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拒嫁残王,凤妃不得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5:19:08 来源:网络 []

书名:拒嫁残王,凤妃不得宠

第一章 相国府一夜灭门

延年,四月。《拒嫁残王,凤妃不得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皓月当空,众星披月。时起风声大作,摆动的树叶萧瑟舞动。

此年,是太平盛世开创满百年。南汉国度,新帝即位不到一年,便有动荡叛国,以相国,丞相,礼部尚书这三大官位大臣上鉴逼帝退位最为猛烈。朝中,元老重臣的党羽最是太后心中的死结。

刚即位不久的欢元太后刚杀前朝皇后,逼退老皇帝退位,推新太子继承皇位,便不久又迎来三大老臣的反对,如若不清除毒瘤,必定为害百年。

而这欢元太后年不过二十有五,据说十六岁入宫,十七岁便为这年过半百的老皇帝生下了皇子。来自http://www.163woman.com/以足够干净利落的手法,步步为营,攀附而上,最后夺得了这万人之上的后位!

漆黑的夜晚,明月之下。一黑衣人瘦弱纤细的身姿仰躺在华丽府邸的屋顶之上,有力的臂膀举起,明月之下,看清手中握着的墨绿翡翠,熠熠生辉。这还是加入国家特种女兵部队前一位老人送给自己的,却不料当夜就在实行秘密任务的途中,跌入了电梯夹缝之中,本以为会死无全尸,醒来却来到了这莫名的地方,还替这太后做起了细作。

相国府内,歌舞升平,府邸上下,饮酒作乐,今日是相国府千金满一周岁,朝中众臣都来祝贺。听说这小娃还是侧室所生,即便是侧室所生的,还是个女娃,这相国大人依旧是欢喜如初。

刚出生便如此奢华摆宴,若是这女娃长大了以后还不是金山银山堆出来的骄纵小姐。她嘴角一抹冷笑,心想,这人,果不其然,有钱的奢华无比,没钱的,穷困不堪,十八年前,若是她出生时也有这般热闹,这十几年来,她也不至于受了这般苦难了。163女性网

如黑色玛瑙一般的黑纱遮住了这冰冷的笑容,系好了面纱,空中一个矫健的身姿飞跃,翻墙而入,空中瞬间划过了一个动人却稍纵即逝的弧度,无任何明亮的作响,轻巧的双脚平稳落地。

从众仆人背后轻轻穿过,不留声息,全都缓缓倒下,顿时院子之中条条血路缓缓流淌渐远。

“来人啊!有刺客!”一句惊呼划破了这夜空。

相国府内的热闹变成了无尽的动乱,所有人奔相走之,各自逃命。她手持一把匕首,尖锐而刺目,冷静的走在一群人之中,却毫无丝毫的畏惧,冷静地寻找着太后吩咐的目标。

今夜,必须歼灭相国府。太后的这句话依旧不停回响在她的脑海之中。《拒嫁残王,凤妃不得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自打出生,经过严苛训练的她就不知道什么叫善良什么叫手下留情,完成任务就是她最高的遵守,在现代也是,在这里也是。

匕首在人白嫩的脖子中一刀划去,惨烈的口子如同一个笑嘴咧的触目惊心,血液如喷涌而出的泉水,汹涌覆发。相国大人惊愕的望着此人,府中竟然没有人是这个刺客的对手,眼见他离自己越来越近,双目顿时一片黑暗,血红色上涌。

她看着倒下的这个人,双目冉冉流出鲜血,喉颈已断。漠然走开,没有丝毫的软弱和畏惧。

眼见,府中的人,已经被杀的所剩无几,相国府的后门被一女婢打开,她纵身飞跃,一步跨越到这个女婢面前,一个轻巧抢下她手中的女娃。

太后说,相国府不能留下一个,苍蝇都不能有活路。原文http://www.163woman.com/命令不可违,这是她的使命,可这始终是个不过满周岁的女娃。

“大侠,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们小姐吧,求求你。”女婢满脸泪痕的跪下,抱住了她的双腿,苦苦哀求。

