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绝世神偷废材千金太凶猛》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2:27:28 来源:网络 []
书名:绝世神偷废材千金太凶猛
第一章 退婚

十二月寒冬,地面铺着一层薄薄的银白色霜花,格外寒冷。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木灵帝国,楚公爵府邸内。

楚陌迷茫地望着自己所在的陌生房间,这哪?老娘不是就在那个大英博物馆盗回老祖宗的瑰宝的时候,看到那一幅画上的不似人间建筑的宫殿,多瞄了几眼吗?怎么就到这里来了?

“楚陌曦,你把本公子的话当成耳旁风吗?本公子今日是来跟你解除婚约的!”旁边那个青年看着对面那个正神游天地的废物,几乎跳脚。

楚陌眼睛一转,落到对面这人身上。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乌黑深邃的眼眸,本该泛着迷人的色泽,此时却充满怒气。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应该是张扬他的高贵与优雅的,此时却狰狞着。

楚陌得出一个结论,这是她见过的最丑的人。

“你谁?”楚陌不屑地收回眼睛,若不然初来咋地,她都懒得理这傻逼。阅读http://www.163woman.com/不对,怎么穿着古代的衣服?而且这个地方好像是古代的摆设……

脑袋一阵疼,恐怖的信息量输入脑袋里,几乎让她疼昏过去。

楚陌曦,木灵帝国楚公爵府的大小姐,十五岁还未觉醒天赋,是木灵帝国有名的废材小姐。

娘亲早死,本性与人无争的楚陌曦在楚家是受尽欺凌。

十五年前楚公爵与林将军便定了这个长女、长子的婚约,今天林露白来与楚陌曦退婚,楚陌曦一个没想通气死了。

然后楚陌便穿越到了她的身体里。

气死的?这小心脏还真不经气啊!需要锻炼!既然她已经穿过来了,那么从今往后这身体便由她楚陌做主了。

“楚陌曦,你以为你装傻本公子就不与你解除婚约?”他右手上的戒子一闪,一纸红色的婚书出现在他的手上。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原本林露白不想做这么绝的,不过楚陌曦的态度让他脸上无光,他今天就是要当着楚陌曦的面,撕毁婚书。

“真够狠啊!”没实力,被退婚,她楚陌曦认了!但当面撕毁婚书这是个侮辱,她楚陌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真的很好……

“狠?楚陌曦你个废物凭什么能与我林露白有婚约?凭十五年前一个约定?那值几个钱?”林露白的嘴角泛着嘲讽,他林露白将军府的大公子,天赋在整个木灵帝国也是排前的。

“你欺人太甚!”楚陌的双眼咪着,夜露白是吧?我不把今日的耻辱讨回来,我楚陌的名字倒着写。

“我林露白有实力,就欺负你楚陌曦了,怎么着?”林露白双手持起婚书,直接从中间撕开,拿着有楚陌曦名字的另一半递出来。

“实力决定一切……”楚陌抬手欲从他手中接过婚书,刚抬起手,林露白手中的那属于她的一半婚书化为了碎片从她的指尖落下来。

一直落在地上,红色的纸屑在白色的地上显得那么的显眼。

“不好意思掉了,麻烦自己捡一下吧。版权163woman.com”林露白的眼里带着赤裸裸的嘲讽,当着你的面把婚书化为碎片,对你赤裸裸的侮辱。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林公子,不送了!”楚陌说完这句话,缓缓地蹲下身子把地上的纸屑一片一片捡起。

林露白看一眼蹲在地上捡纸屑的楚陌曦,然后得意地拂袖而去,他并没有把楚陌曦的话听进去。

“小姐……你没事吧?”这个时候外面跑进来一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丫头。

“你谁呀?怎么弄成这样的?”楚陌站了起来,眼睛在这丫头上扫一圈,眉头一皱道。

“小姐,你怎么连莲儿都不认识了?”小姐的脑子气坏了?这可怎么办啊?莲儿顾不得身上痛,急得走来走去。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你走来走去干什么?晃得我眼睛都花了。还有别叫我小姐……”小姐?卧槽,那是‘鸡’好不?

