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我只迷恋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3:05:5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我只迷恋你

第1章 他是个病人

  顾然,是个福缘深厚的人。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每个见过她面相,听说过她经历的人都要这么赞叹一句。

  然而,后半句没说的是,她肯定是花光了一生所有的运气,才会在最后嫁进豪门时,摊上个智障的丈夫和极品的婆婆。

  今天是顾然二十五岁的生日。没人为她庆生,也不会有人记得。她独自一人开车从沈家出发,一路闯了三个红灯,才及时抵达云翳传媒的大门,赶上董事会议。

  公司陷入了经济危机,三天一个小会,五天一个大会,她已经麻木了。

  夏末的骄阳烤晒着她,额前的细汗密密地聚在一起,被她用纸巾随意一擦。《我只迷恋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步履匆匆,连气都没有喘匀,她就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顾总。”会议室里的老头子纷纷看向她,并极为尊重地与她打了个招呼。

  她微微点头,很快就切换到女总裁冷面果决的模式,与股东们商讨云翳近日面临的财务困境,该怎么处理。

  三个小时后,她疲惫地回到自己办公室,刚喝了两口水,就看见她的秘书林佳佳扒在门口,小声地说,“顾总,你婆婆又来闹了。”

  闻言,顾然的峨眉微微一蹙。

  她的婆婆心情不爽了,就喜欢跑公司来臭骂她一顿。说明163woman.com这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她早就习惯了。

  她想不通的是,婆婆早上才拉着她,骂了她一个多小时,害的她差点迟到。此刻,应该在打麻将的婆婆怎么又阴魂不散地追过来了?

  顾然不敢怠慢这个婆婆,连忙放下水杯,整理了下衣服就亲自出去接人进来。

  只见婆婆侧着身子,傲气地站在整个办公区域最明显的地方,甚至还拦着几个刚刚散会还没有离场的几个董事,要他们为她做主。

  所诉苦的内容,不用走进听,她那大嗓门就已经像喇叭一样宣传开来。

  “我怎么这么作孽啊……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为了个野女人出车祸,现在,脑子不清楚了。原本想遂了他的愿,把那个贱女人娶回家,或许他一开心就好了呢。原文163woman.com

  谁知道,那女人就是个扫把星。前脚克死了老头子,后脚连我儿子都跑了。你们说说,我儿子现在的状况,一个人跑出去,出了什么意外,我该怎么办?

  我是真想一头撞死,随老头子去了算了。可是,我不放心我儿子啊!我走了,他还不被那个女人给弄死啊!

  你们都是老沈的好朋友,你们不帮帮我们母子,就没人帮我们了。求求你们看在老沈的面子上,帮我找找儿子啊……”

  顾然一边揉眉心,一边想等婆婆说的差不多了,再请进办公室开小灶骂她,却听见沈智尚出了事情,当下急的打断她,抓住婆婆的胳膊问,“智尚他怎么了?不是有人看着的吗,怎么会跑出去?”

  “我哪里知道。我打个麻将回来,佣人就说他跑了。”

  “报警了没?”顾然厉声问。163女性网

  婆婆眼泪一下子卡在眼眶里,摇了摇头。半响才反应过来,这个儿媳妇有多讨厌,连忙把她的手拍开,“别碰我。我儿子丢了,你不最称心如意了吗?可以和那个姓萧的小白脸双宿双飞了。我告诉你,做梦。我儿子就是死了,你也要给我们沈家守寡,挣个贞节牌坊回来!”

  “妈,这个时候,你不报警,说这些话有什么意义?”顾然也是服了这个婆婆了。平日里宝贝儿子,关键时刻在这里掉链子。

  她扔下婆婆,一个人跑了出去,边跑边打电话,“喂,110吗?我丈夫失踪了,他……”

  顾然开着车,在大街上茫然地转着,把她和沈智尚从前走过的每一条路,都找了一遍。163女性网

  她知道,就算他变傻了,就算他不记得她是谁了,就算她再不爱他,她顾然依旧是他沈智尚最喜欢的女人。

  而他一定是在找她。

  所以,当她开车抵达他们共同念过书的A大校门口时,她终于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因为在还没有上班的年纪里,他就已经失去了正常的思考能力,所以他从来没有穿过一天的西装。他像个长不大的大学生,永远的青葱峥嵘。

  然而,再俊美的外貌,也掩饰不了他的不正常。

  此刻的他就像个赖皮汉,死活缠着一个女大学生,搂搂抱抱,嘴里喊着,“然然,然然。”

