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爱似地狱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22 23:50: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爱似地狱

第5章 你和姐姐的孩子

“你为霆琛哥哥付出那么多又怎么样,为林家付出那么多又怎么样,到头来,他们相信的在乎的就只有我,感谢我吧,让你尽早认清这个现实。163女性网

林清清勾起唇角,一张脸笑得恶毒。

“是你做的!陆霆琛拿回家的那张亲子鉴定是你造的假对不对!”林向晚突然激动起来。

“是我做的又怎么样。”林清清毫不隐瞒,眉宇间甚至还带着点得意,“实话告诉你,你肚子里怀的种的确是他的,我肚子里的才是和别人苟合的野种,但是有什么用呢,只要霆琛哥哥不相信你,你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就是贱种!就好比半年前,明明是我故意掉下水栽赃你,你好心去救我,结果却被霆琛哥哥误以为是你推我下水,恨你入骨!”

林向晚差点疯了,挣扎着要从床上摔下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林清清,我们是亲生姐妹,我从来没有对不起过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没有为什么!”

林清清厉声说道,脑海中闪现出陆霆琛当年和她表白时的画面。

他深情抚摸着她的脸,说:“小傻瓜,我终于找到你了,从今往后,你是我的,我会给你全天下女人都羡慕的一切,有我陆霆琛,你就有了全部。”

这样优秀的男人,这样深情的告白,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抵抗得住,所以,她一定要置林向晚语死地。

只有这样,才不会让陆霆琛发现,从始至终,他要找的那个人,其实是林向晚,而不是她。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因为我喜欢看你绝望,更喜欢看你生不如死,卑贱如狗的模样,林向晚,等着吧,陆家少奶奶的位置你很快就保不住了。只要有我林清清一日,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说完她就得意的躺回了手术床上,而陆霆琛也派人从其他血库紧急调回血样,林向晚才得以和林清清一起被推出手术室。

平白抽了400cc的血,林向晚的脸白得像张纸一样。

她没想到陆霆琛会等在外面,虽然她知道那一定不是在等她。

有一种爱就是那么深入骨髓,哪怕她看不见他,听不见他,可只要嗅到一丝属于他的气息,她就可以笃定,那就是他。

这种要命的爱,被她坚持了整整十年,现如今卑微得在尘埃里也能开出花。

林向晚张了张嘴,刚要说些什么,耳畔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163女性网

“向晚!”

下一秒,脸颊就被人抚摸,一个温暖清雅的怀抱将她紧紧揽入怀中。

她艰难的辩听着声音,片刻后才想起,这是她的同学,以前追她的爱慕着,江城。

江氏集团旗下医疗行业众多,江城会出现在这儿也不奇怪。

“陆霆琛,混蛋!王八蛋!竟然让怀着孕的妻子给别的女人捐血,你他妈还是个人吗?”

江城心疼的抱了她几秒,突然转身朝陆霆琛猛地挥拳。

陆霆琛没有防备,活生生挨了一拳,就在江城第二拳挥下来时,躺在担架上的林清清愤怒开口。

“住手!江城,我知道你担心姐姐的孩子,但这和霆琛哥哥没有关系,你如果要怪就怪我,只抽了400cc而已,你放心,你和姐姐的孩子不会有大碍的。”

第6章 生是陆家人,死是陆家鬼

林清清这话犹如一个炸弹,轰然在几人中炸开,陆霆琛身形僵了片刻,拳头握得咯咯作响,好看的眸中有着连他都想象不到的滔天怒意。爱似地狱全文在线阅读

“江城,你他妈找死!”

陆霆琛揪住江城的衣领,猛地就是一拳挥了下去。

陆家和江家算是世交,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陆霆琛就极其反感和江城来往,大概是从江城大张旗鼓的在校园和林向晚告白,说非她不娶开始,他就觉得这人有病!

“陆霆琛,你疯了,听不出那个女人在胡说八道!”

江城从没见过陆霆琛这么愤怒过,下手一拳比一拳重,狠戾的眼神像是恨不得将人撕成碎片。

“她胡说八道?那你告诉我,凭什么我的妻子捐个血,我都不着急她肚子里的孩子,你却比我还要着急?”

“那是因为你混蛋!陆霆琛,向晚那么的爱你,你竟然还怀疑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要不是当初她死心塌地的跟着你,我绝对不可能把她让给你。她这么好的一个女孩,现在竟然被你糟蹋成这样!”

