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妖孽神医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1:25:10 来源:网络 []

书名:妖孽神医
第一章 毛遂自荐的护理工
金陵市曙光医院门口,是一条繁华的商业街,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熙熙攘攘,人流量非常大。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虽然人流量很大,但人来人往倒也井井有条秩序井然。
  忽然间,一群人急匆匆推着小推车从斑马线向医院门口跑过来,小推车上还盖着一层白布,白布下凸起来,明显是盖着个人。
  这伙人从穿着看很土气,但动作异常麻利迅速,而且分工明确,到了医院门口,迅速挂起一面横幅,横幅上醒目的写着“感冒病人被医院治死,杀人医院还我女儿!”
  然后这群人把小推车上死者抬下来摆在医院门口,立刻披上白布孝服,披麻戴孝,跪在死者面前,一边大声的痛哭,一边咒骂医院,博取同情。
  那死者,看面目不过二十来岁,脸蛋白嫩五官精致,倒也是个美女。
  美女死者和这群哭丧的人立刻吸引了路人的目光,很快就围聚了许多指指点点的群众。
  医院门口车流量本来就很大,这一下立刻交通堵塞了,顿时喇叭声叫卖声还有哭丧声音杂糅成一团。
  医院的院长室,从窗户里正好就可以看见这群人。原文163woman.com
  院长蒋镇南,是一个四五十来岁,身材微胖面色凝重的人,他凝重的看了看外面那群人,过了好一会才转过头,看着面前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师。
  对其中一个面色俏丽的女医师说道:“张主任,就是这群人?”
  女医师叫张子衿,是内科的主任大夫,也是曙光医院十二位专家大夫之一,今年才25岁,但已经多次荣获杏林界的多项国际大奖,并且在国际权威医疗杂志上多次发表重量级论文。是名副其实的年轻有为。
  张子衿有点无奈也有点愤慨:“是的,这个女孩是我主治的,她虽然住院的时候症状是发热咳嗽,但根本不是感冒嘛!而是一种从未见过的病症,病理很难解释。别说是我,即使放到任何一家医院也是束手无策的。我已经尽力了,但也无法挽回这个女孩的生命。对此我很惋惜,但是女孩的家人却用这种手段来闹事,我真的无奈啊!”
  蒋镇南慎重的说道:“我很理解。说明163woman.com不过任由死者家属在医院门口这么闹事可不是办法,不但影响到市民看病,而且对我们医院的声誉有很大损害。我得下去跟他们沟通沟通。”
  等蒋镇南前脚出,张子衿也后脚跟着下去了。
  张子衿觉得自己运气可真够背的,这些人闹事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还把自己的名字写在横幅旁边,上面写着“庸医张子衿,不得好死!”
  要知道张子衿因为能力突出,再加上身材容貌都是一等一的,在医院里可是风光无限。而且张子衿素来都是气质偏冷高高在上那种。
  平时一副女王模样的张子衿,今天碰到这种烦心事,可谓是威严扫地了。
  “对这个女孩的死亡,我们院方表示很遗憾,但你们这样也不是办法,不如你们起来,我们一起商量如何解决吧。说明http://www.163woman.com/”蒋镇南来到了门口,好言好语的劝着。
  “不行!必须答应我们两个要求,不然我们绝不起来,而且会一直这么闹下去!”死者家属们激动的说。
  “好吧,好吧,你们哪两个条件。”蒋镇南叹了口气,息事宁人的说道。
  “第一个,医院必须赔偿我们一百万。第二个,就是叫庸医张子衿出来给我们女儿披麻戴孝跪地送终!不答应着两个条件我们绝不罢休!”
  张子衿此时就站在蒋镇南身后,听到这话气得俏脸都发白了,手不断哆嗦着:“你,你们欺人太甚。”
