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妻纲凶猛:教主,快趴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4:59:49 来源:网络 []
书名:妻纲凶猛:教主,快趴下
第一章 燕氏越凰

大燕皇朝,闻名天下的大国,传闻国富兵强,民风开放。推荐163woman.com

当今皇上,燕冉凤,是个风格独特魅力的大美男,君子威严宽和待人,治国有方,天下明君,深受朝臣拥护、百姓爱戴。这位皇帝被人传颂得千般好万般好,就有一点多年以来受人诟病,那便是这皇帝啊太过宠溺放纵自己的胞妹,那位无双女王爷。

如今这个喜欢温和浅笑的风度美男皇帝,高坐龙椅之上,正是早朝之时,一如平时听着文武大臣们各种大大小小问题的禀报,小到鸡毛蒜皮大到军机要事国之根本。今日朝臣中有人所奏却有新鲜的。

“皇上,听说江湖中有人要造反?”

禀奏问题的大臣自己都是用的怀疑的腔调,也不知他是从哪个旮旯听到这样的回报,自己也是不怎么确定,根本就连确认一下都没有,便就向着皇帝燕冉凤报道了一般来说,朝廷和江湖两个井水不犯河水,一般都是互看不顺眼,谁也不肯轻易提起谁才是。不过这位大臣觉得,反正自己今日也没什么要事要奏,不如就拣些今日听到的新奇消息之一来说吧。

可始终一片优哉游哉神情的燕冉凤还没有说什么呢,就有另外的大臣帮他发话了。163女性网两大臣立刻争锋对麦芒互不相让起来。

“江湖?造反?笑话!哈哈哈!就凭那些个不入流的草莽?咱们大燕皇朝天下无敌,什么江湖造反?不过就是一群匹夫弱旅没事瞎想随便来点幻想罢了,不足为虑,不足为虑。”

“草莽怎么了?听说那些个江湖人物个个都是以一敌百的大奇葩!我等不得不防!谁知道他们会不会一个兴起一窝蜂就往京城而来,直直进攻皇宫呢?!”

“听说!听说!你就知道听说?胆小懦弱,哼,我看呀你比那些江湖草莽更加不入流才是!”

“好了。”燕冉凤蹙眉,摆手及时制止了一场一旦发生就很难阻止的聒噪无意义争吵。若是他家皇妹在此,一定一脚就将这两位大臣给踢飞了吧,“此事容后再议,退朝。”

不欲多说,大燕皇燕冉凤直接起身亲自喊退朝。不用于皇妹,他是个温和的人,一般不是什么大事便就不会轻易处罚朝臣之类的。《妻纲凶猛:教主,快趴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而正在此时,皇宫大院之外,一匹快马携带着如火身影飞驰,竟是直接穿越宫门朝着金銮殿而来。

可惜无人可挡抑或说无人敢挡的快马到达金銮殿之时,早朝已散。

马上之人翻身而下,边上早有太监宫女跪拜了一地,一些行走极慢还未出宫的朝臣们眼望来人亦是赶忙趋步上前不管愿与不愿均是一片弓腰作揖问安。

来人却是个古怪的,谁也不理,随手抓了一老太监到近前勒紧了他的衣领,开口冷淡地询问。

“皇帝去哪儿了。”

清冷的声音就像是在陈述一件事实,而没有半点问话的意思,真真是淡然到了一个人神共愤的地步。话语之中更是对大燕皇半点尊敬质疑都没有的样子。网站http://www.163woman.com/可是在场的可没有一个人敢轻易置喙,他们都是宫中老人朝中人精,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被问话的可怜老太监给刺激得生生全身一个激灵,赶忙就将大燕皇朝最尊贵的人的行踪给暴露了。

来人没再说一个字,转身谁也不离继续翻身上马竟是直接跨马朝着御书房而去了。那番模样,直看得她身后大堆大臣和宫人们面庞抽/搐。

要说大燕皇朝谁最嚣张,当属这一位了啊!

一身赤红华服盛装的女子。那是怎样一个女子,常人一看只有立即愣住反应无能的。精致的容颜,姣好的身姿,无一不在招式她的美貌气度无双,可偏偏一双淡淡的眉眼,还有那不入人烟目中无人的表情,完全昭示着这是一位不好相与的大人物。《妻纲凶猛:教主,快趴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这便是大燕皇朝,唯一的女王爷,越王燕氏越凰!

