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娇妻在上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20 23:18:5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娇妻在上

第5章你她妈说哪儿疼?

砰的一声,什么东西砸在了门上,厉禹略停顿,伸手转动门把推开了门。网站163woman.com

果然,里面的人坐在床沿看着他,具体的说是瞪着他。

“怎么了?”他不解的看着穿戴不怎么整齐的人。

好好的运动服,到她身上就变了味道,他微皱眉,对没拉好的拉链有些不满。

章显儿怒瞪着眼前的人。

“说话!”厉禹习惯性的严肃了起来。

下意识的,章显儿被他的气势震慑了一下,一个疼字脱口而出。

“哪儿疼?”厉禹眉头皱的更紧,目光打量着她,终究没看出她哪儿疼。版权163woman.com

“你她妈说哪儿疼?”她蹭地抓起身旁的枕头砸了过来,纵然再刁蛮任性,哪怕百无禁忌的啥片儿都看,但在一大男人,尤其是这个男人面前,她终究说不出口,只能愤愤的发火儿,砸人。

厉禹接住她砸过来的枕头,随手扔在了一旁的沙发上,抬步上前,下意识的检查刚才被他反手抓着的胳膊,“到底哪儿疼?”

章显儿很想上脚踹他,但她只要一动腿,那个地方就火辣辣的疼,一想到那疼,她那小脾气哪还儿压得住,“你捣啊捣啊捣啊捣的,你他妈的说哪儿疼?”

厉禹再是个木头疙瘩,她那么生动的描述,他还不知道哪儿疼?

羞愤的章显儿一把推倒了蹲在他面前的厉禹,尴尬的气氛瞬间充斥在空气中。

直到刺耳的铃声响起,厉禹才回过神。

章显儿下意识的搜寻自己的手机,见手机横尸在地上,她皱眉,不耐的吼道,“木头疙瘩啊你,手机!”

厉禹眸色沉了沉,但还是拿起一旁的手机递了过去。

她没好气的接过电话,估计号码都没看清楚就接了起来,“谁!”

信不信,这通电话如果是哪个倒霉催的推销员,她大小姐就是掘地三尺也得把人给找出来,暴打一顿不说,就今天这口气,刨了人家的祖坟也未必算完。

“你他妈说谁不行了?爱行不行,关他妈我屁事儿!”她愤愤的掐断电话,看了眼面前站着的厉禹,想也没想的手机就照着他砸了过去,厉禹一个侧身,砰的一声,手机完美的撞墙解体,任天王老子也甭想再打过来。

骄纵的大小姐脾气展现的淋漓尽致。163女性网

下一瞬间,厉禹单调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陆向三。

他看了眼床上骄纵的大小姐,没有避讳的在她面前接起电话。

“厉禹,章君车祸,京都一院正在抢救,据主刀医生透漏,生还的可能性……极低!”陆向三说不出是怎样的心情,替好友庆幸,还是惋惜这样的一位商业奇才就此陨落?

女人从商本就不易,而能成就章君那番事业的,京都近百年的历史上,她属唯一。

他刚刚看过车祸现场的照片,惨不忍睹,司机跟生活助理当场死亡……

于商界而言,是一损失。

可对于此时此刻的厉禹来说,这却是则从天而降的好消息。

章君一旦香消玉殒,倒插门儿的规矩怕是要从此废除。说明163woman.com

苏伯轩他见过几面,男人看男人,跟女人的立场不同,他掩饰的再好,陆向三依旧能感受到他那份压抑。

厉禹的眸光下意识的落在床上愤愤然的章显儿身上,想必,刚刚她接到的电话便是……

第6章女孩子说话要干净

只是这位骄纵的千金根本就容不得别人把话说清,又或者,她只把这则真实无比的消息当成了诈骗信息而已。

未等电话那头的陆向三把话说完,他已经收了电话,眉头轻蹙,缓步上前,伸手拉上章显儿拉了一半的拉链,章显儿刚要发作,他一把钳制住她,“你妈在医院,生死未卜,现在我送你去医院!”

