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妻管严之霸道总裁 大结局

2017/12/21 17:29:58 来源:网络 []

小说:妻管严之霸道总裁

楔子

夜风习习,秋凉寒峻。妻管严之霸道总裁 大结局

陌城磬罗街以廖小宴为首的几个小混混,接了个缺德的活计。

替人挖坟。

本来这种事情,廖小宴是决计不会接,怎奈酬劳丰厚。

自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要挖的那家是陌城有名的名门望族,苏家。

猫进苏家墓园的时候,廖小宴在心里默念了几遍阿弥陀佛。

她不信鬼佛,可大半夜的来挖人家坟冢,还是不免心里发毛。

他们的目标是墓园西面最角落,依附在苏文墓碑后面的一个无名碑。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廖小宴拿手电在其他碑上皴寻了半天,还是将手电照到了这里。

“就这个了。”

见拿着铁锹的阿木还愣着没有动作,廖小宴照着他的小腿就是一脚。

“赶紧干活,别发愣。”

“老大,你说这个人在苏家的墓园里,为什么还没有名字?”

“我要是知道就不会来好奇了,”廖小宴凉凉的瞪了阿木一眼,用手电照着开始寻摸着从哪个地方下手,摸索到墓碑底下的沿缝,“这里。”

三个人忙活了半天,终于打开了一个口子,里面有一层花岗岩盖板,“底下应该就是骨灰盒了老大?那雇主到底让我们找什么?”

“把骨灰盒拿上来看看。”

小九跟廖小宴两个人合力把花岗岩的一边搬开,让阿木两只手去抱底下的骨灰盒。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突然。

阿木尖叫了一声。

吓了两个人一跳,手上一松,好容易抬起来的花岗岩又重重的跌了回去。

廖小宴拍了他一下,“你今晚怎么回事?又鬼叫什么?”

阿木吓的脸色发白,“老……老大……大……大,我刚……刚摸到了衣服……不是……不是骨灰盒。”

本来这种事情已经够让人害怕的了,墓底下埋着这个难道还不是火化的人吗?

廖小宴壮着胆子梗了梗脖子,“别胡说,我刚才用手电筒照过,这底下这么小个地方怎么可能……”

剩下的话她也说不下去了,沉默了一会才道,“你们两个抬着,我来搬。”

阿木吓的还在轻轻的哆嗦,“老大,这份钱我们不赚了,太吓人了……”

廖小宴看着被吓的不轻的阿木,心里也准备想要放弃,可是又想到什么,还是稳了稳心神,万一这个墓穴会有线索呢?她若是不打开,可能就会放弃一个希望。

“没事,墓是我要打开的,那个雇主都没觉得挖坟欠妥,我们害怕什么?冤有头债有主,你们给我掀开,我来拿。163女性网

小九在一边哼一声,“这点事就吓破胆了?是谁前天打牌的时候还吹嘘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

有了廖小宴的安慰,又加上小九的激将。

阿木还是深吸一口气,跟阿木两个人一人抬着花岗岩的一边,慢慢的抬起来,小九一只手努力的将手电照进墓穴里,好让廖小宴没有那么害怕。

廖小宴吞了吞口水,一不做二不休一般的伸手进小小的墓穴里,先是摸索到了一个小包袱,随后摸索到一个小方盒子,连同小包袱一起抱了出来。

抱出来之后才发现,在骨灰盒上方的小包袱,鼓鼓囊囊的包裹着一件雪白的婚纱,婚纱上的钻石在微弱的灯光下显的熠熠生辉。

这个无名碑到底是谁的?

里面怎么会有一套婚纱?无数个问号在廖小宴的脑海里闪过。

那个雇佣她来挖坟的又是谁?若是苏家的仇家,怎么会来挖一座无名碑,显然这个人在苏家是排不上名的人物。

而且极有可能是一个女人。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三个人,三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廖小宴怀里的骨灰盒,盒子外观都是精致的雕花,连张照片都没有,更显诡异。

打开盒子的一瞬间,几乎是下意识的屏住呼吸,里面没有吓人的白森森的骨灰坛,而是放了一个个小巧的首饰盒。

廖小宴打开一看,都是顶级的翡翠镯子,还有玉器。

“老大,这,这是陪葬吗?”