就说燕越凰一路快马通行无阻,当真是风光又耀眼。

不多时,御书房已至眼前,燕越凰拍马飞身而下。还好她没有直接跨马直冲入门,否则非得大白天叫人给吓破胆。

“砰。”

可是她不跨马而入,不代表她不会踢门而入啊?温柔?忌讳?那是什么~

完全没给任何人多余反应,越王爷燕越凰抬起修长右腿一脚就将庄严紧闭的御书房大门给踹了。大踏步负手进入,徒留身后一干干瞪眼的。

“啊!你,那个你不能随便进去啊!啊!队长,您打我干嘛呢?”

“唉我说你这个新来的,你没长眼睛啊?那可是越王爷!你都敢拦?不要命了!”

就算你不要命了,他这个做队长的还要命不是?守在御书房之外的队长那个苦逼,就盼这个二愣子不要再闹出什么岔子才好。《妻纲凶猛:教主,快趴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幸好他还是有点分寸就算现在惊异于那越王爷直接大胆的行为,也半点没忘记说话要压低音调不要惊扰了圣驾。

“可,可是……”可是就算那是当今皇上的胞妹,也不能这样一声通报都没有便就推门而入吧,“就是当今皇后娘娘来了,也不敢这般的呀?”

“没什么好可是的!你个找死的。皇后娘娘可没有越王爷半根手指头重要啊。”

御书房外,新来的守卫似懂非懂地点头。御书房内,越王燕越凰正和皇帝有一句没一句闲扯着。

“越凰,这……这恐怕不好吧?”

“皇上,臣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

燕越凰的声音依旧清冷,表情更是平淡,常年养成的淡然到过分的性子,并不因为坐在她面前的人是她的同父同母亲哥哥更是整个大燕皇朝的当今皇帝而收敛。那番端执茶杯品茶什么都不管的样子,无声的在说,本王话就甩在这里了,答应不答应随便你,反正我是要去的。

大燕皇朝的堂堂皇帝燕冉凤无奈。单看他和自家皇妹的名字就知道了。一个为“冉凤”另一个为“越凰”,两人的母后与父皇是希望两兄妹好好相亲相爱的,可结果呢?他这皇妹天性太过冷淡,从不好好唤他一声“皇兄”不说,还偏偏老爱和他唱反调,也特别不给他一个好脸色瞧啊。

可怜无辜的长兄燕冉凤完全没有意识到问题的根本,其实他家皇妹如此这般,多多少少还不就是他给惯的?两人早年丧父丧母。民间都说长兄如父,就算是生在皇家,他燕冉凤该做的也是一样不少。毫不夸张的说,年幼之时的燕越凰尚在襁褓,完全就是他这个长兄一把啥一把啥痛并快乐着亲手养育拉扯大的啊。

老兄您当初在人家年幼之时一味宠惯没有教育好,那就不能随随便便去责怪人家现在长大成人了性子不好脾气不好呀。

“皇妹,你为何非要去往人蛇混杂的江湖之地?”原来皇帝痛心不爽的是,他家皇妹突然说要去江湖。他家皇妹虽然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朝中鲜遇对手,但是谁又知道各种自在不归朝廷管教的人物们又会不会各种利害还各种伤害他家柔弱万分的皇妹呢?

“替皇上平定叛乱。”

“啊?那都是朝臣胡说八道的,皇妹你不要轻信啊!”

“闭嘴。”

“……”

呜呜!果然皇妹对人家好凶,一点儿都不可爱!可是他偏爱啊。他这个自作孽不可活的。连说句话都没自由。

燕越凰抿唇,就算是朝臣真的在胡说八道,但是空穴无来风,总有些由头才对。这个傻瓜皇帝就好好无忧无虑做他的皇帝得了,自己抽空去江湖走走看看也不是不可以的。

可是她内心深处的想法,她却是不打算直说的。她不喜欢表达感情,也不屑表达。索性继续用着自己一贯的跳跃式想干嘛就干嘛的发言。

“皇上,你有意见么?”

大燕皇唏嘘感叹,一双凤目蓄泪点滴精英想来个无声地控诉看看能不能唤回自家皇妹一点正常的人性。可惜他家皇妹从来就是个狠人,不管他可怜不可怜,直接问了下一句,把人呛了个够。

“呃,没有!”

