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嫡女有毒》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1:34: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嫡女有毒

第一章 前世恨,溺死

“大小姐,宁紫盈己经被打晕过去,还要打吗?”

护国侯府的云影院里,高高端坐着两个华服的女子,拿起茶杯悠然的喝了一口茶,轻蔑的看着地上被打的缩成一团的东西,血肉模糊,那己经不成人形了!

其中一个人走上前,拨开挡在那人脸上的乱发,用做作的娇媚声音道:“盈妹妹,醒醒,盈妹妹!”

被脸上的疼痛弄醒,宁紫盈抬起被泥士污浊的脸,显示出几道深深的血痕,正是方才宁紫盈用指甲划伤的。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盈妹妹,不要恨姐姐,你在婚前就与男人有苟且的行为,实在是让人不耻,宇航哥哥怎么可能还要你这种不干净的女人……”

“宁紫燕!”沙哑的嗓子艰难的吼出这句话,“与男人有私情的明明是你,抢人未婚夫的人也明明是你!”

宁紫燕用攥着娟帕的手挡在鼻子下,好像要阻挡什么肮脏的东西,不屑的说道:“我与宇航哥哥是两情相悦,是你不要脸的死缠着他!本来看你可怜,让宇航哥哥纳了你也没什么,尚书府也不是养不起一个端茶倒水侍候我的小妾,可是谁让你运气不好,偏偏和男人私会的时候,撞到我和宇航哥哥,所以,我才不得不出手……”

看着面前得意洋洋的宁紫燕,宁紫盈只觉得一股怒火上涌,这个女人,暗中和自己的未婚夫私通,甚至珠胎暗结,为了抢自己的婚事,就在自己大婚前,竟然反诬自己私通外男!这世上竟然有这么恶毒的女人,枉她之前当她亲姐姐对待。

被仇恨烧红了双眼,己经被下人们打的晕死,只能趴伏在地的宁紫盈突然扑向宁紫燕,被打落了牙齿满口鲜血的嘴,狠狠的咬住宁紫燕的手,感觉到牙齿切开手上的皮肤,嵌入肉里,鲜红的血渗出来,不知道是她口里的,还是宁紫燕手上的!

刚才还悠然的坐在旁边看热闹的护国侯夫人凌氏,这时候也冲过来对着宁紫盈打骂,但是不管背上身上被打的如何的疼,宁紫盈都没有松口,眼睛直直的盯着宁紫燕,嘴里越来越使力!

“贱人!”

一个浑厚的男人的声音在一片喧闹中突然响起,是夏宇航!

紧接着,宁紫盈只觉得腹部被什么猛的撞击,完全没有防范的她被打的直接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湖边的一块大石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染红了面前的地面!

“竟敢弄伤燕儿!把这个不知廉耻的贱妇给我扔到湖里去。”夏宇航的声音泛着无情。

“竟然敢咬我,把这个贱人压到湖里溺死!”宁紫燕尖锐的疯狂叫声……宁紫盈想抬头看清楚这个昨天还对自己甜言蜜语,今天就无情的要杀掉自己的男人,可是紧接着她被几个人抓着头发狠狠的拖进边上的荷花池。

“小姐!”是贴身丫环香儿的惨叫声,努力想回头,却看不清楚眼前的一切。

胸口处暴烈一般的窒息,渐渐的麻木的身体再也感觉不到疼痛,用尽身体最后一点力气,视线努力凝聚在凌氏、宁紫燕和夏宇航的脸上,她无声的朝着苍天狂笑,透过水面的波动,可以看到她凄绝而扭曲的笑容,阴冷而嗜血……“来人,把她们两个压上石头,沉到水底,等明天过后就说溺水而亡。”待得水面不再扑腾,一主一仆全己经死透了,凌氏站起身冷冷的吩咐道。《嫡女有毒》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是,夫人!”过来几个婆子利落的拉过一边的石头绑在宁雪烟和香儿身上,然后用力推入荷花池,水面上溅起一大堆水花,随既化为淡淡的涟漪,没人知道这云影院的主人己死在这片荷花池中。

“燕儿,该死的贱人咬的不轻,快去看看大夫,别担误了明天的婚事。”处理完眼前的一切,凌氏转头看向宁紫燕,心疼的道。

“母亲,我这点儿小伤不用担心,倒是明氏这一死,会不会担误我和宇航哥哥的婚事?”夏紫燕伸手指了指后院东南角方向,那边住着的是护国侯宁祖安的平妻明氏,而恰恰方才有人来报,明氏死了!