  顾然就坐在车里,遥遥地望着那一幕。

  那个女大学生非常的漂亮,一头马尾辫甩出的弧度是那么青春激扬。

  那是从前的顾然最常见的打扮,自信,活泼,带着一点目中无人的傲气。

  哪里像她现在这幅模样。为了更早地蜕变成职场女强人,她剪了个干净利索的短发,化了重重的浓妆,让自己更可能的看上去成熟,冷艳。

  这样的她,也难怪沈智尚认不出来了。

  “你神经病啊?流氓,色狼!快放开我!”那个被纠缠的女大学生一边痛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疯子,一边大声呼救。

  顾然想去解围,却发现这里没有停车的位置。只能绕了点路,停在远处。

  等她回过头,来到校门口时,已经聚集了好多人,她奋力挤进去,却看见沈智尚已经被人揍在地上,起不了身。

  “装疯卖傻地,敢碰我女朋友?也不打听打听我张凌天的名号?”那个自称是女大学生男友的男人,孔武有力,臂膀上还刺着一条青龙的纹身,一看就是社会不良人士。

  沈智尚此刻跌在地上,后背手臂被踢得满是鞋印子,也不知道伤的重不重。但他丝毫没有反抗或躲避的意识。只会蜷缩在地上,嘴里嘤嘤嘤地喊着,“然然,然然……”

  一个二十六岁的成年男人,在地上哭的鼻涕眼泪的,让顾然怎么看怎么虐心。

  她冲上前,一把推开那个得理不饶人的男人,“够了,他就是再错,你这样羞辱也够了!何况,他还是个病人!你看不出吗?”

  “病人?”张凌天朝地上的男人吐了口唾沫,“病人就该关在精神病院,跑出来是几个意思?病人犯错了,就不能打了?那他要强奸了路人,还是路人活该倒霉了?”

  顾然拿纸巾擦了擦沈智尚身上的唾沫,要把他扶起,却被他狠狠一推,“你个坏女人,你个坏女人!是你把然然赶走了,我妈说你是要侵吞我的钱,你个坏女人!”

  顾然被自己丈夫推倒在地,手掌磨破了皮,细碎的沙子嵌入血肉里,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第2章 神秘的男人

  面对神智不清,认不出自己的丈夫,顾然低下声音,好言好语地劝说,“智尚,乖,我们回家。顾然就在家里。她在等你呢。”

  “你骗人,然然明明就在这里。她不要我了。”沈智尚不理她,两只眼睛一直盯着那个女大学生和她的男友,面有哀色,“然然,他就是你的长腿叔叔吗?你还是要和他在一起吗?你不是说,你会嫁给我的吗?”

  顾然忍受着众人或好奇,或嘲笑的目光,站起身,整理了衣衫,再次靠近沈智尚,试着喊他的绰号,说一些曾经骂过他的话语,来勾起他的回忆。

  “沈智商,你的钱和智商是成反比的吗?你妈说什么都信?就是你这样,顾然才吓得不敢出现。”

  结婚近三年了,她早已经不再去说服他相信,自己就是顾然了。

  她和他的交流,也一直都是这种连哄带骗的方式。每次,她都能靠过去的相处记忆,三言两语地成功打消他的心防。

  但每次,她的婆婆都会在她不在的时候,给他洗脑,告诉他,她是个多恶毒的女人。

  隔三差五地,她都重复着这些思想工作,夺回丈夫的信任。

  她和她的婆婆像拔河一样,抓着沈智尚。即使她想松手,婚姻的枷锁,和良心上不安,都把她套牢在沈家。

  沈智尚一听,立刻乖了下来,温顺地像羊羔一样任她拿捏。

  顾然给他擦了擦脸上的污渍,刚要牵他的手回车里,尾随顾然一路而来的婆婆也从出租车上下来了。

  她从顾然手里抢过儿子,把人护在身后,开始朝顾然唾沫朝天地喷起口水。

  “拿开你的脏手,别碰我儿子!我告诉你,你休想离间我们母子的感情!”

