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大刁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9:40:05 来源:网络 []

小说:大刁民

第一章 昆仑山,采玉道

深秋,昆仑雪山。大刁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雪融而成的河道边上,芨芨草一片枯黄,似乎这个终年山顶积雪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的雪山,比任何一处地方都提前感受到了寒冬带来的窒息。

猎猎山风,一缕青丝在风间散乱飞扬。狭长弯曲的“之”字形玉道上站着一位一身登山装备的年轻女子,咫尺外便是徒壁悬崖,可是年轻的登山女子却丝毫没有坠下深渊便会粉身碎骨的觉悟,隔着那副价值明显不菲的登山防风镜,伸长了脖子够着望向深涧下。

虽然宽大的墨镜遮去了大半张脸,一身厚实的登山装备也裹得严严实实,但是从那瓜子脸型和脖间露出的白嫩肌肤,隐隐还是能判得出来,算得上是个标志的美人。只是让人异常费解的是,这样一个不施粉黛就会让这山里男人掉一地哈喇子的年轻女人,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人迹罕至的昆仑玉道。

就算是玉中之珍“和田玉”自古以来就家喻户晓,却极少有人知道昆仑山脚下这个家家户户以采玉为生的流水村。这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个驴友足迹罕至的小地方,就算有机会见到几辆不顾几千米高原反应勉强撑到这里的越野车,也不是为了游山玩水登峰冲刺而来。大刁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临近傍晚时分,采玉人纷纷执着用生命危险换来的玉石坯料接二连三地下山归家,几乎不出意料地每一个从年轻女子身边路过的采玉男人眼中都冒出了一股雄性动物特有的光芒。要不是年轻女子这一身看上去就牛气哄哄、表情更是只可远观的拒人以千里之外,这些在山上待了半辈子只知道白天采玉和晚上拱女人的牲口指不定已经直接将她扛下山塞进被窝了。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一个粗犷嘹亮的吟歌声从山上的玉道远远传来,毛驴蹄子的击地声也越来越近。网站163woman.com

几个驻足打量登山女子心里琢磨着是直接扛回家还是打晕再说的雄性牲口顿时如同风声鹤唳般拔腿就走,似乎在他们看来,眼前这个明显比山里女人要精致百倍、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体香的年轻女人所带来的诱惑,也抵不上那吟歌而来的毛驴主人给他们带来的恐惧。

显然,这群山里的野汉子没有少在那人的手里吃亏。“快走!那刁小子又来了,老子可是费了老大的劲才挖到一块品质中上的坯子,碰到他准倒霉,快走!”一个在深秋低温下打着赤膊也不怕冷的壮实维族汉子一边加快步伐,一边用维族语言低声咒骂。

他身边的几个同样打着赤膊的壮实男子显然也对那个声音闻而生畏,几乎是一个不拉地跟上前面人的步伐,一会儿功夫就在这九转十八弯的崎岖山道消失了身影。

那粗放的歌声越来越近,曲调却是这昆仑山下小村里只知道采玉拱玉人的牲口们一辈子可能都无法理解的西调秦腔,先是板式,而后居然从头到尾全是音高八度的假音彩腔,时而细绵时而粗放的腔音在深秋的昆仑山间回荡,伴着高空的几声鹰啸声,整个昆仑山景在一片枯黄的植物中显得格外苍凉蛮伤。

刚刚那登山的女子似乎一直将注意力集中深渊下的某处,直到那毛驴蹄声在耳畔响起,假音八度的秦腔居然让她破天荒地转头看了来人一眼。

佛云: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大刁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了这惊鸿一瞥,不知道要几世修得的善缘?

一个典型的汉族南方男子骑在瘦骨嶙峋的毛驴背上,因为长期暴露在高原海拔的下紫外线中,脸上的皮肤有些藏人特有的黑里透红。

刁民!

