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落跑千金:少爷太无情》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19:38:0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落跑千金:少爷太无情
第1章 精心安排的出轨

暮色一层层染了上来,团团雾气从海面上缓缓浮起,霎时间将这浩瀚无际的大海装饰成了人间仙境。《落跑千金:少爷太无情》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魅力”号游轮破开雾气,在这梦幻般的布景上匍匐前行,站在甲板上的游客不时发出一阵阵惊呼,纷纷被这壮美的海上夜景所折服,唯独一个人始终不为所动。

这个人,便是乔安暖。

此刻,她正手持相机,站在二层观景舱的一扇舷窗外,看着窗内忘情激吻的一双男女,唇边笑容诡异。

情戏中的男主角不是别人,正是她新婚不久的丈夫。

果然,世上没有不偷腥的猫,这个花少,她不过略施小计,顾北辰便乖乖上钩了。

“顾北辰,任你绝顶聪明,也想不到这个女人是我给你找的吧。”乔安暖得意地嘀咕道。163女性网

同时,她手中的相机也没闲着,“咔嚓咔嚓”一连拍了十数张。

有了这些照片,她就能如愿跟这个男人离婚了。

一周前,顾家和乔家联姻的消息,曾造成整个A市的轰动。

新郎——顾北辰冷酷俊美,气质矜贵,无数女人趋势若骛,为之倾倒;而他,也不负一身的好条件,百花丛中过,是A市出了名的情场高手。

新娘乔安暖也是美貌惊人,是上流社会中艳压群芳的名媛。

气派的婚宴,加上如此引人瞩目的新人,至今仍是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热门话题。

然而,任谁也没想到,这看似金童玉女般完美的一双璧人,却在洞房之夜,坐在房间内互不理睬。《落跑千金:少爷太无情》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新娘乔安暖还拿出离婚协议书,让顾北辰在上面签字。

不料这一要求被顾北辰当场拒绝,恶狠狠地撂下一句:“乔安暖,想和我离婚,下辈子吧!”

之所以结婚,她都是为了夺回乔家的财产,那是属于她母亲留给她的东西,只要她拿回来了,这场婚姻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而眼前,她精心安排了这场“请君入瓮”的局,正进行的异常顺利。

顾北辰一步步地陷进她预设好的圈套中,只要出轨的罪名一经坐实,她便可以名正言顺地结束这场有名无实的婚姻,重获新生。

看着相机中那一双男女忘我缠绵的镜头,她不由自鸣得意起来。

她终于可以摆脱这个,坐拥无数女人的男人了!

拍完照,乔安暖兴奋地收起相机,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此时,观景舱的舱门咚地一声开了,五六条彪形大汉突然从内迅速蹿出。《落跑千金:少爷太无情》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转瞬间,乔安暖已经被团团围在了中央。

“怎么回事儿?”

乔安暖一时没弄清楚状况,警惕的回身。

只见顾北辰不紧不慢地从舱走了出来,笑容邪魅,一袭睡衣松松垮垮搭在身上。

而刚刚与他接吻的那个女人,也被其他几个保镖控制了起来。

“老婆大人,照片拍的还满意吗?”顾北辰走到乔安暖跟前,戏谑地问道。

乔安暖暗暗一惊,旋即恢复镇定,装傻道:“什么照片?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

顾北辰双眼倏然眯起,给身边那名保镖递了一个眼色。版权163woman.com

保镖会意,箭步上前,一把夺过乔安暖手中的相机,交给了顾北辰。

等她回过神来,顾北辰已经在把玩那台相机了。

“还给我!”

乔安暖气得不轻,那可是她好不容易才拍到的照片啊!

“还给你,然后让你好去揭发我,迫使我跟你离婚,对吗?”

顾北辰眼神中的笑意逐渐褪去,眼底只剩下凛然的怒意。

他摆了下头,示意保镖将乔安暖押进房间。

“放开我!”

乔安暖费力挣扎着,可不管怎么使劲,就是徒劳:“顾北辰,你自己管不住下半身,新婚一周就出轨,我离婚不行吗?”

“老婆亲自给找的女人,我怎么着也得享用一下,免得辜负老婆的一片用心,不是吗?”顾北辰冷哼一声。

乔安暖心中方寸大乱。

难道自己的计划早已被对方识破,他知道,这女人是她找来的?

