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盛婚霸爱:总裁的第一宠妻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4:38:4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盛婚霸爱:总裁的第一宠妻

第1章 荒唐的闹剧

  A市,瑞博酒店中一间总统套房中。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顾安安蜷缩着身体躺在柔软的床上,浑身软绵绵的,没有半点力气。此刻正是初冬,而她的身上却仅仅穿着一件单薄裙子。

  大片肌肤暴露在外,却没有感觉到一丝凉意,相反,她感觉好热……

  缓缓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

  而她的视线中,一个高大冷傲的身影也渐渐清晰。

  这是什么情况,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是谁?”顾安安瞳孔猛缩,眼前的男人,五官精致地犹如雕刻一般,长而浓密的睫毛让人挪不开视线,深邃的双眼,犹如一双幽潭,令人忍不住想要去探寻更多,更多……

  与此同时,心中似乎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身体也不由得扭动了起来。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她的手,像是不听她的使唤般,缓缓抬起。

  “爬上我的床,却不知道我是谁?”冷目凝视着顾安安的举动,男人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身体下压,温热的呼吸顺着他的声音,打在顾安安的脸上。

  她不安分地吭叽一声。

  这个女人还真会装。

  一面做着撩人的姿态,一面却又装作无辜的样子。

  这么好的演技,不进娱乐圈真的是可惜了!

  “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好难受。”从她醒来那一刻,身体似乎越来越燥热。163女性网

  不安分的因子,传遍她浑身每一个地方,每一块肌肤。

  看着她白皙的肌肤,还有脸颊泛红的娇羞模样,傅宇珩喉咙一紧。

  她脸红得有些不正常,身体似乎也在微微颤抖,手指更是抓紧身侧的被单。

  男人的吻毫不犹豫地落下,冰凉的触碰似乎让她觉得舒服了许多,可神智也在那一瞬间清醒。

  身体真实的触感告诉她,这不是梦!

  顾安安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挣扎,却被男人抓住双手,暗哑低沉的声音传至耳边,“乖乖的,别动!”

  即便是意识模糊,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不可否认这个男人的声音很好听。

  可是顾安安怎么可能不动,她要是再不反抗,她的清白就要这样莫名其妙被送出去了。

  “不……不要……”她拼命地扭动反抗,可这动作在男人看来,却是更加地勾人。原文163woman.com

  傅宇珩顿了顿,扣住顾安安的下巴,“女人,欲擒故纵可不是这么玩儿的。”

  男人的手掌在顾安安的身上不安分地来回游动,紧接着裂帛之声传来,顾安安身上的衣服渐渐被扯开。

  他的手冰凉冰凉的,触碰到的地方似乎没有刚才那么燥热。

  她拼命地摇摇头,为什么会这样。

  她记得今天晚上,她早早地就睡下了。

  只是几个小时的功夫,怎么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尖锐的疼痛让她求饶的声音都哑了,顾安安惊惶地看着前这个彻彻底底毁了她的男人。推荐163woman.com

  原本痛苦的眼神,渐渐变成了怨恨。

  傅宇珩的动作忽然变得温柔了几分,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倔强的模样,不由得仔细打量了她几分。

  目光变得深邃起来……

  次日,顾安安睁开双眼。

  身旁的男人依然还在。

  他安安静静地躺在她的身边,没有了昨晚的霸道狂狷,多了几分儒雅与温润。浓密的睫毛随着他的呼吸而微微颤抖。

  顾安安的眸子,渐渐变得冰冷。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都怪这个男人,昨天晚上对她那么凶狠!

  手缓缓抬起,那可是她的第一次,怎么能够这么白白地便宜了这个男人呢!

  怎么的,也得给他一巴掌吧!

  让他也知道疼的滋味。

  手僵在空中,再也无法动弹。

  男人睁开眼,直勾勾地盯着顾安安,她的手背他强行抓住,禁锢在胸前。

  “怎么的,昨天晚上还不够,还想再来一次?”

  无耻!不要脸!大混蛋!