明氏好歹也护国侯的平妻,位份上与自己这位护国侯夫人一样,若把事情宣扬出去,身为女儿的宁紫燕得等到三个月后才能出嫁,可是她等得,她的肚子可等不起!

“那个贱人早不死,晚不死,竟然这个时候死,燕儿放心,母亲会把她的死日拖到后天。”凌氏冷哼道,原想着那个贱人早该死了,想不到她居然命硬,还多拖了半个月,偏巧正和自己宝贝女儿的婚期撞上!

说话间,一群人忽拉拉全出了云影院的大门,走在最后的婆子随手关上院门,云影院又重新恢得了宁静,谁也不会想到,这空关着的院子里,己没了主人……在水中不断下沉的身体突然苏醒,虚浮的身体让她的手下意识的猛的身前一抓!

醒了!

睁大双眼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宁紫盈眼里满是疑惑。

她明明己经被溺毙在荷花池里,现在这里又是哪里?

第二章 重生灵堂

这里是哪里?

看到身上的白色麻衣和屋子里简陋的灵堂布置,宁紫盈突然晕眩阵阵,大段陌生的记忆一股脑的涌入她的脑海。

宁紫烟,十四岁,护国侯府的五姑娘,胆小懦弱,生母是护国侯府不得宠的平妻明氏,于昨天咽下最后一口气,宁雪烟因为悲痛,体弱,硬生生的哭死在母亲的灵位前。原文163woman.com

而她也因此在宁雪烟的身体里重生,再也不是那个投奔到护国侯府的族女宁紫盈了!

屋外传来前院里喜乐和人们欢笑的声音!让她恍然若梦……是了,根据宁雪烟的记忆,现在在前面成亲的就是夏宇航和宁紫燕!

她们以为,宁紫盈己经死了!

天道轮回,报应不爽,现在的她,己经不再是从前的她,这一次,轮到她送他们下地狱去了……“五姑娘,五姑娘。”门口传来奶娘韩嬷嬷的声音。

“韩嬷嬷,我在这里。”喉咙里发出暗哑的声音,她一个哭得昏过去,又饿了一天的人能发出这样的声音己是不错。

听得宁雪烟的声音,韩嬷嬷急忙跑过来:“五姑娘,老奴给您带了些水来,您先喝口水,休息一下。”

“嬷嬷,夫人那里还没有安排下人送饭么?”喝了点水,喉咙不再火辣辣的烧痛,她稍稍恢复了些音色,眸底露出几分沉凝,这个时候新娘己抬上花轿离开,但是听外面的喧哗,宾客应当都还在,事情闹出来,看的人应当不少。

“老奴问了几个,他们说……”韩嬷嬷困难的咽了口口水,看了看宁雪烟,“他们说大夫人一会派人送来,让姑娘别急。说明163woman.com

“嬷嬷,走,我们自己去取!”宁雪烟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冷意,猛的站起身来,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她如果记得没错的话,现在在护国侯府的长辈,除了那位重面子的太夫人,还有一个客居于护国侯府的柳太夫人,极是重规矩。

这位柳太夫人是护国侯宁祖安的亲姑姑,己死的夫婿曾是江南一带的名士,她嫁到柳家只生了一个女儿,夫死后女儿出嫁,孤零零一个人,宁祖安特意去江南把她接来孝敬在家,当时满朝上下,无不说宁祖安为人孝道。

“什么,我们……我们自己去?”韩嬷嬷震惊的张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一向柔弱的被自己护在怀里的姑娘。

“是,我们自己去拿,他们不是说我母丧,晦气,让我不要到前面去吗!”

