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爆宠妖妃:腹黑相爷硬要撩》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5:35:1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爆宠妖妃:腹黑相爷硬要撩
001.行刑,一切从简

“时辰已到,行刑——”

耳畔,是监斩官无情的声音,在话落的同时,亡命牌自监斩官的手中脱落,砸在冰冷的地面上。《爆宠妖妃:腹黑相爷硬要撩》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苏如禾有些艰难地抬起首,看着当头灼热的太阳。

随之,眸光向周围瞥去,全是看好戏的百姓,其中不乏指着他们,骂苏家叛国通敌,被满门抄斩也是活该之类云云。

苏如禾讥讽地勾了下唇角,不过短短三日的功夫,从云端跌入地狱,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母亲死在她的面前。

眼睁睁地看着,苏家全族被打入天牢,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苏家求情,有的,只不过是冷眼旁观与幸灾乐祸。

也是这短短的三日,让苏如禾看清了人情冷暖,人心又是何等之险恶。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就在她左手侧,同样被捆绑着行刑的五姨娘,还做着无谓的反抗,挣扎着想要活命。

但五姨娘的话都还未喊完,刽子手朝着大刀上喷了一口酒,干脆利落地一道斩下!

那求饶声瞬间静止,苏如禾甚至都能无比清楚地感觉到,有温热的鲜血,喷在了她的侧庞上。《爆宠妖妃:腹黑相爷硬要撩》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就像……那日,艳阳正好,父亲与母亲在她的面前气绝,却依然抱着她,让她不要怕。

怕?有什么可怕的呢?这世上,最爱她的人,在她的面前一个接着一个地离开,只留她苟延残喘于世,生亦何欢,死又有何惧?

大刀高高地举起,苏如禾缓缓地闭上了双眸,两行清泪滑下眼眶。

她清楚地感受到,大刀刮过耳畔的声音,而就在那瞬,有一道嗓音传来:“刀下留人!圣旨到——”

围观的百姓纷纷跪下,监斩官赶忙起身迎接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苏氏一族叛国通敌,虽是罪大恶极,但念及其昔日对我朝之功绩,免除苏氏幺女苏如禾一死……”

苏如禾只觉脑袋里有无数的蜜蜂围绕着,嗡嗡地作响,以至于在听到那句免她一死之后,她两眼一翻,便在刑场上昏死了过去。

而就在刑场数十米开外之地,有一辆明黄华贵的马车,已停在原地许久。

有一只修长如玉而又指节分明的手,轻轻地挑起车帘,淡漠如晦的眸光静静地看着刑场之上的风云变幻。

直到圣旨宣读完毕,那只手才缓缓地松开,车帘落下,同时有着一身玄衣的侍卫上前,“大人,人保下了,不知……”

“今日,便送入府。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侍卫怔了下,“那婚礼……”

“一切从简。”

不冷不淡的嗓音,却是不容许有任何的质疑。

在话落之后,马车缓缓行驶,所到之处,众人皆畏惧而又自觉地避让开,马车一路无阻地消失在拐弯口。

风中,传来儿童稚嫩的嗓音:“娘亲,那辆马车好生豪华,里头坐着什么人呀?”

妇女一把捂住儿童的嘴,凑着他的耳畔小声说道:“那是奸相容琛的马车,快随娘亲回家!”

一听到这两个字,儿童吓得立马便躲进了妇女的怀中,再不敢吭声。

002.出嫁,全族陪葬

苏如禾是在一摇一晃之中惊醒过来的,睁开双眸,却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软轿内。

她一下坐直身子,撩起车帘,“这是哪儿?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去该去的地方,苏小姐若是想要活得长久些,便乖乖地待着,什么话也不要说,什么问题也不要问。”

轿子外,是个陌生的妇人,说起话来亦是凶巴巴的。163女性网

苏如禾一抬眸,便瞧见了一座奢华的宅子,正前方有一块大匾,上头刻着两字:容府。

在南齐,除了那个权倾朝野的奸相容琛之外,还有何人敢将私宅建得如此豪华,甚至要赶超皇族?

将脑袋缩回来,苏如禾这才注意到,此刻她的身上,竟然穿着一身红到刺目的嫁衣!