顾北辰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莞尔笑道:“乔安暖,世上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利用和我结婚拿回财产,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你当我顾北辰是什么人?”

完了!

乔安暖心知计划完全败露,不免一阵心虚。163女性网

“不过,凡事都是可以商量的。”

顾北辰顿了一下,从旁边桌上拿了一份文件丢给乔安暖:“把这个签了。”

“这是什么东西?”乔安暖疑惑地问道,随手翻看起来。

“婚后协议。”

顾北辰直截了当的道:“既然咱们是以合作形式结婚,你有你的目的,我也有我的目的,在我的目的还没达到之前,不能离婚。”

乔安暖皱了皱眉,她看到面前这个冷酷的男人脸上并没有开玩笑的成分,不由有些犹豫。

的确!

她是利用了他来达到自己的目的,甩手走人确实有些卑鄙,可她也是迫不得已的。

只是,乔安暖也知道,顾北辰是商人,在A市更是赫赫有名的无情之人,自然不会乖乖让人利用。

想到这,乔安暖不由翻开合同。

内容倒不会很复杂,就是要协助顾北辰达到自己的目的,唯一一个漏洞就是,没有限定时间。

“为什么这上面没有期限,要是你一辈子没完成,那我岂不是就没办法和你离婚?”乔安暖不满地说道。

“你就那么想和我离婚?”顾北辰眸光微沉,阴冷的问。

当然了……乔安暖差点脱口而出。

在她心里,婚姻必须和爱情挂钩,没有爱情的婚姻,说到底不过是一种自欺欺人的结合,她不愿这样蝇营狗苟地生活。

更何况,她还要等唐御深,她恋了四年的大学学长,她想要结婚的人是他!

见乔安暖半天不说话,顾北辰再次开口:“一年,一年后只要我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们就离婚。”

一年?

乔安暖在心里默默计算着,现在距离唐御深回国的时间恰好是一年。

一年,一切都还来得及。

“好,那就一年。”

乔安暖答应了下来,但她心里有有些好奇:“我很好奇你的目的是什么,说出来,也许我们可以同心戮力,共同完成。”

这样……我们就可以尽早离婚了。”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了,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守好一个人妻的本分,不要在外面沾花惹草,否则的话,我有办法摧毁你想要得到的东西。”

顾北辰一字一顿地说道,语气里有不容置疑的威严。

乔安暖闻言心中不满:“是你不要到处寻花问柳才对吧?还有,你都提了条件,那么我也有要求。协议期间,如果在一些需要体现夫妻关系的正式场合,我们可以牵手或拥抱,但绝对不能有进一步亲密的行为,否则,我不干!”

顾北辰点了点头,算是对她所提出条件的接受。

随即忽然换了一张脸似的,揶揄的笑道:“老婆,以后请多指教;还有,在回家之前,你还是先想好怎么应付我妈吧。”

乔安暖不明所以,为什么要应付你妈?

第2章 想让我放开你,下辈子吧

结束了一周的旅游观光,“魅力”号游轮终于停泊靠岸。

第二天一早,乔安暖和顾北辰一起回了顾家。

顾家大宅坐落在A市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地段,这里商厦林立,人烟阜盛,能到这里定居的非富即贵;顾家作为A市声名在外的几大家族之一,在这里自然有着居之不疑的名望。

甫一进门,乔安暖便暗暗吃了一惊。

客厅内,顾北辰的父母,还有她自己的的父亲乔兴昌,继母白芷岚正分宾主坐着,面色凝重。

发生什么事儿了,为何脸色都这么严肃?

“爸、妈,我们回来了。”乔安暖走上前去问好。

顾夫人一看到她,立马从鼻孔里哼出一道冷哼:“哟,还知道回来呢。”

乔安暖一愣,还没从婆婆的话里反应过来,便被父亲乔兴昌声色俱厉的喝道:“乔安暖,你给我跪下!”

“爸,发生什么事了?”

乔安暖不明所以,自己怎么刚进门就成了众矢之的。

“你还敢问我?”

乔父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结婚第二天就不见你人影,直到今天才回来;难道你不知道,作为新媳妇,第一天要给长辈奉茶,第三天要回门?一点礼数都不懂,别人还以为我乔兴昌不会教女儿呢!“

乔安暖愣在那里,扭头恶狠狠地瞪了顾北辰一眼。

那个混蛋从没告诉自己顾家还有这么多规矩,而且,为期一周的蜜月之旅,他当时是举双手赞成的,怎么倒头来这个黑锅全给自己背了?