“不叫你小姐叫什么?”莲儿心里一咯噔,小姐向来是温柔的大家闺秀,难道因为退婚,脑袋气傻,性格大变?

“叫老娘大姐或者老大都行。”楚陌往椅子上一坐,笑咪咪地道。

她楚陌号称侠盗界的楚阎王,竟然如小说中一样穿越了。

“小……老大,你……”莲儿看着楚陌曦说话都不利索了。

“莲儿,你去弄点吃的,我饿了!然后换衣服。”吃饱了才有力气,穿成一身新才有心情。《绝世神偷废材千金太凶猛》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荐于这楚陌曦在楚家的处境,等会来的人可不止一波两波。

“是……”莲儿虽然疑惑,却还是移动了脚步。

吃饱后,莲儿便给楚陌曦更衣。

楚陌曦在莲儿的侍候下脱去外套,正准备挥手让莲儿下去,莲儿却惊地道:“小姐,你的手臂上是什么?”

莲儿因为太过惊讶,连楚陌曦不允许让她叫‘小姐’都忘了。

“老娘手臂上能有什么……”抬起右手,楚陌曦直接傻眼了。

这神马情况?这不是她在那大英博物馆里盗的那幅画么?怎么到她手臂上了?

“莲儿,你去弄点水来。”楚陌曦盯着手臂上的画,头都没有抬一下。

“是……”莲儿立即领命而去,没多久就端着一盆水过来了。

“肯定就是这副画搞的鬼!”楚陌曦把手臂放进水里使劲地搓,除了把她那手臂搓破皮流血外,没有任何的效果。

“小姐,你别搓了,都沁出血了。”莲儿握住楚陌曦的手道。

“没事,莲儿,你先下去。”楚陌曦抽回手,然后示意莲儿下去,她现在想冷静一会。

莲儿担心地看一眼小姐,最后端起那盆水便出去了。

“画啊画,你带老娘来这个世界干什么?”

画怎么可能回应她?楚陌曦直接把手臂藏到袖口里,却没有注意到那手臂上的画正在吸收完她那伤口上的血迹后,正闪动着妖孽般的光芒。

第二章 画

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楚陌曦皱了皱眉头起身朝房间外而去。

“你个死丫头,你有什么资格拦本小姐?来人把这个不懂上下尊卑的死丫头拉出去赐一丈红。”

一个淡粉色的长裙,画标准的秀女妆,一张绝色艳丽的脸,却因为她的张牙舞爪而显得有些狰狞,她是楚公爵府的三小姐楚暮辞。

她的两个贴身侍女听令立即上前把拦在她面前的莲儿给拉开,打算把莲儿拖下去。

楚陌曦从房间里出来看到莲儿被拖走,她立即冷着脸出声了。

“在老娘的地盘上,老娘看谁敢动莲儿?”

“呦……这不是我们楚公爵府的废物大小姐吗?对了,听说今天林将军家的公子来找你了?怎么?他是来跟你谈婚事吗?”楚暮辞看到楚陌曦出来,那张狰狞的娇颜立即恢复正常,带着一脸的笑,缓缓地朝楚陌曦走来。

她刚回府就听说林将军府的露白公子来跟废物解除婚约,她便屁颠屁颠地过来冷嘲热讽来了。

露白公子是她楚暮辞的喜欢的人,凭什么跟这个废物有婚约?就因为楚家与林家约定长子、长女婚约?

“老娘的事跟你有个毛线关系?你先管好自己,你这是要拿老娘的人怎么着?”楚陌曦看都懒得看一眼楚暮辞,而是冷冷地盯着正抓住莲儿的那两侍女,

那两个侍女在楚陌曦的眼神下心虚地松开了手。

“这个死丫头不懂尊卑,本小姐教育一下不行吗?”楚暮辞恨恨地盯着楚陌曦,这个贱人今日怎么这么伶牙俐齿了?

