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剑道傲天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0:40:3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剑道傲天

第1章 第一幕楔子(主)

两重天隔情绵绵,菲仪废武濛少年,行医不计谢否言,蓉濛渊源从此言!

迦洛城,尚阳国十二郡之一,同是皇城。来自http://www.163woman.com/地处于迦洛城西南数千里外便是有着赫名雄伟的铁筑长城之称的魅原山脉!高嵘险峻、蓊蓊郁郁,大气磅礴间横亘数万多里,俨如苍龙盘踞,气韵悠长!山脉山麓下有一名为菲仪的族镇,其如同名字一般秀美,处得地理优势,面朝魅原山脉,天材地宝得天独厚,且又背水隔着皇室迦洛城,如果说没有刀戈铁矢,那这里无非就是所指的桃源之地。

夕阳西斜,落日熔金,从身后的香秀酒楼施施然走了出来,站在族镇的宽阔的青石长街道上,‘他’伫望着酒楼牌匾上铁钩银划的几个烫金大字许久,而后垂下头掂了掂手里囊袋中少许的金币,嘴角泛起一丝自嘲意味的弧度,将囊袋还是小心翼翼的收好在宽裾交领的青衫之中。

西方天际的绮丽云霞橘红色的萧逸一抹,余晖下的青石街道上也是投射有金色的粉。‘他’的背影在他的背后斜而修长,虽为行走,却也是彳亍的走走停停。从最初的惶惑到坦然释然,两月多以来,期间‘他’的心里经受了太多番……

是一种无力的无力而为,时而时久,‘他’选择坦然的去面视这处异界,面视地接受了自己确实处在这处名为菲仪的族镇的不争的事实!在打听下而才知道的这名为武陸的異界地域,‘他’也知道了自己已有一位母亲和一可爱的妹妹。‘他’前世名叫杨啻,杨啻他借助这具名为林濛的‘他’的身体记忆得知,如今的这位母亲是为继母,而父亲是一出没在魅原山脉间采撷药材的佣兵,是时常与伍出入在魅原山脉的。也就在‘他’和他妹妹都在九岁时,菲仪镇迁徙过来许多渡船外徙过来的外民,也是在那时,‘他’幼年丧母亲后就有了这后来的继母。版权163woman.com可是,后来没过多久,‘他’的父亲在一次进山时,却是失去了下落!现如今,家中也唯有母亲和一妹妹了……

望着前面就是凤宝斋了,‘他’不经意的摸了摸干瘪的囊袋,想了想还是进去去买购一些药材。月钱并不是给的满月,可一些事儿只能无奈!心里抑郁的‘他’对于家中的母亲身体好了没有是惦记在心头的!这才是让他最为计较的!凤宝斋坐落在菲仪镇中枢西边,是为一家在整个族镇中首屈第三指的一家药堂,为三氏家族之一的伏灵家族名下。虽说是首屈第三指头的一家大药堂,不过,简陋风格下多比其他家少的奢丽,多的典雅古朴之味。

斯时,凤宝斋里走出的一妇人神色慌张,与林濛擦肩时才是不再看去手里的药材,那目光含着由衷的歉意去看去林濛,微红的唇正显得说话时忽然瞳子里多了冷淡,面对那笑容,妇人也是回以一笑,微笑道:是小林濛你啊,怎么,雨雾那妹子身体还没好?

未等林濛答复,这妇人倏然手一抬,示给林濛看了下,苦笑十分!“慧姨还有事儿,那个……俺们家的小凡还没好!唉,那,慧姨先走了啊!”

被像瘟神一样避着,这种在平凡的生活里多的另一番味道让林濛渐渐也释然了。所谓香气可以吸引不单仅昆虫以外的东西,包括人也是,晦气一提及,这也都全然不是的了!想到如今被辞退,母亲该怎么告诉,如今只好以买药來先趁热打铁地说正题了。林濛心里不是滋味,收回心思抬步进了进去,只希望别在买药上被人又不收钱直接慷慨的相赠!

林濛进去的时候,正好有位男子还在柜台处。这男子背影来看,宽肩厚背,赳赳武夫,身材俣大,‘他’从侧面望去,小脸稍显得忍俊不禁,只见那男子青年年纪,厚唇络髯,肱肌虬结,一只硕大鼻子几分塌陷,牛铃大眼上却是长着两弯狭细眉毛。163女性网

男子显得颇为急切,对着柜台处的旗袍小姐一口气说出了十几味的药材,一旁的林濛听道,却有些皱起眉,他着意看向了男子。

这所要的十几味药材,大多都为辅药以及几味作以药引所用,有的略带微毒,不过药性都属为中性温和的药性,有的有很好的抑制毒素的疗效,只是………桀墨果和蛇涎朱草两味药却是剧毒之物!看来这所开药方之人是在是一庸医!多味药材各自有着一定的排毒功效,而这两味药材剧毒外,却又存在着排斥相克的属性,如此试药性去给病人祛除身体毒素,即便国手之人也是不敢而慎之!林濛心下暗道。

‘他’前世对中医兴趣所致,学习之余也有所对中医方面的书籍有所涉猎,也算得上肤浅所知,因而,对于这处异界的医典也是去了解一些,虽然居多的药材名称与形体上和前世所学所认的有所不同,但也有相同的地方,他看到售药小姐黛眉蹙起,心里油然赞赏之意。

