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重生之纯悫皇贵妃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3:02:3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重生之纯悫皇贵妃

楔子

乾隆四十九年,和恭亲王王府的后院里,一个女人,正处于弥留之际。来自http://www.163woman.com/她就是和恭亲王弘昼的额娘,雍正皇帝的裕妃——耿默薇。

“你是个好的,跟了我一辈子,倒是委屈你了。”耿默薇看着眼前也早已是满头白发的绿琴,慢慢地说道。这丫头,跟了自己一辈子,即便是以前在王府中不受宠时也不曾背叛过自己。绿竹,绿珠竹也是个忠心的,只不过前几年便先自己一步去了……

“主子,奴婢不委屈。能伺候主子是奴婢的福分。”跪在床榻前替耿默薇掖了掖被子道:“主子别怕,奴婢很快就来陪着你了。网站163woman.com伺候了主子一辈子,还真怕换了旁的人,会伺候的不如意。”耿默薇看着她笑了笑,没有说话。

屏风外跪了一群人,她们或真或假的都在哭着哽咽着。活了一辈子,耿默薇也知道这些人对自己的心有几分真有几分假。这些孙辈的或许还真伤心,但儿子的妻妾们,自从弘昼在乾隆三十五年去世后,她们对自己这个老太婆……罢了罢了

“叫她们都出去吧!”对着绿琴,耿默薇轻声说道。绿琴也知道自己的主子不待见这些人,擦了擦眼泪,站起身向外走去……

看着绿琴向外走去,耿默薇左手颤抖的抚上戴在脖颈间的玉坠喃喃道:“弘昼,儿子,额娘这辈子最对不住的就是你,到了地府,你可还认得额娘?”顿了顿,复而又笑了笑:“我儿最是孝顺了,又怎会不识得额娘呢!”摸着儿子一定要自己戴着的却又不太适合上了年纪的人佩戴的玉坠。耿默薇慢慢闭上眼,很是安详。163女性网

谁也没有看到那个玉坠发出了淡紫色的微光。却又瞬间恢复了平静。

待绿琴走进卧室后,看见主子安详的躺着,不由的捂住嘴无声的流着泪。待情绪稳定下来后,派人入宫告知皇帝后便服毒倒在耿默薇的床前。

乾隆皇帝下旨,封耿默薇为纯悫皇贵妃,葬泰陵妃园寝。位列诸妃之上。又念其丫鬟绿琴忠心,准其陪葬。说明163woman.com

第一章 重生

‘浑身疼痛’,这是耿默薇此时唯一的感受。

死了难道还会感觉到疼痛?不是应该走上黄泉路,喝完孟婆汤,踏上奈何桥?为何自己还会感觉到疼痛?

罢了罢了,无论结果好坏,活了这么久也已是自己的福气了,随天意吧。如此想着,耿默薇再次失去意识……

“水水”不知道在黑暗中待了多久,只觉得口干难耐的耿默薇无意识的呻吟出声来!

“格格,来,喝点水,来,慢点小心点”守在格格床前的绿竹因守了一夜正在床边打着盹儿。迷蒙间听到格格喊水的声音瞬间清醒过来。

跑到桌边倒好水又把格格扶起来。待格格喝好了又扶着格格躺下。太好了,昏迷了三天,格格终于醒了,谢天谢地。163女性网

当耿默薇被绿竹扶起来喝水的那瞬间有刹那的迷糊与惊诧。这是什么情况?绿竹?绿竹不是先自己一步去了吗?怎么还在这里?还是这么的年轻。

这是在地府?在地府里相遇了吗?那,天申呢?

不容耿默薇多想,绿竹已经把水端了过来。地府里会有水吗?耿默薇囧囧的想着。额,好吧,先解决自己的问题再想吧……

喝完水,绿竹走到门口叫了个小丫鬟去通知自己的奶嬷嬷说自己已经清醒了的事。

耿默薇细细的想着,自己是死了的,但却又“活”了过来。所以,这算是慧同大师说过的因果循环或称是夺舍吗?