这是年轻女子对他的第一印象。典型的眼珠子咕噜一转就一个坏主意,虽不算尖嘴猴腮但也却也生得一副与山里人的淳朴绝对沾不上半点边、精于算计的脸,最致命的是这样一个男人的嘴角居然挂着一抹玩世不恭的弧度。

这让趴在玉道悬崖边展现出美好身段而自己却浑然不知的年轻登山女子在心中冷冷笑了一声。这种玩世不恭的笑她向来置若罔闻,在她那个圈子里面,并不缺少把只是把钱当做一种数字游戏、开着百万跑车住着千万豪宅却天天喊着生活无趣玩世不恭的富五代、六代,也有那种三岁就敢在中南海一号会议厅里脱裤子拉屎、见着谁都不买帐成天牛来牛去的京城红三、四代。在她这个轻而易举拿到北大硕士学位的唯精神论者来看,他们牛也好,装也好,都只是一种物欲满足后的精神空虚匮乏,所以她不鄙视这些人,只是为他们感觉到悲哀。

但是眼前这个看模样年纪差不多在二十岁出头的男人却不是一般地工于心计。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突然那个眸子里的戏谑永远一成不变的男人不经意地抬头望了一眼余霞满天飞的天空,轻叹一声后,再次看向年轻女子的眼神不禁让她体味到了一种说不清道不尽的隐约禅意。

良久,她才从那对眸子引起的伤春感秋中警醒过来,这时她才发觉,那对同样在凝视着她的眸子里,居然有种如同大菩萨般悲天悯人的意境。

回过神来的时候,年轻女子不由自主地在心中自嘲了一番,再次调头看下悬崖下方的时候,她仍旧是那个心若止水古井不波的年轻登山客。“大姐,您在瞅啥呢?”生活在昆仑雪山上骑着毛驴如同金钢菩萨般的男人居然一口流利的东北腔。

年轻女子这回连头都懒得回,更别说开口回话了。虽然她是北大哲学系毕业的,但并不代表她不是个务实的人,自然她也不会相信这种要么白雪皑皑要么枯黄若死地的深山老林里真的会像武侠小说里一般,冒出几个修炼百年的现世活宝。

见年轻女子不回答,毛驴上的男人径自从驴背上跳下来,搓着双手,一脸好奇地在紧挨着年轻女子的地方趴了下来,如同年轻女子一般仔仔细细打量着这呈现倒梯形状内陷的悬崖峭壁。163女性网

天色微暗,山风呼啸,苍鹰翱翔,雪狼孤嗥,一男一女呈现奇怪的趴在悬崖边上,顶着越来越冷的寒风,一个劲儿地打量着山壁上的事物。

而后从山上下来的采玉人一看到那头毛驴和那趴在悬崖边上的男人,唯恐避之不及地飞奔而去,没有人关注这摆着奇怪姿势仿佛不要命一般的一男一女到底趴在悬崖边做些什么事情。

年轻女子是越看越奇怪,年轻的男人却是越看脸上的表情越严肃。年轻女子终于还是没有能够忍住,偷偷用为余光打量了一下爬在自己身边浑身上下一股佛院檀香的男子,奇怪的是,当认真严肃的表情取代了那份玩世不恭与工于心计后,这个男人的脸色线条居然愈看愈像那么回事儿。

最终,那趴了许久的男人猛地一跃而起,飞奔回毛驴背,那似乎跟他心有灵犀的毛驴居然立刻撒开蹄子,荡起一路飞尘。

这也算一骑绝尘?年轻女子心中不禁有些冷笑。

只是她也稍稍有些好奇,这个男人到底看到了什么,为何临走的时候会那么匆忙。

只是,人生过的过客实在是太多太多,伸手可及的抓住一两个,己经是幸运至及,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那思考另一个人的人生从何而生,为何而去。

就在年轻女子已经淡忘了那个骑着毛驴的山间刁民,拿出军用卫星电话准备拔出一个号码的时候,那个熟悉的毛驴蹄声再次响在耳畔。

此时,一轮明月高高挂起,如银盘一般皎洁圆润。

年轻女子很好奇骑毛驴的男人为何会在一个钟头后折道而返,悄悄将军用卫星电话熟练地塞进那个只有某个特殊部队才会装备的背囊,抬起头准备跟那个男人搭话时,却看到四个截然不同的人在银色的月光拖出长长的影子。

打头的仍旧是那个骑着毛驴的男人,一米八不到的身高,板寸头,土布衣,脏布鞋,一脸的玩世不恭仍旧如同他的折而复返,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让年轻女子异常纳闷:不就是一个山里的刁民样吗,拿什么来玩世不恭?