她冰冷的望了望襁褓中的女娃,通红的脸颊,正在安静的熟睡。

“她不过是个孩子啊,不过满周的孩子啊。你要杀,就杀我好了,求求你放过她,求求你。”这人已经哭的泣不成声,慌乱之间,底子里的衣服透露了出来,她蓦然发现,她是易容的相国夫人,想借此女婢的衣服出逃,怎可放过。163女性网

“呀!”后面一个尖锐的叫声。

一把木棍重重地打在了她的后肩,她吃痛地挤了挤眉头,怒火上头,一把银针,还击在了那人的眉心,愤愤见那人重重倒下,扬起一片尘沙。

匕首最终还是刺入了襁褓之中,她缓缓闭上眼睛。飞身一跃,逃离相国府。

回到太后寝宫已经入夜三更了。吃痛地拖着疲惫的身子,才在雍容华贵的太后面前跪下,回禀着此次任务的结局。

她说:“太后,任务已经完成。”

太后粉色的脸颊触动了一下,随即大笑一声:“做的好!”

她从椅塌上起来,走到她面前扶起她,满心欢喜地说到:“娆苒,你这次做的很好,这相国府上下一百零八口都没有放过吧,那女娃?”

见太后用疑惑的口气试问着自己,她心底便知太后终究是怕她会心存忌讳,手下留情。

她沉了一声:“已经气息全无!”

“好!哀家一定重重有赏!你且下去吧。”太后吩咐一声。

“是。”

太后没有发觉她背后的伤,只是一句吩咐了下去,独自走在皇宫之中的她形单影只,房中的药物已经都用完了,太后近日也没有丝毫的赏赐,回去定是没有药物治愈这内伤。

她揭下了黑色的薄沙,仰头看向那一轮明月,陪伴她每日每夜的只有这明月。

此刻,药房已经没有太医监值,她从后院翻进去,应该是简单至极的,如今,只有偷偷从药房中拿药才可。

第二章 女子之身被发现

宫中,所有人都安以入眠,沉浸在睡梦之中。死寂的宫中偶尔传来夜值大差报晓时间的打更声。

在正宫朝南,是皇宫唯一一所库存所有天下所有珍贵药材以及稀有古书的地方,上有层楼三层,下有仓库地占一百平米。

药房之内,檀木书桌前,星星烛火随着外头窗外吹来的风缓缓摇曳,纤白的手握着挺立的毛笔在扉页纸张中写下笔笔隽永的字。

小皇帝近日有些咳嫉,太医都没有办法医治,可是他担心至极,无奈之下只有自己连夜动手查阅药学古籍。一声呵欠在他不经意之间打了出来,随着窗外望去,疲惫的双眼已经有些眼花,突然,一个身影飞速闪过,方才还疲惫的身躯顷刻机灵起来,脑海中瞬间浮出两个字;刺客!

药房有书栏和药柜。书栏过二十栏,药柜过四十柜。

他一路跑到药房东面,已然气喘吁吁,心想,这个刺客的脚步真是有够迅速,竟然不到几秒的功夫便跑了那么远。

宫中皇帝和其他人都已入寝,如果自己能够擒拿住这个刺客交到刑事房中不惊动太后和皇上定然是最好的。

前方“沙沙”声传来的越来越清晰,他的心跳骤然加快,手中握着的木棍抓的比先前更紧,额头上的汗珠却在不经意之间慢慢显现出来。

秦娆苒将配好的药物用纸张包了起来,放在了胸膛的口袋之中,后背的疼痛愈加猛烈,秀气的眉目有些紧缩起来。

眼下必须要回到房中才能够尽快解决这些伤口问题,秦娆苒起身,却突然发觉身后一阵杀气,警觉性的侧身一档,一棍棒毫不留情地将药柜狠狠潦倒。

“小贼,竟然夜闯皇宫,想做什么勾当。”他一副临危不乱的样子让站立在她的侧面,但双腿的颤抖出卖了他心中的胆怯。

文弱男子一个,秦娆苒心中的狠狠的嘲笑了一番,没有这个精钢钻却还想揽这个瓷器活,随即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擒拿住他的手腕,稍稍一用力,那原先紧紧抓在手中的木棍就如同瀑布一般毫不留情的落下。

见他依旧不依不饶,上前来抓住她的衣服,一阵拉扯,后背的伤痛正巧被他歪打正着。秦娆苒吃力的被他一用力拉到,顺势两人跌倒在地,而被撞倒的药柜就如同滚球一个接一个,不到半晌的功夫,一声巨响就打破了后宫的宁静。

胸前那片柔软乘此压迫着苏幕笙的神经,他瞪大了双眼看着压倒在他身上的这个人,先前放在她肩膀上的两只手顿时不知所措,隐隐的鲜血刻印在他的手上,是她身上的!