  “哼,连我女儿的感冒都治不好,你还当什么狗屁医生,还是名医呢,我看你是陪局长睡觉才进医院的吧!”死者家属见到张子衿,如同见到仇人,双眼通红的咒骂着。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医院这么多人围着看,张子衿虽然贵为科室主任,平时冷傲,但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年轻女孩子,哪里受过这种侮辱,气得直哭。
  蒋镇南急忙派人把张子衿送回院长室,又找了几个护士长去安慰张子衿。
  这边死者家属又开始哭闹,甚至开始拿着高音喇叭开始用编好的句子不断重复骂着,医院门口顿时乱成一团,可把蒋镇南记得团团转。
  正在这时候,一个穿着蓝色的护理工工装的青年双手插在口袋里,迈着潇洒不羁的步子走到门口,指着那女孩死者,对蒋镇南说道:“院长,这病人你们怎么能放她在外面躺着,不接到医院里来医治呢,不说医院都是救死扶伤的吗,真是让我失望啊。”
  蒋镇南哭笑不得:“你一个护理工懂什么啊,这个女孩已经死亡了。”
  蒋镇南身后几个护士见到这个护理工傻兮兮的,要不是现在的气氛很紧张,早都笑出来了。
  “我看她并没有死亡,她只是假死性昏厥过去而已。原文163woman.com”青年护理工看起来很专业的样子。
  但蒋镇南只当他在胡闹,怒道:“你是谁?这里够乱的了,你别再捣乱了,快去给病人做护理去!”
  “院长你听我说,我叫宇文错,我想请问这个女孩之前来医院,临床病症表现是不是咳嗽发热,伴随间歇性呕吐?还有这个女孩是不是已经被你们认定死亡了28小时?”宇文错一边认真看着躺在地上女孩的脸色,一边掐着手指,很认真的说道。
第二章 漂亮女医师质疑
蒋镇南一下子就愣住了。
  临床症状说的一点都没错,而且这女孩的确是昨天凌晨左右被确诊死亡的,距离差不多正是28个小时!
  难道他说的真的是对的?
  不可能,蒋镇南心想,这女孩在张子衿手下都没活过来,这家伙只是一个护理工,真的懂?
  “院长,因为这女孩有28小时没有得到治疗,现在必须10分钟之内给予治疗,不然的话,即使神仙和我师父在世,恐怕也真的无能为力了。”
  宇文错可惜的看着女孩挺漂亮的脸庞,还有白布下依然遮挡不住那傲人的双峰,心想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要是就这么死了真是太可惜了。
  这时候,家属们又开始闹起来,有人开始一边跳那种非洲部落舞蹈一边骂医院,这样就吸引更多的路人围观了。
  蒋镇南头脑一阵混乱,心一横,死马当活马医治,就让他折腾去把。
  “记住了,如果治不好的话,不但开除你,甚至还会判你一个侮辱死者的罪名,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蒋镇南说道。
  “放心吧。”宇文错脸上还带着笑,对后面几个护士挥挥手,“你们几个,把这个女孩抬到病房里去。”
  如果按照平时,这几个护士对一个护理工肯定是不屑一顾,但现在院长都听宇文错的话了,护士们更是不敢反对什么,张罗着把女孩子送到了病房。
   “哎哎,慢一点。”
  “那个谁,你抬高一点。”
  护士都是刚毕业的医学院女生,此时抬着那个“死亡”的女孩,都累的面红耳赤的。
  而宇文错却笑嘻嘻的空着手,轻松的跟在后面,还不时的指指点点。
  平时做护理工这些小护士没少对他使过白眼,而今天这些小护士却不得不被他命令着,这让宇文错心里感觉很舒畅。
  抬到了病房,把女孩小心的放好。
  宇文错猛地把盖在女孩身上的白布揭开,姿态非常优美,就像天安门广场上升旗时候,那个兵哥哥猛地把国旗扔向空中一样。
  几个小护士都暗中撇了撇嘴,觉得宇文错在装逼。
  蒋镇南不耐烦的说道:“你到底能不能治好?”
  “能,能。”宇文错快速扫视了女孩全身一眼,刚才在白布下面就看出这女孩身材不错了,白布拿开之后,果然身材爆好,高耸的胸部,紧闭的双腿,修长的小腿,浑圆的腰部,都让周围空气中有一种荷尔蒙在飞的感觉。
  正在这时候,病房里却又闯进了一个人。
  宇文错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张子衿。
  “没想到张主任也来了,太好了。张主任你好。”宇文错急忙伸出手。
  宇文错当然认识张子衿,整个曙光医院上到院长,下到清洁工,恐怕没有不认识张子衿的,而整个医院的男人,恐怕除了性趋向有问题的,几乎都把张子衿视为梦中情人了。
