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朕的野蛮妃子》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2:01: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朕的野蛮妃子

第1章

啊!好疼……

婚床上的席飞凤悠悠醒来。163女性网

她记得此时应该是洞房花烛夜……

可是这撕心裂肺的疼让她呼吸变得都有些急促。

当她挣扎着睁开眼睛,却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远处镂空的雕花窗户,地上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身下是张柔软的木床,细细打量一番,精致的雕刻自是不凡。

席飞凤心中更是疑惑坐了起来,发现身上盖着锦被,远处铜镜置在木制的梳妆台上,一把古琴映入眼帘……

她轻叹一口气,心道自己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还没等她想清楚,推门声吱呀响起;一身青色布料女孩走了进来。

“郡主,你终于醒了!”女孩脸上带着惊讶与喜悦的说道。

郡主?一句话让刚想开口的席飞凤满脸黑线。

天呢,谁能告诉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女孩却丝毫不给她问话的机会,“奴婢这就去请驸马爷和公主!”说完便转身跑了出去。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席飞凤惊讶半天,刚想下床一探究竟,身上的伤口疼得她吸了口凉气!

一个月,相安无事的过去了。

席飞凤伤好了大半,虽未痊愈,但也能下地走路了。

在此期间,她终于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但是因何穿越而来,为什么会穿越到这天黎国,她想破了脑袋也没有半点头绪。

如今的身份为司徒嫣,是当朝宰相兼驸马爷司徒玄凌的长女。

虽为府中郡主,又深得驸马爷的宠爱。而她却觉得事情另有蹊跷,司徒嫣一柔弱女子,得罪了什么人,惹来杀身之祸……

身边这半大丫头名为百合,自称郡主贴身丫鬟;不过从言语行动上看,并不是太懂在乎自己这个主子。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百合,府上最近可有什么重要活动?”

席飞凤坐于榻上,身前放着深红色古琴,瞟了一眼长满老茧的手,心中更是疑惑,堂堂郡主难道之前还要亲自做粗活?

坐在门牙上摆弄香囊的百合头也不回的说:“没有呀,怎么了郡主?”

既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那为何老爷在这一个月中就来看过这个女儿一次,那个府中的主母长公主上官蝶,更是见都没见过……

“夫人可在府上?”拨弄了一声古琴,清脆的声音落向四处。

这下百合小眉头紧锁,低头思量片刻道:“奴婢不知……”

席飞凤轻笑,眼前这小丫头并不无药可救,品性并不坏。

她前世虽为特种兵,最擅长的不只是杀人,还有观察人心。

司徒嫣冤死,留下处处疑惑,她知道,这些疑惑不解开,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圆月当空,浅云稀疏。

府中只有她有此闲情雅致在后花园闲逛。

“快快,赶紧拉出去埋了。163女性网

“是。”

席飞凤的听到压抑的说话声,慢慢的靠了过去。

月光下,隐约看着两个人抬着什么东西从角门闪身而过……

席飞凤跟在两个人身后,辗转上了府外后山一处偏僻之处,躲着远处看到两人将人扔进一处早已挖好的深坑中,开始填土。

看他们的熟练程度,估计没少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席飞凤底身捏起一颗小石子,暗自提了一口气朝那人背影丢了过去。

“哎呦!”被砸中的人伸手一捂,扭头回看,后面却是黑压压的一片。

“怎么回事?”身边那人停下手里活警惕看着四周问道。推荐163woman.com

“刚才像是有人……”

“胡说!这荒山野岭的,哪里有什么人!”那人还没等被砸的人说完直接心虚训斥;今天埋得这人可不是往常那样……这人可是还有一口气的,就这样埋下去,不免有些害怕……

“差不多了,走吧。”看着黑黑的四周,加上地上躺着个出气多进气少的女人,气氛十分诡异。

两人匆匆下山去了,虽然人没埋好,但是这荒山野岭的怪兽多,明天肯定连骨头都找不到了。

席飞凤待那两人走远,心中暗叹,刚才那一石头若是在以前,被砸中的人不倒下也得被打晕,可是现在……

席飞凤把坑内丫鬟打扮的女子抛出来,看容貌就知道是个清丽客人的女孩。

探到她的鼻子下,只剩下一口微薄的气息。还好,自己之前专门学过医。

拔出头发上的银针,借着月光开始抢救,最终将那女子唤回了意识。版权163woman.com

看清席飞凤的一刻,女子相当激动,眼中的泪水奔流不止。

说来也奇怪,这女子怎么看着如此熟悉?

