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医妃得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21 4:35:0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医妃得宠

第11章 逼供,她豁出去了

慕容七七冷笑,翠儿的家人在慕容素素的手里,她就算心中有愧,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忤逆他们乱说话。版权163woman.com

今日这局,根本就是死局,是所有人步好了陷阱,等着她一步一步踩下去!

“公主的意思,是我已经把云珠交给某个莫须有的男子,被他带走了吗?”她薄唇微扬,不怒反笑道:“公主当真确定云珠不在公主的寝房里?”

楚明珠一脸鄙夷,不屑道:“既然云珠已经被你的男人带出去,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本公主的寝房?”

这女人,终于扛不住要认罪了吧?

今日他们这么多人在这里,还有母妃给她撑腰,慕容七七想不死都难!

七七依然笑得轻柔:“好,我们现在就到皇上面前说个清楚。”

“你胡说什么?”楚明珠被“皇上”这两个字吓了一跳,这种事情私下里解决便好,怎么能惊动到父皇?父皇是最不喜看到后宫有争斗的!

听到慕容七七的话,就连怡妃也微微变了脸,她冷声道:“区区一个质子公主,有什么资格觐见皇上?”

“我本是没有资格,但既然三公主弄丢了皇上御赐的碧海云珠,就该主动去向皇上请罪!”

“明明是你盗去的!”居然说是她弄丢的!

“不管是不是我盗去,云珠也是丢了,刚才公主也说了,云珠如今并不在公主的寝房里。”唇边笑意一敛,她的眼神顿时变得凌厉:“丢失皇上御赐的云珠,只怕罪名也是不小,公主,我愿意与你走这一趟,就算我因此而被定罪,有公主相伴,也值了。”

说时迟那时快,她脚步一错,竟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纤纤玉手已经搭上楚明珠的肩头。

这一变故,让厅中所有人顿时变脸,谁都不知道她慕容七七什么时候练就这么好的身手,出手竟如此快,就连坐在两人不远处的楚流云在惊觉她要下手时,想要阻止也已来不及。

被她的小手搭上,楚明珠只觉得手臂一麻,半条胳膊顿时失去了知觉。

“你……你敢动三公主,反了!”反应过来的怡妃霍地站起,睁着一双大大的云眸,不敢置信地盯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气道:“来人!”

“且慢。163女性网”楚流云也站了起来,急道:“母妃息怒,儿臣认为七公主说的也有道理,既然没有证据,单凭翠儿一面之辞也是难以将七公主入罪,如此,只会显得我皇家的人蛮不讲理。”

“皇儿,你……”

“皇兄,呃……”疼!这女人也不知道在她身上下了什么毒,只是指尖微微压了压,竟让她一条胳膊疼得如同被撕裂一样!

“母妃,儿臣相信七公主是无辜的,这事到此为止吧。”深深看了怡妃一眼,楚流云才回身看着慕容七七,淡言道:“七公主,本王亲自送你回无尘阁,可好?”

“云王爷金口玉言,自然是好的。”知道自己今日逃不过,七七本来已经算好了豁出去,大不了劫持三公主出门,从此不再回皇城。

要她在这里等着被他们整死,她不甘心!

“放心,本王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他目光专注而真诚,哪怕眼底有着怒火,话语却也还是坚定的。

旁人或许看不出,他却不可能看不清,慕容七七如今捏住的是明珠臂上的死穴,一旦在死穴上用力压下去,没有半点内力护体的明珠不死也得残废。网站163woman.com

他是没想到,慕容七七胆子居然这么大,竟真的敢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虽然他也已经看出来,今日这一场逼供的戏码是母妃有意而为之,但,这不代表他可以原谅慕容七七伤害他的皇妹。

他脸色一正,冷声道:“放开明珠,本王送你回华陵苑。”

第12章 今日,不许动她

那一眼,哪怕写满了厌恶和不悦,但至少是真诚的。

讨厌是真的,承诺也是真的。

慕容七七最终还是放了手。

刚放开,被吓坏掉的楚明珠立即往怡妃奔去,一边跑着一边尖叫了起来:“母妃,杀了她!杀了这个妖女!疼,母妃,好疼……”

三公主这一叫唤,守在外头的侍卫立即冲了进来,将慕容七七团团围住。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正要将她拿下的时候,却听到云王爷低沉的声音响起:“今日,谁也不许动她。”

