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蓦然回首6章

2017/12/26 4:58:5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蓦然回首

第6章 段母的歧视

 在一番簸箕下,笑慕然来到了段府。推荐163woman.com已经五岁的笑慕然满脸的忧伤。看到他第一次笑的时候,大概也就是跟着自己的爷爷在集市上卖字画的时候。那种赢了他人的喜悦。

 而现在的他,生活在婶婶家里,还被要求干如此重的任务,自己真是生不逢时啊。在爷爷去世后,再也没有人带他去集市卖画了。想想自己那些年的过往,再想想自己和爷爷相依为命的日子,笑慕然深深的感觉到,自己那时的自己是多么的满足,多么的幸福。

 而现在的他坐在大家贵族的轿子里,坐在靠窗户的地方,望向窗外。网站163woman.com看到轿子路过一个破乱的屋子,那时以前和爷爷一起生活的老宅。可是,如今的房子,里面应该灰尘如此的多。蜘蛛网甚至会织满整个屋子。

 外面的木门紧锁,相比自从爷爷去世后,就在也没有打开这个大门。再想想自己的爹和娘,娘把自己生下来之后,便去世了。而自己的爹经受不住娘去世的打击,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这个家,而上了年纪的爷爷也不想去找。爱到哪里就到哪里把。163女性网或许,这就是命把。

 想着想着,便不再去想了,轿子慢慢的驶出村子。途径一片荒地,地的中间有一座坟头。看到这里,笑慕然执意要下去,当时大管家措手不及,想到笑慕然会逃跑。但是,笑慕然像疯了一样就往下奔,大管家都遏制不住,只好认他去做。

 笑慕然跑下轿子,跌跌撞撞的来到了这做坟前。毫没有装饰,也没有立碑。阅读163woman.com就是一个光秃秃的坟头。笑慕然跑到坟前,突然就跪下了。在轿子那等待的大管家或许看出了什么。

 笑慕然呆呆的跪在坟前,伤心的看着坟头。他相信,爷爷在天之灵正看着自己那。他知道自己一定可以超过爷爷的。不知不觉的,笑慕然流下了泪水。原文163woman.com他这是怎么了?是对爷爷去世后自己生活的伤心吗?是对自己没有人照顾的悔恨吗?是真的感觉到现在的自己真的很可怜吗?

 笑慕然一脸的沉默,他想说一些话,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说。大管家看着他,自己的脸上也流出了泪水。真的是该赞叹一下,这个孩子真的好懂事啊。

 随后笑慕然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给爷爷磕了三个头,便转身离开。那麽小的年纪,竟然会懂那麽多的礼节,真是三个人佩服。

 这一走,又不知道回事多少天才会再见面。这一走,又不知道会是多少次的轮回才可以在相聚。原文http://www.163woman.com/这一走,也有可能,再也不会回来。

 笑慕然走回轿子那里,大管家给他折开帘子,笑慕然一脸的茫然。大管家也是哭丧着脸,那表情,像是对笑慕然的同情,又像是对笑慕然的敬佩。

 笑慕然坐在轿子里,还是看着外面,看着爷爷坟墓的方向,直到轿子与坟墓的距离渐行渐远。

 笑慕然走了,走上了不归的路途。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这是要去哪里,他这是要去干什么。他又为什么那麽心甘情愿的跟着他们去。而现在的他,只想过自己的生活,将爷爷教给自己的绝活,长长久久的传承下去。

 慢慢的轿子驶进了城里,而他发现,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进城的城门,有他歇息的痕迹。再看看这一条马路,更是那样的熟悉。都留下了他和爷爷走过的足迹。

 轿子继续向前走去,突然路过,他和爷爷经常摆放摊位的位置。那一幅幅画面仿佛在闹间回放。

 爷爷在一旁拍放着自己刚刚写过的字画。自己坐在小凳子上,铿锵有力的用着毛笔。一笔一画的写着那些在脑海间浮现的字眼,写完后,正襟一看,还不错,连忙点头。爷爷看到后,连忙竖起大拇指。

 这时摊位前来了一位书生模样的人物,开口就说来和笑慕然比试比试。然后还主动要求笑慕然先出题。虽然自己年龄小,到自己并不甘示弱。出就出,机制的笑慕然先给他来了一个难难的上联。比试的过程中,人越聚越多。听到笑慕然出的上联,人们就拍手叫好。看这形式,肯定是赢定了。在每次的比赛中,自己都可以得到他人的称赞,真是高兴极了。