  从前,张雯就看不起顾然的出身,也和电视里演的豪门太太那样拿着钱,喊顾然离开她儿子。

  要不是沈智尚车祸变成弱智,她压根不会允许顾然嫁进沈家。

  可即使如此,张雯依旧觉得顾然高攀了他们沈家,处处折辱她,为难这个做儿媳妇的。

  即使是顾然的公公沈容去世,把云翳传媒的担子交托到顾然身上,张雯这个做婆婆的依旧没有吃人嘴软的自觉,反而因为害怕儿媳会把她扫地出门,而更加变本加厉地挑拨儿子与儿媳的感情。

  顾然也知道,在婆婆眼里,她儿子沈智尚才是沈家的根。只要智尚听她的话,和她站一个阵线,她顾然就是当了云翳的CEO也不过是给她儿子打工的佣人!

  而这些,顾然根本无所谓,也不在乎。

  因为她顾然,不需要张雯的认同!

  她的目光从看戏的人群身上扫过,挑着眉梢看向张雯,“妈,你不是经常在董事会的几个伯伯面前抱怨我,结婚三年还不给沈家传宗接代吗?你不让我碰你儿子。你哪里来外孙抱?”

  张雯一听,气得跺脚。她儿子现在心智就是5,6岁的孩童,哪里懂那些事情。

  她骂顾然不能传宗接代,就是迁怒,随便泼泼脏水的。哪里想顾然这个贱人,居然把脏水又泼回来了,说她刁难,不给他们小夫妻相处的机会!

  她紧紧攥着儿子的手,骂咧道,“姓顾的。你总算露出你真面目了!在公司的时候,我骂你的时候,你不是都挺孝顺的吗?一句话都不敢还嘴。弄得人人都说是我这个做婆婆的,太刻薄。每个人都替你说话。只有我知道,你这个小贱人本性有多坏,多会装!”

  “妈。你不要脸,我可要脸。家丑本来就不该外扬。何况云翳还是爸的心血。咱们家的事情,关起门来自己有数就好。别影响了其他董事的心情,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顾然笑了笑,捋了捋耳边的头发,“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既然清楚了,就不要挑战我的脾气。我可不是逆来顺受的小媳妇,你再这样无理取闹,天天撺掇你儿子不认我这个妻子,把我逼急了,我就真和你儿子离婚。”

  “你敢!”张雯瞪了瞪眼,“是你把我孩子害的这么惨。我让你进门,是让你赎罪!你要敢离婚,我第一个杀了你!”

  说完,她一巴掌要拍过去,顾然眼疾手快地握住了她的手腕。

  刚刚被尖锐石子划破的掌心,因为用力,再次迸出血来。黏糊糊的血,握在张雯的手腕上,张雯的脸色一变,“放手,你这个脏女人,谁知道你有没有艾滋。”

  “妈,你一面嫌弃我这个儿媳妇,一面又紧抓着我不放。你这是自己打自己脸?”顾然冷冷一笑,松开手后,从兜里顺手就摸出一张离婚协议,“要么,现在你替你儿子签字离婚,你爱怎么留在这里闹,这里骂,都随你。要么你把智尚还给我,和我们一起坐车回家。”

  张雯一把抓过染血的离婚协议,撕了个粉碎,“你个毒妇,居心不良,天天揣着离婚协议来威胁我!”

  “没办法,谁叫你就吃这一套呢。”顾然笑了笑,“你知道的,我复印了很多份。你撕多少,我就有多少。”

  “不管你是真离婚,还是吓唬我,这辈子,你都给我断了离婚的念头!除非我儿子不要你,否则,你这辈子都休想和那个姓萧的野男人在一起。就是死,你也是我们沈家的鬼!”

  顾然笑了笑,不辩驳什么,从张雯手中牵回沈智尚的手。

  这一瞬间,她从他的眼神里,看见了他的不安与惶恐。

  她知道,他虽然傻了,但是他对人的情绪的背喜,情感的善恶反而更为敏锐。他就像孩子一样,没有成熟的思考能力,却能凭感觉感受他人的善恶。

  所以,他听见刚刚她那么嚣张的口吻,肯定从心底里排斥着她。

  也难怪,他不相信,她是顾然。

  放三年前,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即使再色厉内荏,也要装腔作势,也要唬住敌人!

  因为,在弱肉强食的商场里,女人的天真柔弱,不会引来别人的保护欲,只会是进一步的侵吞。

  人群不远处,一辆高级豪华的黑色轿车内,充当司机的傅云阗问身边被遮在阴影里的男人,“这个顾然真能唬人。平日里看她端庄有礼,以为她多忍让孝顺。想不到私底下,她也不是个逆来顺受的包子。”

  男人声音冷冽沉寒,“她要真包子,就枉费我对她寄予的希望了。”

  傅云阗闻言,笑着调侃,“只是这女人太无情了。沈家那小子被她害的出了车祸,这辈子就这么废了。她还天天备着离婚协议书。估计就等着离婚了,和那传说中姓萧的小白脸双宿双飞了。你说是不是,萧总?”