第2章

“小姐,怜月还以为你……”

席飞凤心中一震,眉心微热,片刻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怀中柔弱的女子不正是打小同甘共苦的好姐妹怜月么?

当初怜月为司徒嫣出头,硬是被人拖走,不知道受了多少罪;司徒嫣含冤而死,最放心不下的两人中便有怜月了。

如今两人竟是落得这般田地,席飞凤的记忆被涌现了出来,不自觉攥紧了手,司徒嫣已与她融为一体。

“怜月,你怎么会成这样?”席飞凤眼中含泪,看着怀中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女子,更坚定了报仇的心。

怜月情绪激动,脸色憋得涨红。扯住席飞凤的衣服,眼中满是惊恐,“小姐……快逃,夫人说……让你快逃……”

“我娘?我娘在哪里?”席飞凤抓紧手问道。

“小姐……夫人危险……”

怜月惊恐万分的喉了一句。

席飞凤心急的抓住她的手,“我娘在哪里?告诉我!”

“……后院,夫人她在……”

怜月紧紧攥着她的手,眼泪啪嗒啪嗒滴了两滴,眼睁睁看着这个可怜的女人慢慢呼气多进气少……

“怜月……”

怀中的女人死了,眼睛怒开,死不瞑目;席飞凤不怪她没有说出夫人被管在什么地方,并且也没有道明什么真相;不过这已经足够了,她却已经可以确定,她的母亲另有其人,并且性命攸关。

席飞凤深吸一口气,合上怜月眼睛,慢慢放下心中暗暗发誓,此仇必报!

寒风嗖嗖,冷彻心扉。

前世,她是特种兵,一生鞠躬尽瘁,却落下全国追杀的下常

如今她重生,也是危机四伏……

只是在此之前,她要查明有关司徒嫣的一切。

她将怜月埋在了原来的位置,心中阵阵刺痛,这是司徒嫣唯一信任的人,就这么死得不明不白。

她抚着胸口,站在怜月的坟前,轻声说道,“怜月,我会给你报仇的。”

回到府时,已是深夜,月亮都已不见了踪影。

悄悄来到后院的席飞凤,凭借着多年的侦查手段,最终还是找到了一处隐蔽的牢房。

牢房无人看管,不过大门有机关控制。轻松打开房门,顿时一股腥臭味扑鼻而来。

席飞凤捂住口鼻,微皱眉头,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牢房空间不大,不过已有燃着的火把照明,可看到里面管着三个人,两女一男,司徒嫣一一扫过。

“你是什么人?”席飞凤蹲在一女人面前问道。

里面的女人已经痴傻,被折磨的骨瘦如柴,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模样。看样子被关在这里已经很久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司徒嫣的母亲。

“你是……”又来到第二个女人跟前,刚要开口就看到眼前的女人抬头看她,不过片刻后又垂下头。

看样子,显然是不认识了;样子很年轻,不知道是什么人。

席飞凤摘下一个火把,向牢房里面走去,里面空间还算宽敞,最里面有一浑浊水池,不时发出阵阵恶臭,水池中有一排水笼,看样子这里就是水牢了,不知道什么恶毒的人才回把人放到这里折磨。

走近时,看到最中间水笼有人,已了无生息,安静的如同死尸。

是个女人,华丽的衣服展现了她原来的身份,长发掩面,看不清脸。

司徒嫣还没说话,谁知那女人却突然抬起了头,两眼布满血丝的看着她。

眼前的女人头发枯燥,脸色煞白,眼中满是幽怨。

水笼中的人是夫人,她拼尽了最后一口气,要见到自己苦命的孩子,此时上天睁眼,她悲喜交加颤抖着说不出话来:“嫣儿……”