  宇文错自然也对张子衿口水好久,只是一个护理工,张子衿自然从来都没关注他。
  张子衿冷着脸,根本没去握手。
  宇文错只得尴尬的收回手。本来想趁着机会摸一摸张主任那嫩白小手的,可惜了。
  张子衿刚才在门口被女孩家属一番羞辱,气得回院长室休息,气还没消完呢,就有人跑过来告诉她有个护理工说什么女孩并没有死,他要把女孩治疗就好。
  张子衿当即更是被气得吐血,一个护理工竟然要去救活一个已经被自己确诊死亡28个小时的死者,这简直就是故意用来羞辱自己的一个局啊。
  所以她立刻就跑了过来。
  “你能把这她救活?”张子衿生气的质疑。
  “我不能难道你能啊?”宇文错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张子衿一向高傲,根本受不了宇文错的态度,对蒋镇南说:“院长,这是一场闹剧啊。”
  蒋镇南却因为宇文错刚才精准的判断而逐渐有些相信宇文错了,就劝道:“张主任,文错刚才对这女孩的病情和死亡时间描述的非常准确。就让他试一下吧。”
  张子衿脸上露出一丝惊奇,不过很快就恢复冷色:“那你要怎么起死回生?用手术刀?还是要药物治疗?或者是电击疗法?”
  “你说的这些不但麻烦而且见效还慢,我用别的方法。”宇文错说道。
  “那你用什么办法?”张子衿急忙问道,她对医学知识涉猎颇广,除了上面说的几种,她还真的想不出其他的,所以非常好奇。
  “为什么要告诉你?”宇文错态度也变得冷冷的,故意气一气张子衿。
  果然,一个医院里等级非常低的护理工竟然当着院长和护士这么多人的面如此和自己说话,张子衿真是气的发疯了,要不是为了自己形象,张子衿说不定会狠狠给宇文错几个打耳光。
  看张子衿气得不行,宇文错心里直乐,哼,这次之后恐怕你永远也不会忘记我了。
  “好吧,我就告诉你,我用中医里面的针砭术治疗这个女孩。”
  “针砭术?你会针砭术?!你可别吹牛!”张子衿不相信的看着宇文错,张子衿知识挺丰富的,也知道针砭术是一门古老的中医支派,发源于我国的河南驻马店,只是后来慢慢的失传了,只能在一些古老的典籍中看到只言片语。
  “哼,我吹牛?我现在就用针砭术把这个女孩治好给你看看。”宇文错说道。
  “我不信!”张子衿大声喊道,她真的不相信宇文错年纪轻轻才20出头的模样竟然会针砭术,“我看你是故意来耍我们玩的,故意恶作剧的!院长,快让人把他抓起来!”
第三章 针砭术
就在这时候。一个身材肥胖的女子猛地冲出来,扑通一声跪在宇文错面前,抱着宇文错大腿痛哭流涕:“大夫啊,你要是真能救活我妹妹,我一定以身相许!”
  这个女子长得肥胖,一头干枯的黄发,鼻上全是黑头。
  宇文错一阵汗颜,尼玛本来我想救的,你这么一说什么以身相许,我还不敢救了呢。
  “别跪了赶紧起来啊,我救你妹妹就是了,至于以身相许呢,我承受不起啊,我行医为善而已,哪能贪图你的美色呢。”宇文错赶紧压抑着内心的恶心,把这胖女扶起来了。
  “嘿,你知道我的漂亮就好。”胖女站起来,顺手抹了一下鼻涕,在衣服角上擦了一下,嘟嘟囔囔说道。
  周围的小护士们也是再也忍不住了,捂嘴窃笑,只有张子衿依然冷着脸。
  蒋镇南说道:“张主任,还是让他来试试吧,你看着也是死者家属的意愿啊。”
  “好吧,如果他治不好,就滚出医院!”张子衿冷冷的说道。
  “打赌是吧?行,我宇文错奉陪,如果我治好了,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张子衿鄙夷的看着语文错:“我就不信你能救活,好吧,你说什么事。”
  “陪我共进晚餐。”宇文错笑嘻嘻说道。
  “什么?!”张子衿刚想发作发火。
  蒋镇南急忙在旁边息事宁人:“哎呀,张主任你就答应文错吧,这也是给年轻人一点鼓励吧,如果真的治好了,和文错一起吃饭还能顺便向他请教嘛。”
  看到院长都这么说,张子衿也不说什么了:“那你快救吧!”
   “好,你们都出去吧。”宇文错说道。
  “我们想看看你怎么救呢。”众人都期盼的说道。
  “嘿嘿,那怎么行,这可是我的看家本事,怎么能让你们学去呢。乖啊,听话,快出去。在门口等着,一会就好。”宇文错说道。