那么,自己这算是死后重生了还是那漫长的一生只是一场自己悲秋伤春的梦罢了?

不,不会只是一场空梦,天申,我有天申,那绝对不会是梦。163女性网所以,自己是重生了吗?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会是自己呢?

呵,或许是上苍觉得自己一生无宠着实可怜了些?毕竟,其他的“姐妹”们可都是受过宠后才失宠的罢了。

只有自己,无论是在府里还是入宫后,似乎,四爷从来就没宠过吧!

所以,这是在可怜我?

虽然自己从不觉得有何可怜之处,但是,如果这可怜能换来重生,能与天申再续母子之情,那么,承认可怜又何妨呢!

待绿竹进来回话说起奶嬷嬷的时候,耿默薇才回过神来!奶嬷嬷啊,她还是背叛了自己啊!

不过,现下是个什么情况还没搞清楚,自己也不好多说话,还是先找绿竹探探情况,至少,也要知道现在是康熙多少年?

绿竹看见自家格格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呢?被自家格格“盯”的心里毛毛的便小声道:“格格,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我去把大夫找来?”说罢便要出去。

“慢着。”听到格格叫住自己,巧珠站住脚步看着。“绿竹啊,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格格,刚刚过了辰时!您饿了吧?要不要吃点东西?”

耿默薇:“……”

好吧,确实不会有人在问时间时说出年号的!不过,看着这房间规格的样子,想来是还没有入府啊……

感觉到后脑的疼痛,耿默薇伸手摸了摸。“嘶……疼。我这是怎么受得伤啊?我怎么想不起来了?”既然是头部受伤,就顺势说是头部受了撞击而想不起一些事儿。想来也是可以的。

“格格,你哪里不舒服?头很疼吗?”看到自家格格抚上受伤的地方,绿竹急急的问道。

“绿竹,我是怎么受伤的?我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啊?”看到“小鱼”上钩了。耿默薇不急不缓的问道。

“吓,格格,你不记得了吗?”听到耿默薇这么问,绿竹吓了一跳。怎么办?格格这是得失魂症了吗?

看着绿竹那怪异而又担忧的眼神。

耿默薇:“……”

“我没有得失魂症。只是不记得为什么会受伤这件事而已。你别担心了!”听到格格这么解释,绿竹放心了大半!“格格,我去禀告老夫人和福晋。让她们把大夫再给请回来看看吧!怎么会不记得事了呢?”想到格格忘记的事,绿竹觉得还是再请大夫看看比较好!

“别,你别去了,你也知道我在府里是怎样的处境,又何必再去惹人嫌呢?你还是和我说说我受伤的这件事吧!”听到绿竹说要去找老夫人,默薇急忙阻止。听着格格略带失落与伤心的说着,绿竹也不由的为自家格格感到难过!于是,慢慢的把这件事的前应后果说给“失忆”了的格格听……

喝完药听完绿竹的“故事”后,耿默薇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第二章 忆

再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绿竹也不在房间守着,不知去了哪儿。

趁着没人在的当儿,耿默薇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把事儿给捋捋。

听绿竹说自己的受伤是因为嫡额娘和老祖宗商量了,觉得还有半年时间自己就该和庶妹——耿玉珠一同进宫参加这三年一次的选秀了,于是乎就说带着去寺里上香!

按说,好好的去上香,好好的回来就是了,哪知回来的时候便出了事!

拉车的骡子不知是何缘故的发起狂来,而自己便由此撞伤了脑袋。

想着这件事儿,耿默薇便觉得奇怪,因为自己是个女孩又没有同母的兄弟姐妹们,且不受老祖宗的疼爱。所以,这个嫡母虽从来没有为自己考虑过,但是,也没有拿捏、对付过自己啊!

不过,如果要说是为了对付庶妹,那倒是说的过去了。

毕竟,庶妹耿玉珠可是受尽老祖宗还有父亲的疼爱啊!而生母王姨娘又是老祖宗的侄女儿,和自己的父亲可是真真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情意啊……

呵,如果不是因为身份不高,恐怕自己的母亲也做不了这耿府的正房夫人吧!

