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盛宠天后:腹黑总裁深深爱》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3:57:09 来源:网络 []
小说:盛宠天后:腹黑总裁深深爱
第1章 狐狸精

  “贱人!小三!狐狸精!”

  一打开手机,许灵就看见触目的几个字,又是莫琦柔发过来的,她最近每天都会发一些谩骂许灵的短信,似乎乐此不疲。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微微一笑,许灵熟练地点了删除。莫琦柔发的这些短信对她来说毫无意义,翻来覆去就这么几句,留着也是在占手机内存,还不如删掉。

  莫琦柔,富家千金,宋陌清的未婚妻。

  而许灵,则是每天与宋陌清同时占据各大媒体杂志头条的绯闻女主角,紫猫模特公司的嫩模。

  所以,莫琦柔每天发辱骂的短信给她,许灵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有些同情她。毕竟她可是春城首屈一指世家莫家的大小姐,高学历、高素质、高情商等三高的女神级人物,只可惜智商却不怎么高。

  许灵刚想关掉手机屏幕,就看见一条新的短信进来,许灵一看,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盛宠天后:腹黑总裁深深爱》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晚八点,梦生会所,慈善晚会,别露太多。”短信简洁有力,不多说一个字,是宋陌清的一贯风格。

  任务来了,许灵打起精神,从舒服的沙发上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打开了衣橱。

  衣橱里整齐的挂着各式各样的礼服,还有配套的鞋子,配饰。全是国际知名品牌,有几件还是全手工订制的。

  靠许灵的收入,这些当然是买不起的,这些都是宋陌清出钱买的,专门为了某些场合准备的。许灵知道,按照惯例,待会儿还会有化妆师上门来为她服务,毕竟在这种场合,女人的穿着打扮代表的是男人的颜面。说明163woman.com

  精心打扮了一下午的许灵,坐上宋陌清派来的车出发了。

  春城是本国经济发达的城市之一,是一个繁华的贸易中心,东边临海,从市区到郊区要跨大桥斜绕国道,这么有跨度的距离能确保绝对的占地面积和不同于市区的低调安静。许多经济开发区,别墅区,马场,高尔夫球场都建在这里。再加上坐落其中的陆上湖——星辰湖。使得这里依山傍水,风景怡然,富人自然愿意花大价钱在这建造金银窝享受。

  梦生会所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建立的,这是一个顶级的豪华会所,没有会员卡,就不能进入。而想要进入其中,只是有钱是不行的,还得有身份有地位,当然还有一种人也能进去,那就是像她这样的有钱人的女伴。推荐163woman.com

  今天在梦生会所举办的慈善晚会,参加的除了上流社会的贵族名媛,世家公子,就是一些知名的一线或者是超一线的演员,模特。以许灵的身家,能参加确实是看在宋陌清的面子上。

  许灵一下车就看见那一路铺到会场的红毯,还有那人山人海的粉丝。

  “啊啊,许灵!”

  一阵强烈的呐喊声迎面扑来,近距离的享受这样的粉丝热情,本来因为不喜欢走红毯而微微有点低沉的心情总算好了些许。

  总的来说,不管如何,还有这么多人喜欢着自己,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并没有白费,不是吗?

  就在这时,许灵看见了宋陌清,宋陌清被众星捧月的簇拥在中间,眯着眼睛左手摸着下巴和人笑着说话。黑色衬衫领扣解开两颗,袖口微挽,左手的钻石袖扣随着他摸下巴的动作频闪发光。

  英俊的五官毫无瑕疵,俊美绝伦,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163女性网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他的举手投足优雅得体,气质浑然,像足了英国贵族的年轻伯爵。

  不愧是年少多金的钻石王老五,宋陌清确实有这个资本让众多的女人痴迷。

  收拾好心情,许灵轻抬莲步向着宋陌清一步一步优雅的走去,乌黑的头发上别着的水晶发卡随着她的脚步闪烁,折射着耀眼的光芒。

  纯洁的雪白束腰配纯黑的礼服,如最后一抹挣脱不了黑暗的白色,恍若那魅惑的黑色正静静的凝视着它。

  许灵的礼服虽然带着明显的中式风格,但绝对不是那种真正的古风。网站http://www.163woman.com/一条两米多长的长丝巾从背后搭过,再从两个手腕上绕过显得更加风情万种。

  小鸟依人的环上宋陌清的臂膀,两人优雅的走上了红地毯。瞬间各种闪光灯闪个不停,许灵的眼睛都被照的有些模糊了,却依然姿态大方得体的向前走去。

  周围的记者看到两人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纷纷高声询问着。

  “许灵小姐,最近外界纷纷传说你和宋先生是男女朋友关系,请问是这样的吗?”