“你他妈放屁!”她想抽出手赏他一巴掌,无奈他跟铜墙铁壁似得困的她动弹不得。

“你放心……”他蹙眉看着顶着七色彩带似得头发的女……孩儿,“我会对你负责!”

若是章君没出事儿,他真没打算走这条路,但,厉禹从来不是趁人之危的人。

结婚的事儿,他会跟苏伯轩商量。

“谁他妈让你负责,你他妈狗嘴里再多说一个字……”

“女孩子说话要干净,嗯?”他看似询问,但眸色却凛冽了起来。

下意识的,章显儿闭上了嘴巴。163女性网

大小不服输的性子,停了片刻,又开始折腾,“别他妈用你的脏手碰……”

我字没出口,嘴巴就动弹不得。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塞进她嘴巴里的白色的布团,她挣扎,他压根儿不理会,不知道从哪儿弄了条围巾,三下五除二的给她一通围上,只留了双愤怒的大眼怒瞪着他。

“我抱你下去,当然,你可以折腾,不过,丢人的可不是我,你章大小姐在盛世皇朝的气焰可就……”

厉禹话不多,却总能压制住这位小姐嚣张跋扈的气焰。

小屁孩儿有时候比成人还要好面子,她向来是刁钻跋扈的主儿,只有她能欺负别人,谁敢欺负她?可今天这事儿要让人知道了,她这名声可就……

怒瞪着眼前的男人,她恨不得食其肉,喝她的血,即便这样也不解她心头恶气。

似乎怕被人认出来,一路上,她尽量躲在厉禹的怀里,直到上了车子,这只炸毛的狮子一经解放,也顾不得疼不疼的,上手就掐住厉禹的脖子。

只可惜,她这点儿小劲儿,在厉禹的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他蹙眉,看了眼偷瞄的司机,“开车!”

京都一院。

刚进手术室走廊,褚五洲就快步赢了上去,“小姐,你怎么才来?”他打量着章显儿,虽然她平时就不修边幅,但……

“这位是!”他目光落在厉禹的身上。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褚五洲,章君的第一秘书,四十六七岁的年纪,犀利的眸子上下打量着眼前男人,章显儿身边的朋友他这边都有记录,这样一位,着实不属于章显儿结交的范畴。

“厉禹!”他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褚五洲,他虽没见过人,但事迹听说过不少,跟章君亦师亦友,听说是章家收养的孩子,大学毕业后就一直跟在章君身边,两人算是兄妹,又算是最好的搭档。

或许现在的场合不是彼此认识的最好时机,褚五洲并没有问他出现在章显儿身边的原因,回了个点头礼,他目光落在章显儿身上,“小姐,董事长她……”

“出车祸了,一早上听了八百遍了,有意思没意思……”

“显儿……”一声冷喝打断了章显儿后面的话,男人状态不是太好,厉禹自然认出了对方,苏伯轩!

第7章躺着的章君

听说,苏伯轩的身子本就羸弱,前些年大病了一场后,很少再去学校,就连平时的一些商业慈善宴会也是能推就推。

“爸!”看到父亲,章显儿到底顾忌了一下,她皱着眉不满的看着褚五洲,“我爸身体不好,你们折腾他做什么?”

很显然,这位骄纵的大小姐跟父亲的关系不错。

苏伯轩歉然的看了眼褚五洲,转头轻喝女儿,“怎么跟褚叔叔讲话?”

章显儿瞬间不耐烦的皱起了眉。

“这一晚上你去哪儿了,知道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吗?”他向来鲜少发怒,这口吻算是很严肃的了,想到手术室里的妻子,训斥的话便停了下来,“跟褚叔叔穿上隔离衣去手术室,你妈还等着你……”剩下的话,他怎么都说不出口。

“小姐,走吧!”未等她开口,褚五洲替她做了决定,这一趟由不得她不去。

或许,这是她见母亲的最后一面,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

章显儿从来没看见过躺着的章君。

她记忆中的母亲一直都是一身干练的黑色西装,蹙着眉打电话的样子,即便是在家里吃饭,也都是速战速决,似乎总有很多事情等着她去处理。

看着手术台上的她,她眼眶莫名的湿润了,但她是傲娇的显千金,怎么能轻易的流眼泪?挑了挑眉,她斜睨了眼身旁的褚五洲,“好了,看过了!还有什么要求吗?”