她虽然还小,但却是无数次地幻想过,将来自己出嫁时会是如何的景象。

在她的想象中,婚礼是何等地幸福,有父亲母亲的祝福,而她的夫君,亦是她所倾心相许的。

可她如何也想不到,她的出嫁,是建立在苏家灭族之上,而她,要嫁入的,是被世人称之为如鬼蜮一般存在的容府!

苏如禾抓紧了衣角,紧紧地咬着下唇,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要害怕,她要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

她要为苏家报仇,她要让镇国大将军府全族陪葬!

这场突如其来的婚礼,办得是那样地匆忙,甚至没有一点儿的礼乐声,整个容府静得像是没有一个人。

苏如禾被带入一间厢房后,所有的人都退了下去。

这间厢房是唯一布置地像新房的地方,红烛跳跃,房内静到她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163女性网

从被押上刑场,到现在莫名其妙地成婚,她连半口水都没有喝过。

眸光在四周环绕了一圈,没有其他人,很好。

她小心翼翼地跳下床,快速地溜到桌案前,桌上摆了许多精致的点心,还有一壶香酒。

抓起一把便往嘴里塞,结果一时吃得太猛,给咽着了,苏如禾拍拍胸口,还是没法咽下去。

赶忙倒了一杯酒,仰首一口饮下。

舌尖上旋即传来一股辣味,苏如禾怎么也没想到,这酒竟然会如此辣口,她立时被辣得直吐舌头。

便在苏如禾想要找茶水润润口之时,门外有不轻不重的脚步声传来。原文163woman.com

苏如禾随便以袖子拭嘴,飞一般地钻回到床上。

而就在她坐回到床上的同时,房门被人推开,有硕长的身形投下暗影。

苏如禾死命地垂着脑袋,努力想将卡在喉间的糕点给咽下去。

高靴在她目光所及之处停下,高大的身形投下的暗影,几乎能将苏如禾小巧的身子给全数笼罩在其中。

而在下瞬,男人宽大的流袖徐徐抬起,有只修长如玉的手,勾住她的下颔,这个男人的手,很冷,似是没有半丝的温度。

苏如禾浑身一颤,随着男人的动作,被迫慢慢抬起,在那一瞬,她对上了一双深邃如海的眸子。

男人的长发如墨,随着他微微垂下腰肢,柔软的墨发滑下肩头,甚至因为他们离得极近,发梢都碰到了苏如禾的鼻尖。

痒丝丝的,苏如禾鼻尖动了动,下瞬,她‘阿嚏’一声,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003.共眠,你不乐意

男人的反应极为迅速,不过是一闪,便避开了从苏如禾口中喷出来的某样东西。

苏如禾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好半晌才闷出句话来:“抱……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对于苏如禾偷吃一事,男人似是根本不在意,淡漠的目光,只落在她小巧的脸蛋上,扣着她下颔的力道,倏然紧了几分。

“喝酒了?”

男人的嗓音低低沉沉,却是格外地好听,一如他棱角分明的侧庞,俊美绝伦,却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然。

苏如禾有些吃疼得挽起了黛眉,“刚才……噎着了。”

男人骤然松开了手,苏如禾只觉耳畔刮过一道冷风,本近在咫尺的男人此刻已坐在了她的身旁。

只将手微微张开,嗓音淡淡:“更衣吧。”

在苏如禾的认知里,当朝最炙手可热,只手遮天的奸相容琛,诛贤臣,排异己,手段狠辣,杀人如麻,恶名远扬,能让三岁儿童止哭。

她以为,这样狠毒的一个人,当是个五大三粗的人,却不想,竟长得如此俊美无暇,甚至比女人还要漂亮。

等了一会儿,不见身旁的少女有所动作,容琛微侧目看去。

苏如禾猛地反应过来,赶忙绕到他的身后,在搭上他的肩头时,手上微微有些颤抖。

她从未和一个男人,一个陌生的男人如此近距离地单独相处过,甚至地,到现在她都不敢相信,这个只存在于她的认知里,被她认定为奸佞之臣的男人,竟然是她的夫君了。

宽大的外衣才只褪到一半,男人忽而抬手,冰凉的大手盖在了她温暖的小手上。

而在下瞬,她只觉腰间一紧,男人不过是一个翻身,在将她捞进怀中的同时,转瞬间就齐齐地倒在了床上。

属于这个男人的,淡淡的木檀清香,在瞬间弥漫于鼻尖。

苏如禾大惊失色,下意识地以双手抵在他的胸前,想要将他给推开,而在同时,男人冷冷淡淡的嗓音,响在了头顶:“与本相共眠,你不乐意?”

