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豪门盛艳6章

2017/12/26 5:07:0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豪门盛艳

第六章 你有得挑?

“我回来了。豪门盛艳6章”叶妮嘉把皮包随手扔在沙发上后就瘫倒在叶裳的旁边。

“怎么样怎么样?在这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文巡有没有对你做出一些很禽兽的事?”叶裳挤眉弄眼地推搡了几下一动不动的叶妮嘉。

“别说了。”叶妮嘉摆了摆手,满是疲惫地偏过脑袋,“分了,我们分了。”

叶裳诧异:“好好的怎么忽然分了啊?可别告诉我是你怕连累他才和他分手的,在我印象中你可是没有这么伟大啊。”

“我怕连累他?应该是他怕被我连累吧?”叶妮嘉嘴角情不自禁泛起一阵冷笑,“在我家破产后他就迫不及待和我分手了,还搞上了一个我认识的女人。163女性网

“什么?!”这下叶裳是彻底震惊了,甩掉手中的零食直起身子不停地摇晃叶妮嘉的身体,“是他劈腿了吗?他和谁?哪个女人?你姐我帮你去收拾那对狗男女!”

“我也不知道是哪个女人。”叶妮嘉仔细回想了一下也没有发现她那群狐朋狗友中有谁和文巡走得近,最后只得烦躁地说道,“那个女人暂且不管,烦躁以后你要是遇到了文巡,就把他往死里打,见一次打一次。”

叶裳做了个“OK”的手势,然后转移话题说道:“对了,嘉嘉,推荐http://www.163woman.com/我帮你找了一个工作,我一个朋友的朋友是那家公司的副总经理,我也和他说了你的学历和经验,他说让你去实习一个月。虽然这和你的专业不太对口,但以你在叶氏做总监的这几年经验,应该能很快上手。”

“什么工作?”叶妮嘉问。

“总经理助理。”

“让我去做别人的助理?”叶妮嘉登时提高了音量,“要是让我以前那几个歪瓜裂枣助理看到不把我笑死才怪。”

“可是你觉得以你现在的条件来说,豪门盛艳6章你有得挑吗?”叶裳也逐渐正经起来,她皱着眉说道,“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先找份工作安定下来,要不然你永远也别想再站起来。”

叶妮嘉沉默,低垂着头没说话。良久,她才缓缓从沙发上站起来,拿过皮包,叹了口气说道:“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了, 表姐晚安。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叶裳急忙道:“那工作的事……”

“我再考虑一下吧。”叶妮嘉的语气听起来很是挫败,“表姐你说得对,此时此刻的确不是我挑剔的时候,我在仔细想想,明天给你回复。”

“好,我等你的答案。”

本以为为了自己那仅存的一点自尊心不会去做叶裳介绍的总经理助理的叶妮嘉,最后在度过了几天面试心仪工作屡屡碰壁的穷困潦倒日子后,不得不挫败的答应去那家公司面试了。

“你一定要记住,163女性网说话不能像你平时这么嚣张,要谦虚谨慎一点,尽量把你的优点长处全部展现出来。”去公司面试的路上,叶裳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不停叮嘱着叶妮嘉各种需要注意的事情。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姐。”最后被说得不耐烦的叶妮嘉满脸郁闷地嚷嚷道,她撑着手臂靠在窗户上看着外面快速倒退的风景,不满地咕哝着,“我有你说的那么任性自私吗?”

仔细想想她也算是个大家闺秀啊,叶妮嘉心底暗暗想着。

豪门盛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豪门盛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8章

    原标题: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8章小说: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第8章有刺客安锦玄的首次登场,实在不怎么讨人喜欢,要不是知府夫人明显袒护安若素,京城三公子及周文通大人,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哼!一个无权无势的私生子,竟然如此目中无人,要不是给知府夫人面子,我早就让笑言出手教训他了!”寿宴已开始,京城三公子借故离席,在花园中漫步,谁也不肯承认,是被安锦玄的凌厉,给压得喘不过气,所以才出来透透气。风华性格孤傲,他除了服洛以轩和莫笑言之外,从不将其他人放在眼里,这次在安锦玄手上吃亏,他

  • 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8章

    原标题: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8章小说书名: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第8章敢不敢,试试看第二日一早,侍女秋桃便来到了云来阁,白眼一翻说道:“喂,那个谁,王爷驾到,还不过来迎接!”秋桃乃如今的安国公、云楚天长子云白钰的贴身侍女,一向很是得宠,难免恃宠逞骄。何况昨日她并未见到云墨染大展神威的样子,还不知道其中厉害。“秋桃!小心说话!”云白钰斥责了一声,“七小姐已经是皇上指定的湘王妃,你怎可如此无礼?还不退下!”秋桃答应一声,委委屈屈地退了下去。云白钰微微皱了皱眉,跟着迈步进了屋内:“小七……呃……

  • 骄妻胜火8章

    原标题:骄妻胜火8章小说名字:骄妻胜火第8章又见代班校医“小筠筠,你这身体,都快赶上黛玉了呀!咱要不要也来葬一把花纪念纪念你的柔弱?”周梦琪阴阳怪气地捏着兰花指,故作娇弱状在颜晓筠床前演着,惹得直翻白眼,恨不能一掌拍扁了她。死丫头,居然敢趁机报复,不就是上一次她感冒自己调侃了几句吗?至于这么记仇么?是好姐妹不?乖宝宝戚圆圆同学赶紧上来劝阻,软声道:“晓筠生病已经很难受了,梦琪你快别闹她了,让她好好休息……”林薇也扑上前来附和道:“是呀是中工,难得咱筠筠美人柔弱一回,咱们可要好生伺候着才行呀!”如