侍卫们一怔,不及抬头看怡妃,已经灰溜溜退了出去。

虽然这里是怡妃娘娘的地方,但,云王爷的权力更大,谁也不敢得罪他。

七七暗中松了一口气,其实,她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相信楚流云,刚才也不过是在打赌。

幸而,他还是那个重承诺的云王爷。

“皇儿,今日,你不能带这女人离开!”怡妃拉着明珠的手,愤恨的目光落在七七看不清真容的脸上。

越看这张脸,越觉得生厌,她怒道:“敢动公主,本宫岂能轻易放你离开?来……”

“母妃,儿臣说过的话就会做到,请母妃不要为难儿臣。163女性网”楚流云迎上她愤怒的目光,淡言道。

声音虽是平静的,当中却藏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怡妃气得连手都要颤抖了,她很清楚自己这个儿子的性情,他对慕容七七自然不会有半点好感,但,慕容七七是他未过门的娘子,他自觉有护她的责任。

一切,只因为那个自小被定下来的婚约!

“皇儿无须焦急,本宫还有话要说。”怡妃深吸了一口气,敛去眼底的愤怒,回身,慢悠悠走到玉椅前坐下,接过徐嬷嬷递上来的香茗浅尝了一口,才脸色一正,沉声道:“碧海云珠一事本宫姑且不计较,但,慕容七七是本宫未来的儿媳,昨夜居然出城与男子厮混,这事,本宫绝对不会纵容。”

威严的目光落在慕容七七脸上,她不屑道:“一个不贞不洁的女子,本宫绝不允许你嫁入皇家,这婚事,本宫作主,从今日起不作数,回头本宫会亲自去跟皇上交代。慕容七七,以后别让本宫听到你对旁人说自己是未来的云王妃,若有犯,本宫绝不饶你!”

大厅里头,所有的女子顿时笑颜如花,只除了慕容七七。网站163woman.com

倒不是她真这么在意这场婚事,只是深知,今日若是任他们轻易退婚,以后自己在皇城定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

尊严被踩在脚下,任谁都不会眼睁睁接受。

她面容平静,淡然回视着怡妃的目光,不卑不亢道:“我还是那句话,娘娘说我不贞不洁,请拿出证据,否则,就是污蔑!娘娘该知道,一个未婚女子被污蔑与男子苟且,一个谣传,足以毁她一生,请娘娘慎言。”

“证据么?”怡妃握着杯子,眉目间顿时染上几许兴奋的光芒。

如此表情,让慕容七七心里顿起几分不安。

果然,心中的不安刚要扩散,已听到怡妃浅笑道:“想看看一个女子的身子是不是干净的,能有多难?嬷嬷,你这就带她进去,为本宫好好检查,看看七公主还是不是完璧之身。”

第13章 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好好检查。”这四个字,怡妃几乎是从齿逢里迸出来的。

对上徐嬷嬷阴森森含笑的目光,慕容七七浑身的血液顿时冷却了下去。

忽然,真的很委屈,从未有过的委屈,这些人,比毒蛇猛兽还要慎人,就算是在二十一世纪执行任务时,遇到的敌人都比她们要可爱千万倍。

后宫的争斗,原来真的可以这么血腥残忍的。

今日,她承认自己不洁,这婚事必然要退,骂名也注定要担,她若不承认,就算自己这一刻还是处子之身,等下一刻被检查时,那个叫徐嬷嬷的老巫婆也会有法子轻易让她成为残花败柳。

后宫,真的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不用检查了。”她冷冷一笑,冰冷的视线扫过笑得如花灿烂的众人,最终落在楚流云身上,声音,如同来自天边一样,遥远而空灵:“云王爷,你们赢了,这婚,我退!”

脸,依然看不清,但那双眼眸却是清透而明亮的,眼底深处那一闪而逝的哀伤和不甘,让楚流云冷寂的心莫名揪了一把。

这样的眼神,这一双比碧海云珠还要漂亮的眼眸,竟在一瞬间植根在他心里。

他从来不知道她竟拥有这一双如此美丽的眸子,或者说,他根本从来没有好好看过她一眼……

“是你自己愿意的,他日皇上面前,最好记得你今天所说的话,在座的各位,包括你的皇姐,都是见证人。”怡妃的声音冷冷地刺进耳里。

“好,我接受退婚,从此,我和云王爷再无半点关系。”她咬着唇,独自站在那里,一身锦袍似不伦不类,可在这一刻,却给她添了一份凌乱的美感。

孤单单的身影,如同水中白莲,一身在世人眼中污秽不堪的装束,这一刻竟圣洁得如天上云裳一样。

眼角分明有着屈辱的泪,唇边却还是浅淡的笑意,这个笑,让看着她的男子顿起一阵莫名的心痛。

但,她宁愿接受退婚,也不愿意让徐嬷嬷检查,不是么?