  他动听的声音在车里静静流淌,而那个两个“萧”字口音念得尤为重,十足的戏谑。

  萧景遇阴冷的脸上有些阴晴不定,“那是忽悠老太婆的。她没想离婚。”

  傅云阗十分讶异,咋舌道,“你怎么知道的?你好像还没和她接触过吧?只是调查的几页纸信息,你就这么了解她为人了?”

  “丈夫精神不正常,法律根本不支持离婚。”萧景遇闭了闭眼,不愿多说,“走吧。”

  “现在就走?我们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她的。”

  “接下来要做的,是等她主动来找我。”

第3章 有三个规矩

  顾然把丈夫婆婆送回沈家后,便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公司。

  对她来说,比起婆婆的无关痛痒的刁难,如果保住公公的心血云翳才是最头痛的事情。

  她公公沈容心性善良,重义气,和人谈生意有时候合同都没签就会投钱在他看好的项目里。有时候,一些项目连盈利与否,他都不考虑,为了帮朋友一把,也会出资相助。这种不拘小节的经营理念让家大业大的云翳传媒这几年盈利点日渐下滑。

  本来,按照云翳传媒的底子,公公的领导政策再有问题也还能撑很久的,结果他被一个朋友给卖了。投资到他不熟悉的房地产领域里不说,还签约了一个皮包公司,卷了钱就跑,财务亏空的一塌糊涂。

  沈容也是因为那个事情,彻底的病倒了,临终前把公司交给了顾然,希望她帮他照看好沈家。

  顾然从心底里还是喜欢这个公公的。也正是公公这样的人,才能教导出心地善良,没有纨绔公子劣根性的沈智尚。只是,接手公司的半年里,她就是再呕心沥血,费心尽力,也实在难以弥补财务上的亏空。眼看年底将至,公司就要盘点资产了。那个投钱买的地却依旧没有发开的资金,顾然已经急的几天几夜没睡好觉了。

  此时,顾然的手机突然响起。

  是她的助理来电,语气很是着急:“顾总,总算联系上你了!”

  “出什么事了?”顾然隐约预感不好,果然听见助理汇报道,“王总答应投资的款子到现在都没有到账!”

  顾然皱眉:“怎么会?王伯伯不是答应过最迟昨天就到账了吗?”

  “可我昨天一直等到下班的时间也没等到。我还想着是不是我记错了。结果今天还是没到账。顾总,你说王总是不是反悔了?”

  “别急。你和那边联系过了吗?”顾然揉了揉太阳穴。一早上的鸡飞狗跳刚静下来,就来了这么个噩耗。

  “我打过电话给王总的秘书了,秘书支支吾吾地也说不清楚。反正我听话语里的意思,就是不想合作了。”

  “算了,我亲自给王总联系下。”顾然的凤眸轻轻眯起,迅速挂了电话后立马给振林集团的王总拨了过去。

  王总倒是接得很快,也没打马虎眼,一开口就解释道,“言熙丫头,不是我不帮,是我的公司也有难处,一下子没有那么多流动资金。”

  顾然不想和他浪费时间,单刀直入,“王伯伯,我不信你们那么大的公司要投资那么一大笔钱之前,财务不会审核清楚。怎么会临时说,没有资金呢?王伯伯,你可是我公公多年的朋友了,这一次项目能不能运转成功,决定了云翳的生死,你也不想我公公的心血毁于一旦吧?”

  “哎,不瞒你说,”王伯伯深深一叹,“振林集团早就易主了。我呢,现在充其量也不过是替人打理公司。有些事情,确实是我能做主的。譬如说投资你的项目。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收购振林的金主突然从美国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阻止我投资你的项目。”

  “等等!”顾然捏紧了手心,“王伯伯,你没开玩笑吧?谁那么大的魄力,能不声不响地收购振林。而且,他真那么厉害,怎么会在我这个项目上多做刁难?”

