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毒行医侠客8章

2017/12/26 6:51:03 来源:网络 []

书名:毒行医侠客

第8章 杨白的小计谋!

不一会杨白再一次走了进来,163女性网指着躺在床上的黑衣人冷冰冰的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黑衣人却很是傲气的说道:“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叫计都!”

杨白含笑了一下:“嗯!很有骨气,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说完,也不让计都在多说什么,就让杜诗鸣放了他,然后就走了。而计都本来是不想投靠杨白的,但后来他觉得这人还不错,得释放后,就去的房间找他,但杨白却让他去保护苏瑛,计都这人也很懂规矩,没问杨白为什么,就去了苏瑛的院子里。

黑色笼罩着一切,163女性网月色朦胧,树影婆娑,风儿轻轻吹,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那么的安静,那么的平和,但一个不和谐的音符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有又两名黑衣人想要闯入苏瑛的房间,本以为会有人拦着,但没想到大门居然是敞开的。

将信将疑的两名黑衣人,迈着小小的步伐前进着,两人在快要走到苏瑛房门前还四处张望了一下。

就在他们快走到苏瑛的房门时,突然前面带路的黑衣人“氨的一声叫了起来,两人还来不及想发什么了事,却被一张大网网了起来。

这时一声带有穿透力但有些刺耳的笑声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原文163woman.com两黑衣人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两黑衣人很是有默契的往门口望去,这时,有两人向他们走来,一位给他们的感觉文质彬彬,而另一个却让他们觉得有些冷酷。

两人走进了,黑衣人仔细一看,一名打扮得有些像书生,穿着一身白衣的他,显得干净利落,而且没有一点灰尘,脸很是精致,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手上的短剑却出卖了他,虽然在剑鞘里,却没能遮住它的光芒,让他变得很有气势,体内的内力波涛汹涌的向两黑衣人袭来,让他们有些抵受不祝

而另一位,虽然并没有使用内力,但他的步伐轻盈,轻功卓越,一下就飞到了很高的树枝上,俯视着他们。黑衣人仔细的看看站在高处的那个人,一张具有男性侵略性的面孔,略微上挑的眼梢带出缕缕魅惑,黑曜石一般的眼睛似是闪耀着星辰,那唇角的笑透露出丝丝的邪恶,却又那么迷人。网站163woman.com

但他肩上的长剑却不能让人忽视,给人一种很强烈的压迫感,被罩在网里的两名黑衣都被他们两的气势给吓得瑟瑟发抖,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这时,一名黑衣人看到另一名黑衣人的脚,正流着鲜血。

才知道,原来他被一根很尖利的竹子给插进了脚掌心中,此时一股凉风吹过,本是让人缓解那心中的燥热,但却让他俩觉得脊背发冷。

他们在大网中呜咽的求饶,但站在那里的两人却没有一丝的怜悯。

这时,站在树枝上的人却笑了,那银铃般的笑声,此刻在黑衣人的心理并不觉得好听,而是他们的吹命符。

杨白这时说话的声音有些悦耳,又有些魅惑:“你们应该受到教训了,不要以为我们真的不敢杀你们,下一次就不是单单的被我们擒拿,而是去阎罗王那报道去了。”

黑衣人听了,更是觉得胆战心惊,看着那两个人的脸,虽热年纪不大,可是却有如此的魄力,让那两黑衣人羞愧的底下了头,连声说了好几声对不起。

这时,古青豫发话了:“你们两个这就回去告诉你们的兄弟,我们已经是忍无可忍了,再有下次,定不留命!”

两黑衣人像小鸡啄米一样,拼命的点头,看到这样,杨白很是痛快的把他们放了下来,让他们滚蛋。

看着他们仓猝的逃窜,杨白俩人只能笑了笑,毒行医侠客8章相顾无言。

古青豫走到苏瑛的门外,捡起地上的东西,佩服的说道:“杨兄,真是好计策,先在苏姑娘的房门外洒了很多带刺的竹尖,让他们受伤,接着用网网住他们,逼他们就范,这可是大家都想不到的好计谋,杨兄你真的是才貌双全呀!”

