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虐心王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0:17:19 来源:网络 []
书名:虐心王妃
第一章 花满楼

花满楼里。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一袭月白色的衣裙隐隐约约的显现出了一个窈窕的身影,一袭黑发如瀑布般倾泻,柔顺亮丽,没有任何的束绑,就这样子任由它在晚风中飘扬,只是这样子的一个背影便足以动人心魄,站在阁楼外的阳台上,望着一轮明月。每当柳姨看到这样子的画面的时候总会是会不小心就失神,幸好,这个时候,有着这个这么美丽背影的女子总会转过身让她回过神来,可是,当她转过身来的时候,柳姨有不禁被她那绝世的容颜摄去了魂魄……

谁说有那么美的背影就不一定有美丽的脸的?像她,不仅背影让人一眼就沉迷,就连正面都让人看一眼都舍不得移开!

如湖水般清澈的双眼里没有夹杂一丝杂质,弯弯的月眉不需要任何的描绘,饱满的红唇不点而朱,五官柔和中又带着一点灵气,像仙子一样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让她原本看起来就不像凡世间的人更加清新脱俗,不需要任何妆点,说她倾国倾城也不为过!这样子的她,若不是因为她已经在花满楼待了将近三年,柳姨真的会以为她只是误堕入凡间的仙子!可是,就算是对着她将近三年,柳姨还是没有办法将她当成花满楼里面的姑娘。毕竟,她也的的确确不算是花满楼里的姑娘。

“……”那名美若天仙的女子微微扬起嘴角,对着比着手势的动作终于让柳姨回过神来。

‘你有事找我吗?’女子简单的几个动作,表达的意思却已经能让柳姨明白她想要的意思了。

柳姨笑着看着她,不知情的人会以为这么美的女子也有缺憾,是一个哑巴,自己在她刚来的时候也是这样子的以为的,却不知,这只是因为她不喜欢说话,而且她不只能说话,还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只可惜,到目前为止,能够听到她说话的人却是寥寥无几……

“画屏,我是有一事要找你。”柳姨将她扶进房间里坐好。网站http://www.163woman.com/“你说你,出去看月亮就算了,也不晓得也自己披一件披风,这要是着凉可怎么办啊?”柳姨刚扶她坐下来就马上想要帮她拿一件外套披上,可是却被那名女子阻止了。

这个房间里其实很简单,只是有一套梨花木椅子、桌子、床罢了,不过为了有一点私人空间,所以在床和外面的中间还是隔了一个屏风,那个屏风也是这间房间里最贵重的东西,是前朝的遗物——花鸟千凤图屏风。而这一切都是这间房间的主人,也就是柳姨面前的这位长得这么美的女人——冷画屏自己带来的。只是冷画屏在花满楼住了将近三年,虽然她很少与客人见面,但凭着她一手绝无仅有的琴艺和那绝美的容颜自然也就有很多人送了不少东西给她,里面也不乏一些奇珍异宝,只是,如果那个送礼的人不是冷画屏喜欢的,那么不管对方送的是什么奇珍异宝,冷画屏一件也不会收,所以,冷画屏房间里的东西甚至比柳姨房间里的东西还要少,但是对于冷画屏而言,最重要的不是这些身外物,和她相处了三年的柳姨自然也是明白她的心意的。所以,即使她每一次看到冷画屏的房间会这么简陋,心底里总是免不了有一些疙瘩,觉得亏待了她。

是的,冷画屏就是会有这么一种魔力,不管任何看到她都会想要把最好的东西送到她的面前,而且就算是最好的东西,别人也会觉得配不起她!

不知不觉的,柳姨居然就又想岔了!也就忘了给她拿一件外套披上的事情了……

冷画屏很有耐心的在她面前挥了挥手,让她回过神来。

柳姨看着她,微微一笑就牵起了她的手,“画屏,你今年也有十八了吧?”

冷画屏微微的点了一下头,直勾勾的看着她,等待着下文。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哎~我本来以为你身体的毛病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可谁曾想知,已经三年了,你的病却还是一点起色也没有……”柳姨的话很明显还没有切进主题,可是冷画屏却有足够的耐心等她继续说下去,若是换成她家里其他的任何一个人,估计这个时候就已经发狂了吧!想起自己的家人,冷画屏不禁有些担忧,距离上一次三姐来看她也已经有三个多月了吧?怎么这一次会间隔这么久呢?可别是他们遇到了什么麻烦啊……

“画屏,我是想,要不,就在我这花满楼为你办一个相亲会,虽然我这花满楼里的恩客是有不少是花花肠子,但还是有不少好的对象的……”柳姨这样子说也是为了不让冷画屏为了一个连长相都不知道的人儿继续荒度光阴下去,要知道,女人这一辈子最好的日子可不多,更何况冷画屏都已经浪费了足足三年的时间了!就为了一个连面都见过的人……可是,会到青楼喝花酒的人又好到哪里去呢?也是因为这样子,柳姨才会一直没有让冷画屏过多的去看那些男人,只是眼看着冷画屏都已经到了十八芳龄,虽说她是美若天仙,琴棋书画也是样样皆精,但女人就是不能等,也是等不得的!且冷画屏待在花满楼越久,对她的名声就越不好!柳姨也是出来混相当久的人,看到的世面也是不比任何少,但看到冷画屏这样子的女人却还是第一次见,有很多人,刚开始来花满楼的时候总会装清高,但在她这个花满楼里待的时间一长,染成什么颜色的都有,可是像冷画屏这样子,待了有三年的时间,到现在却还是如当初一样纯净,又怎么能让人不打从心底里为她做打算呢?而且她会这么举足不定就是生怕自己想漏了任何一个细节,害了冷画屏的终身啊!