这顿骂挨得真冤!

顾北辰倚在门框上,冷眼旁观,并没有想要出来帮忙解围的意思。

乔安暖气壑填胸,赶紧向婆婆解释:“妈,爸,你们误会了。”

“误会?我们可不敢误会你。”

顾夫人打断她,装的语重心长的说道:“安暖,不是我要说你;你既已嫁为人妻,就应该遵守妇道,好好相夫教子。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连续几天彻夜不归,就连新婚那天床单上都没落红,顾家真是丢脸,娶了个破鞋当儿媳。”

乔兴昌一听,胸中怒意更甚:“亲家母,别说了,听闻顾家向来以家法严厉著称,今天不用您动手,就由我来替您效劳,好好教训这个不孝女。”

“这可是你的亲骨肉,你下的了这个手吗?”顾夫人眉毛一挑,质疑道。

“这个不必您操心。”乔兴昌铁了心要教训女儿。

“小兰,去书房把鞭子拿过来,交给亲家!”

顾夫人口中的小兰是顾家的佣人,在顾家已经呆了三年。

不一会儿,小兰果真拿了鞭子过来,交到了乔兴昌手中。

那是一根拇指粗细的黑色牛筋鞭。

顾北辰看这阵仗是要真打,连忙冲过去抢乔兴昌手中的鞭子:“爸,先别打,安暖她……”

可他话还没说完,乔兴昌手中的鞭子便已甩了下去。

啪——

鞭子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乔安暖背上。

痛!

这一鞭力气够重,几乎没有什么保留,疼得乔安暖脸都白了。

她又急又怒,冷眼瞪着顾北辰。

这混蛋是一早就算计好的吧,为了报复她利用他结婚,故意袖手旁观看戏。

“妈,您真的误会了,几天来我一直都跟北辰在一起,至于您说的落红……您一定还不知道吧,北辰一定要喝醉了,才能做那事儿;新婚那天晚上,他连碰都没碰我一下,怎么会有落红。”

乔安暖语气委屈,我见犹怜地说道。

“你——”

顾北辰本来还在因了她被打而心疼,此时被她忽然反咬一口,一时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顾夫人听完也愣住了,不由得疑惑地看了儿子一眼。

她儿子除非喝醉酒才能行男女之事?没喝酒就……不行?

乔安暖见事情有了转机,借风使舵,继续可怜兮兮地道:“北辰,你跟妈解释解释啊,别让她误会我。”

看着顾北辰脸色由青转白,继而由白转黑,她心底冷笑不止。

见事情躲不过了,顾北辰只好强作镇定,扬笑道:“妈,小暖几天来确实跟我在一起,至于我是不是只有喝醉了酒才能干那事儿……”

顾北辰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然后眯了眯眼,走过来一把拽起乔安暖,继续说道:“老婆,要不趁我现在没喝酒,回房试试看?”

乔安暖气结,忽然有种搬起石头砸到自己脚的感觉。

客厅里的几个长辈闻言一脸尴尬,沉默半天的顾老爷终于开口:“大白天的,别在外面说这种事,北辰,你还不赶紧带安暖回房间处理伤口?”

“失陪了,岳父大人,等安暖身上的伤稍好一些,一定带她登门拜访。”

顾北辰微微鞠了个躬,扶着乔安暖回了卧室。

回到房间,他将乔安暖安置在了沙发上。

“怎么样,你还好吗?”

“托你的福,我还死不了。”乔安暖脸色难看,咬牙切齿地道。

过了一会,她觉得痛感稍微轻了些,便径自进了浴室。

血渍透过她纯色的打底衫映了出来,一道醒目的红色,像一条蜿蜒的赤练蛇,跗在她的背上。

她将衣服一层层褪下,每褪掉一件,都疼得她龇牙咧嘴。

这个老家伙,下手也忒狠了点!