  “许灵小姐,有知情人爆料,说你深夜出入宋陌清先生的别墅,请问有这回事吗?”

  “宋先生,请问您和许灵小姐的真实关系是怎样的呢?”

  “许灵小姐,请问你这么做考虑过宋先生的未婚妻莫琦柔小姐的感受吗?”

  “宋先生,您的未婚妻莫琦柔小姐曾经公开说过你们二人的婚事照旧,请问您对此事的看法是什么呢?”

  “宋先生,您与许灵小姐,打算什么时候公开关系呢。”

  宋陌清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记者们便一下子停止了问话,只听见照相机拍照的声音响个不停。

  接着宋陌清和许灵同时开口,说道:“我很欣赏许小姐//很崇拜宋先生,我们的性格比较投契,但是我们只是好朋友,并没有其他的关系,请各位不要误会。”

  周围的记者沉默了一下,又开始狂轰乱炸似的询问。

  “你们二人回答的如此默契,真的只是朋友关系吗?”

  “如果只是朋友关系,那宋先生为何总是与许灵小姐出席活动,而不是您的未婚妻莫琦柔小姐呢?关于这一点,您如何解释?”

  无论下面的记者如何激烈的询问,许灵都是面带优雅的微笑,眼神中满是淡然。

  正在这时,一个性感的女人出现在红地毯的另一端。

第2章 廖沫沫

  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一头大波浪形金黄卷发发出耀眼的光芒,浓浓的眼影,水水的红唇性感而妖媚,一身低胸的露背礼服,将她那一对酥胸暴露在外,那黑色的衣服将她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的白嫩,脚上蹬着一双近十公分的高跟鞋,妖娆的向着宋陌清走来。

  她正是目前红透半边天的国内一线女明星,廖沫沫。

  只见她一走过来,就冲着宋陌清妩媚的一笑,说:“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你知道我等你的电话等了多久吗?”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委屈。

  宋陌清看到廖沫沫突然出现,眉头微微皱了皱,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接着廖沫沫看见了许灵,表情瞬间一变,质问道:“你为什么跟她在一起?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这段时间你不搭理我是不是因为她?你说啊!”

  宋陌清淡淡的说道:“请不要误会,廖小姐,我说过很多次了我和许小姐只是比较要好的朋友关系。”

  “廖小姐?你称呼我为廖小姐,你以前不是这么叫我的……”廖沫沫有些失魂落魄的说着。

  廖沫沫喃喃自语了一会儿,接着抬头直勾勾的盯着许灵,神色变得狰狞起来,冲着许灵骂道:“什么朋友关系?我不信!肯定是因为你,要不然他不会这么对我的!你这个不要脸的,自甘下贱的骚狐狸,就会勾引别人的男人。”

  一边骂着,一边冲到许灵身边,伸出长长的指甲,去挠许灵的脸,低声在许灵耳边说着:“我抓花你这张下贱的脸,看你怎么勾引男人!”