听了这话,杨白却板起脸来,有些不悦的说道:“彼此彼此,古兄何出此言,在我的印象中,古兄也是个才貌出众的人。”

就在古青豫还想解释什么的时候,杨白却走了,他只好又到了一个黑暗的角落里,继续守护着苏瑛。

回到房间的杨白,很是愤怒,桌上的茶杯,被他给捏碎了,只听见他怒吼道:“古青豫,你算什么东西,要不是为了苏瑛,我才不会和你合作!”

夜,就这样悄悄的过去了,白天也这样默默的来到!

苏瑛这边,还不错,通过杨白带过来的一些药品,人已经醒了,脸色也渐渐红润了起来,气息也平稳了,脉搏也正常了,只不过还不能下地走路,但离下床已经不远了。

本来杨白还想和苏瑛见上一面,但父亲写给他的家书,让他不得不担心家里人的安全,所以他很早就回去了,但他留下了计都给苏瑛。

这几天的晚上,那些黑衣人照样来骚扰苏瑛他们,不过好在,有计都这个高手在,他们可以稍微安心的睡个好觉。

但不成想,古青豫却收到了家里家书,说自己的弟弟快不行,希望他快点把良医给请回来,但看着躺着床上的苏瑛,古青豫却犯了难。

古青豫知道本来苏瑛就没打算去,现在还生这么重的病,要她长途跋涉,根本不可能,到时还没到古家,人就已经不行了,还怎么进行治疗呀!

可他也清楚,弟弟的病拖不得,当年家里人也是求了很多良医却依旧不行,好不容易听说杜国辉的儿女被治好了,所以过来看看是什么样的医师,但现在根本去不了,该怎么办?

万般无奈下,古青豫只好选择给苏瑛一些时间,养好伤后,在和她谈谈去古家的事,当然,他也写了一封家书给他们,告诉他们事情,让他们稍安勿躁。

随后古青豫得到家里人的回信,那就是同意给一些时间,让苏瑛样好伤再来古家。原文163woman.com

时间过得很快,冬至就这样悄悄的来临了,杜家庄里下起了鹅毛大雪,杜世琴和颜雪茹在院子里愉快的堆起了雪人,而苏瑛的身体也已经好了,现在的她正坐在亭子里,和古青豫两人喝着热茶,看着两个小女孩在玩。

杜诗鸣看着苏瑛感叹的说道:“苏姑娘,你看你这一病,就病了这么久,还以为你赶不上冬至节呢!”

苏瑛只是笑了笑,没搭话,一口热茶送进了嘴里,让这冷冷的冬天里,有了一丝丝的暖意。

这时,苏瑛想到什么问道:“对了,那些个黑衣人还有来过吗?”

古青豫放下手中的热茶,回答道:“只从你病好后,再也没有人来过!”

而苏瑛听了这句,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当中,良久没有说话,这时,她站了起来,回她的房间去了。看着她单薄的背影,古青豫有些说不出的忧伤,眼神里透露出他以前从未有过的神情,但很快又恢复过来。

清晨,天还是很黑,而且外面还是大雪纷飞,但苏瑛早已起来,背着背篓就想要上山,本以为这个时间大家都在睡觉,谁知她刚出门没多久,就发现有个跟屁虫在跟着她!

苏瑛停下脚步,转过身,望着他,不难烦的说道:“你跟着我干什么呀!”

古青豫望着她,温柔的说道:“你病才刚好,就要上山,太危险了!”

“要你管,你回去吧!”苏瑛很不客气的说道。

“是,但是现在下着大雪,太危险了,我必须要跟着你!”古青豫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微怒了!

看着有些微怒的古青豫,苏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默不作声的上了上了山,他也默默地跟在后面。

山被大雪给覆盖,就像一座美丽的冰雕,处处都是洁白的雪花,人走在上面嘎吱嘎吱的响,就好像为这山上填上了一曲美妙的音乐。虽有点刺耳,但总比那撕裂般的风声要好听的多,太阳露了出来,温暖的阳光散满大地,挂着树上的纯白的雪变成了一滴滴小水珠滑落到地面,很是壮观,很是美丽!