“哦?不懂尊卑?”楚陌曦直接朝楚暮辞那两个丫头走过去,然后在那两个丫头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直接一人一巴掌。

打完后,楚陌曦缓缓回过身朝楚暮辞道:“不懂尊卑,老娘替你教育教育。”原话奉上。

“你……”楚暮辞差点没气死,自己还没把她的丫头怎么着了,现在自己的丫头却被人给提前教训了。

“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莲儿,你以后注意点,遇到这类人有多远闪多远,学到这股风气,我可一样会惩罚你。”说话这句话的时候楚陌曦的语气里带着冷意,也就是这股冷意把楚暮辞给怔住了。

这废物不是一直很懦弱么?怎么今天变得这么强硬了?而且还敢还嘴,她是气昏了?

莲儿担心地看一眼楚暮辞的方向,冲楚陌曦摇着头,小姐不会把三小姐给惹毛了吧?为了她并不值得啊!

“楚陌曦,你不过是我楚公爵府养的一个废物,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本小姐的下人?”楚暮辞右手食指指着楚陌曦很不屑地道。

“还真的是没大没小,欠教训。”楚陌曦闪电般出手,直接捏住楚暮辞的右手。

咔嚓!楚暮辞的右手被楚陌曦给狠狠地扭断,还可以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楚陌曦淡淡地甩开楚暮辞的手,然后脸上绽开一抹微笑道:“不好意思,下手重了些。”

“啊……”

一声惨叫,楚暮辞抱着右手痛晕过去。

楚陌曦头一偏转向楚暮辞的两个丫头道:“没看到你们家主子受伤了么?还不带回去请大夫?”那厉色,简直像个高高在上的主子。

那两个丫头惊恐地看着楚陌曦,然后扶着已经昏过去的楚暮辞离开。

目送他们离开后,楚陌曦才把眼神掉到那边已经呆滞的莲儿身上,“丫头,你发什么呆?”

“小姐,你快出府躲躲,伤了三小姐,大夫人只怕不会甘修,而且二小姐现在可是帝君的宠妃,你快……莲儿这里还有些金币……”莲儿慌张地从怀里掏着金币,然后推楚陌曦出院子。

“莲儿你干什么?我先回房去了,再有人找我,让她直接来,来一个我灭一个,来两个我灭一双。”

扔下这句话,楚陌曦便转身回了房间,她需要继续研究她手臂上的那副画……

莲儿担心地望着楚陌曦离去的背影,最后坐在房间门口守着……

“这画怎么变颜色了?”楚陌曦拂起袖子,发现原本那有些模糊的画,竟然变得清楚了,隐隐地她还可以从上面看到隐约的影子,修长的身影,黑衣胜雪长发,简单的束起。看不清样貌,却好似谪仙下凡。

“怎么回事?本来不是一副仙宫画么?怎么一下多了个花美男了?”别说楚陌连人家的样貌都没有看清,怎么就认为人家是花美男的?

只能说,她感觉这人应该是花美男。

盯着那身影看着,楚陌曦感觉一片天旋地转,然后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地板上。抬起头她看到的就是个宫殿,没错,就是她前世看到的那灰蒙蒙却带着庄重气息的仙宫。

“我这次出现幻觉了吗?竟然是那仙宫?”傻傻地盯着仙宫上头那‘天曦宫’三个字,她觉得她在侠盗行业这么多年,这一次盗得特么值,这么个仙宫啊,就算是做梦那也值啊!

就在楚陌曦站起来准备研究这仙宫由什么建造的时候,那仙宫的门突然自动打开了。

“卧靠,人品太好就是这样,连仙宫门的大门为老娘打开。”很自恋地夸奖自己一翻,楚陌曦如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进入了大殿里。

空荡荡的大殿里,除了中间有一条长长的红毯直通上最前面的那双人象牙白色的椅子前什么都没有。

楚陌曦的眼睛落在那双人椅子上,她觉得很奇怪,她觉得这里应该是缺了点什么。

甩甩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下,楚墨曦的眼睛转到大殿右面的那张门上那两个字上‘凡门’。

“凡门?不会还有仙门吧?”楚陌曦嘀咕着,试图推开那张门,不过无论她怎么弄,那门动都没有动一下。

“什么情况?打不开的?这不欺负人吗?勾起我的好奇心,却进不了……”楚陌曦好郁闷的回到大殿中,直接坐在那双人椅子上嘀咕着。

此时一道紫色的光芒从那椅子上散发出来把楚陌曦整个笼罩在其中,楚陌曦只感觉到一阵昏昏欲睡。

第三章 神秘男子

不知道多久过去,当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依旧是躺在双人椅子上,大殿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什么情况?我怎么睡着了?”揉着有些疼痛的脑袋,楚陌曦有点莫名其妙,她这人向来是浅眠,今天她怎么睡着连自己都不知道?

