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腹黑总裁请妻入怀》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1:00:0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腹黑总裁请妻入怀

第一卷第1章 未婚夫和小三的婚礼

希尔顿酒店门口,灯火辉煌,豪车遍布。《腹黑总裁请妻入怀》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叶简汐穿着黑色的小礼服,脸上化着淡淡地妆容,脚踩七公分的高跟鞋,头发用簪子盘成了一个发髻,干净而简单的出现在酒店的大厅门口。

花团锦簇的酒店大厅中央,婚礼正进行到高潮处,俊美的新郎跪在地上,温柔而专注的望着新娘,“婉如,我愿意这辈子竭尽全力,让你永远幸福快乐,你愿意嫁给我,成为我的唯一吗?”

“我愿意!”

叶简汐站在人群里,望着相拥深吻的两人,心头像是被人狠狠地插了一刀,眼里不停地冒出酸气,原来陆阿姨说的都是真的,陆少安真的结婚了,就在昨天他还拉着她的手说,他要出差几天,没办法陪在她身边。

呵……

他所谓的‘出差’就是为了瞒着她,和别的女人结婚。

真是天底下最无耻的骗子!

叶简汐双眼燃着火,冲上前,想要给陆少安一巴掌,可刚抬步,一个身影就拦住了她的去路:“简汐,你想做什么?”

叶简汐攥紧了手心:“我……”

陆母轻笑了一声说:“阿姨知道我们陆家单方面毁了婚约,你受了委屈,可这一次如果少安不和慕婉如结婚,我们陆家就要宣布破产了,想必你比谁都清楚,如果陆家破产了,你奶奶的医药费,也没人可以付得起了。想想你奶奶,再决定是走,还是留下来,开开心心的祝福少安新婚快乐。”

叶简汐死死地咬着下唇,力道大得唇瓣几乎被咬破。

陆家的人还能再无耻一些吗?当初她父亲去世,留下一大笔遗产,足够她和奶奶吃一辈子的,如果不是拿了这笔钱填陆家的亏空,她又怎么会依靠陆家给奶奶治病!

叶简汐气得浑身直哆嗦,顿了两秒,她说:“好!我去祝福他们!”

台上的婚礼恰好结束。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身着剪裁合体西装,眉宇清朗,鼻翼丰挺的陆少安拥着新娘,优雅地走下台。

叶简汐冲到两人跟前,大声地说:“陆少安,我祝你们百年好合,永结同心!这杯我敬你们!”说完,仰头喝掉满满的一杯酒。

陆少安看着她眼睛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神情微动,想要说什么,可唇瓣动了动最终忍下,他做了那么多事,就是为了娶到慕家的小姐,以帮家里度过难关,不能到这一步放弃。

“好了,少安,你们去别的地方敬酒吧。”陆母巧妙地隔开陆少安的视线,笑着拉住叶简汐的手说道。

“嗯,妈,你照顾下简汐。”陆少安临走前不忘关切。网站163woman.com

“嗯,我会的。”陆母笑眯眯地满口应下。

可当两人离开后,陆母瞬间敛了笑意:“简汐,你刚才表现得那么明显,差点让婉如看出来……”

叶简汐冷冷地打断她的话:“我天生不会演戏,怎么能比得上你们陆家的人?”

“你!”陆母气结。

“陆阿姨,我先走了,不然再留下来,我指不定会说出更多不应该说的话!”