  顾安安愤愤地瞪着他,正要开口大骂,却听到门外有人小声的谈论。

  “怎么回事,不是送到赵总的房间吗?为什么赵总房间没有人?”这是顾安安爸爸顾思成的声音。

  顾安安的身体,在那一刻浑身僵硬。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在这里听到她爸爸的声音,还有赵总是怎么回事?

  忽然之间听到敲门声,顾安安的心紧了紧。

  她猛地坐起身,想要出去问个究竟,却发现她的衣服已经被男人撕碎了,现在出去,衣不蔽体。

  傅宇珩的视线,一直在顾安安的身上,从未离开过。

  她倔强的小脸上,浮现浓烈的悲伤与痛苦。

  傅宇珩竟然有些心软,将浴袍裹住她的身体,而他从一旁取出干净的衣服穿好。

  “乖乖在这里等我。”男人的声音中,竟然夹杂着一丝温柔。

  这一次顾安安没有反抗,此刻她整颗心甚至连带着她的人,都被冰封住。

  应该不会是顾思成的,虽然她和顾思成之间的关系并不算很好,可她毕竟是他的女儿。

  他没有理由也不可能这样陷害她的。

  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顺着门的方向看去。

  傅宇珩将门打开,门外的人震了震,“傅……傅先生……”

  顾思成没有想到这间房间住的竟然是傅宇珩,昨天他手下的人将1206看成了1208,送错了房间。他根本没有想到,在1208住着的,竟然是傅宇珩。

  这个名字,在娱乐圈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华城娱乐的最大股东,这只是外人熟知的身份,可据可靠消息,他的财力和实力远远超出人的想象。

  所以说,昨天晚上他阴差阳错,将顾安安送错了房间,竟然送到傅宇珩的房间了。

  “不好意思,傅先生,我记错房间了。打扰了您,实在是对不起。”顾思成急忙后退。

  如果是傅宇珩,他绝对不能硬碰硬,更不能拿顾安安来和他谈条件。

  至少,在他还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

  顾思成和傅宇珩的对话,顾安安听得一清二楚。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样荒唐的一个闹剧的发生,全都归功于她的爸爸。

  为什么会这样!

  顾安安的心,一点点变得冰冷。

  她将自己蜷缩在床角,看着眼前凌乱的一切,就像是恍若隔世一般。

  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

  最亲的人算计她,而她也再也回不到从前。

第2章 最好是再也不见

  傅宇珩关上门,冷眸落在顾安安的脸上。

  她的眼眶红肿,眼泪在眼眶之中打转。

  “不许哭!”男人冷冰冰的一句话令顾安安回过头来。

  她冷笑一声,指着自己的眼睛,“拜托,傅先生你看清楚,我没哭!”

  她倒是想哭,心那么难受,她却一点都哭不出来。

  傅宇珩身体微微怔住,这个女人,够倔强,够坚强。

  “不就被自己的亲生父亲送上了你的床吗,我就当做是被狗啃了一下就行了!”顾安安咬咬牙,白了一眼傅宇珩。

  傅宇珩的脸顿时大变。

  这个女人,竟然把他当做狗!

  他的目光变得危险,扣住顾安安的下巴,“你再说一次?”

  顾安安白了他一眼,好女子不吃眼前亏。

  她不说了!

  这个女人,没想到嘴巴这么厉害。

  “不过,傅先生,你撕碎了我的衣服,总应该还我一件吧。”顾安安看了看昨晚被傅宇珩撕碎的衣服,已经不能再穿了。

  更何况,她不能穿着这件宽大的男浴袍出去吧。

  傅宇珩上深深地凝视眼前女人一眼。

  他拿出手机,修长的手指优雅地滑动,“现在给我买一套女装过来,里里外外都要。”

  傅宇珩说着,瞥了顾安安一眼,“身高168,体重90斤,胸……32A……”

  最后那几个字,满满的都是嫌弃。

  顾安安双手捂胸,明明是32B好吗?

  哪儿有他说的那么小,就算很小……那也是精致……

  很快,便有人敲门。

  紧接着,一个年轻男人走了进来。

  “老板,这是你要的衣服。”景晗提着好几个袋子,有些尴尬。

  让她买女人穿的外套还行,可是贴身衣物什么的,真的是莫名地尴尬。

  景晗看了周围的凌乱,有些惊讶。

  这真的是他老板吗,老板的房间竟然有女人!