“先生……”,女子有些犹豫,“再次向您抱歉了,这其中的蛇涎朱草已经匮乏了,这个,先生自然应该是知道的,况且采撷又极为不易,近日来原本还仅有的七株也被购空。”见得男子犹豫样子,又接着说道“不过……黑株倒是有的,就是稍微贵了一些……先生您看?”旗袍女子试着提议到,望着男子。

男子看起来比柜台小姐还犹豫,略作思忖后,“麻烦小姐把这些包裹一下吧。”女子显得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还是挂着微笑的包裹后递给了男子,就在男子探怀付钱时,‘他’却意外发现这男子左臂处有一暗纹,这是石岩佣兵团的标识,这支队伍是族镇中采药队的其一,也是主心骨,招收新员的条件并不严苛,一切都是看参队的一方的意愿,望着男子匆匆而去,林濛回转过身却正好发现柜台女子正盯着自己。163女性网

“林,噢,小朋友你父亲走了,喏。”女子好心提醒道,柔荑指指。

急匆匆的就从药堂走了出来,环视四周,却失望的发现那人不见了踪影,他心里因病人之事儿而甚是怅然若失!想到此处挠了挠头,突然,他小脸一变!蓦然转身只见方才那男子正站在身后,脸色局促,被林濛突然转身望着自己,原本看起来想去搭肩的手又抽回过去。

林濛在关注着他……

“林小兄弟,能……能借我点钱吗?”男子憨实本分的脸上有些窘迫的说道。

林濛注视着他一下……

“小兄弟,等等!”男子他追到跟前,“小兄弟请放心,我并不是讨借不”话还没说完,见‘他’背着手臂一摆,男子没有说下去。“大哥,若是信的过小弟,可以带我看看吗?伯母一定会是绝对没事的……”男子一听,柳眉一扬,“怎么,你,林濛兄弟‘您’还有看病的能耐??!”

PS:新书期,还望书友您给推、收一下,婵娟真心谢过!

第2章 第二幕楔子(次)

?????????第二幕:好心人终会安好,平凡人本心美好!遗玉蒙尘无问津,隐者蛇媪佽“啻”勍

紧攥母亲枯瘦的手最终松开了,青年背对着‘他’点了点头起身站起让了空,看着‘他’坐在床榻边,这个时候不知说何是好,默不作声望向自己的母亲,又望向‘他’!

这青年是名唤石岩采药佣兵队中人,今日是过来看望母亲的!这前后出去也没有费多大的时间,青年引着‘他’来到自己和母亲曾经是一起住的农家小院时不久后就是膝盖老打软!青年他年纪也仍不大,虽长相不俊,可身体上,他知道一切承恩父母所给,人挺老实,到现在快三十出头了也没有经族镇里谁人介绍找位媳妇,青年和母亲是相依为命多年的,这也是‘他’不期而遇这青年男子后毅然选择帮助的原因!

也许,只有同生活在一个生活阶层的人才不是一家人更胜一家亲!都说好人会有好报,这句话是天地间的坦坦荡荡不怕任何置喙反驳的朴实话!

人间会是真情在!世隅而然寞泪漠……

青年他大字不识几个,话还是听得懂,也是直接往心坎里记下!‘他’的点拨让青年有些感到后悸,觉得‘他’既然能看出所抓药的药方是错的,那己身能耐可能、兴许、真的吧有一两下。此时青年不作声,怕是打扰到‘他’的这时状态和自己这时的母亲!须臾之间,‘他’的眼神看向青年时有些复杂,直让青年心里不安更加躁动,“林濛小兄弟,我娘她……?”

‘他’模棱两可含韵地摇了摇头,看不懂其意思!……

“我娘她怎么了?!林濛小兄弟,你倒是说啊,我鲁朗是个粗人……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青年面红的激动起来了,看的出青年他是个直性子的大哥。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面前的妇人口唇发紫,‘他’之前翻开其眼睑,见眼球赤红,惊骇这时才发现左脸颊处血管状纹路密布!事情有超出‘他’自己最初的预想。

“林濛小兄弟,这……“青年的情绪又低迷起来了。青年他一双明亮大睁的眸子怎能看不出‘他’的难看脸色,抑制住自己的性子,原本想说该怎么办,却又咽肚忍住!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去相信面前这个林濛才是!不然因由自己言语唐突,小兄弟尴尬抹不开情面走人,那两不情悦的事情终归不喜看到。

斯时,因母忧忡的青年他心里有感菲仪这族镇的行医者部分都是挂羊头卖狗肉地医心,趁人之危地先议钱后治病,这医者个个的确忍心!像咋看都不可能会什么医术的‘他’这般会知道跟人亲的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了。

‘他’转望了青年,突然说道:“鲁兄能不能相信我一回?”

突然的含着鼓舞坚强、示意放心的眼神望过来让青年质疑从瞳里缓缓地渐消,重重点了点头,青年显得相信他一回,孤注一掷的样子!

“可能……应该是隐烈蝙蝠……”‘他’扭头又看向鲁母,觉得自己的肤浅所学,现在的所想的但愿成功!

“隐烈蝙蝠?”青年惊愕不解,呆滞的样子痴痴望着母亲,这还没眨眼功夫,忽然就是,“你说的当真?!”