可是,额娘,当上了嫡妻又怎么样呢?还不是早早的便丢下自己去了……

不过,在这选秀当头,这洪佳氏也不至于这么傻到动手吧?而且,一个庶女罢了,顶了天去也不过是嫁到不显赫的官家去当个嫡妻罢了……

唉,人心隔肚皮。谁知道这真是意外还是人为?罢了罢了,也和自己没干系。

转念一想,这样算来,自己是不是还该谢谢这一次的事故?不然的话,自己怎么重生?

想到不就后就要选秀了,默薇就有点儿激动。选秀后虽然还要几年时间才会有弘昼。但是,自己总是又可以看到儿子啦!有个盼头,真好!

天申,这一世,额娘定会护你周全!让你能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不再要为了额娘而委曲求全!如果,你志在上位,额娘也会帮你,即使帮不了你,也不会当你的绊脚石,阻碍到你……

想到天申,便不由的想起四爷,在府里的时候自己并不得宠,四爷继位后,即使入了宫,自己也还是无宠的。有一个无宠的额娘,外家家世又不显赫,宫人们对天申的态度肯定是比不上弘历。那孩子是个孝顺的,报喜不报忧,却更让自己心疼……

正沉默着,门帘被打开,绿竹端了碗汤药进来。

见耿默薇正坐在床上,绿竹把碗放下后快步走到床边为耿默薇掖了掖被子说道:“格格,福晋身边的林嬷嬷来了!”林嬷嬷?哦,想到了是谁后,耿默薇便叫绿竹请林嬷嬷进来!

“给格格请安,格格此次受伤,福晋很是内疚,如今格格大好,福晋也安慰不少。”顿了顿又说道:“这些都是些上好的药材,福晋命奴婢给格格送来。”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妇人走了进来说道。

“嫡额娘费心了,有劳嬷嬷走一趟了!待我大好便去像嫡额娘请安!”耿默薇背靠在床上微笑着说道。

又一番客套后,林嬷嬷方才离去……

待林嬷嬷离开后,耿默薇才从绿竹的口中知道,自己的那个庶妹并无大碍,不过,老祖宗“可着急啦”!连父亲大人也在那王姨娘房中留了几日!

父亲和祖母怎会如此的看重耿玉珠?上一世,虽也是疼爱的,但还是远不及这世十多年的记忆之中那么疼宠!

又忆起这一世有过而上一世未曾发生过的那件事,耿默薇又觉得合情合理!不过,默薇不相信,到时候可是有好戏看了!

虽说耿玉珠的身份是庶出而不及自己。但是,她的容貌却是超过自己的!更何况父亲的官职又不高,嫡出和庶出又有什么区别……

“这几天没有去给老祖宗请安,不知老祖宗可有说什么?”耿默薇摸了摸伤口,问着绿竹。

“格格,老夫人只说让你好好的养好伤,不急着去请安。”为耿默薇掖了掖被子,绿竹恭敬的答道。

不急着去请安?如果自己真的不急着去请安的话,怕是耿府嫡女不孝的名声就会被传出去了吧,与此同时,耿府庶女,通情达理,恭亲孝顺怕也是会被大家熟知了吧!

用嫡女的丑名来衬托庶女的美名,这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倒是用的炉火纯青的!

“李嬷嬷呢?”从自己醒了这么会也没看到人,也不知去哪了。

“格格,嬷嬷在给您熬药,一会儿便会过来。”格格向来和李嬷嬷亲近。绿竹也没做他想便回了话!

亲自熬药?微微叹了口气!这嬷嬷待自己是不错?可是,始终是隔了层肚皮啊!比不上就是比不上啊……

不想再一次被亲近之人出卖。以后再找机会打发掉吧!

第三章 奇

喝完药,待药效发作后,默薇打发掉房里的下人,沉沉的睡了过去。

轻风拂来,一片的鸟语花香。感觉到无比的心安与舒适。

默薇深吸一口气。空气中淡淡的青草、鲜花香气萦绕在鼻翼!