‘不用。’冷画屏挥了挥手,向柳姨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柳姨看了她一眼,随即摇了摇头,“好吧,那我就再帮你看一看,也多帮你留几个心眼,再留你一阵子也是好的,说真的,把你交给那些臭男人我还真的是放心不下呢!”柳姨这番话是出自真心的,冷画屏也是知道她是真心疼自己的,所以她还是很感激的向她做了表示感激的手势。

“你可别感激我,别忘了,你师父当初留你在这里的时候可是给了我不少银子,再加上你这三年偶尔帮我应付了一下那些贪心的男人也让我这花满楼的招牌响亮了不少,有你这绝世花魁坐镇,我这花满楼的生意可是一天比一天的好呢!”柳姨笑着说道,虽然这才是她刚开始对冷画屏好的原因,可是冷画屏还是知道柳姨真正对那些只是赚钱工具的人的态度是什么的,所以,她只是对着柳姨笑了一下。

“好了,我也就不妨碍你睡觉了,我知道你喜欢看月亮,但也别看得太晚,总得保重身子。”柳姨摸了一下冷画屏那如绸缎般丝滑的秀发,恋恋不舍的说道,同时也彻底的表明了她对冷画屏的关心。

冷画屏点了点头,在柳姨走了之后,整间房间就只剩下她一个人,虽然柳姨千叮咛万嘱咐,可是冷画屏还是没有披任何一件披风又走到了阁楼外面看着天上的月光……

黑夜的晚上如水,今天晚上却似乎要发生什么一样,冷画屏看着自己左手上戴着的一个银色手环,这也是她全身上下唯一的装饰品,更是她要回家唯一的工具。说明http://www.163woman.com/可是,平时从来都没有任何异样的手环,在柳姨离开之后却隐隐约约闪着一些蓝色的光芒,这代表着什么?是代表她可以回家了……还是?

那个命中注定的人要出现了?

一阵马蹄声在花满楼外面传来,冷画屏皱起眉,又看了一下自己的手上的手环,然后轻轻一跃,居然出现在花满楼对面的意见客栈的顶端,而这家客栈的距离离她所居住的烟水阁有着将近一百米的距离,就这么轻轻的一跃却足以证明她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但是冷画屏的这些动作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更没有任何人会发现……

静静的看着在客站外面路过的一群骑马的人,那个带头的男子散发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戾气!身穿银色铠甲,风尘仆仆的样子让冷画屏无法辨明他的长相,只是,冷画屏手上的手环却发射出了一道只有她自己才看得见的光芒到那个男人的身上!这代表……

冷画屏感到身体有些不适,随即在他们离开之后她立马又轻轻一跃回到了自己的烟水阁的阳台上。平复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之后,冷画屏轻轻的拉动了一下自己设置在阳台那里的拉绳,不一会儿,一个长相清秀水灵,穿着绿色裙装的女子就走了进来,顺从地站到冷画屏的房间屏风外面。以她的姿色,在花满楼里也没有几个可以和她相比较,可是她却不是花满楼里的人,而是冷画屏在三年前住下来之后自己带过来的奴婢——沙女。

等到冷画屏扬了一下手之后,她才马上走进来。

而这一会儿的功夫,冷画屏却已经写好了她要沙女做的事情,字体娟秀,虽然写的时间很短暂却完全不显一丝凌乱。

沙女看完之后就恭敬的点了一下头,“遵命。”然后就走到了阳台那里,一个跃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冷画屏看着沙女消失的方向,脸上却是在这里三年以来最凝重的一次。来自http://www.163woman.com/三年了,这一天,终于来了……

第二章 皇甫烈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了烟水阁,而冷画屏也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慢慢的起身才发现,她居然只穿了一件无袖的背心睡觉,将她那曼妙的身材表现出来,如果这个人时候有人进来,估计应该会喷鼻血吧!一双莲藕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脖子,昨晚睡的有点太沉了,这是她在家里就养成的习惯,来这里三年了却还是改不掉,又或者,就像沙女所说的那样,有些事情不是自己改不了,而是自己不想改。

穿上一件淡黄色的薄纱裙,冷画屏将头发从衣服里拉出来,倾泻而下的秀发遮住了她背后半透明的薄纱所露出来的肌肤,却更容易让人想入非非……她慢慢地走出来,越过屏风,也是在同一秒钟,就见到沙女在这个时候从烟水阁外跃身而来突然出现在冷画屏面前,随即单膝跪地跪在冷画屏面前。

这样看来,沙女是在外面待了一夜了。

“……”冷画屏坐到贵妃椅上,这是用上好的檀香木做成的,也是冷画屏在这里第一个真心相交的人送的,大小刚好适合冷画屏休息,再加上它的做工的的确确是非常精美,所以冷画屏才会把它留下来,放在房间里。

“小姐,这就是那个人的资料。”沙女恭敬的递上个黑盒子。盒子不算太大,但是做工精细,一看就知道绝非平凡之物。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冷画屏拿了过去,打开黑盒子,里面正放着一张用蜜蜡封起来的纸张,而在蜜蜡上,冷画屏看到了用红笔写的三个字——皇甫烈。微微的皱起了眉头,然后,冷画屏才拿起那张纸打开来看。