乔安暖含着泪花,在心中怒骂。

她用热的毛巾拭去了背部的大量血迹,然后一手持药,一手拿棉签在伤痕上慢慢涂抹。

由于伤痕在背部,她涂抹的十分吃力,棉签够不着的地方,根本无法涂抹。

就在此时,浴室的磨砂玻璃门被顾北辰一把推开了。

他甚至连门都没敲,几乎是直接闯了进来,箭步来到乔安暖身边,不由分说地从她手中抢过棉签,说道:“我帮你。”

“谁允许你进来的,我不需要你帮忙。”

乔安暖忍住剧痛,厉声喝道,胡乱将衣服往上一拉,遮住裸露出来的身体。

衣物不可避免地擦碰到伤口,又一阵钻心的疼。

“别忘了咱们的契约,不能有过分亲密的举动。”语毕,她复褪下一半衣服,开始自己上药。

顾北辰闻言,脸色忽然难看了起来。

仅两秒钟后,他又忽然变了个人似的,霸道地从乔安暖手中夺过药瓶,说道:“你逞什么能?自己明明做不到,而且,我只是替你上药,没有要对你怎么样。”

乔安暖心中懊恼,但背后传来的疼痛使她脸色苍白,无力争辩。

从浴室出来,身心俱疲的乔安暖趴在床上,很快睡熟了。

顾北辰看着她恬静的侧脸,深深地想着:乔安暖,想让我放开你,下辈子吧。

第3章 演技到位,好评

一晃三天过去了,乔安暖背上的伤势已无大碍,基本恢复如初。

今天,顾北辰下班比以往还要早,乔安暖看到他回来,似有些诧异:“老板光明正大的早退,真的合适吗?”

顾北辰穿着一套西装,淡淡的道:“正因为是老板,我早退谁敢说什么?而且,我回来是要跟你一起回娘家。”

“结婚三天不回门,今天回哪门子的娘家?”

乔安暖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打心里排斥道。

“那天我跟你爸说了,等你伤好以后就带你回门拜访,既然要做戏,那么自然要做足了,省的外面的人说闲话,你说呢?”顾北辰将问题抛回去。

乔安暖听他说的在理,虽然两人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但婚后契约还在,也只能配合他了。

“好吧!”她终于松口答应道。

“那你准备一下,我下面等你。”顾北辰起身去车库提车。

乔安暖换了套衣服,化了淡妆,又准备了几份像样的礼物,大包小包地出了门。

顾家离乔家不过半个小时的车程,很开,车子在乔家大门前停了下来。

鎏金对开大门,汉白玉栏杆,盘旋而上的水磨阶梯,哥特式屋顶,无比熟悉的场景,却让乔安暖心生厌恶。

如果可以,她宁愿这辈子都不回这个家来。

“走吧,别愣着了。”

顾北辰不明所以地看了一眼乔安暖,率先提着大包小包进门了。

出来迎接他们的是白芷岚,乔安暖的继母!

“终于来了,都等你们半天了,快进来。”

白芷岚满脸堆笑,热情地接过两人手中的包,引着两人进了客厅。

乔安暖不声不响地进门,心中百感交集。

“安暖,你又瘦了,是不是最近没好好吃饭?来,先吃个水果。”

从顾北辰和乔安暖一进门,白芷岚就没闲着,端茶倒水,切水果,忙进忙出,热情周到,这让乔安暖对她更加反感。

“这些戏码,预演几十遍了吧,是不是演给我爸看的,演技挺到位,好评。”

乔安暖说的很讽刺,语气更是咄咄逼人。

顾北辰微微诧异,看出了乔安暖和这个继母之间的端倪。

白芷岚难掩尴尬的脸色,笑容僵硬在脸上。

这时,楼上却传来了一道深沉而严峻的男中音:“乔安暖,怎么跟你妈说话的,你对长辈就这种态度吗?”

说话的人是乔安暖的父亲,只见他穿着家居服,面带怒意的从楼梯上走下来。

“抱歉,我只有一个亲妈,可没有两个。”乔安暖嘲讽的冷笑道。

“放肆,说话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乔父的声音愈发威严。

浓浓的火药味在客厅里蔓延着。

“老头子,难得女婿上门,快别吵了。”

白芷岚站了出来劝道,继而转头问顾北辰和乔安暖:“你们先到大厅里坐,稍等一会,我去炒两个菜。”说完,出了客厅向厨房走去。

乔安暖看了一眼乔父,冷哼一声,无意继续吵下去,转身上楼。

身后,顾北辰眼神探究的看着乔安暖的背影,若有所悟。

晚饭过后,乔安暖连声招呼都没打,就拽着顾北辰离开了乔家。

……

夜晚,华灯初上,街道两旁霓虹灯闪烁,预示着精彩的夜生活要开始了。

心烦意乱的乔安暖没有选择回顾家,而是让顾北辰开着车,带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乱逛。

顾北辰看出她心情不好,自然是默默陪同。

街上人群熙来攘往,车辆川流,热闹非凡。

“你熟悉附近的酒吧吗?”乔安暖忽然转头问道。

顾北辰一愣:“你要喝酒?”