廖小宴抿着唇没有说话,最底下的是一个长方形的红色绒盒。

打开里面,是一套标准的结婚三件套。

项链,耳环,戒指。

戒指只有一枚钻石戒指,而且是枚女戒,旁边还有一个放戒指的地方,空空的,那里应该是一枚男戒。妻管严之霸道总裁 大结局

她拿起那枚女士的戒指,仔细的看看了,最里面的一圈带着一个小小的玫瑰图案,然后是两个字母X&M。

照墓碑和婚纱来看,这个墓应该是新墓,不像是积累年岁的样子。

苏家近期,除了苏二少的婚事,也无人结婚啊,想到这,廖小宴不禁打了个寒颤。

放骨灰盒回去的时候,廖小宴还特意在底下摸了摸,触手尽是冰凉的大理石,再也没有别的东西。

按照之前的约定,廖小宴来到了一处规避了摄像头的偏僻小巷里。

狭窄的小巷里,停着一辆没有牌照的黑色轿车。

后座车窗降下来,一双黝深精湛的眸子射到廖小宴的脸上,那人带着一个黑色的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

声音闷闷的传出,“说。”

这个雇主约她也是找了中间人约的,也没有给他们丝毫的喘息时间,付了一半定金,直接约定了地点,等着听廖小宴做汇报。

保密工作做的相当严密,一度让廖小宴认为苏家是惹上了什么保密部门的人吗?

廖小宴身手跟脑子一样灵活,打开之后的那些东西,她虽然只看了一遍,但是样式和数量都记住了。

把里面的东西依次描述了个清楚。

然后瞧着黑暗中坐在后座的那个神秘男人。

“还有呢?”

“没了,除了婚纱,首饰,里面没有骨灰。”

男人喃喃道,他的眼神一下子就没了光彩,浓浓的悲伤流溢而出,“没有骨灰?”

还不待廖小宴肯定的回一个是,那个人突然弓着身子爆发出一阵猛烈的咳嗽。

看他弯着腰咳的辛苦的样子,廖小宴不禁皱了皱眉,却还是站在车旁一动不动,如雕塑一般。

待这人咳完,从里面扔出一个牛皮纸袋,车窗升上去,黑色的轿车打了个拐,消失在清晨陌城的街道。

廖小宴捡起地上的牛皮纸袋,也没有打开看,夹在腋窝底下离开小巷。

站在巷口,迎面就是四通八达的陌城街道。

静悄悄的凌晨,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许久许久。

袋子里的钱,她分文没取,都分给了其他三个人。

“这是我最后一单生意,从今往后,老大我就金盆洗手了,没有我罩着你们,你们自己要留点神,别让毛勇他们给欺负了去……”她唠唠叨叨的讲了很多。

其余三人面色沉重,阿亮看着廖小宴问道,“老大,你要去哪里?不让兄弟们跟着吗?”

“哈哈哈,结婚生孩子去!我们以后江湖再见吧。”

廖小宴十分痞气的讲了句电视剧上的台词。

潇洒的摆摆手,在清晨第一缕光升起的时候,只留下个铺满金辉的虚影。

第001章 新婚夜

为什么这么晕这么热?这个时候看什么都是晃影的,恍惚中,廖小宴撞上了一个男人结实的胸膛,那人不但没有推开她,反倒是揽住了她柔软的腰肢,将她悄悄带离了觥筹交错的宴会厅现场。

她只觉得被这双手臂揽过的地方,开始发烧发烫,大有星星之火正在燎原的架势。

一个猥琐的声音此时在她耳边响起,“二嫂,你喝醉了……”

声音好熟悉,晚宴上好多人叫她二嫂,这个时候她实在听不出这个男人的声音是来自于哪一张脸。

“我……我没……”浑身的热度不断的升高,让她难受非常,她本来是想对这个人说放屁的,只是如今身份不同,从今晚她迈进苏家门开始,她就不再是那个磬罗街的小混混,而是陌城有名的商家三小姐商默言。

现如今她即使想要破口大骂,也想想自己现时的身份,生生忍了。

“你是谁?放开我……”

此时她说出去的话都带着微微的喘息,大有欲拒还迎的架势。

卧槽,晚节不保,大名鼎鼎的廖小宴竟然也有被人下药放倒的一天。

她在心里从上到下无情的招呼了苏家她能叫上名字来的上几辈。

没想到上次偷摸的进苏家的墓园,无意中看到的几个上几辈的名字,现在派上了用场。

身上的热度越来越高,今天可是她新婚头一夜,难道是她那个病怏怏的丈夫派人来接她,正因为身体原因,才给她下了药,要靠这些玩意来刺激那人残破的身体?