  许灵没想到廖沫沫竟然会动手,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来得及躲开了脸,然后就被廖沫沫的指甲抓散了头发。

  看到没能达成目的,廖沫沫的眼中划过恶毒的光芒,她一边用力的拽着许灵的头发,一边伸长了指甲挥舞着,底下却暗暗的抬起脚,想用那十公分的高跟鞋狠狠地踩在许灵的脚上。

  廖沫沫那细长的高跟鞋跟尖锐的像钉子一样,这一脚要是踩实了,许灵的脚不说是骨断筋折,最起码能多个窟窿。

  吃一堑长一智,看到廖沫沫的眼中的疯狂,许灵心下暗自警惕,果然就发现了她的小动作。

  于是她假装受惊,低呼了一声,身子顺势向后闪躲,然后快速的踹了廖沫沫的左腿一下。

  廖沫沫此时为了踩得更狠一点,正高高抬起右脚,冷不防左腿被踹了一下,身子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惊恐的大叫了一声,狼狈的倒在地上。

  许灵自以为危机已经过去了,长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却听到周围响起惊呼声,然后她就感到大腿上一片火辣辣的疼。

  是廖沫沫挠的!

  看着许灵腿上长长的一道伤痕,已经开始渗出血丝,廖沫沫心头涌上一阵报复的快感。身为一个模特,腿上却留了疤,我看你还怎么威风!可惜没把那张脸毁了,好不甘心!

  此时现场一片混乱,记者们纷纷激动的不停的拍照。

  这时,保安冲上来及时的拦住了廖沫沫。

  看着张牙舞爪,眼睛里冒着寒光的廖沫沫,许灵优雅的挑起一缕散落的头发别在耳后,淡定从容的一笑。

  已经失职的让廖沫沫划伤了许灵的腿,保安此时说什么也不会再放开她,半是强迫的将她带了下去。

  渐渐远去的廖沫沫犹自骂个不停“下贱,小三,不要脸……”

  许灵腿上那又深又长的抓痕,周围一片红肿,有些地方已经流出了血滴。

  周围的记者却不肯放过她,就像是闻到了腥味的鲨鱼纷纷围了上来,“许灵小姐,你对今天发生的事有什么看法吗?”

  “宋先生,关于廖沫沫您有什么想说的吗?她是为了您才这么做的吗?”

  宋陌清不为所动,平淡的说,“今天发生的事只是一个意外,现在许小姐要去处理伤口了,请让开。”

  平淡的话语中带着不容抗拒的威势,周围的记者噤若寒蝉,不敢再张口。

  借着这个机会,许灵摆脱了记者的纠缠,进入了梦生会所。

  一踏入会所的门口,许灵就轻舒了一口气。

  像是梦生这种的高级会所,非常的注重保护隐私,像是外面那样的娱乐记者是根本进不来的。

  梦生会所的大厅宽敞辉煌,地板不知用的什么材质,竟是透明的,踩上去看里头好像镶着一块又一块的金砖,顶棚高的不像话,仿真的星空铺满了细碎的星星,光辉盈盈的微光打下来,美若梦境。

  宋陌清很快也走了进来,许灵简单的跟他解释了一下,自己需要去盥洗室处理伤口,还要整理一下衣服和头发,让他先去忙正事,自己打理好之后就会上去找他。

  宋陌清微微颔首,一句话都没有说,举步离开了。

  盥洗室内。

  许灵皱着眉头用清水冲洗着伤口,伤口很深,但是此时血已经慢慢的止住了。

  作为一个模特,凡是可能会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是很重要的,基本上不能有任何的疤痕,否则会影响整体的美感。

  更何况这道抓痕还在腿上,一旦留疤,后果不堪设想,会对她的模特事业造成很坏的影响,会限制住她上升的空间。

  许灵有些担心,因为她从小就是有些偏向疤痕体质,为了不留疤痕她一直都非常的小心注意,哪想到今天会碰上这样的无妄之灾。

  廖沫沫下手又快又狠,自己果然还是小看了一个嫉恨中的女人啊,许灵在心中暗自反思着。

  处理好伤口,重新盘好了头发,整理了一下衣服,略微补了一下妆。许灵刚要离开,突然听到尽头的隔间那里传来了两个女人兴奋的八卦声。

  “哎!刚才外面发生的那件事你看见了没有?”

  “怎么没看见呢,我从头到尾看的一清二楚。”

  “要我说,我还真没看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平时装的一脸的清纯样,现在露馅了吧,不但被人指着鼻子骂,腿上还破了相。”

第3章 王的女人

  “我以前就看那个什么许灵不顺眼,什么清纯样分明就是一副小三样,什么女神?我呸!还不是全靠爬上了有钱人的床,傍上大款才能一路走红。这种女人,敞开双腿,谁都能上!”