最后一个天旋地转,她又回到了她的房间里。

发现自己竟然又是躺在地上,楚陌曦的脸再次难看了,“又是地上,难道我比较接地气?”

从地上爬起来,楚陌曦郁闷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然后令她傻眼的情况发生了。

只听来咔嚓一声响,那桌子在楚陌曦的面前被分成木屑,很均匀的木屑。

“我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楚陌曦抬起自己的右手看了又看,就算是前世跆拳道黑带三段,也不能让这桌子碎得这么彻底吧?

“小姐,你怎么了?”外面的莲儿听到房间里的声音立即冲了进来。

当看到房间里一地的木屑,莲儿也傻眼了。

楚陌曦回过神,不着痕迹的收回右手道:“可能桌子太脆弱了,竟然自己坏了。”

不愧是楚陌曦,连这种借口都能找出来。

“那小姐……”莲儿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桌子太脆弱跟化成一堆木屑有关系?

“叫老大,别小姐小姐的。”楚陌曦黑着脸,听到小姐这词,她就浑身不对劲。

“是,老大,莲儿先把这里清理,然后去管事的那里要个新桌子过来。”莲儿在心里叹口气,一定要从那管事的那里要个新桌子过来。

“莲儿,不用了,反正这桌子放房里碍事。”瞥一眼莲儿,以自己在楚公爵府的地位,只怕莲儿去管事那里也不一定会要到桌子吧。

“小……老大,莲儿……”莲儿看着楚陌曦有些说不出话了。

“把木屑都扫出去吧!”楚陌曦坐到床边淡淡的道。

“是!”莲儿很快就把房间给收拾干净,见楚陌曦没有其他的吩咐,她便出去了。

莲儿刚离开,楚陌曦便用精神力开始探向自己的经脉。

她发现一股奇怪气息在经脉里涌动,“难道就是小说中所说的内力?不,是什么天赋觉醒了……”

在这个异世有种修炼,需要觉醒天赋,然后修炼一种叫灵元的东西。

“咦,凤凰涅磐心经……”此时楚陌曦也发现脑海中多了一个功法。

“修炼灵元的功法?刚才在那仙宫里的紫光?”楚陌曦立即按照功法上的修炼方法开始修炼。

凤凰涅磐心经:远古凤凰坐化之后以自身精气魂凝聚为一本功法,分为九重。

第一重,凝基。

楚陌曦按着凤凰涅磐经的运转路线,开始修炼,一周天、二周天……

在另外一边的房间里,两个侍女跪在房间中央。

楚暮辞正被一个大夫接骨,那沁入骨髓中的痛楚让楚暮辞在床上哭叫着“娘……啊,痛……”

“暮辞不哭,娘在这里。”床边坐着的那个美妇人就是楚家的大夫人君丽,她看着哭叫得女儿,那双美眼里沁着点点的泪花。

凄厉的哭声在继续,那温柔得安慰声也一直持续着,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大夫给楚暮辞的右手包扎好了,而此时楚暮辞可能太累了已经沉睡了过去。