此时浑身滚烫的她犹如百爪挠心,烈火焚烧,那人猥琐的声音还在她耳边点火的撩过,“二嫂,你这么快就按耐不住了?”

二嫂,二嫂,二嫂你妹啊,廖小宴从来都没觉得,被人叫做二嫂会是这么恶心的一件事。

那人圈着她飞快的闪进一个房间,关上门的那一刻,剧情突变,那人揽着她的腰看着好似被廖小宴大力压在墙上,开口一句让人喷血的话,“二嫂,别这样……”

“卑鄙……”

别这样的是你才对吧,可此时廖小宴顺势趴在他的身上,闻着他身上的男人气味,迷蒙的眯了眯眼睛,那人又带着她转了一圈,跌在柔软的大床上。

入眼处不是满目的红,这里不是她的婚房。

卧槽,这个男人要干什么?

疯了不成?

与此同时,四周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她弯曲手指在男人的手臂上抓了一把,隐约听到那个男人喊了一声卧槽,她自己也陷入了昏迷之中。

冥冥中有个薄凉的唇吻住她的唇肆意蹂躏一番,随即冰冷的声音犹如从地狱传来,“蠢材。”

廖小宴一觉醒来,浑身像是被大象踩过一样,疼的要死,想到昨夜被人下药,作为女人的本能反应,她双臂护住胸部,从床上一下子弹坐起来。

一转头,就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那眸子的主人,正定定瞧着她的样子,眸色沉了沉,暗哑的嗓音低低的问道,“夫人,昨晚睡的好么?”

“还……”行字还没说出来,廖小宴如遭雷击。

她这是在哪里?

这是在她和二少苏天御的婚房里?

旁边这个人就是她的老公,苏天御。

无数个问号像是上了发条一般在眼前晃过,略微抬起来的头,重重的跌在柔软的枕头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迷迷糊糊中,那个叫她二嫂的猥琐男好像她做的一个荒诞的梦。

绝对不可能是梦,梦能做的那样真实吗?

可是,她这个时候也不能说昨晚她被别人带走了,新婚夜就给老公带了绿帽子,成何体统呢。

话又说回来,她是怎么回来的?

廖小宴装作揉揉脑袋,“那个,不好意思,我昨晚喝的有点多,怎么回来的我不记得了。”

她唯一可以肯定的事就是昨晚她并没有喝醉,为了保持千金小姐该有的矜持,她又怎么能豪爽的饮酒。

苏天御撑着身子坐起来,漫不经心的接话,“确实喝的有点多,阿力送你回来的。”

廖小宴感觉自己的脑袋真的要爆炸了,昨晚如果是阿力带她回来的,那她被带进陌生房间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发生?

如果发生了,苏二少还能如此的镇定自若吗?

她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可是身上这么酸痛又是怎么回事?

她趁着药劲跟二少爷做了??

廖小宴看着苏天御俊逸的侧脸轮廓线条,那长而直的睫毛,轻微一扇,让她的心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下意识吞了下口水。

目光所及,她瞥见了床旁边的一架轮椅。

若不是这苏二少身有残疾不良于行,又不久于人世,怕是陌城想要嫁给他的女人得要绕城一圈,心里不免替他叹息。

果然精致好看的东西,都不能长久。

低头看自己身上大红色的家居服,想到已为人妻身份,赶紧欠身去扶苏天御,像是普通人家的妻子照顾丈夫一样。

手还没有伸到苏天御的腋下,就被人“礼貌”的格挡开来。

清冷的声音自设屏障,“不必,我自己可以。”