房间里还会有万物复苏的气息?

耿默薇睁开眼,一瞬间懵了!

这宽阔无际的“旷野”是什么地方?

放眼望去,一副奇异,生机、诡异却又不失融洽的画面便出现在眼前!即使是唐代著名画家——唐寅笔下的画卷,也是不能轻易比得过的。

青山绿水不曾缺少,有云雾环绕的深山,陡峭悬崖;也有轻易就能翻越的小山丘!而山丘下却又是一片近似草原般的平原!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一束水带顺势而下!“哗啦哗啦”的撞击声又给这幅画卷带来一丝活性!抬头看向所谓的“天空”,湛蓝中飘浮着朵朵白云,没有太阳!但是,却又有类似于阳光般的东西照射在那瀑布之上。奇异的光彩使得这景致更加的美轮美奂!

瀑布下方形成一个小湖泊。但却不是封闭式的湖泊,半开式的湖使得湖水向外流出,形成一条小溪流!小溪流绕过深山,穿越山丘,顺着平原地势流向远方,直至消失在眼帘中!

转过身,身后的景色更是默薇所没有见过的。

一片宽旷的水域,远不是刚刚所看到的小溪流能够比拟的,而,自己所见到过的湖也远远比不过它的宽旷!

在靠近自己的这一侧水域尽头,是一片细白的沙?

这,这是天申曾对自己提起过的大海吗?一望无际,自由自在!

原来,大海是这样的,这样的宽广无际,这样的波澜壮阔!难怪天申说起大海时是那般的向往!

不过,这是哪里?明明自己是在房间里睡着的。难道是梦吗?如果是梦,那这个梦也太过于真实了,连花香鸟鸣都能够听闻!

可是,如果不是梦境,那么这里又是什么地方?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好像,自重生后,这奇怪的事儿就不曾停止过。

“有人吗有人吗人吗吗?”耿默薇呼喊出声。

没有人,只有自己的回音传荡出来!

看着不远处的山脚竹林旁的几间小屋,默薇打算走过去看看。只是,刚这么想着,人已经瞬间移动到了小屋前!

耿默薇:“……”

怎么还可以瞬间移动了吗?

“大海沙滩上”默薇决定试试,看是否真是如此!

额,看着这近在眼前的海域和脚下踩着的细沙。耿默薇不得不承认,真的可以瞬间移动到自己想的地方。

回到小屋前,耿默薇再次询问道:“有人吗?我可以进来吗?”确定真的不会有人回答后,默薇走到小屋门口,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

没有想象中的废墟、空房、蜘蛛网!虽无豪华贵重之物,但也是样样俱全!

桌、椅、床、榻!各自待在自己该在的位置!桌上放着一紫玉茶壶!一茶杯里,正冒出热气。其余茶杯皆扣在茶盘中。

挂帘后有一书柜,里面满满都是书籍!默薇走过去,拿出一本,翻开!居然全是不可多得的孤本!对于爱书之人来说,还真是欲求不得啊!

很显然,这间屋子就相当于是书房了。退出这个“书房”!默薇走向旁侧的小屋!

印入眼帘的是一张宽大的白玉床,屋内的摆设与刚刚的书房差别不大,也有一个书柜。唯一不同的是这间屋子的书柜里只是稀稀落落的放着几本书籍!

走至床旁,余光碰触到的某物使得耿默薇不由瞪大了眼睛!

玉坠?默薇拿起放在手上端详。没错,自己绝对没有认错,这就是天申让自己随身佩戴的玉坠!

难道,是这个玉坠的作用吗?天申知道这个玉坠的秘密吗?如果不知道的话,为何要让自己随身戴着!如果知道,如果知道的话……

想不明白原因,再看着毫无变化的玉坠。默薇无奈的摇摇头。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

走至书柜,默薇随手翻出一卷竹简。上面有几个符号般的东西,但是,默薇却认出了上面写着的内容:玉靇天地!这是自己所在地的名字吗?