“雨大夫,不知道我们家暮辞的手怎么样了?”君丽抚了抚楚暮辞汗湿的头发,然后起身朝那正在写药方的大夫道。

“禀夫人,小姐的手断了,现在已经接好,吃下老夫的配制的灵药,过几天她就可以恢复了。”雨大夫站起来恭敬地回道。

“那麻烦雨大夫了。”君丽眼神转回床上女儿的身上。

“不麻烦,老夫先下去给小姐取灵药去。”雨大夫拿起手中的灵药方,然后朝君丽一拜道。

君丽没有回话,只是朝他挥了挥手。

雨大夫提起药箱便离开房间后,房间里只剩下睡着的楚暮辞、君丽,还有那跪在地上的楚暮辞的两个贴身侍女。

“说,怎么会弄成这样了?”君丽的语气温和,脸上却带着厉色,眼睛并没有从女儿的身上移开。

“大夫人……是楚陌曦,她把小姐的手给扭断了……”左边的那侍女哭着道。

“废物扭断的?”君丽转过头脸上带着惊讶。

“楚陌曦似乎……像变了个人,而且整个人看起来有点……疯癫的状态。”右边的侍女颤抖着身子道。

“你们下去各领二十鞭子。”废物不管你是不是疯癫,你既然断我女儿的手,那你就别怪我心狠了。

“是。”两个侍女颤抖着身子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她们离开后,君丽才缓缓地开口,“你听清楚了没?明早我要看到那个废物的手。”

“是。”这道回应带着很公事话的语气。然后就再也没有声音了,房间里也陷入了安静之中……

此时楚陌曦正站在院子里研究着她体内的那些灵元,她不敢待房间里弄,要是再毁她一件东西,那她找谁哭去?

“踢腿!出拳……”

感觉有点像跆拳道啊!

没错,楚陌曦也不懂什么招式,她只是在想把体内的那种气用跆拳道给使用出来,招式看起来是有些怪异,威力却不小。

起码对某个人来说,觉得挺有趣的。

他从楚陌曦开始在院子里开始那些怪异得招式,他便在这里了。

本来他是路过这里的,却突然感觉到有股气息,与一般的修炼者不同的气息,他便停了下来,搜寻一番,发现竟然是在楚公爵府内发出来的。他便找了过来,看到的就是某女的怪异招式。

他发现这些招式虽然是有些奇怪,却绝对是针对人体的死穴用出来的,也就是说这奇怪的招式,却绝对是够好。

此时一道黑影从另外一边的院子朝着这个方向掠了过来,男子扫一眼那个黑影,眼神落回楚陌曦的身上,他明白这个女人还没有发现那个黑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的手上突然射出来一粒石子正是那个黑影所来的方向。

砰!一声轻微的响声,楚陌曦立即警觉地停下了动作,眼神望着那声音所发出来的方向,然后咪着眼,朝她的身后看了一眼。

第四章 杀手

此时那黑影已经落在了院子里,他并没有停留,直接朝楚陌曦攻过来。下手凌厉,那手中的剑泛着冰冷的气息。

“你是何人?”楚陌曦躲闪得很狼狈,她才穿过来就有人来杀她?

“要你一只手的人。”冰冷的语气,让楚陌曦觉得在他的面前,她是显得多么的渺小。

“你……是楚暮辞派你过来的?”楚陌曦立即全身的寒毛竖起,果然是不该这么冲动的,她太弱了。不能暴露她有灵元,必须寻找机会出手。

对方没有回她,直接一掌拍在楚陌曦的后背上,楚陌曦如何承受得住?直接倒在地上,吐血不止。

黑衣人眼神里带着冷光,挥剑就朝楚陌曦的右手给斩了过去。

楚陌曦死死地盯着那个黑衣蒙面人,总有一天,她会把所有的一切给还回来的。

锵!

一声锐利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空中响起,然后那黑衣蒙面人手中的剑被断成了几节。

“什么人?”黑衣蒙面人警觉地转身大喝。

楚陌曦盯着地上的断剑,眼睛闪动着,是那个提醒她的人救了她?为何那个人要提醒她?为何他要救她?

“路过。”两个字里透出来的冰冷,犹如是十二月的寒霜在加点冰水浇在身上那么的寒冷。

“阁下似乎是管太多了。”黑衣蒙面人很明白对方的实力很高,但他也并不想放弃斩楚陌曦的手。

“是吗?”冰寒的声音,透露着他对黑衣蒙面人这句话的不满。

楚陌曦扫一眼那个方向那道修长的身影,与此同时,她的手指缓缓地朝那断剑的碎片移去。

此时那个黑衣蒙面人全身心地盯着对面的那个身影,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楚陌曦的动作。

楚陌曦的手指抓到一片断剑的碎片后,她的脸上一喜,也没有多考虑,手中断剑直接朝背对着她的黑衣人刺过去,从开始起,她就一直没有用体内的灵元,就是因为她知道跟对方差距太大,她必须找准时机,而现在就是个时机。

