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总裁的幸运妻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2:21:0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总裁的幸运妻

第一章 云想衣裳花想容

滨海,顾氏大厦。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周一,早晨八点四十。

云裳坐在大班桌后,手里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抿着唇查看着邮箱里的新邮件。

黑色的卷发松松的披散下来,露出的脖颈线条非常优雅,背部骄傲的挺直着,俨然是一个年轻的都市丽人。

电脑屏幕上跳出了一封新邮件的消息提示,看到那个熟悉的邮箱,云裳点开邮件,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在看到邮件里上的内容时,嘴角的笑意顿时僵住。

邮件里只有一句话:我想要回女儿的抚养权,我会让律师和你谈。

呵,惊喜变惊吓!

原来邮箱的内容应该是女儿花云想每个星期的近况,只不过如今被某人的一句宣告所代替。

心情真是糟透了!

云裳揉了揉抽痛的额头,手指连着点击了几下鼠标,把邮件彻底删除,然后随手打开同一个邮箱上个星期发过来的邮件。网站163woman.com

那是一段视频,视频里没什么特别的内容,就是一名婴儿吃奶,玩耍,睡觉的片段。

但云裳却看得目不转睛,眼角都带着柔意。

闫助理敲门进来,看着心情似乎很好的上司,语气轻快的说道:“顾总,前台有找您的电话,给您转进来了。”

她的话音刚落,办公桌面前的座机便响了起来,云裳伸手拿过听筒,接起来,“你好,我是顾云裳。”

“顾小姐,我是花想容先生的代理律师赵成凯,我想和你谈谈孩子抚养权的事。”律师声音不大,很有礼貌。

乍一听到这话,云裳顿时拧起眉,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意,没有答话。来自163woman.com

花想容先生的代理律师?

她亲爱的前夫真的请了律师呢!

动作可真快!

那边的律师见她不出声,语气便有些加重,“花先生会向法院提交变更抚养权的申请,希望顾小姐考虑一下庭外和解!”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某人真够得寸进尺的!

云裳皱了皱眉,口气隐约带着一丝怒意,“麻烦赵律师转告花先生,做人要守信用,不该属于自己的孩子别来抢!”

“还有,律师先生最好让花先生把婚前协议给你看看,免得你到时候打输了官司,影响你在律师界的声望!”

赵成凯的大名她有所耳闻,这次花想容请他帮忙,估计也是因为他的名气。

律师被她的话一斥,刚想反驳,这头的云裳就恼火的挂了电话。

办公室重新安静下来,视频里咿咿呀呀的婴儿学语声清晰的回荡在空气里。

云裳抬起头,瞄了一眼闫助理的神情,低头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视频,轻笑着朝她挥了挥手。

闫助理赶忙告退。

本以为花想容不会为了一个孩子和她撕破脸皮,只是离这次和律师的通话时间还不到一个星期,云裳就接到了法院的传票。

她被起诉了!

孩子母亲行为不端,花想容向法院提出请求变更孩子的抚养权。163女性网

真是可笑,她成了被告,弱势的那一方!

花想容,你是要来真的吗?

只是,你凭什么让我把孩子给你?

凭你那了不得的家世吗?

第二章 疼痛的重逢

M设计工作室。

下午五点的时候,顾云裳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收拾资料准备下班。

海藻般的长发挽成了一个松松的发髻,澄澈水亮的眸子光彩熠熠,精致的五官配上那张小巧的瓜子脸,完美得挑不出一丝瑕疵。

突然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伸手拿过一看,开心的勾起唇角,“念念!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

“哈哈,我今晚在畅乐迪订了包厢,限你在半小时之后到。”

“订包厢干嘛?”

“白痴,今天是你生日,你该不会忘了吧?”