秦娆苒知道自己的性别身份被泄露了,没有时间去像平常那些女子一样打上一个巴掌,窗外星星点点的灯火已经告诉她如若不撤,情况不妙。

这眉目秀气,鼻梁挺拔的男子今天她是记住了!

“你!”他正欲上前拦住她,却被那迅速撞破窗户逃离的身影所迷惑牵引住。

药房的大门已经被撞开,数百名士兵陆续涌进,手中明晃晃的大刀和火把照亮整个漆黑的屋子。

“是何人深夜在此嚣张,还不束手就擒!”士兵首领一声呵斥。

“将军,是我。”他拍拍衣服上的灰尘,无奈的起身。

首领士兵迎上前,“哦,是苏大人,可有看见刺客的踪迹?”

“没有,没有。”苏幕笙慌乱的摇了摇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面目紧张的表情随即浮现上来,又说:“方才,不小心摔倒了一下,所以就把药房弄的此狼狈样子,这我会收拾就不麻烦将军了。”

将士首领将信将疑,没有多过问一句,正欲就此作罢的时候,苏幕笙右手上的鲜血引起了他的警惕。

语气变得更加咄咄逼人:“那苏大人手上的鲜血是。。。。。。”

“哦,那是我刚刚摔倒了划伤的,不碍事。”他迅速将手藏在了身后,生怕又生什么事端。

此时候无凭无据,也不可多追究太多,首领将军拱了拱身子,说:“那既然大人无碍,也并非刺客作乱,那在下就先撤兵,不打扰大人公务了。”

“好。”他回礼性的笑笑,目送他带兵走出药房大门。

药房高高屋栏之上,一黑衣人附耳倾听,如壁虎般的身躯紧扣的吸映在屋檐之下如此之久竟无人发现,眼见大兵浩浩荡荡散开,方才忐忑的心才就此落下,看来这人还并非是无事生非之人,随即又一个飞跃,跨过城墙,消失了在这漆黑暮色之中。

第三章 太后秘密

太后的寝宫在皇宫西南角偏东,原先是坐落在皇宫东方,东方为首,历朝换代都是如此。可欢元太后却不效仿古人的行径,便也让秦娆苒私自出宫外,找著名的江湖术士算过,若想持久母仪天下,太后的寝宫只可坐落在皇宫南方或西南方。

而她的寝宫不和其他宫女在同处,而是在太后深宫的后院,这是太后为她特殊安排的,为的就是若有临时命令,可随即行动。

一整夜的疲劳刺激着她的神经,一路上的跌跌撞撞,这才回到了康寿宫。

夜外已更深露重,而太后的房内依旧灯火通明,好奇心驱使她走到门前附耳听下,因为先前莫名传来的淫乱之声让她有所警惕。

心想,太后本不过二十有五,如此年华似锦的女人莫了丈夫,这悠悠岁月,寂寞难熬,怎可度的过去。欢元太后的呻吟之声响彻整个康寿宫,笑声如铃从里传来。

“你真坏,如此逗哀家。”太后细软的声音一听便让人骨头酥软。

一陌生男人的声音显得更加粗壮而有磁性,“臣不坏点,怎可赢得太后的垂帘呢。”随即,太后的笑声又如同深潭的水,响彻空灵。

窗户上的纸层,被秦娆苒一个指头点破深棕色的眼睛探了上去,暖色床榻之上,两人已然如胶似漆,裸露的两具肉体交缠一起,仿佛已然不顾这世间忧乐,沉迷在这淫靡之中。

“那太后,我的前程可是掌握在你手中了啊。”那人的声音又再度袭来。

官官相护,秦娆苒早已料到了这个结局,想接近太后的人,定然不带一肚子坏水,是绝无可能的。

“你放心,你把哀家哄了开心了,那这相国之位,还不是非你莫属吗。”说着那纤细的手指还在那结实的胸膛之上调戏般的画着圈圈。

那陌生男子一把抱住太后那纤细如柳的细腰,将头埋没在胸前那抹柔软之中,惹来太后一阵欢笑。

为寻找欢乐,赐他人职位,竟毫无理由杀人家一百多口,为了再不留下后患,竟然连周岁的孩童都不忍放过,这太后手中的棋子,想毁不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而这后宫中的事情,她本不愿多问,再多的残酷都与她毫不相干。