此刻的席飞凤心中刀割一般的疼,慢慢的蹲下身子,已泣不成声。

忽然一口气没有冲上来,席飞凤感觉到天昏地暗的痛,最后两眼一黑,晕死了过去。

“嫣儿……”

第3章

江夫人拼命向前移动了几步,隔着水笼伸手,想要拽住倒在地上的司徒嫣;水笼装有倒刺,浑浊的池水瞬间变得艳红,显得格外刺眼。

“我的嫣儿……”江夫人血泪流出,声音凄凉,在整个地牢显得格外凄惨。

席飞凤头疼欲裂,她缓缓睁开眼睛,慢慢起身,双眼渐渐清明。

“嫣儿,嫣儿!”

江夫人仍旧在嘶喊着,见她起来,激动不已。

席飞凤几步走到她的面前,心中一疼,此刻的她双手已经无一处完好,被鲜血染红,牙齿也几乎被全部磕掉,血流不止。

前生自己为孤儿,无亲无故,死了也无人问津;此时多了个母亲相依为命,或许这是自己穿越来,自己最大的收获了;既然上天安排,那就信天由命;席飞凤已死,从今自己名为司徒嫣。

司徒嫣两眼泪不断,心疼的几乎窒息,“娘!”

被记忆吞没的她,此刻已俨然变成了司徒嫣,看到江夫人,从小的点点滴滴一下涌到了心头,自小,她与娘亲清贫度日,侍奉年迈的爷爷奶奶;又如何来到帝都寻找爹爹司徒玄凌,最后,又是如何受到了司徒玄凌与上官蝶的迫害。

一点一滴,历历在目!心痛,痛得要死。

“娘,你等我救你。”

司徒嫣说着就要起身。

“不,嫣儿,我不要你救我,你走,快走。”

江夫人撕心裂肺的喊道。

“娘,您在说什么,我今天就要带你出去,看谁敢阻拦!”司徒嫣恶狠狠的说道。

“你听娘说,嫣儿,司徒玄凌他不会认你,也不会放过你。上官蝶更恨不得杀了你,若是你落到他们的手里,他们绝不会饶了你。听娘的话,娘已经命不久矣,而你一定要活下去,不管怎样都要活下去。你快走,快走。”江摇头痛苦,他不想连累苦命的嫣儿,上天怜惜,已给了一次见嫣儿的机会,这已经够了。

“娘,如今的嫣儿已经不是从前的嫣儿,我一定会将你救出去的。”

司徒嫣不顾江夫人的劝说,起身抽出腰间的银鞭,一头拴在一根铁栏杆上,另一头绕过头上的大石头,用尽力气,硬生生的将铁栏杆拉弯了。

她伸手过去,“娘,把手给我。”

江夫人愣愣的看着她,“娘?”她又叫道。

她才将手递到了司徒嫣的手里,司徒嫣一用力将她拉出了水牢。

随后,她却震惊了。

看着一双腿仅剩下膝盖以上的江夫人,司徒嫣的眼刺痛无比,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谁干的,是谁干的?”她怒吼。

“嫣儿,只要你好好的,娘已经很满足了……”江夫人哭泣说道。

“是司徒玄凌和上官蝶?”她咬牙说道。

江夫人不回答,只是用力推她,“嫣儿,走啊,你不听娘的话了吗?”

司徒嫣将她背在身上,“要走一起走,我绝对不会丢下你的。”

正在此时,几个送饭的看守走进来,一看到司徒嫣顿时提刀杀了上来。

司徒嫣银鞭一挥,与他们打在一起。

可是,地牢中狭窄,银鞭无法完全施展,加上她身上还背着江夫人,不由占了下风。

在她背上的江夫人看在眼里,忽然用力一挣便自她的背上跌到了地上。

司徒嫣顿时大惊,连忙就要去扶她。

“快去通知公主,有人劫狱!”与她纠缠的看守大喊。

另外一个看守便要出去通风报信。

余下的一人奔着江夫人抓去,一时间司徒嫣应接不暇。

江夫人见此情景,大喊道,“别管娘,你快走嫣儿。”

随后,她狠狠撞向一旁的石壁,顿时鲜血迸裂。

“娘!”司徒嫣嘶吼出声。

她顿时狂怒不已,与她纠缠的看守被银鞭缠住脖颈,另一个在背后向着她砍过来,她一个转身,握住那看守的手,一剑刺穿了背后那人的心脏。

随后,她拿过那把刀,嗖的刺向往外跑的那人,正中其后心,当场毙命。

第4章

回首来,目中寒冰,甩去银鞭缠住的那人脖颈,手上用力,那人便一命呜呼。

走到江夫人的跟前,她蹲下身子,看着惨烈不已的江夫人,心如刀割。

“娘!”