  蒋镇南只好带着人到外面的走廊里等着去了。
  “对了,张美女,你得留下来。”宇文错拦住张子衿。
  “哼,我才不要留下来,以免被某人说要偷学他的看家本事。”张子衿说道。
  “嘿嘿,我救治的时候,需要一个人做助手,我看张主任你最合适不过了。”宇文错摸着手狡黠的说道。
  张子衿差点跳起来:“什么,你意思是让我给你当助手,我堂堂的一个留学归国的著名医师给你这个小小护理工当助手,你痴心妄想吧你。”
  蒋镇南却劝好言好语劝道:“张主任,事情都走到这一步了,你也就迁就迁就吧,要是能救活这个女孩,对你不也是有好处的吗?”
  张子衿这才冷哼一声,答应下来。
  这时候,其他人都在外面紧张的等候消息,病房里则只有宇文错和张子衿,以及那个躺在床上的女孩。
  “把她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宇文错指着女孩命令着张子衿。
  “你,到底想干什么?”张子衿怀疑的看着宇文错,她还没有听过治病要把衣服都脱光的呢。莫非他是借此机会趁机猥亵吧。
  “话怎么怎么多,记住你现在只是我的助手,赶紧照我的话去做。”宇文错说道。
  张子衿只能生着心里骂着宇文错小人得志,一边把女孩的衣服脱了下来。
  美丽!女孩的胴体展现在病床上,白花花闪耀着眼睛,胸前的樱桃红的如火,小腹下面幽黑如暗。
  张子衿一个女孩子和宇文错,共同面对着一个裸女,不由脸也微红了起来,似乎裸的不是女孩,而是她自己了。
  再看宇文错却一脸严肃,脸上没有丝毫的猥亵之色。
  张子衿不由倒是暗暗佩服起宇文错起来。
  宇文错从袖口里拿出一把针头,这针头颜色是棕色,并非金属制造,仔细看过去,纹理清晰,竟然是某种石头做的。
  “石针!”张子衿不禁惊呼。
  张子衿记得以前在国外留学时候的哈佛大学图书馆看过一本中医书籍,里面讲到了石针,这是用一种埋藏在地下数千年的矿石做成的,而且手工艺极其复杂,因为想把石头磨制成小小的针头非常困难。
  “哎呦,不错,你还挺懂的嘛,这样的女人我喜欢。”宇文错笑嘻嘻。
  “呸!谁要你喜欢!快点治疗吧!”张子衿骂道。
  宇文错把石针整齐的排列在女孩的腹部,一共十根,一根插在女孩的头顶百会穴,两根在锁骨的带脉处,两根在乳房下面,双手和双脚的劳宫穴和涌泉穴各有两根,最后剩下一根,要插入女孩的会阴穴。
  女孩的腿夹得很紧,宇文错不得不爬到病床上,坐在女孩的大腿上,然后用一只手掰开女孩两腿之间,另一只手小心的把石针插入。
  难免会看到女孩那隐秘之处,宇文错青春男儿,努力不去看,但周身仍然忍不住燥热,目光停留在女性神秘之处良久不愿拿开。
  石针插入之后,宇文错轻呼一口气,浑身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打了个冷战,哇,还挺爽的。
  张子衿在一旁冷笑着,倒也没说话。
  接着,宇文错单手捏了个剑诀,在空中挥舞几下,嘴里念到:“自古红尘多霸道,病魔全给我跑掉!零界三尊在此急急如律令!”
  此时,外面走廊里蒋镇南等人急切的等待着,当然大多数人都当宇文错是来恶作剧的,并不抱有什么希望。
  “一个护理工能起死回生?绝对是天方夜谭。”
  “我看他肯定是故意想来出风头的。要么就是神经病。”
  门响了,宇文错面色有点疲惫的走了出来:“好了。”
第四章 亲我才告诉你
“真的好了?”蒋镇南不敢相信。
  “你们自己进去看看吧。”宇文错很疲惫,刚才治疗消耗了他大量的元力。
  众人都跑进了病房,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不少其他科室的大夫,甚至还有来看病的病人都跑到了病房里看热闹。
  “哎呀,这是哪里啊?”原来被认为“死亡”的女孩从床上坐了起来。
  “真的好了!”蒋镇南兴奋的一挥手。
  整个病房里人都欢呼起来,同时议论纷纷。
  “真是神医啊!你们医院真是好样的,我以后看病绝对来你们医院,而且我还会把这事情告诉左邻右舍,让他们以后看病也来这里!”女孩的家属们也不闹了,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激动的说道,想去找宇文错,却发现宇文错早已没了人影。