江城越想越气,两个俊美的男人为了一个女人怒意滔天,瞬间扭打成一团。

林向晚虽然早就知道陆霆琛不在意她肚子里的孩子,但是陡然听陆霆琛这么说出来,心还是狠狠刺痛了一下。

“别打了。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她虚弱的道,“陆霆琛,你不是认定了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不是你的么?好,等孩子生下来,你再派医生给你们做一个亲子鉴定,甚至让孩子和江城做一个亲子鉴定都可以,到时候孩子是谁的自有定论!”

她绝对不会让林清清的阴谋得逞。

闻言,陆霆琛冷笑一声,揪住江城的衣领将他狠狠抵在墙上。

“江城,我再次警告你!对于林向晚,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哪怕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这辈子她也是我陆霆琛的合法妻子,生是陆家人,死是陆家鬼,你最好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否则,我陆霆琛绝对让你后悔这辈子来到这个世界上!”

陆霆琛的话让林清清彻底僵住了。

怎么会这样?

这和她预料的效果完全不一样。

“霆琛,你别这样……姐姐如果和江城是真心相爱的,你就成全他们吧。”

陆霆琛眼眸猩红,看上去活像被人狠狠戳了两刀。

“在我的字典里,什么时候有成全两字了。原文163woman.com来人,把林向晚带回天之港,没我的命令,不准她踏出家门一步,更不准任何人靠近她!”

“是,少爷。”

立马就有保镖走上前来,而陆霆琛掏出手机打完一个电话。

下一秒,江城身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的脸色瞬间一变。

“江城,你最好管好你的江氏集团,从现在开始,你会很忙。”

“陆霆琛,你够狠,我不会放弃的,只要你再敢伤害向晚一次,我绝对会不遗余力的将她从你身边抢回来。”

“随时恭候。”

林向晚被彻底软禁了。

整整四个月,林向晚被关在天之港,一步都不能出去。

陆霆琛没有来看过她,据说他住进了陆氏旗下的另一栋高档别墅,和林清清一起恩恩爱爱的搬了进去。

林清清却来天之港看过她几次。

第7章 抢孩子

每次都告诉她,她和陆霆琛住在一起有多么幸福,陆霆琛有多么照顾她肚子里的孩子,甚至还爱她爱得实在受不了,哄着她一定会小心宝宝,然后抱着她迫不及待的要她。

林向晚以为自己会麻木,可是没有,林清清每次描述的那些画面,她只要一想起,就觉得心脏的位置好像被人挖了个洞,呼吸间牵扯着血肉神经,痛得让她几乎说不出话。

她恨不得去死。

可是不能!

她还没有洗刷宝宝的冤屈,孩子是最无辜的,他一定要认祖归宗。

这个信念支撑着她,让她一天天的撑下来。

终于,到了分娩的那天。

分娩过程中,林向晚晕过去又疼醒来。

林清清发烧时,陆霆琛陪在她身边一天一夜,可她拼死拼活为他生孩子的时候,身边就只有童妈作陪,她克制着不让自己去喊陆霆琛的名字。

已经够悲惨了,所以不能更加的悲惨。

可是悲惨是骗不了人的,因为就连童妈都哭了。

“少奶奶,你放开我的手,我去找少爷,我去找少爷过来。”

林向晚痛苦得说不出话来,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和她做口型,“不要,童妈,你陪我一会儿,就一会儿。”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今天也是林清清分娩的日子,现在去找陆霆琛,简直是自取其辱。

今天是她的宝宝平安来到这世上的日子,这么美好的一天,她只希望把全世界美好的东西都放在它身上,任何痛苦的事情妈妈来挡就好,不要让他沾上一丁点残忍。

最后,婴儿的一声啼哭,结束了这场旷日持久的分娩过程。

是个男孩。

童妈把孩子抱过来,喜极而泣,“少奶奶,你可以摸摸他的脸,长得很像你。”

林向晚疲倦而又满足的笑了,给他取乳名叫小安,百岁长安。

再次醒来时,林清清已经坐在了她的床头。

“姐姐,睡了好久,你终于醒了。”

林向晚浑身一抖,下意识就摸向旁边,“孩子,我的孩子呢?”

“要孩子干什么,反正你是个瞎子,哪怕孩子就抱在你怀里,你也看不到。”林清清不遗余力的嘲笑着她,“别急,已经被童妈抱下去了。”

林向晚没理她,翻身就准备下床。

“不过是一个大姨而已,这么急着去看孩子干什么?”林清清冷冷的道。

大姨?