“显儿!”褚五洲脸色瞬间沉了下来,都是商场上的霸主,真冷下脸来,章显儿莫名的心头一紧。

强撑着自己的视线不软弱下来,“你,你算什么东西,跟我发火,你不过就是我们章家养的一条哈巴狗!章君是你什么人,我他妈的都不紧张,碍着你什么事儿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

啪的一巴掌,来的很急,也很重,本就有些虚弱的章显儿没撑住这力道,踉跄了两下还是倒在了地上。

头碰到地上,嗡嗡的。

“王八蛋……”半晌喘过气的章显儿,直直扑向褚五洲,“丫敢打我……”

谁他妈都能欺负她,就他不能!

他算什么东西?一个臭不要脸的三儿……

褚五洲不是苏伯轩,他身体强壮,又有一身好功夫,制服章显儿不需要费力。

章显儿从来没这么狼狈的被人钳制着,即便是早上的厉什么的男人……

“人怎么样了?”褚五洲单手控制着章显儿,目光看着手术床上的人,刚还混混沌沌的,现在却一点儿清醒的迹象都没有了。

主刀医生看了眼章君,“昏过去了!”具体的,他也不敢多说。

所以,章显儿留在手术室也没有意义了。

楼下。

媒体早已闻讯而来。

谁都想得到这第一手的资料。

章显儿出来的时候是被护士推出来的。

苏伯轩起身有些急,人猛地又跌坐了回去。

“小姐昏了过去,人没事儿,让护士推她去休息室休息一会儿!”褚五洲如是说道。

苏伯轩松了口气,看了眼手术室的方向,“章君呢?”

褚五洲看了眼一旁的厉禹,吩咐护士先行离开,都是聪明人,苏伯轩自然也不再多问。

“谢谢厉先生送我家小姐回来,今天着实有些不方便,您……”褚五洲做了个请的手势。

第8章章氏早晚是她显千金的

不管厉禹为什么而来,今天他确实招待不了他!

厉禹微微颔首,看了眼紧闭着门的手术室,转身朝电梯走去。

人刚进电梯,就听到手术室的门砰的推开,隐约间,他听到胸腔动脉出血……

消息在下午就传了出来。

商界奇才章君女士骤然离世!各家媒体争相报道,章氏国际的这把交椅到底谁坐,一时间成为了全京都的最热门的话题。

章显儿醒来后就被告知了这一噩耗。

“别他妈骗我了,她有的是钱,哪儿有这么容易死……”谁多说一句,她就拿东西砸谁。

吴妈是把她从小看到大的人,纵然她骄纵,毕竟是她一手看大的,她多少还是了解这位大小姐的性子的。

在她心里,她对章显儿的定义跟章君莫名的契合。

都认为她不过是小孩儿心性,开智晚些,骨子里绝对不坏!

章君是自信的,她的女儿,绝对不是别人口里的草包,只是开智晚些。

“小姐……”吴妈哽咽住了,章君性格冷是冷了些,但人很好,哪怕她看章显儿的时候,磕着碰着她了,章君从来也没给过她脸色。

她总说女孩子皮实些更好。

“哭丧啊你!”章显儿实在没什么可仍的东西,烦躁的瞪着吴妈,见她依旧一脸的悲痛,她忍无可忍,一把拉起被子把自己罩在了里面。

敲门声响起,吴妈快速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转身打开了病房的门。

“褚先生!”她侧了侧身子,给褚五洲让开了路。

褚五洲看了眼床上的人,“让小姐梳洗一下!”话说的隐晦,但吴妈是明白的。

这是要让章显儿带她妈回家。

“好的,褚先生!”她眼泪忍不住又落了下来。

被窝里,章显儿在发抖,是愤恨?亦或者她也有脆弱的一面?