男人的嗓音,听着淡到没有丝毫的情绪,却是让苏如禾推就的动作一滞。

紧随着,她的下颔被男人微微挑起,对上他诲莫如深的眸底,“苏如禾,这世上,除了本相,无人敢护你。”

出乎意料的,近在咫尺的少女,非但没有半丝畏惧,反而还缓缓地伸出了手,她的手,真的很小,却很温暖,像是一团火球。

在握住他的大手的刹那,似是火球包围住了冰块。

“大人,不论将来会发生何事,你都会护着我的,对吗?”

苏家一夕之间,从云端跌入地狱,而此刻的她,一无所有,她想要为苏家平冤,想要让镇国大将军府为苏家陪葬,她就必须要有绝对的筹码。

而放眼天下,能与镇国大将军府比肩的,便唯有奸相容琛一人。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取得容琛的帮助!

男人凉凉地看着她,嗓音淡如水:“本相从不养无用之人。”

苏如禾忽然展颜一笑,更衬得她一张精致小巧的脸蛋如花似绽,“我会暖被窝,我还会很多很多东西,大人你一定不会后悔,娶了我的!”

004.舍得,一个不留

暖被窝也算是一种技能?

容琛不置可否地挑了下眉,忽而松开手,坐了起来,随后又拿起丢在一旁的外衣,往肩上一披,便要下床。

苏如禾也立刻坐起来,“大人你……不留下?”

“怎么,舍不得本相?”

男人没有正面回答,只微侧目,不清不淡地启唇。

苏如禾差些被自己的口水给噎着。

他不留下睡,她高兴还来不及,原本,她还想着,这一夜和一个陌生男人共眠,该要如何是好呢。

“不是……我是想说,谢谢你。”

苏如禾别别扭扭,半晌才算是将这句话给说完整了。

而容琛却像是听到了什么新奇的词儿,几不可见地一勾唇角,“谢谢?”

“不论大人是出于何种原因,但是大人让我活了下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绝不会忘记。”

小手紧紧地抓着锦被的一角,苏如禾眸光坚定如磐石,“不过……只要我一日还活着,便一定要为苏家翻案,希望到时,大人不要嫌弃我是个累赘。”

她要为苏家翻案,势必要与镇国大将军府为敌,当初,便是镇国大将军闻人伽,带人冲进苏家,搜出了一堆所谓通敌卖.国的罪状,让苏家落得个满门抄斩的地步。

只是父亲在临死前,都不愿告诉她,到底苏家是因为什么得罪了闻人伽,会落得如此惨烈的下场,所以她若要翻案,就得一切从头来。

这条路定然漫长而又艰难,所以她必须要提前与容琛打好招呼。

男人冷冷地看着她,“那便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本相还会回来,记得,将被窝暖好了。”

留下这句话,容琛便直接翻窗而出,身形如鬼魅一般,瞬间便消失在眼帘。

出了房间,容琛脚尖轻点,不过眨眼的功夫,便长身玉立于房檐之上。

黑暗中,有矫捷的身影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来到容琛跟前的同时,单膝跪下,禀报着:“大人,是镇国大将军府的人。”

说着话,贴身侍卫钟翎便将一支长箭恭恭敬敬地递到了他的眼前。

长箭上,明晃晃刻着‘闻人’两字,普天之下,也只他闻人伽,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来丞相府挑衅。

容琛似笑非笑地拿起长箭,不过是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长箭在他的手中瞬间化为灰末。

凉薄的唇瓣微微开启:“一个不留。”

钟翎垂首应道:“是。”

而在窗棂前,容琛前脚才走,苏如禾后脚便跳下了床,迅速来到窗棂,抬着一张小巧的脸蛋,专注地看向屋檐上风姿绰约的身影。

她捏紧了小拳头,眸底尽是入骨的恨意。

一定是镇国大将军府的人,他们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的!

