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深陷囫囵:宅斗年华8章

2017/12/26 6:20:35 来源:网络 []

书名:深陷囫囵:宅斗年华

第8章 推卸责任

一日三餐,银嘉都会陪他,宝珠等丫头都侍立身后,恒宇趁机会将银嘉和宝珠的模样一比,不禁唏嘘:“都是美人,分不出哪个更美。阅读163woman.com”但一瞟门外的庆勇和小梓,就气不打一处来。用完膳,把银嘉叫到寝殿。银嘉也想找他说话,正好趁这个机会可以问个青红皂白。

门窗紧闭,房间里只有他二人,银嘉抚摸着桌上象牙雕的小象,含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他双臂背负身后,侧了侧身子,瞅着银嘉,光泽鲜润的唇慢慢噏动:“需要帮忙的应该是你。坦白说,本王不放心你那两个护卫,何况孙庆勇就是个废物,他跟着不单没有任何作用反而会拖累你!”

她冷哼一声,笑道:“说得重点了。”

他情不自禁的紧张起来,猛地抓住银嘉的手臂,急道:“你知道本王都是为你好!你不能再这样下去,银嘉!”

她垂眸镇定的口气:“你答应过我,会等到月底,已经等不及了么?前天,你所谓的礼仪小组出了人命,庆勇又弄的遍体鳞伤,你就是这样保护我的!”

“什么时候出了人命,本王怎么不知道?”

“装蒜给谁看!总之,我傻傻的试图挽回你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真是傻的透顶!”

“本王承认,黑衣人我本王派的,可你说的‘人命’,本王确实一无所知。”

“你知于不知,应该没什么要紧了,人都死了,知道了又能怎样!”她咬牙,仇恨的眼神如一把利剑插入他的心,扭身甩门而去。163女性网

恒宇转过神思,一口气把阿晨叫来:“那天在屋子里焚香导致失火的小子,不是被打了一顿然后拖出去治疗了么?是这样吗,本王要听实话。”

阿晨惶恐:“治疗了半日,就不治身亡了六爷,小的看六爷事儿多,就自作主张在账房支了五百两银子,息事宁人,把他爹娘打发了。”

恒宇蹙额:“不是说只有一个每日进药的娘么?”

“那小子的话,六爷也相信?”

他顿时怅然,挥挥手:“下去吧,让本王静一静。”

下午未时,恒宇亲自去了醚秀殿,几个丫头排成一溜做针黹,小梓、庆勇和司马青三个门廊下站的,银嘉与莲舞屏风后商量事宜。

他退回司马青面前,伸手拿正他腰上的玉佩,闲闲的说:“司马大哥,表姑爷,依本王所知,你的巡逻范围应该不止醚秀殿附近吧?”

司马青一本正经的,却有点心虚:“正好巡逻至此,六爷凑巧来了。”

“哦哦,每次本王来这儿都看见你,原来都是凑巧呀!”

把司马青说的头脑发热,他转过头看见庆勇胳臂上缠着绷带,悻悻的笑道:“这么尽忠职守,带伤上阵可歌可泣呀!看来本王应该把你的月例钱翻倍了,难得难得,尽忠职守,替王妃打苍蝇扑老鼠。”

庆勇大怒,攥紧拳头却被小梓暗暗按住,否则他一定又惹出一起祸端,不是他吃官司就是恒宇流鼻血,小梓沉住气:“多谢六爷夸赞,我等定会保护好王妃!”

“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别拐弯抹角的。原文http://www.163woman.com/”银嘉早站在门槛内,端庄的衣着衬着那张素净标志的脸蛋儿,好不迷人。

恒宇开门见山:“本王是想告诉你,你所说的那个差一点导致失火的小子并非本王的人打死的,抬出去治疗,但不治身亡,是死在大夫手里。本王已经支付五百两银子给他的家人,按理说,他骗本王说只有一病重的母亲而事实并非如此,那五百两银子扔给街边乞丐也不该给他。”

“没想到你是这样推卸责任的。”她砰然把门关上,唬的恒宇一怔。

阿晨眼见他受这样冷漠,便起了歹心,走到花园,便惺惺作态说:“不是奴才多嘴,照这个情形看来,娘娘对六爷是不可能好的了。不瞒六爷说,镜花楼才来了位姐儿,长得那是无可挑剔,一上来就众星捧月,成了花魁。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真的?”恒宇登时来了兴趣,“叫什么名字?”

阿晨嘿嘿笑道:“六爷去了不就知道了?”