章君的身份注定了她的葬礼非同一般,前来送行的人,除了商界,军政两界都有人前来悼念。

章显儿仍旧一头七彩丝带似的头发,任吴妈磨破嘴皮她也不肯把头发染回来。

厉禹也出席章君女士的葬礼,远远的,他就看到那张倔强的小脸,浓妆艳抹,各种不情愿的回着礼。

悼念的宾客无不在议论这位草包千金。

毕竟,章氏的交椅不是她的便是他父亲的,没有第三种情况!

何为第三种情况?章氏早晚是她显千金的。

不,绝不会!

如果说章君活着,这话就板上钉钉!

而今不同,章君躺在了这潮湿的地下,纵然她手腕再高,活人的事儿,她也无从插手!

苏伯轩绝不会让第三种情况发生!

葬礼在哀伤中结束,宾客还未散尽,章显儿踩着高跟鞋转身离开,毫无一丝的留恋。

她的离去,让几个公司董事非常不满,这样的人如何能接管公司?怎么能带领公司发展壮大?

苏伯轩歉然的看着大家,“小女一时接受不了章君的意外,请大家谅解!”

“苏先生客气了!”大家自然不可能在这个场合说些其他的话。

少了女主人的家,格外显得空旷。

吴妈在厨房默默抹泪。

“阿丽,小姐回来了吗?”从墓园回来后,苏伯轩一直呆着楼上卧房,此时,他一身灰色家居服,从楼上走了下来。

第9章把这衣服给烧了!

女佣阿丽正收拾餐厅,抬头看了眼苏伯轩,“没有,庸伯去找了,先生,该吃药了!”阿丽把苏伯轩饭前该服用的药片儿倒在了精致的小盘子里。

苏伯轩点了点头,拿过药片儿仰头吃了。

阿丽收起空盘,转身进了厨房,不知怎么的,她总觉得先生跟以前不一样了。

到底哪儿不同,她还真说不出来。

章君的司机庸伯找了好几处,最后竟然在学校操场找到的她,任他怎么想也想不到她会来学校,他只是来碰碰运气而已,远远的看着她的背影,他有些心酸。

再怎么骄纵,她不过是个叛逆的孩子!

章君的离世让章显儿越发无所顾忌,之前还去学校应个景,现在压根儿不去,章君活着的时候,她是跟章君对着干,但,她自己都骗不了自己,她很怕章君。

毕竟,章君是她的提款机,她真的一气之下断了她的开支,蹩脚的还是她!

第二天傍晚时分,睡了一天的她终于从床上爬了起来,冲澡,化妆,换衣服,盯着衣帽间的衣服,她眉头皱成了疙瘩,尤其当目光落在那套灰色的运动装上。

“阿丽!”她对着扩音器没好气的喊道。

阿丽飞似得上楼,气喘吁吁的看着阴沉着脸的章显儿,“小,小,小姐!”

她指着那套运动装,“把这套衣服给我烧了,谁让你放在这里的?”

阿丽狐疑的看了她一眼,见她不耐烦的皱起眉头,她哪儿还敢多说什么,赶忙抱起衣服就往楼下跑。

“怎么了?”吴妈有些担心的问。

“我也不知道,小姐让把这衣服给烧了!”大小姐让烧,她敢不烧?

“哎呦,我的祖宗,衣服怎么能乱烧!”吴妈赶忙夺过阿丽怀里的衣服。

“可大小姐她……”她那脾气,一旦知道还不闹个翻天覆地?