阳春四月,朝日暖日辐照,皇宫里早已百花齐放,数十平米大的清荷池中虽无花苞绿叶,但碧绿的池水甚是惹眼。

本是安宁的花园,却传来一阵紧促的求救声,一孩童的清脆声显得很是可怜:“救命!救命啊!”

宫中四方的宫人汹涌而来,面色紧急。

“公主!快救公主!”所有人慌乱朝同一个方向跑去。

门被有力的拍打声惊醒了睡梦中的女子,一双凌厉的双眼没有因为沉醉的睡意而困惑住,一个利索拿起衣服披上身。

打开门却看见一宫女焦急的脸庞,“快!快去救公主,公主快要没命了,在清荷池。”

清荷池的中央,一秀气的女孩使劲了全身的力气在深深的池水中扑腾,长长的黑发因被水的浸湿而打住了视线,围在池塘周围的一群宫女光面色焦急却没有一个下去救人。

秦娆苒怒斥一声:“都是一群废物!”

飞身一跃,蜻蜓点水般踩在了先前丢下的木板之上,有力的手臂一把将公主的身躯拉起,好在她不是多重,袖口当中射出一细丝对着岸上的大树牢牢的钉住,两人顺势安全落在岸边。

受了惊吓的公主哇哇大哭,华丽的衣裳全湿了,宫人慌忙上前将公主接走更衣。

昨夜耗费的精力还没有补足,如今又劳神劳力,她身形恍惚摇摇欲倒。

一声太后万安,欢元太后拖着逶迤长裙摇摆在她面前。

一声问安,她在太后面前跪下,惨白的脸没有抬起。

“没用的东西,保护不了公主的安慰,又留你合用!”太后满是怒气的责骂,震住周围所有的宫女。

“是属下无能。”话虽这么说,而她却丝毫不在意。

“看在你为哀家尽心办事的份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她命人拿来一条长凳,棍棒杖责二十下。

秦娆苒脸色未变,俯身趴下,紧闭双眼,一下棍棒打入腰际,鲜红的血液,从她口中喷出,溅红了翠绿的草地。

第四章 无需你多事

重重的棍棒打在身上犹如千斤顶,胸口强忍住的恶心感吞噬着整个身躯,秦娆苒眼见太后面色冷淡的样子,不发出一声痛楚。

“皇上!皇上!那边不能去!”

欢元太后眼见一较小的身躯带着朝气朝这边欢腾而来,身后跟着一大群的侍从。

“母后!”小皇帝上前一把抱住太后,天真无邪的表情带动大眼的眨动逗得欢元太后一阵欢笑。

“冲儿,你怎可这般顽皮在宫中乱闯。”太后顺势刮了下小皇帝纤小的鼻梁,又让跪在地上的宫人站了起来。

是他!秦娆苒记起,是昨夜在药房闹腾的那个人,现在是跑来看她笑话吗!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这辈子是没有见过除了男人之外异性吗?

“五,六。。。。。。”棍棒之刑没有停下,打在脊梁骨上发出的闷哼声听得所有人心里都存有暗悸。

苏幕笙看不下去紧皱着眉头上前:“太后,如此惩罚一瘦弱女子怕是她不久便会香消玉殒了,外加皇帝刚过十岁生辰不久宫中就出现血腥场面怕是多有不吉利啊。”

苏幕笙看重了太后一向对风水之说将信将疑的这一点,与其顺水推舟,这样一来太后不会发觉他是有意袒护她,也能够救她于危难之中。

小皇帝听老师这么一说,张望着脑袋朝奄奄一息的秦娆苒望去,小小的手指指着她面前的一片草地,满是吃惊的说道:“母后,快看,她吐血了。”