  “我这把年纪了,和你寻开心做什么?”王伯伯不忍心道,“这样吧,我不能透露他的身份,联系方式。但是,我告诉你他现在在哪里。你自己找到他,和他当面谈谈。如果能谈下这项目,也算是我对老沈尽了一份心了。”

  “好,谢谢王伯伯。”

  ……

  半个小时后,皇宫娱乐城的门口,停下一辆拉风的红色跑车。顾然将车钥匙随手抛给泊车小弟,并顺手给了一笔金额不小的小费。

  她走进娱乐城,在无人的地方深吸一口气后,便昂首挺胸地朝着城内最大型的赌场走去。她眯着水澈的眼眸,一路寻到188包厢的门口门开着一道缝儿,里边吵闹声很大,气氛丝毫不输给酒吧。

  她先叩了叩门,却没人应声,估计是里面太吵了,没人听见。

  顾然也不玩虚礼,直接打开门走了进去。

  豪华的包厢里灯光迷幻,很多男男女女围着桌子议论着牌局。

  坐在牌桌上一共四家,但顾然一眼就认出了王伯伯口中的神秘金主是谁。

  那个坐南朝北的男人,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衬衫将他精壮身躯勾勒得格外性感。

  浑身上下,除了拿牌的那只手的手腕上袖口滑落,露出手腕上钻石璀璨的奢华名表,其他地方再无多余的装饰。

  他闲恣地椅坐在沙发椅背上,眼神倨傲,但笑不语,却像是庙堂之高的君王,正俯视群臣。

  顾然看见他的第一眼,脑海里就对应上了他的名字——萧景遇,亿万总裁的亿!

  萧景遇似乎看见了她,又似乎没有看见她,目光只在门口方向投了一眼便专心赌局。

  牌局似乎到了关键时刻,胜负就要揭晓!

  萧景遇嘴唇紧抿,似是严谨稳重的性格,但眼神里露出一种势在必得嚣张却怎么也掩饰不了他骨子里的自傲。

  不等他人动作,他率先将手中的底牌尽数摊开。骨节分明的大手将五张扑克牌缓缓推入众人的视线,赌桌的中央。

  看客瞪大了眼睛,不相信他居然拿了这么一手好牌,都不用比了。

  满屋子里赞叹声与唏嘘声此起彼伏。

  “不愧是萧总,美国回来的,一出手就是不一样。瞧这牌面漂亮得真是没话说,啧啧。”

  “可不是,估计这些年,没少去拉斯维加斯!”

  萧景遇明明赢了钱,却始终宠辱不惊,连微笑都吝啬寄给众人。全程,他的表情都很寡淡,唯有眸光黑沉的惊人。

  “萧总,有没有兴趣和我赌一把?”顾然在众人惊叹时,缓缓走近赌桌。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女人踩着八公分高的高跟鞋,身姿摇曳地走来。明明是一身最严谨不过的工装,却被她穿出了异样的性感,带着制服诱惑。

  赌场里,有人认出了她的身份后,不客气地大声给众人解惑道,“原来是云翳的顾总,怎么?那个小明星萧一情满足不了你了。转而盯上了萧总,跑这里勾搭?只是萧总眼光很高,一般女人都看不上。你恐怕要白跑一趟了。不过,我也姓肖。你要不要考虑我?哈哈哈……”

  众人一听,云翳,顾总,便知道是谁了。顾然这个女人,明明是穷人家的女儿,大学的时候勾搭上有钱公子嫁入豪门,最后得了夫家的财产,却包养小白脸。恶名昭著,谁都听说过,只是没见过罢了。

  顾然听而不闻地在各种复杂的目光中,走到萧景遇的身边,“萧总,不知道你赏不赏脸?”

  萧景遇指尖夹烟,一副爱搭不理的模样,“我这个人有三个规矩。”

第4章 一年的情妇

  “哦?愿闻其详。”顾然亲自为萧景遇倒了一杯红酒,递在他的手边。

  “第一,不和女人动手。第二,不和女人做生意。”萧景遇冷冽道,眸光锁在她柔美的脸上,“最后,不和女人赌钱。”

  人群里,早就盯上萧景遇的女人,却连萧景遇一个正眼相看机会都没有,此时都酸溜溜地搭腔,“就是,萧总才不会自降身价,和你这种出了名不要脸的女人玩牌。”

  这几年,顾然早就听惯了各种冷嘲热讽。这一点,还真要感谢她的婆婆。没有张雯,又哪里能锻造出她现在刀枪不入的厚脸皮。

  她看着萧景遇,浅浅地笑:“第一条规矩倒是很绅士。后面两条,就太过大男子主义了些,不像是留过洋的人会有的想法。”

  闻言,萧景遇摸着他手里的牌,眸底微微泛凉,“顾小姐,你要声张女权的话,来错地方,也找错人了。”