江夫人看着她,眼中露出慈祥之色。

她张了张嘴,半天才发出一声微弱的气息,“……你不是我的嫣儿!”

原来,她已经发现了。

司徒嫣心中沉痛,眼泪连成线,“今日起,我就是你的嫣儿。娘,等我给你报仇!”

江夫人轻轻摇头,颤抖半天没有说出话,似乎有道不完的话,问不完的疑问,只是此刻已经撒手人间。

司徒嫣悲痛的大喊一声,扭过头去帮夫人合上眼睛,她明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女儿,却付出了生命,这一刻,她不仅仅是的死去的司徒嫣的娘,也是她的!

背上夫人,飞似得向后山而去。

她将娘葬在了怜月的旁边。

清月下,映照出她孤单的身影。

娘,我一定会为你报仇。

终有一天,我会将你风光大葬,为你立碑建庙!

已近腊月,寒风凛冽。

现代已是多年的暖冬,而古代的冬天却异常寒冷。

她烤着火盆坐在屋里看着书,忽然,百合走进来说道,“郡主,老爷让您到前厅去。”

她起身冷笑说道,“好,我即刻就去。”

自从醒来之后,司徒玄凌以为她真的失忆,却不知,此刻的她早已经将一切记起。

当然也包括,司徒玄凌派人去杀她与母亲。

终于来了!

既然司徒玄凌曾经那么想要她的命,如今又对她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其中必定是有利可图。

而她等得就是这一刻。

司徒嫣没想到,她最终等来的是一纸赐婚的圣旨。

被赐婚的女主角当然是她,要娶她的人是帝都赫赫有名的浪荡王爷,洛一辰。

心中最后一个疑问也在此刻明了,原来她的价值就是替他的女儿嫁给一个人渣。

圣旨念完,宫里的公公冷眉垂眸的看着司徒嫣,“还不接旨!”

空气瞬间再次凝结,包括司徒玄凌的所有人都在等着她接圣旨。

司徒嫣打量着一脸紧张的司徒玄凌,显然,他在担心,怕她抗旨,那可是死罪!

这桩婚事不用想也知道一定不是什么金玉良缘,不过,她会让司徒玄凌为这个决定悔恨终身。

司徒嫣轻轻一笑,双手举过头顶,“臣女接旨,谢主隆恩!”

司徒玄凌松了一口气。

送走了太监,司徒玄凌看着司徒嫣笑了,他温声说道,“嫣儿,你做的很好。”

司徒嫣呵呵一笑,“爹爹这样为我打算,女儿又岂能让您失望呢?”

帝都繁华,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可是,司徒嫣却无心欣赏。

她总要知道,她名义上的未婚夫究竟是个什么货色!

洛王府后门

“哇!你看那个是不是个尸体?”忽然,司徒嫣的思绪被一个女子的一声惊呼打断。

“那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你干嘛这样大惊小怪的?吓死我了。”

女子的同伴说道。

那女子轻呼了一口气说道,“你没听说吗?昨夜,洛王府后门又偷偷的抬出来一个女孩的尸体。直接被扔进河里了。”

她的同伴惊呼出声,“你说什么?你是说洛小王爷又弄死了一个女孩?”

“不是他还会是谁?难道是死了的老王爷啊!”

女子笃定的说道。

“可是,我刚才还听我哥说,洛小王爷今天呆在君子阁一整天。他可真是精力旺盛啊!”

“你越来越不害臊了,什么话都敢往出说。”

“怕什么,这里又没有别人!”

