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呆萌军师:皇子殿下别过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2 23:56:4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呆萌军师:皇子殿下别过来

第一章:初入军营

南元232年

东升国的边界,虞城。网站163woman.com

残月高挂在夜空,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正上演着一场场的厮杀。

一个白衣女子挥着银鞭灵活的游走在一群黑衣人之中。

惨叫声连绵不断,女子却并未受影响,脸上依旧平静如水。

仿若那在她的眼前倒下的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个个可有可无的畜生。

鲜血溅在她的身上,宛如一朵朵红梅在她的白衣上绽放。在月光的照耀下,她脸上狰狞的刀痕仿佛张裂开来,嗜血的眼眸冷冷的扫着面前的一众黑衣人,嘴角带着残忍的笑意,白衣在边界冷风的肆意吹扯下,纷纷扬起,远远看着,就像是那来自地狱的修罗。

邪魅,震人心魄!

任谁见着她此刻的样子,都不会把她和当初那个刚入世的善良女孩儿联系起来。阅读163woman.com

她就那样趟过一干黑衣人的尸体,慢慢的向着剩下的一干人走去。

黑衣人们见着她的到来,眼里满是惊恐,纷纷往后退,似乎朝着他们走来的是什么洪水猛兽一样。

白衣女子见着一干早已失了气势的黑衣人,调侃的开了口,在场的众人却没有在她的话语中听到任何调侃的意思。

“怎么?还没玩够,再这样下去,怕是不能回去给你们的主子交差了。”

剩下的一干黑衣人听着程雅谐话,皆面面相觑。

眼里的害怕全都化为了肯定,最后一致的点了点头,转身打算离去。

只是在转身的瞬间,白衣女子勾唇一笑,就见着他们一个个脑袋全都搬了家。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白衣女子收回天蚕丝,皱了皱眉,把滚在自己脚下的一个脑袋狠狠的踩进了地底下。

然后掏出手帕慢慢的擦了擦天蚕丝,嘴里喃喃道,“你们的主子可真是锲而不舍,派出这么多人来对付我这么一个弱女子,真是...”

白衣女子说到这里,突然张狂的大笑了起来,

“真是太蠢了。”

他们还以为她是四年前的那个她吗?

怎么可能?

他们杀害了她的舅舅,娘亲,毁了她的仕途,让她身败名裂,容颜竟毁,她怎会再让她们在伤到她。

昏暗的月色下,白衣女子肆意的笑着,眼里似乎有晶莹在闪烁。

为什么,为什么还不放过她?

不,她不要被动,她要把属于自己的,全部都抢回来!

她要让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

白衣女子离开后,原本她站的地方又出现了一个银面黑衣男子。

男子痴痴的看着白衣女子离去的方向,眼里满是心疼。

南芜大陆,三国一族。版权163woman.com北有北国,位于极寒之地,终年白雪覆盖;南有南国,土地肥沃,四季如春;东有东升国,位于南北之间,半年冰雪,半年春。外族则位于南芜大陆的西部,以游牧为生。

南元228年三月,外族扰境。四月,南国虞城失守。外族人来势汹汹,马蹄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虞城处于南国的边界,昼夜温差较大。夜晚的大风更是肆意的吹着,程雅谐从梦中惊醒,听着狂风暴雨的声音,看着四周陌生的营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163女性网

她本是女子,十六七岁,正是大好年华,如今却女扮男装来到了这军营,赶鸭子上架的当了这偌大的南国的一名将军。

“程将军这是怎么了,啧啧啧,这脸色怎么这么差?”

天微微亮,军师许文昊就带了一队士兵大摇大摆的来到了程雅谐所在的营帐,一脸关心的看着黑眼圈浓重的程雅谐。

”难道是还不适应这营帐中的生活?唉,你说这么像个女子那么娇贵啊,熬个夜就有了黑眼圈。“

许文昊拖着腮,似乎在想她的黑眼圈的来处。

“还是你觉得自己在这军营不够突出,所以想要效仿大熊猫成为营宝?”

