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阵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40:45 来源:网络 []
书名:阵道
第1章 采芝遇险误入洞府

主人公是男性,出身贫民阶层,是张家吉祥如意的老三,名子有些土,但贴近生活。阵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1、修为等级:练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化神期、炼虚期、合道期、大乘期、渡劫期、地仙、天仙、金仙、大罗金仙、混元大罗金仙。

注:渡劫成功即为仙,失败要么身死道消,要么肉身损毁成为散仙。散仙为小仙界最强。

但出手必招天劫,过九劫者重塑身体,才有机会再临仙界。

2、法宝:法器分为下品、中品、上品、极品法器。

法宝分为下品、中品、上品、极品法宝。

灵宝分为普通灵宝、通天灵宝。网站163woman.com

注:在灵宝和法宝之间的是伪灵宝,法宝级的套装叫宝衣;灵宝级的叫圣衣。

仙宝分为普通仙宝、玄天仙宝、至尊仙宝。

3、功法和法术:分天、地、玄、黄四等,天级最高,每个等级又分上、中、下三品。

仙术强于天阶法术,道术是领悟了法则基础上创造的道术,威力不同,根据领悟。

的三千大道或十万小道而异。

4、阵道、丹道、器道等级:工、师、大师、宗师、大宗师、祖师。

5、阵法层次:基础阵法、中级阵法、高阶阵法、融合阵法、禁制阵法、仙阵、天地法则。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6、灵石:下品灵石、中品灵石、上品灵石、极品灵石、仙石、极品仙石。

7、界面:下位界面、小仙界、仙界

下位界面由修真星组成,但距离遥远,不宜跨越。

小仙界由星域组成,能沟通妖、魔、冥界。

仙界由三十三洞天组成。

大夏国最西部,绵延数十万里的两界山,据山脚下世代久居的老村民说,山那边是死亡之地,与这里属于两个世界,故得此名。

靠两界山生存的有猎户、樵夫、采药者、甚至土匪,不过因为有妖兽的存在,人们也只是敢在山区东部边缘地带活动。

已然入秋,秋蝉仍然聒噪的叫着,一个身着短打青衫,且胸前有济世堂字样的青年,此刻正犹豫不决,已在山崖边上徘徊多时。版权163woman.com

青年回头看了看背后的药篓,不觉自言自语道:这次出来采药也一个多月了,一百株地丁,一百株蛇莲已经采齐,其它的草药也差不多了,还得到了一支足有三十年份的山参,要说这个月的例钱到手了,还能额外得到不少的奖励,也应该知足了。

不过刚采蛇莲时,意外发现眼前这个两丈来宽的巨大山缝,在山缝内居然生长了一棵百年以上的灵芝,没看到也就罢了,看到了不取实在对不起老天的一番心意,这东西至少要值二三十两银子,相当于自已在济世堂干两年的收入了,嘿嘿,娶一门亲的都用不了。眼下自已也有十五岁了,隔壁李小二比自已还小一岁都已经成亲了,自已家人口多,不宽裕,唉!一切还得靠自己呀。

让青年犹豫的是下崖去采那颗灵芝有些危险,且不说距崖上有十余丈,万一摔下去那就一个死,最怕的还是像这种年份足的灵草,一般都有猛兽看护。

“恩,拼了,富贵险中求!”最终这名叫张如的青年还是下定了决心冒险下去采芝。

张如生性谨慎,先做下准备,吃了点干粮喝了点水,又休整了半个多时辰,然后将一把匕首斜插腰间,药锄放在背后药篓中,找了棵粗壮的树,取出蝇子,一头栓住树身,另一端系于腰间,检查一下,没有遗漏之处,遂慢慢放蝇,进入裂缝中,然后脚尖一蹬石壁,松蝇,一跃而起,只一次就下降了足有一丈多,然后再跃起,如此几次离灵芝越来越近。

要说张如轻功也真不错,从八岁那年与济世堂签订了为期二十年的契约开始,三年学徒时,除了识字,辨识药草,大部分精力都用在学些武技上,学徒期满,就开始当采药工。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作为采药工是非常危险的,长期需要在山间野外采药,有时会遇到猛兽甚至土匪等,最主要的是采药经常要在山崖绝壁上进行,所以,没有点工夫是肯定不行的。