  • 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8章

    原标题: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8章小说书名: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第8章轮椅上的男人邵湛平虽然坐在轮椅上,但做事风格依然体现出了军人的干练和果断,从夏筱筱下了决定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两个人就出了民政局的大厅。坐在车子里时,夏筱筱还依然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盼了九年,她终于把自己嫁进了邵家!可是谁也不知道,她嫁的,却不是她喜欢了九年的那个男人,而是前男友的亲大哥,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车子缓缓的发动起来,夏筱筱想着今天的遭遇简直就像是一出狗血剧,想想自己九年的付出,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滑下了脸庞。曾经

  • 昏婚欲醉:专宠小小替身妻8章

    原标题:昏婚欲醉:专宠小小替身妻8章小说名:昏婚欲醉:专宠小小替身妻第一卷谁拿浮生,乱了流年第8章结婚协议流年的心跳强了几拍,眉头轻皱,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和濡枱的事情,这个人怎么会知道!没想到这些机密会出现在外人手中,虽然公司地界小,可也不至于这么容易被人盗取资料吧,而且其中有很多东西,是致命的,是她和濡枱更多的秘密,有些事情是连公司都不知道的。流年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面前的男子,这个男人轻而易举的拿到这些东西,而且看起来也不像是要威胁自己,面对这样的人,不管她耍什么心眼都会被发现的,到时候弄巧成拙

  • 邪魅皇妃要出墙8章

    原标题:邪魅皇妃要出墙8章小说名:邪魅皇妃要出墙第8章我,不是好惹的黑衣人倒是很奇怪她的态度,刚刚明明很生气的想要杀了他,现在倒是来帮助他?算了,她不会武功,根本就奈何不了他不是吗?杜云岚倒是丝毫不介意带他来到自己的闺房,掀起帐子,让他躺在床上。看到那个黑衣人虽然带着疑惑,但是还是躲进去的时候,杜云岚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伸手摸到了自己的枕头,小动作撕开了里面的药包,塞在了他怀中,而她自己则躺在了床边。黑衣人眉毛都拧着一起了,他这辈子都没受过这样的待遇,居然会躺在女人的被窝里接受女人的保护?不

  • 撒旦总裁:前妻来袭8章

    原标题:撒旦总裁:前妻来袭8章小说:撒旦总裁:前妻来袭第8章你爽,我爽,大家爽还没等苏城光发飙,恋雪已经将矛头对准沐子轩。“沐医生,能帮我个小忙吗?”称呼倒是没错,只是那份语气与苏城光女友有几分相似。沐子轩木讷地点点头。“你知道的,我现在快成下堂妻了。某人没心没肺连我衣食住行都懒得顾及,家里佣人都视我为空气,我也要生存……能帮我介绍份工作吗?”谁也没注意到苏城光渐黑的脸庞。恋雪以为沐子轩介绍的工作会是在医院,顶多就是看护。结果来的出乎意料,是与她大学专业挂钩的服装界。恋雪大学一毕业便做起家庭主妇

  • 爆宠无良妃8章

    原标题:爆宠无良妃8章小说:爆宠无良妃第8章轮不到你戴绿帽子玉冰俏本以为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却没想被直接甩下了马车。她捂着剧痛的屁股,难受的龇牙咧嘴,抬起头就瞪向夏墨宸,“夏墨宸,你知不知道怜香惜玉、知不知道绅士风度、知不知道非礼勿碰啊?”怎奈夏墨宸根本没理会身后的鬼哭狼嚎,他举止雍容的坐在马车内,悠然的开始把玩着手枪,高冷淡漠的姿态写满了“生人勿扰”。“二妹,不要再对夏王无礼了。”玉思言走上前,面带微笑,好心的提醒她。玉冰俏这才看向眼前这个罪魁祸首,不怀好意的女人,她站起身,愤怒不屑的骂道:“玉

  • 邪王追妻:盛宠金牌特工妃8章

    原标题:邪王追妻:盛宠金牌特工妃8章小说名:邪王追妻:盛宠金牌特工妃第一卷凤惊降世第8章以身相许好了站在高处俯视着唐映瑶,夜冥霄俊美绝伦的脸上扬起一抹笑意,一笑,天地失色。夜冥霄低沉的声音如泉水温淳冒起,分外好听,“我救了你一命,我是不是应该让你以身相许。”“好……”看到夜冥霄带笑的脸,唐映瑶差点流口水,迷失心智。但一瞬唐映瑶就回神过来,撩起黏在脖颈上的青色,不紧不慢的接了下一句,“那才怪!”不等夜冥霄出声,唐映瑶抢先又道,“是你自己主动要帮我的,我可是没有求你!”“算了,我也不占你的便宜,门票

  • 邪王嗜宠:特工狂妃不好惹8章

    原标题:邪王嗜宠:特工狂妃不好惹8章书名:邪王嗜宠:特工狂妃不好惹第8章拒绝不了的母爱随着杨亦宣的离开,陈福也连忙的跟着出去,花儿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起了身。在杨亦宣前走刚离开不久,后脚太医便到来,接着便又是一阵的敲门声。“花儿,去看看是谁,无关紧要的人都让他们别来打扰我。”凌若寒闭上了双眼躺在了床上,今天是累的够呛的,她不想见任何人。“是,小姐。”话音一落,花儿便走到门前,打开了房门。“陈管家,又有什么事啊?”花儿看了一眼陈福,不耐烦的问道。不是她看不顺眼这个陈福,而是这个陈福实在是一个势利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