忽而,夜幕之下,那个风姿绰约的男人似是向她看了过来,苏如禾心头一紧,赶忙又钻回到床上。

就在下瞬,男人高大的身躯倾来,撩起锦被,躺进来的同时,带来了一阵冷风。

这男人的身上带着夜幕的凉意,苏如禾极怕冷地想要往里侧躲,但腰肢却在下瞬被收紧,一下撞在了宽厚而又坚实的胸膛上。

男人有些不悦地蹙了下好看的眉梢,“太冷了。”

爆宠妖妃:腹黑相爷硬要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爆宠妖妃 或 腹黑相爷硬要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地狱天堂,他在人间18章

    原标题:地狱天堂,他在人间18章小说书名:地狱天堂,他在人间18你的身体,并不适合受孕杨立严把腿受伤的许琳琅抱回了病房,稍稍检查了她的伤口,然后才扶她上床。许琳琅神情有些恍惚,机械地顺着杨立严的动作而动作,脑海里反复跳跃着关历善那句“加倍抢回来”的话。“琳琅,”杨立严在她眼前晃了晃手,“在想什么?”许琳琅顿了顿,摇头,“没有。”“害怕吗?”说着,杨立严将刚刚护士拿过来的关于她的全身检查报告,翻了一页。许琳琅不语,低头盯着自己的手指。怎么可能不害怕?杨立严瞥她一眼,温声道:“害怕的事交给我,你只需

  • 10次婚约:顾少情深不浅18章

    原标题:10次婚约:顾少情深不浅18章小说书名:10次婚约:顾少情深不浅坑深018米:剑拔弩张“你别误会,这个不是我的,是我朋友买的。不是,你别想歪了,不是男的,是女性朋友,她忘在我这里了。”“子悦,你是该交男朋友了,懂得保护自己也是好的。”江昊周并没有任何的误会。陆子悦有些无措,桌上的避孕套确实是她买的,她只不过是想给顾佑宸的,她特意拆开拿了其中的七个出来,就是为了防止顾佑宸耍赖,用完了,她跟顾佑宸也算是两清了。却不想今天江昊周会过来,看到了她来不及收拾的东西,真是有点丢脸。“师兄,其实我..

  • 余生,不必相见18章

    原标题:余生,不必相见18章小说书名:余生,不必相见第18章:骤然“喂!”“是我。”低沉的嗓音,熟悉又陌生的语调,宁思以为,离婚后,他们会老死不相往来,难得霍景年会主动打电话,他们婚姻关系存在期间,除非必要,他从不主动给她打电话,两人彻底将相敬如冰贯彻到底。无论她怎么努力,都只是单方面的犯贱,霍景年看都不会看一眼。宁萱只需要流两滴眼泪,在耳边吹枕边风,他就能残忍到杀死自己的孩子。“什么事。”宁思从回忆中将自己抽离出来,不让霍景年继续主宰她的情绪。霍景年骤然听到她冷冰冰的语调,再没有了往日的温柔,

  • 秘爱潜伏:非典型式宠妻18章

    原标题:秘爱潜伏:非典型式宠妻18章小说名称:秘爱潜伏:非典型式宠妻第018章暖意说着,握在她腰间的大掌用力一撑,他的身体便离开了她,握着她右手的大掌也随之离开,被扰乱了情绪,这字是无法再写下去了。她转过头,对上秦峥清冷平淡的眼眸,那眸中还流露出淡淡的伤感,他自嘲的笑了笑:“人废了,做什么都做不好。”他是那么平静,平静的看不出一丝异样,眼神是那么纯粹,纯粹的没有一丝心虚,江梨落觉得她的内心真是太阴暗了,居然把他想成那个人,难道是那两天的遭遇给她造成了心理阴影?“大哥——”她歉意的喊了一声。“去按

  • 如果爱情可重来18章

    原标题:如果爱情可重来18章小说名称:如果爱情可重来第十八章雨夜里的惩罚“我不管可柔哪里来的母亲,只要是她想要的东西,我就可以不遗余力的给她招来。”霍祁南冷声说道。秦舒雅闻言呼吸一顿,几乎绝望的说道,“即使是她要我的命,你也要给她吗?”对面的男人薄唇生出一丝嘲讽的冷笑,语气狠厉,“没错。”“霍祁南,你这个疯子!”秦舒雅再也忍不住,疯狂的朝着他厮打过去,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怎么可以狠心到如此绝情的地步。霍祁南大手握住她纤细的手腕,大力将她拖到车前,冷声道,“你别不知好歹。”说完便从后备箱里掏出一捆