黑衣蒙面人虽然是感觉到了身后有危险,但是他面前的那个身影的危险系数大的多,而且他还没有搞懂对方是什么意思,于是他选择闪躲。却没有想到楚陌曦的拥有灵元,而且她的速度很快。

他只来得及回头,断剑带着灵元扑哧一声插进了黑衣人背后。

“你找死!”楚陌曦的实力毕竟是太低,断剑只是插进了黑衣人的后背,并不是他的要害,黑衣人的反应很快立即回身,直接是一剑劈向楚陌曦,从他的剑气上的气息来看,他这是对楚陌曦下了杀心。

“你似乎没有弄懂我的意思啊!”声音似乎是飞起来的一样,让楚陌曦感觉有些飘渺。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寒光一闪,带着点点的血光,黑衣人的双手被齐齐地斩下,还有一节断剑钉在那个黑衣人丹田处,是废他的灵元。黑衣人躺在地上连叫都不敢叫,只是用惊恐的眼神盯着那个修长的身影的方向。

“他交给你处理了。”从黑暗之中他缓缓地走了出来,一袭黑色的长衫随风却不摆动,墨色青丝迎风任舞,看起来就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当然在知道刚才是他出手斩下这个黑衣蒙面人的双手后,大概没有人觉得他温文尔雅了,

再加上那一张半面的银色面具遮挡住半张轮廓精致的面颊,眼睛狭长,无一丝感情的紫色瞳孔明亮而深邃,散发出来的生人勿近的寒气,也在无时无刻地警告着生人勿近。

“我楚陌曦欠你一条命。”楚陌曦抬起头望进他的眼底,并没有迷恋而是很认真的道,也许对他这种人来说是很随意的,但她楚陌曦是很认真的。

“你的命并不值。”扫一眼地上的那个人,他冷冷地道。

“我的命不值?那你救个屁啊!”楚陌曦跳起脚就骂出来了,他娘的,亏老娘还觉得这个面具男不错呢!

“明天在这里等着我。”留下这句话,然后就一飞身离开了。

“卧槽,你让我等,我就等吗?”气呼呼的楚陌曦根本就忘记了这是她的院子,她不待这里待哪里?

楚陌曦郁闷了良久后,便把眼神落在了地上的那个黑衣蒙面人的身上。

她转动着手中的断剑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她那手正流个不停的血,盯着地上的黑衣蒙面人,冷冷地道:“说说吧,谁让你来的?”

“没有人让我来,你要杀要剐,随你。”黑衣蒙面人扭过头,一副大义炳然的样子。

“好啊,我正好挺久没有在活人的身上开洞了……”说着楚陌曦手上的断剑就开始在黑衣蒙面人的身上移动,似乎是挑开洞的地方。

开洞?黑衣人的身子缩了缩,瞄一眼楚陌曦,她若是直接杀了他,他倒没什么感觉,一拉脖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若是在身上开洞,他想想都觉得肉颤。

“就这里好了。”楚陌曦说话间,手中的断剑直接插进了黑衣蒙面人的大腿。

“哼!”那黑衣蒙面人咬牙哼一声。

楚陌曦眼神闪着光,然后断剑又动了,这一次是直接从那洞往下移动,随着她手的移动,那一片肌肉缓缓地剥落下来,这一次那黑衣蒙面人哼不住了,惨叫人响起。

“啊……我说,我说……”这个女人就是恶魔,不,比恶魔还恐怖。

此时莲儿从房间内走出来,应该是被这个黑衣蒙面人的惨叫声给惊醒的。楚陌曦淡淡地扫一眼莲儿,嘴角微微勾起淡淡的弧度,“想好了?”收回手,淡淡地撇一眼断剑上那流下来的血,不习惯的皱了皱眉头。

“想好了。”黑衣蒙面人连忙点头,生怕楚陌曦这个恶魔会再次给他上刑。“是大夫人,我是大夫人的暗卫。”

“就这么点可用价值啊……”楚陌曦撇着嘴,她当真很不高兴,非常的不高兴。抬起右手正准备直接杀了这个黑衣蒙面人的时候,一道剑光一闪,紧接着一道血光,黑衣服已经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楚陌曦扭头,眼神落在莲儿那颤抖得右手上,那右手上所持的那把剑正滴着血。“莲儿,为何出手?”