  “就是!许灵她分明就是破坏别人家庭,勾引别人老公的贱货!你知道宋陌清有个未婚妻吧,她还舔着脸的往上凑,什么只是好朋友,骗傻子呢!分明就是做了婊子还想立贞洁牌坊。”

  “那个宋总裁也不知道看上了她什么,分明就是个不知道被别人玩过多少次的烂货了。那个廖沫沫打的真好,不过就是可惜没划花了她的脸就被带走了”

  “谁让人家有后台呢,一般人惹不起……”

  里面的两个人骂的越来越大声,越来越难听。

  许灵刻意抬高了声量,冲着里面说道:“喂,您好,对,没错,我是许灵,我现在正在参加宴会呢,您稍等一下我晚点再给您打电话。”

  里面的两个人就像是突然哑巴了一样,骂声一下子就消失了。周围一片静悄悄,仿佛刚才的场景从来没有出现过。

  许灵微微一笑,看来那两个人短期内不但不敢说话,估计也不敢从个隔间里出来了吧?背后议论人是非,却被正主听个正着,相信那两个人现在连肠子都悔青了吧,有胆做,却没胆子承担事情的后果。

  其实许灵身处在这个圈子里,被人侮辱谩骂是经常的事。狗咬你一口,你总不能再咬回去吧!可是谁让她现在心情很不爽呢?正好送上门的两个出气筒,不用白不用!

  吓住了那两个女人,许灵心情舒畅了许多,转身就离开了。就让她们两个人在里面忐忑着多待一会儿吧!

  电梯口站着位相貌端庄身穿旗袍的服务员,亲切地为她按了楼层,数字一层一层飚上去,最后停在顶层。

  电梯门缓缓打开,里面更是金碧辉煌,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尽显雍容华贵,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投下柔和的光线。

  三三两两的名流贵族,大家闺秀们优雅的举着红酒,聊天闲谈,不时传来一阵阵清脆的娇笑声,衣香鬓影,暗香浮动。

  在正中放了一个长形的铺着白布的餐桌,上面摆满了点心之类的食品和斟满了红酒的酒杯。

  当然这样的晚宴以交际为主,最多提供几杯红酒沙拉小点心之类的食品,想吃饱那是不可能的。

  其间还有许多穿着统一服装的侍应,穿着旗袍的服务人员,单手端着放着酒杯的托盘,在大厅之中穿梭着。

  步入其中,许灵一眼就望见了宋陌清,毕竟人群之中的他更显得卓尔不凡。

  看着走近的许灵,宋陌清淡淡的开口问道:“你的伤势如何了?”

  “劳你费心了,只是小伤,我已经处理好了,没有大碍。”

  “稍后我会让秘书把医药费打过去。”

  一如既往的简洁有力,不带任何的感情色彩,听着他冷漠的话语,许灵心下不禁有点淡淡的委屈和失落。接着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毕竟他们之间有的,只不过是公平交易,各取所需而已。

  “宋大少,这就是你金屋子里藏着的美人啊,不给我们哥几个介绍介绍?”

  “人家都说商场得意,情场失意,我看不然,宋大少,简直就是商场情场双得意啊!”

  “你也不看看这是谁?这是宋大少爷,跟我们,跟一般人那能比吗?”

  “那是比不了!宋大少爷那是用来仰望的!”

  ……

  看到许灵进来站在宋陌清的身边之后,周围一大帮子人瞬间围了上来,你一言我一句的恭维着宋陌清,拉关系,套近乎。

  这一帮子人,许灵大多都认识,都是这春城里面有头有脸的世家或者是富豪家里的年轻子弟。当然,他们的家世都远远不如宋陌清。

  这些人在外面,那可都是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可是在宋陌清的面前一个个的都像哈巴狗似的摇着尾巴,极尽恭维之能。可宋陌清别说搭理他们了,连打个招呼都没有。

  “长没长眼睛啊,宋大少爷忙着和许小姐说话呢,咱们啊别耽搁了宋大少爷的正事!”