宁雪烟冷冷的道,漆黑的眼眸流动着凌厉和恨意!

宁紫燕不要以为花轿进了夏府的门,就算没事了,今天就算是股清水,她也会搅浑了,更何况,护国侯府,何曾清过!

“五姑娘,您不能去前面,老夫人和大夫人知道,都不会饶了你的。”韩嬷嬷被宁雪烟突如其来的决定吓的一哆嗦,死死的拉住宁雪烟的衣袖,生怕她莽撞的真就这么冲出去。

“韩嬷嬷,放心,我不会莽撞的。”宁雪烟双眼深幽莫名。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见自家姑娘坚持,韩嬷嬷只得拿起放在地上的灯笼,伸手扶着宁雪烟。

一路向着前院热闹之处走去,来往下人都穿的喜气,更显得她的白色麻衣格外刺目。

丧事按住不发,府里的大多数下人并不知道有人去世,而宁雪烟那么多年因胆懦,没出过明霜院,那些新来的下人也不清楚她的身份,纷纷三三两两的偷偷猜测着她是谁!

“这是谁啊,怎么穿成这样?弄的好象谁死了似的。”

“这好象是那边的五姑娘,看看这样子,哪有侯府姑娘的气势。”

“是那边那个啊,真是没规矩,大姑娘今天成亲,她却穿成这个样子,弄什么妖娥子。”

人群里忽然冲出了一个婆子,伸手拦住她的去路,不客气的道:“五姑娘,你怎么跑这里来了?身子不好,就别出来折腾,大夫人让你回去歇着。”

侯府里的人都管侯夫人凌氏为大夫人,平妻明氏为二夫人,来人正是凌氏的贴身婆子云嬷嬷,宁雪烟认出,昨天晚上溺死宁紫盈的几个恶仆中就有她,眼眸中蓦的射出无法控制的冰冷恨意。阅读163woman.com

“云嬷嬷,五姑娘都一天没吃饭了,怎么还没人送饭过去。”韩嬷嬷上前接口道。

“这前边乱成一团,来往的全是贵客,夫人、太夫人都还吃上饭,五姑娘这里着什么急,等弄妥当了,自然会给五姑娘送饭。”云嬷嬷不耐烦的道。

“弄妥当了?要等到什么时候,难不成母亲和祖母和我一样,今儿一天没用膳了?”收敛起眸底的恨意,宁雪烟抬起头,颇为惊异的问道。

一向懦弱不高声说话的五姑娘,今天竟然这么伶牙俐齿的驳斥自己,云嬷嬷一愕,抬头正对上宁雪烟幽冷的眼眸,不由自主的生出几分寒悚。

第三章 初相对,锋芒毕露

“云嬷嬷,听说今天厨房是你管的事,怎么这主子没吃上饭,这奴才们一个个都吃过了?”宁雪烟伸手环指了一下,最后停留在云嬷嬷油乎乎的嘴角边,语带嘲讽的笑道。

“五姑娘,你可是堂堂侯府嫡女,为了一顿饭就和我们做下人的纠缠,实在是太有失体统了,你还是先回去,等我们这边忙完了,就会给您送去。”云嬷嬷想不到今天的宁雪烟,这么凌厉,倒被吓了一跳,可一想到是夫人暗示自己晾着这位五姑娘、还有她平时那人人可欺的模样,又开始漫不经心的敷衍着。

说完,也不待云雪烟回答,转头对跟在身后的两个婆子道:“来人,送五姑娘回去!”

她是凌氏的心腹,当然知道不能让宁雪烟把事情闹到前面去,这边强硬的要让人把宁雪烟拖走,绝不能让宁雪烟坏了事。

“狗奴才,我看你们谁敢碰我!”看着两个婆子气狠狠就要过来,宁雪烟忽然冷笑一声,厉声道。

那种眉宇间迸射出来的戾气,宛如实质般,两个婆子吓得一哆嗦,哪里还敢真个上前动手。

云嬷嬷自觉丢脸,连声朝着两个婆子怒吼:“去,还不快把五姑娘拖走。”

宁雪烟心头冷笑,奴大欺主,凌氏养的好奴才,不过,这也正是她需要的,推开护着她的韩嬷嬷,上前两步,扬起手,一巴掌直接甩了过去:“狗奴才,本姑娘是侯府的主子,是你这种狗奴才想拖就拖的吗!”