  牌桌上,坐在萧景遇对面的傅云阗若有所思后,起身道,“我这个人向来和某人不同,特别怜香惜玉。这个位置给顾小姐你了。输了,算我的。赢了……咳咳,你也不可能赢。坐吧。”

  他一说,桌牌上另外两个人也自动自发地站了起来。

  顾然看向那个唯一对她友好的男人,却不认识他是谁。接管云翳不到半年的时间,她的交际圈十分有限。认识的人几乎都是沈家的世交。

  此时桌面已清空,顾然看萧景遇并没有起身的打算,明显是有商量的余地,心中微动,蓦然开口唤他:“你说你不和女人赌钱。那好,我们赌点别的,怎么样?”

  俏丽柔媚的语音刚落,包厢里顿时静了下来。

  萧景遇应声掀眼看她,眸子里总算生出了些兴味儿,露出了今晚第一个笑容,“赌什么?”

  纵使他没明确肯定,但这句话一出,顾然心中就有了底,继续道,“如果我赢了,我赌你打破你第二条规矩。如果你赢了,条件随你开。”

  萧景遇略一眯眼,笑道,“好一个条件随我开。”

  “那我现在可以入局了吗?”顾然翘唇,手指摩挲着桌面上的扑克牌,妖冶的眉目间满是自信。

  萧景遇微微颔首,一旁的荷官已经洗好牌,开始纷发新一轮的牌面。

  顾然在傅云阗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正对萧景遇,隔着交织的灯光,看着他深邃立体的五官,心神有些不宁。

  这些年,她的装逼唬人功夫日臻完善,堪比奥斯卡影后。但是,她比谁都知道自己有多虚。她不会赌博,甚至连牌面都看不懂。她唯一能依仗的就是运气。当然,除了运气外,她更需要地是接近他的机会。

  所以,就算胜利女神不在她这边,也没关系。只要能和他攀上关系,她有自信能说服他。

  她的手指无意识地敲了敲桌面,红唇微张,“三局两胜,如何?”

  “可以。”萧景遇低头饮空了杯中的酒水。

  这时,包厢里死寂下来,全部人皆屏息凝神地盯着牌桌。

  没有人怀疑萧景遇会输,大家期待的不过是萧景遇会开出什么样的条件。

  果然,第一场,萧景遇毫无悬念地赢了。

  第二场,顾然总算有些底气了。虽然不懂牌面,但是一对顺子,怎么看应该都有赢面吧?

  她爽快地摊开牌面,等到最终的结局。

  萧景遇看了眼她的牌,笑了笑,直接把自己的牌扔进了废牌里,“这局,我认输。”

  认输?

  不止顾然吃惊,其他人更吃惊。不要说萧景遇几乎没有输过,就是难得输一次,他也都会很大方的亮出底牌。

  此刻,他这一行为,在别人看来简直就是在放水。每个人都恨不得去掀开他的底牌,看看究竟是什么牌,但谁也没那个胆量去挑战他,只能继续心痒着了。

  第三局,开始。

  顾然的运气真的很好,又拿了一副比刚刚的顺子更好,更有赢面的牌。

  果然是应了别人那句,福缘深厚。

  就在众人以为萧景遇可能真要输,替他刚刚的放水行为表示可惜时,萧景遇也亮出了他的底牌。

  不大不小,刚刚好压过她的牌一点点。

  一种天意如此的感觉,产生在每个人的心里。

  萧景遇抬下巴,指了指顾然的方向,“我要你当我一年的情妇。”

  说完,不等她回复,人就从牌桌前离开了。

  包厢里,顿时鸦雀无声。每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顾然看着桌上的牌,心绪大乱。

  果然,如她所愿地和萧景遇攀上关系了。只是“情妇”这种关系,实在不是她要的。

  纵然她臭名昭昭,可不代表她就真的人尽可夫……

  望着萧景遇离开的高大背影,她知道,自己没有多余的思考空间。有些机会,稍纵即逝。

  她豁然起身,不顾众人的目光追了出去。

  她知道,这一追,不管今夜她有没有答应萧景遇的请求,在别人看来,她和萧景遇的关系都不会清白了。

  可是,她别无选择。

  萧景遇像是吃定了她会追来一样,就站在娱乐城的门口处,在夜风里等着她。

  她迟疑地走上前,开口道,“萧总,我今夜找你的目的,相信你是知道的。”