“藏起来不让她看见不就得了,再不行就送人,衣服怎么能乱烧?知道什么人才烧衣服吗?死人哪!阿弥陀佛,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吴妈连连求佛祖保佑。

阿丽从小就跟在吴妈身边,见她阿弥陀佛,她也跟着念叨。

藏好了衣服,吴妈就进厨房准备晚餐。

半小时后,章显儿穿了双过膝的长靴单配白色包臀的长款毛衣,毛衣的窟窿很大,隐约露白皙的皮肤。

“小姐,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不在家用餐了吗?”吴妈听到高跟鞋当当当的响声,从厨房走了出来。

“你们吃吧!”依旧顶着她时尚的那头七彩头发。

“让庸伯送你吧?”吴妈跟着她朝玄关走去。

“烦不烦!”她皱着眉,伸手拉开玄关鞋架上的抽屉,从抽屉里拿了把钥匙。

吴妈刚想说太太不让你开车了,话到嘴边,自动自发的咽了下去。

再回神,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连忙喊庸伯开车去追章显儿。

亏了庸伯技术佳,换了别人准跟不上这丫头的车速。

车子在一家美容会所门口停的。

她随手把车钥匙扔给了会所的泊车小弟。

“章小姐,吴小姐在楼上等您!”美容顾问亲自带她上楼。

二楼左拐贵宾室里,吴醒正跟谁语音聊天儿,见她来,跟人说了声忙了,就挂断了电话。

第10章比纸都廉价!

“吊谁呢?”她随手把好十几万的手机扔在桌上,“给我也做个!”她跟美甲师说道。

“好!”美甲师看了眼章显儿的手,“我先让小雨给您保养一下手,看着手有些干!”

章显儿嗯了一声,“待会儿喝一杯去?”

“哝,给你的!”吴醒递了个长方形的小盒子给她!

章显儿挑了挑眉,直接把自己的钱包换了过来,旧的随手扔进了美甲室的垃圾桶里。

说是旧的,总共也没出过几回场。

不过,她这人用东西就跟她这脾气一样,一点儿都不仔细,鞋子刚穿上就能踢掉一块皮,就连用包都跟长牙了似的。

美甲师的眼睛不着痕迹的疼了一下,她刚刚随手扔的钱包可是个限量版,她在杂志上看过,小十万的!

钱这个东西,在她眼里,比纸都廉价!

她喜欢买东西,各种东西都喜欢,用得上的,用不上的,只要看上眼的,直接就打包,尤其喜欢买鞋子和包包,钱包更是最爱。

老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跟她做发小的,秉性,智商自然是悬殊不大。

做了指甲,两人在附近的商场血拼了一场才去的盛世皇朝。

要了包厢,服务生送上来酒,是不是发小,你现在就能看出来,一人抱着一酒瓶子牛饮。

点了歌,时不时的唱上一句,“章显儿,你丫就别祸祸我的耳朵了,太,太可怕了!”不是吴醒不给她捧场,打小她就没有这方面的细胞,人家跳舞她也跳,根本就踩不到点上,她还记得小学大合唱,她生生代跑了一个班的调儿,自个儿还唱的自得其乐。

“我就祸祸你,就祸祸你……”她狠狠的揽住吴醒的脖子,前脚还说的欢实,后脚呜咽的哭了。

“丫怎么了,谁他,他妈欺负您了,我,我找人收拾他去!”吴醒推了推姐妹儿。

她跟章显儿不一样,她母亲就是一标准的豪门太太,搓牌,喝茶,美容,聊天儿,这就是她妈的工作,按说这样的差异,她俩哪儿能混一块?

偏偏,吴醒有个能干的姐姐,吴清!

吴清,俨然就是章君第二!

一清一醒,一精一傻,吴醒长期在姐姐的荼毒下,自然越来越堕落。

两个同病相怜的人,自然是惺惺相惜的。

如果说章显儿在别人面前,带着面具,在吴醒面前才是真真正正的她。

“呜呜呜……死了活……活该……醒醒,我,我憋的慌,我,我……呜呜呜……”

章显儿整个人蜷缩在沙发前,呜咽声越来越响。

庸伯在她们前脚进了包厢后,后脚就跟了过来,怕章显儿出事儿,他寸步不离的守在门口。

“人都睡了!”女服务生低声说道。

女服务生帮忙找了两个女保镖,帮着把人架到了庸伯的车上。

厉禹,陆向三一行人正好出来,陆向三眼尖的看到了章显儿。

厉禹自然也看到了,眉头不着痕迹的蹙了蹙。

“不用担心,是章君的司机!”陆向三看向好兄弟,他的性格他太了解了。厉禹的决定在他意料中,他若是趁人之危,他就不是厉禹!