这蝠毒虽然霸道,但是不会迅速通过血管流经身体各处,这是与蛇毒不同之处!因而为病人幸好有得及时医治的时间,只是,若是存在在体内过久,那就会溃烂皮肤,腐蚀骨头!‘他’从鲁母左脸颊的毒素趋势来看,情况有缓和的余地的,因而,施针一试,采用将毒素归引一处的做法。

青年眼睁睁而不敢劝止地看着‘他’轻轻慢慢地划开自己母亲右手腕处,青年他眉头紧皱起,好像痛切在自己的身上,又见‘他’做完后从怀中掏出三颗龙眼大小的果子,拣出一枚通体青绿的果子,另外两枚装入怀,对着青年,‘他’说道:“鲁兄将你其中所购的芊苗,复旋,桑藤加这颗青圆草果这三果一草,四味药材研磨好给我。请相信一定会没事的,我给你打个比方,这:仅是昏厥那么简单,鲁兄可懂昼耕暮息的我们人类“生理钟”?”

……

接过通体青绿色的果子,刚看了没片刻功夫霍然抬头望向床边的‘他’,青年歉意道:“林濛小兄弟,这东西我一定不能收!今天若不是我母亲突然昏厥,我也绝不会让你的赔本!……我鲁朗来日一定还你!”青年深知这青圆草果也是价贵!

‘他’微笑摇了摇头,“快去吧,伯母身体虚弱,这四味药材我想能够对伯母身体的自行代谢排毒与接下来的身体复元有所裨益的。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青年深点了点头,转身出门又被‘他’叫了住!“还是我来吧,这药的事儿,鲁兄,还是我来就好了,伯母需要照顾,您只需每一次去搽去流出的血水就可以了,莫担心伯母身体中流出的血,那只会对身体有益无害的。”‘他’面对这常常因自己的话而愣神的不知道“生理钟”的青年,‘他’心里倒觉得自己不可能随时都在,哪天鲁母有了小病,倒很但愿鲁朗青年能会适时回来陪陪,能知道怎么看个小病也是好的,‘空巢老人’也不会别被诓骗成……

眼睛显得几分赤红,青年膝贴地面手轻捧着他母亲的右手一次次的轻轻不敢重力地搽去成红褐色的血水,又慌忙望望双目紧闭的母亲。青年与鲁母的眉毛虽然喜感,可怎么看都在无力耷拉着,那份喜感的直观感受也变得质问到底从何看出?

青年应该有很多话吧,可也一句没有出声,这一次探望母亲是鬼使神差,没想到常回家看看——最好!!‘他’出了有一段时间,也不知道具体多长时间,只感到有些不该那么久的时间!‘他’进来时,青年依然是那样,昏黄的灯光下小屋的土壁上有一个更大的影子转身了,这影子说:“呃,林濛小兄弟你怎么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早了,已经有些时间了。”‘他’这时才走了进来,‘他’的手没多任何。炼丹术的学问很奥博,也是比医术这方面更玄奇,‘他’觉得将药材研磨成末给鲁母服下尚还不可,炼丹虽然听起来学问挺多的,然而最初的糅合成形还是不算多难。

“鲁兄,快把这给伯母服下吧。”他这时摊开的“川”纹掌心安躺一枚龙眼大小的药丸,这丹药同体翠绿,看起来迎光间还能晶莹剔透!光泽上有瑕疵,这说明元灵气的从中做主要糅合之工上还存有不济,而丹药通体很浑圆,几乎是浑然一体,那三道又像四道的细微的不同色泽的旋纹像并不存在!

房檐外的‘他’去做了他对青年所说的想透透气,可这五个呼吸时间还不到,就听到了屋中异响!黄昏了,整个小院都是有着余晖,一切都会在夜幕下而平静,又在漫长又短短的黑夜中痛中愈合着,等待晨阳,迎笑旭日!

鲁母貌似是没有大碍了,真好,‘他’他心里这么想,舒了口气!剧烈的咳嗽是必然的,这就如记忆中听父亲对自己讲过母亲分娩那时!是痛并喜的事儿!台阶很低,菲仪这里的农家小院居多,所以因为普遍故而不以门槛高来彰显身份。青年出来时很慌张,恨不得踢掉绊脚石的门槛,那矫健自信地跨过后却是甚然生怕抓不到‘他’的态势!

“等等!哎,先等一下,我的‘濛兄弟’!”

床头的蜡烛的个头并不高,它的脚跟处有周边的凝固的脂,鲁母的气色在光晕下看起来更添面黄肌瘦。青年看着他的母亲小心翼翼地摊开了手帕中的约莫十个金币,此时轻声说道:“娘,我想好了,石岩采药队不久我就交由阿武,待咱们菲仪族镇即将盛开的族武赛优胜劣汰出三名好娃后,我就护送一职去迦洛城找个活儿干!……不会太久,回来时一定带着娘您看不够的文静又乖巧的儿媳妇!”

蜡炬成灰泪始干,儿行千里娘挂念……

“好。你爹就在这山坳子里窝囊了一辈子,咱们平凡人要本分做事儿,在那迦洛城里要能忍的就忍……别逞能,不丢人!”鲁母收起了金币,站起来时老人的儿子那宽厚的后背驼了,“娘,您干啥?!”