“我生日?对哦!”云裳瞄了眼日历,想着好友打算为她庆祝生日,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我回家换身衣服马上到!”云裳一股脑的把东西收进包里,开车匆匆回家换衣服。

到了预定的包厢,云裳才发现今天的人似乎有点多,班上的老同学几乎来了大半。

一群朋友以她迟到为由,硬是罚了她三大杯才勉强放过她。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云裳大概能喝个五六杯的样子,这么三大杯下去,隐隐觉得有些吃不消。

那些同学却还是一杯一杯的敬过来,好在李念念一直在旁边帮忙挡着,只是即便是这样,云裳还是喝醉了。

见她喝醉了,众人闹了一番后便散了场,送云裳回家的重任便落在了李念念的身上。

醉得一塌糊涂的云裳被好友李念念扶进房间,最后毫不犹豫的把她放在了宽大柔软的床上。

“念念,我还要喝酒······”云裳嘴里嘟囔着,丝毫不觉自己已经到了个陌生的地方。

李念念冷笑了声,大步走出了房间,悄然的关上门。

整个套房顿时成了密闭的空间——

一道英挺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房间门口,厚重的房门被打开又砰一声自动关上。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黑暗中,高大的黑影缓缓朝床边靠近,下一刻,柔软的床下陷了半边。

察觉到异样,男人起身伸手扭开床头灯。

借着昏黄的灯光,只见一个女人正昏睡着躺在他的床上。

那是一张美丽而精致的脸,干净清纯,未施粉黛。

洁白的床单和她散落的黑色长发融在一起,嫩白的肌肤在透明的布料下依稀可见。

黑白分明,是魅惑人心的视觉效果。

被下了药的身体开始微微发颤,他拧眉伸手抚上了她的脸,身体里流窜的谷欠望在嗅到她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时,更是如同点燃的火把,熊熊燃烧起来!

那帮该死的损友竟然会在他的酒里下药!

“该死的!”花想容低咒一声。

大手却忍不住顺着她的脸往下,掌下细滑柔嫩的肌肤令他几乎疯狂。

凉薄的手最终停留在她平坦的小腹上······

云裳扭动着身子,无意识的避开他的碰触。

她的不安分,勾起了男人原始的野性······

安静的室内,只听得到两人急促的呼吸声。

疼痛的那一刻,云裳不自觉的滴下了泪水。

呵,还是个雏儿!

看来,那几个家伙确实给他挑了个惊喜的礼物!

夜色迷乱,奢华的套房里,演绎着独属成年人的舞曲。

第三章 落荒而逃

一大早醒来,睁开眼的那一刻,头痛欲裂的云裳很快意识到这里不是她的房间,猛地坐起身,一阵酸痛顿时传遍全身,疼得她直咬牙。

偏头不经意间看到一旁躺着的模糊身影,脑中一个炸雷,彻底清醒过来。

怎么会有人在她的床上?!

还是有着短发特征的人!

男人!

是谁?

该不会是哪个同学吧!

她记得是昨晚过生日和同学一起喝的酒来着。

她惊慌失措的想要站起身,好不容易忍着全身的酸疼站到床下时,身上凉飕飕的感觉让她猛地回过神。

不敢尖叫,她抓过床上的被子缠到自己身上,这下情况更糟,男人那健壮的身体就这样一览无余,而底下梅干菜一样的床单还有上头那暗红的血迹都清晰的提醒着她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酒后乱xing!

男人的脑袋动了动,隐约看见了小半张侧脸。

居然是陌生人!

天啊,来道雷劈死她吧!

她生平第一次喝醉就被陌生人毁了清白,这传说中的概率也太高了点吧!

该不会是那些同学给自己找的鸭子吧?

天杀的!她可是极度歧视这项令国内外震惊的职业!

想到自己保留了这么久的清白居然被一只鸭夺走,她就恨不得一头撞墙。

要找也得找只技术好的呀!

也不知道会不会染病?

他到底有没有做防范措施啊!

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眼前的情况,气怒的云裳赶忙套好地下那已经不能被称之为衣服的布料,落荒而逃。

细微的动作早已惊动了男人,她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他的眼底,而她却丝毫没有察觉。

看到她只是生气,并没有哭,他莫名的,竟然松了一口气。

偏头,他看了眼床头柜上的珍珠耳环,饱满莹润的珍珠透着淡淡的光,一如她衣服下的肌肤!

暗眸微微一沉,紧抿的唇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鼻息间,似乎还能闻到空气中她留下的馨香。

云裳顶着副狼狈的形象也不敢回家,伸手招了辆出租车,在司机从鄙夷不屑到见怪不怪的眼神里到了一家小旅馆。

她当然能明白司机的眼神意味着什么,换做是谁,看到一大清早的,有人就一副惨遭蹂躏的模样出现在眼前,明显就是昨夜笙歌,出了门又去旅馆,看起来就是在赶场子,这种女人不是特殊职业就是小三小四什么的!