林清清心脏一缩,“你什么意思?”

“哦,差点忘记告诉你,我生的孩子夭折了,所以从现在开始,小安是我的,而你生下的,是个夭折的死胎。”

林向晚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林清清自己孩子死了,所以要抢她的孩子。

她头皮发麻,脑子轰的一下炸开了,“林清清,你休想!那是我的孩子,光天化日之下,你凭什么这样做,没人会相信你的!”

“我不需要别人相信,只要霆琛哥哥信就行了,其实你也怨不得他,谁让你的孩子比我早生几个小时,童妈早早就把你的孩子抱在我这边来了呢?你生产的时候身边只有童妈一个人吧,如果她说你生的孩子夭折了,又有谁会认为是假的呢?”

林清清笑得开心,林向晚整个人却像是被梦魇狠狠顶住了,浑身动弹不得。

这句话真是让人触目惊心,童妈竟然是林清清的人!

疯子!这个疯子究竟在她身边安排了多少人!

林向晚正要崩溃的扑上去,突然听得耳边传来“砰”的一声,陆霆琛踹门而入。

第8章 你没有良心

“林向晚,你口口声声要求我再做一次的亲子鉴定来了,这次是我亲自盯着做的,结果再次证明我和那死了的贱种没有一丁点血缘关系。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在得知她生的那个孩子竟然夭折后,他的心里五味杂陈,脑海中不断回想着她哭着求他相信她的画面,一时心软竟然再次去做了一次亲子鉴定,为了避免有人动手脚,还亲自守着。

结果,出来的结果还真是让人触目惊心。

他疯了吧,真是疯了吧!

“不是!阿琛,那个夭折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我的孩子,林清清手里的才是我的,她掉包了我的孩子!”

“我求你了,快把小安带到我身边,让她把我的小安还给我!”

陆霆琛现在脑子里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恨不得冲上前去掐死这个放荡的女人,他简直难以想象,事实证明她的孩子真的不是他的,那会是谁的,江城吗!

“林向晚,你这种谎话连篇的戏码还要演到什么时候?谎言被拆穿了,实在编不下去了,就开始诋毁清清了是吗?你以为她像你一样,不知廉耻,不守妇道,是个只会给丈夫带绿帽子的贱人吗?”

不知廉耻!

不守妇道!

给丈夫带绿帽子的贱人!

十年的爱意,仿佛在这一瞬间轰然坍塌,十年,整整十年了!她用整个生命去爱他,到最后连他一丁点的信任都得不到,还被他诋毁成那样!

她爱他,以他做心。可他不爱她,所以就能那么残忍,徒手将那颗心从她身上挖出来,鲜血淋漓,连筋带骨,丝毫不在意她会承受怎么斩肉劈斧的疼痛。

“陆霆琛!在你心里我到底算是什么!我爱了十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比你在我心中的位置还要重要,为了你,我甚至可以去死,可是到头来,你给了我什么?我自问从没有任何一点对不起你,可你把我当保姆,把我当妓.女,从来没有把我当成你的正牌妻子看待过!”

她哭得歇斯底里,“我也是个人,我也会痛啊,陆霆琛,你不能这样对我,你没有良心!”

陆霆琛,你没有良心。

在林向晚这样质问他的时候,陆霆琛的心突然狠狠疼了一下,尤其是在林向晚用那双早就看不见的眼睛痛不欲生盯着他的时候。

她以前,长了一双很漂亮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眼角微微上翘,弯成月牙的弧度,眸中盛满了细碎的星辰。

可有一天,她就突然看不见了。

而他,也从来没去问过,她为什么会突然失明。

心里突然不舒服,很不舒服。

陆霆琛攥紧手中的亲子鉴定报告,体内蓬勃着滔天的怒意,留下一句硬邦邦的“你简直不可理喻”,夺门而出。

林向晚崩溃的摔下床,再次和林清清争夺孩子的归属权。

可她根本争不赢,这就是一个惊天的计谋,林清清是铁定了心要和她抢孩子。

最后林清清搬进了天之港,以小安生母的名义。

第9章 怒到极致

林父林母时不时就来天之港,林向晚经常能够听到他们笑意吟吟的和林清清讨论,这个家具应该怎么换,哪间房应该改成婴儿房。

俨然已经把这儿当成了自己的家。

林向晚知道父母的打算,林清清为陆家“生”下了子嗣,而陆霆琛又不爱她,迟早会迎娶林清清,将她扫地出门。

而这样的念头,竟然出现在她的亲生父母身上。

林向晚绝对不会让他们得逞的,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这些天,林向晚表面看上去不动声色,暗地里一直都在练习路线,她眼睛看不见,哪怕从家门口走到马路上去坐车,她都走得跌跌撞撞。

这天,林清清出去参加上流社会的晚宴,林向晚打电话,让陆霆琛回家。

陆霆琛一到家,林向晚就走到玄关处,本能的接过他手上的包,小心翼翼的将拖鞋拿到他面前。

陆霆琛眯起眼睛,“林向晚,你又在……”

剩下的话全都消散在了空气中,只因林向晚突然攀住他的脖子,踮脚用力吻住他!