不愿意接受检查,只能说明她真的已经不洁,他……还在意什么?

就算自觉对她有责任,却是她自己背叛在先,他的责任也该结束了,是不是?

楚流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怡心阁,又是如何把人送回到无尘阁的,当他回过神的时候,慕容七七已经在翠儿的陪同下进入无尘阁,一步一步往庭院深处走去。

纤细单薄的身影,在风中有几分飘摇,衣摆下两条若隐若现的腿,这一刻看在眼里,竟不再觉得污秽,反倒有几分灵透洁净的感觉。

直到那道身影在视线里彻底消失,发猛然发现,心底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挖走了,空空的,莫名失落……

从今以后,这个女子不再是自己的责任,从今起,他们不再有任何关系了。

风吹在他修长的身躯上,几缕不经意滑落的青丝随风扬起,一张脸依旧淡若沉寂,只是一双星眸似蒙上一片尘埃,再看不清眼前的事物。

他是不是……真的错过了什么?

忽然一阵清风吹来,吹醒了几许迷失掉的意识,心里瞬间便有了那么点烦乱,不知道自己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一个背叛自己不贞不洁的女人,何必在意?

第14章 究竟,谁要杀她

寝房里,翠儿“扑通”一声跪在慕容七七面前,一声不哼,只是低垂头颅默默掉眼泪。

最终,如六公主所愿,七公主还是被退婚了。

方才从怡心阁出来的时候,看到六公主眼底藏也藏不住的笑意,她真的恨不得一刀捅死自己。

跟随七公主这么多年,就算公主再傻再无知,但至少没有做过任何伤害她的事情,可她……却把她害成这般……

“你不如把昨夜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我吧,哭有什么用?”七七靠在椅背上,揉着自己酸痛的双腿。

今日真的累了,身心疲惫。

翠儿用力擦了擦眼角,才细声道:“昨夜奴婢陪公主出门,六公主事先已经找好人打算把公主劫持到城外,找个地方……侮辱……”

“混蛋!”居然还真的打算让人夺去她的清白!这个同父所出的姐姐,心肠恁地狠毒!

“公主,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害的你,对不起……”说到这里,翠儿又忍不住掉了一连串的泪水。

“得了,你害我的事,难道我会忘记吗?”她只是奇怪,今日自己的身子还是好好的,就算过去从未做过那种事,但也知道被……那个之后,身上总会留下痕迹。

可她没有,她的身体没有半点被男人碰过的迹象。

翠儿被她说得更是惭愧,有些问题想问,只是一直不敢问出口。

见她一副犹犹豫豫的模样,慕容七七不耐道:“想说话快点,我要沐浴更衣了。”

“奴婢这就给公主准备浴汤去。”翠儿慌忙爬了起来,真的就这样出了门,好半晌才和老厨子梅大叔一起提着几桶温热的浴汤进门:“公主,让奴婢伺候你沐浴吧。”

让她伺候,七七是有那么点不习惯的,但今日真的很累,有人帮忙搓背确实是件好事。

疲惫的身躯泡进温水中,她闭上眼,靠上浴桶的边缘,闭目养神。

今日所发生的一切真的让她疲劳至极,才来到这个年代的第一日便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她不甘,也恨着,却是无可奈何。

但,她不会就此罢休的,那些给过她屈辱的人,都给她好好等着。

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翠儿其实很不明白公主为什么还愿意让她留在她的身边,但,她的宽容,却是给了她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她再也不想做那种害人的事了,害了人,自己的心也会不好过,会一辈子不安。

“公主……”看着她泡在浴汤里头清透洁白的身子,翠儿犹豫了许久,才深吸了一口气,浅声问道:“公主,你……你的身子……”

“谁知道?”

“公主……”

“我被敲晕之后呢?是不是让人把我杀死?”

“怎么可能?”翠儿吓了一跳,忙摇头道:“六公主只怕还没有这个胆子。”

七七对她的话完全不屑一顾,她慕容素素没有这个胆子,谁有?