  从他刚才接到电话那一刻开始,他就震惊不已!

  “把车开出来,在外面等着我。”傅宇珩接过景晗手中的衣服,朝浴室的方向看了一眼。

  顾安安一听有人敲门,就急忙躲进浴室。

  等到景晗走后,她才缓缓走了出来。

  “没想到你也会害怕。”他眼中闪过一抹玩味的笑。

  顾安安没有说话,接过衣服。

  原本想着冲洗一下,忽然想到昨天晚上她似乎被这个男人抱进浴室过,心中一阵不舒服。

  ,匆忙穿上衣服,然后走了出来。

  傅宇珩已经穿戴整齐,看到顾安安走了出来,眉头微微挑起。

  “你为什么还没有走?”顾安安扬起下巴,这个男人不应该是拍屁股走人的吗,像他这样的男人不都是这样的吗?

  “女人,注意你的言行。”男人的眉头皱起,忽然之间冷冽的眼神,犹如寒冰一般,刺骨。

  “难不成你在等我?别告诉我,你想要对我负责。”顾安安嗤笑一声。

  “如果我告诉你,我想对你负责呢?”傅宇珩嘴角微微勾起。

  如果是这个女人,如果是这个性格,对她负责,也未尝不可。

  如果是她的话,以他的状况,她肯定能够应付得来。

  “不好意思,我不需要!”顾安安打开门,迈开步径直走了出去。

  顾安安刚一走出瑞博酒店,外面就围满了记者。

  相机按下快门时闪烁的灯光,让她觉得无比刺眼。

  她皱了皱眉。

  这是怎么回事?

  “顾小姐,您好,据知情人士透露,说您是傅先生的女朋友,请问这个消息属实吗?”

  “顾小姐,据说您是光宏传媒董事长的女儿,听说光宏传媒这一次面临破产,您这一次是去求傅先生拯救您父亲的公司……”

  “顾小姐……”

  嘈杂的声音,在顾安安的耳边回荡。

  一瞬之间,所有的人都围上了她。

  她一向活得低调,她从来没有以顾思成的女儿的身份自居过,她更不知道光宏传媒面临破产!

  等等,光宏传媒破产?

  所以昨天晚上顾思成就是想利用她还钱了?

  这些记者,想必也是顾思成找来的吧。

  顾安安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

  她想要逃离,可却是被一群记者围堵在一块狭小的地方。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忽然一只手搭在顾安安的肩上,她的身体不由得一哆嗦。

  抬头,是傅宇珩那种冷傲的脸。

  “傅先生,请问……”一名记者上前,随即相机就被傅宇珩一把夺过。

  随后落在地上。

  冰冷的眸子此刻更是锐意腾起,他薄唇微启,“删了!”

  记者们知道这个男人的厉害,可是以前面对任何新闻,他都不会逃避,这一次……

  没想到这一次傅宇珩的怒气这么大。

  傅宇珩微眯着眼,一字一句冷冷道:“明天的新闻,我不想看到关于今天的任何一件事情。”

  “现在,马上,全都给我删了!”犹如王的命令一般,在场没有一个人敢违抗。

  毕竟傅宇珩掌控着整个娱乐帝国,他又是NE财团董事长的孙子,小小的杂志社或者电视台根本不可能与他抗衡。

  傅宇珩将景晗叫了过来。

  “你亲自把他们的视频都删了。”随后他的声音压低了一些,“最后留下一份。”

  景晗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留下一份,却也照做。

  而傅宇珩则是楼主顾安安的肩,长腿一迈,离开。

  顾安安有些发愣。

  直到离开后,她才回过神来。

  “刚才的事情谢谢了!”顾安安的声音不如一开始那般有底气,似乎还有些哽咽。

  如果刚才的事情爆发,她不知道对于自己的生活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只怕现在的工作保不住了,而她也会被人灌上一个浪~妇的骂名。

  到时候所有人都会以为她为了钱去勾引傅宇珩,甚至与他睡了。

  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她的爸爸。

  这二十多年来,生她养她的人。

  这一击,对顾安安来说,简直是致命性的。

  那一刻,顾安安的心痛得简直都不知自己的了。

  为什么会是顾思成,这么多年他虽然一直对她不算好,可她也不敢相信他能够做出那样恶劣的事情来。

  傅宇珩目光凝视着她,见她有些低迷,耷拉着脑袋,不由得嘲笑一声,“怎么,刚才耍嘴皮子的劲儿去哪儿了?”