结婚那天,他见识过乔安暖的酒量,不过半杯下肚,就面色潮红,晕头转向,今天竟然主动提出喝酒。

乔安暖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嗯。”顾北辰点头,调转了车头,飞快的往酒吧方向开去。

借酒消愁,在这一点上,男人和女人似乎有共通之处。

灯光暧昧的“伯爵”酒吧,是都市中红男绿女逢场作戏的舞台,半个小时后,顾北辰的车子停在门口。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停车。”

顾北辰特意交代道,乔安暖下车后,并没有要等他的意思,进了酒吧后,立马冲到吧台点了一杯威士忌,脖子一仰,一口气全部灌了下去。

辛辣的酒贯穿她的喉咙,使她呛咳了好几声。

耳边是震耳欲聋的音乐,台上的驻唱歌手,正在唱五月天的《如烟》。

乔安暖心头蓦然一动,突然借酒壮胆的冲上驻场台,从歌手手中抢过了话筒。

台下开始有人起哄,口哨声叫和叫好声混成一片,无数道目光齐刷刷投向了台上那个醉眼迷离的女人身上。

乔安暖清了清嗓子,问调音师要了一组梯音,开始缓缓唱了起来……

七岁那一年

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

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乔安暖没有唱歌的天分,但她唱得如此用心,以致在这乌烟瘴气的酒吧内听来,竟是如此动人心弦,催人泪下。

这一幕恰好被停好车赶来的顾北辰看到。

“这女人,还真是不安分!”

顾北辰皱着眉,越过人群,打算去吧台上的女人拉下来,可还没走几步,他就被人喊住了。

“顾总?”

叫顾北辰的人是顾氏集团最近合作的一个公司老董,他被迫停了下来,跟对方寒暄了几句……

另一边,乔安暖一曲完毕,从台上下来,继续走到吧台点了杯酒。

这时,几个原本在台下看好戏的男子突然走了过来,将乔安暖团团围住。

“小妞,唱得不错,来,陪哥走一个怎么样?”

刀疤男酒气冲天,看来也喝了不少,边说边递了一杯酒过去。

若是放在平时,乔安暖见了这些地痞流氓都是绕道走,唯恐避之不及惹出什么麻烦。

可今天她借着酒劲,胆气也壮了些,竟上前一把推开了刀疤男,厌恶的说道:“滚开,你谁啊你,我跟你很熟吗?”

“这小妞有脾气,我喜欢。”

刀疤男醉醺醺地指着高脚椅上的乔安暖说道,然后一个趔趄,顺势就要往乔安暖身上趴去。

第4章 惊天丑闻

乔安暖反应非常快,抬手就将那个男子恶狠狠的推开。

“臭丫头,敢来这种地方,还装什么清高?今天我该真不走了。”

刀疤男被推倒在地,异常恼怒的重新站起来,带着几个手下再次围了过来。

“小姐,你就跟了我们老大吧,保证你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哦。”

“就是,晚点跟我们老大出场,他会好好疼你的。”

几人一通哄笑,乔安暖又怒又气,情急之下,一个巴掌甩到了刀疤男脸上。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迅速吸引了酒吧半数以上的人的围观。

刀疤男吃痛,突然一把捏住了乔安暖的下巴:“火气挺大啊,别他妈给脸不要脸,信不信我现在把你就地正法。”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口哨声,哄笑声,再次混成一片。

“放开我!”乔安暖挣扎,羞赧难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时,终于跟合作人寒暄完的顾北辰赶来,正好看到这一幕,脸色直接变得阴沉。

他冲进人群,提起刀疤男便是一拳,旋即把乔安暖搂在怀里。

“你没事吧?”他关切地问,发现这女人全身酒味,浓眉立马皱了起来。

乔安暖整个人靠在他怀里,眼眶红红的,不点头也不摇头。

刀疤男欲冲上来扭打,顾北辰寒气逼人的扭头,眯着眼,冷声喝道:“再动手试试看,我让你们在牢里一辈子都出不来!”