一想到自己的形象被那么定位,云裳的脑子就几乎充血到爆炸!

她不仅被夺去了清白,现在还被人瞧不起了!

上辈子她是挖了人家的祖坟吧?

好在善良的司机大哥没有打电话向警察叔叔报案,否则她就没法做人了!

小旅馆也有小旅馆的好处,门口就有药店,服装店,还有人流的诊所,十分贴心。

云裳在药店大妈冷漠的眼神下买了盒避孕药,又在旁边的服装小店买了套衣服,进旅馆开了间房间清理自己。

喝了大半杯凉水吞下那药片,透心的凉意让她冷静了许多,揉了揉疼痛的额头,她开始理着事情的来龙去脉。

第四章 名家花少

花想容懒懒的靠在椅背上,交叠着双腿,修长的手指勾着红酒杯,嘴角带着一抹浅笑。

凌卓坐在他对面,嘴角勾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心里却有些害怕。

他是和花想容同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的好哥们,花想容清心寡欲,不近女se,圈子里的哥们都知道,这次替他开荤也不知道合不合他的意。

“老大,昨晚感觉怎么样?”凌卓试探着问了句,一脸好奇。

轻摇了摇手里的杯子,花想容挑眉看向凌卓,俊脸上掠过淡淡的冷意,低沉的嗓音流淌在空气中,“你胆儿肥了啊!居然在我的酒中做手脚!”

凌卓嬉皮笑脸的笑着,“哥几个还不是体恤你夜生活单调,再说,你敢说你昨儿不爽?”

“是挺爽的。”挑了挑眉,花想容垂眸把玩着手里的杯子,“哪弄来的?我记得她不是清醒的,别是一个麻烦吧?”

“朋友弄过来的,说是高兴多喝了几杯,估计是知道你是名家花少,乐的!”

人是他朋友找的,只知道很干净,才敢送给自己哥们的。

“也不弄清是什么人,你就敢往我房里送?”花君卿拧了拧眉,语气缓慢低沉。

凌卓拍了拍胸脯,一脸正经,“是朋友的朋友的同学,好像家里很困难,人很干净的。”

人很干净······

想起昨晚那女人的生涩反应,花想容的眸色暗沉了几分。

他轻扬唇角,淡淡的瞥了凌卓一眼,“让监控室的人把这一楼的监控录像调出来。”

他可不想第一次碰女人就惹来一身腥,他总觉得昨晚的那个女人不像是自愿的。

“怎么了?”凌卓讶异的看向沙发上的男人,“调监控干嘛?你丢东西了?”

“让你去就去!”花想容的语气带着暗流涌动的怒意。

“知道了!”凌卓赶忙应声,拿过手机开始打电话。

不一会儿,经理就拿着ipad快步走了进来,恭敬的给沙发上的男人递了过去,“花少,这是昨天晚上这层楼的监控录像。”

接过ipad,花云容淡淡的看着监控录像里的画面,一个女人半扶半抱的带了个女人进了他的房间后就独自出来了。

修长的手指轻点着屏幕,画面定格在怀中那个女人低垂着头的那一刻,正是昨晚上的女人。

他抬手把ipad递给一旁的凌卓,“去查查这两个女人是谁!”

接过ipad,凌卓仔细的看了眼屏幕上那两个女人的脸,其中清醒的那一个似乎有意掩盖自己的容貌,看不太清,她怀中的那一个,倒是清晰的露出了大半张小脸。

隐隐的,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拧着眉抬起头:“这露脸的这个不是龙少的未婚妻,顾家大小姐吗?”

“谁?”花想容冷冽的眸光直射向凌卓。

昨晚的女人果然是个麻烦!

凌卓心神一凛,却还是硬着头皮答道:“顾氏集团顾怀仁的宝贝女儿顾云裳,龙家大少的未婚妻,他们订婚的时候我还去了的。”

“呵······”花想容突然淡淡的勾起唇角,像是听到了令人兴奋的事。

他把龙家大少的未婚妻给睡了,还真是有趣!