  顾安安深吸一口气,不再理会傅宇珩,“再见!”

  最好是再也不见。

  今天的事情,就当做是一个噩梦,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发生了。

第3章 结婚,做梦吧

  她刚走两步,手却被傅宇珩抓住。

  顾安安力道敌不过男人,便几下就被男人拽进了一辆车当中。

  顾安安无奈地转过身,“傅先生,我们只是睡过一晚上,你不用这么纠缠不休吧。难不成你还真想对我负责啊?”

  她的心已经很累了,他想要快速离开。

  不想看到眼前这个男人的脸,不想看到今天她所看到的一切。

  因为看到,就会真实地提醒着她,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没错,既然我睡了你,那就负责到底。”傅宇珩的语气听着,不像是开玩笑。

  “我说了不需要!像傅先生这样的人,我从来没想过要高攀,我也高攀不起。”顾安安看着这张帅气而张扬的脸,迎上他渐渐阴冷的目光,没有半点惧意。

  这个女人,骨子里的倔强和傲气,还有这种不怕死的表情!

  好,很好!

  他就是需要一个这样的女人!

  一个能够顶得住傅太太的头衔而不会爱上他的女人!

  “你现在可以离开。”傅宇珩的手松开了,眼神却是意味深长,“离开之后,今天发生的事情,全世界都会知道。”

  “你到底想要干嘛!”顾安安脑袋都快要炸了,她确定自己惹上的是娱乐大亨而不是麻烦精?

  “我想要的很简单,跟我结婚。”

  男人一句话说出,顾安安顿时的脑袋顿时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她忽然抬手摸了摸傅宇珩的额头,“你没事吧?”

  这男人应该是病的不轻。

  傅宇珩却是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顾安安,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现在出去,准备承受一切你不能承受的,要么和我结婚。”

  顾安安咬牙,“傅先生,你别告诉我睡一晚你就爱上我了?你可知道我父亲的公司现在面临破产,如果我嫁给你,你就要共同承担这些债务,我想是个正常人都不会想和我结婚吧。”

  “那又如何?”傅宇珩定定地看着她,没有半分犹豫。

  这个女人如果成了他的妻子,那将来一定会很精彩。

  顾安安愣住,一时之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来反驳他。

  这个男人,为什么偏偏要和她结婚,她不相信他喜欢上她这么荒唐的理由,但是一定是有什么目的。

  “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不过我想你很快就回来找我。”见顾安安犹豫,傅宇珩面色平静地说道。

  “好。”顾安安毫不犹豫地回答,不管怎么说,先拜托了这个男人再说。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傅宇珩扔给了顾安安一张名片,“既然这样,你可以滚了。”

  你可以滚了……

  滚……

  刚才死乞白赖地叫她嫁给他,现在让她滚,这个男人有病是吧。

  走就走,他以为她想和他待在一起啊。

  结婚,做梦吧。

  她是不可能嫁给他的。

  自以为是的家伙,虽然刚才看他对那些记者的态度可以看出,这个男人似乎很厉害的样子。但是再厉害,她也不认识。

  顾安安腿一迈,就从车里走出。

  随后回过头去,给了车里的男人一个鬼脸,“再见了,傅先生!”