刀疤男手僵在半空中,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他认出了顾北辰,全市最可怕的豪门公子,这可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人啊!

“顾少爷,对……对不起,我们不知道这位小姐是您的人。”

“给我滚,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随着顾北辰的话音落下,那几个混混立马连滚带爬的离开。

……

第二天早上,一则新闻,将乔、顾两家彻底推进了舆论漩涡。

A市日报头条新闻:”顾少奶奶酒吧偷-人,顾大少爷现场捉-奸。“

新闻下面配有几张照片,全是乔安暖和刀疤男厮缠的镜头,最后一张则是顾少爷拳打刀疤男的瞬间。

顾家大厅……

“你们两个给我解释解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顾北辰的父亲——顾振,将报纸狠狠摔在地上,大发雷霆。

乔安暖和顾北辰双双立在客厅中央,低眉耷眼,像两个闯了祸的孩子。

顾振看两人这样,气更不打一处来,指桑骂槐道:“身为顾家长子,婚前你爱怎么鬼混我不管,但你已经结婚了,你的一举一动都关乎顾家的形象,你这才结婚不到一个月,就搞出这种丑闻,让我这张老脸往哪搁?”

顾北辰上前一步,沉声说道:“爸,新闻报道失事,事情并不是那样的。”

“报纸都已经出来了,你现在说还有用吗?”气头上的顾振根本听不进儿子的任何解释。

“是我带安暖去的酒吧,也是我一时疏忽没照看好她,让她被地痞当众羞辱。”

一旁的乔安暖听了,心中百感交集,没想到顾北辰会主动站出来替她背黑锅。

“好端端的,喝什么酒,都给我跪下!”

兴许是太生气了,顾振双手朝后一背,继而对顾夫人道:“去书房,把鞭子给我拿过来。”

他说的鞭子,自然是乔兴昌当日对乔安暖执行家法时所用的那根黑色牛筋鞭。

乔安暖一听又要执行家法,心惊肉跳的惶恐感骤然袭上心间,脸色顿时变得如同失去血色一样苍白无力。

顾北辰则跪在地上,阴沉着脸,不发一语。

他在这个家生活了二十多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父亲顾振的脾气了。

“老头子,要不这事就这样算了吧,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算打死辰儿,也不能挽回什么呀。”

顾母心疼儿子,不忍看到他受鞭笞,听到顾振的命令,忍不住替儿子求情。

“我的话没听到吗?”

顾振暴喝一声,顾夫人自知求情无用,只好抽抽搭搭地从书房取了鞭子来。

“你这个逆子,置顾家门楣于不顾,公然带妻子出入酒吧,以致传出这种败坏家风的新闻,就该受罚!”

啪——

啪!

鞭子一下下抽在顾北辰的背上,豆大的汗珠从他脸上滚滚而下,脸色逐渐苍白。

乔安暖跪在旁边,感觉四肢都凉透了。

她尝过鞭子的味道,自知那一鞭下去,有多痛。

更何况,顾振的力道比起她父亲,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一会儿,乔安暖就看到顾北辰背后的衬衫被血渍彻底浸透。

猩红的味道和颜色,让乔安暖感到触目惊心,不忍去看。

那边,顾夫人早就哭成了泪人。

“老爷,你别打了,你看儿子已经很惨了,再打就没命了!”

顾振一连抽了数十鞭,直到手臂酸痛筋疲力尽,才完全停下来。

“子不教父之过,今天我不好好教训他,明天指不定他又闹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新闻呢!”

顾北辰依旧纹丝不动的跪着,但从他苍白的脸色看,显然够呛。

顾夫人心疼儿子,想把他扶起来,结果顾振却说道:“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两个不准离开客厅,就一直跪在这儿。”

乔安暖此次虽然没有受到家法教训,但跪了这么长时间,膝盖早已通红一片,双腿麻木。

乔安暖和顾北辰这一跪,竟跪到第二天。

罚跪过程中,乔安暖自恃罪行较轻,几次偷懒,每到膝盖承重不住,便坐下来休息一会,或者索性躺倒在地板上躺一会儿。

因此,一直到次日凌晨,也不觉得多难受。

倒是顾北辰,实打实地跪了整整一晚上,他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可身体却一点没放松下来,腰杆挺得笔直,巍然不动。

乔安暖不禁暗暗佩服:想不到这娇生惯养的顾家少爷还真有几分刚性!