总裁的幸运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的幸运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校园纯情仙少5章(第5章 见到赵妙涵)

    原标题:校园纯情仙少5章(第5章见到赵妙涵)小说书名:校园纯情仙少第5章见到赵妙涵进了高三二班的教室后,早晨的那份尴尬情绪早已消失不见,苏婉婷先是拍了拍手,等到同学们都安静下来,皆一脸迷惑地望向她后,她的嘴角上才露出一抹神秘诱人的笑容。“今天呢,我要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说完,苏婉婷便对着尾随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宁逸说道:“来,给同学们自我介绍一下。”宁逸点了点头,走到讲台上说,淡淡地说道:“大家好,我叫宁逸。”介绍完后,教室瞬间变得跟菜市场一样喧闹。“哇,帅哥唉。”“对啊对啊,他的桃花眼好迷人啊

  • 我的纯情校花5章(第5章 有钱就是任性)

    原标题:我的纯情校花5章(第5章有钱就是任性)小说名称:我的纯情校花第5章有钱就是任性走在繁华的大街上,被夏小沫那温软如玉的小手握着,牧寒觉得真爽。不过唯一不爽的是,牧寒这个24K纯吊丝身无分文。作为至尊道场唯一的传人、高手中的高高手,竟然混到这个境地,牧寒觉得真心他娘的丢祖师爷的脸啊。“那个,妹子,咱商量个事成不?”牧寒突然出声道。“哎呀,叫我小沫就行啦。”夏小沫不在乎的挥了挥手,“什么事,说吧?”“那个,你看能不能先预付我三个月的工资啊。”“啊?你是不是没钱哦?”夏小沫满是惊讶。“这个,是的

  • 不灭丹尊5章(第5章 丹成鼎现)

    原标题:不灭丹尊5章(第5章丹成鼎现)书名:不灭丹尊第5章丹成鼎现炼制出五颗聚元丹,李家商号拿走三颗,宋星手里还有两颗,淡淡的丹香飘溢出来,让人闻之心旷神怡。炼丹师这份职业还是很有前途的嘛,简直就是如同公务员般的铁饭碗,福利更是丰厚的让人眼红。宋星微微一笑,起码现在可以有一份比较稳定的经济来源了,有了丹药的辅助,相信很快就可以突破到灵士之境了。服下一颗,一股清新的草木精华在舌尖化开,暖流被包裹着流向腹下丹田,转化为厚重的内力。半个时辰宋星睁开眼睛,满意的点了点头,不愧是灵药,尽管只是一品而已,却

  • 神医杀手特种兵5章(第5章 催眠戒指)

    原标题:神医杀手特种兵5章(第5章催眠戒指)小说:神医杀手特种兵第5章催眠戒指“我凭什么听……”张队长看着林峰的双眼,只感觉身体一抖,然后就非常突兀的甩了吴大壮一个耳光道:“你小子敢贿赂我,你是想让我下台呀。”“这怎么了,张队长……”吴大壮被一下子打懵了,这发生了什么事啊,张队长怎么忽然变脸了呢?啪啪啪!张队长连续甩出去了几个耳光,怒不可遏的道:“平时你小子就吆五喝六的在小吃街不正经做买卖,还跟人家抢着项目做,我早就想收拾你了!”“张队长你要说给你的钱不够我再给你就是了,别打了呀。”吴大壮捂着脑

  • 女神的逆天高手5章(第一卷 隐身都市第5章 你不许走)

    原标题:女神的逆天高手5章(第一卷隐身都市第5章你不许走)书名:女神的逆天高手第一卷隐身都市第5章你不许走叶冰一边紧紧的抱着姜豪,一边往他怀中钻,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在姜豪身上又抓又挠。姜豪真的有点后悔,不该开这种玩笑,弄成了这个样子,该如何是好啊?他的两只手都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愣愣的保持不动。“啊哈嗯,没想到你不仅是个暴力狂,还是个杀人狂……你个大坏人……”叶冰吓得都哭了。看到这里,姜豪不免有点心疼,鼓足了勇气,缓缓说道:“哎,你听我说,我要是告诉你,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你会相信吗?”一听