说完,一双眼睛深深的望着她,闪着精明睿智的光,仿佛能轻而易举的看透她心里的想法,不过怎么这双眼睛看起来有点眼熟。

她挠了挠头,汲着拖鞋去了卫生间。

卫生间的布置典型的残障人士布局,到处都有扶手,地板也是做过防滑处理。

洗刷完毕,等她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苏二少已经从床上移动到了轮椅上,然后滑动轮椅进了卫生间。

衣帽间就在床头的左手边,廖小宴换了一条黑色的阔腿裤,上面挑了一件简单的白衬衣,简单的把头发梳了个马尾。

换完了,对着镜子照了一下,还真是人靠衣装,这么一打扮整个人都显的好看多了。

廖小宴也算是皓齿星眸,虽然不是什么标致的大美女,怎么也属于顺眼,而且是越看越耐看型的。

自恋完了,又看了眼上身的白衬衣,还是干脆脱了下来。

这时推拉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廖小宴捂着胸“啊……”的尖叫一声。

坐在轮椅上,头发还在滴水的苏二少顿时黑了脸,他在浴室里澡都洗完了,她的衣服竟然还没换完。

“你进来不会敲个门吗?”廖小宴气愤的用白衬衣挡住前面的大好春光。

只是苏二少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廖小宴的点,“看自己老婆犯哪条王法?”

廖小宴感觉都要七窍生烟了,走上前去把推拉门重新合上。

一颗心还跳的飞快。

抱着衣服的她,突然就笑了,当然苦笑的意味要大一点。

她其实很想打听一下苏天御,他的那方面究竟行不行?

毕竟对于失去清白之身而言,贞操观也比较重要。

默默在心里打定了主意,从衣架上挑了一件绣花精美的红底白花长袖短衫。

半高领设计,对领之间是复古的白色盘扣,中间一枚小巧圆润的珍珠,领子下面一指宽的小U领,小露香沟。

袖子跟腰部的位置都做了巧妙的镂空处理,犹如雾里看花。

换下阔腿裤,穿上包臀半裙,然后打开推拉门,风姿绰约的从苏二少眼前飘过。

苏天御一张漆黑阴鸷的眸子紧了紧,唇角勾起料峭若寒霜的阴森笑意。

第002章 二少很棒

廖小宴抱着胳膊倚在小偏厅的落地窗那里,昨日今日只不过度过了一个夜晚,好多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

她现在的这身装扮若是去大街上站着,路人肯定以为她是站台的吧。

下意识的伸手往下拽了拽自己的裙子。

小小的动作,正好被换完衣服出来的苏天御看在眼里。

回眸望进她的眼睛里,廖小宴展颜一笑,“你头发还是湿的,我帮你吹干。”

果然又是苏天御冷冰冰的两个字,“不必。”

廖小宴笑的温良贤淑,“我已经嫁给你了,给你吹吹头发有什么的。”

她从卫生间里把吹风机拿出来,找到插座,“别拒绝了,很快的,马上就好。”

她以为苏天御会直接拒绝,或者将她手里的吹风机摔到地上,可是都没有,他唇角勾起一弯笑意,眼睛里却丝毫没有温度,他平淡的道,“那就多谢夫人了。”

廖小宴不敢去看他的那双眼睛,“不……不客气。”

柔软的指腹时而划过他的头皮,暖风过颈,而苏二少有些冷寂的瞳孔中,仍是没有半分情绪。

仿佛再温暖的风,也暖不了他心里的寒。

本来站在后面的廖小宴,慢慢的转到了轮椅的一侧。

突然,腰间扣上一股力道,她整个人一转,然后被他一拉,整个人坐到苏天御腿上。廖小宴惊道,“你要干什么?”

一双大手攀上她玲珑的曲线,廖小宴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这不正是她想试探的吗?可真正实施的时候怎么这么难?

“我要干什么你不知道?”

带着些许凉意的手滑到她的半裙边缘,同一时间,苏天御的那张冷酷的俊脸就凑了上来,廖小宴下意识的屏住呼吸,脑海里一时间没了思考的余地。

“夫人穿成这样不就是想要验证些什么吗?”眼神微眯,谁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又是什么人派来的?