司徒嫣唇边勾出一抹凌厉的弧度,果然,这个小王爷是个禽兽不如的畜生。

很好,君子堂是吗?

本小姐今日就亲自去看看你到底变态到何种地步!

君子堂

是帝都最高级的妓院。

到了门口,两个龟奴拦住她的脚步。

“君子堂禁止女客到访!”

朕的野蛮妃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朕的野蛮妃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11章(第11章 故擒欲纵)

    原标题: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11章(第11章故擒欲纵)书名: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第11章故擒欲纵“段少,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手段,我不需要像其他女人一样!”简烙心委婉地说道。两人距离太近,他炽热的呼吸喷在了简烙心的脸上,令得她的脸孔更是发烫。段凌希轻笑一声,“所以你的手段就是故擒欲纵?”简烙心微微一顿,好看的瞳中泛着奕奕有神的光,“段少真聪明!”她那薄如樱花瓣的唇瓣泛着一种诱人的光泽,水汪汪的大眼睛,清冷的神色,似是雨中的一缕柳枝儿,清凉又带着诱人的气息。“既然令你那么花心思,那我就成全你吧!”段

  • 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11章(第11章 老公我错了)

    原标题: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11章(第11章老公我错了)小说名字: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第11章老公我错了“你!慕初夏!你敢这样对我!”苏言脸色阴沉的可怕,眼里露出的凶狠的目光好像要将她吃了,这还是第一次,她这个市长的千金,如此地狼狈过。此刻,慕初夏觉得自己的心里感到无比的痛快,那日的痛彻心扉,比起现在她的狼狈不堪,又算的了什么呢?她苏言欠她太多太多,这区区一杯牛奶泼脸,根本不够!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对面的苏言已经抬手,朝着她的那张脸扇了过来。一阵风从她耳边吹过,等到慕初夏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

  • 大叔要抱抱11章(第11章 他的暗夜精灵)

    原标题:大叔要抱抱11章(第11章他的暗夜精灵)小说名:大叔要抱抱第11章他的暗夜精灵前一个节目终于结束了,主持人上台叽里呱啦讲了一番,介绍下一个节目。当主持人读到“领舞林默”的时候,俞子铭惊呆了。明明节目单上写了她的名字,可他没有注意到。不会吧,她能是领舞?吉他声起,漆黑的舞台上,灯光瞬间点亮,身穿黑色无袖长裙、梳着发髻的年轻女孩儿们伴着音乐舞动着灵盈的身体。“aboywithacoinhefoundintheweeds……”歌声响起,舞台中心的灯光突然亮了,灯光中,身穿红黑色长裙的林默出现了

  • 皇后在上:朕心甚悦11章(第11章 抢刀)

    原标题:皇后在上:朕心甚悦11章(第11章抢刀)小说:皇后在上:朕心甚悦第11章抢刀叶青梧摸摸两个孩子的头,笑了,“苏苏知道疼哥哥,真好。不过,外面坏人很多,你们身份也不一样,出去一定要注意安全,要和方怀叔叔一起。”“娘亲我知道了。”叶子苏半垂着头,有些害怕语气重的哥哥。“以后想出去玩哥哥陪你一起。”叶南砚拉住叶子苏的手,“苏苏,刚才哥哥不是有意凶你的,哥哥怕你被坏人带走。”叶子苏终于被安慰好,母子三人才一起进了正厅。锦芳却有些担心,可到底也没说什么,两日后,叶青梧和锦芳带着两个孩子便一起上了街

  • 婚成妻旧:老婆复婚吧11章(第11章 这点疼算什么)

    原标题:婚成妻旧:老婆复婚吧11章(第11章这点疼算什么)小说名字:婚成妻旧:老婆复婚吧第11章这点疼算什么沈安然并没有马上就下楼,而是站在走廊的护栏前面探身打量了一下楼底下的情况。楼下的客厅里只有两个人,福妈跟路璐,那个男人也许已经离开了。路璐坐在长沙发上,大咧咧的将腿架在茶几上,手肘撑着沙发的扶手,托着腮,不知道在想什么。下了楼,沈安然将手里的碗递给了刚刚将客厅收拾了一下的福妈,然后走到沙发前面坐下。“怎么了?”靠在软软的真皮沙发上,沈安然忍不住的抬起右手捏了捏脖子。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下午,浑