他身边的男人却与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像下里巴人的街头大排档摆在阳春白雪的交响乐堂里吆喝一般,年轻女子怎么看都觉得这两人站在一起特别不搭调。因为这是个面若桃花一头乌黑青丝的男人。

一个男人可以长得好看,也可以长得帅,但是如果长得比女人还要好看,那实在是件会遭天谴的事情。一头青丝长发脸蛋比女人还要精致的男人左手轻抬,一玫材质上佳的仔玉菩萨在手指间眼光缭乱地翻转。只是他那寒冷逼人的目光让人有种望而生畏的错觉。

跟在后面的是一个身材高大健硕到恐怖的大块头男人,接近两米的个头,年轻女人毫不怀疑这样的身板就算是放在她哥哥统领的那支特殊部队里也绝对毫不逊色。只是这样一个如同威势金钢般的存在,却始终憨憨地笑望前方的山间刁民,一副唯那刁民马首是瞻的模样。大个子一手牵着毛驴,一手抱着一个手摇经桶一身深红喇嘛袍的灵气孩童,一双灵慧的大眼睛在看到年轻登山女子的那一刻就再也没有移开过,只是那灵气孩童口中低声滔滔不绝的诵读让她大吃一惊。

她虽出身于红色家庭,但是却叛逆般地拒绝了家族中绝大多数同辈人都会走的军政道路,在北大读哲学的时候,她就曾经跟随导师一起去西藏布达拉宫待过近三个月,在跟老喇嘛有意无意聊了三个月的佛谒密宗后,她知悉了《大日经》《苏悉地经》的精髓所在。

那一身喇嘛袍的小童口中念念有辞的正是佛典浩瀚如今却仍旧残缺不全的《杂阿含经》。

好奇之下,她多看了那小灵童两眼,居然发现小小年纪的男童脸上居然也挂着与那山间刁民如出一辙的笑意。

只是等那年轻女子看清了毛驴身上捆绑的事物时,顿时冷笑一声,便独自离去。

闻言,手摇刻满密宗真言经桶的小男童目送女子送去,冲那山间刁民眨着眼睛,低声念叨着什么。憨憨的大个子只是挠挠头,仍旧一脸憨笑地看着前面的男人。那个长得比女人还好看的男人只是停止了暧玉在指间的翻绕,将那玫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温润古玉入在掌心,面无表情地轻轻摩挲。

只有那刚刚骑毛驴的男人置若罔闻,眼神始终盯着黑漆漆的山谷。

“角弓和十力在上头看着绳子和驴儿,我和徽猷下去看看!”

大个子憨憨地点了点头,道:“哥,那玉值多少钱?”

“起码可以给你娶十房媳妇儿!”被称为哥的山间刁民唯恐大块头不理解一般,夸张地伸出两只手,前后翻了两翻,“估计运气好的话,给你们每人娶十房都行!”

“云道哥,我是出家人,不娶媳妇的!”那叫十力的灵气小男童撅着粉嫩的小嘴道。

“十力嘉措你少废话,脱了这身喇嘛袍你一样可以娶个比刚才那娘们还要水灵的媳妇儿,不然你妈生你干吗?”

