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蓦然回首6章

2017/12/26 4:58:5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蓦然回首

第6章 段母的歧视

 在一番簸箕下,笑慕然来到了段府。网站163woman.com已经五岁的笑慕然满脸的忧伤。看到他第一次笑的时候,大概也就是跟着自己的爷爷在集市上卖字画的时候。那种赢了他人的喜悦。

 而现在的他,生活在婶婶家里,还被要求干如此重的任务,自己真是生不逢时啊。在爷爷去世后,再也没有人带他去集市卖画了。想想自己那些年的过往,再想想自己和爷爷相依为命的日子,笑慕然深深的感觉到,自己那时的自己是多么的满足,多么的幸福。

 而现在的他坐在大家贵族的轿子里,坐在靠窗户的地方,望向窗外。蓦然回首6章看到轿子路过一个破乱的屋子,那时以前和爷爷一起生活的老宅。可是,如今的房子,里面应该灰尘如此的多。蜘蛛网甚至会织满整个屋子。

 外面的木门紧锁,相比自从爷爷去世后,就在也没有打开这个大门。再想想自己的爹和娘,娘把自己生下来之后,便去世了。而自己的爹经受不住娘去世的打击,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这个家,而上了年纪的爷爷也不想去找。爱到哪里就到哪里把。163女性网或许,这就是命把。

 想着想着,便不再去想了,轿子慢慢的驶出村子。途径一片荒地,地的中间有一座坟头。看到这里,笑慕然执意要下去,当时大管家措手不及,想到笑慕然会逃跑。但是,笑慕然像疯了一样就往下奔,大管家都遏制不住,只好认他去做。

 笑慕然跑下轿子,跌跌撞撞的来到了这做坟前。毫没有装饰,也没有立碑。说明163woman.com就是一个光秃秃的坟头。笑慕然跑到坟前,突然就跪下了。在轿子那等待的大管家或许看出了什么。

 笑慕然呆呆的跪在坟前,伤心的看着坟头。他相信,爷爷在天之灵正看着自己那。他知道自己一定可以超过爷爷的。不知不觉的,笑慕然流下了泪水。蓦然回首6章他这是怎么了?是对爷爷去世后自己生活的伤心吗?是对自己没有人照顾的悔恨吗?是真的感觉到现在的自己真的很可怜吗?

 笑慕然一脸的沉默,他想说一些话,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说。大管家看着他,自己的脸上也流出了泪水。真的是该赞叹一下,这个孩子真的好懂事啊。

 随后笑慕然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给爷爷磕了三个头,便转身离开。那麽小的年纪,竟然会懂那麽多的礼节,真是三个人佩服。

 这一走,又不知道回事多少天才会再见面。这一走,又不知道会是多少次的轮回才可以在相聚。163女性网这一走,也有可能,再也不会回来。

 笑慕然走回轿子那里,大管家给他折开帘子,笑慕然一脸的茫然。大管家也是哭丧着脸,那表情,像是对笑慕然的同情,又像是对笑慕然的敬佩。

 笑慕然坐在轿子里,还是看着外面,看着爷爷坟墓的方向,直到轿子与坟墓的距离渐行渐远。

 笑慕然走了,走上了不归的路途。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这是要去哪里,他这是要去干什么。他又为什么那麽心甘情愿的跟着他们去。而现在的他,只想过自己的生活,将爷爷教给自己的绝活,长长久久的传承下去。

 慢慢的轿子驶进了城里,而他发现,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进城的城门,有他歇息的痕迹。再看看这一条马路,更是那样的熟悉。都留下了他和爷爷走过的足迹。

 轿子继续向前走去,突然路过,他和爷爷经常摆放摊位的位置。那一幅幅画面仿佛在闹间回放。

 爷爷在一旁拍放着自己刚刚写过的字画。自己坐在小凳子上,铿锵有力的用着毛笔。一笔一画的写着那些在脑海间浮现的字眼,写完后,正襟一看,还不错,连忙点头。爷爷看到后,连忙竖起大拇指。

 这时摊位前来了一位书生模样的人物,开口就说来和笑慕然比试比试。然后还主动要求笑慕然先出题。虽然自己年龄小,到自己并不甘示弱。出就出,机制的笑慕然先给他来了一个难难的上联。比试的过程中,人越聚越多。听到笑慕然出的上联,人们就拍手叫好。看这形式,肯定是赢定了。在每次的比赛中,自己都可以得到他人的称赞,真是高兴极了。