  医院的太平间里,宇文错正在扫地。
  门口突然一黑,张子衿和李春萌走了进来。
  “现在整个病房里都在谈论你刚才的神奇表现,没想到你不在那里接受别人的膜拜和赞许,却跑到这里来打扫卫生了。”
  张子衿很奇怪,这个宇文错,在她心里越来越神秘了。
  “我这个人淡泊名利。不像有的人,非要顶着什么国际知名医师,哈佛名校毕业生,优质海归之类的名头。”宇文错挥舞着手里的扫帚说道。
  “你!”张子衿知道宇文错暗示的就是自己,顿时非常恼怒宇文错,“行了,没想到你这人嘴皮子这么厉害,我不和你说这些,我来找你就想问你,那个陈梦的女孩到底是怎么一种情况,当初我怎么都没检查出病因,而你只一会就治好了。”
  “嘿,这哪能随便乱说,我曾经发过誓,只能告诉一个人。”宇文错认真的说道。
  “告诉谁?”张子衿好奇问道。
  “告诉我老婆!你要想知道,就当我的老婆吧。”宇文错笑嘻嘻。
  “无耻!”张子衿和李春萌两人一起露出鄙夷的神色。
  宇文错也不再说话,背过身继续扫地,作出一副不想再理会她们俩的模样。这下可把张子衿恨得牙根痒痒的,这个宇文错,真是小人得志!
  “你换个条件吧,换个条件我答应你!”张子衿对于医道非常的好学,今天的事情确确实实吸引了她。让她很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换个什么都行吗?”宇文错这才放下扫帚。
  “对!你快点说吧!”
  “那好吧,你亲我一下吧。”宇文错仰起脸,指了指自己的脸靠近嘴唇的地方,“嗯,就亲这里。”
  张子衿厌恶的看着宇文错。
  李春萌更是一把拉过张子衿:“走吧张姐,他其实应该什么都不懂只是今天巧合罢了,我看她就是想占你的便宜!”
  两人走到门口,张子衿却又反身回来,要是弄不清宇文错到底用的什么方法,她是不会罢休的。
  “就亲一口?”
  “嗯。”
  张子衿下定决心,闭着眼睛走上去。
  “等一下!”宇文错突然说道。
   “你又想怎么样!”张子衿不耐烦了。
  宇文错拿出一个女性口红递过去:“你要用这口红在嘴唇上涂一下。涂的好看点。”
  张子衿无语,拿过来随便涂了涂,闭上眼睛生硬的在宇文错脸上亲了一下。
  好爽,宇文错只感觉那淡淡的带着女性温热和香味的芳唇在自己脸上亲了一下,似乎还有些张子衿的口水留在上面,湿湿的,宇文错心神荡漾。
  “这该说了吧!”张子衿怒道。
  宇文错点了点头:“中医理论,人体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大机器,你懂吧,机器出了毛病呢,人体就不会正常,出现一些异常现象,比如咳嗽发热疼痛之类的。就说这个发烧咳嗽吧,原因自然有很多种,你没查出病因,是因为病灶并不在于身体上!”
  “不在身体上,那能在哪里?”张子衿更加好奇了,作为一个著名医生,宇文错说的颠覆了她的认识。
  “不在身体,而在于神魂。那个女孩的神魂被劫持,导致体内经脉无法联通,我用针砭术将石针置入她体内十个冲关要穴内部,这样可以让断裂的经脉连通。”宇文错说道。
  “那么你刚才念了咒语是作什么用的呢?”张子衿急切的问道。
  宇文错刚想说,突然一拍脑袋:“哎呀,糟了。”
  “怎么回事?”张子衿和李春萌听刚才宇文错的讲解,正听得十分入神,都一齐问起来。
  宇文错很不满的指着李春萌对张子衿说道:“刚才张主任亲了我一口,我才说给你听,但是李春萌没有亲我,所以她也在这里,我就不能说了。”
  “哼!你以为我稀罕听的什么破神魂破经脉吗,张姐,我到外面等你去。”李春萌狠狠看了宇文错一眼,走了。
  敢狠狠看我?待会儿看谁治谁!
  宇文错对张子衿说道:“即使李春萌走了,我也不能再说了。”
  “为什么,你才说了一半啊!”张子衿急切说道。
  “刚才李春萌没有亲我,偷听了我一半的话,正好抵消了我下面一半的话,所以我不说了,如果你想要我再说,就必须让李春萌也亲我一口。”宇文错挥了挥手里的扫帚,一副不想再说准备又开始扫地的模样。
  “你怎么这么下流啊!”不过张子衿也没办法,这个宇文错正好抓住她的软肋了,张子衿非常想继续听下去,只好心里一边骂着宇文错下流无耻色狼,一边跑出去找李春萌。