陆母面色难堪盯了她几秒,摆了摆手说:“走吧,走吧,真是碍眼。”

那声音不大,却一字字清晰地印入叶简汐的耳朵里。

叶简汐身形一顿,抬步离开。

出大厅的一刹那,叶简汐的眼泪瞬间掉了下来。《腹黑总裁请妻入怀》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她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要哭,哭了只会显得自己更加难堪,可没用,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地落下来。

当初陆家有难,是叶家帮忙陆家度过难关,然后陆家以报恩为名义,求着叶家让她和陆少安订了婚,整整二十年来,她一直把陆少安当作自己未来的老公,甚至在陆家公司遭遇危机时,把爸爸留下的那笔遗产,都拿来给陆家了公司的亏空。

转眼陆家就毁了婚约,甚至以奶奶的医药费作为要挟,逼着她吃下这个哑巴亏。

想到刚才陆少安和别的女人亲吻的画面,叶简汐心头一阵阵的恶心。

她恨不得立刻给他一巴掌,指着他的鼻子,在所有人面前揭穿他!

但她不能那么做,如今叶家颓败,奶奶病重,她不得不依靠陆家为奶奶提供医药费。

心头堵着恶气,叶简汐一个人走到酒店的顶层。

坐在天台的边缘,叶简汐望着酒店的远处,眼泪掉得越发的凶猛,“陆少安,你个大骗子!我这辈子,下辈子都饶不了你!”

声音刚落,她忽然被撞了一下,差点滚下去,幸好情急之下她抓住了栏杆,又被拉住了手腕,这才避免了悲剧的发生。163女性网

叶简汐看着大厦的底部,心头一阵后怕,压抑了一整晚的怒火瞬间爆发,“你这人怎么回事?没看到我站在天台边吗?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差点害死我了!”

可扭过头,就看到一张几乎完美的俊颜,深邃的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一双英挺的剑眉下,幽深的眸子宛若夜空下的星辰,附和着凛凛的寒风,有种近乎妖冶的气息。

第一卷第2章 别说话

然而,男人似乎并没把她的脾气当回事,将她往旁边一推,暴躁地开口:“让开!”

叶简汐差点被推到,勉强稳住身体后,顿时怒了,长得好看就能这么粗暴的对待别人吗?她上前一步,抓住男人的手:“你这人讲不讲理!明明是你撞到了我!不说一声对不起,还凶我!你还讲不讲理了?”

“滚!”男人蓦地回首,眸子里迸出凌厉的光,周身散发出逼人的气势。

叶简汐却抓得更紧,“我就不走,你能拿我怎么样!”

男人连着扯了她两次,没能把她扯开,停下了动作,直直地盯着她,目光幽暗。

叶简汐隐隐的感觉到危险,而这种危险来自……眼前的男人。

“是你自己不走的,别怪我。”

低哑得过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的同时,吻猝不及防袭来,酒味搀杂着陌生男人的气息,涌入口鼻里,如同魅惑人心的麻药一般,迷了人的神志。

叶简汐反应过来,伸手想要推开男人,可他力气大得出奇,如一座山一般,将她紧紧地困在怀里,悍动不得半分。163女性网

除了羞愤之外,叶简汐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有些奇怪,明明在冷风里站了那么久,应该是冰凉的,可此刻却热得过分。而男人的吻更是在她身体里点了一把火,将那股火烧的越发的旺盛,似是要将她燃烧得干干净净。

她忽然想起来,自己喝的那杯酒,是陆母给的!

难道是那杯酒里有问题?

原来陆母要她来参加婚礼,不仅仅是想断了她对陆少安的念想,还想要毁了她!

心里的悲愤和怒火,在瞬间铺天盖地而来,几乎冲毁了她所剩无几的理智的理智。

叶简汐深吸了口气,咬着牙勉强压住把他压倒的冲动:“你想要我?”

男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但泛着潮红的脸颊,以及急促的呼吸声,已经表达了他的意愿。

“想要我可以,但我要在房间里。”与其去酒店里面,碰到哪个不知名的男人,她宁愿和这个男人一起!