他顾虑:“万一银嘉发现了,岂不说本王食言。”

阿晨狡黠地说:“换身风格不同的衣裳,戴顶帽子,拿把平时不常拿的扇子,这样打扮起来,哪里还是王爷?还不想在外待几天就待几天。”

“那家里怎么办?”

“就说六爷迷途知返,听了和尚导引,想忏悔,闭关抄佛经哩!”

恒宇往他脑门一凿,笑赞道:“臭小子,你有这妙计,到现在才说。”

当下恒宇回瑞雪堂秘密选换衣着,颖儿、红杏听到阿晨叮嘱:“六爷有事出几天门,有谁找,就说抄佛经呢,也别给人开门。”

两个丫头恍惚应了。

恒宇打理齐整,阿晨看了说成,又让丫头审度,红杏说:“像个花花公子!”

颖儿笑道:“有钱人家的公子,花俏点儿就是这样,叫人看了喊贼!”

恒宇穿着颜色光鲜的衣帽在屋子里转了几圈,见天色不早了,快到用晚膳的时间,便急忙脱了换上原先的衣衫,阿晨竖起拇指赞道:“六爷,才一会儿功夫就学会如何自由了。”

恒宇陪银嘉用过晚膳,便急急回瑞雪堂了。推荐163woman.com

银嘉猜疑:“宝珠,你看六爷几天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宝珠拿绢子擦拭嘴角,应道:“好像有点神经紧张。”

“我就觉得,一次性吃那么多药肯定有副作用。”银嘉回头望向李思,“明儿请太医来,给六爷检查检查身体,没甚后遗症才放心。”

那小梓巴巴的望着银嘉的背影,听她一言一语,看她一举一动,对赵恒宇无微不至,虽然表面上表现的对他漠不关心。

他沉叹,凝眸,魂飞天外。

“公子。”忽然有只手在他眼前挥动,他从九霄云外转过神思,原来是碧琼。深陷囫囵:宅斗年华8章只见她清澈无杂的眼睛水晕悠悠,匿藏着羞赧的纯真,“公子,你在想什么?娘娘都走了,你竟站这里发呆。”说完,特地瞄了一眼他的脚,把嘴紧抿。

小梓方发觉周围早已是几个丫鬟在打扫,杯杯盘盘的声响,居然叫他陷入沉迷了。对碧琼莞尔一笑,说:“就你晓得回来叫我。”抬步外走。

碧琼听他一言,比吃了蜜还甜,“公子公子”的叫着跟在他身边。银嘉早走的没影,他俩落在长长的回廊下。

原是银嘉有意撮合。

只庆勇这回是动了真心,看天晚了,宝珠央早回去休息,银嘉应了,庆勇举手上前道:“容奴才送姑娘回去,天黑,怕摸错路。”

宝珠嗔怪道:“别说笑了,这前后才几步路,又是走熟了的,走迷才怪呢!倒是你,送我一回,折胳膊断腿的,我如何担当!”

他凉薄的唇倏尔掠过一丝暖意:“路不远,却是弯儿多。只要你安全,我就是送了命也甘愿!”

把宝珠羞得小脸儿绯红:“胡说什么呢,也不害臊,再别跟着我!”扭头便跑,银嘉给庆勇一个肯定的眼神,庆勇便勇气倍增,拔腿追去。

银嘉自从衙门回来就跟宝珠问了清楚,因知道宝珠用六十颗珍珠换了贞洁,恨不得马上告诉庆勇,但宝珠求她:“娘娘好歹替我瞒他几天,我第一次跟男人谎称情人,够难堪的了。这男人若是有个执着不悔的心,便也值了;若他不是那样人,我便用不着跟他打交道,只当为娘娘牺牲一次。”

宝珠因心仪庆勇,对银嘉当初无情似的命令不反感倒觉欣慰,因为庆勇追了她不下五日,她不理,他却执着的很。

她说:“我早已不是完璧,你穷追什么?在衙门出了那么大的糗,你还没有看够!”

他笑笑:“要不是你为我做这些,我又怎能轻易地逃脱赵恒宇的手心?说真的,我把你说成是我的未婚妻的时候,心里好没底。甚至,凭你前些天对我的态度,断定你是万万不肯帮我的,可结果你……”

“是娘娘逼我的,所以你要感激,就感激娘娘去吧!”

“不!尽管你是被迫,可是你的名分,如果你的身子……”他激动的叫,顿住,口里喷出急促的气息,“那我岂不是害了你一辈子!”

