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霸道爹地欺上身:妈咪快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25 23:09:0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霸道爹地欺上身:妈咪快跑

第1章:进错墓室睡错了谁(1)

  还被他玩了一夜,被迫在肚子里种了一只球。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五年后,她带着天生灵异的宝宝一起去盗墓,又一次被这个男人抓住,一吃再吃,还不负责……唔,我的人生要不要杯具成这样啊!

 男主:我要走了。

 宝宝:是神仙,就要有担当!你总不会把我娘搞大了肚子就撒手不管吧?

 男主:……

 女主:苏小宝,你皮痒吗?

 宝宝:我就是想要他有点负罪感。顺便要点好宝贝。

 女主:哦对了,冥王大人,请付你儿子的抚养费一百亿。

 男主;……

 宝宝:他是冥币的,要来没用,问他要点法器好盗墓。

 女主:哦,那要个帅哥暖床的可以吗?

 男主森森的冷笑,阴气逼人!

 正文——进错墓室睡错了谁1

 忽明忽灭的巨烛光亮,将宽阔的墓室衬托的愈加神秘,不远处的暗影里,数尊猛兽的石质面庞,正用凝固而专注的眼神,紧盯着墓门处,似乎要吞噬一切觊觎者。

 数千年来,它们一直都是这样忠诚而毫无怨念地守卫着它们的墓主人。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墓室的入口连着一条长长的甬道,光影在布满尘土的地面上勾勒出一个修长而俏丽的身影。

 一个娇小的身影轻盈地走在墓道里。周围都是黑沉沉的砖石墙。“大叔,大叔……”她嘴里一边轻声的喊,一边皱眉道:“真是讨厌。这里转来转去鬼打墙一样,根本就快找不到出去的路了。”

 苏免免,二十岁,考古专业的小美人,家传的盗墓者。苏家在她这一代只有一个女儿,她也就成为了苏家的下任小家主。163女性网这一次放假期间跟着自己家的大叔第一次下地淘沙!因为是第一次,所以配备很是精良,带了足有二十个伙计,而且是去盗一个盗过的墓葬。主职是为了给丫头练手练胆,副职是因为有人研究出这层墓地下另有一个其它的墓地。

 这种墓中墓又叫龙中墓。本来是极少见的。要此地的风水和要墓葬的那人风水相合相成。家里人判断,可能性不是很大。又不能死心,所以让他们带丫头来淘一淘,如果发现什么,可不要带少主下去,立刻回来,重派人去淘。163女性网

 可是,就是在这样相对安全的行动中,苏免免只是受不了想上一次厕所,小小的方便一下。一转眼就发现,那些远远躲开背对着她的伙计们都不见了。

 一般下到很深的墓里,你基本上也就不要想用手机之类的通讯设备了。不过还是带了微型的接发器,那种比较精准的红外卫星定位系统,好用而且不算贵,下来淘沙的伙计们自然是人手一只。苏免免打开腕上电脑判断下其它的方位。

 这种进口的腕式电脑,基本上全是订做,有私货没行货,能开电子门啊,可以有效区间的3d地图还有热成像之类的,研究了一会儿,前方有六个人,还有三人好象失踪了,暂时定位不到。也许是到了某个相对接受信号不好的地方了吧。163女性网

第2章:进错墓室睡错了谁(2)

。苏免免一边小心的走着路,一边观察着周围,要知道在不知道是不是有机关的墓道里走路,这一脚踏下去,多重,多快,都是有讲究的,就这样忐忑不安的走了二十米左右,她的身上都是个冷汗。

 “奇怪,明明是从左侧过来的。”苏免免很奇怪地道,她不是普通女孩子,方向感极好,而且根本没走多远。为什么觉得回去的路比来的时候要长很多很多。

 伸手摸出了一把手枪,在中国手枪是禁品,盗墓路上下火车上飞机都要过安检,带起来极不方便。苏免免的子弹也不多,不到必要的时候,她是不会开枪的。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嘴有点干,她不再喊叫,默默的向前走去。只听到身后有一个人叫了一句:“苏少主……”苏免免听着好象是自己家伙计的声音,才一回头,就看到一个胖子向自己走过来,他的脚步未免太重了一些吧。