燕冉凤败退,不要说他没有威严,他这完全就叫兄长疼爱宠溺妹妹不是?他这是爱得深沉。他家皇妹这样天性对谁都冷淡没心没肺是个缺陷,更惹他恋爱和放纵。既然皇妹不肯说理由,那他不问就是了。

“可是皇妹呀,你去江湖,也许会遇着两年前那个……”

燕冉凤的话没有说完,只因为他家亲妹妹燕越凰瞥眼望了他半眼,瞬间就让他泪流冷冻,什么都不敢多说。

而越王燕越凰呢?既然大燕皇答应了,也不多说什么,竟是起身直接招呼不打一个跨步就走。

御书房房门从里往外诡异被踢一边那一刻,门外护卫的新人和队长很不幸,条件发射赶忙去看里边厢皇上动静。结果不看还好,一看就让他们纠结想挖眼。呜呜皇上您那眼泪汪汪的俊脸之上还挂着可疑水渍的样子,是被欺负了吗?是被欺负了吧!普天之下,能够肆无忌惮欺负了皇上还毫发无伤嚣张依旧的人啊,果真闻名天下越王爷无疑。

第二章 越王爷

大燕皇朝有个奇迹,以女子之身封王天不怕地不怕谁也不放在眼中,皇帝都敢随便欺负的人,越王爷燕越凰。

晚间,京城越王府。灯火通明中,两个护卫一个吊儿郎当的酷哥、一个貌美如花的小白脸儿,一左一右站在越王闺房之外。

而越王爷燕越凰,房中一隅雾气氤氲中不是在沐浴又是在什么?

她虽然从小含着金汤勺而生,养尊处优惯了,却极不喜他人近身伺候,沐浴更衣什么的完全都是亲自动手,所以连个近身侍女都没有。因为这一点,她也没少被大燕皇那位爱妹成痴的啰嗦唠叨。

“王爷,真的不要小的为您贴身服务?搓背按摩什么的,嘿嘿,小的完全可以代劳的啊。”

房门外守着的吊儿郎当酷哥人士,一开口就是个不靠谱的,还挺欠抽。

“滚。”

燕越凰闭眼,靠在水池边,任水漫过全身,恹恹一个字都不多说,更别说提起精神起身来揍人。

方才从外间归来,燕越凰也有些劳累。临时起意要暂离京城入江湖调查,是否真的有人试图谋反。临行之前自然许多要事需要处理。大将军赫连遥不在京城,军中其他人,她便也没多少信任,自是要亲自视察视察。否走她一离京,到时皇宫便就出事又待如何?

燕越凰不觉得自己想多了也不觉得自己可能管太多。反正她闲着无事。

可连着几日少眠多动,铁打的身子也会倦怠。不多时,适宜的水温中,她竟然靠着水池便就缓缓睡着了。

睡着了没什么要紧的,可她却做了一个梦,一个近乎真实确实发生过的梦。

梦境中有这会儿正守在房外的两人,貌美的少年唤“蓝其”,吊儿郎当的唤“孟回”。

那是两年前,孟回那厮刚巧跟着她没有多久之时。谁也不知道会有那一场意外,谁又知道她刚好谁也不带便就出事了?孟回受了刑罚身上未好,蓝其不放心孟回在旁监视,张贺又正巧被自己派去了皇宫。除了这三人,她身边本就不喜有他人跟随,自然而然落得孤身一人。

熟睡过去的燕越凰手指不正常抽/搐了一下,修眉紧蹙,抿唇的弧度让人胆寒。

她不过就是穿着夜行衣去了场风月楼调查朝中官员贪污受贿小事情,可谁又知道会碰到一个醉酒的疯子,还是个被人下了药的醉酒疯子。

“你是什么人?!大胆!本王要杀了你!”

“美人儿~不要怕,本座会好好疼你的~”

“……”

自傲的武功在那疯子面前完全不够看。一夜折磨,到了翌日正午,那厮竟然半点没有醒意。而这时,吊儿郎当的孟回也被蓝其压着不放心跑风月楼查看。

“将人剥了衣衫扔到后山。”

“好嘞。但是越王,难道你不打算跟人家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快刀追月,你给我闭嘴。”

“人家现在叫‘孟回’~”

“蓝其,拆了此处,一把火烧了。”

“是。”

“唔。”捂着额头醒来,燕越凰眼神微眯。若不是前几日进宫皇帝突然提起,她根本不会去想去做梦。

两年前的旧事,以为本王会没事去在意去回想?

“就当被野狗咬了一口。”

燕越凰现在很后悔,后悔当初只是叫人将那疯子衣衫褪尽扔入荒野。她应该将人剁成碎末喂狗才对……

可她毕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

握拳的人儿尖锐的指甲刺入掌心,鲜血滴落,刺目的红侵染一片水波,可她完全不在意。

“砰。”

一声闷响,温良的玉石水池被人击中牢实一掌,水声“哗啦”四溅。

“王爷!您没事吧?!”