他娘取下了一个镯子,也是就唯一的。以前到现在的菲仪族镇里大姑娘过门要得三件聘礼,其中就有玉镯子,此时鲁母闻听儿子终于有找媳妇的意思了,这不,鲁母所做不言而喻……

‘他’离开这农家小院时倒开始有些忐忑了,刚才也是没有进屋细瞧瞧鲁母怎么个情况,现在想扭头回去,却又怕腿虽然在自己身上却没本事带着自己跑出来。想想要是没治愈出了事儿,自己又是被菲仪族镇人都感情熟,青年男子他纵然不识路,领大部队人马热情领路的人必然不会乏有吧!摸摸胸口,那宽裾交领的青衫之中除药材和囊袋之外还有另一件东西……

PS:本幕采用第三人称。林濛做的事儿,婵娟是赞扬这种热心,林濛之名不代表这种精神,正能量的事情里有太多的不希望我们知道名字的‘他’‘她’……

第3章 第三幕伏灵兄妹

??第三幕:伏灵兄妹濛蝶情,月阁学院濛遇袭

清晨的旭日东升高挂,晨曦撒满整座族镇时,林母乌发披肩,眼睛有些疲惫未消,惺忪的望向院落中央倒立的一人,这清冷的早晨在篱笆小院中突兀的人林母愣神一下!这些年在这菲仪族镇没少被西欧家族夹难,不过,一切都退一步求个事宁了!“濛儿,你怎么回来了?”林母松了口气……

此人正是林濛。林濛站正身子,拍了拍小手灰尘,走上前去:“娘您醒了啊,怎么不多睡会儿?”妇人慈爱的抚摸长到肩部的林濛,林母悦道:“濛儿今天回来了,娘很高兴,快,快让为娘好好看看。”林濛回到家时很晚,他因为不知道怎么顾全母亲别因自己的被辞退一事儿而伤心故而听听星夜的声音。清晨起的很早,他有这个由自己那里世界而由来已久的习惯。“濛儿,这些都是你一早做的么?”林母望着桌子上平时自己爱吃的饭菜,笑望林濛说道。

“还合娘的口味吗?好像盐加的多了一点……”

“哪有,没有啊,濛儿你看又隔着些日子没见到了,又瘦了不是?”林母放下碗筷疼惜道。

那手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的,林濛适时捂住了左脸颊几分冰凉但又亲情的温热的手面!“娘,没有……”

时间过去没有多久。饭桌上这对母子多的仅是林母的给林濛的夹菜和林濛抬面点头再默默地吃。他显得生分,心里倒把眼前的种种看作曾经所经历的一幕幕!现在,重叠!

“小濛,今天你既然回来了,为娘想与你说一件事情。”

“濛儿也有一件事想,想和娘您说说。”林濛犹豫道。“哦,那濛儿你说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尽管说吧。”

“还是母亲您先说吧。”杨啻的这点儿勇气都是提不出来了!他觉得说出來却难开口!

“你这孩子,那好,嗯……前些日子,为娘就想着等你这个月的月钱结下后,让你到刘大夫那里学医怎样?……那刘大夫在族镇上也算的德隆望尊,师从与他,咱也亏不得哪里去不是?”林母说话间不时望着林濛,望着自从两个月前开始懂事的林濛……

“娘,我要拜师学医?”这个,林濛真的倒没想过。“嗯,别怪为娘擅自做主,那香秀酒楼说什么娘也是不忍再让你去了,幸得刘大夫看在平日采的药材多供与他,卖了为娘一个面子,明日一早就去刘大夫那里学医好吗?”林濛明白母亲是有所担心自己在香秀酒楼遭人欺负才有所打算的,也了解这刘大夫脾气古怪,让他收徒弟传授医术,看来母亲必然费了很多周章!不能拂了母亲的苦心,林濛如是想着回道:“那就听娘的就是了。”

林母点头,“濛儿,那你刚才想说的又是什么事啊?”妇人心思细腻,情绪多是沉郁,这是世事所累积,人所累!孩子这么小就是有心事儿,还看起来又不想告诉大人听,妇人怎么看不出来……!

“呃?哦,那个……小蝶呢?”

“小蝶她近些时段一直都在也若姑娘那里,娘也有好久没有见到小蝶了,娘也想看看小蝶……”林濛知道,也若是妹妹的导师,是一位武师三阶的实力强者,在菲仪这傍山背水的山族,能这么个实力阶别,这是令人由心敬畏的!小蝶能被如此一位导师看中,对妹妹实力发展也有好处!林濛与林母饭后,林濛将特地为母亲滋补的药材与月钱交给他母,与母亲说明想探望妹妹,得到允许后,才就出门而去……

……

蓝底金字的月阁学院四个大字,透着豪放不羁与古老气息,林濛伫在学院外看着三两结伴清一色黑色院服的学员,小脸上不经意间显现出歆羡。这月阁学院是族镇中三个家族一同筹建的,也是唯一的学院,形式前部与古寺相像,再往内部是一座高耸搂阁,那便是提供给菲仪镇少年少女修炼元气的地方,‘元灵塔’!这边的林濛随在学员身后,欲想混入其内却被学院外的看守给喝止顿住!

“站住!你不是本院学员,不能进入!”

林濛耸了耸肩,“这位大哥,能不能行个方便,通融通融?我是来寻我妹妹的。”林濛相告实话。“那也不行,走走,快走!”大汉粗眉牛鼻孔,相比鲁朗长得更对不起父母,此时一副凌强势力样子!一时间,引来了注目围观过来的学员……

其中一个瘦小小个说道:“咦?这好像是林濛哎。”

“你是说那个林濛?”另外一名。

“可不是嘛!不就是那个林泰的儿子那个武者三阶不到的林濛!”