采药工虽然工钱不菲,却经常要面对死亡的威胁,与张如同时学徒的五十多人中,这几年间已经有四个死亡,还有两个落下终身残疾的。

当初进济世堂时,济世堂总管就一再强调采药工的危险性,不过来当采药学徒的哪个不是穷苦家的孩子,与其可能饿死冻死,倒不如搏一次,要不然谁也不会让自家孩子做如此危险的事。如果运气好熬过二十年也就自由了。

也正因为危险,每个学徒在学工夫上都异常用功,而在众多学徒中最出色的当数张如,不光一套铁臂神拳打的好,轻功绝对是这些学徒中最高的,虽然这种功夫只是最大众化的轻身之术。

闲言少叙,不到一柱香,离灵芝只有丈许距离了,已经能清晰看到了灵芝,从大小,形态及色泽可以判定,的确实超过了百年份。

张如心中兴奋,再次一跃下降到灵芝跟前,小心将灵芝采下。网站163woman.com就在这时,突然一股腥气扑面,张如暗叫不好,脚尖的猛的用力,身子一跃,直接下降了两丈多,抬头一看,吓了一身冷汗。

“乖乖,是一条碗口粗细的蟒蛇,从山石缝隙间探出两尺多长的身子瞅着自己。”张如的心蹦蹦直跳。

而后这蟒蛇似乎变得异常愤怒,不断用身体拍打山石,掉下来的碎石砸向张如。见无数碎石下来,悬在空中的张如没有别的办法,只得用脚蹬石壁跃起以躲避石块,几次三番仍被石块砸的头破血流,还好受伤不重只是破了点皮。

一会的功夫,周围的碎石已没有多少了,剩下的均是镶在山体中的巨石,蟒蛇也无可奈何,见张如还活着,突然整个身子向系着张如的蝇子扑去,然后大半蛇身一卷缠住了绳子。

张如大惊,接着看到蟒蛇头向下,整个蛇身向下滑动,眼看离自已不足一丈。无奈,张如只能继续向下方下降,片刻又下降了五六丈,眼见蝇子不够长了,不能再继续下降,而蟒蛇也渐渐逼近。

“这下完了!”张如心中有些绝望,暗暗后悔自已太贪心。

似乎求生的本能使他突然发现了一件的奇怪的事情:一块从山体伸出来的巨石怎会如此平整?

原来,张如下降过程中发现了一块伸出岩壁近两尺长,三四尺宽,近似长方形的较平整的石台,不像是天然形成的。当然如果在山崖上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注意到的。

与其等死,倒不如跃上石台还能一拼,眼见蟒蛇快到近前,张如一狠心猛的一跃,跳上石台,迅速解下绳子,手持药锄准备迎头一击。

这时蟒蛇已到近前,伸蛇头朝张如咬去,张如用尽全身力气,药锄朝蟒头猛磕,也不知道碗口粗丈许长的蟒蛇力气有多大,在巨大的冲撞力之下,张如的身体倒飞撞向石台边上的石壁。

第2章 引气入体回家省亲

“噗”一声,似乎一层气膜被捅破一样,居然没入了石壁中,张如蹒跚着站起身,“咦!这是怎么回事?”观察了一下周围,这里竟是一间石室,“不对啊,明明刚才看是一整块石壁啊,这哪有什么石壁,分明只有一个洞口啊?”

现在的张如当然不会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能进到石室也是纯属巧合,看到的石壁也并非真的石壁,而是石室主人布下的幻阵,只是因为时间久了,幻阵没有能量支持,所以,才在这种机缘巧合下,被张如撞了进来。如今幻阵是彻底消散了,所以洞口彻底呈现了出来。

危机还未解除,张如小心的走出洞口,发现绳子上的蟒蛇不见了,再仔细观察一下周围,确实是不见了。略一思索,张如猜想是刚才的对撞,蟒蛇身子没有缠住绳子,掉入山崖里去了。

事实与张如想的差不多,张如的药锄正砸在蟒蛇脑袋上,虽然没有将其砸死,却直接将蟒蛇打了个半晕,于是蛇身一软,掉了下去。

此时的张如,惊魂初定,走进石室,先检查自已受的伤发现并不严重,而且血已经不流了,看来只是破了点皮,用带来的草药敷了一下,估计半个月就能全好,不会留下疤痕。

石室并不太暗,原因是石室两侧各镶着一块能发光的石头,整个石室长有六七丈,宽只有丈许。石室最里边有一张石床,边上还有一个石桌。

石床上有一具骸骨,想来是这石室的主人的遗骨了。而石桌上放着三样东西,一个黑色小袋子,一卷不知何种材料做成的紫色卷书,还有一个竹简。

张如先拿起竹简阅读起来,竹简上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两百余字,讲的是骸骨主人的生平,内容大概是说自己名修仙者,名叫李明,原家族被灭后,沦为散修,因为资质较差,修练资源不足,最终冲击筑基失败后,寿终而死。