趁着他说话的间隙,廖小宴小口小口的出了憋在胸口的一口气,“不是,你误会我了,昨晚我喝了酒神思不清,就忘记了婆婆交给我的任务。”

婚礼仪式结束之后,苏天御因身体状况太差,就回了房间,晚宴是廖小宴一人参加,婆婆宇文岚专门派了人跟在她身后帮着挡酒,甚至开始之前还拉着她嘱咐了点悄悄话。

大意就是苏天御车祸之后,一直拒绝医生对他那方面进行检查,虽然做婆婆的这样嘱咐他们隐秘的小私事,不太好,但是苏二少身体情况特殊,宇文岚做母亲的自然要考虑全面一些,若是不好,谁知第二天她这儿媳妇,会不会不识大体叫嚷的整个苏宅都知道,那可是断断不行的。

廖小宴想起这茬,就拿了宇文岚来做挡箭牌。

“那现在为夫就再给你验证一遍。”

任何男人都听不得别人对自己那方面产生质疑,身上有疾的苏二少想必也是如此。

眼看着一个带着狂风骤雨般的吻就要落下来,廖小宴慌的不知所措,动手想要推拒他,可是看起来病弱不堪的苏二少,此时力气却是大的惊人。

将她整个人箍在胸前的腿上,此时他略带沙哑的声音撩过廖小宴的耳聒,暧昧的声线性感迷人,此时身上的酥痒滚烫,不等同于昨夜被下药时的感受,心跳加速,耳边仿佛也是打鼓似得咚咚声,比那晚好像更难受几分。

裙子里他不安分的大手正在一点点的深入,廖小宴身上犹如火在烧,而且是那种挠心稍肺的难受。

“苏天御,不要!”

“嘴上说着不要,心里不正是很想要?”苏天御的唇几乎贴着廖小宴的唇。

廖小宴无力的想要躲避,想她身上也是有点护身功夫在的,毕竟是做了那么多年的别人的老大,可为什么现如今被个坐在轮椅上的人制住,动都动不得。

难道苏天御说的是对的,她骨子里甚至打心眼里就是想要的?

正当她思绪游离的时候,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有个人肆无忌惮的就闯了进来。

开口就是一声尖叫,“啊,二哥二嫂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们继续继续……”

随着房门又被重重的合上,廖小宴惊魂未定,只觉腰上的力道松了一下,她整个人就被阴晴难定的苏二少掀翻下去。

砰的一声跟地板来了亲密接触。

廖小宴“啊哟”一声,重重的又喊了一嗓子,卧槽,腰好像是扭了。

然后就见苏二少自行绕过她滑着轮椅就去了小偏厅,随即安安静静的在那里看起书来。

廖小宴痛苦的从地上爬起来,为了方便苏天御轮椅行驶,他们的房间连一块地毯都没有,她可是结结实实就砸在地板上。

不过,她还真的应该好好谢谢刚才闯进门来的人,听声音是苏家的三少爷苏天恒,他会是昨天晚上给她下药,带走她的人吗?

好歹她现在也是大清早就思“淫欲”的人了,她揉着腰爬上床,默默的趴了一会。

她知道,整个苏宅上下肯定都传遍了,他们新婚小两口大清早的在房间里干那事。

她也不知道现在苏二少整个人在想些什么?因为于她而言,经历了昨晚的事情之后,她对于自己可以在苏宅游刃有余的生活,表示了深深的担忧。

饿着肚子等到了九点多,苏天御的助理阿力进来给苏天御送文件,过了没多久,就有佣人将他们两个的早饭端了上来。

廖小宴趴在床上揉腰的动作,可能更要被加上各种YY被无情的放大,传播于苏宅的上上下下。

苏天御低垂着眉眼,吃相十分的优雅,丝毫看不出,这个男人方才爆发了惊人的力量,圈着她差点就在轮椅上办了她。

真是太可怕了。

感觉苏二少跟传闻中一点都不一样,她还以为她只要在苏家熬到苏二少死后,就解脱了呢。

看来眼下,情况没她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了。

“你以前是不是练过功夫,手劲还真大。”

“为了给夫人一个答案,我一定是不遗余力。”

见鬼的不遗余力,禽兽。

廖小宴挑眉恶趣味的笑笑,“这下整个苏宅可都知道我们家二少真的很‘棒’了呢?”