“啪”的一声,凝聚了她两生两世恨意的巴掌,狠狠的甩在云嬷嬷那张不敢置信的脸上。

谁也没想到,胆小怕事的五姑娘真的会打大夫人身边的贴身嬷嬷!

云嬷嬷在府里哪受过这个,下意识的一捂脸,一脸凶相的怒吼道:“你竟然敢打我!”

她这会头脑发晕,只觉得耳边嗡嗡做响,再看到边上几个丫环婆子,居然还有人在偷偷笑,立既觉得失了颜面。

恨恼之下,哪里还想得起宁雪烟也是这府里的主子,猛的冲过去,扬起手就要打过来!

果然是个恶奴,竟然真敢对主子动手,宁雪烟眼中闪过一丝嘲弄,身子往边上闪了闪,脚步却是故作踉跄不稳的倒了下去,伸出去的脚正巧绊云嬷嬷的脚上,把狠狠扑过来的云嬷嬷绊了个狗吃屎,没头没脑的跌在宁雪烟的边上。

看着凑到自己面前来的云嬷嬷,宁雪烟手指一收,从极隐敝的角度伸过去,用力狠狠的在云嬷嬷的胸口掐了一把,她这下用的是死力,掐完她就往云嬷嬷身上倒去,外面看起来似乎云嬷嬷拖着她似的。

她这一下极狠,云嬷嬷痛的狂乱的尖叫起来,早失了理智,完全忘记了宁雪烟是护国侯府的主子,伸过手来就要打宁雪烟,一边还尖声骂道:“死不了的小贱人,竟然敢打我,看我今天不要了你这个小贱人的命。”

旁边的丫环,婆子这时候也反应过来,立刻冲上来拉架,韩嬷嬷最快,拉过宁雪烟护在怀里,死死的抱住,一时间乱成一团。

“住手,这是怎么回事?”怒叱声传自头上,匆匆过来的凌氏看到这一幕,几乎要疯掉!狠狠的瞪了云嬷嬷一眼,吓得云嬷嬷一哆嗦,忙把手中拉着的云雪烟的一只胳膊给扔了出去,急急的分辨道。

“夫人,是五姑娘打我,您看,她把我打的脸都肿了。”说着指着红肿的侧脸给凌氏看,大声抱屈,那块地方又红又肿,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打了的。

“五姑娘,怎么回事,你不好好的在明霜院呆着,跑这里来打下人做什么?”凌氏皱了皱眉头,看着被护在韩嬷嬷怀里的宁雪烟不悦的问道。

宁雪烟扶着韩嬷嬷的手,艰难的站起,苍白的小脸没有一丝血色,连唇色也浅淡的几乎看不出来,伸出胳膊指着云嬷嬷道:“母亲,这个狗奴才,不但骂我还咬我,请母亲为女儿做主。”

“啊!”

众人都惊叫起来,目光都落在宁雪烟素色的衣袖上,上面一大块的血迹,尚着白色的衣袖,从袖口处还在往下滴血,这会再看宁雪烟苍白的小脸,分明就是失血过多造成的。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除了宁雪烟自己!她敛去眉间所有的恨意,苍白的脸色和血流不止的伤口一对比,显得触目惊心,看在周围人眼中,越发的楚楚可怜。

“夫人,老奴没有咬五姑娘!”云嬷嬷也吓了一跳,心觉不好,急忙辩解道,宁雪烟再不得宠,也是府里的主子。

“嬷嬷难道想说,这是我自己咬的?”宁雪烟身形站立不稳,一手捂着头,虚弱的几乎马上要晕过去,却还强撑着转头看向凌氏,“母亲,请母亲为女儿做主。”

她着重强调“女儿”两个字,说完身子直往后倒,韩嬷嬷忙伸手抱住她,宁雪烟在韩嬷嬷耳边低低的一句,就晕了过去。

第四章 喧闹,咬主的恶奴

原本围观的丫环婆子们才醒悟过来!五姑娘再不受待见,那也是侯府的嫡小姐,这要是真的在这里出了事,在场的谁也讨不了好,一时间竟都不知所措,只是手忙脚乱的掐人中,叫喊着请大夫。

花园里吵闹的叫喊声传到前院儿,还在宴会上的夫人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这时候,一个身上染血的嬷嬷匆匆从旁边走过,却被一个华衣妇人拦住:“后院发生了什么事情?”