玉简中特别强调了正是由于这紫色卷书导致家族中唯一的金丹老祖被杀,全族只有弟弟李白和他在全族人的掩护下逃脱,此后和弟弟失散。

看完后,张如不禁感慨,根据此间主人所讲的出生与死亡的时间来推算,这人大概活了一百三四十岁,这对张如冲击很大,他所知道的自己村里能活七八十岁的都是不多的,要说活到九十一百的,也只是听说而已。

跟据竹简上的最后的日期,此人已死了二十多年了,竹简末尾希望有缘人能将其骸骨安葬,石室所有归有缘人所得。

张如又拿起那紫色卷书看起来,“呵呵,此卷明为紫光星辰诀上卷,这只是一半,看来那一半应该在其弟李白手上。”张如自言自语道。

以张如所想,这肯定是厉害的武功秘籍,光看卷书的质地就了不得。以后如果能练成这上卷,说不定就能成为武林高手,再也没不必要当这个采药工了,随便干点啥,银子还不大把大把的,这时的张如对所谓修仙基本一无所知。

随后,张如就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个巴掌大的黑色小袋子上了,捏了捏,里边似乎有东西,可是手也伸不进去,里边的东西也倒不出来,于是又将匕首抽出,在袋子上划,希望能划出个口子来。

“恩,居然连个印也划不出来,”张如不禁有点失望,不过转而又想,这估计是个宝贝吧,刀子都奈何不得。于是郑重的将袋子和卷书藏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张如还是懂的,如果让别人知道,说不定会给自已带来灾祸。

再次检查了一下,发现没什么好东西了,找了件破衣服将床上的骸骨包好放在药蒌中,又将两块发光的石头从墙上抠下来贴身放好,然后走出了石室,回头看了看,没什么遗漏,于是将绳子系在腰间,不久后上到山崖上。

看看天色,时辰估计已到下午未时,简单吃点干粮,喝两口水,决定到山腰上猎人留下的小木屋过上一夜。

如今已经在山上呆了一个多月了,明天下山,回山岳城济世堂,交完任务,领了钱,现在已是秋天,剩下的几个月不会有上山采药的任务了,也该好好休整一下,到过年的时候再回家一趟。主意打定,便向山下走去。

第二晚上,张如已经下得山来,在山民家中借住了一宿,次日一早,找了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将骸骨埋了,又树了块木碑,算是对得起这位老前辈了。

数日后,一个略显疲惫,但却不掩其灵动的青年走进了济世堂后院。

“张如回来了,出去快两个月了吧?”一个无论何时都仿佛朝你在微笑的胖子,叫住了张如。

“原来是王总管啊,”张如心中暗叫倒霉,这王胖子背地里都叫他笑面虎王剥皮,这个人别看笑面佛似的,其实是个又黑又贪的家伙。

别看张如年纪不大,可经过这么多年和这样人的相处,早已不是什么菜鸟,小小年纪已经有了城府。表面上却一脸恭敬回道,“是,出去了前后有四十多天,您一向可好?”

王胖子没有急着回答,却走到张如后边,掀开药篓看了看,随即他眼睛一亮,“恩!三十年份的山参!噢,最近我身体不太好,有点虚弱!”于是拿着山参不撒手了。

“是啊,我也看出来了,所以,找到这支参是专门孝敬您的!”话虽这么说,心里却是肉痛不已,暗自腹诽:瞧你那满面红光的猪像。

不过张如也庆幸,“幸亏先把灵芝藏好了,不然也没了,只是可惜了我那山参,能换二两银子呢!”

王胖子心想:这小子还真上道。便又道:“张如,最近干的不错,等看药库的老李退了,我提名你当这个管库!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去柜台找钱掌柜交任务!”

张如一边答谢,一边心中暗骂:人家李管库才四十多岁,等他没退,我就先退了,死肥猪就会开空头好处!

