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天赐良缘:老公来自古代15章(第十四章吃醋)

2017/12/26 12:21:53 来源:网络 []
书名:天赐良缘:老公来自古代
第十四章吃醋

肖业年直直站在湖中亭看着一个女人,眼眶的泪水迷糊了他的双眼。说明163woman.com

多久小离没主动找他了,至少也十几年了吧?只是为何他要穿着女装呢?

微风吹起,卷起了他们的衣角,时间仿佛就定格在这一刻,肖英离似感受到有人看他,便转过头。

飘逸的青丝,飘动的衣角,绝色的面孔,白皙的肌肤,红润的嘴唇,若不是那黑浓的剑眉,不论谁都认为这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

俩个人就一直看着对方。肖业年脑里闪过小时候调戏肖英离的场景。

“咦?这是哪儿来的美人儿啊?怎么就这般面熟?”肖业年痞痞的打量上肖英离,手轻轻触上肖英离的下巴,“笑个儿看下,要是让我满意咯,就收了你,你看如何?”

肖英离余光看见竹年智琼和竹年智雏向他们走来,身子软软的贴上肖业年,邪魅的勾起唇角,嗲嗲的出声:“我好看吗?”

肖业年微僵,他还真没想过肖英离会来真的,他嘴角抽搐着。

肖英离双手攀上肖业年的肩膀,看见肖业年嘴角不自然的搐动,唇角勾起一个灿烂的微笑,头侧在肖业年的耳边,轻笑:“你说笑个就要收了我的,可不能悔过。”

哼,美人儿?我就让你知道调侃我,叫我美人儿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好了。原文http://www.163woman.com/余光看向竹年智雏,看吧,脸都白了。

“你说嘛,我好看不?难道你不喜欢我了?那我还是走好了。”肖英离作势要转身离去。

肖业年见肖英离垂下的手,听他要走,不顾合不合适忙拉住肖英离,使劲摇头,紧张地说道:“我喜欢你,小离,你别走!”

以前他没能力保护小离,什么都不能给小离,后来通过竹年仙雷认识了玥磁,求着玥磁让他带五岁的小离离开。那时候,小离就问他是不是不喜欢他了,还让他不要不要他,说以后随便他怎么叫他,不管是美人儿还是离妹妹,只要不要赶他走。那时候他被软禁了,他得保护小离,不管小离怎么哭怎么闹,就狠心地让玥磁带走了他。

“我怎么会不喜欢小离呢?我很喜欢小离的。来自163woman.com

竹年智琼听到声音觉得声音很耳熟,好奇地扭头看了眼,顿时震惊地僵住脚步。肖英离身穿桃色的女装,双手环住一个身穿银色锦袍男子的脖子,暧昧的姿势,笑得好灿烂,好娇媚。

肖英离居然大白天穿女装出来私会男人!这还是她认识的肖英离吗?

竹年智雏见竹年智琼停下,脸上充满了惊讶,顺她的目光看去,惊艳的看着肖英离的脸。

她一直都以为她已经够美的了,没想到今天能见到一个比她还要美的人,她是谁呢?

仔细看了后,她震惊捂住嘴,脚向后遁了下,脸色煞白,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原本她觉得漂亮的女人突然变得那么的刺眼,她知道那个被环住脖子的男子是谁了,男子身上穿的银色外套正是她帮肖业年做的衣服。

怎么会是业年?你喜欢他,那我呢?你不是说你喜欢我的吗?你现在在做什么?在说什么?难道那些曾经的温柔都是假的?那都只是一时的好玩?不,不对,不,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竹年智雏的每个表情,每种变化都没逃过肖英离的眼睛,见差不多了,勾起嘴角,问:“你只会喜欢我一个人吗?”

“是,但……”

“那她呢?”肖英离挣脱肖业年的手,笑着侧身,看向竹年智雏,“你不喜欢她了吗?”