“是他啊!咦,这俩月多不见,那一次我在香秀酒楼看着像他,还不知道那端碟子的酒保是不是咱们的菲仪天才呢!”

议论声、埋汰声、故作不知下打听后忽然大呼小叫声、默默的眼神、翘翘的嘴角、鼻息不知因为鼻窦炎还是咋的哼哼声……好无聊,即便周遭很热闹!菲仪的光才朝阳,有些地方,仍旧严冬少晖阳!孩子们都小,都知道什么啊!多半都是大人的教育,说是晦气二字吧?

‘杨啻’他此时感觉到心里有一种难以控制住的冲动,他明白,他知道那是另一自己,也就是自己如今自己的身份的曾经自己!

“都围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点进去?”

人群自动让开一个通道,走来了一位身着蓝色衣衫的少年和一位紫色衣裙的少女,这少年脸上带着几分倨傲,看向林濛,“林濛?”

一旁的大汉堆笑的迎了上来,“伏灵风木少爷……”

“达克,让他……进去吧。”

“可是……是!”名为达克的大汉就是和林濛之前说话的那位,这位大哥眼睛里没有阳光,眼里只有仰望!在这里,,在这菲仪,何尝不是呢?——身份才是‘“鬼推磨”’!这名名为伏灵风木的蓝衫少年目不游离的走进学院,其后的少女走到林濛身前却停了下来。

林濛低垂的头由于异性的芬芳的体香,缓然地抬了起来,正看见少女出于礼貌的微笑对自己,“林濛,还记得我吗?找小蝶就跟我来吧,來,把手手伸出给我!”

月阁学院里穿过长长的一段林荫小径,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座六层楼阁……

“林濛学弟,怎么了?”雪如回过身望向林濛,不解问道。

“雪如姑娘,还是算了吧!将这包裹替我交给小蝶就行了。”林濛犯起了踟蹰。

“既然来了,何不去看看小蝶呢?我还常常听到她念叨你这个哥哥呢!只因族比将近了,所以小蝶一直在潜心去想着修炼啊,她若是看到你,小丫头一定很高兴的。”

“这……”林濛经历学院外的事,不希望小蝶被人看轻!自己是废武的标签、代名词,这没有武者进阶的修炼基本能力,这是诅咒,很多人都敬而远之!

“走吧。”雪如落落大方的拉起了林濛的手,进了内阁。内阁中有两处通道入口,雪如拉着林濛选择了人少的左边通道。

“雪如姑娘,谢谢你……”

“谢我什么啊?”雪如在前面漫不经心的问道。

“谢谢你在学院外牵着我的手是为了让他们放尊重点是不是?”林濛的细心让自己都没想到这点的雪如一惑,顷刻间莞尔笑意。

“林濛啊,我想你是误会了,真的!我伏灵雪如拉过男生手的次数可不单一人和一种场景下乃至一种人!他们就那样,把自己看的很阳光,其实呢,自己有没有这随他们自我良好吧!咯咯,咱们就是被说伪君子也罢,也或装,继续装也罢,一切全在心是否自己这边放下。走吧,小蝶她,我都替小妮子高兴见到林濛你了呢!”

文静、热忱的女孩却有坚毅、傲睨,身后的林濛听到,微微一笑,望着少女的轻纱肩陷入非在那里、这时的思考!!在雪如的引领下,林濛细心的发现进入时选择的通道是直通上三层的,这也难怪为什么右边拥挤,而这边人数稀疏了。做哥哥的林濛心里为妹妹的成绩优异感到欣慰,经雪如细心的讲述下,林濛知道,原来雪如和妹妹小蝶是同一导师!就是武师三阶的也若!小蝶不遑多让,已经比这位学姐仅差二阶,现在是武者五阶的实力了!这让林濛又是为妹妹自豪!

不多时,雪如与林濛已经来到了第五层东边的一处房间停了下来,雪如示意了下林濛:“现在进去吗?”林濛从一个通口望去,里面是单调的封闭空间,正发现小蝶跏趺而坐,四周也同样的有着六名少女闭目结印,缭绕的白色雾气约有二尺多高,在小蝶他们围坐的中央处有一块一米多高的黑色石头,他不解其用的望向雪如如是说:雪如学姐,那块黑色石碑状的石头是用来做什么的啊?

林濛怀着好奇问道下雪如笑了笑:“那黑色石头是有名字的,名叫药研碑石,你算说对了一半!这碑石是用来辅助吸收元气的……”

“药研碑石?吸收元灵气?”

“嗯,简单来说就是将药材或兽核投与其中,这碑石就会自行炼化后提供出精纯的力量,这力量就是元灵气,又称元灵力!只不过元灵力是因元灵气的因素而形成的!明白了吗?”雪如一旁耐心解释到,只有热忱,没有鄙夷。

林濛在雪如的鼓励下,推开了房门,就看到一双眼睛望着自己,那小脸挺是矜持!“你是谁?”一名少女疑惑的问道。随即看着雪如也走了进来,其女慌忙的样子指着林濛说:“雪如学姐,这人是谁啊?难道不知道……”

这可见林濛在进来前的犹豫是绝对有原因的!他是第一次进来,为了探望妹妹还是做到了雪如所说的放下!不过,那是很多的人的看法,尤为月阁学院外的达克!包括伏灵兄妹也在内吧!