早上六点,天刚蒙蒙亮,顾夫人瞒着顾振前来偷偷放人。

乔安暖如蒙大赦,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

顾夫人一看见乔安暖,怒火顿生,恨不得一巴掌甩她脸上。

如果不是因为她,儿子也不至于伤成这样。

不过,眼下儿子安危为重,她实在没心思与乔安暖计较。

“还不过来帮我扶一下辰儿?”顾夫人厉声道。

“哦。”

乔安暖乖乖的点头,甫一接触顾北辰,她便心里一惊。

顾北辰此时全身滚烫,正在发高烧。

落跑千金:少爷太无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落跑千金 或 少爷太无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总裁,我来偷个娃4章

    原标题:总裁,我来偷个娃4章书名:总裁,我来偷个娃第4章救场谢宅。一个小孩的白色小背心已经湿透,却还在坚持仰卧起坐,明明是一张稚嫩无比的小脸,面上却是一脸严肃的样子。直到他达到了订好的目标,才停了下来,伸出小手接过管家递过来的毛巾,擦拭自己的额间的汗珠,“管家,法语课在几点钟开始。”“小少爷,十分钟后就开始了。”小小的剑眉微微的敛了一下,“好,我马上过去。”他站了起来,却因为今天的运动量被加大,身体有一些受不了,又坐了下去。管家伸出手将他扶住,有些心痛他,“小少爷,不如今天就将法语课取消,好好”

  • 总裁大哥撩妻命4章

    原标题:总裁大哥撩妻命4章小说名称:总裁大哥撩妻命第4章不惯臭毛病“别给脸不要脸!”修然的瞬了一眼身边的赵子瑜,在这人的面前不给他的面子,那怒火可是要翻倍的。“有本事现在就来,没本事滚一边去,生气了不起吗,姐姐还伺候呢。”苏安腹诽,很有性格的白了修然一眼。“呦喝,这小野猫还挺野的嘛,哎,你不行的话,换我上试试?”“滚,朋友妻你也敢动心思,你还有没有底线?”如此有性格的小野猫,还真有些让人垂涎,可是被修然这样一声怒斥,赵子瑜也没话了,毕竟那样的事情他还真做不出来。“好啦,你也别生气啦,野猫嘛,当然

  • 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4章

    原标题: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4章小说名称: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第六章受伤,体贴男人突然举着刀向许总冲过来,面目狰狞。“跑!”我顾不上许总,转,身,奋力的往外跑,背后打斗的声音传来,我忍住回头的冲动,一个劲儿的往外跑,只有我跑出去了,才能叫人。使出跑八百米的速度,我跑到保安室里,两个保安正在里面呼呼大睡。“快醒醒,杀人了!”我尖叫着,丝毫顾不上形象,我多耽搁一秒,许总就多一分危险。两个保安被惊醒,“哪儿杀人了?怎么回事!”“停车场,有人要杀许总!”许总刚接手公司,谁不知道他。两个保安二话不说,

  • 婚牵梦萦,驭夫99计4章

    原标题:婚牵梦萦,驭夫99计4章书名:婚牵梦萦,驭夫99计第四章秦墨林沉橙一下子惊醒过来,点开,发现是一些奇怪的数字,像是账目一般排列整齐,但看起来又不像账本。她对数字最是了解了,当时大学的主修经济,大三的时候就已经在核心发表了几张paper,学识修养已经不低。她一下子认出这是股票跌涨值,虽然它没有以图表显示不很明显,但可以看见有几笔交易明显不和情理。来不及思考这邮件来源,林沉橙顿时兴奋起来,双手翻飞在键盘上,她要找一找,这奇怪数字,到底表示了什么。林沉橙给自己大学研究数据的同学发了一封邮件,让

  • 娇妻难撩:莫少,别想逃4章

    原标题:娇妻难撩:莫少,别想逃4章小说书名:娇妻难撩:莫少,别想逃第四章神秘的女人苏美莉伸出手去,露出皓白的贝齿。莫卿尘撇了她一眼迅速的收回,充耳未闻般,从侍从的托盘里取过一支盛了五分满香槟的高脚杯在手,晃动了晃动。“莫总,其实,我们公司最近有一笔生意想和EM合作,不知莫总……”苏美莉尴尬不已却不打算放弃,搭讪不行搬出了公事。然而,她话还没说完,只见他轻启薄唇抿了一口薄酒,往前走去,还是没搭理她。她再次跟上去,主持人已经迎了上去:“莫总,我想介绍个人给莫总。”主持人身侧站着的女子,短发湿漉漉的,