肖业年转身看到竹年智雏,愣了下,见竹年智雏苍白的脸,不停流的眼泪,看肖英离算计的眼神,突然明白了刚才肖英离的反常是为了什么,惊慌地忙三步并两步的想向竹年智雏走去。163女性网

竹年智琼拍了下她姐姐的肩膀,弯腰覆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洒脱的离去了。

“雏儿……”肖业年追上竹年智雏,紧篡着她的手。

“放手。”手痛。

“不放,雏儿,我……”肖业年听见竹年智雏叫他放手就更紧张了,手握得更紧。

“你抓疼我了。”竹年智雏看见肖业年慌乱的神情脸色冷静的出声。来自163woman.com她的手真被抓得很疼。

“雏儿,那个,刚才那个人是小离。”

“我知道,琼儿刚才有告诉我。”竹年智雏笑道。看见肖业年这般的紧张她,心里很甜蜜,也为刚才不相信他感到惭愧。

肖业年笑了,在这一刻,他决定要将事情全部都告诉竹年智雏。也许小雏会有办法让琼儿不受到伤害,他并不想看到琼儿被人杀害。版权163woman.com

“找个地方,我有事要告诉你。”

慢慢地将他的事告诉竹年智雏。

他十岁那年,父皇被现在的范太后杀害了,他继承了皇位,但是却是个没有政权的傀儡皇帝,就这样他一做就做了五年的傀儡。第六年他有了自己的势力,开始反抗了。便在那一年,范太后为了控制他将只有五岁的小离软禁在卧房,开始还好,范太后只是软禁了他。

可是,后来他发现小离越来越嗜睡,有时候会连睡两天。有天他路过范太后的寝室听到范太后命人去给小离加重药效,他听了就连夜将小离给送走了。那会的他没能力保护小离,他只能偷偷带小离出宫找竹年仙雷,通过竹年仙雷将小离托付给了玥磁。很快,偷出宫的事被人发现了,范太后就变相的将他软禁在尧都的旧竹年府邸里,对外称是他要养病。

也许这就是天意吧!他的武功,琴棋书画,政权谋略都是竹年仙雷交给他的,对他来说,竹年仙雷就如同他的阿爸一样。

“还记得你和琼儿偷跑出府完,一身乞丐装的从后门溜回府那会被发现了,琼儿将你藏在哪里吗?”肖英离想到小时候一身乞丐装的竹年智雏笑弯了眼,回忆的口吻问道。

那时候他便在那个房间里看书,突然出现的两个小乞丐。最后他只听说是两位小姐私自跑出去玩被发现了,但是最后不知道为什么也就罚了一位小姐。

“那我们的婚约……”那他是因为爹爹的关系才会同意婚事?是因为爹爹的关系才会对她好的吗?

“傻丫头。”肖业年亲昵的揉了揉竹年智雏的头,眼里满是笑意,“到现在你还不能自信点吗?都说道这份上了你还不明白你吗?看来唐琴训练的也不怎么样,看,你还不是一样不自信。”

“我爱上了那个闯进我书房的那个小女孩。”

他允许唐琴教她功夫也是因为庚唐的事后,他后怕了,如果不是她有琼儿这个妹妹,也许现在的他就是个疯子,现在也早没风羽国的存在了。但是让他奇怪的是,琼儿回来后好像并不认识他了。

竹年智雏吃惊了,他好像什么都知道?

“呵呵,你是我未婚妻不是吗?唐琴让你进去暗卫敢不经过我同意吗?你怎么也就不想想,为何我次次都留下你,为何次次你都不用参加暗杀活动,就只是保护我。”

是啊,她之前就以为是因为唐琴的关系,她告诉唐琴,她不想有特别待遇。那时,唐琴是怎么回答她的,说是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保护健大少。

后来才知道,原来风羽国的首富健大少就是肖业年,那会她就明白了,难怪会让她保护肖业年了。

“当年闯进你书房的不止我一个,还有琼儿,你怎么就肯定你爱上的人不是琼儿?”