殊不知,他是杨啻,林濛也是林濛,杨啻也是杨啻,杨啻也是林濛!这名少女嗓音委实有些刺耳,其余的女学员也都从修炼状态中退回,都是一同望向林濛了,正在这时,林蝶也缓缓睁开了明亮的眸子,发现眼前亲切熟悉的一张脸庞,白皙姣好的脸庞露出了笑颜!!“哥!真的是您啊?”

小蝶起身跑了过来,小手拉住哥哥,可爱的摇晃起来,林濛点了点头,微笑的轻刮了下小蝶的琼鼻说道:“是娘让我来看你的,这是娘特意让哥给妹妹你带过来的,都是你爱吃的,快看看,都有什么……”

小蝶接过包裹,嗅了一下,俏脸一副满足的样子,不多久包裹被冷落了,食物仍还热乎。“哥哥,抱抱小蝶好嘛?”

话出自小蝶,可爱且娇小的小蝶!众女掩嘴娇笑,并无取笑,这里的气氛和每人心思仅是恰如二尺多高的白色雾气,简简单单的白,单单纯纯的开心和同喜!吃苦,肯吃苦的小蝶的不要命修炼是在这一间房间中和也若导师眼中看的清清楚楚的!林濛面红,在众女的注目睽睽下,拥搂了下,旋即放开,蜻蜓点水一般,仿佛他是女孩子,怕吃了豆腐乳,俺们不是!

“不行,不行哩,没感觉啊!……”小蝶她倒是不依不饶,樱唇嘟起。在小姑娘的心里,一直的拼命修炼就是希望依靠自己的能力能够保护自己的哥哥!让那些看不起哥哥的人终有一天让他们明白,哥哥还有小蝶能保护,谁也不能欺负!一时见到哥哥,少女修炼中的苦痛都化为撒娇在最爱的哥哥身上了。

“小蝶,算了吧,你看你哥哥都羞红了脸呢。”一旁的雪如掩唇笑道,很快恢复了常态微笑看着林濛。众女也是附和,其中这位声音委实不小的姑娘看着林濛倒多了几分不满,“不就是再满足一下自己妹妹的小小但对她来说很大知足的请求么?就因为大家都在而不做了?”这姑娘心里喟叹,觉得菲仪族镇那些个别,觉得全部的那些男生太欺负林濛了!这是扼杀了他这男生的阳刚!

“小蝶,你去!你哥哥不就是不吭声在等着你会意么?”这姑娘说的这般话刚一话落,小蝶眼神里多了什么,一丝光划闪过黑夜般的眸子里后霍然抬头!

“哥!”

第4章 第四幕秘密双重

?第四幕:紫菱玉突生异变,老媪初遇濛少年?

月阁学院里一间厢房之中,当林濛醒过来时,看到妹妹小蝶正在哭着鼻子,小姑娘一张俏脸此时花花的样子让林濛怎么也笑不出来……

“哥哥,您好些了吗?”看见把人吓坏了的哥哥终于是醒了过来,小姑娘赶紧破涕为笑,那露出两颗洁白的小虎牙是那么单纯可爱。也许,他哥哥不醒,那笑靥永恒的将不会绽放开!

林濛在他妹妹的欲阻止下坐起身来,“小蝶,我睡了多久啊?你看天色也不早了,哥看来也要回去了。”说着急急忙忙就是下了床。因为看到外面已经是垂暮时分,黄昏的光都悄然无声的钻了进来,林濛担心母亲因自己早來久未回而牵挂,又听闻雪如所说妹妹小蝶还要应对即将不久的族比大赛,那修炼时间就更为重要了!

小蝶站了起来,拉着他哥哥的手紧紧还不松了,“哥,您真的没事了吗?”

“真的没事。”林濛笑着摇了摇头,拍了拍妹妹的细嫩的小手说道。

小蝶皱着轻烟小秀眉,“……嗯,好吧。听雪如学姐她刚才说,哥哥没有大碍的,看来雪如姐没有骗小蝶。好奇怪啊,那药研碑怎么可能会出现伤害到人的状况呢?”

林濛想到那一幕,身体不经意间一个颤栗,还是说道:“小蝶别想了。兴许是连那黑家伙也不喜欢哥哥呢!”林濛打趣说道。小蝶咯咯笑出声来,不过明亮的眸子中有着一丝哥哥看不到的黯然。小姑娘在知道哥哥将要学医的事情后,雀跃不已,小姑娘还老气的说:哥哥不要让妹妹小蝶失望哦。

同样,林濛听后也佯呵斥这异世的这一妹妹不要偷懒不用功,争取族比夺魁,不要让哥哥丢失颜面。兄妹俩又在厢房中说了许久后,小蝶意犹未尽的还拗着送她自己哥哥到学院外……

回到家中的这个时候,林母正在烧饭。见到林濛这么晚才回来,林母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她知道小蝶对她那个亲哥哥要比自己这个做继母的更亲许多。饭罢后,林濛在房间中躺在床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想到留存在脑海中的那一幕,心着实还是到现在悸动!不由得摸了摸余痛未消的胸口,思考着什么。明日要随母亲去第一次拜见第一位的师父,虽然这刘大夫不是第一次见面了,这这师徒关系的形成所需礼节还是让林濛心里多了思绪,房间内的烛光一灭时,少年也是悄悄地短时离开了他的母亲。