  “对对对,宋少爷,我们就不打扰您了,许小姐再见。”

  看着宋陌清冷漠的态度,周围人都有些讪讪的,说了两句场面话,就灰溜溜的离开了。离开的时候面上还都带着讨好的笑容,没有半点的不甘。

  许灵看着这有些荒诞的一幕,心下暗叹,以前这些人哪有空搭理自己一个小小的模特呀,就连正眼都没有一个,在他们心里自己不过是个玩意儿。可如今他们的态度可是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

  权力,可真是个好东西。怪不得古往今来,这么多人为此,前仆后继,粉身碎骨。

  没过一会,今晚的重头戏,慈善晚会的拍卖环节开始了。

  只见一位男司仪站到了台前,用标准的普通话讲了几句欢迎众位来宾的贺词,然后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个慈善晚会。

  许灵这才知道,今天这个慈善晚会的主题是为了帮助贫困山区的孩子,今晚拍卖的物品筹集的资金将会用于为山区的孩子买衣服,食品,生活用品,还有资助他们读书。

  这种慈善晚会从以前开始,在富人之间就十分的流行,不过近些年来参加慈善拍卖,富豪名流们拿出来的东西越来越昂贵了,虽然这些东西拍得的金钱,最终是用作慈善事业了,但是已经变相的成为某些人的斗富场所。

  在许灵看来,不管怎么说,不管举办这些慈善晚会的出发点是什么,贫困山区的孩子确实能收到用物,确实能够改善生活,这样就足够了。

  简单的介绍完毕之后,那个男司仪请上来一家著名的正规拍卖行的首席拍卖师,这次拍卖也是由他们二人一起进行。

  “下面开始第一个拍品的拍卖,这件拍品是由黄先生提供的,是一个清代的青花八宝纹扁瓶,大家可以看到它的用料质地十分细腻均匀,图案栩栩如生。”

  司仪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拍卖师就上场了。

  “好,我们现在开始进行拍卖,此件拍品的起拍价为五万元,单次加价价格单位是不少于一万元,请朋友们踊跃出价,要知道,慈善事业就是送人玫瑰,手有余香!”

  “我出十万元,买这个瓷瓶……”

  当拍卖师话声一落,马上就有人开始喊价了,并且这价格喊的还不低,一下子就翻了一倍。

  “这位先生出价十万元,还有没有先生对这只瓷瓶感兴趣的?要知道,您在这里奉献一份爱心,也许就有一个贫困山区的孩子可以获得继续完成学业的机会?”

  要说他不愧是著名拍卖行的首席拍卖师,他短短几句话,让场内的气氛立马活跃了起来。

  “我出十五万”

  “我出二十五万”

  ……

  “我出六十万。”

  许灵暗自咋舌,有钱人的世界就是不一样,每次加价说是不少于一万元,他们就每次五万,十万的往上加,在这种氛围下,自己简直就觉得他们说的根本不是钱,就是一堆数字!

第4章 激烈的拍卖

  场内的人频频举手,在价格抬到六十万的时候,却是没有人再出价了。

  “好,六十万元,恭喜这位先生,您为贫困山区的孩子们,奉献出了您的爱心。”拍卖师在等待了一会之后,见到没有人再出价,就拍拍卖槌重重的敲了下去。

  接下来又接连拍卖了好几件物品,有古董字画,有瓷器,还有一些已经绝版了的东西。

  后面每件东西的成交价格都极其的昂贵,上百万,上千万,各种大额数字听的许灵都已经麻木了起来。

  不过奇怪的是,在此期间,宋陌清一次也没有举手竞拍过。

  难道他对那些东西都通通不感兴趣吗?许灵有些疑惑不解。像是这种慈善晚会如果一次也没有举手竞拍是件很失礼的事,也会让那个人很没有面子。

  很快台上送来了一个盖着红布的小型水晶玻璃展柜。主持人神秘的一笑,“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今天这里会出现这样一份拍卖品。我只能说这真的是一种缘分。”