 在看看,自己画的画,挂在空中,色彩艳丽,活灵活现。真是美丽极了。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爷爷教导有方啊。

 可是,这些,这所有的一切都再也回不来了。再看看现在的摊位,已经变成空荡荡的了。那以前的自己的样子,也只能成为过去的回忆了。再也回不来了。

 那热闹的场景,自己多少天没有遇见过了。那熟悉的摊位,自己多少个日子没有摆放过了。那不一样的氛围,自己多少个岁月没有感受到了。这一切,都随着爷爷的去世,而变的烟消云散。

 轿子缓缓的驶向段家,这座豪华的大宅。门口是如此的装备森严。到了门口,大管家包过笑慕然,带他去见段老爷。笑慕然看到这样的宅子,表示非常的惊讶,他想到了,这里一定是非常富有的。但是他还是不明白要自己来干什么。

 大管家见到段老爷,段老爷想让笑慕然展示自己的才艺。看到笑慕然的样子,老爷甚是喜爱。于是首先给段老爷写了一副字。段老爷看到笑慕然写的字,真是赞不绝口。段老爷让下人叫来,大少爷和大小姐。让他们互相见一面。段斯齐和段晨曦说说笑笑的就来了。

 话说,笑慕然比段晨曦大两岁,段斯齐比笑慕然大两岁,三个孩子的年龄也是差不太多的。在一起肯定可以很好的玩在一起的。

 “斯齐,快来看看这是你的书童,也是你的小伙伴。快去打招呼把。”段老爷亲切的说着。

 “爹爹,他是谁哇。”天真的晨曦首先问道。

 “他是你哥哥的书童,以后要陪你们一起学习的。段老爷说到。”

 一走进屋子,段晨曦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啊,怎么又多了一个孩子,于是晨曦就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笑慕然。笑慕然看到有个小朋友在一直看着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把头扭到了段斯齐身上。

 三个小孩子互相介绍后, 段斯齐便带着他们去后院开始玩耍。段老爷给笑慕然吩咐了住处,看到这孩子如此听话,在以后对他,肯定不会亏待的。

 而新接触这里环境的笑慕然,却不喜欢说话,虽然有三个小伙伴陪自己一起玩把。但是还是一直保持沉默。或许是因为刚刚失去爷爷的忧伤把,在其中还有没有走出来。

 段晨曦则是一个小人精,无论玩什么,都是那麽的会玩。她会想法设法的把两个哥哥逗笑。

 那麽小的年纪,也是玩的年纪,多一个孩子,就会多一份乐趣。

 自从笑慕然来到段家,段府的乐趣就更多了。在玩耍的过程中,也渐渐地看到了笑慕然的才能。

 三个孩子在一起玩耍,看书。写字。笑慕然嫣然成了他们的老师,时不时的给他们指导。三个孩子的感情是越来越浓厚。每天都不会分开。少一个就玩不起来。

 可是,就是因为地位的差异,让段斯齐产生了苦恼。为什么要这样,自己是大少爷,笑慕然是乡下来的书童真段晨曦是收养的女孩。就因为这样吗?自己总是得到娘的责骂。

 但是,段斯齐并不去理会,还是每天像往常一样,和他们在一起玩耍。和他们在一起的的日子,是自己每天最快了的时候了。

 有一次,段斯齐撅着嘴吧。表现出了很不高兴,小晨曦看出来了,想问问斯齐哥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段斯齐就是不说,他怕他的小伙伴们离开他,不再和他玩。所以就自己一个人承受着被责备的味道。

 等到晚上去见自己的娘,结果,又会被责骂。

 “斯齐,你看看你这个样子,自己是堂堂正正的段家大少爷,怎么天天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孩子在一起玩啊。以后别去找他们了。”段夫人生气的说着。

 虽然段斯齐是不怕自己的娘的,但是有些问题自己也不想和他理论。感觉这些毫没有意思的。但是没有想到娘一遍又一遍的要求自己。弄的段斯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从小,段夫人都是一直很宠着大少爷的。就因为这个小事母子决裂肯定是不可能的。自己出去玩不让娘知道不就罢了。