默薇看着竹简上的“玉靇天地”四个字出神!自己确实没见过这样的字,它并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字样。而自己却可以一眼就认出。真是奇怪!

回过神来,默薇打开竹简!偌大的竹简中仅现有一个字:缘!

重生之纯悫皇贵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纯悫皇贵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杠上我的刁蛮千金4章

    原标题:杠上我的刁蛮千金4章小说书名:杠上我的刁蛮千金第三章雨中飞来的小燕子2陆雨燕感觉这一天的课程简直比让她跑腿还累,今天光是接情书说谢谢就接得她手软。还没进门就听见院子里面在吵个不停。推开自家住的那道生了锈的大铁门,铁锈不断的从上面掉下来,里面还住了四五家人,算一个四合院了,自己的妈妈正在和隔壁买豆腐自称豆腐西施的人唧唧歪歪的吵着,吵来吵去还是那几句,好像不嫌累一样:“你那只眼睛看见我吃牌了,你眼睛瞎了。”豆腐西施自然也不甘示弱了,抬起石板上的一盆污水便朝金季的脸上泼去,还不忘挖苦到:“我那

  • 盗版幸福4章

    原标题:盗版幸福4章小说名称:盗版幸福4.都有了改变放学了,孟走出了校园,他这一整天,貌似心情都还不错,是因为若晴回来了的原因吗?可是好像又不是,他摇摇头,文思清晰的脸庞在他的脑海中浮现,今天听了凌耀他们说了一通,原来这位叫董文思的女孩是个沉默型的女生,难怪今天如此淡定,这是遇到知音了吗?“孟,你今天有点反常哦。”一向言语不多的云胜实在看不下去了,孟今天满面愁容,却又带着一丝微笑,这是怎么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抬头看看天空,太阳还是从西边落下,当然是从东边升起的啦!“我,”孟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

  • 追太阳的孩子4章

    原标题:追太阳的孩子4章小说:追太阳的孩子第4章有家了在经过反复比较和看房后,念珠最终确定租Z小学的教师职工宿舍。其实不用比较,念珠也决定就是它了。70平方,两室一厅,押一付三,一个月700块,里边还有家具。而且就在小学那,顺心和安安上学也方便。搬家的时候,知了一边和念珠收拾东西,一边叹息道:“唉,以后就我和文和在这了。她又总是欺负我”“这多好啊,二人浪漫世界。在外边要五六百块呢。便宜你们了。”“那还要谢谢你成全我们啦。是不,知了?”“文和,咱俩要做到不离不弃,情比金坚,爱它个地老天荒,山崩地裂

  • 离歌·帝红颜4章

    原标题:离歌·帝红颜4章小说书名:离歌·帝红颜第四章诀别月上中天,便被埋没在周围堆涌起一层层黑云中,窗外昏暗下来,但房中灯火依然。已经不知道第几回了,什么孩子,什么皇权之争,通通丢到脑后,眼前他们无限快乐。慕容跋扈终于消停下来,疲倦的躺在冰凝的怀来沉沉睡去。冰凝的手还在轻轻的抚摸着慕容跋扈的肌肤,他身上到处是累累伤疤,他还不到二十岁,历尽了多少沧桑,历经多少生死,而今,仇人相见,他和皇后凤栖梧注定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些天来,冰凝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每天都在忐忑中度过。一阵困意涌了上来,冰凝微

  • 何如当初陌相识4章

    原标题:何如当初陌相识4章小说名字:何如当初陌相识第四章最好的时光里有你(1)犹豫了半天,还是顺手将桌上的礼盒一起带进卫生间。“米米……辰逸也给我送了件礼服,你说我穿哪件好?”“当然是穿我送的!”米米看都不看一眼礼盒,随口便道。这样一个好姐妹,亲密得像是施晓陌肚子里的蛔虫,甚至连眼神的交流都不需要,一语中的。她放下手中的盒子,米米婴儿肥的小圆脸涨得通红,不住地深呼吸,愣是没能把拉链拉上,她同情地看着岌岌可危的裙子,啧啧两声。金米米回头白了她一眼,“你就幸灾乐祸吧!我上次落在这儿的绑腰呢?”“依我