许文昊说着就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盯着程雅谐。

“不是我瞧不起你,你还是省省吧,这军营里的营宝是我。”

程雅谐听着他完全不着边际的话,嘴角微抽,眼里满是不耐烦。网站163woman.com

许文昊见程雅谐没有说话,又径直走到她的身旁,上下打量起她。见她肤如凝脂,眼带星辰,唇若初秋的樱桃,让人想要一亲方泽,想到这里他的老脸不由的一红,但又见她一袭黑袍加身,腰佩长剑,表情冷峻,给人的印象不是羸弱,而是一股好男儿的英气,所以那脸上的潮红也不由消散。

在他火辣辣的视线下,程雅谐终于坐不住了,抬头想要怼他一顿,结果恼怒的神情恰好撞进了他充满笑意的眸子里。

时间好像就在那一刻静止了。

这军师许文昊长得不赖,在程雅谐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知道了。

他二十一二的模样,五官如上天精心雕刻般,一对剑眉斜飞入鬓,眼里带着温和,放佛若初春的太阳,温暖的沁人心脾,感觉一旦跌进他温柔的陷阱,就会让人无法自拔一样。高挺的鼻梁,微微扯开的嘴角。手里的银色折扇随意的扇着。白色锦袍底部的金色竹影,随着这边塞的风儿不停地舞动着。

可是,这样的人儿,她总觉得不适合待在这里。

“你这是被本军师的容貌帅到了吗?”许文昊见着程雅谐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自恋的打趣道。

好吧,程雅谐收回了视线,原谅她刚才的错觉。

这军师不待在这里,真的是天理都不容!她刚怎么会觉得他不适合待在这里呢?真是见鬼了。

程雅谐冷冷的看了他几眼,然后埋下了头,不打算再理他。她刚入军营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去了解,不喜欢被无聊的人打扰,尤其是像军师许文昊这种超级自来熟的人。

况且她和这许文昊才第二次见面,她真的觉得无话可谈。

许文昊见她没有理会自己,就扔下一句话,无趣的离开了,大概就是今晚罗山将军会专门摆宴迎接她的到来,随便把她介绍给诸将。

程雅谐只撇了撇嘴,并未抬头,继续捣鼓着手中的毛笔,不用猜都能知道他们的动机不良。

第二章:别有用心的接风宴

夜晚悄然降临。可能因为虞城位于北国气候和南国气候的中和处,所以昼夜温差较大。程雅谐裹了裹身上的锦袍,看着桌前早已准备好的军装,不由冷笑,这接风宴就算是有着豺狼虎豹,她也不得不去啊。

不过俗话说“丑媳妇早晚也得见公婆”,那现在就是让她这个“丑媳妇”去见那些嫌弃她的“公婆”们的时候了。

“见过程将军。”许文昊虽然说着恭敬的语言,但语气里满满的都是随意。一见着程雅谐就上下打量起来,似乎想要给程雅谐的一身军装评论一番。

一副超级自来熟的样子,让程雅谐恨不得一脚把他踢出去。

“啧啧啧,程将军,你是怎么回事,身为将军,严肃归严肃,可是你这是什么表情,一副本军师欠了几百万两银子的样子,脸色还是如同初见的时候那么差。”许文昊一边围着程雅谐转,一边嫌弃的说着。

程雅谐紧握着拳头,极力忍住想要揍他的冲动。

“天!”许文昊抬头见着程雅谐变得更黑的脸色,吓得一下跳出了几米远,“你...你...你那表情不会是想要揍本军师吧!”

“恩。”程雅谐努力扯开嘴角,点了点头,再给了许文昊一个肯定的笑容。

“你怎么能这样!”许文昊说着就愤怒的大叫起来,成功吸引了门外巡逻士兵的注意,“本军师如此善良的对你嘘寒问暖的,你居然残忍的想要毁掉我英俊的容颜,割掉我传宗接代的二弟,把我送进宫当太监.....”

许文昊越说,营帐外攒动的影子就越密。

程雅谐此刻额头上的青筋暴起,这许文昊的想象力,可真特么的好!