推门而入明目张胆往着水池勇敢眺目仔细想要观看个清楚的孟回,可没有多少忌讳。他关心自家王爷是真,但是顺带着关爱一下王爷周身各种赤果果情况也不是不可以嘛。

可怜孟回吊儿郎当的俊脸之上还挂着点点瞎想邪笑呢,就被燕越凰一个冷眼冷声呵斥了,到头来隔着朦胧纱幕和龇牙咧嘴的蓝其,他可什么都没有瞧见。

“没什么。滚出去。”

“嘿。你这个人可还是这么冷淡啊~好歹人家都伺候了您两三年了呀。”

“滚。”

燕越凰说话越简洁,叫人很清楚,若是谁继续在这个节骨眼废话,她一定会发飙。

“呜呜。你个不是好人的!”

孟回摸着鼻子小小声骂,被蓝其瞪着悻悻转身好好退出去闭门待在外边不动了。

“喂蓝其小美少年,你说咱们家王爷又是发的哪门子疯啊?”

孟回拿胳膊撞了撞冷脸的美少年腰肢,嬉皮笑脸。

“叮!”

回答孟回的是一声长剑出鞘。

孟回脸皮一抽,摸摸鼻子不问了。好嘛,这个蓝其什么都好,就是长得太柔弱小白脸儿,还是个愚忠,眼里心里只有自家越王主子,不容任何人冒犯。

房内,慢慢平静了心情,燕越凰轻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久久沉默未有半分动作。也不知时间过去多久,只待微开的窗栏处吹入点夜间凉风弄得那烛火飘遥,这才反应过来,起身随意披了件外衣。

披着淌水的及腰长发,燕越凰踏足出房,对着斜靠在房门外半尺距离闭眼假寐小憩的孟回和站着就像标杆的蓝其两人理所应当地吩咐。

“下去准备,本王即刻动身。”

“是。”

蓝其自是越王说什么就是什么,立刻应声飞身就下去着手了。尚留在原地护卫和伺候的孟回,则是不肯了,非要问东问西废话一大堆。

“哈?现在?”

孟回望天,越王没搞错吧?现在可是深夜?不过你看我怎么问人家也不回答,好吧谁让他是个小随从呢,自然是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不知王爷小祖宗您,打算动身前往何处?”孟回睁大眼睛伸长脖子,希望能够望见一点人家大红袍子里边春光。

“江湖。”

给了孟回腹部狠狠一拳,燕越凰勾唇似乎心情骤然很好,转身闭门回房,管身后人夸张倒地翻白眼一动不动去死。

第三章 踏足江湖

小福子觉得自己狠悲催,虽然皇宫内院乃至许多朝臣都羡慕他年纪轻轻便就当上统领宫人太监总管一职。人们都说当今皇上是个明君,温和的明君。这当然是真的,但前提是皇上您不能那么恋妹呀?

“快点!废物啊!若是耽误了朕相送皇妹,朕一定活剐了你!”

“呜呜是!是是!”

小福子泪流满面,活剐了他那他得死得多惨啊!

可惜,就算皇帝燕冉凤如何催促如何跨马快跑,依旧没有赶上相送自家皇妹出京。更苦逼的是,他还没跑出皇城呢就被两军士全身发抖的拦住了,人家就说了一句话,越王爷燕越凰的原话,可怜的恋妹过分的皇帝便就乖乖待在原地捶胸顿足不敢动作了。

“皇上,你想暴露本王的行踪?”

“呜呜不想。”

皇帝燕冉凤撇嘴,很想就此跌坐地面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可惜他家皇妹看不到。

挥手让战战兢兢传话的两个军士下去,燕冉凤一把抓了自己身边的太监总管一阵揉脑袋拧耳朵发气。他那个气啊,自家皇妹出京,这是秘密,他自是不想多余的人晓得。万一有人刺杀他家皇妹又要怎么办?!

皇帝是为燕越凰诸多设计关爱,而燕越凰却是对这个皇兄诸多算计狠戾啊,可怜的皇帝,完全被自家皇妹抓住了弱点。

燕冉凤只能默默泪流望天,只希望自家皇妹一路平安,早去早回与他好生团聚。

而此时,被皇帝燕冉凤可怜想念的越王爷燕越凰呢?