 苏免免还没有想清楚,就感觉身后有一个东西怦得一声打开,没回头,就听到嗖嗖嗖三声冷箭破空之声……她连头也不回,一个就地打滚翻到墙边,躲过第一箭,然后高高跃起,在左墙上一蹬,闪电般翻到了安全的区域,连躲二箭,整个动作在电光火石之见完成,行云流水,漂亮之极。

 那个胖子立刻一侧身,闪到左边的一个通道里,就听到那三声怦怦怦……箭头直接插入对面墙中,箭尾发出嗡嗡之声……力道十足!

 那胖子这才露面,走过来,睁着无辜大眼睛对着苏免免道:“对不起,苏少主……”如果刚才苏免免有事,他一定也不会好受的。所以现在看起来,一脸后怕的表情。

 苏免免微微一点头,也没说什么,只是紧张的注视着那面墙。

 原来,那墙射出几只利箭之后,晃了几晃,露出一个黑洞洞的墓门。手电晃了下,甚至连灯光都射不进去的黑暗,浓的让人窒息。

 那墓门里似有无限吸力,苏免免只觉得身子完全不受控制,整个人被这团黑暗吸了进去,全身上下立刻说不出的难过。

 那种黑暗似乎实体化了,从她紧紧的衣服缝里浸渍进去,浑身上下每一处肌肤立刻都感受到了一种深深深深的寒意!

 手脚身体,全被紧紧束缚住了,完全没有办法动。

 就象是被一百个色男的手同时摸着全身上下,就连圆润的小耳垂也被紧紧吸附着,敏感而颤抖……让一向擅长忍耐的苏免免也不禁轻呼了一声:“啊呀……”

 只是一张嘴,嘴里似乎都有了东西浸入……

 苏免免立刻努力合上嘴,可是,却发出,那黑暗似乎有一种神秘的性质,自己竟然再也合不拢嘴了!

 “唔……唔……”她瞪大眼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突然在那一团黑暗中亮起二枚金色宝石,不知道什么样材质的那样的眩目,以至于苏免免都要立刻闭上眼睛,省得射瞎了她的钛金狗眼!

第3章:进错墓室睡错了谁(3)

  这时候要想着怎么脱身,不能再贪婪的想着明器什么的啊,自己没有了命,要明器也没有用啊,第一次下墓就变成鬼了,还不得让家里风花雪月那四个贱人笑死了!

 闭上眼睛……真是太可怕了。苏免免内心万马奔腾、百爪扰心、泪流满面、玛丽正在隔壁、草泥马在狂奔,老子啊,孟子啊,儿子,孔子啊……为什么大家入墓都会遇粽子遇尸变,最麻烦也就是遇个火舞流沙什么的,自己却要遇到这种色色异形的事情。难不成自己来之前,容风那二货说的话真的应验了,自己真的要被破处?!

 操,就是要被破也不能被一只鬼上……不对,这黑乎乎的东西连鬼都不算,也不知道是个啥玩意儿!苏免免一边想一边各种内心挣扎一边努力想折……

 苏免免号称是只要长耳朵的都能被她忽悠,也不知道这东西长没有长耳朵,问题是长了耳朵估计也不一定听得懂,毕竟她的外语也很烂,何况现在还跨种族了!

 这到底是神马东西啊!

 黑暗这样的重,给人的感觉应该是雾气。

 可是这东西却是干爽的,如果是实体,应该有形状,可这东西却象水一样,完全没有形状,什么地方都能浸入……

 唔唔……

 ……苏免免一下子瞪圆了眼睛,完蛋了,完蛋了,这货真的要干那事了!

 苏免免身子完全不能动,只有脸上似乎那团黑暗微微给她留了点空间,让她呼吸。

 嘴里那团东西堵得并不紧,但无论如何她也没办法吐出这玩意儿来!