此时她真想问问外面偷听的士兵们,这营帐里的神经病是谁,她给他们二十个铜板,他们能不能把这个神经病给她扔出去。

“程将军,军师人那么好,再有什么不对,你也不应该毁他容,让他断子绝孙啊!”营帐外一个士兵终于听不下去了,忍不住为许文昊打抱不平,众人听了他的话,全都赞同的附和着。

许文昊听此声音变得更是委屈,看向程雅谐眼神里的笑意却越来越浓。

程雅谐现在就算没见着罗将军们,也真实的明白了,也体会到了,这个军营里最可怕的,不是那个传说中苛刻罗将军,而是这眼前的军师,许文昊!!!

她现在气的可谓是全身颤抖,可是却又拿着许文昊没法儿,毕竟那么多人看着。

看着许文昊那得意的样子,又气的牙痒痒,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嘴上带着神秘的笑容。

“既然军师和众士卒都这么说了,本将也不好拒绝你们。”程雅谐说着就从腰间掏出了一只匕首。

一边把玩着一边走向正处于“委屈进行时”之中的许文昊。

匕首上的寒光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到了营帐外偷看的士兵身上。

众士兵皆一脸同情的看着许文昊。

就在程雅谐的匕首与他的脸部近在咫尺时,许文昊突然后退躲开了匕首,理了理有些微皱的衣袖,变得一本正经起来。

态度转变得快的令程雅谐咂舌,说真的,程雅谐觉得自己这十六年来,都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咳。”许文昊见着程雅谐震惊的眼神,不自然的干咳了一声,试图引起她的注意,让她回神。

“本军师是奉罗将军之命前来带程将军您去赴宴的。”许文昊说着就推开营帐外一群早已石化的士兵,领头走在了前面。

“哦~那就麻烦军师了。”她觉得这许文昊虽然看起来很不靠谱,但偶尔还是能忍受的。

说起来也是有些搞笑,程雅谐到现在为止,在这军营里,唯一认识的,就只有这军师许文昊。

好吧,先前说的心里想偶尔能忍受,其实是迫不得已。

程雅谐想到这里,苦笑了一声,便随着许文昊离去的方向快速跟了过去。

“不麻烦,不过将军只身一人前来这偌大的军营,实在是令在下佩服啊!。”许文昊停了下来,一改前态,眼里除了坏点子外,剩下的全是赞赏,可落在了程雅谐的眼里,却变成了满眼的算计。

俗话说,出手不打笑脸人,程雅谐此刻虽感觉到他浑身上下散发着狡黠的气息,但她还是对着他笑了笑,大体意思就是为了表示,老子已经接收到你的佩服了!

只是这许文昊说的对,她只身一人,还看起来“身体羸弱”,无依无靠,来到这里必定也不会好过。

程雅谐一路上心里虽然满是警备,但瞄了一眼一旁带笑的许文昊,心里也有了些底。这两天被这军师闹得,完全都忘了来到这军营后的无助和不安了,不过这样的感觉还不错。

而且既然都来到这里了,那么她还有什么好畏惧的。

程雅谐这样想着,觉得稍后的“鸿门宴”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索然无味了,勾了勾嘴角,

“带路吧!”

设宴的地方在整个营地的正中。程雅谐到时,已经座无虚席了。众人注视着她缓缓走来,不屑之声一路未停。

“就她这羸弱的样子还打什么仗,估计风一吹就倒了。”人群中不知是谁传出一句话,惹得众人大笑。

程雅谐不知为何总觉得场面是如此的熟悉,就像她很久以前经历过一样。在看向大厅坐着的众人时,明显愣了一下,在外人看来,程雅谐就像是被那这偌大的场面吓着了一样。

就在许文昊打算开口给程雅谐解围时,程雅谐眼神环顾了一圈,停在最偏僻的角落,径直走向那里唯一的空位,慢条斯理的做了下来,用行动阻止了许文昊想要说的话。

许文昊见程雅谐也没有问自己什么,也跟随着程雅谐的步伐走到了角落,命人在她的身边加了一把椅子。

周围议论纷纷。

“安静,将军大人岂是尔等能够议论的!”