“看来你嫁过来之前也考虑过自己的‘性福’问题,我怎么可能让你失望,”苏天御不咸不淡的口气,让廖小宴一阵恶寒。

看着苏天御那张高深莫测的脸,真的倒足了廖小宴的胃口。

她现在甚至有点怀疑,这个苏天御到底是不是真的不良于行,是不是真的如传言那般脆弱不堪,一只脚踏进棺材里。

不过,晚宴的时候很快就验证了她的想法。

苏二少按着胸口一副喘不上气来的样子,后来甚至还呕了血。

送走了医生,廖小宴就被请进了老爷子的书房。

妻管严之霸道总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妻管严之霸道总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超级保镖15章(第15章 比试枪法)

    原标题:超级保镖15章(第15章比试枪法)小说:超级保镖第15章比试枪法但是我还是保持着理智,我心里有数,不能上他的套。于是我冲他笑道:“凯瑟夫中校,该进入下一轮了吧?”凯瑟夫笑道:“怎么,不敢跟我切磋,急着往下进行?”我说:“咱们会有机会的,你放心。不过不是现在。”凯瑟夫轻蔑道:“那么,下一个项目,射击,你们派谁?”我向前一步:“我愿领教。”凯瑟夫猛然大笑,随之玛瑞诗亚也跟着笑,其它Y国警卫也在笑。我能体会这种笑的含义,仿佛是在嘲笑我不自量力。就在我们打算往射击场转移的时候,伊塔芬丽公主小跑着

  • 不负时光15章(1.6)

    原标题:不负时光15章(1.6)小说:不负时光1.6苏盏落想笑着说,可弧度还没有上去,就牵动伤口。她紧咬着牙抓着他的衣服,“你看这样不是很好么,我们每个人都解脱了。你释怀,也放过我哥哥。”沈淮川看着苏盏落这个模样,心里又急又痛。他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怒吼,“苏盏落,你以为死就能解脱一切,我告诉你,门都没有!如果你死了,我就拉上你哥哥和嫂子跟你一起陪葬!”苏盏落的心一点一点凉了,他是那么恨她,到死都不肯原谅。那她还有什么是能做的。“沈淮川,你说我们两个从前在一起的时候,你有没有爱过我,”她的眼泪从眼

  • 超级保安混都市15章(第15章 不雅习惯)

    原标题:超级保安混都市15章(第15章不雅习惯)小说书名:超级保安混都市第15章不雅习惯会议结束后,付洁到了副总经理室,问起了公司解雇黄星一事。付贞馨连连道苦,说是活见鬼了,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像黄星那样脸皮厚的。明明公司已经找他谈话解雇了他,他却还赖着不走,一大早还来公司上班,打扫卫生表现自己。付洁告诉付贞馨:人是我召回来的。付贞馨大惊失色:我的亲姐哟!你这是唱的哪一出?付洁皱紧眉头强势地道:我想听听理由,为什么要解雇黄星。今年公司招个人这么困难,打智联招聘广告一期就是五六百,去招聘会也很难招到

  • 再见,不负遇见15章(015 要你亲手解决了她)

    原标题:再见,不负遇见15章(015要你亲手解决了她)小说名:再见,不负遇见015要你亲手解决了她什么叫虎落平阳被犬欺,以前跟在她后面的哈巴狗也敢这么欺辱她了。“啧啧,爬上了沈君瑜的床你就了不起了是吗?”他钳着她的下巴还不解恨,抬手就是一个巴掌。楚宁感觉嘴角火辣辣的疼,脸别过去好半天没回的来。勾住她的内衣,他把她拉到面前直抵着他胸口,“我还以为你楚小姐有多高尚,谁都看不上,怎么为了活命,还不是抱住了你老相好的大腿,听说你是从皇庭会所出来的,伺候男人的本事学到不少吧,要不你让我爽爽,我要高兴了,帮

  • 美女总裁的贴身司机15章(第15章我就是要收拾你)