叶简汐凝视着男人,等待着他的答案。

下一刻,身体被人抱了起来,叶简汐低呼了一声,下意识的搂住了男人的脖颈。

男人迈开步子,向着酒店的包厢走去。

酒店的总统套房里,男人火热的吻在关门的刹那准确的落下,叶简汐感觉空气都燃烧起来,她清楚的听到自己噗通噗通,一声比一声强烈的心跳声。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走还是留……”就在她被吻得昏昏沉沉的时候,男人忽然停下开口说话。

低沉的声音犹豫大提琴一般,骚动着心弦,叶简汐面色潮红的望着眼前的男人,主动地伸手揽住了他劲瘦而结实的腰部,亲吻他滑动的喉结,“别说话,吻我。”

漆黑的眸子微眯,透着一股危险。

男人盯着她看了一秒,便再度吻了上来,这一次的吻比之前每一次都来的凶猛。

叶简汐感觉大脑里缺氧,无法去思考任何事情。

第一卷第3章 我会对你负责的

房间里的暧昧越发的浓重,不知何时,两人纠缠到了床边。

衣衫尽落,叶简汐才有些害怕,她退缩着,想要让他缓一缓。

可下一刻,明显的疼痛传来……

“疼……”

泪水止不住滚滚的落下,叶简汐低声哭着喊着,想要推开男人。

可无论怎么逃,都没有用。

夜色浓重,暧昧持续进行。

不知过了多久,叶简汐再也承受不住,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哗啦哗啦的流水声传入耳中,叶简汐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有金黄色的光线刺入眼睛,她抬手挡了一下,头痛欲裂,身体也像是被卡车碾压了一整夜,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

叶简汐支撑着身体缓缓地坐起来,看向身侧,那边已经空了,而浴室透明的玻璃门上,隐约映射出一道身影,迟缓的脑子瞬间有了一丝清醒。

那个男人……

昨天夜里的那个男人,他在浴室里面还没走。

叶简汐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昨天晚上她和他在一起,是因为被陆母下了药,别无选择,她没想过,他还会在这里没离开。

现在该怎么办?怎么办?该怎么面对他?

叶简汐心头掀起惊涛骇浪,可越着急越是想不出办法。

而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浴室里的水流声戛然而止。

叶简汐脸色一白,那人要出来了!瞬间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她不能再留在这里,要立刻离开!慌乱的从床上下来,套上自己的衣服,她狂奔到门口,正准备打开门时,身后忽然传来咔嗒一声,紧接着一道淡淡地声音响起。

“你醒了?”

叶简汐僵硬的扭过头,看着浴室的门口,那里站着一个人,高大欣长的身体只裹了一件酒店的白色浴袍,裸露出的肌肉结实到恰到好处,视线稍想上移动,却是恰好对上他的眼睛,那双漆黑的眸子略显淡漠,目光淡淡地地睨着她,没有任何情绪,而他的嘴角染着一丝似是而非的笑。

叶简汐打量了好一会儿,连说话都忘记了。

“看完了吗?”

淡漠的声音响起,叶简汐游离的神志瞬间被拉回,脸色爆红。

男人不紧不慢的走到大床前,拿起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的穿上,一点也不避讳她。

“昨天晚上的事情……”

叶简汐刚开了个头,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该怎么说,她昨天晚上只是被人陷害了,错误的睡了他一晚上?

背对着她的男人,在听到她开口后,漆黑的眸子一闪,有一道暗芒自眼底滑过,但很快就掩去,缓缓地将衣服穿好,转身对上她的目光。

明明他没说一句话,脸上也没特别的表情,可却让叶简汐感觉到了无形的压迫。

叶简汐咬了咬下唇,吞吐着想要把余下的话说出来。

可还没等她开口,男人就出声打断了她的话,声音清淡的说:“我会对你负责的。”

负责?负什么责?