“这种……小事哪轮到……老大弄脏手?”毕竟是第一次杀人,莲儿的身体颤抖着,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听到莲儿的话,楚陌曦的身体一怔,她一直觉得莲儿生性胆小,也从来没有想过把她给拉到这个阴谋的漩涡之中。

看一眼莲儿,楚陌曦淡淡地道:“我们先把尸体处理掉吧。”还好这陌曦阁比较偏僻,闹这么大的动静,也没有个人过来勘查。

但这尸体也不能就这么扔在院子里啊,她可受不了她的地盘上有具尸体。

“是……”

绝世神偷废材千金太凶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世神偷废材千金太凶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旺夫小厨娘4章

    原标题:旺夫小厨娘4章书名:旺夫小厨娘第4章上山看清楚那人的面容以后,姚沐婉不由得愣了一下。深邃如寒潭的眸子,俊逸立体的五官,皮肤虽黑了一些,却衬得他更有一种成熟男人的独特魅力。这样的男人,即便是放到姚沐婉的那个时代,也是能吸引一批脑残粉的神颜。不过,这个年代女性的审美似乎更偏好长相精致秀气的男人,比如之前的姚沐婉爱得死去活来的那个书生,这样的型男,倒不那么吃香了。这时姚大山的声音响起:“长文啊,来了,用过早饭了没有?要不要一起吃点?”姚沐婉便自然地移开了目光,记忆里原主不怎么待见李长文,统共也

  • 第一宠婚:神秘帝少坏透了4章

    原标题:第一宠婚:神秘帝少坏透了4章小说名称:第一宠婚:神秘帝少坏透了第4章金丝雀协议她的脸上露出震惊又愤怒的表情,“什么!包养?我不同意!”更过分的是,这份合约详细的列下了许多条约束她的条例。她不许和其他男人有身体接触,不许和其他男人谈恋爱。她只需要住在一处专门为她准备的住所,没有他的命令,不许外出!但同时,她也必须做到随叫随到。只要是他有需要的话,她可以随时到他的所在位置陪同,或者是留在住所,等着他来见她!她还需要保证,要给他生下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就好。她还不能透露她和他之间的关系。……这不

  • 莫将情深负水流4章

    原标题:莫将情深负水流4章小说名字:莫将情深负水流第4章捡到一只醉鬼男神难,但不是没可能。当天我就把发小苏陌漪约出来,她人脉广点子多,让她给我介绍一份能赚快钱的工作。思来想去,不想卖身不愿卖肾还能在一个月内赚够十五万的工作,就只有去当酒托了。在苏陌漪的介绍下,我去了一家在江城本地颇有人气的酒吧,面试的时候酒吧经理目光挑剔的看着我沉思了很久,我猜测他应该是在想该用什么借口婉拒我又能不伤他和苏陌漪的面子,我干脆利落的开了一瓶五十度的白酒,当着他的面一口气喝掉半瓶,然后拿下了这份工作,当晚上班。我酒量

  • 都市风水师4章

    原标题:都市风水师4章小说:都市风水师:鬼上身“黄鳝血?被人提前抹上去的?那我平时进进出出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啊?”叶薇竹蹙了蹙秀眉,凑上前去仔细打量一番,随即满脸迷惑地问道。“因为他们加了溶血剂稀释了原本浓稠的血浆,再加上你的防盗门原本就是深褐色,如果不仔细分辩,平日里根本不会引人注意,而且这还是我误打误撞用酒精破坏了其化学稳定性才显露出来了,不然不定什么时候才会发现!”林一元长吁一口气,随即转身向叶薇竹耐心解释道。“等等……你说他们?人为的?”从惊吓中缓解过来的叶薇竹当即抓住了关键之处发问道。