沙女这个时候从地上起身,从房间里拿出一把做工精美的纸扇,轻轻地帮冷画屏扇着风。

大约半盏茶之后,冷画屏才看完那张纸上所记载的一切,然后又重新放回黑盒子里,交给沙女,而沙女也点了点头,像是明白了冷画屏的意思。

“小姐,要尽快吗?”沙女问道,声音有些低沉,像是可以压低声音。

冷画屏摇了摇头,然后走到书桌上,拿起笔一挥便写成了几个字,字体依旧娟秀不见一丝凌乱。

沙女上前一看,‘一如往常。’是什么意思,沙女当然明白,随即点了点头,将扇子放到书桌上想要退出去时,冷画屏却又写了几个字。

‘好好休息。’冷画屏拿给沙女看,沙女微微一笑,“奴婢知道。”然后就真的走了。

……

今天可以算是顺辉皇帝登基以来最开心的一天了!也可是算是天盛王朝这十年来最盛大的日子,因为……顺辉皇帝的亲生弟弟——镇国大将军今天凯旋归来!他居然以天盛王朝不足十万兵的兵力一举灭了在天盛王朝西南边的西戎族!那西戎族可是有着精兵百万,而且擅长骑术、战略,天盛王朝在连年被其骚扰的次数无法估计,而顺辉皇帝更是刚登基就接到西戎族侵犯国家边境的消息,一怒之下就派出了自己的亲生弟弟,封其为镇国大将军,并派兵十万,命其歼灭西戎族,而他也不负使命,终于在今天凯旋归来,不但歼灭了西戎族,还收服了西戎族不少精兵强将!这对于天盛王朝的军队实力可是一个大大的加强!

顺辉帝也因此下令全国,减免赋税三年,并且举国欢庆一个月!

但是皇宫却是只能欢庆三天三夜,毕竟就算这是顺辉帝登基以来最大的功绩,但是其他的国事却也不能因此而耽搁下来,否则就会得不偿失了!

即使如此,今天晚上,顺辉帝还是高兴的不得了,一直揽着镇国大将军,也就是他的亲弟弟笑着喝酒,不一会儿,两个人就都喝的有点醉了。

顺辉帝名叫皇甫然,今年才三十七岁,留着两撇小胡子,五官端正却算不上是有多帅气,喝得醉醺醺的脸上红扑扑的,脸上灿烂的笑容完全没有平时的严肃和阴沉,反而比较像他这个年纪应该有的的样子。

镇国大将军,也就是皇上的亲弟弟,也是当今天盛王朝的锦王爷——皇甫烈今年才二十七岁,和皇上相差十岁,所以在先皇在世时,他们俩并没有因为皇位之争而兄弟不和,而这也是顺辉帝当初为什么会把兵权交给皇甫烈的原因,而此时此刻的皇甫烈却醉得有点不省人事了,最后只好在皇宫里留宿了。

而接下来的三天欢庆则代表着他将不能离开皇宫半步。

一回到自己的住处,等到所有的宫人一离开,皇甫烈却醒了过来,一双如鹰般凌厉的眼睛里完全没有半分醉意,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戏罢了!他的五官俊毅,全身上下给人一股不容忽视的压迫感,只是这么一会儿,他便将自己身上带有的戾气收起,眼睛里带着的,只是漠然。

“火云。”皇甫烈轻轻地喊道,随即就有一个黑色的身影落在他的面前,跪在地上。

“爷,有何吩咐?”被唤名为火云的男子低声说道。

“这几天,那些臣服我国的西戎族族人可有异常?”皇甫烈一开口,问的就是他此时此刻最想知道的事情。

“禀爷,没有任何异常。”火云依旧是那副模样的说道。

皇甫烈听完了点了点头,然后挥了挥手,可那个火云却依旧不动,这引起了皇甫烈的注意,“还有什么事?”他有些不悦的说道,如果有重要的事情就已经一开始就禀告,火云跟着他也不是一时半会儿了,可此时此刻,他却依旧踌躇不定。

“火云!”皇甫烈冷冷的开口,眼中的暴戾之气尽显。

“禀爷,京城中有一间青楼,名叫‘花满楼’。”火云说道。

“京城中有什么青楼与我何干?”皇甫烈的言下之意便是火云再不入主题,那么就算他说的事情皇甫烈感兴趣,但是他也难逃一死!

“那花满楼原本只是一家小小的妓院,可是却在这三年里晋升为京城内最有名的青楼,只因里面有一美人,在里面挂号为冷美人,此人的容貌倾国倾城,但身份诡秘,她号称是南方之人,但是南方那边却从没有这个人的记录。”火云以最快的语速说道,但又要每个字的发音都清清楚楚,绝对不可以让皇甫烈漏听任何一个字而造成他的判断错误。

“还有呢?”皇甫烈的语气已经不像之前那般严峻了。

“朝中大臣几乎都对这位冷美人非常在意,户部大人和礼部大人曾经因为此人在大街上互殴。”火云说道,“且属下曾经想要夜探冷美人所居住的烟水阁,却发现冷美人的仆人,一个名叫沙女的奴婢身怀武功,并且不输给属下。”

火云的话说完了,皇甫烈却陷入了沉思,火云是他自己亲手调教的,所以火云的身手怎样他心里有数,能够和火云打得不分上下,看来那名奴婢也非一般人,而能做她的主人的冷美人更加是不容小觑了!

“可知那冷美人的全名?”

“属下已经调查过了,可是京城所有见过冷美人的人没有一个人透露过,就连花满楼的鸨母柳轻烟也不曾向外人透露过,所以,属下不知。”火云冷静地说道。

皇甫烈低头沉思了一会,能够做成这个样子的人还真的是从没有见过,不知不觉,皇甫烈可以说他的兴趣已经被火云的这一番话勾起来了。

“你先走吧。”皇甫烈挥了挥手说道,火云没有任何停顿,立即离开了。

皇甫烈并不是对这件事情不上心,而是因为眼下最重要的并不是解决一个尚未发生的危机,而是先把西戎族的事情真正的解决。西戎族虽然已经被他彻底的歼灭,可是那些投降的族人里难免也有几个是心怀鬼胎的,所以在这段时间里,自己最好还是先不要去惹第二个麻烦。

可惜的是,世事无绝对。

在三天的狂欢终于结束的时候,皇甫烈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回自己的锦王府,却被一群大臣硬拉着说要带他到一个‘好地方’帮他洗尘!一看就知道那些老匹夫心底里在想什么,什么好地方?还不就是那些烟花之地!可是当他想要向自己的兄长顺辉帝说自己不想去的时候,顺辉帝反而同意了那些大臣的建议,还说什么让他‘好好纾解一下’!那别有深意的说法,一时之间居然让他的脑袋闭塞,忘记了反驳!