小男童闻言委屈地点了点头,伸出葱白般粉嫩的小手正了正自己头上的小喇嘛帽,随后果真做出一番脱了这身喇嘛袍我就不是和尚的表情。

那个被称作“徽遒”的漂亮男人从头到尾都是面无表情地沉默,只是在那个叫云道的山间刁民提到他的名字时,才径直走到毛驴跟前,取了毛驴身上的粗麻绳就往自己的腰间绑。

那个瞬间,夜风呼啸,狼声起伏。

四个男子伏于昆仑,一如鸷禽搏击长空,一如雪狼孤傲啸嚎,一如苍熊厚重大气,一如灵狐慧思妙悟。

第二章 十房媳妇儿

从古到今,这世上向来就不缺少吃饱了撑着、没事儿找事儿做的富家子弟。这几天,昆仑山麓就迎来了一群开着悍马越野、保时捷凯燕的妙人。夹在这群人当中,如果只是开辆普通的宝马奔驰那绝对只有被人当众鄙视的份儿,明白人仔细地听听那些原本就价值不下百万的越野车发出的如同猛兽一般的怒吼声,再看看那些绝对是价值连城的山地轮胎,就可以知道改装这些车的人也绝对是拉出来在整片大中国都是在改装车圈子里牛叉哄哄的知名人物,至于改装这些车的代价,那己经不是拿着千把元工资收入精打细算月供月租的普通工薪阶层可以想象的,或许单那一个纯手工打造的动力引擎,就足以供一个普通人家痛痛快快地活上一辈子。

但无论何种骄奢,都与流水村里面这群只知道采玉和拱女人的雄性牲口无关,更与那些从小被灌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夫为妻纲”观念的农家妇女沾不上半点儿干系。不管是他们,还是她们,或许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东西吃了可以让再不济的男人也能夜里面雄纠纠气昂昂。

一道清澈见底的山间溪流从流水村内经过,而这批浩浩荡荡的背包客就住扎在村外的小溪边。一顶顶价值不菲的帐篷上都插着赫然有“皇城登山俱乐部”字样的小旗,迎风招展。虽然如今在古老的南方皇城墙根下,这种类型的俱乐部数不胜数,基本上一个圈子就有一个所谓的俱乐部,只不过大多数的俱乐部都只能保持在一个小小的圈子里不温不火地低调运行。而这家名字就起得就非常大气凛然的“皇城登山俱乐部”却是唯数不多的几家规模和实力一年赶超一年的俱乐部。

人,永远是这个世界物质和精神活动的主导者。一个俱尔部是不温不火还是如火如荼,自然也取决于人的因素。

虽然普通人并不知道加入这家总部设在长江一号的俱乐部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在整个金陵古城圈子里倒有流行着一些不痛不痒的相关趣闻,其中有一个就是关于这个俱乐部的名字。据说当年俱乐部一开始申请“皇城”这三个字的时候,就被工商局直接以有伤风化和防碍社会进步的名义而拒之门外,但事情的结尾却是以市工商局局长亲自捧着牌匾鲜花上门庆贺而告终,这件事一度在金陵古城被捧为趣谈,但其中不为人知的错综复杂关系却只有当事者自己才能讲得清楚。

流水村是个家家户户以采玉为生的昆仑山村,那些只知道白天采玉晚上拱婆娘的雄性牲口们何曾见过那些背包客们带过来的嗲声嗲声皮肤水灵的江南姑娘?一群采了一整天玉石的的山里汉子趴满了村边一堵石墙,背包客露天营地里的那些当着众人面就敢脱衣服换裤子的娘们儿将他们个个儿撩拨得热血上头,可是回过头去对着自己家絮絮叨叨的黄脸婆时,一裤裆的凶猛再厉害也只能灭了灯在想象中瞎拱拱。

露营地的正中央,一个体积颇大的帐篷里走出一个年纪约摸五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不怒自威的目光招视了一圈扎住在他帐篷周边的四个小帐篷。“都说了让你们不要跟来,好歹我也是在这青藏高原上当过汽车兵的人。当年还没有青藏公路的时候,我就开雪地爬雪山,你们这群小家伙跟来,这不是碍手碍脚吗?”