 在看看,自己画的画,挂在空中,色彩艳丽,活灵活现。真是美丽极了。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爷爷教导有方啊。

 可是,这些,这所有的一切都再也回不来了。再看看现在的摊位,已经变成空荡荡的了。那以前的自己的样子,也只能成为过去的回忆了。再也回不来了。

 那热闹的场景,自己多少天没有遇见过了。那熟悉的摊位,自己多少个日子没有摆放过了。那不一样的氛围,自己多少个岁月没有感受到了。这一切,都随着爷爷的去世,而变的烟消云散。

 轿子缓缓的驶向段家,这座豪华的大宅。门口是如此的装备森严。到了门口,大管家包过笑慕然,带他去见段老爷。笑慕然看到这样的宅子,表示非常的惊讶,他想到了,这里一定是非常富有的。但是他还是不明白要自己来干什么。

 大管家见到段老爷,段老爷想让笑慕然展示自己的才艺。看到笑慕然的样子,老爷甚是喜爱。于是首先给段老爷写了一副字。段老爷看到笑慕然写的字,真是赞不绝口。段老爷让下人叫来,大少爷和大小姐。让他们互相见一面。段斯齐和段晨曦说说笑笑的就来了。

 话说,笑慕然比段晨曦大两岁,段斯齐比笑慕然大两岁,三个孩子的年龄也是差不太多的。在一起肯定可以很好的玩在一起的。

 “斯齐,快来看看这是你的书童,也是你的小伙伴。快去打招呼把。”段老爷亲切的说着。

 “爹爹,他是谁哇。”天真的晨曦首先问道。

 “他是你哥哥的书童,以后要陪你们一起学习的。段老爷说到。”

 一走进屋子,段晨曦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啊,怎么又多了一个孩子,于是晨曦就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笑慕然。笑慕然看到有个小朋友在一直看着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把头扭到了段斯齐身上。

 三个小孩子互相介绍后, 段斯齐便带着他们去后院开始玩耍。段老爷给笑慕然吩咐了住处,看到这孩子如此听话,在以后对他,肯定不会亏待的。

 而新接触这里环境的笑慕然,却不喜欢说话,虽然有三个小伙伴陪自己一起玩把。但是还是一直保持沉默。或许是因为刚刚失去爷爷的忧伤把,在其中还有没有走出来。

 段晨曦则是一个小人精,无论玩什么,都是那麽的会玩。她会想法设法的把两个哥哥逗笑。

 那麽小的年纪,也是玩的年纪,多一个孩子,就会多一份乐趣。

 自从笑慕然来到段家,段府的乐趣就更多了。在玩耍的过程中,也渐渐地看到了笑慕然的才能。

 三个孩子在一起玩耍,看书。写字。笑慕然嫣然成了他们的老师,时不时的给他们指导。三个孩子的感情是越来越浓厚。每天都不会分开。少一个就玩不起来。

 可是,就是因为地位的差异,让段斯齐产生了苦恼。为什么要这样,自己是大少爷,笑慕然是乡下来的书童真段晨曦是收养的女孩。就因为这样吗?自己总是得到娘的责骂。

 但是,段斯齐并不去理会,还是每天像往常一样,和他们在一起玩耍。和他们在一起的的日子,是自己每天最快了的时候了。

 有一次,段斯齐撅着嘴吧。表现出了很不高兴,小晨曦看出来了,想问问斯齐哥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段斯齐就是不说,他怕他的小伙伴们离开他,不再和他玩。所以就自己一个人承受着被责备的味道。

 等到晚上去见自己的娘,结果,又会被责骂。

 “斯齐,你看看你这个样子,自己是堂堂正正的段家大少爷,怎么天天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孩子在一起玩啊。以后别去找他们了。”段夫人生气的说着。

 虽然段斯齐是不怕自己的娘的,但是有些问题自己也不想和他理论。感觉这些毫没有意思的。但是没有想到娘一遍又一遍的要求自己。弄的段斯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从小,段夫人都是一直很宠着大少爷的。就因为这个小事母子决裂肯定是不可能的。自己出去玩不让娘知道不就罢了。

