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美女校花之最强兵王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0:01:16 来源:网络 []
书名:美女校花之最强兵王
第一章叶尘跑了

 “什么,叶尘跑了?”

 “几十个顶尖的特种兵和几十条军犬都守不住他?”

 龙将军闻言,满脸怒火的盯着着秘书,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样。原文163woman.com

 随后一只手宽大的手掌重重的拍在了办公室的桌子上,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一群吃干饭的废物,他们人呢,叫他们来见我。”

 一旁的秘书低着头然后偷着笑的说道:“将军,这会他们都在厕所拉肚子呢,估计是来不了了。”

 这秘书完全像是不怕龙将军一样,这边都龙将军都发火了,他还在偷笑,并且做出害怕的表情也有点假。

 “好你一个叶尘,天天给老子闯祸,还敢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逃跑!现在还无视军规,气死老子了。”

 龙将军也没有注意到秘书的样子,心思一想到叶尘就已经乱了。

 想不到这个混蛋,竟然不敢和自己赌那个约定偷偷的跑了,他一脸怒气又担心的骂道。163女性网

 想起这伙白痴又被叶尘下泻药,他又不由得回想起这个兵的惊人又可恶的战绩。

 叶尘:

 十三岁入选狼牙特种兵。

 十五岁成为狼牙军营最年轻的兵王。

 十六岁打遍各大军区无敌手,被誉为华夏的一把王牌利刃。

 十七岁斩杀世界十大兵王的其中一位,入榜世界十大兵王,同时入榜世界十大杀手排名。

 十五岁叶尘在比武大会上下泻药,全体兵王不堪一击,让他轻轻松松的成为最年轻的兵王。

 十六岁收集合个兵王的软肋并威胁他们,投机取巧打遍各大军区无敌手。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十七岁趁那位世界十大兵王与一名绝色女明星在解决生理需求的时候,将其斩杀。

 想起这些无赖的战绩,龙将军就有一点想撞墙的冲动,每一次都是使的歪招,每一次都沦为各大军区的笑柄。

 可是那家伙还美其名曰的道:不会用脑子打仗的兵才是傻子。

 对于这个兵,他是打不得也骂不得,只有把他供着,闯了祸得给他擦屁股,谁叫他实力强悍呢,没办法啊。

 这不前几天去保护白俄罗斯女王,看见别人绝世的脸蛋和身材,就忍不住各种偷窥,骚扰。

 最后有一天竟然有意的喝醉了酒,借着酒疯差点把白俄罗斯的女王给睡了。

 事后被白俄罗斯全国的兵王通缉追杀。来自163woman.com

 万万没想到最后这小子,竟然将所有白俄罗斯的兵王全身赤裸的挂在华夏边境线的树上。

 然而这不要脸的家伙还的在树下抽了根烟以教训的口吻道:“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脱”

 这都把脸都丢到国外去了。

 回到狼牙军营后,还可怜楚楚的把自己说成受害者,他差点被那个女色鬼给强女干了,还派人抓他,他是为了自卫才把他们晾在树上的。

 这把龙将军气的呀,差点气死,刚将他关禁闭,谁知道这混蛋还把看守他的兵王和军犬全部下了泻药。

 这个兵是让他既恨又爱,也是最能给他找麻烦的兵,想起这些种种劣迹竟然有点发笑了出来。

 这个叶尘的光辉事迹让人看了实在想笑,真想不出军营怎么出了这样一个人才,浮夸的兵王,一个泼皮无赖。

 “将军,叶尘有一封信给您。无删节美女校花之最强兵王免费阅读全文

 秘书低着头见将军思虑良久,手里颤颤巍巍的把手里一张皱皱巴巴的一张纸递给他。

 龙将军看到秘书害怕的表情在一旁皱眉道:“这个臭小子又要干啥?”