如果没有把那六十颗珍珠戴在身上,她现在肯定在哭,肯定会抱怨银嘉、庆勇一辈子,不,也有可能让某个人负责。

却说恒宇趁黑混入镜花楼,阿晨洒下大把大把的银子在姑娘们花花绿绿的衣服上,镜花楼顿时着了火相似,欢声笑语不断,莺歌燕舞连绵。老鸨子初还以为是哪个大手笔的公子哥儿,一看是恒宇,喜得要命,尖着细利的嗓门:“这十天半月不来一回,老身还以为再也见不着六爷了呢!在家吃的饱饱的,也别忘了我们姑娘才是,姑娘们都是一颗心盼着六爷,可别当薄情寡义之人,背地里骂成一锅!”

就有姑娘娇声细气的接口:“听说王爷一门被王妃管着,大门不敢出,二门不敢进,寻医问药都得请示她,这不装病装了半个来月,今儿不知走什么狗屎运,混了出来!咱们别高兴的太早,王妃家里一跺脚,王爷准连滚带爬的跑!”

这一番说的都瞎起哄:“怪不得呢,颜色也不是惯常穿的那种,莫不是使障眼法迷住王妃,才偷跑出来的!”

深陷囫囵:宅斗年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深陷囫囵 或 宅斗年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红妆有泪7章(第七章 闯祸)

    原标题:红妆有泪7章(第七章闯祸)书名:红妆有泪第七章闯祸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半个酒瓶在他的脑袋上炸开了花,顿然间,各种碎玻璃四溅,鲜红的血液从其脑袋的破口处瞬间流出,尽管他非常快速地用手捂住了半个脑袋,但是,难以抑制的血还是顺着他手中的余缝间流了半个脑袋……“啊!”大家看此,顿时心乱如麻,惊叫连连。“狼哥!狼哥!”富二代身边的这些兄弟看此,忙向前道。“还不赶紧带我去找医生,难道让老子头上的血把老子流死啊?”富二代男子在冲着身边的人怒吼了一声后,身边的人便纷纷离开了座位。此刻的我近乎呆滞地伫立在

  • 你的爱困我一生7章(第七章 被强吻了)

    原标题:你的爱困我一生7章(第七章被强吻了)小说名称:你的爱困我一生第七章被强吻了陆昊天扣住苏轻晚脑袋的那只手更加用力了一些,他的舌头在她的口腔冲撞得更加厉害。最后他又狠狠地啃噬了两口苏轻晚的唇瓣,在自己的欲望彻底把持不住之前退了回来。现在还不行。陆昊天退后一步,站在离苏轻晚半米远的地方,他看着苏轻晚酡红的脸,又舔了舔残留在自己唇角的属于苏轻晚的味道。他很想,很想要她。可是现在不行,他怕吓坏了她。她是上天赐给自己最美好的礼物,任何一个地方都那么完美,要被捧在手心里,不能在这样的地方要了她。过了好

  • 热血战斗7章(第七章 打仗用脑子)

    原标题:热血战斗7章(第七章打仗用脑子)小说:热血战斗第七章打仗用脑子向问东走了,根本没有再看翟勤一眼。他十分没有面子,这家伙是有一套,可是太狂傲,竟然拿着枪对着自己,要不是看在打胜仗,又是用人之际,向问东绝对会枪毙翟勤。翟勤看着远去的向问东,他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生气的表情。其实翟勤还是很理解向问东的,情绪平静下来,有很多事还是能明白的。虽然对国军这些战术十分瞧不起,但是打到现在,他们还在战斗,这已经很了不起了。比那些投降的强多了。没有什么军人觉悟的翟勤,好像也不怎么在乎这个连长。他带走一百二

  • 钻石儿媳7章(第7章)

    原标题:钻石儿媳7章(第7章)小说名:钻石儿媳第7章这天晚上。离夏坐在床上。给丈夫打电话。丈夫和他开玩笑。说了一些二人的房事的话题。有些心神激荡。和丈夫打完了电话,离夏脸上也是充满了喜悦和激动,她是个正常的女人,也是有生理需要的,她的手不自觉的摸向自己的下体,那里有些微微的润湿,茂密的丛林中,鲜嫩而有些发暗的外唇如那蚌肉。又如那微散的小嘴。镶嵌在那饱满肥沃的耻丘内,晶莹的蜜汁。透着亮光嵌在娇艳欲滴的印笼中,这么多年的无数次的房中趣事,还能有这样的美妙图卷,离夏自己却没注意。收敛了自己的情绪,离夏

  • 爱要怎样说出口7章(第七章 不放手)

    原标题:爱要怎样说出口7章(第七章不放手)小说名称:爱要怎样说出口第七章不放手“要喝水吗?”张大勇问。护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我看向他,忽然有些脸红。刚刚我真的是太失态了,毕竟已经十年了,面前的这个张大勇,已经不是那个十几岁的阳光少年。他或者已经为人夫为人父,又或者是哪个公司的高管。我却这样不管不顾的放肆着。他忽然抬手,在我额头弹了一记菠萝,“我看你是哭傻了。”我心中一晒,这不还是那个张大勇吗,哪里有变?温热的水递到了我的手上,“喝吧,喝完了才有力气继续哭。”我白了他一眼,接过水杯咕噜咕噜

  • 豪门小秘书7章(你是谁?!)