  “我也说过,我不和女人做生意。”萧景遇目光清浅幽冷,却也是坚决的很。

  顾然深吸一口气,言笑晏晏道,“我也听说萧总从不站沾女色。现在说一年的情妇,可见也没有什么是不能打破的原则。”

  萧景遇只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眸光暗沉,看不出丝毫的波动,半响后冷哼,“今晚是你先招惹上我的。而我,只是正好有这么需求。反正,你也不是什么良家妇女,我更不用怕被你缠上负责。所谓,愿赌服输。连自己的承诺都不能兑现的女人,我更不会考虑和她做生意。”

  顾然听到这里,也知道自己若是拒绝他,就给了他拒绝自己的理由。

  她心中百转千回,很快就媚视烟行地靠在他身上,调笑道,“我顾然说出去的话比真金都真。只是好奇,萧总怎么会突然换口味,看上我这种人才这么问问罢了。”

  萧景遇轻呵了一声,嘴角微扬,拍了拍她的脸颊,指腹下肌肉紧绷,知道她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轻松愉悦,“你又何时掌握过我的口味了?”

  顾然愣了愣,挺直了背脊,轻笑,“是我失言了。那么,如果我信守诺言,你是不是就愿意考虑和我合作呢?我相信,那个项目绝对能共赢的。”

  “那就看你的诚意,在哪里。”萧景遇挑了挑眉梢,转身钻进了车里。后视镜中,映照出的一双桃花眼狠厉无比,紧紧地盯着站在马路上的女人。

  顾然抖落一身鸡皮,告诉自己,不能怕,不能胆怯,一切就看今晚了……

  一番成功催眠,她坐上自己的爱车,没有退怯,紧追着萧景遇的车,来到A市最豪华的顶级酒店。

我只迷恋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我只迷恋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热门随机

  • 热门小说《陪你此生,不离不弃》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陪你此生,不离不弃》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陪你此生,不离不弃第8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宋哲修的话几乎如枪林弹雨一般,将唐初的心击溃的千疮百孔。看到唐馨儿眼中的得意之情,还有宋哲修的愤怒,唐初讽刺的笑了一声。“是呀,你不是不要我吗?我有的是人睡。宋哲修,你以为我真的这么爱你吗?都是骗你的。我只是想怀一个你的种而已,这就已经够了,我在意你的时候,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是我不在意你了,你说你在我眼中还算什么!”“啪——”狠狠地一巴掌扇在了脸上,将唐初的脸几乎打偏过去。可是她却只是眼

  • 热门小说《青春阵痛》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青春阵痛》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青春阵痛第八章酒吧遇险他的目光直接而炽热,带着十足的侵略感,我只好低下头紧紧地拽着曾文霖的衣袖不松手。因为在这个地方,我只认识他,他是我唯一的依仗。土包子就是土包子,来个酒吧就紧张成这样。曾文霖讥讽的声音再次响起,说着他甩开我的抓着他的手,一把将我推到众人面前:“我的新马子,林芊芊。”“嘘嘘……”尖锐的口哨声响起,看着曾文霖那群狐朋狗友玩味的笑容,我的头低的更低了,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哎呦,曾少爷的品味什么变得这么差啊。”一个娇滴滴

  • 热门小说《轨情》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轨情》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轨情第8章女朋友回来了陈兵看看隔壁几个病床上投来的狐疑和暧昧的眼神,知道他和赵雅琪的关系确实容易让人误会。既然在这里待着让他和赵雅琪都很尴尬,还不如回家去。这么一寻思,陈兵立马去办出院手续。而与此同时,赵兴正骂咧咧的打电话,对电话里的人说自己计划失败了。电话里也是一个女人,声音很温柔的安慰他,“别生气,这不是还有我呢吗,你现在来他家一趟,我给你败败火,然后咱们一起想办法。”“他家?”赵兴挑眉。女人娇嗔,“真是个死鬼,就是陈兵家,在我男朋友的床上让你

  • 热门小说《爱如晨曦泪如歌》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爱如晨曦泪如歌》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爱如晨曦泪如歌第8章伤是假的?“少白,你是来放我出去的对不对?”张了张嘴,杜辰溪下了床冲过去。听到杜辰溪日渐喑哑的声音,何少白有一瞬间的皱眉,他下意识扶住了杜辰溪弱不禁风的身体,忍不住愤怒的喊道:“你们怎么照顾她的?”“对不起少爷,少奶奶她不吃东西……”佣人们哆哆嗦嗦的解释。“少白哥,你不要生气嘛。”这时候,陈笑笑却突然出现。杜辰溪这才发现了她,原来何少白这几天不见踪影,是去医院陪伴她了。她身上的确有着狰狞的疤痕,但是她却表情轻松,一