这、这、这……这就没办法,既然是皇上的命令,那他也就不好拒绝,只好想到那个地方,到时候再想办法脱身好了!

“王爷,我知道你不想来这个地方,但我保证,如果你能见到冷美人一面,你就绝对会不想要离开了!”户部大人对着皇甫烈别有用心的笑道。

皇甫烈不予置否,却没想到,他们带自己来的地方,居然就是火云跟自己说的‘花满楼’,但仔细一想,这‘花满楼’如今已是京城里最有名的青楼了,这些老匹夫会带自己来这里也就情有可原了。也好,趁这一次就顺便调查一下那位冷美人的背景好了。

第三章 见面风波

冷画屏拿着一本书,躺在贵妃椅上,神情自若的看着书。她身穿着一件白色的里衣,头发也还是没有绑起来,只是随意的散在贵妃椅下,就这样子躺着的样子就足以让人失魂……

“小姐,你要的东西来了。”沙女拿着一身水蓝色的裙装到冷画屏的面前,恭敬的说着。

冷画屏看了一眼,点了点头,然后,沙女就把它放下,离开房间在外面守着了。

冷画屏起身,拿着那件衣服,这是师父在临走之前交代的,每逢初一十五就一定要穿水蓝色的衣服,虽然她没有交代这是为什么,但是冷画屏到这里三年了,没有一次例外,今天是初一,所以她就让沙女为她准备这套衣服了。

把衣服穿上后,冷画屏又为自己梳了一个适合自己的发髻,却依旧不为自己添上任何一点妆点,她讨厌麻烦,所以如果可以,她也是那种懒得动的人。

……

皇甫烈和那些大人们一来到花满楼,柳姨一见就知道他们绝对不是好惹的人,立马就让人把他们带到贵宾房里,自己也是立刻就到贵宾房里去招待他们。

柳姨在年轻的时候也是当过花魁的,见到的人也就非富即贵,后来她自己开了这间花满楼之后更是见到各种各样的人,所以今天一见到这些虽然穿着素服,但不管是气息还是阵仗都显现出他们绝非一般的平民百姓,后来又通过带他们去贵宾房的龟公那里知道,那里面居然有六部之人,她也就更加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来招呼了。

只不过,虽然那些人是六部的大人,可为什么他们对中间的那位穿着黑色衣服黄色花纹的男子特别的小心呢?柳姨抬头看了一眼,却被那男人眼中的戾气吓到了,不禁后退了一大步!这个男人有着俊毅的五官,那浓眉中带着一丝剑气,如鹰眼般锐利的眼神里却带着无尽的漠然,让人的心里不禁感到寒栗!微抿着的薄唇有着一丝凉薄之意,穿着黑色黄纹的衣服将他那盛气凌人的气势表露无遗,柳姨承认,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霸气凌人的人!也是因为这样子,她知道,眼前的这个人绝对不是泛泛之辈!这让她只好更加小心的伺候了……

“哎呦,各位爷大驾光临,奴婢有失远迎,还望各位爷不要怪罪才好……”柳姨福了福身,竭尽谄媚的说道。

“哪里,柳姨可是咱们花满楼的忙人,上一次我和礼部大人一起来说要见一下冷美人的时候,柳姨可是一点面子也不给,这一次差别怎么变得这么大啊?”户部大人——李大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柳姨微怔了一下,这个李大人是出了名的爱记仇,而且吃喝嫖赌是样样皆精,上一次来,好听一点是‘请’冷画屏出来相陪,难听一点就是要帮冷画屏‘开苞’!柳姨当然是怎么都不愿意啦,可是此时此刻他这样子提起来,柳姨却又不好当面戳穿他的谎话,如果是他一个人的话,她柳姨才不会让他再进花满楼的门呢!可是这一次不同,看着这个坐在中间的男人,就凭他身上的气息,柳姨知道,这个人绝非像李大人他们只是一名普通的官人这么简单,甚至于,他可能就是这些天在京城里传的沸沸扬扬的锦王爷,那位收服了西戎族的镇国大将军!所以今天她绝对不可以有任何一点差错!

“李大人说笑了,冷美人的规矩你也是知道的,这可真的不是奴婢可以决定的。”柳姨笑着说道,她知道今天绝对没有上一次那么好解决了!

“好了,柳姨,我们也不废话了,你现在就去叫冷美人出来陪我们,上一次的事情我和礼部大人就既往不咎了!”李大人直接挑明了他今天来这里的目的说道,他就不信了,有王爷在这里,今天还没办法见到冷美人一面!如果她真的像传说中的那样美若天仙,那他就会把她收了,当自己的第十三房小妾!

柳姨的脸色微微变了,这个李大人,如果不是看在中间的这位爷的面子上,她早就把他扔出花满楼了!想要在她花满楼里耍狠,那也得经过她柳姨的同意!

“真是不好意思,冷美人今天身体不舒服……”柳姨好声好气的说道。

“……”李大人当场就把桌子上的东西尽数扫到地上,怒气腾腾的看着柳姨喊道:“身体不舒服?上一次我们来你也说她身体不舒服!怎么了?是不想见我们吗?我们堂堂朝廷中的两品大员,让你请她是给你们面子!别敬酒不喝喝罚酒!”

柳姨暗自握紧了拳头,这个时候就算是天皇老子来她的花满楼,只要冷画屏一句不想见,那她就不会让冷画屏出来见这些凡夫俗子!简直就是脏了她花满楼的地方,也脏了冷画屏的眼!