四个小帐篷里的人不约而同地从帐篷里钻出身来,无一例外地一脸尴尬。

四个帐篷不同,四个人的长相不同,四副打扮也不同,可是气质却惊人地相似:也只有上过战场杀过人见过血的真汉子浑身上下才能迸发出如此一致的惊人肃杀之气。只是,站在那中年大叔的面前,四个人顿时仿佛矮了一截。

“师母他……”其中一个年纪较长的年轻人红着脸正要开口说话,却被中年大叔挡了回去。

“别总拿你们师母说事儿,我是个成年人,又不是个小孩子。你们啊你们,当年在军校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刺儿头,现在离开了军队,怎么还是这副德性?罢了罢了,我知道你们也是为我好,怕我一个人到视这高原来心脏受不了,既然都来了,就别再躲躲藏藏了,难得来趟昆仑,来了就好好地玩玩,我估计你们这群小家伙也没有好好在这里玩过。”

四个年青人看似年轻,但实则最小的也近三十岁了,听了中年大叔一番话,这才如同孩子一般地嘘了口气。昆仑他们也曾经来过一回,这一点他们没有告诉这位曾经在军校内如同严父一般肩扛少将军衔的教授,上一次在这里的野外生存实战演练,他们四个人都差点儿丧命在雪崩中,这片山区,他们曾经不带任何口粮饮用水徒步走了大半个月,最后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已经壮烈牺牲的时候,嚼着风干的狼肉出现在瞠目结舌的众人面前。

“对了,小刘,旁边那个女娃儿回来了吗?我看她清晨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吗?”中年大叔皱着眉头这么一块不远处的空地,他清楚的记得,昨晚扎营的时候那个位置上是一个年纪约莫二十岁出头的秀气女娃。“一个女娃儿单身一人跑到这种地方,不简单也不容易啊!小刘,要是天黑了她还没有回来,我们一起上山去找找看。”

四人同时点头。这是请求,但对他们来说,早就已经习惯了将这种请求当作命令来一丝不苟地执行到底。

说曹操,曹操就到。中年大叔拿了相机,正准备去流水村里瞅瞅看看,那个背着六十五升军用大背囊的年轻女子再次出现在这个让她看上去像只离群雪狼的登山俱乐部的扎营地。

见到五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她,拖着略显疲惫的身子年轻女子还是善意地冲他们一一微笑着打了招呼。说心里话,站在正中间的那位中年大叔身上有股很熟悉的气息,她的祖辈、父辈以及她哥哥身上都有这种独属于某个光荣称号的气息,如果熟悉她的人看到她跟这些人就算是隔着墨镜笑着打个招呼,都会有种看到现实版山顶洞人的惊异,要知道,她用五年时间读完了北大的哲学硕士,但五年里却只交了一个朋友,只看得起一位导师。

中年大叔没有说话,只是拿了毛巾到溪边酣畅淋漓地洗了把脸,临了还不忘捧了几把水喝了个畅快。

回到帐篷的时候,年轻女子已经搭好了帐篷,速度之快让看在眼里的这四位空降兵部队的精英们都不禁刮目相看。搭这种野外露营的帐篷并不难,可是一个单身的年轻女子能用这么快的速度、这么熟练的手法搭起这个帐篷,就算是这些平均每三个月就要野外生存一次的老兵都不得不打心眼里佩服。更让他们吃惊的是,这女子隐隐约约用了几个特种部队中才会教的复杂系结法,一眼串的眼花缭乱让四个老兵面面相觑,最后一个收尾的结绳更是让他们自叹不如,因为那个足有三十四道工序的结绳手法那年轻女子愣是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完了。

强悍!额头冒冷汗的四位老兵油子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面前这个戴着鸭舌帽和大墨镜背着军用背囊的年轻女子。