但,总觉得昨夜里还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虽然穿来的时候已经在下坠的过程中,但她很清楚自己是被人推下悬崖的。

既然只是为了夺她清白然后用这个借口让怡妃那边找她退婚,为何还要杀她?

虽然她在这里基本上没有任何地位,但好歹是一国的公主,究竟,是什么人要杀她?

慕容素素?她还想亲眼看到她受辱呢,怎么可能直接找人把她杀了?

那,到底是谁?原因呢?

翠儿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又在迟疑了很久之后,再度轻声道:“公主,奴婢……奴婢还做了一件对不住你的事,奴婢……”

“说快点。”磨磨唧唧的,最是让人心烦。

翠儿却是不说话了,直接抓起软巾,在七七脸上小心翼翼擦拭着……

第15章 但愿,他不会后悔

黛眉如弯月,云眸似碧珠,一双会说话的眸子清灵净透,长而翘立的似水瞳睫覆在其上,随意一眨,都能眨出万般赢弱的楚楚之姿。

小巧挺拔的鼻尖下,两片不点而朱的唇瓣泛着蛊惑人心的光泽,明眸皓齿,肤如凝脂,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镜中这女子,真真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天底下谁能拥有这样一张脸,必成祸国妖姬。

但,这张脸却是属于一个臭名远播的丑女,一个刚刚才在宫中受尽屈辱、被当场退婚的弃妇!

“这真的……是我?”

她有点不敢置信地轻抚着自己的脸,心底,彻底把真正的慕容七七咒骂了千万遍。

那妞究竟有没有审美观?居然一天到晚把那些乱七八糟的鬼东西往自己脸上抹去,本是轻易让天下男子神魂颠倒的大美人,生生被她折腾成一个丑八怪!

丫的,好想揍她!

“公主……”看到她这副失魂的样子,翠儿更是不安,两腿一软又打算跪下去。

七七随意伸出小脚在她腿上踢了一把,愣是把她踢了起来:“说吧,多久了?”

“四……四年了。”

“混蛋!化妆品很伤皮肤的知不知道?”七七气得差点把手里的镜子砸到她身上,但见她已经一副惭愧得快要昏过去的模样,气,也只能自个儿忍了。

“又是慕容素素的意思?”四年!那女人还真是用心良苦。

“嗯。”翠儿点了点头,声音轻得连自己都快要听不见:“公主从小就是皇族里头最美的姑娘,只是公主的母妃去得早,从未有人在公主身边好好照料着,而奴婢……奴婢又是别有用心……”

往事不堪回首,都怪自己太懦弱,对六公主不敢有半点反抗,害了天真无知的七公主。

虽然,她明显能感觉到今日的七公主与过去很不一样……

“自公主十二岁起,奴婢便有意给公主脸上涂抹东西,一开始公主是觉得好玩,后来是因为习惯了,而公主的……丑名,也是……也是这样来的。”

“出去吧。”她摆了摆手,声音里头透着丝丝旁人无法察觉的失落。

翠儿有点反应不过来,不知道她究竟想做什么:“公主……”

“给我准备晚膳,我饿了。”

“是……是。”一整日没有用膳,不仅是她,就连翠儿听她这么一说也顿时感觉胃部抽搐了起来。

她慌忙退了出去,为七七准备晚膳去了。

直至听到房门被关上的声音,七七才又重新执起手中的镜子,细细欣赏着镜中出尘脱俗的美人儿。

良久,她自嘲地笑了笑,笑意里头,无尽的荒凉。

云王爷,如果知道自己未过门的娘子竟是这么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今日如此逼她退婚?

就算明知道整个局都是怡妃在安排,但,若是云王爷自己不愿意,谁能强迫得了他?

他根本不相信她,也不愿意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

他们,都是一路的人,冷心,冷情。

或许,这才是最合格的皇家人,多情,会成不了大事……

心里始终有那么点难过,酸酸的,很不好受。

她不喜欢楚流云,只是为真正的慕容七七感到惋惜,所爱之人,对她未曾有过半点真心,那爱,有什么意义?