 好奇怪的感觉。

 苏免免这时候再看,那两团金色的光慢慢的隐入黑暗里,只剩下一丝亮……

 那感觉,就象是一只正在被人顺毛的大猫儿,舒服的半咪着眼睛!

 越看越象,这两团金光,难道就是这黑暗怪物的眼睛?!

 苏免免发现这秘密后,更加用力的吸吮着自己嘴里不知道形状不知道质感不知道一切的奇怪的东西,这是这货的舌头吗?

 苦命啊,自己的初吻,竟然就给了这么个异形,这真是一个完全想象不到的“神”发展!

 怎么会这样啊,她是真的真的真的想死了!

第4章:进错墓室睡错了谁(4)

那团黑暗明显觉得舒服,嘴里的东西也慢慢的顺着她舞动,变得温顺起来……

 虽然,感觉还是那么奇怪!

 她找到机会轻轻一抵,苏免免趁机道:“你眼睛真美!”

 那是一种特别诱惑特别甜美特别痴情的声音,她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为了不再被亲亲,苏免免继续抓紧时间忽悠:“你是谁,金眸的主人,你能听懂我的话吗?”

 那声音和平时她家里上窜下跳祸害家人的时候完全是二码事。

 苏免免继续深情地道:“你一个人在这里肯定好寂寞吧!我好想看看你的样子,你的眼睛……真的是……太……”苏免免咽了咽口水,因为她说这话的时间,那双金眸重新睁开,露出几份冷酷几份不屑的神情,那种眼神,看着就聪明睿智,不好忽悠。唉这年头聪明人太多,傻瓜明显不够用啊!

 可是现在,不忽悠就,对现代女人来说,事小,身亡事大,怎么样好死也不如瞎活着。苏免免可不想今天被这个奇怪的东西直接那样这样弄死。她只能继续忽悠着:“你看起来又聪明又强大,我想……”

 “你想得太多了……”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中。那不是人类的声音,也不是汉语的排列,可是那意思,苏免免真的是明白了。这团黑暗真的能和她交流呢?!

 想到这团黑暗也有类似耳朵的器官,苏免免立刻有多了一分信心,她忽略掉对方嘲笑的语气,用力睁大美眸,摆出顶顶无辜无邪的表情认真的道:“你是神仙吗?”

 那双金色的眼睛里一直有一种淡淡的讽刺的调子,好象猫儿在玩小老鼠一样逗弄的不屑的眼神。他没有再次回答。

 不过苏免免仍在努力:“我想你肯定是全知全能的神,我甚至只看到你的一双眼睛,就能完全领略到您的风采和魅力,还有您的强大!无以伦比的强大!”

 强大你个毛!苏免免一边在内心纠结,一边嘴里继续甜言蜜语的。

 “哪里强大……是这里吗?!”那个声音在苏免免的脑子里讽刺之极的回了一句。

 苏免免咽了咽口水。

 她颤抖的发出了孬种的声音:“那个,神啊!虽然我对你崇拜有加,但我只是一个卑劣的凡人,我们……我们……无法进行更深一个层次的沟通的。我怕我会污辱了你的风采。”

 “哦,我不在乎!”那声音发出近乎恶意的愉快的感觉。怎么听怎么象是在嘲笑她的。

第5章:进错墓室睡错了谁(5)

 我在乎!苏免免在脑子里恶狠狠地骂,嘴里继续温柔地道:“那个……我……”

 但那种感觉还是让苏免免吓得大叫了起来:“停,停停……我会死的,我会死的,我会死的!”

 胆大却怕死的苏免免小.妞终于吓到理智失常尖叫不已。“我是全知全能的神,为什么要听你的……”那个声音听起来愉悦极了。

 “啊!”苏免免尖叫:“……进去了进去了进去了!

 中国足球队的人听到这声音应该很振奋吧!不过,这货虽然不是中国足球队成员,对于进.入侵犯这种事情,本能的有一种喋血的激.情!

 然后侵犯的更猛烈了!

 “好痛!”她一直在尖叫。

 “呵……”那声音火势又残忍的哼笑道:“会痛吗?那可真奇怪?!”

 苏免免停止鬼叫,感觉了一下:“好象不会痛!”