篱笆小院不比鲁朗母子他们的那里大,但是多了家的感觉!虽然是继母,可是性情很温婉贤淑,自从林濛的父亲在魅原山脉失去了下落,雨雾就是也不说啥的拉扯这俩孩子这么多年。小蝶因为刻苦,所以难常回家,林濛这两个多月以来自从那次病愈后就是在香秀酒楼做着杂役,回来的次数也的确是只少不多。

小院里并无多物,两棵瘦瘦的小青花树就像这俩苦命的孩子一样。石磨用来研磨粗糙的白粟的,一口石井也是成天望着月日等着什么人能回来看看他们的俩孩子。

小时候,那和妹妹常争抢要坐的秋千还在。秋千很简易,一块木板已经经过多次的雨水冲刷和暴晒而变得龟裂许多。林濛就坐在上面,两根绳子不管因不因他的体重也都会变得难承一位六岁娃娃的体重!

雨雾不是没有爱惜,相反的正是因为爱惜所以珍惜原来的原来的原貌。孩子们也都大了,给孩子们当年制作这小玩意的林泰这一去不回也是四五年了。

今天是孩子难得回来,明天又要去拜师,其实雨雾她也并没有睡。房门的细微声开动和关闭都是林濛刻意小心,只是,和衣坐在床边和烛光共泪的女人怎么听不出?

夜里有点儿风,并不大,泪却被吹的凉了。如果哪一天这梦醒了,林濛倒希望雨雾母亲和小蝶都陪着自己一起回去。前世的种种,很难抹去!如今林濛接受了这个菲仪族镇废武之名林濛的身份,却很难接受这场异域梦是真的……

潜意识下还是希望这是一场梦!会醒来的梦……!

树叶的轻微“刷刷”声是因为风儿的几分俏皮,温柔中似乎还真的说出了话!这的确是一道真实有人在说而且戏谑几分的问题!林濛那紧攥秋千一边绳索的手放开了,心思被这突兀的一道带着问题的话而中断!很难受,的确很难受!沉浸在幻想的现实与自己的真正亲人相聚一幕是美丽的,无法抗拒的,也是不想退回的!

“您怎么知道我叫林濛?”这不急不缓的话问出之际,只见林濛的青衫之中有一亮光闪动。如同跳动的脉动,蕴含生命的机能!

“蓉兰。”

声音来看是一位老媪!林濛心里冒出这个可以肯定的念头之后,对自己四周沉声言道:“您是什么人,能不能见得一面?冤有头债”

像是因林濛的认真的话而被动心笑了,抑或是这位老媪就是一位慈祥爱微笑对人和气的老婆婆。发笑并不是轻佻,老者的气质不扮也出!这一刻,林濛觉得事情虽有复杂,可起码不会伤害母亲!

“蓉兰。你,小少年你就称我蓉兰婆婆吧。咯咯,莫不是还无发现我在你的那里?”老人说罢倒也是没有多再说什么,她也许是认为小少年虽小却也知道怎么观察和判定!

“是鲁朗大哥硬给的那块紫色菱玉!”一声惊咦出口之际,林濛条件反射的从怀里掏了出来!饶是定力还是不错的他也是眼瞳里泛起惊惧,只见那手颤栗起来,哆哆嗦嗦的样子之间菱玉的其里一个面庞也是对他缓然而笑,和蔼亲和!

“小少年别害怕,老婆婆我不会对你伤害的,老身被困制这戊箍晶中多年,真正要伤害的人自然是豺狼虎豹之辈。你的外力帮助老身一把,这份情,呵呵,蓉兰婆婆已经记下了………”

剑道傲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剑道傲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热门小说《总裁霸爱,老公请节制》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总裁霸爱,老公请节制》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总裁霸爱,老公请节制第19章:现实给了她狠狠一巴掌第19章:现实给了她狠狠一巴掌叶薇和艾琳约在了她们最初认识的那家奶茶店前。虽说她面上不在意,可是心里却忐忑不安,生怕厉空烈会找到自己。艾琳见她面色苍白,根本没怎么休息好,也以为是叶家的那些糟心事儿让她变成这样,心疼道,“微微,你放心,他们不要你了,还有我艾琳呢!我爸妈也喜欢你,还一直说要认你当干女儿呢,你要是不介意现在就跟我回家也成。”叶薇心里一暖,开玩笑道,“我这还不是怕抢了你阿

  • 热门小说《美女的贴身神医》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美女的贴身神医》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美女的贴身神医第十九章:喜欢谁/t“这个……我没意见,你问问子涵吧,她愿意就走。”韩天心中的感觉自己都不知如何描述。“子涵?”张敬问道。“好啊,我还正想着去看看这个流氓的村子是啥样子。你也别着急了,村里子信号本来就不好,回去就知道了。”张子涵一副微笑又很调皮的样子,见张子涵这样,本来还焦急的韩天不觉得也慢慢松了心。韩天走了以后,张子欣一脸的忧郁,闷着也不说话,张敬走了过来,抚摸了一下子欣的头发。“女儿啊,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可是韩天必