 话说,段斯齐真是聪明,以后段斯齐出去玩,总会找各种理由,但是绝对不会说跟他们两个出去玩的。

 所以在段夫人的眼里,他们三个在一起的时间只有上课学习的时候。

 段夫人的要求对于段斯齐来说,都是过耳云烟。每天还是会找他们一起玩的。他们的玩法,每天都有新的花样。孩子们。真是天真的孩子们。

 什么身世,什么地位。这所有在自己的长辈看来很重要的东西,在这些孩子们看来,都是一文不值的。

蓦然回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蓦然回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傲娇覃少强势妻4章

    原标题:傲娇覃少强势妻4章小说名称:傲娇覃少强势妻第4章给我滚回来苏韵一愣,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讥讽的意味越来越深,她嘲笑地看着一本正经的苏文豪,语气有些尖酸:“看来权势真是个好东西,可是苏先生,我确实和覃总不熟。”以前萧淑珍带着她一步一叩首,他苏文豪眼睛都不眨一下关上苏家大门,现在这副诚恳的嘴脸真是让人觉得无比讽刺。“你以为我让你回去,是为了巴结覃亦程?”“不然?”苏韵没有丝毫犹豫直接顶撞了回去。除此以外她想不到第二个能让苏文豪请她回家的理由。“我希望你回家。”苏文豪真心地说道。就算没有覃亦程,

  • 你是我的小小星辰4章

    原标题:你是我的小小星辰4章小说书名:你是我的小小星辰第4章我这就滚远远的头皮好像要被揭下来一般,疼的辛艾眼眶瞬间就红了,“你放手……”简泽川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聒噪,赶出去。”简四点头,面无表情走到辛艾面前:“这位小姐,你吵到三爷了,请你马上出去。”辛艾的头发被江潮抓在手里,今天来这里打探消息的事早就泡汤了,她巴不得赶紧从云巅离开,“好,好……我这就出去……”辛艾的声音因为疼痛已经有些颤抖。简四扫过江潮:“江少爷……”江潮嘴角抽搐,他想拽辛艾出去,可今晚难得能跟简泽川见到,他们家这次资金

  • 纪三少的绯闻蜜妻4章

    原标题:纪三少的绯闻蜜妻4章书名:纪三少的绯闻蜜妻第4章懂什么,这叫情趣一辆拉风的红色法拉利超跑停在公安局的门口,倚靠在车身外的欧阳佑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男人,弯眼一笑,亲自替他开了车门。“三哥威武,回国头一趟,没回家倒进了局子,哥几个实在佩服佩服。”跑车后座的易天晔一手搭在车门上,另一只手撑着头,一副幸灾乐祸不嫌事大的模样:“你懂什么?老三这叫情趣。”“是是是,”欧阳佑想到这事儿就憋不住笑,“被人女孩子告强x,还弄到警察局来了,这情趣一般人可无福消受啊。”纪承郗面色黑沉地冷眼扫了两人一眼,声音冷

  • 曾经如此爱过你4章

    原标题:曾经如此爱过你4章小说名字:曾经如此爱过你第4章陷害流产一夜难眠,顾薇薇第二天是被楼下的吵闹声吵醒的。“怎么回事?”“太太,这位小姐硬是要进来,我怎么拦也拦不住。”丁宁慢悠悠的转过身,对上顾薇薇惺忪的眼睛。“我是来找锦城的,叫他出来见我。”比起恍惚的顾薇薇,气焰嚣张的丁宁更像是明媒正娶的萧太太。“萧锦城不在,请你出去。”这是她和萧锦城的家,顾薇薇不愿也不想这里沾染上了丁宁的气息。不在?怎么可能?萧锦城明明跟她说了要回家一趟,回头有好消息告诉她。她高兴应允,隐隐的察觉到这个好消息是什么。可

  • 总裁的错替新娘4章

    原标题:总裁的错替新娘4章书名:总裁的错替新娘第4章坐霸王车她曾经做梦都想拥有的房间,然而此刻仅存的理智告诉她,这里不属于她,她的房间很小很小,绝对不是这里。想到此,夏七夕猛地摇头,身体自然地朝卧室门的方向退去。“少奶奶!”吴妈见状,不解地注视着她:“你怎么了?”“我要回家!”夏七夕坚定的语气说着,随即转身就朝外跑去!吴妈和佣人瞬间傻眼,接着连忙朝她追去:“少奶奶,少爷说了,你不能出去!”夏七夕不顾他们的呼喊,跟随着脑中残留的记忆跑下楼,穿过客厅,冲出花园,然后离开别墅。跑出一段距离再回头,便可