“最后在我书房睡着的可不是琼儿。”肖业年宠溺的看着竹年智雏,带着轻微的调笑,说道。

他这么可能会弄错呢?那年可是琼儿亲手把她卖给他的,虽然他不亏本。想到当年他偷亲小雏被琼儿抓了个正着,却被琼儿拿这个和他做交易的样就想笑。不过想想当年的琼儿很早熟,很懂得利用机会。

“知道了?那以后就不许怀疑我了,要是再不自信,再怀疑我,你看我以后怎么罚你。”肖业年看见竹年智雏尴尬的脸,半威胁道。

竹年智雏红着脸点点头。俩人便在那里拥抱着。

天赐良缘:老公来自古代》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天赐良缘 或 老公来自古代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绝品上门女婿13章(第013章)

    原标题:绝品上门女婿13章(第013章)小说名:绝品上门女婿第013章但就在我即刻就要突破时候,却一下子愣住了!天塌地陷老子不怕,但是怕女人的眼泪。接着车窗外面的灯光,我看见林婉欣的眼角挂着两点泪!我没好气的吼叫一声:“你特码的哭什么?老子还没有开始呢!”林婉欣不回应我,闭着的眼睛也不睁开。她可能想通了,反抗不了就享受,那你就好好的享受一回吧。可是,男女之间做那种事情,是要互动才有趣味的,她这么掉着眼泪我怎么弄?顿时情绪一落千丈,对她吼叫一声:“老子不喜欢做那种违背女人意志的事情,你特码的虚惊了

  • 南风陌路13章(第13章 挨耳光)

    原标题:南风陌路13章(第13章挨耳光)小说书名:南风陌路第13章挨耳光第二天,就是陆景天和霍曼灵的订婚典礼。宁香果然真的没有穿任何礼服,便出现在她们的眼前。夏夏被她寄放在邻居家,并没有带去。此时,店里其他人都几乎是盛装浓抹。偏偏宁香连衣服都没换,就像平时一样去了。到了会场之后,大家把保暖外套一脱,也都是晚礼服。宁香站在其中,显得就太突兀了,还有不少人指指点点的。站在一边的宁香的同事兼好友丁丁,走过来轻轻拉住她,说道:“宁香……不如还是去换一件吧……现在去还来得及。只有你一个人穿便装,感觉好奇怪

  • 自述:我当男公关那些事13章(第十三章)

    原标题:自述:我当男公关那些事13章(第十三章)书名:自述:我当男公关那些事第十三章外面的人估计听到了动静,有人劝说,别打了,这人真是来顶板的。女人就回过头去怒骂,住嘴,你们这些鸭子,都是出来卖的,还给老娘装纯情。我应该感谢之前跟这女人纠缠了一会儿,让她的力气消耗了不少。她抽了我几鞭子,就有些喘气,然后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喝水恢复力气。一边还看着我说,只要你开口,求我,跟我做那事,我就饶了你,还给你钱,你干不干?我不说话。这个女人真是太过分了,我肯定不会答应她的。她坐了一会儿,恢复了点力气,又拿鞭子

  • 冷酷总裁的退婚娇妻13章(第13章 代价)

    原标题:冷酷总裁的退婚娇妻13章(第13章代价)小说名称:冷酷总裁的退婚娇妻第13章代价蓝若菲疲惫地睁开眼睛看看雨帘,怎么这雨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呢?难道老天爷也来凑热闹?“哟,这是谁啊?不是大少奶奶吗?”于小丽一身佣人服装,说话的适合脸上几个雀斑在跳动,她讽刺地自问自答,她看不惯这个女人很久了,整个季家别墅都在风传她的风流韵事,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得上他们尊贵的少爷,简直就是在自取其辱。于小丽向来是个胆大的主儿,她见着蓝若菲被夫人和少爷那么虐待,她干脆也来凑个热闹了,抬起穿着高跟鞋的脚,狠狠地踢

  • 冷面炮灰的逆袭之路13章(第13章:总裁的迷糊娇妻 九)

    原标题:冷面炮灰的逆袭之路13章(第13章:总裁的迷糊娇妻九)小说名称:冷面炮灰的逆袭之路第13章:总裁的迷糊娇妻九看两个孩子相处的很融洽,季荷娜心里也宽慰了许多,拽着某个不安分的家伙就往外走,无视他的反抗,直接选择了暴力解决。在场的佣人们也很有眼力劲,见夫人都走了,他们自然也识趣的退了出去。几天下来,出乎众人意料的是,两人相处的很融洽,似已经相处很久的老夫老妻一般,没有争吵,也没有想象中那种腻死人的甜蜜。慕颜玦搬来的第二天,景林映便让他见识了自己才睡醒时的丑态,而且没有丝毫的尴尬,他在一旁看文

  • 先婚厚爱:老公难驯服13章(第13章 我同意你走了?)