韩嬷嬷原本不知道宁雪烟让她到前面走一趟的意思,这时候突然明白过来,小姐这是让她将这些夫人们引到花园去!

便赶紧对这位夫人说道:“花园那里有个奴才跟府里的五姑娘动手,把姑娘打晕了,老奴是去找大夫的!”

一句话,将所有的夫人们都惊呆了!

下人敢跟主子动手,护国侯府到底还有没有规矩!

但是这些夫人们也都被勾起了八卦的兴趣,不约而同的一边议论着一边往花园走去。

看到她们过来,知道事情己控制不住,凌氏气的脸色发青,手脚冰凉,狠狠的瞪了一眼云嬷嬷,云嬷嬷被瞪的回过神来,直挺挺的跪在宁雪烟面前,瑟瑟发抖。

“五丫头这是怎么了,是谁伤了五丫头?”人群微分,护国侯府太夫人皱着眉头走了出来,看了看晕倒的宁雪烟,眼底泛起些不悦,目光落在宁雪烟失血的手上,更多几分不喜。

今天是宁紫燕成亲的大好日子,弄出这样的事,侯府的体面都被丢光了,太夫人怎么心情好的了。

“请太夫人为五姑娘做主,这个狗奴才不但饿了五姑娘一天,还在五姑娘出来责问她的时候,又骂又打,还咬了五姑娘,太夫人,您请看,五姑娘……五姑娘……”刚才趁乱偷偷回来的韩嬷嬷也顾不得害怕了,指着宁雪烟鲜血淋漓的手悲愤的道。

众人的目光不由的都落在宁雪烟手上,有些胆小的夫人忍不住低叫起来,鲜血淋漓的伤口虽然没看到,但那上面不断往下滴的血,可是让人心头发颤,一口就把人咬成这样,这得多狠哪,果然是恶仆欺人!

“太夫人,不是老奴,老奴没咬五姑娘。”云嬷嬷满头大汗,着急的分辩道。

铁证如山,竟然还敢狡辩,有几位夫人看不下去,不满的开口:“没咬,手能成这样!真是一个该死的狗奴才。”

“这样的狗奴才就得打死,没的还敢欺负主子。”

“护国侯府怎么会有这种恶奴。”

“来人,堵上嘴,把这个狗奴才拉下去杖毙!”看着这个纷乱的场面,太夫人心里己做了决定,冷厉的道,这会她只想快刀斩乱麻,否则,护国侯府的脸面就要丢光了!

“大夫人,大夫人,救命!”云嬷嬷一看不好,转身朝凌氏大声求救起来。

可是立刻就有两个婆子走上前来,二话不说,拿帕子堵了她的嘴,就要往下就拖。

“且慢,母亲,还没问问清楚,就这么处置了……不,不好吧!”凌氏虽然怕太夫人,但是现在容不得她不开口,只得硬着头皮道,自己的心腹要被杖毙了,还口口声声向自己求饶,这会要是不开口,这以后府里还有谁敢跟着她。

“那你的意思是,把这个胆敢害主子的恶奴放了?”太夫人冷冷的斥道,对这个媳妇越发不满意,到底是小门小户出来的,眼界小的很,也不看看这时候闹出这种事多么不合时宜,更何况宁雪烟这一身麻衣,可让太夫人心头不由得一抽。

那事可不能再闹出来,那件事闹出来可真是大事!