“本王这么久没回京,却不知道李大人原来就是这样子做事的……”皇甫烈终于开口说话了,声音里的冷漠让李大人不禁吓了一身冷汗出来,然后马上跪在地上对着皇甫烈的说道:“是下官太鲁莽了,请王爷恕罪……”声音里带着的,是对皇甫烈的害怕与惊恐。

而其他的人也都被吓到了,马上也跪到了地上。

柳姨一惊,果然,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目前在京城中最有名的锦王爷!

“奴婢真是瞎了眼,王爷大驾光临,奴婢却没有马上让姑娘们进来服侍王爷,还请王爷恕罪,奴婢马上让清风明月她们进来……”柳姨假装慌忙却有条不紊的说道。

“不必了……”皇甫烈大手一挥,然后柳姨就停了下来,继续微弓着身子等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的命令。可是房间里刚刚的那一动静却已经引起了房间外面的人的注意,所以当有人走进来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和跪在地上的大人们的时候,他们也就马上让人进来收拾干净地上,也马上为皇甫烈他们添了新的茶杯和点心。

皇甫烈静静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对跪满地上的大人脸上的恐惧与心中的煎熬也是视而不见,这让柳姨也觉得煎熬可是又觉得无可奈何。

“刚刚你说冷美人的规矩,那你给本王说一下,那冷美人有什么规矩。”皇甫烈拿起桌子上的茶杯,轻轻一吹后微抿了一口,然后对着柳姨说道。

“回禀王爷,那冷美人可真是目中无人,平时完全不接客,更是无视我朝中的达官贵人,要不要和别人见面完全凭心情,这真的是让……”柳姨还没开口,跪在地上的李大人就抢先开口了,说话的语气完全是对冷美人的做法感到愤怒,这也是对冷美人拒不见他的一种报复!

柳姨怒气腾腾的看着李大人,她真想把他扔到护城河里喂鱼!完全胡说八道!那冷画屏原本便不是她花满楼里的姑娘,一个黄花大闺女哪能随随便便的见人呢?要不是因为冷画屏的身体问题,她也不会在花满楼里让别人诋毁她自己的名誉,有一些人更是因为想要见她一面而不择手段,试图诬告花满楼而让她无处可躲!甚至让人散布谣言,诋毁冷画屏的清誉!可是,冷画屏却对此完全不在意,反而为了柳姨而决定每个月会与三名指定的人见一面,这才让柳姨的花满楼得以在这些达官贵人环聚的京城里得以立足!所以,柳姨对于那些想要对冷画屏图谋不轨的人也就完全没有半点好脸色,管他是天王老子还是玉皇大帝,到了她花满楼就得按照她花满楼的规矩来!

“李大人,本王问的是柳姨,不是你。”皇甫烈冷冷的一句话就让李大人不敢再说任何一个字,全身直发抖,冷汗也是直流。

“微臣惶恐,请王爷恕罪。”

皇甫烈淡淡的瞄了李大人一眼,然后就又看向了柳姨,那凌厉让人全身寒毛直立的眼神看得柳姨也是害怕极了……

“王爷,冷美人确有一条规矩,便是不与无缘人见面。还请王爷见谅。”柳姨很是恭敬地说道。

皇甫烈点了点头,“那如果本王硬是要见冷美人一面呢?”

柳姨原本见到他点头以为有所转机,谁知道皇甫烈会说出这句话呢!当下心里一惊,随即想了一下才回道:“那王爷可否容奴婢去问一下冷美人的意见?”

“你的意思就是,如果冷美人不同意见本王一面,那本王今天就是白来这一趟了!”皇甫烈的声音淡淡的,完全让人听不出他的情绪,可是听到这句话之后柳姨却不禁一惊,这要怎么回答……说‘是’势必会得罪王爷,可说不是……柳姨咬了咬牙,为了冷画屏,就算会得罪王爷也没办法了!

可就当柳姨想要回答‘是’的时候,冷画屏的贴身侍女——沙女却走了进来,对着皇甫烈说道:“王爷,我家小姐说了,她愿意和您见上一面。”

皇甫烈微挑了一下眉头,看着沙女,可是沙女对他的眼神却丝毫不怕,只是淡淡的看着他罢了。这倒让皇甫烈觉得有点意思了,连一个侍女都有这样子的胆量了,那她背后的人更加是……

而跪在地上的众人想的却和皇甫烈完全不一样,他们都是以前曾经来求见冷美人的,但还没有见到她就已经被柳姨送出花满楼了,而此时此刻见到冷美人的贴身侍女都不禁一惊,沙女的明眸皓齿,姿色便已经比花满楼里其他姑娘要好得多,连侍女都这么美,那冷美人岂不是……

“那,那我们呢?”李大人的色心已起,色眯眯的看着沙女说道。

皇甫烈微微皱起了眉头,这李大人看来真的是不能担当户部一职了,之前听说他非常好色还不以为然,如今看来,这李大人如何能担当如此重任呢?待他回宫,定会向皇兄说一下……

“小姐说了,她只见王爷一人。”沙女的声音依旧是淡淡的。

“可……可是我们……”李大人的话还没说完,皇甫烈就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他就趴在地上不敢再出声了。

“王爷请跟我来。”沙女说道,然后就带着皇甫烈离开了。

柳姨在这个时候也松了口气,她只怕得罪了锦王爷罢了,心底里也是感谢冷画屏及时出手帮她解决了一大难题!不屑的看了跪在地上的众人,然后对着守在门口的人说道:“送客,不走的给我扔出去。”这句话可是完全没有刚才的那种谄媚了,完全冷冰冰的,而门口里的人也没有任何迟疑,马上走进房间里,一人一个的‘扶’着各位大人离开了花满楼。对于他们而言,来到花满楼,不管是谁,只要是柳姨一声令下,就算是刚刚那个看起来很恐怖的王爷,他们也会直接把他扔到外面去!