搭好帐篷安置好一切后,年轻女子才长长地嘘了口气,从军用背囊里掏出那个迷彩色的军用卫星电话和一个用来定位的军用全球定位仪。洗涮妥当的中年大叔正好从溪边走回帐篷,一眼瞅到年轻女子手中的电话和定位仪,顿时身形微微顿了顿,随即看向那年轻女子的眼光中又多了几份未知的好奇。

他的确认得那个最新款的军用全球定位仪,因为远在珠三角的办公室里也放着一个一模一样的定位仪,而他那个定位仪却是一个当年和他一起在驻藏部队里穿过一条裤子睡过一张坑的过命兄弟偷偷塞给他的,就算是这样,那位如今肩上扛着两个金星的兄弟还悄悄告诉他千万别声张,这可是军事科学研究所最新出的样品,总共才三个。

总共才三个样品,其中两个拥有者居然同时出现在昆仑山,这种巧合就连中年大叔自己都觉得有些诡异。

只是这会儿年轻女子却丝毫没有注意好中年大叔的好奇目光,她正全神贯注地摆弄手中的定位仪,再用卫星电话将那些数据传出去。

半个小时后,那年轻女子才不动声色地悄然嘘出一口长长的气,转过头去看四周时,却发现夜幕已经悄然降临,那位中年大叔正打着手电看着一本不知道名字的书,手中的钢笔也不时地写写划划。

手电的灯光无意中划过那支钢笔的时候,年轻女子吓了一跳,这俨然是一支国产的英雄牌钢笔,经久不衰的“英雄100型”,但是眼力奇好的年轻女子却在那灯光划过的时候,看清了那笔上的几个字:“不断赶超,为国争光”。笔不稀奇,字不稀奇,可是笔和字合在一起,就成了稀有物种了。年轻女子认识这支1958年赶超“派克”时发明的第一批“英雄100”,因为当年她的祖父就曾经陪同某位经历大起大落却能在中国书写神话的奇人到上海视察的时候得到过一支刻有“虚心好学、实干创新”八个字样的英雄100。如今她的祖父站在什么样的位面上,这是普通人都不能够想象的,但是这位背着超豪华登山装备了出现在昆仑山的中年大叔却拥有一枝纪念价值非凡的钢笔,这让她也不禁有了一些小小的好奇。

不过,这种小小的好奇马上就被她饱读哲学名著的理性思维压抑了下去,十八岁之前就熟读《西方哲学史》《政治学》《实践理性批判》的她自然知道“好奇害死猫”的道理,哪怕她不是正规的军人出身,但是从小在红色家庭耳濡目染的她尤其知道在目前有重要任务在身的情况下,确实不能因为小小的好奇心而坏了整件大事。

没有缘由地,她脑中突然浮现了那个总是笑得异常诡异的年轻面庞,除了高海拔紫外线下的黑里透红外,其它无论是略显单薄瘦弱的身板,还是那张迥异于山里人的不恭笑脸,都与这山里人特有纯朴绝缘。打小就在军区大院那个嚣张跋扈恣意纵横的圈子里长大的她自然知道什么叫作凶险,那群有色心没色胆光知道流哈喇子的山里壮汉自然入不了她这足以一眼看破绝大多数众生的法眼,但是唯独今天那个一口纯正东北音、笑得比雪地里的狐狸还要狡猾的男人让她毫无先兆地内心紧张。虽然还在北大读大一的时候,她那位被整个红色家庭当作骄傲的亲哥哥就曾经有意无意告诉过她“会咬人的狗向来是不叫的”道理,这则真理适用于你死我活战场,同样也适用于尔虞我诈的现实生活。一张脸看似憨厚实则鄙夷天下的笑脸已经让她颇有“曾是惊鸿照影来”的惊异,而后跟着那个刁民出现在半山腰的三个人则一个比一个让她有种不识庐山真面目的错觉。

一个从来都是沉默不语只知道把玩手中那个品质超出上乘仔玉的男人长着一张比女子还要惊艳的脸,但是如果有人看到此刻这个身材修长比例黄金的男人从悬崖上一跃而下的矫健身手,谁也不敢这位颇有隐侠风范的俊俏男人与如今颇为流行的中性美联系在一起。