被太夫人当着众位夫人的面这么一斥,凌氏脸上又羞又愤,一时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嫂子,先等一下,今天是大丫头的大喜日子,见血有些不太好。”站在一边的柳太夫人制止道,原是大喜的事,现在还闹出人命来,可就成了大凶之相。

这话说的极是有理,太夫人点了点头,就想让人先把云嬷嬷关起来,等这件事了后,再单独审问。

一直闭眼,却头脑清醒的听着周围动静的宁雪烟心里冷哼一下,知道铺垫的差不多了,才慢慢的睁开眼。

嫡女有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嫡女有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1章(第11章 她的弱点是什么)

    原标题: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11章(第11章她的弱点是什么)小说名称: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第11章她的弱点是什么“有消息了?”司傲霆眉头都没抬一下,面色如常地出声。这口气却吓得穆风心一紧,急忙收回了视线。他将手里的一份文件恭敬地递给司傲霆。“人还没有找到,不过已经将小偷所有资料都查清了。”司傲霆接过文件却没看,音色冷沉。“你觉得她不像是盗贼,是吗?”穆风面色一红,低下了头。“四少,属下确实是这样认为,不管从哪个方面看,这个顾小姐她都……都不像有那个能力,悄无声息潜入研发部,顺利偷

  • 邪魅皇叔狂宠妃11章(第一卷 风起青龙第11章 小心祸从口出)

    原标题:邪魅皇叔狂宠妃11章(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1章小心祸从口出)小说名字:邪魅皇叔狂宠妃第一卷风起青龙第11章小心祸从口出看着朝着自己走来的楚青歌,三位公主的脸上都露出了诧异的神情,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意外见到楚青歌。很快,楚子萱便恢复了平静,倾国倾城的美艳脸庞上,扬起一抹优雅迷人的浅笑。只见她迈着细碎的步子朝着楚青歌走去,一边走一边轻笑着说道:“太子哥哥的身体好些了吗?”静静地看了楚子萱一眼,楚青歌并未表现出任何的异常,始终是一付平静的神色,俊朗的脸庞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波澜,就好像根本没听

  • 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1章(第一卷 夜色撩人第11章 你睡地上)

    原标题: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11章(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1章你睡地上)小说名称:掠爱成欢:狼性老公太霸道第一卷夜色撩人第11章你睡地上门被保镖带上了,过了几分钟,直到外头一片寂静,什么声音也没传来,安小苻这才探出头,大口大口地呼吸。憋死她了。靳东夜,他这是要去哪里呢?安小苻带着疑问,眼睛盯着天花板,被迫地做着暖床丫鬟的工作。三楼书房,左鹰已经等候在里面,看见靳东夜进来,低下头:“少爷。”“什么事。”“收到消息,曹家那边这几天会有动作。”“曹一山?他不是死了么。”“是下面的人。”“就凭他那几个不

  • 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1章(第11章 什么来头)

    原标题: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11章(第11章什么来头)小说: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第11章什么来头从头到尾都在用戏谑的姿态来观赏这一切的卓彧,是真的抱着玩玩的想法,刁难一下那个季如祯。要知道,龙十三从四岁开始,就被自己放在身边精心培养,虽然他不敢说十三的武艺在天圣王朝可以独占鳌头,但对付一个浑身上下没有几两肉的小丫头,就算是闭着眼睛,也可以在顷刻之间将其制服。直到那两个不在同级别上的人真正动起手来,卓彧的自信,才随着眼前所出现的画面,慢慢瓦解。与其说季如祯跟十三之间是一场比试的话,倒不如说

  • 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1章(第11章 为太子做事)

    原标题: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11章(第11章为太子做事)小说: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第11章为太子做事太子看了林落一会,却是冷冷问道:“你昨夜去了哪里?”林落皱皱眉,这具身份虽然是他的下属,可还没到连私生活情况都要向他汇报吧?见林落不回答,太子脸上更冷了,道:“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本太子找了你一夜,你却现在才出现,你到底去了何处?”林落问道:“找我干嘛?”“自然是有紧急任务!”太子不爽的扔出这句,俊逸的脸上简直要结出冰,要不是因为昨天一晚上没林落的下落,他今天也不可能亲自跑到将军府当着这么