宽敞的官道,两匹快马丰神俊逸随侧飞驰护驾,在其中间,一辆外表普通内里却是装饰豪华舒适到没话说的马车匀速稳稳快行着。

策马的两个自是燕越凰的两个“跟屁虫”,蓝其和孟回。而那亲自驾着马车技术一流的,自是燕越凰“跟屁虫”之三。

大燕皇朝京城无人不知,天下闻名破天荒以着女子之身封王的越王爷燕越凰,得尽了圣上恩宠,向来恣意妄为,本身并未掌握什么实权却是个人人畏惧的主,除了这人本身有些恐怖之外当今皇帝的严重恋妹情节助攻不少,还有一部分便要归功与越王身边三近臣。

越王三近臣,管家张贺,近卫蓝其,随从孟回。张贺稳重老狐狸,蓝其寡言冷面,孟回嬉皮笑脸没个正形。可这三人却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以一敌百毫不夸张。

传闻这越王爷走哪儿,这三人便就跟在哪儿,几乎到了寸步不离的地步。就是越王入夜就寝了,其中蓝其和孟回两个之一也必定有一人近卧屋顶之上随侍着。这三人可也辛苦,既当护卫又当侍从的。其中更有传闻,长相貌美的冷面小白脸儿美少年蓝其是被越王包养的娈童。虽然越王的年纪连双十都不到~

“王爷,前方有座茶楼,我等是否在此休息一番?”

稳稳驾着马车的管家张贺,回头浅语询问。他只是心疼自家养尊处优的女王爷罢了,怕她舟车劳顿身子不爽。

要说这张贺长得着实不错,越王身边的人就没长得差的。尤其是她的随侍三近臣。

“嗯。”

燕越凰轻嗯,没有半个字多余回答,却叫张贺等人都晓得她是个什么意思。

官道旁边的小茶楼,地方虽小却是五脏俱全,伺候道上达官贵人也算不少了,今日却都愣了。

只见先是一阵骏马嘶鸣,殷勤激灵的小二赶忙出来迎接,却是被那随侍在旁的两位一黑衣一蓝衣的劲装男子迷惑了,再看那亲自驾车执马鞭的浅笑青衫青年人更是瞪大了眼珠快要掉下来。

那亲自驾车的人啊,玉面少须,倜傥斯文,兼之成熟稳重,怎么看怎么的都是一文弱风流教书先生一样的人物,可他竟然在驾马车?

“啊几位客观是要留下小做休息喝茶吃点点心么?”

小二狠狠拧了把自己的大腿,叫自己强稳定了心神,这才对着张贺等人毫不失礼弓腰作揖。

“嗯。”张贺点头,放下了手中马鞭,却是转身跳下,伸手细细捞开了马车帘幕,将人给好好搀扶了出来。

搭在张贺手背之上的那手,莹润细致,怎么着都是一大美人的手啊!

小二眼睛正看得发直,却是蓦地全身已激灵差点没吓趴下。边上那两位男子,美少年都开始对他拔剑了,另外那位黑衣的邪气酷哥却是阴测测盯着自己奸笑。娘呀!吓死他了!他不看了,再不敢随便多看了!

马车之上缓步走下来之人,自是从京城动身了好几日的越王爷燕越凰。

一身盛装红似火锦衣华袍,并不因为要踏足江湖而刻意稍作改变。

本就是精致的容颜,还有那独特的气质,三位出众男子小心随侍。燕越凰一踏入小茶楼,便就立刻成了焦点。

“咕噜!”

吞咽唾沫的声音,惊呼的声音,不绝于耳。

“哪里来的大美人?!”

“擦!这就是俊男与美女的组合啊!天怒人怨!”

可不就是天怒人怨的俊男美女?燕越凰一行,年纪最大的要数管家张贺,近乎而立之年成熟得很又不显老,勾引少妇正是一把好手。而接下来的就是酷哥孟回了,他那番吊儿郎当的模样,时下未出阁的少女们正爱。而燕越凰呢,接近双十,正是女子大好年华,多少男子明里暗里追求。至于年纪最小的美少年蓝其嘛,简直就是如花到过分,几乎雌雄莫辩,全方位迷死人不偿命。

燕越凰没有闲工夫搭理陌生人,张贺几个也是肆无忌惮只管跟着燕越凰伺候的主,一时之间茶楼中充满了各种吸气议论声,作为当事人的他们却是半点不在意。

当然若是有人胆敢说一句对燕越凰不敬的话,那就是找死了。

“啧啧,你们说这样的大美人嘿嘿,她身边那三个不会都是她的男人吧?啧啧。啊!”

“啊!”