林向晚口中还有红酒,唇舌交缠中,她将红酒全部过渡到他口中。

陆霆琛僵住了,不知为何竟然没推开,唇舌相交,心头有什么狠狠颤了一下。

他竟然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并且伸手揽住她,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动作很是触目惊心。

直到片刻后,身体里涌起一抹火烧般的异样感觉,陆霆琛脑子轰的一声,勃然大怒的抓住她的手,“酒里有什么?你竟然敢对我下药!”

“阿琛,你一直都是这么聪明。”林向晚笑一声,笑意却没到底眼底,柔软的手伸进他白色衬衣,毫无章法的撩、拨。

陆霆琛被摸得一颤,继而暴怒。

此刻的林向晚仿佛变了一个人,对他不再那么的小心翼翼,看起来……竟然像是要和过去告别。

陆霆琛知道,这些天,因为生了一个死胎,和江城的死胎,所以她一直郁郁寡欢。

心头的火焰顿时飙升。

“林向晚,你什么目的,骗我回来,就是为了给我下药?!”

“是,阿琛,我要你给我,完完全全给我,今天,你就只是我一个人的。”

“林向晚,你个荡妇!”看着她这烟视媚行的样子,陆霆琛满脑子都是,她是不是在江城身下也这么承过欢。

怒意蓬勃起来怎么挡也挡不住,林向晚却像是要定了他,一下子就扯掉他的皮带,胆大包天的握住他的火热。

“林向晚!”陆霆琛倒抽一口气,气急败坏的怒吼。

他怒,怒到极致。

更最要命的是,这个女人竟然该死的撩人,他很快就要忍不住了。

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女人,他要她!

这个想法简直触目惊心,就在他用尽最大的意念准备推开她时,林向晚募地抓住他蓄势待发的火热,将自己送了进去。

“嗯……”

无尽的快、感,契合的尺寸,让两人情不自禁的闷哼出声。

林向晚吻着他,“阿琛,就算你的心不属于我,可你的身体是诚实的。”

“林向晚!”

第10章 说爱我

“唔……”林向晚闷哼一声,自己动了起来。

“该死!林向晚,我第一次见到有人为了这个给自己丈夫下药的!孩子才死不久,你就这么饥、渴?你他妈在江城身下也是这样吗!”

陆霆琛咬着牙反守为攻,再也忍受不住,马达一样的在她体内撞击起来,“你想要的,我陆霆琛今天全部给你,只要你能承受得住!”

“碍…”

林向晚被撞得声音都变了调,勾住陆霆琛脖子的双手更加用力攀住他,仿佛大海中的一叶扁舟,被冲撞得随时都会翻到水里去。

她实在太可悲了,可悲到不敢告诉他,她其实根本就没下药!她害怕,害怕他会抽身而出,连最后这一次放纵的机会都不给她。

“阿琛,要我……!”她仿佛疯了一样,“陆霆琛,要我!要我!再快一点要我要我要我……我爱你!”

无数声的“要我”,让陆霆琛身下的律动越来越重,越来越快,他激情的投入到这一场不齿而又酣畅淋漓的性、爱着,只觉得身下的女人今日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无比的绚烂和疯狂。

用飞蛾扑火来形容也不为过。

对他十年的爱意,仿佛就要在这一切,用尽全身的力气,让它烟消殆荆

不知道为何,陆霆琛心头闷了一下,像是雷雨就要来临的前兆,无端的感到发闷。

“阿琛,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她嘶吼,喊得嗓子都沙哑了,突然,她咬唇,环住陆霆琛,一双看不见的眼睛湿漉漉的,神情中写满了期待,“你也爱我,对不对?”