  • 热门小说《都市逍遥高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都市逍遥高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都市逍遥高手19章艺术行为“毅哥,什么十万?发生了什么事?”吴涛一脸迷惑,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跟什么。乐毅脸色很不好看,舅舅花了十万块买他平安这件事,舅舅在电话里只字未提,为了这个外甥,也许他也并不在乎这十万块。可是乐毅心里却过意不去,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自己惹出来的,却让舅舅来破费,为他买平安。“吴涛,今晚我们不回去吃饭,去外面酒店吃大餐!”乐毅忽然开口。吴涛一听要去吃大餐,眼睛一亮,然后耸了耸肩,道:“毅哥,我身上可没钱了。”乐毅说:“

  • 热门小说《特种兵之左拥右抱》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特种兵之左拥右抱》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特种兵之左拥右抱第19章:应聘保镖整个页面只有这一则招聘广告,“招聘保镖”四个大字下方,写着电话号码和地址,至于对应聘的要求及相关待遇,都没有提。林重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呼”地一下站起来,双目瞬间亮起。“没错,就是保镖!”身为部队顶尖兵王的他,即使别的东西都不会,至少还可以当保镖!凭他在部队历练出来的本事,以及在无数次战斗中磨练出来的技艺,当中南海保镖都绰绰有余。林重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将人才报往垃圾桶里一丢,就朝招聘广告上所说的地址

  • 热门小说《女总裁的贴身特工》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女总裁的贴身特工》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女总裁的贴身特工第十八章进局子王宇站在地面上如同洪钟一般,不动则已,这一动,手臂看似缓慢,却有一道道残影,脚更是在地上仿佛画圈一般。似乎有一道气伴随着王宇的脚尖,把地上的草都微微吹动了。老头子看着王宇这一套功夫,微微颔首,眼神中却露出了一丝惊讶,这个小伙子究竟是什么人?这套拳练得十分的正宗,简直快比上掌教真人了,而且看得出来,小伙子是练内家拳的,有一股内气在随着手掌翻动。旁边的小女孩儿也看出了神,虽然他看不出什么门道,但是看这小子练拳

  • 热门小说《都市顶级高手》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都市顶级高手》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都市顶级高手第十八章暗潮汹涌“我昨天晚上就已经说了,不要再去找杀神的麻烦,你偏偏以为自己了不起,我很失望。”暗影从包里面拿出烟点燃,轻轻的吸了一口继续说道:“至于你们两人,那实在是对不起,谁让你们看到了这一切呢。”“我们都是瞎子,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我们也是聋子,什么都听不到,我们也是哑巴,什么都不会说的,你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会保守秘密的。”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平时嚣张跋扈享受大好生活的纨绔呢,他们马上就开始抓住最后的生机说着违心的话。可

  • 热门小说《一夜迷情:老公轻点爱》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一夜迷情:老公轻点爱》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一夜迷情:老公轻点爱第十八章被发现了萧墨是铁了心要甩了穆珊珊,也对,像他这样有钱有权的男人,怎么会受得了女人给他带绿帽子。现在我有些能理解他为什么对穆珊珊这么绝情了,就跟我一样,我的眼里都容不得沙子,许嘉良背叛了我,就算是心再痛,我都会跟他结束关系,何况是一个男人,还是像萧墨这样的男人。“萧墨,你就真的不能原谅我了吗?”穆珊珊脸上的泪不听的滴落下来,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看了还真的是揪心,不过刚刚听了两人的对话,知道穆珊珊是背

  • 热门小说《重生之凰斗》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重生之凰斗》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重生之凰斗018青枝绿柳千歌正扶着墙往院子里走,外面传来一声呼唤:“千歌!”千歌脸色立刻变得柔和,抬头去看来人:“姐姐,这么快就把祖母送回去了?”雪千舞领着两个丫鬟快步走了过来,一见千歌肿的老高的脸就惊呼一声,怒道:“谁竟然……”顿了顿,道:“母亲打你了?!”千歌笑了笑:“除了她谁敢打我这个二小姐的脸呢。”雪千舞又气又心疼:“她早晨才打了你二十板子,现在竟然又打你巴掌,实在是太欺负人了!不行,我要去告诉祖母!”“姐姐等等!”千歌忙拉住她,“

  • 热门小说《深情与伤情》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深情与伤情》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深情与伤情第十八章你的一颗肾脏去那了南栀挣扎着不肯上驴车。陆离硬是搂着她坐上了驴车。陆离很阴险的和夏天说,“夏老师对吗?等会还有一个人要来看南栀,麻烦你告诉他,就说南栀和她丈夫回城了。”夏天只能点点头,同时问南栀,“南老师,那学校那边怎么办?”南栀被陆离紧紧搂着,只能探出个头来,她说,“看完病我会回去的。”“不,她不会回去了。”陆离扬着下巴,“她要跟着我回家。”“不,我会回去的,夏老师,告诉校长和孩子们,我会回去的。”南栀很倔强。她绝不跟着

  • 热门小说《猛男诞》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猛男诞》第18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猛男诞第018章气场强大的女人“眼哥,你真是文武双全啊!”齐娇娇不遗余力的夸赞道。独眼呵呵一笑,接着就开始摸索齐娇娇。两人在沙发上便大战了一场。罗军这一上午尽在快乐的玩耍。现在他已经是总裁面前的红人,又是司机。早已经不是保安,所以不会有人给他安排工作。罗军这货一上午在几个办公室里穿梭,和那些莺莺燕燕们插科打诨好不快活。罗军虽然色了点,但并不遭人讨厌,有时候开点带颜色的玩笑,那些少妇们反而比他更凶猛。就比如他坐了一个叫燕姐的座位。燕姐说道:“快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