦。

“秦朗,你回国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等在别墅门口的女人,即使下着这么大的雨也一样保持着高贵优雅。

秦朗滑下车窗脸上表情清淡:“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好歹同学一场,你这样说我会伤心的。”女人收了伞想上车。

秦朗却没有打开车门的意思:“抱歉,我现在有事,改天吧。”

女人不甘心地按住车窗:“我来都来了你总不能让我淋雨吧?”

“我让老陈送你回去。”秦朗依旧清冷地说。

女人往车窗里望了一眼嘟嘴道:“你女朋友?”

秦朗皱眉:“抱歉,失陪了。”

“什么嘛!”女人生气地站在雨水里跺脚,可是秦朗身边的那个女人,她好像在哪里见过,是这一片的邻居吧?

强占二婚老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强占二婚老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萌宝无敌:奶爸养成攻略8章

    原标题:萌宝无敌:奶爸养成攻略8章书名:萌宝无敌:奶爸养成攻略第8章保姆非常值得怀疑察觉到厉少炎的眼神,宋依然立刻把自己泛红的手掌缩了回去。故作镇定的半蹲着,跟宋小萌平视。“小姐肚子饿了吗?我做了些泡芙,要不要吃?”“泡芙?”一听说有好吃的,宋小萌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一脸期待的眨巴着浓密的睫毛巴巴的望着宋依然狂点头,一副口水要留下来的模样。“小姐乖乖洗手然后去客厅等着,我去把泡芙端过来。”“好。”宋小萌乖巧万分的点头,然后就蹦蹦跳跳直奔洗手间。宋依然礼貌的冲着厉少炎点点头,然后就快步朝着洗手间走

  • 邪皇追妻:枭宠恶毒妃8章

    原标题:邪皇追妻:枭宠恶毒妃8章小说名字:邪皇追妻:枭宠恶毒妃第8章染世子驾到“太子殿下就这么想致我的罪?”凤华看着眼前的太子,一身明黄色太子朝服,紫金冠高束于头顶,容颜俊朗,气度不凡,难怪前身痴迷与他,这身皮相倒真是不错。他决口不提自己之前踹他一脚之事,想来也是怕丢人,却在这时候蹦出来非要治自己的罪,看来是要靠借刀杀人来报仇了!这心眼真是小的可以!“不是本宫要治罪与你,而是你犯下的错误实在是不可饶恕!本宫倒是想包庇你,但是你让本宫如何给周小姐交代?如何给天下人交代?”太子矢口否认自己想要治罪凤

  • 皇叔强宠:废材小姐太妖娆8章

    原标题:皇叔强宠:废材小姐太妖娆8章小说书名:皇叔强宠:废材小姐太妖娆第8章报复,跪地之辱盯着暴怒中的楚长天,帝岚音勾起无情的冷笑,“楚长天,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跪下,承认自己有罪,我就放过苏婉梦,让你们成亲。”“不可能!”几乎想也没想,楚长天断然拒绝。笑话,让他堂堂一国太子,在帝岚音这个废物面前跪下,他死也做不到!“我的好妹妹,你可看到了?你这条命啊,还抵不上他的一跪,可见你在他心里的位置,也不过如此,真是悲哀。”帝岚音故作惋惜的摇着头,对苏婉梦说道。“你胡说!太子殿下是爱我的,他不会不

  • 医手逆天:邪王毒吻小狂妃8章

    原标题:医手逆天:邪王毒吻小狂妃8章书名:医手逆天:邪王毒吻小狂妃第一卷初临异世第8章跳舞的药粉圣岚这嚣张的模样吓得这小厮一愣,心中觉得圣岚就是在找死,而在暗中出手救下了圣岚的雷霆也皱了皱眉,不明白二爷为什么要他救这个脏兮兮的小女娃。一个面带鬼面面具的红衣男子懒懒靠在软榻上,笑意盈盈道:“雷霆啊,别老皱着眉头,容易老。”雷霆脸上毫无表情,公事公办道:“二爷,您现在还有别的要务,而不是在这里逗姑娘!”男子啧啧摇头,道:“你真是跟你那个主子一起跟多了,无趣的很,你看看这小姑娘的样子,虽然脸上摸得乱七