欢元太后对方才苏幕笙说的话有些半信半疑,惩治他事小,若真的是如他所说对小皇帝有什么危害那损失可不是死掉区区一个女婢了。

她思忖了片刻,这才命令人撤下,免去了秦娆苒的私刑,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望着狼狈的她:“看在苏大人的面子上,哀家就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若日后不好好做事,那下场可就不是杖责如此简单了。”

欢元太后口中的端倪,她早已听出,双手撑起破旧的皮囊,硬硬地从口中咬出几个字:“谢太后。”

小皇帝被奶娘带到御书房读书去了,浩浩荡荡的队伍这才慢慢散开,原先闹腾的花园才渐渐清净下来。湖中原先被微风吹动波澜在秦娆苒望向的那一刻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一双黑色的官靴缓缓出现在她的视线中,秦娆苒露骨的双手撑地,腰际的疼痛只能让她跪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那个,姑娘,你没事吧。”苏幕笙本想出于好意帮她一把,拉她起身,却在秦娆苒仇恨的目光之下,蹭蹭向后退了两步。

心想,我如此这样冒死救你,却还换来你一阵冰冷。真是可笑!

“无需你帮忙,多事!”这人秦娆苒可是恨极了,许是昨夜发现了她女儿身而怀恨在心。

苏幕笙在她快要走的时候一把拦住她的去路,变得有些愤愤不平,乌黑深邃的眼眸透露着不服的稚气,时而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救你,竟然连一句谢谢都没有!”

她转身,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直到他吃痛的眉头紧皱,不停求饶才放下,秦娆苒满是不屑:“我又没叫你救!是你自作多情。”

拒嫁残王,凤妃不得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拒嫁残王 或 凤妃不得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齐风京韵——齐辛民师生写生展4月28日在开元美术馆开幕

    ▲4月26日淄博晚报《书画名家》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宣传部淄博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淄博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淄博市美术家协会淄博书画院承办:淄博市开元美术馆齐辛民艺术馆协办:淄博开元文化大世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德深源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参展画家:齐辛民、徐德三、刘世书、赵文波、王平、张卫东、刘光辉、史可望、刘金尚、徐小环、李宁、孔鲁、牟琳、李秀萍、成华展览时间:2018年4月28日——5月13日展览地点:淄博开元美术馆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重视到自然中观察、扎根生活体验、写生,进行现场教学,一直是清华大

  • 轻与重——肖文飞作品展|中国美术馆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青年艺术家系列展轻与重——肖文飞作品展展览展期:2018年4月25日15点-5月6日展览地点:中国美术馆1层4号厅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肖文飞湖南嘉禾人,1968年生。现任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学术部主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学博士,清华美院书画高研班书法工作室导师,中国人民大学画院特聘教授,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艺术学院客座教授。中国书法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活动的主要参与者。曾主持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院刊《东方艺术•书法》的编辑出版工作

  • 不识场口不玩赌石,最全的场口区分图文大全,都在这里

    玉分为软玉和硬玉,软玉产自于中国,比如新疆的和田玉。而硬玉即我们常说的翡翠都是产自于缅甸的,今天呢古玥(18318743010)就主要给大家讲一下缅甸各个场口出产的翡翠都有什么特征。各个场口出产的翡翠原石各有特色,相对的质量也各有不同,只有识别每个场口的原石特征,才能买对更好的料子,‘不懂场口,不玩赌石’这句话是行里的名言。莫湾基场口帕岗场口,开采比较早的名坑,以它为中心形成了老场区,多产山料和水料,帕岗的皮壳一般呈现黄白和灰白色,皮壳比较薄,种好而且细腻,也比较通透明亮,个头也相对较大。帕岗场

  • 清代最有名的秦安县令牛运震文章中出现的西北古道

    在历代吏秦知县中,牛运震是非常有名的一位,牛知县在秦安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展示了他的政治、经济、文学等方面的才华,为秦安发展倾注了心血,对秦安文化影响深远。他的诗文中所保存的有关秦安的资料最为丰富,古代道路也是其中的一部分。牛运震学养深厚,堪称大儒,一生著述丰富。牛运震三十三岁时被选授为秦安县知县。恰遇第一个儿子出生,就将这孩子起名为秦安。儿子出生半月后,他就出发上任,从山东一直步行至秦安。多年后,牛知县的这个大儿子牛秦安因病夭折,他用饱醮深情的笔墨挥笔书写了《祭衡儿文》,衡是牛秦安的大名。在文中,

  • 世界油画经典:那个年代的 美好的歌谣

    那个年代就是文艺复兴时期,下面的画作也大多选自那时。应该将它们视做经典吧,无论你是画什么油画的,都是从它们学习过来的。话不多说,作品在这,自己揣摩吧。

  • 80后书家董晓琪,师从胡崇炜,书作写出了礼器碑的古雅清秀!