云王爷,但愿,你不会有后悔的一天……

第16章 玄王,凯旋归来

睡饱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整个人都像脱胎换骨了一样,身心舒畅。

昨夜的疲累不见了,失落也没了,看着从窗外渗进来的阳光,慕容七七轻吐了一口气,唇边勾起浅浅的笑意。

天亮了,新的一天,新的开始。

刚从床上翻下去,便听到翠儿急匆匆赶来的脚步声,她随手抓来一件衣裳披在身上,看着一脸焦急地赶在她跟前的翠儿:“做什么?”

“王……玄王……”翠儿顺了两口气,好不容易让气息稍稍平复了些,急道:“玄王提前回朝,太后吩咐华陵苑所有公主皇子们盛装打扮,到宫门处迎接玄王爷。”

“不去行不行?”

“轻则扣一个月的月钱,重则要受罚。”

“我还有多少钱?”她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问道。

“穷得叮当响。”

“……”

最终,七七还是赶紧把自己收拾了一番,和翠儿一起离开华陵苑往皇宫大门赶去,而她脸上,还是一如既往抹上了花花绿绿不堪入目的胭脂水粉。

不是她的品味和过去的慕容七七一样,实在是,当丑女的时候已经惹了这么多敌人,若是换回大美人,她想,她会死得更快。

无权无势的,还是按兵不动的好。

皇宫正门处,一群异国的皇子公主早已守候在那里,花花绿绿的,什么颜色都有,不过,每一个人都比慕容七七好看就是了。

七七的出现引起了一阵不大不小的骚动,来自各个国家的公主皇子们竟当面对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了起来:“就知道这门亲事早晚会吹掉,人家云王爷气质出尘,简直是人中之龙,怎么可能真娶这么一个丑八怪回府?”

“听说是因为那丑女前夜在城外和男人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云王爷才会忍受不了退婚的。”

“真的么?真的和男人……那样了?”

“整个皇城的人都知道,她光着身子回来的。”

“不是吧!天!这身子居然被全城的男子都看光了,好不要脸……”

“……”

翠儿一双小手越握越紧,好几次几乎忍不住冲出去和那些所谓的金枝玉叶理论一番,她们怎么可以如此抹黑七公主,把事情说得那么离谱!

倒是慕容七七一脸平静,瞥了她一眼,话语里含着一丝警告的意味:“解释不会有人听,只会越描越黑,只当听不见吧。”

翠儿也知道这个理,却只是真的很气愤,更狠自己把公主害成这般!

污言秽语依然不断,甚至还有几个邻国皇子盯着她的身段大放厥词:“虽然一张脸不怎样,不过,这身材还是蛮不错的。”

“拿块布蒙上她的脸,丢到床上说不准也能翻滚出一点滋味。”

“哈哈,森皇子这个主意甚好……”

竟还有胆子大的直接来到七七跟前,阴阳怪气道:“七公主,今夜不如到本皇子的风月阁一聚的,本皇子保证比那些粗汉更让你满意。”

实在受不得耳边有这种苍蝇萦绕,七七抬头瞥了他一眼,不怒反笑道:“原来青皇子还知道自己只能和那些山野粗汉比,还算有自知之明。”

“你……”对方狠狠刮了她一眼,正要开口辱骂。

此时,守在门外的太监总管忽然高呼道:“玄王爷到!”

七七心头微微怔了怔,还未来得及看清宫门之外的情形,一旁的翠儿已经拉着她跪了下去……

第17章 心慌,竟是他

玄王凯旋回朝,几个王爷皇子已经早早率了人马到城门与百姓们一起迎接。

走过城门,一路回宫都有百姓在街上跪拜相迎。

七七没有出门去看热闹,也没这个机会,若她出去看看,一定会发现那浩瀚的场面比她想象的还要令人震撼。

宫门外,太监宫女们已经跪满了一地,宫门内是各国的皇子公主们,殿前便是皇上领着文武百官相迎。

一国王爷回朝,能引出这么大的动静,甚至还要皇上亲自在殿前相迎,这阵势简直是前无古人,至于后面会不会有来者,暂时不知。

七七对这位传说中骁勇无敌、在沙场上扬名整个紫川大陆的战神王爷心里或多或少也有几分敬畏。

据闻,他是皇城第一美男子,虽是武将出生,但却生得俊美无双潋滟风华。

据闻,他自十八岁第一次东征后,便从未吃过一次败仗,如今楚国成为紫川大陆数一数二的大国,与玄王这数年来的战功密不可分。

据闻,玄王多年来一直专心战事,因而年近二十五也还尚未娶妻,这次回朝,似乎皇上有意要给他办选妃宴……

当然,这些都是翠儿叽歪给她听的,不知真假。

宫门外,宫女太监们参拜的声音已滔天响起:“参见玄王!恭迎玄王回朝!”