  • 名门宠婚8章

    原标题:名门宠婚8章小说书名:名门宠婚第8章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公平惦记着厉思齐的身体,唐溪下了课回了趟家就急匆匆的往医院赶,来到病房,早已经没有人了,询问了护士才知道原来在中午的时候,他就被厉家的人接出院了。今天早上离开医院之前,厉思齐拽着她的衣服:“唐老师,下了课你要过来看我。”手里还拎着一个装着汤的保温瓶,看到空荡荡的病房,有一丝失落涌上来……唐溪捧着昨天晚上熬夜改好的作业本走进了办公室,看见她进来,所有的老师都将眸光放在她身上。唐溪不禁以为自己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和她相熟的一位女老师将她

  • 信爱不言婚8章

    原标题:信爱不言婚8章小说:信爱不言婚第8章又落了下风若说苏钰明是一只老狐狸,那么宋仲骁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进病房的那一瞬间,他看的出苏钰明对苏岑欢的喜欢,也看的出苏岑欢对苏钰明的尊重。一个可以把自己藏的这么深,把戏演的这么好的人,自然不希望在特定的人面前戳穿自己的假面孔。这种威胁不算万无一失,但至少当下没任何问题。“你就不怕我把你这张脸告诉爷爷?”苏岑欢冷静后,反问。“随你。”宋仲骁纹丝不动。“……”苏岑欢发现自己又落了下风。那漂亮的双瞳转动,还在想对策的时候,宋仲骁已经越过苏岑欢,熟悉的烟草

  • 邪王追妻:废柴小兽妃8章

    原标题:邪王追妻:废柴小兽妃8章小说名字:邪王追妻:废柴小兽妃第8章老娘就是楚柒楚柒站在广场上,只觉得自己渺小如蚁。抬头看那巨大的雕像,有一身飘逸魔法袍,神色慈祥的魔法师,有手持巨剑,凶猛坚韧的剑士,还有身形灵巧,手握匕首的盗贼,和手握弓箭,蓄势待发的弓箭手,在中间位置的便是最圣洁完美的光明祭祀……看着高高在上的光明祭祀雕像,楚柒陷入了回忆。如果她没有身形俱灭,这里的雕像也许就是她了。世事果然无常。回过神来,她勾了勾唇角,眼神中充满了自信,转身朝着广场测试的地方走去。帝都广场的测试台一共设立了五

  • 绝宠第一毒妃8章

    原标题:绝宠第一毒妃8章书名:绝宠第一毒妃第8章夜明珠,拿去玩侍女们越想越困惑。而秦韶华呢,没那么多想法,她半晌不见齐王回应,觉得在热水里泡久了头晕,索性出浴。伸臂拽过池边衣物,挺身,旋转,轻轻落地。宽大浴袍艳如桥边红药,腾地飞起,又悄然落下。刚出浴的纤瘦身体藏在袍子里,微露曲线玲珑。青丝如瀑飞扬,水珠溅落,全部落下时偏有一绺贴在微红的脸上,黑发红唇,对比鲜明而惊心动魄。明明不是国色天香,却气质浑然天成,让人移不开眼!齐王目光一顿,眼眸深了半分。“你入宫几年?”随口答:“三年。”三年而未入皇帝眼

  • 惹爱成瘾:金主豪宠小逃妻8章

    原标题:惹爱成瘾:金主豪宠小逃妻8章小说名字:惹爱成瘾:金主豪宠小逃妻第8章莫名其妙的男人苏蓉看着镜中的自己,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的微笑,“司徒先生,您的眼光真好。”“是吗?”司徒晟淡淡地问,一时间他突然间觉得很无趣,刚才的兴致就像是一盆冷水给全部浇没了。这段时间来,苏蓉表现得非常乖巧,也很顺从自己的心意。但是,他觉得少了一些什么。乖巧是一个褒义词,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又有点儿等同于无趣了。苏蓉也注意到司徒晟的变化,心中一惊,她到底哪里惹金主不高兴了?哪里做得不好了?不过苏蓉没时间多想了,因为宴会很

  • 鬼王毒宠:妖娆小魔妃8章

    原标题:鬼王毒宠:妖娆小魔妃8章小说名称:鬼王毒宠:妖娆小魔妃第8章教训凤莉“被封了,你自然探寻不到了。”帝熙凉凉的说道。被封了?凤月目光变得阴森,连带着面色都变得肃冷。看来她这废物是有人故意而为之嘛。“圣山的圣水可以帮你。”不待凤月发问,帝熙就把她想知道的告诉了她。圣山是什么地方,她是知道的。那地方和现代的热带雨林有得一拼,简直是要人命,现在的她进去,别说找圣水,恐怕还没开始找就没命了。“怎么,怕啦?”把她表情全收眼底的帝熙,目光诡谲深幽。凤月大大方方的承认:“是的,不知熙世子能不能派几个人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