全场尖叫。那想要说些淫言秽语之人,被蓝其跃身而起二话没说直接宰成了几截。他人不尖叫才怪。

第四章 花心儿郎

说来燕越凰已经离京半月有多,一路上本是大摇大摆毫不遮掩走的官道,她虽没有明摆着身份招摇,可一路上竟也不乏眼力通天耳力通神的,得到当今最得圣宠的越王爷正在外远行消息的朝中官员不少。

被烦扰得多了,燕越凰也没了耐心,亲自动手收拾了几个聒噪的自以为是巴结官员,她也便不得不为了清静暂时撤销不做半点掩饰的打算。

换了一身白色衣衫的燕越凰,整个人很显飘逸,尤其是全身冷淡漠然的气质相称,策马飞奔的背影直直让某吊儿郎当人士不住大把大把流口水,还顺带酸溜溜东扯西扯。

“哎呀,咱们家王爷可做什么事都为皇上着想啊,要不她也不会这般大费周章又是改换路线又是撤去马车一路简行不让人知啊~真是美丽诱人的兄妹情啊,人家好羡慕。”

“叮!”

“呃,蓝其,你那个还是不要随便拔剑得好。刀剑无眼咳咳。”

“嘶!”

“喝!蓝其,看吧,你吓着哥哥的小马儿了~”

相较于边上孟回和蓝其这两只相处永远是一个话多一个无语剑拔弩张,前后相差只小半步近乎并驾齐驱的张贺管家和燕越凰两个多年主仆要和谐安乐许多。

一路疾行而来,张贺三人便都担心燕越凰身体吃不消,可惜他们也不知是改喜该哭,他们的越王几乎就没有在外露过什么疲惫模样,倔强的可以。

幸好,燕越凰再怎么要强也是知道要休息的。她有工作狂的潜质,却也晓得该不该工作狂。

突然的狂风大作很让燕越凰挑眉。偏偏挑在他们距离前边一个小破客栈之时而降落大雨,若不是天公玩闹,那必然就是命中注定了。

“下马,休息。”

燕越凰没有多说,将马儿缰绳递与边上早候着的管家张贺,自己抬步率先往那破旧小道边上歪歪斜斜的古老小客栈走去。

身上沾湿了一点,她也不在意,毫不在意客栈中其他休息客人的目光,径直选了个大厅一隅坐下。

蓝其很机灵,在小二大跨步跑来之前,已经为自家主子沏好了随身携带的上好清茶。反观孟回就是个随便的主,不分尊卑直接和燕越凰同桌而坐了。

蓝其瞪视,可是有人的脸皮就是够厚,早练就城墙都没法比的无上功力。

“一路辛苦,都坐吧。”

要让燕越凰开口关心人,简直就是奇迹。但是这样的奇迹,她近前的随侍三近臣多年来却也感受不少。

正巧收拾安排停当还招呼了小二和掌柜的如何安排食宿,管家张贺上前为燕越凰理好了只有一点凌乱的发丝为她用内力全部夕夕烘干之后,这才与蓝其两个一前一后端端正正坐下。

孟回撇嘴,这两个假正经呀~不过他正巧坐在自家越王对面,真是越看越对眼,能顺利一些早日拐跑就好了啊~可惜前路漫漫兮。

“公子~不要这样嘛~奴家害羞~”

突然的娇喘软糯一声,差点让孟回喷茶。此等美妙的声音何来?

“呵呵,害羞?那是什么东西?”

“公子~您真坏。”

“呵呵。”

“公子,您怎么能只偏宠一人?难道奴家不好么?”

“你这个狐狸精,明明奴家方才是最好的。”

“滚!公子只能是本大小姐一个人的!公子~人家好冷,要抱抱。”

这家野道边上小客栈,年代虽久,却也收拾得齐整难得服务周到与那官道之旁一路的伺候招呼之处不遑多让,更是二层建筑。一楼大多是刚来赶路新来的客人,而那二楼便就多是些至少已经入住进来了的贵客。

此刻,就在那小客栈的二楼,莺莺燕燕环绕。起初孟回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毕竟光听妹子们的娇笑声音就知个个是极品,这个小地方能聚几多极品?

听声音来源是在他的背后斜上方。

孟回抬头,不期然对上自家王爷缓缓放下的无悲无喜眼神,跟她平日神情差不多,也便没有多加注意,只扭头去想要看个仔细。

乖乖,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啊。

只见那有着一层随风飘荡破帷幕虚虚实实遮挡的小客栈二楼靠木栏的地方,毫不影响各位客官全方位或是明目张胆或是暗暗偷窥,一群十数个美女燕环肥瘦搔首弄姿娇笑连连,众星捧月围着一个白衣风骚公子哥。

那公子哥长得倒还不错,至少算是孟回平生见过最好看的一个男人。玉冠长发飘扬 ,及腰青丝中两条细细红丝绦缀着两个细小银铃“叮叮咚咚”那叫一个荡漾,更有一双勾魂夺魄的桃花眼乱颤,毫不显女气五官精致分明的邪魅俊脸,一看就是个妖孽,或是有人会将这人错认成一只妖精也说不一定。却是个专门勾引人没正形的放浪妖精。