 “那是什么感觉……”那个声音里浸渍了满满的,性.感而迷人。就象他的那一双金眸,诱.惑万分。

 虽然到现在为止,苏免免也没有看到这货的长相,但只是眼睛,只是声音,也绝对是人间极品了。而且有一种催眠人的神智的感觉。

 她不知道怎么说,只是慌乱的咬紧自己的唇,清丽的小脸上,升起了可疑的红云……天啊,这感觉,无法形容……苏免免突然觉得自己整个人失重了,整个人被这货包裹着飘了起来……

 真的,她的双脚完全不在地上。

 她终于受不了,开始哭泣:“呜……你也太欺负人了,做男人没你这么差劲的。”

 “我不是男人!”那声音在笑。

 苏免免从善如流,“做男鬼也不能这样差劲的!”

 “我也不是男鬼!”那声音开始咬牙切齿。还得充当小丫头的保母安慰她,这也……

 苏免免一边在黑暗包裹下起伏着,一边哭泣:“你至少是公的吧。公的不带这样欺负母的。”

 “唔,我觉得公的就是要这样欺负母的才快活!”那个声音一边回答一边觉得自己好象哪里不对,唔,肯定是这谈话太低能了,自己的智力怎么可能给这个丫头带到这种低的水平,太可气了。

 于是,更用力的欺负。

 苏免免声音开始变调……

 “好倒霉,好难过……”苏免免叽叽歪歪的,她不知道她的那些伙计,现在受得罪绝对比她大得多。

 痛并快乐着……

第6章:夜夜梦中纠缠不清(1)

 一为坚持。

 二为不要脸!

 最重要的第三条,坚持不要脸。

 苏免免同学坚定的加上一条做为自己的人生信条,嘴甜心狠,坚持不要脸!

 凭着这一条,苏免免同学此生一直无往而不利,结果,她还是没有逃脱被这一只吃光光的悲惨命运,只能说一句,事实强过人心!

 阎王让你三更h,不得留你到五更。

 自从上次下墓,一向精力旺盛的苏免免小同学着实在家乖了几天。

 那天之后的际遇她根本不想回忆。只是知道那天带去的伙计全都死绝了,幸好容家的大公子容风直接带人炸开了那墓道表层,救了她回来。

 只说当时她很诡奇的衣着完好,小脸微红的睡着地上,好象什么都没受伤,可偏生醒不过来。回到家,足睡了三天才好。

 容家和苏家同是盗墓世家,这些年两家走得很近。苏家嫡系只有苏免免这一个宝贝蛋。而容家妈以生了风花雪月四个子女。大公子容风,二公子容花,三女儿容雪,小女儿容月。其中容风和苏免免关系不错。而容花容雪容月则和苏免免的表堂兄弟关系更好些。大概是容风和苏免免一样,将来最有可能继承家业的少主,甚至容家不止一次的暗示两个人将来能结婚就更好了。但苏免免知道自己家父亲却希望她能在招一个上门女婿继承家业,而不想她把苏家带去嫁给了容家。

 其实长辈们想太多了。苏免免对容风根本不来电,容风从小到大,性子极恶劣,对于苏免免虽然宠爱,却也总是招猫逗狗的各种捉弄。苏免免聪明机灵,可却弄不过比自己年纪大力气大见识多的容风,两个人从小到大折腾着,苏免免也有了深刻的觉悟,面对容风装乖巧肯定比反抗来得更好。而苏免免长着兔子样,心里却是个记恨记仇的主,当然不愿意一辈子给容风欺负。她的理想是找个温柔敦厚的,好欺负的,然后可以借苏家少主之名一辈子欺负一辈子被宠爱,自己当个大女人,呵呵,多幸福。

 当然,她自己觉得年纪不大,才上大二,肯定一点儿也不着急这种事情!结果,就发生了墓里的那种悲惨事件。当然,那团黑暗至少给她留了三分薄面,至少从外表上看,没人知道她曾经受过侵犯,这显然是所有的坏事中唯一比较好的事情。

 贞操什么的,她当然很看中,可是失去了,也不是她愿意的,她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难过有,但不至于痛不欲生。只是有一件事,让她没法子和别人说,自从回来之后,她夜夜都会做和那团黑暗在一起的缠绵悱恻的梦。

 靠,连思想都被强一一奸!她苏免免的人生真是太不幸了!