    原标题:豪门小秘书7章(你是谁?!)小说书名:豪门小秘书你是谁?!第7节第7章你是谁?!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位稍稍上了年纪,看起来很慈祥的女人,看她的表情似乎为吓到了向槿诺而有些内疚。“你是谁?”向槿诺哽咽着问道,一天下来都没有吃过东西的她,现在看起来有些憔悴,单薄的身体像是连那张薄薄的被单都要撑不住了似的。这模样的小女生令福婶心里一阵唏嘘,她向前倾了倾身子,将手中的睡衣放在向槿诺的身边,“小姐,先穿上衣服吧,我是这里的佣人,你可以叫我福婶,少爷让我转告你,有什么需求只管告诉我就可以了。”向槿诺听

  • 总裁的可爱妻7章(第七章:傍上大款了?)

    原标题:总裁的可爱妻7章(第七章:傍上大款了?)小说名:总裁的可爱妻第七章:傍上大款了?就在夏浅浅胡思乱想的时候,男人已经一把提起了她的衣领,直接将她丢出了大门,随即丢给她一双拖鞋,“在这里等着,一会有人来接你离开。”说完,男人就消失在了门口。不多时,一亮黑色的卡宴从车库里出来,宛如离弦之箭,直接出了大门。夏浅浅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这宽敞的大院子,心里想的是,完蛋了,她昨晚好像开车了……跟陌生男人,虽然是帅哥,可,她还在念书啊,这要传出去,她以后还用混吗?不,重点是,她已经不纯洁了……夏浅浅越想

  • 只说爱你7章(第七章 会有让你不得好死的时候)

    原标题:只说爱你7章(第七章会有让你不得好死的时候)小说名称:只说爱你第七章会有让你不得好死的时候“给我起来!”顾玥依疲惫的躺在病床上,忍着痛微闭着眼睛。护士刚刚帮她清理完扎进手里的玻璃渣,正打算帮她处理喉咙再次撕裂开的伤口的时候,纪言希倏然从门外心急如焚的冲了进来。“跟我去急救室!”纪言希脸色略微泛红,他将躺在床上的顾玥依一把拽起拖着她就往门外走去。顾玥依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疲惫的身子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力,被纪言希大力的提拧着,想喊喉咙里却怎么也喊不出来。“纪先生,太太伤口还没处理好!你带她去急

  • 盛世闪婚7章(第07章 她只想讨好他)

    原标题:盛世闪婚7章(第07章她只想讨好他)书名:盛世闪婚第07章她只想讨好他她手上的泡泡不小心落到了上面,她一惊,担心他会追究,连忙用手去擦,然后才记起来手上的泡泡更多。“你又勾引我?”寒冰澈暗哑的声音再次响起。颜洛诗真是百口莫辩了,她不是故意的!“我没有!”她羞红了脸辩驳,是他自己乱发情,关她什么事?她一本正经地帮他擦背,根本没有诱惑过他。“是你主动让我欲火焚身,也就是主动勾引我。”寒冰澈突然搂住她的腰,两人的距离近乎零,薄薄的衣裳清楚地感觉到他滚烫的肌肤。颜洛诗的大脑顿时一片爆炸了一般,失

  • 我的另一半情人7章(第7章 原来我不是亲生的)

    原标题:我的另一半情人7章(第7章原来我不是亲生的)小说书名:我的另一半情人第7章原来我不是亲生的“关掉它。”许洋命令我,一只手伸过来抢。“是我家的电话,你不要闹。”电话接通了。父母在电话里简短的通知我回陈进那里商量事情。我感到一丝安慰,虽然从小父母对我很严厉。至少这时有亲人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陈进家楼下,我拒绝了许洋要陪我一起的提议,怕他的出现会激化矛盾。所有人都在。母亲搂着妹妹,父亲正跟陈进交谈。见我来了,父亲二话没说,狠狠地抽了我一巴掌。我一下子蒙了。“真是有娘生没娘教的!我们当初怎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