 话说,段斯齐真是聪明,以后段斯齐出去玩,总会找各种理由,但是绝对不会说跟他们两个出去玩的。

 所以在段夫人的眼里,他们三个在一起的时间只有上课学习的时候。

 段夫人的要求对于段斯齐来说,都是过耳云烟。每天还是会找他们一起玩的。他们的玩法,每天都有新的花样。孩子们。真是天真的孩子们。

 什么身世,什么地位。这所有在自己的长辈看来很重要的东西,在这些孩子们看来,都是一文不值的。

蓦然回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蓦然回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黑色豪门:冷少的地下妻14章

    原标题:黑色豪门:冷少的地下妻14章小说书名:黑色豪门:冷少的地下妻014消失在了车流中翌日,暖暖的太阳才刚刚崭露头角,思一便背着小书包欣然的出了家门。晨风拂面,空气里透着一股新鲜的感觉,薄薄的晨曦暖暖的洒在她一张精致的小脸上,映衬着那一抹清甜的笑容。今天的她,没来由的,心情特别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牛奶站,将所有的牛奶按详单装好,而后,在所有的牛奶中,很认真的挑选了一款新的口味,小心翼翼的装入纸袋中,方才离开。忙了近乎一个小时,终于,所有的牛奶都送到了指定地点,只剩下,她手中最后一瓶。杵在门前的

  • 误惹大总裁:迷糊妈咪快点逃14章

    原标题:误惹大总裁:迷糊妈咪快点逃14章小说名字:误惹大总裁:迷糊妈咪快点逃第14章清风凉意轻轻挪了挪他沉沉的头颅,迅速将身上的小背心马甲褪下,继而又小心翼翼的将他的头颅轻轻靠上自己的肩膀,给他寻找一个最舒适的姿势。所有的动作,都是小心翼翼,轻轻柔柔。小手扬起小马甲,轻轻的,温温柔柔的在沉睡的他身前轻扇起来,试图给睡梦中的他带来更多的舒适。一股透心的清风陡然划过他温热的全身,掀起一道道清凉的快感,沉闷的呼吸也显得愈来愈顺畅,越来越舒适宜人。额上的汗水一点点悄然不见,魅惑的唇角不自觉扬起一丝幸福的

  • 冷面总裁别太坏14章

    原标题:冷面总裁别太坏14章小说:冷面总裁别太坏第十四章一点也不想碰你说是吻,其实,不如说是咬!痛……好痛!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齿痕,已经深深地烙在了她的胸口上!带着一种发泄,一种惩罚……是情不自禁,还是单纯的只是发泄?申莫尧已经无暇分辨。既然这个女人不知自爱,对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投怀送抱。那他就让她看到,随便对男人投怀送抱的后果。他湿热的唇舌,所到之处,无一惹得身下生涩的芷恩,忍不住浑身激颤。“尧……别,别这样……”她知道,他只是在发泄而已。然而,她的劝阻与求饶,听在他的耳底却是一种故作姿态。

  • 情人有毒:总裁的心尖宠14章

    原标题:情人有毒:总裁的心尖宠14章小说书名:情人有毒:总裁的心尖宠第14章:不好的预感天摇地动的惊吓过去好一会儿之后,安妮才渐渐有了知觉,压在她身上的重力让她气喘吁吁的:“喂,你起来啊。”她气弱的催促道。“喂?”她又动了一下,还是没有反应,这下她有不好的预感了,正当她想将他翻下来的时候,云轩逸与珍妮急急的赶来。“不要动,”云轩逸大声的喝止,安妮当即停止了挣扎,她心里已经有数,想必靳圣煜是昏过去了。云轩逸又找来两个受了轻伤的仆人,这才把他从安妮的身上搬下来,安妮迅速起身,压着他们的手说:“不要移

  • 邪少的钻石新妻14章

    原标题:邪少的钻石新妻14章书名:邪少的钻石新妻第14章:协议沈家。沈倩怡是被她老爸老妈的十二道金牌召回来的,不然她没有重大的事情是不会回来他们沈家的祖宅的。无奈又无奈。她知道她老爸老妈心里再打什么算盘,可是她也不能反抗,因为昨天跟唐君尧都签了协议了。于是沈倩怡带着儿子很认命地出现在了沈家大门口。可是还没等她的车开近呢,他就发现沈家的大门口已经堵满了记者,不停地往沈家里面张望,手中的镁光灯也没闲着,闪个不停。这可吓坏了沈倩怡,她什么时候遇到过这样的阵仗啊,以前不管什么活动的发布会还是颁奖仪式,都