叶简汐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脑子一时有些跟不上他的思路。

过了十几秒钟,她才明白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不需要你负责!”叶简汐咬着下唇说出自己的想法。

男人扣水晶纽扣的手一滞,扬眉看向她。

第一卷第4章 昨晚是你第一次

他的目光并不逼人,可叶简汐就是没办法和他对视,所以别开了脑袋:“这位先生,我昨天被人陷害了,所以糊里糊涂的和你发生了这种事情,但这和你没关系,我是成年人,很清楚自己做了什么,你不用因此对我负什么责任。”

“昨晚是你第一次。”男人淡淡看了她一眼说道。

叶简汐脸色一白,的确昨天晚上是她第一次,和陆少安在一起的时候,仅有的亲密也只是亲吻,原本她想留到新婚夜,没想到会是这样……可即便如此,她也不会因为一晚上,就把自己的下半生交给一个陌生的男人。

叶简汐深吸了一口气,故做无所谓的说:“那又怎样?只是第一次,又不是要了我的命,今天的事情,我出了这个门就忘了,希望你也忘了。”

男人若有若无的弯了弯唇线,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简汐不想再多说话,转身打开了房间的门走了出去。

嘭的一声关门声,男人漆黑的眸子微微的眯起,淡淡地勾了勾唇:“出了这道门,就忘了吗?”

说的挺干脆,可表情一点也不干脆。

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对那边说:“查一个人,在希尔顿酒店3201房过夜的女人,要她的详细资料。”

……

出了包厢的门,乘上电梯,叶简汐脑子里还乱糟糟的一片,一会儿想到昨天陆少安结婚的画面,一会儿想到了刚才那个男人,想得头都快要炸裂。

胡思乱想了十几秒钟,电梯叮的一声到达一楼。

叶简汐深吸了一口气,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跑掉,抬步准备走出电梯,然而在看向电梯门外的刹那,两张熟悉面容缓缓地映入了眼帘,她刚消下去的怒气,蹭的一下又蹿了上来。

因为门口的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陆少安和他母亲。

在她看到他们的同时,两人也同样注意到了刚出来的她。

陆母看到衣衫有些凌乱的叶简汐,故意大声的说话,“简汐,原来你还在酒店里啊,昨天你干嘛去了?我怎么一晚上都没找到你?还有你身上的痕迹是怎么回事?怎么看着像和野男人去鬼混去了?”

她这么一说,不止陆少安注意到,经过的路人也看了过来,对叶简汐指指点点的,眼神里带着轻蔑。

叶简汐红了眼睛,身体激动的颤抖了起来,昨天的事情历历在目,除了是陆母搞的鬼,她想不出第二个人!故意陷害她喝了那杯酒,现在又若无其事的当面指责她,和别的男人厮混,分明是想要毁了她!

世界上怎么会这么无耻的人?

“简汐,你昨晚去哪里了?”陆少安盯着她凌乱的衣服,眸子里隐隐的浮动着怒火,“你知不道昨天我找了你很久?”

“我去哪里,你关心吗?”叶简汐双眼死死地圆睁着,声音嘶哑。

“我当然关心!”

“关心?你关心的只有你新婚的妻子吧,我这个做妹妹的,怎么能配得上您的关心?”叶简汐笑着讥讽,眼里的酸气却越积累越多。

“这句话你可真算是说对了,像你这样的人,怎么配得起我们家少安的关心?”陆母上前一步,抓住叶简汐的衣领就往下扯。

叶简汐没想到她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动手,没有设防就被扯开了衣领,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昨晚暧昧的痕迹的还残留在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眼就能看的出来。

腹黑总裁请妻入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腹黑总裁请妻入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绝世兵王5章(第5章 安保部)

    原标题:绝世兵王5章(第5章安保部)小说:绝世兵王第5章安保部回到花园别墅,已经是凌晨两点。江晨前一天跟一个火辣美女翻云覆雨,又跑到天弘集团面试,来回奔波,还没吃上一口热饭,现在已经饿的前心贴后背了。刚一进门,他就摸了摸肚子,去冰箱里面找吃的。这时候,江晨看到餐桌上还摆放着两碗米饭,还有几个小菜。“她不会是一直在等我吃晚饭吧?”“怎么可能!”江晨有些摸不着头脑,对于蔡妍这个女强人,他一贯是敬而远之。他知道,这种女人神通广大,手段奇多,可不是那么好招惹的,不然怎么会被她捉奸呢!哎!要不是老头子逼他