  • 制霸苍穹5章(第一卷 东霖道剑第5章 琅琊小侯爷)

    原标题:制霸苍穹5章(第一卷东霖道剑第5章琅琊小侯爷)书名:制霸苍穹第一卷东霖道剑第5章琅琊小侯爷大管家也顾不上和条狗计较,街道尽头,一辆金光闪耀,威武无比的巨大战车轰隆隆驶来,拉车的凶兽浑身雪白,额头正中螺旋尖利犄角竖起,竟然是传说中的独角兽。战车之后,跟着两队笼罩在漆黑战甲中的骑士,胯下坐骑全部都是洪荒猛兽,强大气势让周围城民们噤若寒蝉,竟然不敢发出丝毫声音。“琅琊侯唯一儿子啊,传闻性格乖戾,霸道无比,果然如此啊。”林同身旁,穿着一身白色长衫的中年人小声嘀咕,被他听了个正着。战车在府门停下,

  • 我的极品女上司5章(第5章 大胆包天)

    原标题:我的极品女上司5章(第5章大胆包天)小说书名:我的极品女上司第5章大胆包天娜依好像也发现自己的表现有些过火,只见她撩动着额前的长发来掩盖自己的情绪,片刻之后,才微微点着头说道,“好了,对于你迟到的原因,我也不再追究了。”说着,娜依从办公桌的一边拿出一张表格,然后说道:“沈林风,你过来将入职表格填写一下。”沈林风快步走过去,将表格接到手中,趁机还摸了一下娜依那只柔若无骨的手掌,那感觉着实不错。“用这支碳素笔来填写吧,填写完表格之后,你就正式成为三元公司的员工。”快速抽回被沈林风抚摸的右手,

  • 火爆医仙5章(第5章 你真是脑残)

    原标题:火爆医仙5章(第5章你真是脑残)小说名:火爆医仙第5章你真是脑残“没事了,她一会儿就会醒了。”王伟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珠,如果以他当年的能力,就算是九阴绝脉也会手到病除,然而他现在这幅身体,实在是有够差劲的,显然是长久缺乏锻炼。刚刚只是用五行针法,为凌雪把经脉梳理一番,让血气顺畅一些,就有些后力不济,无奈之下,最后以大罗点穴手法点穴,封住凌雪身上多处重要穴道,暂时抑制寒气流动防止病情恶化。周巴皮一听长出一口气,差点直接坐地上,不禁撇了撇嘴,心里估计又在盘算着省了多少钱。凌雪仿佛没了骨头向后倒

  • 媚术师5章(第一卷第5章 幻仙果)

    原标题:媚术师5章(第一卷第5章幻仙果)小说名字:媚术师第一卷第5章幻仙果倒不是向阳介意钱大山以前经常找麻烦,而是佣兵在猎杀魔兽时是很忌讳其它人插手或旁观的。佣兵的戒心都很强,辛辛苦苦将一只魔兽打个半死,最怕的就是别人坐收渔翁之利。胡乱插手的话,就算是好心也得不到感谢。向阳犹豫了一下准备离开,但战场上却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钱大山终于抵挡不住岩羊的攻击,被羊角狠狠地戳中了大腿,飞出去几十米,正落在向阳藏身的这颗大树前不远处。远处的岩羊后蹄用力刨了一下地面,向着倒地的钱大山猛冲了过来。钱大山翻身起来

  • 至尊帝妃:狂夫难驯5章(第5章 玄王太反常)

    原标题:至尊帝妃:狂夫难驯5章(第5章玄王太反常)小说名称:至尊帝妃:狂夫难驯第5章玄王太反常夜晚降临,凤家偏北一处破败小院里,传来微弱的吸气声。泛着微弱灯光的房间,一个几近全身赤裸的少女,正在褪去脏乱的衣裳。由于一百鞭威力实在太大,衣裳布料与血肉相连,撕下来时十分疼痛,所以她才会发出压抑的吸气声。“好个心肠歹毒的凤碧落,自己的亲生妹妹居然下此毒手!”凤玲珑微微咬牙,暗暗想道。她在圣灵大陆也生活了十年,自然能够看出凤玲珑所挨受的那一百鞭,是打手故意以斗气挥鞭的,不然凤玲珑不至于在五十鞭的时候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