回到自已住的小单间,从怀中掏出了百年灵芝以及从石室得来的卷书和袋子,藏于床下,又去洗个澡,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觉。

第二天一早,起来洗漱完毕先打了一遍拳,然后提着药篓到前台钱掌柜处交接了任务,得了月例钱,两个月一共二两银子,任务奖励三两银子,共计五两。随后,回到自已房间,取出灵芝,偷偷去了离此较远的另一家药店,将灵芝出手。

到底是百年以上的灵药,果然那药店掌柜的二话不话就给出了三十两银子的高价。

“哈哈,这次发达了,什么叫马无夜草不肥,过去两年挣的加起来也不够这个数啊!”于是张如张大财主,就哼着小曲,找了个饭馆,叫了两个小菜,一壶老酒,舒舒服服吃了一顿。当然这顿饭也只花了张如八十文钱,而一两银子等于一千文,不过这对张如来说已经非常奢侈了。

回到自已房间后,探头向门外四处看看,见没人注意他,然后把门栓上。先取出小袋子把玩了一会,没有什么发现,又放了回去,接着取出了卷书,研读了起来。

开篇讲这卷书分上下两篇,是从一个古洞府石碑刻上由古文译过来的,并非原文。此文记录了一种集法体双修于一身的极为罕见的修仙法诀。

阵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阵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溺宠绝品医妃11章(第11章 设计)

    原标题:溺宠绝品医妃11章(第11章设计)小说书名:溺宠绝品医妃第11章设计苏染蓁早上没敢多睡,天刚亮便起了身,这个点,丞相府里只是一些下人才起了床,苏染蓁又偷偷摸摸的爬墙出了府,街道上冷清一片,但依稀可以听见从远处传来的的叫卖声。苏染蓁来到一个地方,便瞧见不远处的墙角下蹲着一个小乞丐,而旁边皆无人,她走过去,在那小乞丐身前停下,掏出一锭对乞丐来说十分富有诱惑力的银子,在对方面前晃了晃,果然便瞧见那小乞丐的眼睛亮了亮。苏染蓁微微一笑,眼中的狡黠之意如同引诱着小红帽的大灰狼,问道:“想不想要?”小

  • 第一宠婚:全球缉捕少夫人11章(第11章 也真是蛮拼的)

    原标题:第一宠婚:全球缉捕少夫人11章(第11章也真是蛮拼的)小说名字:第一宠婚:全球缉捕少夫人第11章也真是蛮拼的“哦?”顾安安也来了精神,扭头向外扫了扫,正巧看到正在往店外四处张望的顾雪涵。真没想到她还蛮拼的,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只是顾雪涵似乎完全不知道顾安安他们的具体位置,于是只是在外面晃了晃,就打算离开了。顾安安和顾小千就坐在最外面靠近窗户的地方,怎么可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顾雪涵从他们的眼皮子地下离开?于是乎顾小千把桌上那只娘俩谁都下不去口的章鱼拎了起来,连同它身上的酱汁直接从窗口扔

  • 盛世田园:王爷相公滚开11章(第11章 厌烦)

    原标题:盛世田园:王爷相公滚开11章(第11章厌烦)小说名字:盛世田园:王爷相公滚开第11章厌烦浴桶中,女子不着寸缕,如瀑的黑发缠绕在白皙性感的肩膀上,正故意的抬起雪白似藕的手臂,透明的水珠慢慢滑过她那紧致光滑的雪白肌肤,在淡淡银光下闪烁着晶莹的色泽,恍若钻石般令人目眩神迷,勾勒出了一种无与伦比的性感。凤青璃歪着小脑袋浅笑,恰到好处的弧度勾勒出暖阳般的温柔明媚,浅浅笑靥折射出水晶似的清澈流光,迷人的锁骨下……玄冗冥立刻瞪圆了眼睛,沉声喝道:“凤青璃,穿上你的衣服!”凤青璃低低的笑着,眼波动荡里,

  • 天才魔妃太嚣张:凤逆九霄11章(第11章 阴谋)

    原标题:天才魔妃太嚣张:凤逆九霄11章(第11章阴谋)小说:天才魔妃太嚣张:凤逆九霄第11章阴谋“东方少卿?”竹染想了想,“没有听说过。”“哦!”九倾咬咬牙,这混蛋,出来混居然用假名字,是怕她找上门去掀了他的老窝么?“九九……”沉默了一会儿,竹染眸光突然闪过一丝神秘,“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和瑾王爷勾搭上的?”“我勾搭他做什么?”九倾嗤笑,“他不来勾搭我我就阿弥陀佛了!”“那他为什么要用那么贵重的血灵子救常丹华,以换取你在府里的安然无虞?”竹染嘟囔道。“血灵子?”九倾一皱眉。“是啊,听说服用三月之

  • 绑夫成婚,萌妻要逆天11章(第11章 洗澡)