如果再加上屹立在悬崖边上颇有横刀立马一夫当关气势的大块头,很能让人联想起“刚柔并济”这四个字。但是如果此刻有人真的看到这个身高两米肌肉虬结的巨型汉子,肯定有种牙齿打颤的冲动。

两道拇指粗的粗麻绳缠于腰间,分别如蛇般缠绕着双只粗壮的胳膊,一直绵延至深不见底的陡峭悬崖。

盘腿坐在巨汉身边的男童左手掐着不动根本印,右手呈现一个很奇特的如愿印,口中念念有辞。

半晌,也不见那负重足有三百斤的巨汉面色改变,一成不变是仍旧是那憨憨地笑,在银盘高挂山风呼啸的昆仑山上,如同下凡世间的却变了脾气的怒目金钢。

良久,悬崖下才传来一个纯正无比的东北音:“奶奶的,一人十房媳妇儿,一个都不许少!”

大刁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大刁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老公我爱你》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老公我爱你》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老公我爱你第2章名副其实的夫妻唐墨凌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头,视线又落在苏涵身上。苏涵透过倒后镜看着后面的人,却发现唐墨凌正一脸淡漠地看着她,他的眼中带着些许探究。她心头一惊,瞬间掩饰着自己的慌张,假装镇定地移开自己的视线。尽管她在外面读了好几年的心理学,然而这个男人,她依旧读不懂。车子平稳行驶,苏涵双眸看着窗外,阳城的景物一一略过眼前,恍惚间,她想起了五年前。二十岁生日的晚上发生的一件事,让苏涵彻底从小女孩变成一个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爱如秋色》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爱如秋色》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爱如秋色第2章怕生孩子的大小姐“薛小姐,您要出去吗?”看着打扮入时的薛婉宁才来公司没一会就一幅要出门的样子,白秘书连忙叫住了她。薛婉宁本来面带喜色,见状微皱眉头问:“有什么事吗?”“那件事”白秘书欲言又止,犹豫着两边看了一下。薛婉宁抬腕看了一下时间折身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这是一间豪华但中规中矩的办公室,是白秘书的大老板也就是薛婉宁的父亲薛秉真生前使用的,正如薛秉真稳沉的为人一样,但薛婉宁则觉得这间办公室太过古板,但也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你的爱如星光》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你的爱如星光》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你的爱如星光第2章成功怀孕邓芳很意外,少爷昨天才来过,今晚怎么又来了!一时间豪宅里的人都忙碌起来,不得不赶快准备好一切!阮白觉得她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住再一次了,但是,很难以启齿提出次数的要求……慕少凌下身身着一条考究的黑色西裤,上身一件白色衬衫,进了别墅,便直接来到阮白住着的卧室。她不敢说话,呼吸都很轻!屋子里空气安静的一根针掉在地上恐怕都会发出不小的声音!慕少凌右手拎着西装外套,左手抬起,深邃视线注视着眼睛上绑了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我的神秘老公》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我的神秘老公》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我的神秘老公第2章我没有出事之前,你就不会出事“我送她进去。”三秒后,顾凌擎改了口道。他松开手,往后推开了一步。“不行啊!”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说道。尚中校担忧的提醒道:“首长,您进去太危险了。要是副统知道了,我们不好交代!”“少废话,谁进去不是危险,留下待命。”顾凌擎果断的命令道。“可是首长……”尚中校还想说什么。顾凌擎一道冷冽的目光扫过去。尚中校闭嘴了,无奈的颔首,“是。”顾凌擎拽过白雅的胳膊,力道有些重,拉着她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霸道上司爱上我》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霸道上司爱上我》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霸道上司爱上我第二章撕逼“既然你不想,那为什么要结婚?你要知道你结婚了以后我们两个就不能像现在这样经常见面了。”“如果不是她逼我的,我才不会跟她结婚呢。”徐嘉良有些口无遮拦的说出这句话,随后一个翻身将秦梦瑶压在了身下。“亲爱的,你的未婚妻真的来了。”秦梦瑶双手抵住徐嘉良的胸膛,指了指卧室门的方向。“怎么可能,我刚刚把她送走,怎么……”徐嘉良在说这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看向门口,“心安,你怎么来了?”当他看到我的时候瞬间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同床宠妻》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同床宠妻》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同床宠妻第二章偷看长腿叔叔洗澡“额……呼。”熟睡中的乔汐晴猛然间睁开眼睛,一个机灵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擦了擦额头一层密实的细汗,又是这个梦。梦中,她跟一个男人无尽缠绵,虽然是梦,情景却太过于逼真,乔汐晴现在都还能清醒的记忆梦中那男人犹如冷漠如鹰的眼眸,他身上炙热的温度,自己身体被撕裂的痛楚,都逼真的像是自己真正经历过的一样。乔汐晴长长的舒了口气:“又是这个梦。”近日来,乔汐晴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做着这种梦境,难道是春天了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一夜沉沦:非你不可》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一夜沉沦:非你不可》第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一夜沉沦:非你不可第2章服务太好了“为什么?难道她变心了?”百里翰冷眼看他,“为什么你不猜是我变心?”“像你这种感情单细胞动物,怎么可能做出变心这么复杂的事情!”百里翰自嘲,“连你都不相信我会变心,难怪她笃定我会等她。”“等她?”百里翰又喝了一口酒,“英国皇家芭蕾舞团邀请她去英国,在飞机起飞的前一刻她才告诉我,让我等她五年。”邵天晟眉头一皱,“然后呢,你同意了?”“我跟她说,如果她坚持要出国,我们俩之间就完