妖孽神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妖孽神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首席邪妃12章

    原标题:首席邪妃12章书名:首席邪妃第12章传说中的未婚夫太子殿下?慕洛忍不住微微挑眉。终于是要见到自己那个传说中的未婚夫了么?她转过轮椅,果然就看见,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过来,为首的,正是一个鲜衣怒马的少年,一身黄色长袍,在阳光下分外张扬。一旁的少女已经按捺不住激动了。“太子殿下好英俊啊!”“而且听说太子殿下最近已经快要突破武者七阶了,真的是我们木莲国的光荣啊!”“太子殿下真是人中之龙!”不同于四周少女的称颂,慕洛只是看了马上之人一眼,眼底就忍不住闪过失望。之前慕安容那个女人一直为了这个太子拼命针

  • 惊鸿一场爱12章

    原标题:惊鸿一场爱12章小说名称:惊鸿一场爱第12章得意与挑衅温明瑞突然脚步一顿,站在门外,瘦削的身影笼罩在夕阳的光芒下,显得分外的落寞,一双氤氲着淡淡水雾的眸子透着清冷与难掩的复杂之色,深深地投到凌薇的身上。凌薇静静地看着他,很奇怪,她的心情竟然出奇地平静,一点想扑上去质问他的冲动都没有,她的唇角边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微笑,看不出是嘲弄还是高兴。凌菲见状,不免觉得有些失望,她微微叹了口气,主动走过去,热情的拉起温明瑞的手,故意娇滴滴地道:“瑞哥哥,你来了,我好想你。”温明瑞脸上闪过一丝慌张,偷偷

  • 白天坏夜晚爱12章

    原标题:白天坏夜晚爱12章小说:白天坏夜晚爱第一卷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12章万一又遇到他他怎么会到这里来?他为什么会出现?他究竟是谁?他来这里是为了参加他们的校庆,顺便给他们公司打广告,还是……为了她?名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想,可是,在重见他那一刻,她彻底慌了,也傻了。她不要再见到这个男人,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可可,你怎么回事?”听到酒瓶破碎声音的肖湘一抬头,便看到名可站在那里,整个人如同雕塑一般,连脸上的表情都呆滞了。随着她视线望去,正是那个一出现便引起无数女生尖叫的大帅哥,可是,依

  • 恋爱尽头:老板,求封休书12章

    原标题:恋爱尽头:老板,求封休书12章小说:恋爱尽头:老板,求封休书第12章是个十足的备胎钱包借着主人甩手的动作在桌上滑开一小段距离,凌少宸用着很是看简宁不上的口吻,“要多少,自己取!”简宁这个人,一向不会跟钱过不去,何况她只是在讨回本钱,更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抽了五六张毛爷爷后,在阖上钱包之际,从钱包里层忽然露出了一个角,简宁视线随之落下,是一张照片,最底下印着一行娟秀的钢笔字:2月14,陪凌哥哥去东京塔。简语啊简语,要是你知道,你挚爱的凌哥哥,正亲昵的搂着另一个女人,你会不会嫉恨得直接从病