  • 乔先生,你老婆找你4章

    原标题:乔先生,你老婆找你4章小说书名:乔先生,你老婆找你第4章打狗也得看主人陈豪‘啊’的闷喊一声,抬手捂着左边眉骨,宋喜站在距离他不到两米远的位置,眼中没有恐惧,唯有刻骨的鄙夷和愤怒。约莫五秒过后,陈豪拿开手,用睁着的右眼一看,掌心处见了红,他当即怒从心生,咬牙切齿的骂了声‘操’,随即起身就奔着宋喜去了。宋喜不闪也不躲,因为整个大脑都是一片空白的,在众人起身欲拦之际,唯见空中一抹亮光划过,有什么东西横空而落,正好击在陈豪脸上,陈豪只觉得针刺一样的疼,而且火烧火燎,他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本能的倒吸

  • 豪门盛宠:甜妻要逃婚4章

    原标题:豪门盛宠:甜妻要逃婚4章小说名字:豪门盛宠:甜妻要逃婚第4章妥协贺璘睿突然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拉到身上。她吓了一跳,正要出声,他另一只手捏住她下巴,拇指轻抚过她的唇,说:“我不喜欢擦口红的女人。”清苓吓得不行,急忙挣脱他跑到叶鹏远身边:“爸——”贺璘睿端起酒,淡淡地瞄了她一眼。叶鹏远将她按在座位上,说:“贺总和你开玩笑的。我去一下洗手间,你先吃。”“不……”清苓想拉住他,但他已经飞快地走了。清苓惶然地坐在椅子上,偌大的包厢里,只有她和贺璘睿。她紧张地站起来:“对不起贺总,我还有事……”“坐

  • 他从深渊来4章

    原标题:他从深渊来4章书名:他从深渊来第4章玩一把大的“这是婚前协议,你要是全部同意话,我就结。”何乔乔举起手里的笔记本,说道。他从胸前西装口袋拿出一支钢笔,大手一挥,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何乔乔一看这龙飞凤舞的几个字,喃喃地念道:“闫驭寒。”她顿时猛地一惊,瞪大了眼睛跳起,“你是闫驭寒,寰宇集团的闫驭寒??闫森的大哥?“幸会。”他简略地道。据何乔乔知道的,这个闫驭寒十分神秘,多年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还有传说,他身患重病,长期在国外疗养,因此寰宇集团才全权交给弟弟闫森打理的,人人都自然而然认为寰宇已

  • 神厨狂后4章

    原标题:神厨狂后4章小说书名:神厨狂后第4章踹了奶娘“李嬷嬷,您怎么敢打王后身边的婢女?依王后睚眦必报的性子,她肯定饶不了你。”“怕什么?王后已经被王上打入冷宫,一个进了冷宫的女人,我还怕她?”“那是!李嬷嬷可是王上的奶娘,又是太后跟前的红人,太后就喜欢吃李嬷嬷做的芙蓉羹,一天都离不开您。”“哼,太后早就看王后不顺眼了,只是碍着相爷的面子,不敢当面说王后的不是。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太后娘娘,替她老人家出气!”凤浅在紫苏的引领下来到御膳房,刚一进门,就听到两个嬷嬷的对话,她怒极反笑。“是你打了本宫的

  • 婚宠:甜妻要乖4章

    原标题:婚宠:甜妻要乖4章小说书名:婚宠:甜妻要乖第4章他居然是新市长他突然想不起词了,愣愣地看了一眼阳台,然后穿上厚风衣匆匆走出家门。第二天,苏凡和平时一样早早来到了办公室。昨晚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她却一点困意都没有,躺在床上睁着眼睛,脑子里全都是刚刚的事。盯着黑漆漆的房顶躺了半小时,她还是从被窝里爬出来,反正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睡觉,她就干脆起床洗衣服了。自从上班以来,苏凡每天都是最早来到办公室的一个人,打扫完办公室的卫生,给办公室里的花浇完水,其他的同事也才霍续到来。办公室里偶尔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