  顾安安没有看傅宇珩的表情,只见一辆黑色劳斯莱斯突然开走。

  待傅宇珩走后,顾安安长吁一口气。

  就在刚才她用尽所有的力气在伪装坚强,现在她只觉得自己的心,似乎在那一刹那间被磨成了齑粉。

  看了看手上的名片,‘傅宇珩’三个字赫然映入眼帘,手指用力,将它揉捏成团。

  一路上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回去的。

  瑞博酒店距离顾家不远,可是她接近中午才回去。

  抬头看了看眼前这个不大不小的宅子,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昨天她还把这里当作家,现在越看越觉得自己可悲。

  可她依然快步走进门。

  一进门就看见顾思成和方敏芝坐在客厅沙发上,似乎在等着她的回来。

  两人的目光似乎有些闪躲,方敏芝张了张嘴,好不容易开口,“安安,你回来了。”

  声音哽咽。

  “告诉我,为什么?”顾安安没有理会方敏芝,而是直勾勾地盯着顾思成。

  带着失望和质问的话语,回荡在空荡的大厅。

  顾思成叹了口气,无法直视顾安安,只是侧过头去,反倒是方敏芝替他回答:“安安,你爸爸的公司即将面临破产,你认识房地产商赵总吗?他说只要你嫁给他,他就会帮我们度过这个难关。赵总的妻子刚刚去世,他也还算年轻,而且承诺一定会对你好的。所以……”

  “所以你们就将我卖给他,让我躺在他的床上,却没想到送错了房间,对吗?”没等方敏芝说完,顾安安便冷声打断。

  那个所谓年轻的赵总,今年看上去都四十多了,生性肥胖,面向猥琐。如何算得上年轻?

  他承诺对她好她就要答应吗?

  所以她的婚姻,他们都不问一声她愿不愿意,将她放到任何一个能够承诺给他们钱的人的床上。

  他们把她当做什么了?

  这二十多年,虽然她不曾感受到家有多么温暖,但是也至少是依靠的港湾,至少她不会觉得自己是孤身一人……

  可是现在,一颗心彻彻底底碎成了渣滓。

  “安安,对不起。你爸爸也不想这样的,妈妈对不起你……”方敏芝起身想要拉住顾安安的手,却被她突然之间甩开。

  顾安安木讷地站着,目光紧锁着顾思成的脸。

  她想要一个交待应该是不可能了。

  心底的抽痛渐渐蔓延到她身上每一个地方。

  她转身上楼。

  顾思成却叫住她,“站住!”

  顾安安怒极反笑,转过身看着这个她叫了二十多年父亲的人,“怎么,还想将我送到哪个男人的床上吗?”

  “安安……我……”见顾安安转过身,顾思成想说什么也忽然之间失去了底气,“安安,之前把你送到赵总的床上,是爸爸的不对。但是事情也没有那么糟糕,不是吗?如果你能够嫁给傅先生,我们光宏传媒就一定有救了。安安,作为爸爸的女儿,就算爸爸求你……”

  顾安安冷冷地看着在她面前低头的顾思成。

  这就是她的父亲,她二十多年是一直瞎了眼了。

  他不仅没有人性,还没有骨气。

第4章 只是各取所需

  顾安安咬咬牙,没有说话,转身上楼。

  很快,她便拉着一个行李箱走了下来。

  顾思成和方敏芝愣住,方敏芝伸手去拉顾安安的手,“安安,你这是?”

  “结婚去!”顾安安冰冷的脸上,看不见一丝情绪。

  此刻她只想逃离,逃离这一个冰冷无情的家。

  她深深地看了一眼顾思成。

  从她有记忆开始,他就没有正眼瞧过她。他的表情永远都是冰冷淡漠,他会对着比她小三岁的妹妹微笑,会给她买好吃的好玩儿,却是很少看她一眼。

  这些,顾安安一直都相信每个家庭都会有偏心一说,即便是他给她的感觉从来都是淡漠。

  她却没有太大的抱怨。

  她尽量不让别人知道她是他的女儿,从高中就开始出去打工,无论是什么都是自给自足。

  尽量不给他添麻烦。

  可即便是这样,身为她的父亲的他,还是要算计她。

  把她推入火坑。

  “顾先生,你确定我真的是你的女儿吗?”这不是第一次,顾安安有这样的想法,却是最为肯定的一次。

  不过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不管是不是,他都已经从她的父亲那一栏除名了。

  顾思成神色一怔,回过神来顾安安已经走远了。

  顾思成并没有阻拦顾安安,不管她此刻离家的目的是什么,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之后,她绝对不可能置身事外。