  • 总裁老公太难缠:老婆要翘家18章

    原标题:总裁老公太难缠:老婆要翘家18章小说:总裁老公太难缠:老婆要翘家第18章我动你躺着有什么东西在身上咬,好烦,想好好睡个觉都不行。“痒……”魏小纯嘟嘟囔囔的喊着,伸出小手抓了抓。闭着眼睛伸出小手的她摸了摸胸口上的异物,怎么触感这么奇怪,毛绒绒之中散发着淡淡的香气。是什么奇怪的玩意儿呢?慢悠悠的睁开双眸,等魏小纯看清楚之后差点失控尖叫。“你趴在我胸口做什么?”他有病吗?以为有奶就是娘啊,要不要这么下流。宫御抬头,黑眸怒视着魏小纯。“搞得我多愿意咬似的,旺仔小馒头还真不稀罕。”要不是叫不醒她,

  • 顾少,我们结婚吧18章

    原标题:顾少,我们结婚吧18章小说书名:顾少,我们结婚吧第18章:大吵一架他已经放低了身份和她好声好气的说话,可惜她并不领情。顾景宸一言不发的盯着她,一个眼神便给人一种如坐针毡的战栗感:“商舞,你想怎么样?如果你是想和我接触婚约,门都没有。”商舞的心狠狠的颤了颤。她本来只是因为觉得昨天自己一丝不挂的倒在了木屋中,顾景宸肯定把她看光了而生气,现在却因为他说她不可能和他解除婚约而火上浇油。他一句话就破碎了她所有的幻想。商舞冷笑,脸上漾起不屑而轻蔑的笑容,有条不紊道:“如果我一定要和你解除婚约你准备怎

  • 名门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18章

    原标题:名门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18章小说名称:名门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第18章面具戴得太多,有时会碍眼打断这番打量的是一通电话。陆皓阳的掏出手机,看了眼电话,也不避讳直接接通。“我的小姑奶奶,你能否消停一下?”那边也不知说了什么,陆皓阳甚是幽怨的睨了霍慬琛一眼。“你才动完手术,只能吃清淡的流质食物……你这是想让我被三哥打死吗?”慕槿歌不是有意去听,实在是忽略不了。简单的几句话,脑子里却是闪过那日医院门口的一幕。不知为何,她确定此刻电话彼端大约是那个躺在病床上让人惊艳的女孩。“……三哥在我身边,

  • 浮生如此,不如莫遇18章

    原标题:浮生如此,不如莫遇18章小说名:浮生如此,不如莫遇第18章五年后新皇登基一个月后,宣布立王妃冉氏为皇后,冉皇后所出嫡子白泽为太子。但因冉皇后体弱,需留在燕城养病,太子白泽随新皇在京城生活。身为新皇唯一女儿的白溪,则因生母是罪妃而没有得到封号。反而曾经是冉绿贴身侍女的筱竹被新皇赐了冉姓,认作了义妹,封号安乐公主,负责照顾幼小的太子。冉家父子重新入朝,冉父摇身一变成了国丈,而冉大公子成了国舅,一家子都迁进了京城中。时间到了九月,新皇终于准了百官屡次要求充盈后宫的奏折,开启了选秀,各地闺秀纷纷

  • 情深不枉此生18章

    原标题:情深不枉此生18章小说名:情深不枉此生第18章方媛媛生病顾景深带着沉重的心情回了顾宅。有些事,必须要回去才能了解的更清楚。“景深,你终于回来了,子淇怎么样了,她还好吧!有没有什么事?”方母见顾景深回来,赶紧上前故作关心的问道。“她在重症监护室,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顾景深疲惫的说道。抬眸看了看,偌大的客厅里只有方母,和坐在沙发上有些担忧之色的顾老爷子,并没有看见顾景城和方媛媛的影子。“景深,媛媛看到子淇那样,受了惊吓,这会有点发烧,我让她在屋里休息,你知道的,她向来心软,哪里见过那样的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