  • 魔皇大管家5章(第一卷 天降魔皇做管家第5章 狠辣家奴)

    原标题:魔皇大管家5章(第一卷天降魔皇做管家第5章狠辣家奴)小说书名:魔皇大管家第一卷天降魔皇做管家第5章狠辣家奴嘴角微微一翘,卓凡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大概这位大小姐也以为他疯了,但是又不忍他在双方拼斗中被误杀,所以才找机会让自己躲入护卫们的保护之中。“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把他拉过来,别让他在那里丢人现眼。”洛云裳再次向护卫大喝道。然而,护卫还未动,一把散发着血气的银刀已是架在了卓凡的脖子上。“慢着!”孙管家冷冷一笑,双眼直直看向洛云裳的眼睛,仿佛看穿了她的所有心思似的:“嘿嘿嘿……大小姐

  • 九阳绝神5章(第5章 我若不死,必然杀你)

    原标题:九阳绝神5章(第5章我若不死,必然杀你)小说名称:九阳绝神第5章我若不死,必然杀你血魔山,位于烈阳城主城之外百里。据说在万年前,曾经是一位八极天士的修炼地。此人自称血魔老祖,行事阴狠毒辣,专门汲取生灵精血,修炼邪门功法!据说在血魔老祖最强大的时候,整个大乾皇朝的范围,都在他的领地内,上亿子民全都被他汲取精血,用来修炼邪门功法!血魔老祖凝练的血蕴祖地,已经达到‘溶金’级别,血池之上常年悬浮着一轮血日,邪气凌然,血耀冲天!只要在血魔老祖的血蕴祖地之内,即便是面对九宫天士,他也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 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5章(第5章 名义上的男友)

    原标题: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5章(第5章名义上的男友)小说名: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第5章名义上的男友“你们说之前的那个?我家小凡把他甩了,把我扶正。”冷绝说的一脸骄傲,还不忘问,“宝贝儿,你说是不是?”可冷绝心里却在思索着,丁凡之前有男朋友?在陆氏?丁凡缩缩脖子,僵硬着回答,“是,是……”冷绝现在看他的眼神,好可怕啊。“……”“这个……那个……”邹丹坐在丁凡另一侧,说也不对,不说也不对,顿时包间的气氛特别尴尬。冷绝也感受到了,特别善解人意的拉起丁凡,“你们吃好玩儿好,我先带宝贝儿回家了!”“

  • 萌宝来袭:买个爹地9块95章(第5章 这人好眼熟)

    原标题:萌宝来袭:买个爹地9块95章(第5章这人好眼熟)小说:萌宝来袭:买个爹地9块9第5章这人好眼熟宁静的双层红砖住宅区附近,有一栋小型宅邸,包括庭园占地也不超过几百平的样子。翠绿的藤蔓吐着嫩芽缠绕在小巧的铁门上。欧式风格的建筑让人不得不联想起住在城堡里面的公主,只是铁门里面四处趴着的巨型藏獒瞬间让人放弃了所有美好的想象。“妈咪,你真的是这么说的?”沐小宝站在水池前的凳子上瞟了一眼横躺在沙发上的沐小小,这么好的机会就这么被他的母上大人错过了?水灵灵的眸子带着一丝不可置信,长长的睫毛像小刷子似得

  • 弃妃逍遥:带着包子去种田5章(第5章 发现山药)