  方敏芝忽然捶着他的胸膛,“思成,这一次我们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

  “这就是身为我的女儿的代价。”顾思成的声音有些嘶哑。

  如果不是因为顾安安,他不会失去那么多,不会承受那么多痛苦。

  只是这些话,他没有说出来,更不想让方敏芝听到。

  方敏芝看着他平静地有些可怕的眸子,叹了口气,问道:“思成,傅先生可不是那种受我们控制的人。你确定他会帮我们吗?”

  顾思成脸上浮现一抹得意的笑,“作为公众人物,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不相信他会置之不理。更何况……”

  更何况他今天早上发现和顾安安上床的人是傅宇珩后,偷偷告知了媒体。

  傅宇珩这么一个娱乐圈的掌控者,相信没有任何一家媒体机构会对他没有兴趣。

  却在这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顾思成接完电话,脸上的笑意消失不见。

  剩下的,只是因为惊讶而扭曲变形的脸,“你说什么?他将记者相机里拍到的东西全都删了?”

  他的手狠狠地颤抖,紧接着手机坠落在地。

  他对傅宇珩虽然不甚了解,虽然知道这个男人的厉害,却不知道他已经强大到可以随意操控媒体的程度了。

  那些媒体机构,也不是泛泛之辈。

  竟然真的就这样任由他把他们相机里的视频和照片全都删了……

  要么就是这个男人太大胆,敢公然与所有媒体为敌,要么就是这个男人有足够的实力。

  可是不管是任何一个原因,顾思成的目的都已经泡汤了。

  他急急忙忙给顾安安打了一个电话。

  顾安安已经走出顾家很远,当电话铃声响起那一刻,她看到手机屏幕上‘爸爸’两个字的时候,手指轻轻一划,挂断了电话。

  然后加入了黑名单。

  她知道,从今天开始,她的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彻彻底底脱离原来的轨道。

  顾安安拿出刚才已经被她揉成团的名片。

  那个男人果然说对了,她真的很快就回去找他了。

  电话拨了出去,传来他低沉而魅惑的嗓音,“没想到这么快就想好了。”

  他知道是她!

  这个男人……

  明明他也是被算计的那一个,可是为何此刻给她的感觉却是他正掌控着大局。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结婚!”

  “我现在刚离开A市,不过我已经让我的助理带好了一切结婚所需要的资料,一会儿他就会联系你。顺便,把婚前协议带过来,你签了。”没有给顾安安回答的机会,男人直接挂断了电话。

  很快,景晗便找到了顾安安,给她看了婚前协议。

  顾安安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协议的内容大概是结婚之后,如果任何一方不愿意,可以不公开互相的身份。

  这一点顾安安很是满意。

  如果离婚,男方会付给令女方满意的赡养费,这个顾安安并不是特别在意。

  她选择嫁给傅宇珩,一个陌生地可怕的男人,只是想摆脱那个让她失望透顶的家庭。

  只是因为她无家可归,现在想要一个‘家’能够容得下她而已。

  而傅宇珩有足够的实力‘庇护’她。

  最后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除非男方终止,否则这场婚姻永远不会结束。不过婚姻内,互不干涉对方的感情问题。

  看到最后一点的时候,顾安安犹豫了。

  可是随即迅速签了字。

  签完字后,顾安安的神色显得有些苍白。

  如果她嫁给傅宇珩,傅宇珩会替顾思成还清债务吗?