只是,他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不说章显儿是不是个草包,就单单她那脾气,能受人摆布,你说娶,她就嫁?再说,她适合生活在厉家吗?

娇妻在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娇妻在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极品电眼8章

    原标题:极品电眼8章小说:极品电眼第008章金莲花从琪琪此刻的反应来看,江少游估计她多半是在受到什么物质的刺激后,喉咙或者是气管中迅速地产生了水肿,水肿的囊泡几乎堵塞了整个儿呼吸道,不然的话在她喘气时就不会产生那种尖锐的哨音了。如果任由那个水肿囊泡继续涨大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一会儿就会完全封闭住琪琪的气管,到那时……她就非得被生生地憋死不可!姚依茜虽然是医院的助教老师,不过她是在大学毕业后就直接留院任教的,并没有什么实践经验,所以说……她的医学知识基本上都还停留在纸上谈兵的程度上,再加上关心则乱,

  • 兵王的花花世界8章

    原标题:兵王的花花世界8章小说名字:兵王的花花世界第8章打的就是领导砰!保安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毫不客气的推开,一个双眼浮肿、带着一身酒味、脸色隐隐发青的中年男人,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一进门,就看见了地上那张破碎的椅子,登时,他的脸就沉了下来,大声喝道:“嗯?这怎么回事儿?”左建的思绪被这个中年男人打断了,他抽了一口烟,没好气的说道:“你今天出门没带眼睛是不是?看不出来这椅子烂了?”“左建,你这是什么态度?”中年男人登时勃然大怒,走到左建的旁边,狠狠的拍了一把桌子,发出砰的一声巨响,“你就这么和领

  • 爱在日落之前8章

    原标题:爱在日落之前8章小说:爱在日落之前第八章质问与撒谎“你有什么线索吗!”楚瑶的声音出现在身后。沈漠北僵直着脸不作声,和楚瑶一起走在这条街道上,他发现好像自己竟没陪白芷姗逛过几次街。楚瑶向转弯口的另一家商店走去。店员为他们打开了录像时,楚瑶惊奇的发现:“你看,这辆玛莎拉蒂突然开快了,你看!是不是!”沈漠北赶紧按了倒退,重复看了几次,发现确实是这样,开在白芷珊后面的那辆玛莎拉蒂突然加快了车速。可是两辆车一拐弯就消失在了屏幕上,店员立刻说道:“这条马路最后一个监视器就是我们店了,再过去就是监控盲

  • 宝贝妈咪要逃婚8章

    原标题:宝贝妈咪要逃婚8章小说名称:宝贝妈咪要逃婚第8章:第八章回味亲自送走了洛凝,唐承谦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脑海里,却不停地浮现那长笑靥如花的绝色容颜,他自嘲地笑了一声,被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子迷惑了,是他太不长进还是她有魅惑男人的本钱呢?不自觉地,他盯着手背上的抓痕发呆。他每次跟别人解释说他手上的抓痕是猫造成的,可是,每个人都一脸暧昧地看着他,然后挤眉弄眼地说他的女朋友的爪子很锋利。他当时也等着洛凝戏谑的眼神。可是她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只是对他说了句:“多温顺的猫咪都是有爪子的,唐先生该注意

  • 时光中的匆匆独白8章

    原标题:时光中的匆匆独白8章小说名:时光中的匆匆独白第8章纠缠不清萧毅然无情的话,猛地将林语嫣拉回到痛苦的现实。她想不到,他的速度比她还快!是等不及和陆小桃在一起了吗?“林语嫣,你愣着做什么?当时你可是答应的很爽快!”萧毅然眼底映入林语嫣的痛楚,尽管她装的平静,可她眼角的湿意所折射出来的光,还是让他捕捉到了。林语嫣从那份离婚协议书上移开目光,抬眸看他,明明心里已经知道答案,可还是不甘心的问出口:“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们之间的爱情?萧毅然,难道当初你对我的誓言都是玩笑吗?”泪水瞬间滑落,她