霸道爹地欺上身:妈咪快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霸道爹地欺上身 或 妈咪快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原来爱情在记忆里4章

    原标题:原来爱情在记忆里4章书名:原来爱情在记忆里第4章互相指认爷爷不屑的冷哼一声,转过身,眼底的怒火却是无人能够承受的。余梦玥委屈巴巴的看着爷爷,嘴角却扬起弧度:“爷爷,阿泽已经承认了这个孩子,还说会直接对大家宣布,跟我结婚!”轰!余梦玥的话犹如一阵闷雷,让爷爷愣在原地。他缓慢的转过身来,震惊的视线落在那张充满可怜而又得意的脸庞。“咳咳,你滚,滚出我们宁家!”爷爷伸手捂住胸口,剧烈的咳了起来。说着,爷爷就迈着艰难的步伐朝着她走去,用力的推搡着她。爷爷将她推出书房,一直没有反抗的余梦玥突然拉住了

  • 从此无心仍知痛4章

    原标题:从此无心仍知痛4章小说名:从此无心仍知痛第4章丈夫的责任他嘲讽的话语让展颜觉得赧然,但是话里的意思又马上令她抛却了其他的心思。她走到盛南天的身边,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那你吃饭了吗?不然我去给你做。”说着就真的立马转身要去厨房。上次盛老太太说她不会做饭,展颜记到心里去了,的确,她现在既然身为盛南天的妻子,总不能连给他做一顿像样的饭菜都不会。这一周她自己一直在苦心钻研厨艺,现在做出的菜说不上有多好吃,却也是能拿得出手了。但是展颜忘了,盛南天怎么会有兴趣吃她做的东西。刚走了两步,盛南天就起身

  • 款款深情成眷恋4章

    原标题:款款深情成眷恋4章小说:款款深情成眷恋第4章爸爸出事“渴……”叶清睁开眼的时候是一片洁白。嗓子在冒烟,她呢喃出声,声音沙哑的让自己皱眉,想起之前的事,眸光瞬间黯淡下去。“咳咳……”一双粗鲁的大手拿着水杯就掰开她的嘴,毫不留情的往里面灌水。虽然嗓子得到解脱,但是咳出来的水已经撒了一床。“叶清,你的嘴是漏斗吗?喝杯水都能呛到。”唐辰好看的眼眸里满是不屑,端着水杯的水随意的往桌子上一放,嘴里还不忘记去嘲讽她。叶清有些被羞辱后的恼怒,咬了咬唇咽下恼意,盖住被子躺在床上。像一个死人一般,不发声不动

  • 炊烟起,我等你!4章

    原标题:炊烟起,我等你!4章小说名字:炊烟起,我等你!第4章女朋友突然冲出来,妈的,差点撞死她。莫夕抬头看了一眼指示灯,这才发现,她竟然失魂落魄的闯了红灯。“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莫夕吓坏了,慌张失措的鞠躬道着歉,眼前却慢慢出现一阵虚影,鼻间好像有一股热流涌下,她伸手去摸,竟然一片触目惊心的红色。“真是出门没看黄历。”那辆跑车的主人脸色差到了极致,不耐烦的锤了一下方向盘,“好了,赶紧滚开,让道。”莫夕没听清,全身的感官仿佛都汇集到了指间的那一抹红色上,也不知是怎么了,才刚刚抽完血,她本就觉得双

  • 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4章

    原标题: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4章小说名称: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4章死人了“你……”剧烈的疼痛让她连话都说不完整,意识都变得越来越昏昏沉沉,秦世欢指甲扣紧手心,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同为女人,要怪就怪你太倒霉了,反正日子已经没什么盼头了,不如我来帮你解脱吧。”保姆一脸豁出去的表情,不知道又从哪里掏出来一把水果刀,凶神恶煞地向她逼近。秦世欢只能毫无反抗能力的往后缩,直到靠在了墙角,再也没有退路。“我不会跟杨笙说的,我也不走了……你放过我吧!”卑微地向面前的保姆乞求,秦世欢无法认同她所说的“死就是解