  她不得而知。

  其实她不想光宏传媒就此落败,那是爷爷一生的心血,如今他躺在病床上,若是某一天知道他努力了一辈子的成果,就这样没了……

  他一定会非常难受。

  办理结婚证的过程,顾安安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因为傅宇珩不在场,所以照相的时候只有她,事后将男人的照片直接合成上去。

  一切结束之后,两个鲜红的本子出现在她的手里。

  顾安安有些恍惚,转过身看向景晗,“先生,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帮我查一查如果能够让光宏传媒正常运行,需要多少钱。”

  景晗想了片刻,“好的,太太。”

  “你不用叫我太太,我和傅先生的婚姻,只是各取所需。”

  她只是想要一个‘家’,一个暂时看起来安全的家。

  而他需要什么,她却是半点不知道。

  景晗眼睫垂下,点点头。

  之后景晗将顾安安送到了湖光苑,一个中年妇女走了出来。

  顾安安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您好。”

  “这位小姐是……”

  景晗上前将眼前的中年妇女介绍给顾安安,“顾小姐,您好这是岚姨。岚姨,顾小姐以后就住这里了。若是没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岚姨上下打量着顾安安,惊讶地半天说不出话来。而她的视线,落在顾安安手上的结婚证上。

  这个年轻女孩儿,和先生结婚了?

  “太太?”岚姨脱口而出。

  顾安安摇摇头,“岚姨,你叫我安安就好。我不是什么太太,只是一个宿客而已。”

盛婚霸爱:总裁的第一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盛婚霸爱 或 总裁的第一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大年初四|迎Kitchen God!今天你接了吗?

    初正月四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我们迎来了新的一年然而,转眼间已经大年初四啦!过年期间的各种讲究是不能少的你都了解多少?今天,我们就来看看初四都有哪些习俗吧~接灶神正月初四,在老皇历中占羊,故常说的“三羊(阳)开泰”乃是吉祥的象征,也是恭迎灶神回民间的日子。传说中,正月初四是迎神的日子,年前腊月二十三日(小年)是送神的日子,下界诸神都在送神时升天向玉帝拜年并报告人间行为的善恶,于正月初四再度下凡。神明上天述职,禀报人间善恶,到了大年初四会再返回人间,继续接受祭拜与监察人间的善恶,因此该日必

  • 【雨水】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作者/宋英杰节选自《二十四节气志》2月19日前后是雨水节气。古人说:“东风解冻,冰雪皆散而为水,化而为雨,故名雨水。”《尔雅》曰:“天地之交而为泰。”天地和同,联手“酿造”雨水,所以春之水为泰。“春”字体现阳光,“泰”字体现雨露,皆是万物所需。“甘雨时降,万物以嘉。”所谓“春气博施”,就是春天以阳光雨露施予万物,彰显博爱精神。此时,降雪开始减少,但并未终结。二十四节气起源的黄河流域,往往是“清明断雪,谷雨断霜”,霜、雪可能发生在春季的任何一个节气当中,老话儿说:“三月还有桃花雪,四月还有李子霜。

  • 2018年,这就是我想要的爱情。

    曾经在网上看过一段话:出了一趟差回来天就凉了,喜欢这个季节,白天温和夜里微凉,披一件衣服坐在电脑前捧杯热茶暖手,舒服。“舒服”这两个字言简意赅,概括了对喜欢的某人某地某个季节的评价。“此人给我的感觉很舒服”这是由内而外的全面肯定。曾经以为轰轰烈烈的爱情最让人向往,后来越发觉得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漫长的人生之路,只想找一个相处舒服的人,拥有一段舒服的感情。两个人在一起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你一言他一语,你抛出一个梗,他立刻接住并抛出另一个梗,像是打乒乓球一样较量,充满无限趣味。有时候不想说话,就

  • 女人说好冷,看男人如何回答就知道爱不爱你,不信你就试试

    女:“好冷。”男:“那就抱抱吧!”这是早恋。女:“好冷。”男:“来吧衣服给你!”这是热恋。女:“好冷。”男:“谁叫你穿这么少!”这是已婚。女:“好冷。”男:“瞅你穿那什么玩意!”这是结婚七年了。女:“好冷。”男:“活该,咋不冻死你呢!”这是外面有人了。

  • 舞狮︱新春喜乐会精彩不断!错过在等一年!