只要他说爱她,她这十年的爱念就能彻底划上一个句号。

她爱了他十年,但现在,她要把这颗心活生生挖出来,哪怕抽皮扒骨,痛不欲生。

阿琛,珍重。

我要走了,不要担心我,我会带着小安离开,母子俩过得很好。

“呵……”可陆霆琛连这最后的一个机会也不愿给她,他冷笑的声音仿佛一把明晃晃的刀,直戳戳的插在她心上,“林向晚,你有什么资格说爱,你也配?”

“我是你的妻子,我不配,那谁配?”林向晚一瞬间很想落泪,却又想起,眼睛早就看不见了,泪水又从何而来,“阿琛,算我求你,说爱我……就一次,我爱了你十年,你难道真的没有一刻动过心吗?哪怕一分,一刻,一秒,一点点都可以,求你了,你就说爱我一次好不好?”

“你做梦!”

“一次,就一次!”

“呵。”

“陆霆琛,说爱我!”林向晚卑微到极致的声音弱了下去,语气里满是颤抖和无力,“求你……哪怕是谎话也好埃”

从没想到一个人为爱能卑微成这样,陆霆琛心头一震,身体里仿佛刮起了狂风海啸,这是他最看不起的。

但猝不及防,连他都没想到,他低头吻住了她。

低下他那高贵的头颅,吻着这个他最看不上的卑贱女人,津液交换,抵死缠、绵。

爱似地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似地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玄王在上,嫡女溜边跑5章(005被逼治病)

    原标题:玄王在上,嫡女溜边跑5章(005被逼治病)小说名称:玄王在上,嫡女溜边跑005被逼治病“你准备往哪去!现在进去给祖母治病。”年轻男子一把扯住了林逸雪。“什……什么?”林逸雪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睁着一双无辜的桃花眼懵懂地看着男子。年轻男子其实也是第一次看清林逸雪的长相,没想到还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不过此时他却没心情想这些,拉着林逸雪就往屋里走。“你哪那么多废话!赶紧进去给祖母诊治。”“等等……”林逸雪终于反应过来了,挣脱开男人的手,讪笑着说:“如果我刚才没有听错的话,你祖母她已经吐血了……

  • 九龙至尊5章(第5章九五至尊)

    原标题:九龙至尊5章(第5章九五至尊)书名:九龙至尊第5章九五至尊“啊,畜.生!”剧烈的痛感让慕岚短暂的清醒了一下,望着这个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她毫不客气的一巴掌就拍打了过去。“啪!”脸被打得红肿起来,但陈九却仿佛根本感觉不到似的,丝毫不眨的盯着慕岚讲道:“慕岚,我爱你……”纯真的、无邪的,这道目光后,隐藏着一种极度纯洁、憨厚、执着、醇久的爱意,恰巧被慕岚捕捉到了,当即陷入了一阵失神。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对自己有这么深厚纯真的爱意?这个男人,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心中生出了一个小小的疑惑,但陈九不

  • 总裁,爱不用证明5章(第五章:妹夫)

    原标题:总裁,爱不用证明5章(第五章:妹夫)小说书名:总裁,爱不用证明第五章:妹夫自从叶洛洛和继母秋玲搬进来以后,叶父全身心的注意力都在她们二人身上,而她?可有可无。现在,是彻底看清了现实,同样的,也彻底的失望了。“既然如此,那我就离开叶家好了!”叶孜深吸一口气,站起身,看着面前的二人,丝毫不示弱。反正她待在那个冷冰冰的叶家也难受的很。叶父一愣,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种话,眉头锁的更深了,“叶孜,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都多大的人了!”即便事到如今,这个所谓的父亲还是一个劲儿地指责他,而不会反思自己的问

  • 爱你深入骨髓5章(第五章)

    原标题:爱你深入骨髓5章(第五章)小说名字:爱你深入骨髓第五章莫烟心里一咯噔,手指像是触电一样,条件反射的抓紧手机,喉咙里像是梗着一条鱼刺,半天说不出话来。然而庞佳一的话并没有说完,她停顿了几秒,继续道,“顾奕辰跟她在一起。”“啪”手机从手中滑落,庞佳一在那边高声说了句什么,莫烟没听清。她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来了,她最怕的还是来了……“烟儿,你没事吧?”莫烟脸色惨白如纸,莫珩不禁有些担心。莫烟摇了摇头,声音有些发颤。“爸,我先出去一趟。”说完也不管莫珩什么反应,推门就跑了。“师傅,南山医院。”莫

  • 疯狂岁月5章(第五章 富二代)

    原标题:疯狂岁月5章(第五章富二代)小说名字:疯狂岁月第五章富二代又是新的一周,艾娜全身投入到繁重的教学工作当中。她除了学校的工作,每个星期还有两个晚上是给一个叫方慧的小女孩做家教。艾娜的家远在西北部的农村,她上大学时认识了现在的男友,后来随他来到这座南方的城市。她的这份家教工作是同年级教数学的刘欣老师介绍的,两个人一个办公室,关系比较密切。方慧的舅舅张乐山正好是刘欣的男朋友,所以就介绍艾娜过去。方慧从小就有自闭症的倾向,加上父母忙于生意,后来又离婚,对她打击太大,从此就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和外

  • 总裁撩妻有道5章(5 MG总部?陈天翊?陈总?)