  • 热门小说《是爱说了谎》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是爱说了谎》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是爱说了谎第八章:最毒妇人心第二天,卫霆去公司上班了,宁岚和聂晴晴在家里。想到聂晴晴,宁岚就觉得心里堵的慌,所以早餐都是叫张姐给送到房间里来的。就在宁岚坐在窗户边看书的时候,聂晴晴推门走了进来。“岚岚,你在干什么?”她笑吟吟的问。宁岚皱着眉头怒声道:“出去!这是我的房间!”聂晴晴毫不畏惧的走到宁岚身边:“你何必这么生气呢?我不过是有了阿霆的孩子,想要给孩子一个名分而已,你肚子里的又不是阿霆的孩子,自然也不该再霸占着卫太太的名头!”宁岚冷笑

  • 热门小说《时光知我情深》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时光知我情深》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时光知我情深第八章:签字第八章:签字唐瑞在家里等了一天,想要跟易凡好好谈谈,然而易凡直到夜里十一点多才和林小婉一起回到家里。他的身后,是助理拿着的两个人的结婚照。照片被巨大的相框框了起来,照片上的两个人都笑的特别好看,这一张她在相册里没有看到过。唐瑞准备了的一肚子的话,忽然就被这一张照片给噎住了,她盯着那张照片很久很久,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易凡看见她坐在客厅里,心里头便一团火气窜上来,嘴里说的话异常刻薄:“谁让你坐在这里的?你不知道这个

  • 热门小说《霸爱:求饶吧,宝贝儿》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霸爱:求饶吧,宝贝儿》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霸爱:求饶吧,宝贝儿第八章情侣装的挑衅黑虎帮的事在A市闹得沸沸扬扬,许多小帮小派不明所以的收敛了很多,他们在明,那些人在暗,而且是能一夜覆灭整个黑虎帮的人,他们就是十条命也不敢得罪啊。瑞可投入恋人怀里,抱着枭摇啊摇,闷闷的说,“今天早上我爸看了报纸,说了一句话。”枭伸手环着他劲瘦的腰,有些好奇的问,“什么话。”“他说,混黑道的都不会有好下场。”枭心里一惊,她不记得她有在瑞可面前提过任何有关于黑道的事,更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不等她

  • 热门小说《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第8章为了安氏她必需陪人“你放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安放心挣扎着,什么男人,她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还嘴硬!”宫圣脸一沉,伸手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一个拉近,唇狠狠的咬上她的。“咝……”安放心痛得吸了一口凉气,心颤抖着,眼里闪着委屈,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他,“你……”“安放心,那个男人一个吻就将你吻得晕头转向,你还真是个放荡的女人呀!”宫圣看着她被吻得红肿的吻。他喉咙滚动了一下,突然又有了想要她的冲动。安放心

  • 热门小说《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008不想怀孕浴室内,一道沉稳的脚步声靠近。俞潇潇背对着来人,正弯腰调试着浴缸的水温。倏地,一道厚实的臂弯由后向前地将她环住……独属于某人的好闻的男性气息窜入她的鼻翼,她任由他搂着,轻声问道,“怎么提早回来了?”江荀的首埋进她的颈项,一边汲取属于她的淡淡香水味,一边含糊吐出,“怎么,不想我回来?”“没有……”江荀转过俞潇潇的身子,幽深如潭的黑眸紧紧地凝视着她,轻柔道,“老婆,我好想你……”俞潇潇一向都

  • 热门小说《时光荏苒,爱不散》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时光荏苒,爱不散》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时光荏苒,爱不散第8章闹出人命办理好出国手续后,简汐准备到会所把工作上的事交接一下。这会所当初本来就是好友照顾她,让她接手的,如今就算离开,也要交个靠谱的姐妹手上。让简汐始料未及的是,她刚到会所,就被几个黑衣人五花大绑地扔进了V9包间。“你们疯了吗?在老娘的地盘上,敢绑老娘?快放开我!”简汐不停挣扎。刚一抬眸,就对上一双阴鸷淫邪的眸子。她瞬间怔住,“陆……陆少。”竟是陆衍这个二世祖!仗着自己是这会所的股东之一,经常来这里骚扰她……她每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