    原标题:绑夫成婚,萌妻要逆天11章(第11章洗澡)小说名:绑夫成婚,萌妻要逆天第11章洗澡夜莫寒把女人整个拉进自己的怀里,大手拽着她身上的衣服,真是要气炸了他,她就穿着那件睡裙和他的西服就跑出来了!为了减轻重量,西服在水下已经被他脱了。被水浸透的睡裙紧紧裹着她的身体,那效果比不穿都强烈,他怎么能把这样的她交给厉泽!他不敢打横的抱她,短小的睡裙根本遮不住她的春光,就像抱孩子般的单臂竖着把她抱起,从湖堤走了上来。冷风彻底把南宫情吹了个透,她的牙关不受控的打着寒颤,嘴也冻得发着青紫!“大衣!”夜莫寒喊

  • 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11章(第11章 收下他的金卡)

    原标题: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11章(第11章收下他的金卡)小说: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第11章收下他的金卡颜锦辰这半辈子,从没有觉得自己哪一次的抉择是错误的。而今晚,他大意失荆州,错的脸红了。凌安雅没有走。在他说不让她走后,她就留下来了。还不知道洛衍凡有没有辞退自己,今晚就在这儿享受一下总统套房的待遇吧。“颜锦辰,陈若琳今晚不来陪你睡觉吗?”凌安雅直接往卧室走去。颜锦辰跟着她走过去,对于她乖巧的样子,十分喜欢。“有的女朋友是用来亲热的,有的女朋友,只是拿来做做样子的……别忘了我的职业。

  • 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11章(第11章 无耻一把给她看)

    原标题: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11章(第11章无耻一把给她看)小说名称: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第11章无耻一把给她看菜上齐了,服务员们自觉地退了出去,替他们拉上了门。乔以恩缩在他的身下,盯着他那张没有表情却美得过分的俊脸,在触上那双危险意味十足的眼睛时,令她不由得呼吸一窒。她忍不住将身子往椅靠上缩去,缩了一下之后才发现根本就没有位置可以再缩了,看着他,小声地问道:“你想做什么?”如果,早知道他这么危险,她一定不会那样骂他的……不,应该说早知道他这么危险,她一定不会答应跟他扯证的!白季寒看着那

  • 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11章(第11章 了不起啊)

    原标题: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11章(第11章了不起啊)小说: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第11章了不起啊南宫清雪被那凛冽的气势震慑,惊恐万分的抬头看着沐千凰。那张脸虽然蒙着面纱看不清样子,可是她整个人的气质却是彻底的变了,简直就像是……就像是个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虽然南宫清雪不愿意承认,可是眼前的这个少女给人的感觉太过于耀眼,耀眼的让人嫉妒。“你是……沐千凰?”跟着进门的慕容裕同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这个少女昂头挺胸,傲然立于骄阳之下,如同天空之中最为璀璨的恒星一般熠熠生辉。这真的是沐千凰?那个胆小

  • 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11章(第11章 紧紧抱你的时候)

    原标题: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11章(第11章紧紧抱你的时候)小说名: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第11章紧紧抱你的时候“每个人的通灵兽都不同,你的虽然奇怪些,也许是你的玄气还不够,不足以让它变化。”宁泽宇拿着鼎来回摆弄着,虽然这么奇怪的通灵兽他也是第一次见,可眼下也只能这样糊弄一下这样满脸失望的小丫头了。“怎么样,我帮你打开了封印,不谢谢我?”又来了又来了!沈绯玉最怕这妖孽这样冲自己笑,尤其还是这么近的距离,急忙退后几步。“你不如说说你怎么知道封印的事?”小气的丫头,宁泽宇无奈。“那日我在林中发现你身体

  • 鬼帝的十岁王妃11章(第一卷 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11章 狗眼看人低)

    原标题:鬼帝的十岁王妃11章(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11章狗眼看人低)小说名字:鬼帝的十岁王妃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11章狗眼看人低很好!看来,在这个冷府中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还真是不少。冷无心瞥了眼那侍卫一眼,嘴角勾了一道冷厉的笑弧。不过,那抹冷厉很快就被掩饰下了。抬头,冷无心那张稚嫩苍白的脸上,已经染上了一丝虚弱的柔弱;“既然家里有贵客在,我这个样子如果被贵客看到,也确实不太雅,不过,我被人袭击受伤了,实在没有力气了走到后门去,能不能请侍卫大哥,扶我过去?”那名侍卫闻言,眉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