  • 让爱化作雨纷飞4章

    原标题:让爱化作雨纷飞4章小说:让爱化作雨纷飞第4章打回原形走道冗长而黑暗,空气里甚至还夹杂着难闻的气息,仿佛他再多待一秒,便会中毒而亡。他不明白,顾玥这样爱慕虚荣的女人,怎么会住在这样的地方。“我问你是不是聋了,敲门敲了那么久听不见吗?”陆与江打量着客厅,好在房间里还挺干净,没有什么家具,却都收拾得整整齐齐。顾玥有些手足无措,她向来不适应和陆与江独处,面对这样的场景,只手忙脚乱的拿着杯子给他倒水。“我刚刚在收拾东西,所以没有听到敲门声。”陆与江不屑的拧眉,在这样的环境下,多待一秒都是折磨。他走

  • 陪你路过全世界4章

    原标题:陪你路过全世界4章小说名字:陪你路过全世界第4章脱衣舞“沈小姐,你怎么能去做那种事情呢,你要筹钱是吧……对了。”安妮的声音突然变得兴奋,“你会不会跳舞?”“跳舞?”“对,这是我们皇裔最新推出的服务,很多公子哥喜欢,只要你跳得好,一掷千金的一大把,只是,穿得……少了点,如果你愿意的话,明晚就有一场。”沈知微立马明白了安妮的意思,她是想让她去给那些公子哥表演脱衣舞?她咬住唇,只觉得心脏像被撕开了一个血淋淋的大洞,但她已经管不得了。“好,只要能赚钱,我什么都可以。”就这样,一锤定音。第二天,沈

  • 以余生换相思4章

    原标题:以余生换相思4章书名:以余生换相思第4章见冷母今天早上那一出“遛马”,整个冷家对宋颂的态度可想而知。管她的李婶在冷家厨房工作了多年,快五十了身边也没有男人,向来看不惯那些长得细皮嫩肉却屁事也不会做的小妮子,所以新来的宋颂一到了她的手里,她就恨得牙痒痒。宋颂因为手受了伤所以动作缓慢,尽管她努力地在做,却仍免不了李婶的打骂。实在是看不过眼了,照宋颂这样下去,今天的饭菜估计下午都做不完!李婶夺过宋颂手里撒盐的小勺,壮硕的身体将她往旁边一挤,宋颂来不及站稳,手不自觉地想去抓住东西保持平衡,却没想

  • 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4章

    原标题: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4章小说名字: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第004章小三上门冉离安楞在原地,他居然没有发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慕贞贞渐渐对他连那一丝丝顺从都没有了。三年了,他娶了她,将她禁锢在这里,她从不曾反抗。可无论他怎么对她,她都不会有只言片语。她对着他的时候,永远都只有一张淡漠疏离的脸,似乎对他的一切都毫不在乎。慕贞贞洗完澡回到卧室时,冉离安竟然已经躺在床上睡了,这让她有些诧异。三年来,他每次都是做完“那件事”就走,很少会留下来过夜。慕贞贞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了下去。黑暗

  • 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4章

    原标题: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4章小说:替嫁娇妻:总裁大人求放过第四章眼睛不想要了吗楚小小被残忍的关回了医务室,丢在了床上。这时,陆钧彦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打破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闷气氛。陆钧彦刀刻般俊美的脸上眸色一沉,修长的拇指划过接听键,优雅的一手插裤兜,一手将手机凑到耳廓,形成一尊魅力十足的美男雕像,浑身定定的站得很直,只有薄唇冷冷的道:“说!”惯性惜字如金的陆钧彦,令电话那头的人总忍不住有些愣颤。电话那头的人不敢愣太久,于是立马抽回了神,匆匆回道:“总……总裁,您真的是太高明了,按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