  • 天价代孕:总裁的小小新娘14章

    原标题:天价代孕:总裁的小小新娘14章小说名字:天价代孕:总裁的小小新娘第14章:不可抗拒的魅力珊妮用身体回应他的挑逗,把手伸进他的衬衫里,慢慢靠近他沙哑地说道:“那你想怎么补偿我呢?”恒廷阎大手抚上她的上身,薄唇嘴角牵起了邪妄的笑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你喜欢吧?”他咬着珊妮的耳垂,轻声低笑对她明显的反应而得意。哪个女人能抗拒得了他的魅力?不期然的,他的眼前浮现那个尖叫着反抗他的女人。该死,黑眸倏然一暗,他更加用力的揉捏着她。她拼命点头,只想快点得到他,她急切地催促:“阎,快!快点!”恒廷阎沉笑

  • 误宠野蛮新娘:郎心似水14章

    原标题:误宠野蛮新娘:郎心似水14章书名:误宠野蛮新娘:郎心似水第14章:制定计划最后都被皇甫山带了回来,皇甫如卉一哭二闹三上吊统统没用,多次伤心的自杀。那时邢天龙的帮会才刚刚起步,也没有今天的规模,可是当时那各个都是血性汉子啊,好几次都带着人到皇甫家闹事,扬言要皇甫山把人交出来,不然放火烧了皇甫集团,气得皇甫山差点吐血身亡,他们越是闹,他越是不让皇甫如卉出去。几次冲突未果,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了,邢天龙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于是他主动出面,跪在皇甫家大门前,不让皇甫如卉出来,他就不起来。这样整整持续

  • 契约皇妃14章

    原标题:契约皇妃14章小说名字:契约皇妃第14章:翠叶藏莺,朱帘隔燕2“秦姑姑,起来吧。”琦微答道,“在这宫内,一切都要劳烦姑姑了。”说完竟然拔下头上的一只碧绿玉簪递到秦姑姑的手中,这秦姑姑竟也面不改色的收下了,“谢小主。”解罗裳无奈,她全身上下似乎只有二娘给的那只金玉镯子值钱一点,遂入乡随俗,一运劲,镯子已经套在了秦姑姑的手上:“还请姑姑收下。”解罗裳也朝秦姑姑略一行礼。“绿波,红蔷,给两位小主请安,以后她们就是你们的主子了。”“是,绿波(红蔷)给小主请安。”“起身吧,以后绿波就跟我,红蔷就跟

  • 强个总裁当老公14章

    原标题:强个总裁当老公14章书名:强个总裁当老公第14章:有人碰了她她坐在她的左手边,她前面的副驾驶座上的男人对她露出一个宽容的笑意。她抿着的唇轻轻叫了声:“君凡哥。”雷君凡点点头,见她局促,便对自己的他说:“大哥,楠楠在等你呢。”他的手放在大腿上无意识的轻颤了一下,缓缓的张开闭着的眼,投给他一个精锐的眼神。雷君凡摸摸自己的鼻子,没有说话。车子呼啸着开出隧道,他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跟着响起来:“楠楠,玩够了吗?”沈郁楠震惊的抬起自己的头,身上还披着宫耀霆的皮衣,她无法置信的说:“难道你想反悔?”他

  • 误惹邪恶总裁:前妻的春天14章

    原标题:误惹邪恶总裁:前妻的春天14章小说名:误惹邪恶总裁:前妻的春天第14章:巧合“妈,他是?”苏静云坐在新娘化妆室的梳妆镜前面,惨白着脸问道。老天,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宁墨香正在打理她的头发,她的母亲真的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尽管女儿嫁的如此不堪,可是她依然希望女儿能三梳举案齐眉。母亲太天真了。宁墨香听到她的话回答说:“他就是你要结婚的人啊,这几天忙昏了,一直没告诉你这些,静云,对不起。”说道最后,竟又要开始抹泪。苏静云头疼的对她说:“妈,你别这样,我没有怪你。”木已成舟,多想无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