    原标题:总裁撩妻有道5章(5MG总部?陈天翊?陈总?)小说书名:总裁撩妻有道5MG总部?陈天翊?陈总?唐雅被扔在了大床上,剧烈的震动使她脑子彻底晕眩了,迷糊中也不知道接下来陈天翊对她做了什么,但是敏锐的感觉他应该是做了什么!直到第二天清晨阳光射进来,唐雅才舒展着身体醒过来,仰望着挂着一串串水晶灯的陌生天花板,瞬间昨晚的记忆涌了过来,猛的直起了身子,四周一看,已经没了陈天翊的身影。折腾完自己,提了裤子就走人了?!!赶紧看去自己的衣服,瞬间变得惊诧,完好无损,他竟然没动自己?也对,自己在关键时刻来了

  • 今生许你未了情5章(第5章 秀亚亲周泽云)

    原标题:今生许你未了情5章(第5章秀亚亲周泽云)小说名:今生许你未了情第5章秀亚亲周泽云“为什么?”周泽云冷冷一笑,喷着一口烟,头靠着沙发背望着天花板说,“你这种在婚姻里缺爱的女人,发起酒疯就是可怕,抱着我狂吻,还想我睡你,可是,我对你不稀罕。”唐秀亚和他目光对视,周泽云目光坦荡荡,没有一点温度。唐秀亚怒气未消,问周泽云,“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周泽云本来还在生闷气,唐秀亚刚才无意的那句话,让他想到心里的女人,但现在,面对唐秀亚这种幼稚问题,他的嘴角咧开,扬着一丝明朗笑痕。他朝唐秀亚凑过去,脸贴着

  • 浴火重生的青春5章(第五章 认干姐)

    原标题:浴火重生的青春5章(第五章认干姐)小说:浴火重生的青春第五章认干姐按照我的经验,小太妹此时肯定在校门口的小卖铺外面站着抽烟。果不其然,我一眼就看见了她。不过她旁边还有2个7姐妹的在,但是烟疤女不在。我一咬牙,低着头就往小卖铺走了过去。我当时能感觉到我的心在疯狂的跳,紧张,害怕夹杂着一丝期盼。当我走到小太妹身前的时候,我头都没敢抬的低声跟她说:“你能跟我过来一下吗?我有事跟你说。”我这举动惊动了小太妹和她旁边的两个人,只听小太妹问我:“怎么回事?要打我?”我当时腿一软,后悔自己没把话说清楚

  • 重生之影后归来5章(第005章 报复)

    原标题:重生之影后归来5章(第005章报复)小说名:重生之影后归来第005章报复吃过午饭,拒绝工作人员的好意,宋晚独自离开剧组去买水,刚踏出超市门口,王涓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宋晚,我落到这步田地你开心了吧?”王涓看着宋晚,眼底满是怨毒。“哦,确实挺开心的。”宋晚目光平静。王涓瞪大眼:“你……”“我?”宋晚抬眸,笑靥如花,“好奇我怎么没把你弄死?”若不是看在原主会自杀,她本身的病才是主因(自闭症一般伴随着一定程度的厌世、自残倾向),那晚的事只是起到了刺激作用,而且原主最后也没被金总怎么样,宋晚早

  • 端先生请矜持5章(5.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

    原标题:端先生请矜持5章(5.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小说:端先生请矜持5.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好不容易才把小九九哄睡着了,我躺在床上,身体沉得一动也不能动了,但却没有半点睡意。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拿起电话来,想好好再看看那条罪魁祸首的彩信,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那彩信居然不见了!好端端的不可能会凭空消失啊,只有一种解释,被删除了。那会是谁呢?我细细回想了一下刚才出现过的人,他们一个个都巴不得我把罪名落实的样子,怎么可能还会把证据删掉呢?难道是混乱中按错了?这彩信发得那么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