  • 浮生运途11章(第十一章 危机)

    原标题:浮生运途11章(第十一章危机)小说名:浮生运途第十一章危机“陈哥,你帮帮我吧,这么多活我可干不完!”看到陈功没有丝毫反应,赵妮娜只好主动开口提要求了。陈功正想着开口拒绝她,郑芳芳的房间又传出来一个尖厉的声音:“赵妮娜,你给我过来!”赵妮娜给吓了一跳,心想这又是怎么了,声音这么大,要吓死人吗?连忙向陈功伸了伸舌头,急忙走进郑芳芳的办公室。“交给你的工作,从现在开始要独立完成,知道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是副主任科员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遇到困难就躲着,要全力克服困难,过几天,我们处会再调两个人,工

  • 潮流天王11章(第十一章 拍电影)

    原标题:潮流天王11章(第十一章拍电影)小说书名:潮流天王第十一章拍电影上辈子的经历,让宋铮对这些打着演艺圈旗号的人,都带着点儿怀疑的眼神,前世在横店的时候,第一次被骗,就是有个留着大胡子自称导演的人,说是要找他拍电影,当时的宋铮就是个毛头小子,也和很多同龄人一样,觉得自己身上拥有着等待别人发掘的奇异潜能,然后就是,他赚的钱被那个大胡子骗了个干干净净。再后来就是那个打着经纪人旗号,声称要把他捧成亚洲天王的胖子,当时,宋铮其实没怎么相信,只是那会儿身边没朋友,突然冒出来个很会玩儿的胖子,他自然求之

  • 女神我来也11章(第十一章 龙与蛇不同居)

    原标题:女神我来也11章(第十一章龙与蛇不同居)小说书名:女神我来也第十一章龙与蛇不同居整个下午项少凡这厮都在怡人集团里面瞎晃荡,不是找这个妹纸唠嗑,就是找那个少妇谈心,让远处的孔梦怡对他咬牙切齿,内心不断骂道:“真是一个混蛋,色胚。”“项哥,真是奇了怪了,早上朱队长真是扯蛋啊,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怡人大厦后面项少凡坐在一个树下,猛子不解问道。一想起今早朱峰的表现,连地板都不放过,猛子就想发笑。项少凡摸了摸鼻子,笑了笑,怎么回事?那是本大爷我的杰作,不过项少凡并没有承认,也装出一副好奇模样,道:

  • 女教师的出轨日记11章(他叫顾子安)

    原标题:女教师的出轨日记11章(他叫顾子安)小说名:女教师的出轨日记他叫顾子安季兰芳两口子很激动,抱着孩子不撒手,怎么看都看不够。顾书华却很平静,他没有一点激动,本来他也很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可是现在却觉得一点儿都不高兴。那天得知丽青怀孕了,他去查找了相关资料,他这种情况也可以让老婆怀孕,所以,当时他相信这个孩子是他的。孩子推出来了,小小的身子裹在襁褓中,只露出了个脑袋,头发黑黑的,脸蛋红彤彤的,鼻子很高很大,嘴也很大,单眼皮,很可爱的小模样。小家伙嘴巴一撇一撇的,好像在找东西吃。“哇,我的宝贝

  • 我的性感黑丝女老板11章(有一种情感叫知己)

    原标题:我的性感黑丝女老板11章(有一种情感叫知己)小说名:我的性感黑丝女老板有一种情感叫知己转眼到了9月20日,天气凉快起来,已经有了初秋的冷意。这段时间里,我手里微薄的银子一天天在减少,依旧过着没有早饭中午和晚上各一个大碗面的艰苦日子,每日在半饥饿状态下奔波着,身体日渐消瘦,时不时会觉得头重脚轻。不过我还是坚持熬着,一天天算计着日子。云朵对我的身体变化提起过几次,我每次都做毫不在意状说自己在减肥掩饰过去。云朵几次欲言又止,带着有些怀疑的目光看着我。张小天那边的订报活动今日结束,我大概统计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