  • 带着仙葫开农场8章

    原标题:带着仙葫开农场8章小说名称:带着仙葫开农场第八章仙葫显灵张青山明明闭着眼睛,可是他却能看到一个绿色的葫芦正漂浮在自己的脑海中,散发的绿光,不断滋润着自己的精神。这是什么东西?张青山震惊的看着那玉葫,上面画满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符文,虽然复杂,但颇具美感,很是神秘。要是能拿出来看一下就好了。这个想法刚刚在脑海里出现,张青山便觉得自己手里似乎多了什么东西。睁开眼睛一看,这不正是脑海中的那个葫芦吗?他仔细端详了片刻,发现它和普通的酒葫芦没有太大的区别,除了更为好看。难道里面装的都是酒?这样想着,张

  • 神仙来粉我8章

    原标题:神仙来粉我8章小说名称:神仙来粉我第八章齐天大圣孙悟空孙悟空:“科哥上仙,首次见面,你好你好,多谢你的赞,之前俺老孙光顾着和三只眼吵架了,现在才来道谢,见谅。”张小科连忙回道:“大圣不必客气,我可是对大圣你久仰已久了。”孙悟空:“呦呵?科哥上仙认识俺老孙?”张小科:“那是当然,大圣当年大闹天宫,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也是对大圣十分佩服啊,此等豪举,可传颂千秋万代!”孙悟空:“哈哈,科哥上仙过奖了!”孙悟空发完这个消息后,聊天框内红光一闪,一个红包冒了出来。张小科眼前一亮,立刻领取了红包。

  • 贴身男秘8章

    原标题:贴身男秘8章小说名称:贴身男秘第8章月儿李成梁面露难色,但依旧坚定道:“沈小姐,你这是在为难我。我身为警察,请不要阻止我办案。”心里同时有些紧张起来,这一次他彻底的把沈佳月给得罪了。想要继续好好干下去,只能紧抱董家大腿。沈佳月冷声道:“好,那我也不走了。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办案的。小莉,事情办怎么样了!”她身后的秘书点头:“沈总,江律师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李成梁倒吸了一口凉气,江律师?那可是江南市鼎鼎有名的大律师。看来这沈佳月是要死保这小子了!李成梁望了林枫一眼,一时间有些犹豫起来。他是

  • 校花的神级高手8章

    原标题:校花的神级高手8章小说名字:校花的神级高手第008章打赌哗!韩少枫语出惊人的言辞,犹如雷声滚滚,将全班同学雷了个里焦外嫩。赵星都快疯了,老大,你到底肿么了?加赌注?少在我面前装神弄鬼。对于韩少枫的要求,廖文康权当是韩少枫为了吸引顾清绾的注意力故弄玄虚,丝毫不曾放在心上,从钱包中拿出一叠钞票,神情倨傲:“我的赌注是五百块钱,你能拿出来吗?”赵星对韩少枫家里的情况最清楚,当即低声道:“老大,我……我们还是别赌了吧?”不赌?怎么可能?!韩少枫本就信心十足,再加上正愁着自己的恐怖饭量没办法解决,

  • 超级微信8章

    原标题:超级微信8章小说名称:超级微信第八章赵天宇过了一会儿,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出头十分文雅的男子出现了,这个男子是沈芊月的秘书,赵天宇,赵天宇的父亲和沈芊月的母亲是堂兄妹,算是亲戚关系。而赵天宇几年之前毕业之后,因为在大学之时天天厮混,没有学到什么东西,找了工作之后,做不了两天就被辞退了,因为他实在是太废了。之后,赵天宇的父亲便找到了沈芊月的母亲,哀求了一番之后,沈芊月的母亲终于答应让赵天宇进入九凤珠宝公司。而赵天宇在公司里面名义上担任着公司的销售部副经理,实际上就是一个混饭吃的,光领工资不拿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