  在充分的吊足了在场众人的胃口之后,主持人一把掀开了红布。

  这是一条女款的项链,最显眼的就是它中间的那颗红宝石,整颗宝石呈六角形,表面光滑,颜色十分的艳丽,在展柜内灯光的折射下,闪烁出无尽妖艳充满诱惑力的色泽。

  场内的男人们对于珠宝的免疫力相对强一点,但是那些贵妇名媛明星们,在见到这条宝石项链后,都压抑不住的发出了惊叹声。

  接着主持人激动的声音响起:“这是一条女式宝石项链,在多年前由国际知名大师瑞思设计而成,最关键的是,它中间的这颗红宝石,是一颗斯里兰卡产的天然红宝石,是珍贵的六射星光红宝石,它的名字相信在场各位的美女都不会陌生,它的名字就是永恒!”

  “永恒”这个名字一出,在场的众人纷纷目露惊讶之色,而所有的贵妇名媛狂热望着这条项链,脸上流露出深深的迷醉之色。

  许灵也曾经在书上看到过这个名为永恒的红宝石,据说这是一块代表了真爱的宝石。

  “没错,各位来宾,你们并没有听错,这就是那块顶顶有名的红宝石,永恒,它不仅本身极为珍贵,而且极其具有历史的意义,它见证了无数人至死不渝的爱情,历来被认为是真爱的象征。”

  说到这儿,主持人激动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再次开口,“无数的故事证明,相爱的两个人如果拥有了永恒,那么就能白头偕老,之死靡它!这是送给爱人最好的承诺,也是对爱情最美好的祝福,各位还在等什么呢?”

  眼看着场内的气氛被主持人的几句话彻底的调动起来,尤其是那些身边带着女伴的,无一不摩拳擦掌看着台上。

  拍卖师上场宣布:“这条红宝石项链的底拍价为三百万美元,每次加价为10万美元,在场的各位尊贵的先生女士们,可以出价了!”

  台上的拍卖师在给众人简单的普及了一下红宝石的知识后,拍卖开始了。

  “三百万?”许灵有些意外的想,这个宝石项链也不是这么贵呀,等等!他说的三百万是美元!不是人民币。自己刚刚还以为在听过了前面那么多拍卖之后,现在已经“视金钱如粪土”了,没想到现在才知道,刚刚那些钱对那些富豪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不光是许灵在感慨着,三百万美元的定价,也让场内一些身家并非是那么雄厚的明星们,嘴里发出了一阵嘘气声。

  “我出四百万美元……”

  在拍卖师刚说完的时候,就有人举手报价。

  “五百万美元……”

  “六百万美元……”

  “六百五十万美元……”

  ……

  在场的众人似乎在彰显着自己的财大气粗,每一口叫价,几乎都是以五十万或者一百万美元的价格递增着,价格在飞速的上涨,许灵已经震惊的无话可说了。

  “哦,亲爱的,我想要那颗红宝石,你买给我吧,它太漂亮了……”

  一个声音从许灵身边响起,侧目望去,一个打扮得体的贵妇人正对着身边的老公小声地撒着娇。

  老公赶紧举手出价,“我出七百万!”

  许灵正在感慨着这颗永恒宝石的魅力,就听到耳边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一千万!”

  这个价格一出,震惊了全场,而且出价的不是别人,正是从开始一直都没有竞拍过的宋陌清。

  场上出现了一个短暂的沉默期,没有人再出价,一方面是因为这个价格实在是很高,已经超出了这个宝石本身应有的价位,另一方面是因为,出价的人是宋陌清,在场的人都不敢和他争。

  “宋先生出价一千万美元,他已经打破了历史上红宝石成交的最高价,这将成为红宝石拍卖历史上的一个记录,还有没有朋友想打破这个记录的?还有没有!”

  台上的拍卖师兴奋地喊着,还想要周围的富豪再抬高价格,冲击记录。可惜的是,他说完之后场下依然无人应答。

  就在拍卖师有些失望的时候,突然场下一个声音响起。

  “我出一千一百万!”