……

沙女把皇甫烈带到了烟水阁的二楼,那里便是冷画屏平时招待一般客人的地方,如果是交情好一点的,就会到烟水阁的三楼的雅室,而这间房间虽然只是招待一般客人,却已经比皇甫烈刚刚待过的贵宾房好更多!这间房间里布满了各种各样的稀奇古怪的东西,设计风格也是相当独特,可以说,他皇甫烈活了这么久从没有见过这么独特的房间,而通过这间房间,他也大致了解了冷美人的品味。

这里面的东西虽然琳琅满目,但是不难看出每一件都是价值不菲,可是,冷美人既然有这么多的宝物,又为何要在这花满楼里待着呢?这里面随便的一样东西便足以为她赎身了吧……皇甫烈若有所思的想着。

沙女则在把他带到这里之后便离开了,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其实,冷画屏今天的的确确是不想见任何人的,但她手上的手环今天却一直发出很奇怪的蓝色光芒,这让她起了一些疑惑,所以她便让沙女去外面看一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她就知道到了皇甫烈来这里的事情,虽然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也知道一定发生了不好的事情,所以她就让沙女去传话,也是因此又救了柳姨一次。

不一会儿,门就打开了,而皇甫烈也终于见到了冷画屏。

第四章 掳人风波

皇甫烈被眼前的这个人惊呆了……他脸上的表情已经显现出他现在的心情有多震撼了。

初见面的那一刻,皇甫烈真的觉得自己见到了仙女下凡,那清丽脱俗、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那柔弱,只消一眼便直击人的心脏的模样……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么美的人?不可否认,冷画屏已经重重的击中了他的心湖,泛起了无限涟漪。

冷画屏也见到了他,可让她惊呆的是皇甫烈那身上让人无法忽视的戾气和霸气!她也从未见过有谁会拥有这么震撼人心的气息!手上的手环一直泛着蓝色的光芒,冷画屏暗自惊讶,眼前的这个人便是她不得不留在这里的原因吗?不一会儿她就知道了,是因为皇甫烈身上的煞气太重,而自己又不知在何时沾染了他的煞气,所以自己才会被他所困,困在这里无法回家……而这,都是因为此时手环对她的束缚已经消失了,将这些仅存的信息告诉了她……没有人发现,冷画屏手上的那个手环已经消失了,除了冷画屏本人。这代表着……她必须留在这里,除非她身上不再有眼前的这个人的煞气!

“王爷,这便是我家小姐。”沙女在一旁说道。

“嗯,你下去吧,本王要和她单独聊聊。”皇甫烈收回心神,然后对着沙女冷冷的说道。

沙女却一动也不动,对于她而言,她只听命于自己家的小姐,别的人?就算是天王老子也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冷画屏对着皇甫烈比划了一下,然后沙女在此时适时地说道:“我家小姐说,她希望你不要为难花满楼里的任何一个人。”

皇甫烈不满的看了沙女一眼,心里却为自己看不懂冷画屏所比出来的手势而感到不悦,更为冷画屏没有说话而感到可惜,只是,就算是她不能说话,但自己还是为她动了心……

“你叫什么名字?”皇甫烈走到冷画屏面前,居高临下的问道。

冷画屏走到一边,然后在桌子上用水写出了自己的名字。

冷画屏。皇甫烈看着她所写的字,字体娟秀,在笔画间还看得出冷画屏她冷静、沉着的性格,她没有因为自己的气势而被吓到,反而还敢不开口和他说话,坚持用这种不开口的方法和他交流!这让皇甫烈心里却生起了一股无名火!他一点不喜欢冷画屏对自己的这种冷淡疏离的态度!

“本王要你开口!”|皇甫烈上前,伸出手硬抬起了冷画屏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冷画屏却依旧是那副模样,眼中没有因为此时此刻皇甫烈的动作而感到不满,也没有任何屈服的表现,这让皇甫烈心底里更火了!

“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并不是哑巴!本王要你开口,你听见了没有!”皇甫烈不满的情绪显而易见,但冷画屏却还是那副模样,一动不动。

可是站在一旁的沙女见到冷画屏的下巴因为被皇甫烈强硬抬高而有一点发红之后便立马上前打掉了皇甫烈的手,迅速的将冷画屏扶到另一边坐好。

皇甫烈对沙女的动作感到不悦,可一看到冷画屏下巴那里红了一片,随即懊恼自己太过粗鲁,竟差一点就伤了她!可是一想却又发现了不对劲!

“你会武功!你是何人!”皇甫烈这一次是对着沙女问的,所以语气完全没有任何一点婉转,身上的霸气也是尽现。

沙女完全不理他,这让皇甫烈气极了!随即他便上前,想要教训一下她!

可是冷画屏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她是我的贴身婢女,沙女,王爷可有意见?”冷画屏的声音轻轻的,却犹如天籁之音般让人听了通体舒畅,那如清泉滴石、黄鹂出谷般的声音让皇甫烈又再一次被震撼了……

他看着她,随即没有任何预兆的就一把揽过了她,然后就往窗外一跳,等沙女回过神来的时候,冷画屏已经被皇甫烈掳走了!

皇甫烈没有任何停留的就抱着冷画屏,然后一路直冲自己的府邸——锦王王府。

冷画屏依旧是没有任何害怕的表现,反而很顺服皇甫烈的行为,同时,她也有点惊叹皇甫烈的武功,他将自己抱着,从花满楼一直到王府一路都没有任何的停歇,甚至不断地加快速度,可是却没有让自己感到任何的不适,而她,则是想要知道皇甫烈究竟是想要对自己做什么,又为什么要掳走自己?