    原标题:美女总裁的贴身司机15章(第15章我就是要收拾你)小说名:美女总裁的贴身司机第15章我就是要收拾你“大不了我给你留出打车的钱来……”售货员脱口而出,好不容易碰到这么一个大客户,怎么就能让他走了呢,要知道,这些书可是很少有人买的。“从这里到县医院多少钱?”李文龙也没有想到这事情能成功。“起步价四元钱就能到。”售货员对这行情还是很了解的。“那……”李文龙还在犹豫。“就这样了,拿过来我给你扫一下码。”售货员手脚麻利的拿过那一摞书。“谢谢了。”李文龙心中乐开了花:跟我玩计谋,怕是你的水平还不够高

  • 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15章(第15章 好啊。那你给我生个孩子)

    原标题: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15章(第15章好啊。那你给我生个孩子)小说书名: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第15章好啊。那你给我生个孩子静了静。月光隐在了乌云后,房间里更加的暗了。岑欢声音越发地响了,她忽然伸手直接扣住傅寒生的双肩,一边摇晃,一边大喊:“傅寒生,我都拿命还你了,你还想怎样?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没有爸妈,没有了未婚夫,也没有了本来待我很好的婆婆,我连自尊都没了,你还想我怎样?你要怎样才能放过我?”岑欢真的不知道傅寒生想怎样。他一味地掠夺,已经把她的全部都掠夺了。他还想怎样?何况他不是早就和梁

  • 顾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15章(第15章:女王归来)

    原标题:顾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15章(第15章:女王归来)小说书名:顾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第15章:女王归来捷克,布拉格广场。一位身穿白色长裙的女人,投了一枚硬币在许愿池中。她双手合十,虔诚祈祷。“Anna,我们走了。”“好!”Anna感觉到有人在她的肩膀上披了一件外套,她回头望着他。黄昏下,有白鸽从他的头顶飞过,他脸上的笑容和阳光一样温暖好看。男人抬了下他的左臂,Anna挽过,两个人肩并肩,穿过夕阳下的布拉格广场。车上。陆昊然看了她一眼,“Anna,你真的决定要回国了吗?”她毫不犹豫,

  • 总裁的暗宠15章(第15章:要是我不方便呢?)

    原标题:总裁的暗宠15章(第15章:要是我不方便呢?)小说名:总裁的暗宠第15章:要是我不方便呢?可是不打给他,我又该怎么办?除了他,没有一个有权势的人是我认识的,难道我真要憋屈的在这里呆上十五天吗?心里烦的,连撞墙的心都有了。透过拘留室的窗,依稀可以看到外面天色已晚,这法院的拘留室不比古代牢房人性到哪里去,别说没人送吃的,就连张想休息的床都没有,这样一来,别说十五天,三天我就得与世长辞了。鼓了鼓勇气,最终还是决定发条短信给江铭晟,既然不好意思开口,用发短信的方式倒也可以,只要让他知道我的处境,

  • 爱似繁星15章(第15章 如期举行)

    原标题:爱似繁星15章(第15章如期举行)小说:爱似繁星第15章如期举行从医院出来,傅绍琛坐在车子里,一直没有出声。司机不时望一眼傅绍琛,因为没有他的明确指示,他不敢开车。一直坐了很久,傅绍琛才出声,“去公司。”然后,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吩咐下去,我的婚礼如期举行。”那边才准备好这回傅绍琛解除婚礼的公关,就等着这俩天宣布了,结果现在傅绍琛一个电话过来,婚礼又要如期举行了,这又是闹哪样啊——“傅总,媒体那边我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了……你现在的意思是不用宣布婚礼解除了吗?那我现在再去跟媒体们说一声?

  • 白蛇15章(第十五章:让我魂飞烟灭)

    原标题:白蛇15章(第十五章:让我魂飞烟灭)小说名字:白蛇第十五章:让我魂飞烟灭璇玑一袭琥珀色的浅金色长裙躺在百年雪铸成的冰床之上。两条小白蛇轮番在她的周身缠绕,似乎在给她供给日月精华,修复创伤的灵体。三天三夜后。璇玑缓缓睁开了眼睛,她的身体呈半透明的状态。这是她的灵体模样,真身历经千年,仍被禁锢在白蛇像里。“仙子,你终于醒了。”两条小白蛇化作人形,单腿跪在地上。璇玑朝这两个少女模样的姑娘看了一眼,“玄青,绯女。”“仙子,你记起我们了?!”玄青和绯女欣喜之极。当初白蛇仙子附身于人类女子璇玑肉体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