  众人纷纷看去,究竟是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许灵也跟着众人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三四十岁,有些中年发福的富豪正四平八稳地坐在那里。

  在喊出价格之后,这人用眼睛的余光扫了宋陌清一眼,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来。

  这个富豪姓李,曾经是一个煤老板,从白手起家,抓住了时机,一跃成为了超级富豪。

  他对于宋陌清这种家族式产业的继承人,长相英俊的所谓小白脸向来有些不屑一顾,在他看来这些小开不过是投胎时的运气好,出生在有钱的家族而已。

  更何况他的产业和宋陌清旗下的产业并没有交集,因此虽然周围人都在劝他不要跟宋陌清争,他依然开口出价了。

  周围人议论纷纷都在看那个李老板,李老板昂首挺胸,格外骄傲。

  宋陌清却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他。淡定的继续开口,“一千两百万!”

  李老板被宋陌清无视的态度刺激到了,咬咬牙喊道,“一千三百万!”

  宋陌清毫无感情波动的声音继续响起,“一千五百万!”

  李老板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跟还是不跟呢?一千五百万了,要知道他们说的可是美金并不是人民币。

  现在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李老板的身上,李老板眼下脸上是一阵红后一阵白,显然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继续叫价。

盛宠天后:腹黑总裁深深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盛宠天后 或 腹黑总裁深深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大年初四|迎Kitchen God!今天你接了吗?

    初正月四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我们迎来了新的一年然而,转眼间已经大年初四啦!过年期间的各种讲究是不能少的你都了解多少?今天,我们就来看看初四都有哪些习俗吧~接灶神正月初四,在老皇历中占羊,故常说的“三羊(阳)开泰”乃是吉祥的象征,也是恭迎灶神回民间的日子。传说中,正月初四是迎神的日子,年前腊月二十三日(小年)是送神的日子,下界诸神都在送神时升天向玉帝拜年并报告人间行为的善恶,于正月初四再度下凡。神明上天述职,禀报人间善恶,到了大年初四会再返回人间,继续接受祭拜与监察人间的善恶,因此该日必

  • 【雨水】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作者/宋英杰节选自《二十四节气志》2月19日前后是雨水节气。古人说:“东风解冻,冰雪皆散而为水,化而为雨,故名雨水。”《尔雅》曰:“天地之交而为泰。”天地和同,联手“酿造”雨水,所以春之水为泰。“春”字体现阳光,“泰”字体现雨露,皆是万物所需。“甘雨时降,万物以嘉。”所谓“春气博施”,就是春天以阳光雨露施予万物,彰显博爱精神。此时,降雪开始减少,但并未终结。二十四节气起源的黄河流域,往往是“清明断雪,谷雨断霜”,霜、雪可能发生在春季的任何一个节气当中,老话儿说:“三月还有桃花雪,四月还有李子霜。

  • 2018年,这就是我想要的爱情。

    曾经在网上看过一段话:出了一趟差回来天就凉了,喜欢这个季节,白天温和夜里微凉,披一件衣服坐在电脑前捧杯热茶暖手,舒服。“舒服”这两个字言简意赅,概括了对喜欢的某人某地某个季节的评价。“此人给我的感觉很舒服”这是由内而外的全面肯定。曾经以为轰轰烈烈的爱情最让人向往,后来越发觉得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漫长的人生之路,只想找一个相处舒服的人,拥有一段舒服的感情。两个人在一起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你一言他一语,你抛出一个梗,他立刻接住并抛出另一个梗,像是打乒乓球一样较量,充满无限趣味。有时候不想说话,就

  • 女人说好冷,看男人如何回答就知道爱不爱你,不信你就试试

    女:“好冷。”男:“那就抱抱吧!”这是早恋。女:“好冷。”男:“来吧衣服给你!”这是热恋。女:“好冷。”男:“谁叫你穿这么少!”这是已婚。女:“好冷。”男:“瞅你穿那什么玩意!”这是结婚七年了。女:“好冷。”男:“活该,咋不冻死你呢!”这是外面有人了。

  • 舞狮︱新春喜乐会精彩不断!错过在等一年!