终于开口了吗?程雅谐冷笑着望了一眼主位上的人,身着将军服,浑身上下散发着威严。想必这就是传说中的罗将军罗山,当年太后钦点的将军。昨天她到军营时没有见着他,今天总算是见着本人了。

果真是好样的,她好歹也是南皇钦点的将军,初次来到军营竟只受到了一个军师的接待,而且这军师还是个备受争议的人物,除此之外,将军,副将却不见一人。

罗山脸上带着略微愤怒的表情,扫视着议论纷纷的众将。原本热腾的场面变得安静起来。众将不甘的扫了程雅谐一眼,然后埋下了头。

到是程雅谐身边的许文昊依旧面带笑容,笑呵呵的安慰着程雅谐,“程将军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和这些无知的小人计较,会有失身份。”

“本将自是知道,用不着军师提醒。”这军师自从昨天她来,他就像只跟屁虫一样,对她形影不离的,真不知是何居心。

而且他这时而“发疯”,时而“正经”的,让她十分摸不着他的脾性。

“程将军可是今天的主角,可不能因为迟到了宴会,就独自一人躲在后方。”

程雅谐扫了身边的许文昊一眼。冰冷的视线让原本正在品茶的许文昊微愣,“本军师喝的茶的温度刚刚好,不需要制冷。”

程雅谐听着他话嘴角微抽,这军师似乎有着一种气死人不偿命的超能力。

“说话的是何人?”程雅谐见许文昊没有懂自己的意思,皱了皱眉,便又开了口。

“回将军,是南皇钦点的白副将。”许文昊会过意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笑容如三月的微风,带着丝丝暖意,让原本紧绷着脸的程雅谐也慢慢放松了下来。

“好,我知道了。”

白副将见程雅谐不理自己,反而在和身边的军师许文昊说话,气的火冒三丈。呸,一个不是靠自己本事得来的将军,还敢这么嚣张。

“难道程将军是像那些蛇鼠之辈一样怯场了?”白副将说着大笑起来,原本安静的众将士听了白副将的话,感觉像是有了底气,有了靠山一样,又沸腾了起来。

“白副将这么冤枉本将,那就是你的不对了。”程雅谐虽内心波涛汹涌,但表面依旧平静如常。

她怎会被这样小小的场面所吓住。

“程雅谐初来咋到,唯一说的上话就只有许军师,许军师什么时候来接我赴宴,我就什么时候来的。况且……”程雅谐故意卖起了关子,充满笑意的眸子扫了身边的许文昊一眼。许文昊突然想起了刚才暗卫的报道,“程家从搬到百蜡镇起,一直就只有程雅谐这一个孩子。”

“你们只说了晚上来赴宴,却没有说是什么时间,这让本将和许军师都很难办啊!而且这座位也是仅剩的一个,若是白副将因此诽谤本将,本将自是无话可说。”

“许军师,你说对吗?”程雅谐看了许文昊一眼,不等他开口,又继续对着白副将说话。

“不过,众将士这样尊卑不分,目中无人,拥有此等胸怀的人,想必也是心怀天下的!这被有心人传出去可不好啊!”

“呵!”白副将冷哼一声,心中虽一肚子火气,但却不敢再说话。

“罗将军,是在下不对,在下自罚三杯。”许文昊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把罪行都推到自己身上的程雅谐,举杯对着罗山,打破片刻的尴尬。

这许军师是营里出了名的“好”脾气,大家只要见着他存在,都会被他的笑容所感染。而且这许军师还与当今的凉王有些关系,众人更是不敢不给他面子。

“来来来,大家还愣着干什么,喝酒,吃肉!”罗山对着许文昊一笑,摆了摆手,表示这点小事无需挂齿。

吃过饭后众人早早退场,只剩下程雅谐,罗将军,白副将和许文昊。

程雅谐准备离去时,却突然被罗山叫住。

“程将军可听过狐假虎威这个成语?”原本只顾着自己喝酒的罗山突然开了口。

“自是知道。”程雅谐闻言停住,嘴角忍不住抽搐,这些人还真是没完没了了!变着法儿的告诉她,她不配这个身份!