这时,有两个人从山的一头爬了上来,女的背着背篓,蹲着地上扒开雪,细心的看着每一株地上的草药,男的也在扒开雪,但他每一次都只会叫那女孩过来看,因为他对地上的草药根本不熟悉#

毒行医侠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毒行医侠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重生之惑国鬼妃4章

    原标题:重生之惑国鬼妃4章小说书名:重生之惑国鬼妃第四章还是小姐吗她知他的心思,便默默忍耐,逆来顺受,却偷偷熟读兵书,苦练武功,直至后来成亲后替他带兵打仗,帮他步步为营,设计害死太子,助他登基,最终助他坐上了九五之尊之位。这一步步走的实在艰辛,她却始终甘之若饴,只因心中那个希望,支撑了下去。当一切终于打工告成,她原以为终于要苦尽甘来,同他一同坐拥天下的时候到了,却未曾想,就在他答应册封她为后的头一天,便被庶妹和自己的心上人算计,被做成人彘,死无全尸。“太狗血了”将整件事情梳理清楚,小七不由的感慨

  • 宠妃当道:娘子太凶残4章

    原标题:宠妃当道:娘子太凶残4章小说名称:宠妃当道:娘子太凶残第四章被诱拐“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青离剑。”“你认识这剑?”湘离吃惊。“这剑是老头子的,不过听说他把这把剑送给了一个名为青衣公子的有缘人,这青衣公子可是武林挂名第二的高手。你跟他是什么关系?”逸祍的心中在见识到湘离的身手以后,已经有一个猜想,并且确定,只等面前的女子承认。“你先不用管这个,你既然认识这剑,那么你认识玄华吗?”湘离听到逸祍的话后,忽然激动的晃着他问道。“玄华?你找他做什么?”逸祍在听到这个名字后,眼神闪烁了一下。“回家…

  • 重生之毒后归来4章

    原标题:重生之毒后归来4章小说书名:重生之毒后归来第四章湘贵嫔皇后刚走没多久,殿外又一次传来不急不缓的脚步声。沈明莞本以为是皇后不死心的去而复返,收敛了心绪,做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却不曾想,一抬头就看见那个本不该此时出现在这里的人。一时间心乱如麻,挣扎着就要起身请安,被皇帝一把按住,沈明莞靠在床榻边,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仰起头,倔强的不让眼泪掉下来。皇帝轻轻擦去她眼角的泪珠,说道,“让你受委屈了。”这话一说,沈明莞这才真觉得心中委屈不已,想要说些讨喜的话,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来了。只能默然无语的看

  • 我的伪药罐子夫君4章

    原标题:我的伪药罐子夫君4章小说名字:我的伪药罐子夫君第四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随手接过软鞭,夏雨婷缓步走到地上昏迷的人儿面前,一直伪装得温柔被褪去,眼底的阴暗倾泻而出。“谁让你这花瓶没事儿占着太子妃的位置不放呢?得罪了四姐姐,连我都救不了你呢。”夏雨婷轻喃着,素白的手腕一翻,漆黑的软鞭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危险的弧度,即将落到余解忧腰上的时候,她的手暮然回收,看了眼身后,“谭儿。”被叫到的丫鬟似是有些不解,上前一步看着她。夏雨婷眼神如墨,嘴角挂着一丝恶毒的笑意,“把她给我翻过来。”几个丫鬟合力将地上狼狈

  • 以你之爱,偿我情深4章

    原标题:以你之爱,偿我情深4章小说名称:以你之爱,偿我情深第4章娶谁都可以,唯独你不行我木然的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话里是什么意思,脸顿时烧得通红,“遇安哥,其实我想……”我想告诉你,刚刚在病房里,我说的都不是真话,我很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可是,他并没有听我把话说完,刚刚的话,根本就只是故意要看我出糗的样子。他十分不耐的转过了身,“真以为和我睡过一次,就是沈家的少奶奶了?我告诉你,我谁都可以娶,唯独不会娶你。”毫无感情的一番话,像是一盆冰冷刺骨的水,把我从头到尾淋了个透湿。我忍住眼眶