  • 小说《时光中的匆匆独白》之第1章 老公出轨【1】

    原标题:小说《时光中的匆匆独白》之第1章老公出轨【1】小说:时光中的匆匆独白第1章老公出轨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她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香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她的情绪很不稳。塞在耳中的窃听器就像一把无情的电钻,钻得她耳朵刺痛。心也跟着在滴血。耳朵里传来一堆男女的对话声。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吃不消了……”男人:“小妖精,别说你刚才没高潮。”女人:“有啦,真讨厌,非得逼着人家说

  • 小说《踏进围城心如水》之第一章 被赶出门的孕妇【1】

    原标题:小说《踏进围城心如水》之第一章被赶出门的孕妇【1】小说:踏进围城心如水第一章被赶出门的孕妇入夏,一场倾盆大雨冲刷了夜色。城南的高级别墅区里,单薄的身影被人从门口推了出来跌坐在雨水中。“妈早跟你说这丫头长的像狐狸精似的,就不是个安分的主,你看看!你不过走了三个月,她就怀了别人的孩子。”妆容精致的中年女人一脸不屑的咒骂道:“离婚!我们贺家不要这种贱人。”一旁的英俊的年轻男人眼神痛楚,手里紧紧攥着一张化验单。“婳婳……孩子是谁的?”大雨落在脸上,颜婳的面容有些模糊不清,然而她心里却越来越亮,所

  • 小说《缘只为你存在》之第一章、媚而不骚【1】

    原标题:小说《缘只为你存在》之第一章、媚而不骚【1】小说:缘只为你存在第一章、媚而不骚莫耶穿着程北航的衬衣站在镜子前面,宽大的衬衣下摆堪堪遮住她的翘臀,长腿上的皮肤把纯白的衬衫硬生生衬托得粗糙黯淡。阳光从身后的窗口照射进来,洒在她的身上,衬衫变成了半透明,光线透过衬衫在她的身体上勾勒出动人心魄的轮廓。胸前的樱红、优美的腰线、起伏的翘臀、还有下面……莫耶对着镜子笑了笑,笑容妖媚。很好,她很满意自己现在的这个状态,和一个月前刚刚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判若两人,不枉她花了那么多钱来调理身体、养护皮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