“那程将军就好自为之吧!”

呆萌军师:皇子殿下别过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呆萌军师 或 皇子殿下别过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愿时光荏苒,你依旧如初

    她不知从何时变得浮躁,她不知从何时变得敷衍,她不知何时开始质疑自己的工作能力,她也不知何时自己已经是温水里的青蛙,慢慢麻痹自己,失去意识。曾在深夜加班无怨言的小女孩,已变得一遇到加班就开始暴跳如雷。曾为了工作中的误差,而一直愧疚的小女孩,现在做错事已经变得心安理得。曾为了给客户送资料,寒风凛冽的冬天,即使风刺入骨头里,她无任何怨言,现在的她稍微受一点苦就开始抱怨。曾经的她,是那么骄傲,是那么优秀,是那么努力。但随着时光的流逝,她的阅历已充满社会人的痕迹,浮躁不安,怀疑自己,不再努力。我相信她现在

  • 2018愚公移山音乐节全阵容+攻略!

    2018愚公移山音乐节4月21-22日新长城山谷YUGONGYISHANFESTIVAL2018APRIL21/22THENEWGREATWALLVALLEY购票:4月21日https://www.showstart.com/event/496114月22日https://www.showstart.com/event/50657↓↓↓全阵容详细时间表↓↓↓备受期待的首届愚公移山音乐节将于2018年在新长城山谷和观众见面!4月21日-22日,世界级音乐人、传奇音乐艺术家将与中国观众一起欢呼音乐万

  • 撒贝宁:不要轻易的把父母接到身边,那是不孝!

    总觉得把父母接到身边就是陪伴,可其实那只是让他们换个地方继续“孤独”而已。如果你肯花时间在他们身上,无论父母是在老家还是在你的城市,他们都不会觉得孤独。-01-早前我被一则新闻深深的震撼,题目叫做:“你的爸爸躺在地上,可你却在通讯录里”。父亲瘫痪在床突然掉到了地上,母亲无法将父亲抱回床上,而唯一的独生女却远在成都......我想每一个独自离家在外,和父母相隔甚远的“都市漂”们,看到这心里都像是被狠狠的扎了一刀。隔着上千公里的距离,隔着冰冷的电话线,你根本不知道父母正在过什么样的生活,是否真的像他

  • 他被告杀人坐牢,出狱却获万人景仰!这个高分考上清华的男人到底有多牛?

    人这一辈子,有时候就像跟命运下了一盘棋。极少数人被眷顾,一路走得很顺。大多数人丢车弃子,向现实妥协着,才勉强度过平淡一生。还有一类人更惨,是命运格外瞧不上的,处处刁难,一步一个槛。沈志华就是这样。他是谁?著名历史学家、大学终身教授、大富豪...他可能还有一个身份:最倒霉的人。你就没见过这样的“倒霉蛋”。每次眼瞅着要成为人生赢家,命运一定要赶过来狠狠踩他一脚。“被冤枉杀人”、“莫名其妙抓去坐牢”、“考上清华不被录取”、“考上社科院被拒收”、“辛苦写的书不能出版”、“一肚子才华,却没有单位肯要”..

  • 设计不忘初心!