    不知不觉春节假期已然过半,大家都过的怎么样了呢?....有没有男朋友、今年收入怎么样、年终奖多少、买没买房子、要不要给你介绍个对象、你在医院上班啊,我胃不舒服应该吃什么药其实这就是所谓的痛并快着吧年虽已过半,但馥郁城的热情只增不减!新年快乐年中初五——初八每日欢乐闹不停时间:9:00-11:30;15:00-17:001初五——花鼓戏花鼓戏,中国戏剧的剧种之一。因特有的唱腔而受到全国观众的喜爱。2初六——跑竹马、旱船中国的传统艺术还记得小时候跟着奶奶一起耍竹马旱船的情景么3初七——唢呐秀在现代不

  • 往事归零,爱恨随意

    我也害怕时间说真话把所有的坚持都变成笑话是你的别人抢也抢不走不是你的,你要留也留不住往事归零,爱恨随意不要回头,以后也不要将就当看破一切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失去比拥有更踏实这条路我们走的太匆忙拥抱着并不真实的欲望世界是一个圆怎么会走散了你说美好和那些经过你说时间抵不过你我那时候最好的我们有简单勇敢的天真

  • 阜新任绪民谈硬笔楷书(横写)创作体会您定会受益

    [创作漫谈]:此幅硬笔书法作品以朱庆馀七绝诗五首为题材,用0.7中性笔书写,采用方格本书写,横有行、竖有列,很适合现代人书写方式。中小学生在有一定书写基础后,就楷书而言,建议去临些古代小楷碑帖,从中汲取营养充实自己。如《黄庭经》、《洛神赋十三行》、《灵飞经》等都是经典小楷,很适合临习。随着科学文化的迅猛发展,文化产业更新换代也很快,艺术追随时代,写字也必须跟得上形式。近年来笔的制造业飞速的发展,“钢笔”已不再是主要的书写工具,取而代之的是“中性笔”。中性笔方便适用,而且经济便宜,它的出现很快占领

  • 疯传最性感总理是卡斯特罗亲儿子,加拿大政府真慌了

    温哥华港湾(Bcbay.com)肖莉综合报道:最近,网上疯传,加拿大最性感总理特鲁多原来是已故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的儿子。八卦传得有模有样,说是本月初卡斯特罗的长子巴拉特因为抑郁症,朝自己连开7枪自杀。自杀之前他留下了遗书,里面清清楚楚地写着:特鲁多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真是人红是非多,隔的多远都能躺枪。这事儿越闹越大,引发国际社会和网民们的一片热议,最后连加拿大政府也慌了,竟然亲自发声明否认。时代杂志网站、美联社、每日邮报、globalnews也纷纷对此事进行了报道。网红特鲁多又一次轻轻松松上头条

  • 离婚世家的女人们(四十八)|张氏春红

    五十年前,黑龙江桦南县。这时距离路大叔去世已经大半年了。张静娴在飘第一场雪的时候来到了桦南县,几经周折费尽口舌才找到一家裁缝铺做零工。冰天雪地、举目无亲,除了五个胃口仿佛无底洞的孩子她一无所有。桦南县是终点吗?她不知道,可是她走不动了。再坚强的人也有想要放弃的时刻。当她亲手从死人堆里翻出杨肃的时候、当她下定决心和梅万城离婚的时候,她对人生的眷恋也一点一点消失。如果不是为了孩子们,她真想像路大叔那样,用一根绳子结束所有的苦难。路大叔……她明明最害怕欠债,却注定要欠路大叔一辈子。她总是想起路大叔那双

  • 嗔恚的人,将来以后一定会遭到恶的果报

    嗔恚的人,将来以后一定会遭到恶的果报圣空法师开示《十善业》嗔恚是烦恼的种子,是无明,是地狱的根。在座的谁敢举手说没嗔恚过?一句话、一件不顺心的事都可能跟家人或是同参、同事、朋友,多多少少都有嗔恚过,是不是?嗔恚的人将来以后一定会遭到恶的果报。第一,因为脾气暴躁很容易造成身体不健康,不会说话得罪人造业,没有一个人喜欢;第二,轻者成为毒蛇毒兽,重者下地狱。除了这些,其他一点好处都没有,而且不积功德,没有福德善根。这个嗔恚我自己总结了原因,第一,福德不够;第二,德行;第三,发心;第四,业习,喜欢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