左拥右抱的妖精,膝盖之上还趴着两个近乎坦胸全露的丰腴美妇不说,背上竟还依着两只清纯稚嫩活泼少女,边上的美女更是成堆拈花指弹琴弄箫,粉嫩朱唇哺送美酒佳肴果盘。当真好不逍遥,好不快活。

这妖精的修长双手可也没闲着,做尽了男人们羡慕的东东。

若是忽略了边上为了他而互相横眉冷对争风吃醋的女人们,这男人还真像个三宫六院粉黛三千的皇帝,风流的皇帝。

燕越凰的手指轻微抖动了一下,茶杯微荡。细心的张贺眼角顷刻望见,却也不敢随便伸手将越王身前桌上那一点碍眼的水迹给擦去。直觉的他认为现在面上看起来淡然依旧面无表情的王爷,其实是不想任何人发现她突然的异常的。

张贺是个聪明人也是个体贴人,孟回就是个找死不自知的人。燕越凰不想去看二楼那人,可坐她对面的孟回却偏偏要特意回头去细看,细看不够还要来几声感叹惊呼。

“嘿。好个花心的儿郎哟。”

荡漾浪笑左拥右抱不够,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边上还有犯花痴各种找不到北的温香软玉候补十数个之多,不是个花心的儿郎又是什么?

妻纲凶猛:教主,快趴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妻纲凶猛 或 教主 或 快趴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美女老总爱上我 2章

    原标题:美女老总爱上我2章小说名称:美女老总爱上我第2章谁的长发?第二天早上,韩远被一泡尿给活活憋醒了。解放完了,对着镜子,他发现自己居然穿着白衬衫黑西裤!衬衫胸前的两个纽扣解开了,那结实的胸肌一览无余。昨晚发生什么了?怎么这样就睡过去了?他的大脑努力开启搜索模式——还没来得急搜索,手机响了,是妻子谷妍的电话。韩远心里好一阵窃喜,拿起手机接听,里面传来的是儿子韩泓稚嫩的声音——“爸爸,我和妈妈要回家啦,中午十二点半到高铁站——”韩泓的声音很高亢,看得出很开心。五一小长假,谷妍带着儿子韩泓回了南城

  • 总裁蜜爱:贴身小助理 2章

    原标题:总裁蜜爱:贴身小助理2章小说书名:总裁蜜爱:贴身小助理第2章没怀你的孩子“夏轩哲,你给我站住说清楚,下个月的婚期怎么办?”——夏轩哲。柯晓晓才想明白他刚刚说了什么,现在,又被这个名字给震住了,天,她的唇形彻底的张大了。怪不得她一直觉得这男人有些熟悉,原来,他就是康威的总裁,以前来送外卖的时候经常看见,但是,从没有如现在这般离得这么近,“夏……夏总……”“乖,别说话,进去再说。”他轻声的,很温柔的在她耳边低喃,就这一句,她便不再如刚刚那般迷惘害怕了,脑子里也开始运转了,他这好象是在利用她,

  • 恶魔独宠:老公大人太难缠 2章

    原标题:恶魔独宠:老公大人太难缠2章小说名:恶魔独宠:老公大人太难缠第一章:待处理的‘货品’两年前还没有推开虚掩的房门,冷秋妍的耳边,已经传来了女人的娇喘和男人的低吼交合成旖旎的旋律。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冷秋妍的唇边泛起了一抹苦涩而又嘲讽的笑容。接连做了几个深呼吸,直到确定自己可以平静的面对里面的一切,她才轻轻的推开虚掩的房门,走进了房间。“啊......莫枫,你好棒......”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是当看到眼前的香艳画面时,冷秋妍的粉颊上,还是多了几抹刹是好看的红晕。“陆总,客户已经到会议室了。

  • 拐个总裁当爹地 2章

    原标题:拐个总裁当爹地2章小说名称:拐个总裁当爹地第2章猎物的出现安晓沫扬起一笑,淡淡的,纯纯的,“暮绍,你是男人。既然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总该有点担当才是。而且,你也应该告诉我一声,居然有喜欢吃窝边草的嗜好。”不管是什么时候,什么场合,笑容是隐藏心里的最好武器。这也是安晓沫从懂事起,开始戴上的面具。“晓沫,你知道我只喜欢你的……我跟安乔……”暮绍急着又想解释,没有吃到过的货,怎么会轻易放弃呢?没想到,被安乔直接打断,“暮绍,你刚才还说你喜欢我来着。怎么一上完,口气也变了?”安晓沫听着,不免感