一路狂奔到王府,皇甫烈还是没有任何的停留就直奔自己的房间。

冷画屏被他不算温柔也不算粗鲁的放到床上,然后皇甫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冷的说道:“本王要立你为王妃!”不对,从他的语气来看,他应该是命令这冷画屏。

皇甫烈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他知道自己无法放任冷画屏继续待在花满楼里,他也不管冷画屏到底是什么身份,他只知道,自己要把她娶进门,不让任何人有任何机会再侵扰她!还有那个李大人,他不会让他有任何机会可以接近冷画屏了!冷画屏是他的,谁都不能再多遐想一下!就算是之前也不行!

可同时他也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冒着多大的风险的,毕竟冷画屏是什么底细他一点也不知道,甚至于,冷画屏有可能是别国派来天盛王朝的奸细,不然,她怎么会有像沙女那样子的贴身侍女?还有这种冷静自处的态度?而且,以她这种姿色,早在天盛王朝引起不知道多大的风波了,可是她却是在这几年才突然出现,还是以花满楼姑娘的身份!这一点又一点的疑点慢慢的浮现在皇甫烈的脑海里,但是,此时此刻,他却还是只想马上把她娶过门,不再让任何人有任何机会再见到她!

这种这么强烈的欲望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出现的……总之就是,不管冷画屏是什么人,他都要她要定了!

冷画屏却只是一愣,毕竟从小到大,她早就已经被无数人求婚,甚至还有更过分的,就是对她下药,想要生米煮成熟饭,霸王硬上弓,不过到最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就对了。不然,师父也不会派沙女来当她的贴身侍女……她来到皇甫烈的面前,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对不起,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皇甫烈一怔,然后看着她,最后吼道:“本王说了,本王要立你为妃!”

冷画屏对他的这种‘狮吼功’般的求婚实在是敬谢不敏,最后也很肯定的说道:“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皇甫烈一掌就把房间里的桌子拍得粉碎,然后怒气腾腾的看着冷画屏,最后咬牙切齿的说道:“是谁?!”

“我不知道。”冷画屏淡淡的说道,原本她以为,那个束缚她的人会是师父跟她说的,自己小的时候订下婚姻的未婚夫,却不知道会是眼前的这个人。

皇甫烈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从她那平静无波的眼睛里他看得出,她没有说谎,可是!他心底里却对她已经有未婚夫的事情不断的膨胀着怒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冷画屏想要离开的时候,她却眼前一黑,昏倒了……

皇甫烈及时的抱住了她,然后把她抱到床上,然后对着外面大喊:“管家!赶快去请御医!”

外面的人一愣,却还是赶快就去传话了,但不一会儿管家就急冲冲的到门外敲了敲门喊道:“王爷,门外有人找您,说是有办法可以救冷美人。我已经把她们请到大厅了。”

此话一出,皇甫烈便马上走到大厅里,看到的,却是沙女和柳姨两个人。一下子,他的脸色就黑了。

“你们有什么事?”皇甫烈的声音很大,也反应出此时此刻他的心情有多糟糕!

“王爷……”柳姨扯住想要开口的沙女,就目前的情况来说,与其让不会说话的沙女乱说话惹怒皇甫烈,倒不如由自己开口,毕竟在外人看来,冷画屏是她花满楼里的姑娘,她说话的分量也比较大!

“王爷,奴婢今天来这里是为了冷美人的事情,还请王爷把冷美人交还给我们,我们立刻就离开,绝对不会再多留一秒。”柳姨走上前,很是卑微的说道。

“如果本王说不放呢?”皇甫烈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冷冷的说道。

“呃……这……”柳姨倒是不知道怎么办,的确,如果皇甫烈会把冷画屏还给自己,那他又何必把冷画屏从花满楼掳走呢?

“那我就把你的王府给烧了。”一直站在旁边的沙女很直接的回道。

“沙女!”柳姨低喝,可是沙女却一点也不理她……唉,要是在这节骨眼惹了锦王,那她花满楼就不用在京城里混了,要知道,锦王现在可是皇上跟前最红的人啊,也是京城里人人称道的大将军!

“哼,口气倒是很大!”皇甫烈这个时候才看了沙女一眼,只是语气里却是一点也不在乎她是不是说得出做得到。

“王爷,请您恕罪,只是……这冷美人是我花满楼里的……”柳姨立马在一旁求情。

“闭嘴!”皇甫烈大喊,然后怒瞪了柳姨一眼,吓得她立马瘫在地上动不了了。

“你要多少钱?本王给你。”皇甫烈说道。

“啊?什么?王爷……您……”柳姨惊讶的问道。

“本王说了,你要多少钱?本王要给冷美人赎身!”皇甫烈的话里完全没有任何转弯的余地。

“这不是赎不赎身的问题!而是画屏根本就不可以离开花满楼!”柳姨也急了,只好干脆的说了。

皇甫烈微眯的眼睛盯着她,“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虐心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虐心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展讯 | 西安高新区美术家协会成立暨"心归"书画艺术邀请展

    主办单位:西安高新区党工委宣传部、西安高新区美术家协会协办单位:力邦美术馆展览时间:2018年1月23日—27日开幕时间:2018年1月23日下午2:30展览地址:西安锦业路1号都市之门会议中心一层参展画种:中国画、书法、油画、版画、水彩、水粉等特邀媒体:雅昌艺术网,陕西资讯网,水墨风华,文化艺术报,金狮华纳,水墨中国,凤凰头条,搜狐网,力邦艺术港,艺空联盟文化高新谋巨篇妙笔绘就新蓝图长安圣地,人文荟萃,积淀厚重,翰墨飘香,声名远扬。2000多年的历史,孕育了“兼容并蓄,崇文尚礼”的长安文化,也

  • 热烈恭贺著名油画家张维源老师入驻墨缘斋文化网

    张维昌,笔名张维源,1961年出生于山东省安丘市。善于油画(刀画),追求唯美、大气的艺术风格。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北省美协会员、中国刀画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翰墨艺术研究院理事,中国艺术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刀画研究会研究员,翰海刀画美术培训中心负责人,中央电视台七频道特别推荐艺术家。中国书画家杂志特邀画家。多次在大型书画展览中获奖.1977年漫画《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刊登在吉林日报。1982年9月油画《军人的爱》发表在《解放军文艺》杂志。1983年,油画《牧歌》刊登在《兴安盟日

  • 【创意城镇】8点让你了解松江区车墩影视小镇!