    不知不觉春节假期已然过半,大家都过的怎么样了呢?....有没有男朋友、今年收入怎么样、年终奖多少、买没买房子、要不要给你介绍个对象、你在医院上班啊,我胃不舒服应该吃什么药其实这就是所谓的痛并快着吧年虽已过半,但馥郁城的热情只增不减!新年快乐年中初五——初八每日欢乐闹不停时间:9:00-11:30;15:00-17:001初五——花鼓戏花鼓戏,中国戏剧的剧种之一。因特有的唱腔而受到全国观众的喜爱。2初六——跑竹马、旱船中国的传统艺术还记得小时候跟着奶奶一起耍竹马旱船的情景么3初七——唢呐秀在现代不

  • 往事归零,爱恨随意

    我也害怕时间说真话把所有的坚持都变成笑话是你的别人抢也抢不走不是你的,你要留也留不住往事归零,爱恨随意不要回头,以后也不要将就当看破一切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失去比拥有更踏实这条路我们走的太匆忙拥抱着并不真实的欲望世界是一个圆怎么会走散了你说美好和那些经过你说时间抵不过你我那时候最好的我们有简单勇敢的天真

  • 阜新任绪民谈硬笔楷书(横写)创作体会您定会受益

    [创作漫谈]:此幅硬笔书法作品以朱庆馀七绝诗五首为题材,用0.7中性笔书写,采用方格本书写,横有行、竖有列,很适合现代人书写方式。中小学生在有一定书写基础后,就楷书而言,建议去临些古代小楷碑帖,从中汲取营养充实自己。如《黄庭经》、《洛神赋十三行》、《灵飞经》等都是经典小楷,很适合临习。随着科学文化的迅猛发展,文化产业更新换代也很快,艺术追随时代,写字也必须跟得上形式。近年来笔的制造业飞速的发展,“钢笔”已不再是主要的书写工具,取而代之的是“中性笔”。中性笔方便适用,而且经济便宜,它的出现很快占领

  • 疯传最性感总理是卡斯特罗亲儿子,加拿大政府真慌了

    温哥华港湾(Bcbay.com)肖莉综合报道:最近,网上疯传,加拿大最性感总理特鲁多原来是已故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的儿子。八卦传得有模有样,说是本月初卡斯特罗的长子巴拉特因为抑郁症,朝自己连开7枪自杀。自杀之前他留下了遗书,里面清清楚楚地写着:特鲁多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真是人红是非多,隔的多远都能躺枪。这事儿越闹越大,引发国际社会和网民们的一片热议,最后连加拿大政府也慌了,竟然亲自发声明否认。时代杂志网站、美联社、每日邮报、globalnews也纷纷对此事进行了报道。网红特鲁多又一次轻轻松松上头条

  • 离婚世家的女人们(四十八)|张氏春红

    五十年前,黑龙江桦南县。这时距离路大叔去世已经大半年了。张静娴在飘第一场雪的时候来到了桦南县,几经周折费尽口舌才找到一家裁缝铺做零工。冰天雪地、举目无亲,除了五个胃口仿佛无底洞的孩子她一无所有。桦南县是终点吗?她不知道,可是她走不动了。再坚强的人也有想要放弃的时刻。当她亲手从死人堆里翻出杨肃的时候、当她下定决心和梅万城离婚的时候,她对人生的眷恋也一点一点消失。如果不是为了孩子们,她真想像路大叔那样,用一根绳子结束所有的苦难。路大叔……她明明最害怕欠债,却注定要欠路大叔一辈子。她总是想起路大叔那双

  • 嗔恚的人,将来以后一定会遭到恶的果报

    嗔恚的人,将来以后一定会遭到恶的果报圣空法师开示《十善业》嗔恚是烦恼的种子,是无明,是地狱的根。在座的谁敢举手说没嗔恚过?一句话、一件不顺心的事都可能跟家人或是同参、同事、朋友,多多少少都有嗔恚过,是不是?嗔恚的人将来以后一定会遭到恶的果报。第一,因为脾气暴躁很容易造成身体不健康,不会说话得罪人造业,没有一个人喜欢;第二,轻者成为毒蛇毒兽,重者下地狱。除了这些,其他一点好处都没有,而且不积功德,没有福德善根。这个嗔恚我自己总结了原因,第一,福德不够;第二,德行;第三,发心;第四,业习,喜欢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