  • 特工重生:腹黑皇妃惹不起4章

    原标题:特工重生:腹黑皇妃惹不起4章小说名:特工重生:腹黑皇妃惹不起第四章行刺安然看着面前倒下的小太监,脸色一下就阴沉了下去。笑话,她安然长这么大,就没人敢这么暗算她!还用这么卑劣的手段,真是侮辱人!安然冷笑了一声,斜着眼对墨玥说道:“看来这皇宫里有的是人想杀我呢,不过是一个小太监就敢带着刀进我兰亭殿?”说罢,扬声唤道:“兰亭殿侍卫首领是谁?”首领在外间听到安然叫他,又知道墨玥还在里面,早就吓得不知道该怎么才好。但是主子发话不能不答,于是便硬着头皮进去应道:“卑职在此。”安然是一转身,坐在靠在窗

  • 他未对你半分好4章

    原标题:他未对你半分好4章书名:他未对你半分好第4章惨烈车祸那天晚上,我无奈的坐在散发着霉味儿的被子上闷闷不乐。薛伟过来哄我,说他妈是因为怕我和他结婚后,他会惧内才故意想要敲打敲打我,事实上他妈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不过,他又补上一句,他心甘情愿惧内!这天晚上,我的手机没有电了,想要充电却没有插线板,我就让薛伟出去买一个,可没想到,他妈又说插线板太贵,浪费钱,不让买。我没有办法,只好暂时的不用手机,当然,也就不知道,在我手机关机的这段时间,我爸妈给我打了多少的电话,发了多少的信息,最后,因为找不到

  • 他来了别开灯4章

    原标题:他来了别开灯4章书名:他来了别开灯第4章草莓印心里暗暗骂着自己就是个怂包,在殡仪馆那么晦气的地方工作这么久都不还怕鬼,如今都被鬼压身了,竟然还不敢反抗。“周子衿,这个世上只有本王想不到的,没有本王做不到的,就算你是活人也一样!”这话,狂妄又霸道。“你……”我才说了一个字,他就俯身堵住了我的唇瓣,他的舌尖趁我不备,在我的口腔里肆意游走。冰冷的手指放在我身体的敏感部位反复的摩挲着,一股前所未有的愉悦感从脚趾间传来。我的身体下意识的弓起来,放在两侧的手不自觉的攥紧身下的床单,就在这一刻,身体突

  • 情难共此生4章

    原标题:情难共此生4章小说名字:情难共此生第四章孟宗钦也会害怕春末的天气,就算是日间稍微有些热,但是到了夜晚依旧有些许凉意。站在病房的阳台上,佟语珊将身上的衣服拉紧了些,眸光定定的看着楼下的草地发呆。“宗钦,你不顾一切的留在医院里守在我身边,公司都不回,人家会说我不懂事的。”耳边忽然传来了荀丽温柔的能滴出水来的娇气声,佟语珊想要远离这种噪音,奈何,人家那女人与她仅仅只是一墙之隔,站在阳台上,她听的特别清晰,内心涌现出一股烦恼,转身踏进病房。“谁敢说你的不是,简直就是在找死。”脚步踏入病房时,孟宗

  • 总裁老公,我不做!4章

    原标题:总裁老公,我不做!4章书名:总裁老公,我不做!第四章你才是小三第4章你才是小三顾亭风一直没舍得碰她,没想到她私底下居然这么放荡,对谁都能张开大腿,亏他还把她当做女神呵护着。刚才顾亭风还有点愧疚,现在是一点都没有,甚至还有点庆幸。庆幸他最后选的是柔儿,而不是陶沫沫。继母秦云假意温柔开口,实际上却字字如刀:“沫沫,虽然你没有母亲教你,但我也多次提醒你,不能跟外面的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在一起,名声坏了怎么嫁的出去?”陶沫沫握紧了拳头,好像变了一个人,眼眸冷冷盯着秦云:“把刚才那句话收回去,你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