  • 但求来生不遇你4章

    原标题:但求来生不遇你4章书名:但求来生不遇你第4章将她的公司拱手送人不知为何,江暖看着许辞风深邃的眸子,竟然觉得他似乎有些难过,在她想深究下去的时候,许辞风又冷冷的开了口。“如果不是因为你,谨言怎么会被绑到这里来。”江暖眼睛一涩,他果然怪她。忽然便觉得好委屈,同样一起长大,他却从来都没有关心在乎过自己,哪怕是在这样危险的时刻,他心心念念的也只有萧瑾言一个人。因为知道许辞风喜欢的人从来都不是她,所以在面对他的时候,明明已经刻意的疏离,为什么还是会轻而易举的就被他搅乱了自己的情绪。“对不起。”好像

  • 爱在深海不成眠4章

    原标题:爱在深海不成眠4章小说书名:爱在深海不成眠第4章宴会受伤来电人是言湛的母亲,她清了清嗓子,才接起电话。“喂,妈妈。”“澜澜,过几天就是你和小湛的两周年结婚纪念日,我和你父母那边也商量过,给你们在酒店设宴庆祝,顺带请了一些朋友。”“好的,妈妈,你安排就好。”这场宴会的目的,表面是庆祝他们结婚两周年,实际就是一场上流商务宴会,加深与圈内人的交际而已。他们的婚姻本来就是靠利益支撑,所以一切能利用起来的资源,都不会放过。挂断电话,她的神色又恢复成了刚才的无力,靠在沙发上望向天花板,所有的委屈与苦

  • 痴情不知归何处4章

    原标题:痴情不知归何处4章小说书名:痴情不知归何处第4章搬进秦家不等她回答,电话已经被挂断,只传来一阵忙音。她被江容赶了出来,住在江瑾昊租住的公寓里,位置偏僻得很,不敢让秦逸帆久等,江瑾言急匆匆的便出了门。外面依旧是连绵不断的暴雨,赶到医院时,她衣角已经被打湿,滴答滴答的往地面渗着水。VIP病房里,秦逸帆坐在床边看着昏迷不醒的林苒,隐忍着内心的痛苦,紧紧握住她的手。隔着模糊的玻璃,江瑾言却清楚的感受到来自秦逸帆身上散发出来的痛苦。因为爱极了林苒,所以他一定也恨极了自己。推开门时,她才发现房间里不

  • 爱不曾问过归期4章

    原标题:爱不曾问过归期4章书名:爱不曾问过归期第4章傅南风,再见“你倒是跳啊!磨磨唧唧个什么玩意儿?!”“快点去死吧!活着真是恶心人!”“婊.子!!!”满带愤怒的声音混乱地回荡在医院的上空,苏漓听不见偷摸的窃窃私语,却把这些震耳欲聋的狠毒咒骂听得清清楚楚。她脸上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泪如雨下。“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家没有了,丈夫没有了,孩子也没有了,连仅有的尊严,都被狠狠地踩在脚下遭人唾弃。啜泣的女人嘴里不停呢喃着,对傅靖急切的呼唤置若罔闻,眼神绝望。“别过来!”就在

  • 爱如夏花般璀璨4章

    原标题:爱如夏花般璀璨4章书名:爱如夏花般璀璨第4章打官司就在江煜皓离开之后,一个穿着职业西装的女人硬闯了进来。“你们给我让开,我要见小檬!”女人不顾形象的踢打着门口的保镖,而余歆檬的注意力也被门口的声音吸引了过去。她眼眶泛着泪水,看着门口头发凌乱的女人,然后笑了,笑得格外的凄凉。门外的女人与保镖战斗的筋疲力尽,她撸起袖子,双手叉腰凶狠的盯着门口的保镖:“叫江煜皓过来,老娘要见他。他这个没有良心的,竟然为了余薇那个贱人,这样对待我家小檬?”门口的保镖不为所动,无论是硬的还是软的,就是不放她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