七七微微回神,似乎听到宫门外那些骑着高头大马的将士们利落下马的声音,人数不少,可光是这声音,一听就知道是平日里训练有素的队伍。

这队伍身后,还跟着不少朝堂上的重臣,人人翻身下马,举步往宫内走去。

唯有一人,他由始至终坐在马背上,哪怕进了宫,依然策马前行。

金色的阳光洒在他高大颀长的身躯上,银色的铠甲泛开耀眼的光芒,青丝如水,一丝不苟束在头铠里,俊脸被头铠挡去几近一半的容颜,但还是不难看出头铠之内那张脸有多风华绝尘。

尤其是那双幽深溴黑得令人完全看不到边际的星眸,在修长翘立的瞳睫之下微微闪动,剔透和高深纠结在一起,一半是邪魅,一半是纯真,只这么一双眼,天底下有哪个女子可以抗拒它们的魅力?

七七不经意抬头时,便看到这双比宝石还要明亮璀璨却让人完全看不透的眼眸,只一眼,所有的意识顿时如同被吸进那两潭深渊那般,久久回不过神来。

忽然,她竟看到那双眼眸底下闪过了丝丝危险的气息……

玄王,他在看她,甚至,还丢给她一记危险的眼神……可是,他们认识吗?

露在头铠之外的眼眸是她所陌生的,但,那两排又长又密如同洋娃娃一般的瞳睫,怎么越来越觉得熟悉?还有那高挺的鼻梁,两片比女子还要粉嫩的瑰色唇瓣……

一张祸国殃民的俊脸忽然从脑际掠过,七七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在地上跪不住软倒下去。

是他!是昨日寒潭里头那个绝色男子,那个……被自己看光还……摸光的男人……

头顶上那片天似乎要塌了,她的世界,整个都在一瞬间摇摇欲坠,似要被摧毁一般。

再惊骇地抬头,玄王已经收回目光,在她跟前策马而过,耳边,还不断听到姑娘们倒吸凉气的声音:“天呐!他在看我!”

“不不,玄王爷在看本公主!”

“你们瞎说,他在看我呢!”

“好俊啊!本公主要呼吸不过来了……”

姑娘们追着那道身影挤过去,场面有那么点失控,那些所谓的金枝玉叶,这一刻跟在玄王身后,竟是个个如同花神上身一般。

唯有一人,她依然跪在原来的位置上,如同一桶冰水当头淋下一般,整个人从头到脚寻不到半点温度。

脑袋瓜里乱糟糟的,那双透着危险意味的星眸,不断在脑海里闪过。

它们微微闪动,似在对她说着这么一句话:女人,你死定了!

第18章 但愿,不是玄王的人

你死定了……

一整日,慕容七七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过来的,只要一想到那记目光,想到这四个字,整个人都不好了。

夜里有宴会,是皇上和太后亲办,为玄王洗尘的,华陵苑里的质子公主皇子们都要出席。

所有姑娘都精心打扮盛装赴宴去了,大家心里都知道,皇家人这次有意让玄王回朝,大部分的原因是要解决玄王的婚事,所以这个宴会对姑娘们来说是极其重要的。

若是有幸被玄王看上,不仅自己可以飞黄腾达,将来,她们的国家也能永葆太平。

沙场上,得罪谁都不要得罪玄王,这话哪个国家的武将不知道?若能嫁给玄王为妃,将来,玄王总不会带兵攻打自家王妃的娘家吧?

所以嘛,能嫁给玄王,不仅有个威武无比俊美无双的夫君,还能成为一国最大的功臣,谁不乐意?

相对于其他阁院的热闹和紧张,无尘阁却显得冷冷清清的,了无生气。

“公主,你就精心打扮一番,好好赴宴吧,说不准玄王还就真的看上你了。”这是翠儿第N+1次劝说。

世人皆道南慕国的七公主是个丑女,但她敢保证,只要七公主恢复真容,整个宴会上她绝对会是最美最动人的一个。

那什么第一才女六公主,论相貌,还真连给她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怕是她自己也有自知之明,否则也不会安排自己在七公主身边,一直对她动手脚。

可现在七公主分明已经知道真相了,她为什么还要把自己堵死在这片小天地里?