  • 错时代:不梦伊人4章

    原标题:错时代:不梦伊人4章书名:错时代:不梦伊人第三章:赐婚慕容府庭院中,慕容风将军的豪迈被一脸愁容所代替:“夫人,再过几日,我们可要去边关了,静儿……”“老爷,可不能让静儿跟着我们一起去受苦啊!歌月死前,我答应过她的……”慕容夫人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再加上她这次莫名其妙地受伤,我就……”“这其中另有蹊跷,只是静儿不愿意我们知道……静儿也长大了。”说着,老将军的眉头皱的更深了。“是该为静儿找个好夫君了,她也……满十六了。”慕容夫人担忧地说道,“浅儿和语儿过得都还好。老爷,我们还是让语儿帮忙

  • 滑板上舞动的青春4章

    原标题:滑板上舞动的青春4章书名:滑板上舞动的青春第三章草原上被流放的格格(上)虽然说我们同是可爱的女孩,缘分注定我们会走在一起。我却不想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有更多的理由比你不程知道的缘分要真实。那可能就是我们生命中,不屈服于困难艰险,勇于挑战极限的灵魂——正义我要像草原上的雄鹰那样,展翅高飞享受自由的天空。我要带着草原上野狼的智慧,开创自己的世界——阿图格兰“咕噜噜!咕噜噜!哎呀!正义你不饿吗?我们去吃饭吧!我都快饿死了。”阿图格兰摸摸肚子,撅着小嘴说:“当然饿啦!那我们到食堂看看有什么吃的吧。

  • 天赐予我幸福4章

    原标题:天赐予我幸福4章小说名:天赐予我幸福第一章战争的开始(四)五和沈天赐同桌的日子简直可以用非常不幸来形容,我们同桌的第一天,他就在桌子的中间用粉笔画了一条“三八线”,威胁我如果超过那条线他就对我不客气,他说“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在我语文书上画猪头的。”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分明感到我很没出息的抖了一下。我鼓励自己不能在气势上输给他,于是挺起胸脯准备顶回去,本来我要说你凭什么说是我画的,你有什么证据,结果说成了一个疑问句,“你是怎么知道的?”看到沈天赐一脸“我就知道是你”的表情,我恨不得把我的舌头

  • 莫言分心永随4章

    原标题:莫言分心永随4章小说书名:莫言分心永随第三章黯然伤神一直没有家洛琳飞回家又吵又闹,安沫好不容易喂她吃了醒酒药,哄她睡下之后已经凌晨两点了,草草地洗了个澡收拾了一下也睡下了。第二天一早又起来做早饭。想到洛琳飞宿醉肯定会很难受,又煮了一碗醒酒汤,然后出门去店里了。一直以来,店里都靠洛琳飞打理。也多亏了她死心塌地守着这家店,将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每个月三个人都能从店里分到一笔不小的利润。叶芷乐还有工资,安沫给一家杂志写稿出书,也有稿酬,只有洛琳飞,这家店是全部的收入。说到底还是她们亏欠了她的。不

  • 萧扬天下乱4章

    原标题:萧扬天下乱4章小说名:萧扬天下乱第三章命运的转折一颗流星的滑落,一个命运的转折,是谁奏响了生命的交响曲?又是谁在等待着生命的归属?生命的机械开始启动、、、“皇后你看我们的孩子,将来必定得天独宠!”他温柔的拂起那紧贴着白嫩脸颊上的青丝,眼里尽是宠溺。一旁的仆人,看着他们亲密的动作,一个个不禁脸红耳赤。“当然了,妹妹这么漂亮,王又高贵,两个人的血脉结合起来,那孩子定是非寻常人无法比较的。”一位身穿紫色衣裙的妇女走了进来,一脸和善的笑意,眸子中却闪过一丝狠戾。原本听到丫头说她生的是女儿,心中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