  • 武魂世界4章

    原标题:武魂世界4章书名:武魂世界斗罗大陆,异界唐三()这唐三不想失去这个父亲,也不希望自己过往的一切被人知道,所以,他自然不会告诉唐昊,这是因为他修炼着唐门的玄玉手。想用好暗器,基础的需要是眼力、手力、心力的融合。正所谓心到眼到,眼到手到。所以,唐门内门的修炼方法中,对于眼力、手力的要求极高。紫极魔瞳,借助旭日东升时紫气东来的短暂时刻进行修炼,对眼力有着极大的提高作用。玄玉手,可以令手掌变得极其坚韧,并且隔绝任何毒素。这两种能力,是唐门内门弟子的必修课。管唐三的玄玉手还远远不够火候,但保护自己

  • 婚内错爱4章

    原标题:婚内错爱4章小说名字:婚内错爱桌底下的动作“没事,我就是睡的晚了点,休息一下就好了。”我努力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笑着说话。姐夫动作优雅地吃着饭,平静的就像什么没有发生。我心里更气更恨:对我做出那样的事,转眼就能这么平静,姐夫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子茉,也真是难为你了。”姐姐叹了口气,“你多吃点,也要照顾好自己,啊?”“我知道。”我点点头,“一会我回医院安排一下,让姐夫陪你过去检查身体。”“就这样了,还有什么好检查的,我不想去。”姐姐兴致缺缺地说。她当然以为是做妇科检查,

  • 夺舍之停不下来4章

    原标题:夺舍之停不下来4章小说书名:夺舍之停不下来第一次约会好似时间都变得极为缓慢,终于等来了新消息“讨厌~”看情况对方没有生气,赵五松了口气,不敢再过分调情“你想吃什么,晚上我们就去吃什么。”去绿茶餐厅怎么样?”好呀。”赵五连敲两字发送。老公真好,亲亲。”李茜回复,最后还发了张萌萌又可爱的情侣亲亲图。赵五觉得这张图不错,却奈何不会复制粘帖,只得打字“亲亲。”好长时间过去,李茜没在发来新消息。我好像没钱,怎么办?”沉浸在与心爱的女孩子二人晚餐时,赵五忽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他没钱。准确地说他

  • 若情自在天意4章

    原标题:若情自在天意4章小说名:若情自在天意第4章绝情的男人这边的动静惊动了人,好多人都往这边看过来,酒会的保安冲了过来,看叶梓潼的穿着普通所有人都把她当服务员了,这里是高级酒会,保安也不是一般的势利眼,不管青红皂白,马上上前推搡着叶梓潼带出了大厅。侯婷婷的眼睛里进了辣椒水,马上送去了医院,夏淑涵昂贵晚礼服上都是汤汁,脸上一个清晰的巴掌印,慕兆丰闻讯也赶过来了,看见夏淑涵的狼狈有些惊讶:“这是怎么回事?”夏淑涵其实很忌惮慕兆丰知道叶梓潼出现的事情,可是现在这样想瞒也瞒不住了,她哭丧着脸对着赶来的

  • 对你的爱不再飘摇4章

    原标题:对你的爱不再飘摇4章小说名:对你的爱不再飘摇第四章:闪婚她看到了那名失去机会的女人眼中流露出的嫉妒和不可思议,也看到了两名负责人脸上若释重负的惊喜,她抱一淡笑,荣辱不惊。“司徒小姐,请跟我们到正厅面见老夫人。”司徒雅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睨了一眼面色冷峻的上官驰,随着那两名负责人款款离去……这就是富贵人家,儿子挑媳妇,儿子的妈也要过目。富丽堂皇犹如宫殿般的别墅正厅,藏青色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位雍容华贵的老妇人,与传说中的恶婆婆并不相像,她的脸上挂着难得的亲和笑容。“老夫人,这位小姐就是少爷挑

  • 情云蔽月爱深藏4章

    原标题:情云蔽月爱深藏4章小说书名:情云蔽月爱深藏第四章:无法接近的距离赵丽娜故意停顿,戏谑的调侃:“下次见到美男一定要镇定。”“你误会了,其实……”沈佳曼正想解释二年前的事,却不料被赵丽娜打住:“行了,别解释,我懂。”说完,她俯耳过去,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一句忠告,听不听在你:别对他抱有任何幻想,他从不多看女孩子一眼。”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沈佳曼下了最后一班公车,双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里,步行着往学校的方向走去。今晚,若不是无意中撇见那抹熟悉的身影,或许她已经忘记,两年前,曾经和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