翠儿不解,根本理解不来。

“公主是不是怕昨日那些流言蜚语,奴婢……奴婢去跟玄王爷解释,王爷英明神勇,一定不会相信谣言的。”

“你就不怕慕容素素知道这事后会对付你的家人?”

翠儿不说话了,这事,始终像是一根刺扎在她的心里,良心,亲情,一直在撕扯着她的灵魂。

“继续向她汇报该汇报的事吧,如果她还需要你的汇报。”慕容七七斜倚在长椅上,半闭云眸。

不过,她既然已经被云王爷退婚,如今也没什么大作为,慕容素素只怕对她也不再有任何兴趣,这也好,无事一身轻,被人惦记还真不是什么好事。

“翠儿知道怎么做。”六公主那边她还是要应付,但她不会再像从前一样与她狼狈为奸,只是……“公主,真的不去碰碰运气吗?”

“不去。”都已经向太监总管告过病假,现在去反倒影响不好,反正她这种小人物,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去不去都不会有人在意。“给我准备晚膳,我饿了。”

翠儿抿着唇,迟疑了好一会,才总算妥协了:“公主以后别后悔,那玄王奴婢今日也见到了,果真长得只应天上有,人间……”

“快滚!”

“……”最终还是滚了。

慕容七七浅叹着,玄王爷有多帅气,她比谁都清楚,她甚至都把人家上上下下全看遍了……

一想到那日自己的所作所为,心里真是瘆得慌,能不能原谅她刚穿过来,当时意识混沌不清还糊里糊涂的,才会做出那种连自己都觉得无耻的事?

但,这种事说出来谁会相信?

用过晚膳沐浴时,她把翠儿遣了出去,独自一人留在寝房里,正打算拿软巾把脸上乱七八糟的脂粉拭去时,后院一点异动却在此时引起了她的注意。

脚步声很浅,不用心去凝听一定会听不到,但,她愣是听到了。

迅速从浴桶跨出,刚把挂在屏风上的浴袍披上,一抹黑影已破窗而入,瞬间来得到跟前。

慕容七七心头一震,脚步一错躲开了黑衣人的攻击,正要开口呼救,忽然颈后一痛,等她反应过来有另一人人在悄无声息之间潜入甚至已经站在她身后时,身上大穴早已被禁锢。

意识迅速在涣散,昏过去的那一刹,她还在祈祷着,但愿,不是玄王的人……

医妃得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医妃得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热门随机

  • 董卿和陈数同框上热搜:什么都不怕的女人一个人就活成了一支队伍

    闲来无事,翻看微博,一组董卿和陈数的同框照,完完全全惊艳了我。特别是当两个人推开门,步伐一致,笑容浅淡地走到观众面前,我这些天的不安、焦灼都被卷在了空气里,随着她们的落脚站定,再无踪迹可循。被她们身上那种极其笃定淡然的气质所感染,由是,去看了最新一期的《朗读者》。除了全程眼睛根本无法从陈数和董卿脸上移开之外,她们两个的对谈让我很有触动。陈数讲述了一段自己再中戏读书时的经历,说她在表演上开窍,源于老师让他们用一件物品串联起人生的四个阶段。她想到的是口红。说童年的时候,是好奇,会走进妈妈的化妆间,模

  • 王铎草书《唐人诗九首》 绫本 首都博物馆藏

    王铎其书师承古法,融百家之长为己所用,开创出自己独特的书风,有神笔王铎之美誉。其书法具有四美的特点:一、纵中有敛(形质美);二、草中有楷(情性美);三、错落有致(节奏美);四、今中有古(韵味美)。王铎雨加雪(草中有楷)的章法和错落有致的体势,对后人书法艺术的进一步发展,开辟了道路。释文:1)岑参《寄杜拾遗诗》联步趋丹陛,分曹限紫薇。晓随天仗入,暮惹御香归。白发悲花落,青云羡鸟飞。圣朝无阙事,自觉谏书稀。2)王维《送刘司直往安西诗》绝域阳关道,胡烟(沙)与塞尘。三春时有雁,万里少行人。苜蓿随天马,

  • 从照片到工笔

    罗寒蕾,1973年生于广西合浦县常乐镇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中国重彩画研究会理事、广东省美协会员、广东省青年美协会员、北京工笔重彩画会会员、广州市美协常务理事。1995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本科,获学士学位;1998年毕业于该系研究生,获硕士学位。1998年任教于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2008年调往广州画院任专职画家。