    源本质源,自于本质。本质隐喻了我们学习设计的初衷,由最原始的起点出发、燃烧、学习、发光、与发热。即使再多的世俗纷扰,曾惊动了我们来时的脚步与心。终,望能莫忘初衷、认识自己、接受自己、面对当下、回到源头找回曾经的热与诚、或许就是那最单纯、美好的设计愉快。精华源于设计的初始愿望,这意味着不要忘记我们最初的梦想。-应用概念依原研哉一种去思考我们如何以自己的感觉进行认知的设计为启发,藉由触觉找寻设计的初衷。水流顺着石头溯源。体现正在进行的动作。源本的本,在日文中为单位形容词,形容长条状的物体,应用于造型

  • 被人深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美女插画师用2年手绘婚后的幸福日常

    被人深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最近日本插画师ookmboo就以手绘的形式记录婚后、孕前孕后深深爱着老公的日常,再平凡稀松的日子,也甜得溢出蜜来。最喜欢睡觉时,偷偷看你酣睡的脸,有你在,才有踏实的感觉。即便炎热的夏天,也一定要贴在老公身上,虽然他热得满头大汗,还是会包容我的任性。偶尔有开心的事,便迫不及待与你分享,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每一刻都想黏着你,即使老公在洗东西,也忍不住从背后抱抱。经常没有缘由地想抱抱,抱着你,仿佛拥有了全世界。很难想象,没你的日子,我如何忍受这甜蜜的负担。片刻分离,读秒想念

  • 如果坚持自己就会伤害别人,我们该如何自我实现?

    今天后台收到一个颇有意思的长留言,引发了办公室里的激烈讨论。我们先来看看这位粉丝的故事。“KY君你好,我今年上大四,想毕业留在北京,做UI设计。我老家并没有什么大互联网公司,回去之后不一定能做对口专业的工作。但我妈妈并不同意。我的成长经历比较特殊,三岁的时候爸爸就跟别的女人跑了。我妈一个人把我拉扯大。我妈还挺小女人的,很依赖我,每天都要给我打电话。她一直盼着我毕业回家,结婚生孩子,这样她就可以有热热闹闹的一家人了。我有一次提起过我毕业不想回老家,我妈哭了很久。她说我太自私了,她的一辈子都给了我,

  • 静夜思 | 你的朋友圈里,有特别备注名的人吗?

    1昨晚小琴在微信上跟我聊天,她说很不开心。我问她怎么了?于是她给我看了几张跟男友对话的截图。可我把照片看了又看,也没啥毛病啊。小琴说:“你没发现,他的截图上方显示的是我的全名吗?他都没有给我一个亲昵的备注,而且每次聊天都是直呼其名,干瘪瘪硬巴巴,丝毫没有人情味嘛。”我笑了笑,这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我说:“你又不是三岁小孩,难道跟你说话还要用三岁小孩的小名和语气跟你说啊。”小琴说:“不是啊,但他的前任女朋友比我大5岁,他那时也总称呼她,宝贝、乖乖、小天使之类甜腻腻的词语。而且就在我们恋爱后,他给她

  • 今天这仨地方真热闹,当读书遇见文艺,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人间四月花争艳正是读书好时节在4.23世界读书日来临之际今天上午由市委宣传部、市文明办、市文化局主办市广播电视台承办的全民读书现场活动在城区洞头村举行此次活动的主题是习“习”新语润心田——在阅读中感悟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真理力量人们齐聚一堂畅谈读书故事、分享读书感悟洞头村“新时代农民讲习所”挂牌我省首个农村读书会洞头村农民读书会成立活动现场主背景墙两侧的书架上分别摆放着习近平书籍和各单位学习习近平书籍的读后感右侧摆放的则是书签墙和晋城市全民阅读倡议书书签墙上悬挂着学“习”心得体会写

  • 在故宫开新闻发布会!平遥的这件大事真够大……

    想必大家早在去年就知道了今年七月,平遥将再次迎来一项全球性的文化盛事——平遥国际雕塑节!今天,平遥国际雕塑节在故宫宝蕴楼召开了全球新闻发布会,这也意味着雕塑节已经正式进入筹备阶段。平遥国际雕塑节由平遥县人民政府和奥地利莫比乌斯艺术基金会共同倡导发起,由平遥国际雕塑节有限公司独家主办,将于2018年7月在我们平遥古城开幕。届时将有众多国际大师、当代艺术家以及中外院校师生的雕塑作品参展。▲发布会现场媒体此次活动,有海内外近百家媒体120余名记者参加。▲一起拼装logo▲平遥国际雕塑节标志全国政协常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