  • 今夜为你痴狂 2章

    原标题:今夜为你痴狂2章书名:今夜为你痴狂第2章这是我的第一次小车大概行驶了大半个小时才停下来,我除下眼罩,映入眼中的是一栋花木环绕的别墅。别墅外观很雅致,看不出有多豪华,里面却装修得金碧辉煌,看得我眼花缭乱,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没等我回过神来,两名身穿制服的女佣走过来,把我带到一间屋子,让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医生给我检查身体,然后带我去洗澡。在做这一切的时候,我就像一个木偶,在她们的操纵之下机械运动,就连洗澡,也是在她们的注目之下,按照要求洗干净每一寸肌肤。我的心里觉得很羞辱,特别是女医生帮我做

  • 老公,不约 2章

    原标题:老公,不约2章小说书名:老公,不约第二章先生,我是光明正大不结婚了沈乐颜上的是副驾驶的座位,可关上车门一转头却看到驾驶座上已经坐了一个男人。男人微微睁着眼睛,眼睛里还有一分迷惘之色,以及不悦。薄唇、挺梁、剑眉……真真一副好脸囊。沈乐颜用了一秒的时间快速的打量了男人一番后,道:“先生,可以请你下车吗?我有急事需要用车。”有了唐宇翰这个脸囊好的渣男在前,沈乐颜对于眼前这个男人的好脸囊虽然欣赏,但迫切找到唐宇翰的心情却更是急切了几分。“逃婚?”男人的视线落在她白色的婚纱上,凤眼微微眯起。本来以

  • 神秘前妻:难驯服 2章

    原标题:神秘前妻:难驯服2章书名:神秘前妻:难驯服第二章:他的情人“知道了,我很快就来。”没有啰嗦,薄盛衍直接挂断了电话。宋若初佯装吃醋的问:“怎么,是你那个小情人?”看着她表现出的醋意,薄盛衍并不放在心上,低下头吻了吻她道:“公司有点事,早饭不吃了。”“好吧,路上小心。”宋若初微笑着送他离开。她知道自己的地位,这段婚姻不过是各取所需,他根本不需要对自己解释什么。薄盛衍点头,直接离开,仿佛刚才片刻的柔情只是幻觉。宋若初看了下时间,也懒得做早餐,喝了瓶牛奶,收拾好了,就直接开车去上班。早晨的办公室

  • 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 2章

    原标题: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2章小说: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第二章:奇葩崖底,鲜血包围着两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光突突的石头上坐着一个衣衫凌乱的女子,她的腰上别着一把带血的镰刀,血丝顺着刃尖往下淌,落到她的衣襟,无端增添了一丝残戾之气!解决了两个男人,她却迷茫了……她怎么会在这儿?她是一个黑道女老大,躲避警察的追杀时被人踹了一脚,然后醒来就看到两个男人欲对她不轨。其实在收拾他们时,她便知道自己穿越了。真他妈奇葩!这等事还真的存在!脑子里记忆还在,这个身体的主人生下来就是个克星,可以说是人人喊打。都想让

  • 绝品逍遥邪神 2章

    原标题:绝品逍遥邪神2章小说书名:绝品逍遥邪神第2章逍遥门“呵呵,原来死了真的可以到另一个地方……”死神睁开了眼睛,看到周边一片空白,而自己的身体也是轻漂漂的了。“喂喂,徒弟,你总算是来了,等得你好苦啊!”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在这空白的空间之中传了出来,一个颇为英俊的老头,不错,是英俊,老头红脸齐齿,身材挺拔,就是头发白而已,不,还有声音也是老的。“你是什么人?”死神不禁问道。“我是修真界的一个泰山北斗,玄仙,逍遥门第七十八代掌门,也是第七十八代弟子。”老者头头是道的说着。说的这些死神可都没听懂,但

  • 阴暗大师 2章

    原标题:阴暗大师2章书名:阴暗大师第二章黑衣男子“哒,哒,哒……”这是皮鞋落在的声音,很清亮,也很有节奏。但在现在这样一个周遭寂静而又黑暗的环境里是响起,让原本听起来应该是很清脆的声音变调了,似乎变成了专门在半夜出没的猛鬼出没时的催命的声音,听在耳朵里是那么的刺耳,似乎还会带动着心跳的节奏。特别是,这个声音响起的地方时在被人们所害怕的地方:猛鬼公寓!可惜,发出这个声音的主人丝毫没有这种觉悟,依旧在我行我素的在公寓里的走廊上走着。不过在这样的地方只能闻其声而不见其人。不过,今晚的月色真的很好,温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