  • 油画人体:在古典氛围中,营造超现实的意境

    油画人体:在古典氛围中,营造超现实的意境

  • 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私奔, 当垆卖酒, 卓王孙无奈下赠送百万钱财

    司马相如是汉朝的大才子,写的《子虚赋》、《上林赋》成为汉大赋的代表。司马相如到临邛大富豪卓王孙家中做客,卓王孙的女儿卓文君从窗户后面看到了司马相如的潇洒,就很喜欢司马相如。当时卓文君刚刚成为寡妇,司马相如就命人递消息给卓文君,说自己的相思之意。卓文君于是就和司马相如私奔。司马相如家里特别穷,他本来还以为自己有了一个大富豪的老丈人,日子会过的非常爽。没想到卓王孙勃然大怒,不承认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的关系,反而说:“我一分钱都不会分给这个女儿!”没过几天,卓文君就挽着司马相如的脖子,哭着说:“我从小含着

  • 西晋大臣贾充的女儿贾午偷偷约会, 成为偷香典故的来源

    贾充是西晋时期的大臣,权势很大。他的大女儿贾南风,是晋惠帝的皇后,更是专权一时。贾充的小女儿贾午长的挺漂亮,不过还没有嫁人。当时有一个年轻帅哥,叫做韩寿,是贾充的手下文官。贾充每次会见宾客,贾午就偷偷躲在窗户后面偷看,当她看到了大帅哥韩寿之后,就瞬间心动了。贾午就问婢女说:“你们谁认识这个帅哥呢?”有一个婢女说出了韩寿的名字,还说韩寿是她的旧主人。贾午就派这个婢女去当说客,让她去把自己的心意告诉韩寿。婢女对韩寿天花乱坠,说贾午多么多么漂亮,韩寿这个单身汉立刻就动心了。韩寿的力气很大,到了晚上的时

  • 溥仪出宫夹带大量宝物,无数文物流失民间,今有大爷200万卖玉碗

    大家都知道,古代文物的交易在国内是有严格限制的。来历不明的文物是不可以公开出售的。但是在河北有一位老人却跑到文物局,跟工作人员说自己有一只清朝玉碗要出售给文物局。而且要价不高,只要200万就可以了。这可惊坏了文物局的工作人员。据老人说,自己这只玉碗可是有些来历的,上面还有“宣统御制”四个字呢。这是祖上花了真金白银从清朝皇帝溥仪手里买来的。人们听了都觉得奇怪,溥仪使用的玉碗怎么会流落到民间呢?这东西应该收藏在故宫博物院才对啊。原来在清朝灭亡后,民国政府还是一直让溥仪住在紫禁城的。后来冯玉祥将军攻入

  • 老人拿出副字画,文物局出1万,老人:800万,最终国家1980万拿下

    中国的古玩市场可以说非常兴盛,就是因为中国古代历史文化非常久远,再加上古代很多能工巧匠打造的很多精致东西,这也使得后人对文物非常重视,不管是私人还是国家,都对这些文物格外的小心,很多私人家庭,因为祖上是古代的一些文人墨客,因而有的东西就成为了传家宝流传下来给子孙后代,因为这些都是艺术的结晶。我们知道古代文物有瓷器花瓶,有文人字画,还有珍珠翡翠,而且样样价值都不菲,很多人们都会花大价钱进行收藏,古董就是越老越精致越值钱。然而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有这样的一位老人,所拿着的这个文物则是让人们震惊,老人开口

  • 清代风格小叶紫檀深浮雕群仙祝寿画筒赏析

  • 黄庭坚的这两句诗,是古诗词中最美的诗句,太惊艳了!

    对于一个英语总是过不了四级的人,自然是没有资格去评价别的语言的好坏,对于一个中国经典读得不算多的人,也不敢妄谈汉语有多么的了不起。然而,在我有限的阅读中,还是每每被汉字的艺术魅力所惊艳。譬如我们今天读的——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这简简单单的十四个字组合在一起,便营造出一个令人沉醉的意境,让人不由来感叹,汉语,真的是太美了。这两句诗,出自黄庭坚的《寄黄几复》。寄黄几复宋·黄庭坚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持家但有四立壁,治病不蕲三折肱。想得读书头已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