  • 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1章(第11章 别拆师祖的台)

    原标题: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11章(第11章别拆师祖的台)书名:邪王独宠:坑爹宝宝废柴娘第11章别拆师祖的台“师傅,你愿意让我们现在出谷,恐怕是还另有原因吧。”苏倾云挑了挑眉道。“咳咳。”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荀彧祖老脸微微一抖,心中暗自道,“这小丫头怎么这么的难应付。”“不是师祖你嫌我们烦了,所以让我们出谷,想要清静一下?”苏宝宝眯着眼睛带着疑问,微微朝着荀彧祖靠近了过去道。“当然不是了。”荀彧祖一口否认道,“阡机阁阁主身中剧毒,他请为师出谷医治他,但是为师没时间去。”“阡机阁阁主给了你好东西

  • 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1章(第11章 被人跟踪)

    原标题: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11章(第11章被人跟踪)书名:鬼帝狂后:废材庶小姐第11章被人跟踪琉璃台上传来了紫焰的声音:“你身上有本尊的印记,从此,你便是本尊的徒弟,收好琉璃灯,去寻找一枚八星风火双系的魔兽凝丹回来,那是你救命的东西,能不能除掉阴毒,就看你本事了。”“八星的风火双系魔兽凝丹。”云轻婉轻轻低喃,随后重重点头说:“好!”清风镇的夜晚,大雪纷飞。云轻婉所踩过的地面,留下了一个个深深的脚印。她冒着寒风大雪走出了清风镇。就在她准备前往碧云森林的入口时,云轻婉突然停下了脚步,眉头深深拧紧,

  • 重生之鬼手狂妃11章(第一卷第11章 使小动作,有你好看)

    原标题:重生之鬼手狂妃11章(第一卷第11章使小动作,有你好看)小说名:重生之鬼手狂妃第一卷第11章使小动作,有你好看“好吧,大哥,你到底怎样才满意?”苏芷曼无可奈何。因为不知道这人的底,她不知道什么地方才是他的七寸,只能暂且静观其变。而且,这种情况下她也不能喊救,且不说苏家有没有人救她,或者是抓住这件事又给她往头上扣帽子,就说眼前,她相信对方肯定会在她的声音高扬的那一刻封死她的口。好在,对方还没点了她的穴道,她还能自如行动不是?“墨,交给你!”司马昱承站起身,似乎并无商量的余地。“等等等等!”

  • 鬼王独宠腹黑嫡妃11章(第11章 爷被人强了)

    原标题:鬼王独宠腹黑嫡妃11章(第11章爷被人强了)书名:鬼王独宠腹黑嫡妃第11章爷被人强了又是嘶啦一声,独孤邪的裤子被墨雪颜毫不留情的扯了下来。接着再是一声,墨雪颜连条亵裤都没给鬼王殿下留,就跟脱侯三的衣服是一样的。“小子,你一定会死的很难看!”感觉到身上凉飕飕的,独孤邪顿时气的脸色铁青,阴冷的眸中除了无尽的愤怒,便是漫天的杀气,似乎要将人活活凌迟一样。“真会吹。”墨雪颜在独孤邪身上扫了一圈,还特意拿起手中的亵裤瞧了瞧。瞧了半天,发现确实什么宝贝都没有,不禁有些失望。她还当这男人身上会藏不少好

  • 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11章(第11章 相信我)

    原标题: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11章(第11章相信我)小说名字: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第11章相信我“砰!”子弹穿堂而过,携着风声朝着叶云兮和大宝飞速袭来。“唔”叶云兮瞬间扑倒大宝,闭上眼睛,准备好迎接这一枪,却瞬间,只觉得身体蓦然一沉,一个高大的男人扑倒在了自己的身上。紧接而来的是,他轻到几乎听不见的轻哼。“白枫在外面!你们冲出去!我掩护你们,快走!”只一瞬,方逸辰飞快的从她身上翻滚下来,单脚跪地,端着枪瞄准了那个刚刚开枪的黑衣人。叶云兮几乎是呆了,直到耳边再度传来方逸辰闷痛压抑的低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