    原标题:先婚厚爱:老公难驯服13章(第13章我同意你走了?)小说名称:先婚厚爱:老公难驯服第13章我同意你走了?三个月了,当她以为这个曾经生活在自己世界里整整两年的男人,如烟消云散一般,她不会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又莫名的出现了。真是够可笑的。公司没了、陆家庄园没了、父亲成了植物人、林伯伯跳楼身亡,就算她们陆家欠的债也该还清了。因为她的不动,全场都静寂,所有人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低垂着头,不敢揣测那男人的心意。尽管他们也揣摩不到。顾江北是真的醉了,随手从一侧的台子上端了杯红酒,递给身侧的女人,凑在

  • 重生之宠妃有道13章(第十三章 宴会风波(一))

    原标题:重生之宠妃有道13章(第十三章宴会风波(一))小说名字:重生之宠妃有道第十三章宴会风波(一)“姐姐,这是静儿为姐姐准备的礼物,前段时间对姐姐的不敬,还请姐姐原谅静儿。”嗯?月静雯的声音,此时的她正楚楚可怜的望着月凌雪,好像真的是想月凌雪原谅她。竟然真的出来了,穿的还挺漂亮的,看爹爹的态度,应该是知道她出来了,这还没满一个月呢!月凌雪是该说刘氏有本事呢!还是有本事呢!“对啊,凌雪,静儿好歹是你的妹妹,姐妹之间哪有什么隔夜仇呢!”刘氏也在一旁笑迎迎的说着。“母亲,说什么呢,凌雪跟静儿妹妹的关

  • 亿万宝宝:腹黑爹地不及格13章(第十三章 有宝贝们真好)

    原标题:亿万宝宝:腹黑爹地不及格13章(第十三章有宝贝们真好)小说名:亿万宝宝:腹黑爹地不及格第十三章有宝贝们真好“啊——我要疯掉了。”“妈咪,妈咪你怎么了?”一进家门就听见妈咪鬼哭狼嚎,糖糖奔了出来。“哎,妈咪一言难尽啊。”“啊,一言难尽。”那是什么,糖糖又开始纠结了。“乖乖糖宝贝,给香一个,妈咪就没事了。”钟妍抱起糖糖躺进了沙发,muma~糖宝贝很识相的送一了一个香吻,钟妍顿时心情大好,蹭着糖宝贝的小脑袋。“吃饭了,大美女小美女。”穿着围裙的果果,端着菜走到客厅,看着缩小版的欧阳黎,钟妍一脸

  • 深度索欢:邪魅总裁的小嫩妻13章(12、你值多少)

    原标题:深度索欢:邪魅总裁的小嫩妻13章(12、你值多少)小说书名:深度索欢:邪魅总裁的小嫩妻12、你值多少薄云双手扭来扭去:“你既然知道这么多,那……你是想帮助我吗?”宁致远放下酒杯,靠在沙发上,好整以暇地说:“我确实很有钱,但我不是慈善家。我和你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帮你?”薄云想把碎裂一地的尊严拾起来,她轻声说:“既然如此,我就告辞了。”“你有钱打车回家吗?这个点儿可没有公交车。”宁致远击垮她最后一丝残存的骄傲,她站起来,挪不开步子。宁致远也站起来,把她一拉,她就倒在他怀里。大手探入浴巾里面,

  • 重生嫡女:风华倾天下13章(13 她,要和瑞王合作)

    原标题:重生嫡女:风华倾天下13章(13她,要和瑞王合作)小说名:重生嫡女:风华倾天下13她,要和瑞王合作不管是青年才俊,还是千金闺秀,在这一刻都得乖乖行礼。苏浅玉前世稳坐了五年的世子妃,这些弯弯绕绕的规矩自然是懂得的。拉着梁欣蕾一同俯身行礼,一众才子佳人的行礼声整整齐齐,“参见大长公主殿下,参见大皇子,二皇子,四皇子。”只闻淡然带着些许沧桑的女音响起,“免礼平身。”在园子中央的空地上,早就备好了坐席。众人纷纷寻了合适的位置入座。一直低头的苏浅玉拉着梁欣蕾坐下了,才敢不着痕迹的抬头打量主位上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