    原标题:弃妃逍遥:带着包子去种田5章(第5章发现山药)小说名:弃妃逍遥:带着包子去种田第5章发现山药小树不由得瞪大了眼看向孙瑾,口齿不亲地问道:“娘、我吞吞下去了、我会不会死?”“怎么会!这可是好东西,不过小孩子不能吃多了,这果子是寒性的。”孙瑾笑眯眯地又捏开了一个山竹,自己大快朵颐起来。娘啊!真鲜美啊!来到这鬼地方两三天了,终于吃到红薯以外的东西了啊!过了小半刻时间,小树也没察觉到自己身上有什么不适,于是看向孙瑾的目光开始变得热切了起来,樱桃小嘴咂了又咂,讨食道:“娘,小树可以再吃一个吗?”“

  • 极品少爷5章(第5章 老妈说要低调)

    原标题:极品少爷5章(第5章老妈说要低调)小说名字:极品少爷第5章老妈说要低调甄婉柔走后,李小杰坐回沙发上,继续抽烟。他现在睡不着,因为在接收了世家少爷的记忆,李小杰了解到,便宜老婆很不简单。他现在羊肉没吃到,却惹了一身骚,如果便宜老婆问罪起来,你总不能不理人家吧!一支烟还没抽完,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进来的是位五六十岁的矍铄老人,老人虽然上了年纪,但昂首挺胸,步履稳健,比之三十四岁的壮年犹有过之。在世家少爷的记忆里,李小杰知道这老人叫龙二,早年便跟随爷爷,是爷爷最忠实的护卫,没有之一。李家在京城

  • 大婚晚成:老婆离婚无效5章(第一卷 女王要离婚第5章 难道你被甩了)

    原标题:大婚晚成:老婆离婚无效5章(第一卷女王要离婚第5章难道你被甩了)小说名称:大婚晚成:老婆离婚无效第一卷女王要离婚第5章难道你被甩了驱车回到公司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沈落梦放下手里的车钥匙,手机上一如既往的在每天三餐的时候都会出现的一条短信。心里的浮躁稍稍的得到些许的安抚,放下手机,拿起桌上的文件夹就开始批阅文件。工作,是她平复心情最好的办法。只是……当办公室的门被人猛的推开,沈落梦才抬起头的时候,一道黑色的人影就已经快步的走到了她的办公桌前面,下巴上一痛,沈落梦忍不住的皱着了皱眉头!顾云城

  • 女总裁的特种军医5章(第一卷 重回都市第5章 原来是她)

    原标题:女总裁的特种军医5章(第一卷重回都市第5章原来是她)小说:女总裁的特种军医第一卷重回都市第5章原来是她钟犸家住的这个小区,是有些年景的老校区,没有电梯,停车位稀少,出行也不是特别方便。除了比较僻静,较为安全,很少有闲杂人等出行,着实没有太多好处。念头一转,钟犸便道:“没关系,我可以搬到胡小姐家里。”胡小蝶听到他这句话,不由得又是松了口气。搬到一个女人家里去住,总是会让人联想到“包养”的字眼,胡小蝶还真有些担心钟犸自尊心太强,一口拒绝。若是两人关系交恶,胡小蝶自然也没信心能留下钟犸。她可是

  • 牛气冲天5章(第5章 男儿的脊梁)

    原标题:牛气冲天5章(第5章男儿的脊梁)小说名称:牛气冲天第5章男儿的脊梁“岳儿,你这是胡闹!”眼见秦岳居然敢向万悠悠提出生死之斗,秦惊天不由怒斥道。毕竟秦岳的实力如何,他还是很清楚的。尽管刚才一番威风,却也难以改变秦岳多年来的废柴之名。尽管秦沐风不愿意承认这点,但却是无法抹灭的事实。“岳儿,你别冲动!今日爷爷就算是死,也会护你离开的!”秦沐风眼神凶厉的说道,这个老人已经到了快要暴走的境地。在他看来,秦岳这般作法,完全是牺牲自己,好让他们能够安然离开万家。“我的岳儿啊,你别傻啊,娘没了你,一样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