    董晓祺,1981年6月生于辽宁省新民市。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书法家协会理事,辽宁省书法临帖班辅导教师。现供职于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放疗室。董晓祺自幼习书,书法师从著名书法家胡崇炜先生。他以10年之专、之功、之悟,默默地、踏实地、思辨地临创隶书,终以从容古雅、又不失灵动骨力的韵致于全国书坛脱颖而出。董晓琪上小学时候就酷爱写字,方方正正的中国字在他小小的心灵中仿佛有魔力;到了中学,学校的板报成为他的乐土,播种收获,不知疲倦,就这样一直写到了大学。董晓琪从1999年起,就开始关注以实力驰

  • 自学成才,一年画一幅,有钱不一定能买到他的作品

    看看这位女子,你能发现什么特别之处么?就是这样一幅“图片”,竟被拍出了6000万的高价,就是这样的一幅油画,出自于冷军之手!冷军的作品可以让观赏者感受到一种惊心动魄的力量,所有的观者都会对他纤毫毕现、精细入微的画面叹为观止。冷军是中国当代超现实主义油画领军人物,这幅油画《肖像小相——小姜》就是其代表作品。他的画可以逼真到什么程度呢?当他在深圳画展展示出来的时候,受到一位美术老师的投诉:“画家把画拍成照片开展览,画展成了摄影展,这是要欺骗观众?”杜甫曾在诗句中写出,好的作品要有风骨,要“有神”。而

  • 不能忘却的记忆

    历史是昨天的真实,今天是明天的历史。处在相对和平的今天,我们不能忘记列强侵略者曾经对我们发动的长达105年之久的侵华战争,更不能忘记国仇家恨、流血牺牲和百年屈辱与苦难!以史为镜,可以正衣冠,明理德,知兴亡!从1840年到1945年的105年间,列强侵略者对我们发动的侵略和战争多达数万次!下面,列出主要的列强侵华战争:第一次鸦片战争(1840年6月~1842年8月)英国派出远征军侵华,战争前期中国军民奋起抵抗,但是抵抗不住英国的侵略,战争以中国失败并赔款割地告终。签订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

  • 唐僧投胎不仅仅九世,而且不只是沙和尚吃过他,大鹏鸟也吃过他

    西游记中会有一个误解,就是唐僧投胎了九次,而且每次都是被沙和尚吃了,让人们产生这样的误解是因为沙和尚在原著中对观音菩萨说的这样一段话:“菩萨,我在此间吃人无数,向来有几次取经人来,都被我吃了。凡吃的人头,抛落流沙,竟沉水底。这个水,鹅毛也不能浮。惟有九个取经人的骷髅,浮在水面,再不能沉。”很多人通过沙和尚的这句话就认定那九个不能沉入流沙河的头颅就是唐僧前九世留下的。这样就推断出唐僧投胎过九世。小编认为这样的说法是不对的,首先原著中并没有说明唐僧投胎轮回过多少次。其次,唐僧的前世还被一个人吃过,而

  • 追思魏源,200多年之后改革开放的思想依然闪光

    第一次知道魏源老先生这个人,那是很多年以前了,还记得是初中的历史课堂上,当时的历史老师讲到近代史时,特意声情并茂、浓墨重笔的讲到魏源,几乎讲了一节课,情绪特别激动,一开始就来一句,“同学们,书上已经告诉你们了,魏源是我们邵阳人,可是你们知道魏源又是邵阳哪里的人么?我告诉你们,魏源不仅是邵阳的,而且还就是我们这里的,离我们这里不过几十里地,同学们,了不起啊,这是我们家乡的骄傲!”。我至今依然记得那一堂课,让我第一次认识了魏源老先生,“咦,魏源,开眼看世界第一人,还是我们隆回人!”,非常惊讶,这么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