  • 倾心倾情12章

    原标题:倾心倾情12章小说名字:倾心倾情第12章站着讲话不腰疼“苏总,你这可不够意思了。”李总满嘴酒气的凑上来,根本已经把陈染当成了空气。苏末笑笑,刻意往后面靠了一下,避开这男人满身污浊的气味,“李总,我真是喝不了了。改天吧。等我这伤好了,我一定陪您喝个痛快。”“那不行,择日不如撞日,既然今天我们有缘坐到一起了。就要喝个痛快。苏总也知道我今天可是带着极大的诚意来的,下半年的合同都在我包里。干了这杯,我们马上签。怎么样?”他拍了拍身旁的黑色皮包,苏末瞟了一眼,又看了看面前的酒杯,暗自咬了咬牙。这老

  • 我的女法医12章

    原标题:我的女法医12章小说名称:我的女法医第12章顾彦庭这个人真的不是一般的难相处黎安一夜好眠,第二天一早便拿上包出了门。刚下楼便发现顾彦庭的车停在院子里,看样子他们应该是顺路。红唇轻轻一勾,她快步走了上去,轻轻的敲了敲窗户,礼貌的问道:“小叔,我刚好也要去警务司,能捎我一程么?”顾彦庭双眸直视着前方,仿佛没有听到黎安的话一般,就是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菲薄的唇瓣轻轻的吐出两个字,“开车。”司机点了点头,发动引擎快速的离开。黎安:“……”她发现,顾彦庭这个人真的不是一般的难相处。……顾彦庭一到,高

  • 庶出小佳人12章

    原标题:庶出小佳人12章小说名字:庶出小佳人第12章成为众矢之的在给他打理头发的时候,云卿珞越发肯定这个男子的脑子有问题,至少不是那么灵光,竟然就这么被她给打扮成了宫女,还没有任何的异议。“嘿,不错,长得好看就是有好处,穿女装都很和谐,小美人。”云卿珞手痒摸了他的脸颊一把,这一动作直接就让他红了脸,随即瞪了她一眼,“走了!”云卿珞立即点头,上前领路。他们到了耀华殿之后,云卿珞突然往左边一闪,口中已经大声叫了起来,“抓刺客啊抓刺客,他就是刺客!”这一声喊,立即就有人动了。云卿珞立即盯着看,只见两个

  • 你的爱盛情难却12章

    原标题:你的爱盛情难却12章小说名称:你的爱盛情难却第12章这种地方哪有干净的八号包再续酒时,苏沫把这机会让给了同事小玲,小玲自然高兴,八号可是今晚最大的客户,这一晚上抽成下来,够她买好几套衣服了。这些人可真是有钱,这些名贵的他们一辈子都不敢去消费的红酒,他们点起来跟不要钱的自来水似得。“苏家真的破落成那样,堂堂苏家大小姐做卖酒女郎可真是笑死人了!”“可不是,这种地方哪有干净的,搞不好根本就是拿卖酒做幌子……”他们的位置隔得并不远,陆景炎自然是听的清清楚楚,旁边的张震看陆景炎似乎在听那边的谈话,

  • 半生你我12章

    原标题:半生你我12章小说书名:半生你我第12章要求一起去见未来丈母娘“啊!哦,我今天要回家吃饭。”陈曦顿了一下,然后乖乖的说道,但是隐瞒了其他的事情。“那我送你。”莫言琛想也不想的说道,对着王冉冷声吩咐道“前面路口左拐,去陈曦小姐家。”“好的,总裁。”王冉点头,利落的在前面一个路口拐弯掉头。“哎,不,你为什么要跟我一起去啊?”陈曦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为啥要跟自己一起回去,又什么对自己家的路那么熟悉呢。“我有个邮件要发,你可以先玩一下手机。”莫言琛低声说道,打开手边的电脑,立刻投入了工作的状态。陈

  • 王妃太嚣张12章

    原标题:王妃太嚣张12章小说书名:王妃太嚣张第12章较量她越说越委屈,眼眶都红了,楚楚可怜,但言话锋利,暗指陈老夫人欺负人。陈老夫人又羞又气又气,恶狠狠的直拍椅子。“将她的嘴塞住。”一个高大的身影奔过来,挡在琳琅面前,一脸的气恼。“住手,娘,你这是干什么?”他在外面忙着善后,一回来就见到喊打喊杀的场景,就不能安静会吗?陈平是陈老夫人唯一的儿子,是她最重视的人,她最见不得他护着别的女人。她仿佛看到了当年儿子护着苏氏的场景,心神一阵恍惚,很不痛快,“你问问她,做了什么好事?不仅害苦了仪儿,还顶撞辱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