    松江区车墩镇作为全国第一批特色小镇,立足自身发展实际,树立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深入推进工业化、城市化和城乡发展一体化。统筹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概况1车墩镇地处上海市西南近郊,松江区东部,是松江新城的重要组成部分,东临闵行经济技术开发区,西连松江工业区、北靠沪昆高速公路,南隔黄浦江与叶榭相望。车墩镇区位交通便利,国道(320国道)、高速公路(G15、S32)、金山铁路支线纵横贯通。镇域面积50.4平方公里,2015年,镇域常住人口19.3万人

  • 英伦生活摄影奖2017年度入选作品

    来源网络发布美行天下2017年度英伦生活摄影奖近日公布了获奖结果。最终,摄影师PaulCarruthers凭借一张拍摄沙滩上救生员的作品获得了本届赛事的总冠军及“工作中的生活”组第一名。英伦生活摄影大赛创立于2014年,以展示英国生活及文化为主题,本届赛事共分为9个组别,总冠军可获得价值7000英镑的索尼相机及镜头作为奖励,各组别冠军也可获得索尼相机一部。以下是本届赛事的部分获奖作品欣赏:总冠军及工作中的生活组第一名:PaulCarruthers乡村生活组第一名:JoTeasdale城市生活组第

  • 墨缘斋主张建忠书法、绘画双馨 作品深受大众喜爱

    2018年1月16日,笔者随同多位媒体人士到墨缘斋主张建忠位于北京凤凰岭的工作室采访,期间,墨缘斋主张建忠当记者面展示了他的提笔书法,并用提笔书法写下了“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记者注意到,墨缘斋主张建忠写的该幅行书作品显得十分秀气,据悉该幅作品深受收藏人士喜爱。此外,墨缘斋主张建忠在创作书法的同时,还专心绘画,在墨缘斋主张建忠的工作室内,一幅长约5米的画作格外显眼,据了解该幅画作是墨缘斋主张建忠最新创作的作品,目前即将完成。张建忠,号墨缘斋主,现为道教艺委会委员,国家一级书法师,京北画院

  • 高质量的公关活动策划方案,如何写?

    公关活动因为对于企业具有重大效益,往往能带来众多意想不到的效益,那么怎样写出高质量的公关活动策划方案?活动策划公司——湖南天泽传媒认为,写出高质量的公关活动策划方案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1、明白策划案面向的对象是谁。策划案要根据企业的产品和企业形象来定,自行车企业搞个和自行车相关的运动比赛会比较合适,大学迎新生晚会就不适合模特走秀,高端别墅促销策划个葡萄酒品酒会欣赏个钻石拉个小提琴很合适,雇个三流歌手唱歌就不合适了。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写案子的时候别糊涂就可以了,而且提案者一定要坚持自己的品位

  • 驻颜有术,不老女神的最多的生肖女,有你吗?

    生肖兔女兔兔们有着非常纯情的一面,兔兔女性格开朗,幽默,有兔兔女在的地方总是笑声不断,不喜欢与人争吵,但是她们也有她们自己的崇高理想,属兔女温柔贤淑,大方得体,她们一向对于自己各个方面的要求都是很高的,因为这个属兔女都会追求高品质的生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所以就会通过打扮来把自己装饰地更加特别美丽,让自己成为大家眼中的焦点。兔兔女的美丽是与生俱来,天生的时尚感,总能搭配出让人眼前一亮的风格,走到哪都是让人羡慕啊!驻颜有术,最可能成为不老女神的生肖女,被称为不老女神!生肖牛牛牛女面对自己的人生是十

  • 邻居家养的金钱树开了花,这狗年指定财旺运气旺

    花花前几日去朋友家做客,看到他养的金钱树竟然开花了,花花这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毕竟这金钱树是一种绿植啊,怎么会开了花呢?邻居说,金钱树是会开花的,但是不常见,所以她觉得自己很是幸运,还觉得这狗年是不是就要发财了。浇水金钱树的耐旱性很好,所以不能经常浇水。盆土比较干燥的时候,可以用喷壶喷洒一些水分。金钱树的根系很怕积水,一旦土壤出现积水,就容易烂根,所以在浇水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花盆的选择金钱树因为长得比较大,所以花盆最好选那些比较大比较深的,这样可以给根部提供足够的肥力。花盆的排水孔最好多一些,这

  • 记实! 旅行香港趣事!原创之四

    孙导游的提示起了作用,那些想吃零食的人把东西放了起来。旅游车启动了,那司机的话也出了口:“我们这车上装了76个探头,你在车上吃与不吃我们都清清楚楚!”那司机的话音刚落,就见一辆小车从某巷口冲了出来,这司机看那车的速度有点快,就猛地踩了一下刹车,刹车所产生的冲击力把我们同行乘客的一条腿给碰伤了,说来伤也没多重。就在大家都围过来问候同行乘客的伤情时,那香港交警的警车也到了,如果我们没记错,也就只有3分多钟的时间。可见香港交警的办事效率还是蛮高的。

  • 医学博士——何震宇书法作品

    何震宇,江苏南京人。医学博士,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青年书法家协会顾问、南京市青年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南京市书法家协会理事、江苏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国画院特聘书法家,中国标准草书社社员。作品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