 接过皱皱巴巴的纸张,一打开信件,几个缺胳膊少腿的破字映入眼帘,把他刚刚平缓下来的心情,瞬间把他气个半死。

 死老头,臭老头:小心小爷我把你的床上都裹满风油精,让你知道什么叫菊花凉,满地伤,敢关小爷,哼哼……

 “这臭小子。”

 龙将军刚想笑骂那个小混蛋时,但看到后面一行字的时候,他不敢动了。

 因为那写着四个大字。

 “小心背后。”

 他突然感觉背后像是有冰凉的一把枪捅着他的腰间。网站163woman.com

 “呼……”

 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会心情,在心底暗骂道:“这臭小子实在就是一个流氓,混蛋,泼皮无赖。”

 现在这臭小子竟然敢拿枪捅他。

 然而后面却是响起一道得意的声音:“死老头子,小爷我是信守承诺的”

 “你自己说的,活捉你,这老不死的,就放我走的啊。”

 “想走,不可能。”龙将军恨恨的说道,虽说有有怒气,但更多的是担心。

 主要是怕他去南非复仇,这次关他禁闭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之前和他定了一个约定,只要能捉到他,他就放叶尘走,谁知道这家伙竟然现在就动手了,给他准备的机会都没有。

 不久前才安抚他下来,不希望他现在又去送命。

 一个月前之前。

 叶尘的小队到南非执行任务,后面就他一人回来了,浑身血淋淋的,后来才知道他们小队是全队覆灭了,当他发狂还去送命的时候。

 来了一个老头子,将他暴打一顿,叶尘才是消停下了来,安安分分的,也不知道那老头子说了啥,这倔的像驴的家伙就消停了下来,不过这也是好事。

 “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要去杀那伙畜生也是一年后,小爷我现在要去静海市,那小姑娘病重我得去医治她。”

 叶尘咬了咬牙,强忍住心中的悲伤,嬉皮笑脸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

 “砰!”

 大门突然打开,一个五花大绑秘书滚了进来,含着一只臭袜子,嘴里含糊不全的说道:“叶尘他想……想……对……您……不…利…利。”

 看到现在的状况,现在秘书一脸蒙逼不知道说啥了,嘴里自顾自的道。

 “这……这就走了?”

 叶尘二五跨八走到他旁边的,把他嘴里的臭袜子拔掉贱笑道:“谢谢秘书辛苦了的合作了,不过刚刚臭老头说要杀了你,哈哈。”

 “你……”秘书听见叶尘这句话直接气昏过去了。

 “还有老家伙,刚刚你打开那张字的时候已经吸入了颗粒飞尘状的泻药,要是不想去厕所呆一天的话………”

 叶尘转身离去,离去时眼里冒着泪花,这个军营可是他呆的最久的地方,突然要离开这里确实有点不舍,并且队友的死也是让他很难接受。

 走出军营的时候叶尘在心底暗暗道:“放心吧,兄弟们,去保护老头子的后人一年时间,我就去南非灭了那群畜生,就算死也要帮你们报仇。”

 刚刚还各种搞怪的他,想不到现在竟然都冒起泪花,强忍着欢笑走去军营。

 “臭小子,药呢?”龙将军急忙的喊道。

 “咻。”随即一颗乌黑的药丸飞了过来。

 龙将军,急忙吞了下去,他确实怕去厕所呆一天,因为这小子下手太狠。

 当他咽下药丸的时候,紧接着着一张字团也飞了过来。

 龙江军打开:“其实我没下药,那个药丸挺好吃吧。”

 龙将军砸吧了砸吧嘴道:“嗯,软软的,滑滑的,甜甜的,还可以。”

 “那是小爷的诱人污垢,哈哈。”

 “呕……”

 “臭小子,回来老子打死你。”龙将军暴跳如雷的骂道。

 ——最后,龙叔你们保重,我走了。

 看到字团里最后的一行字,霎那间,龙将军眼里冒起雾花,这小子突然就要离开了还有些舍不得呢。

 刚刚还想着打死他,现在就有点舍不得了,就是这样一个活宝,让他在枯燥的狼牙军营里,哭笑不得的度过每一天。

 “将军得派人找他回来吗?”刚醒过来不久的秘书见龙将军沉思许久没有说话,于是紧张的问道。

 “不用了,那小子估计已经上了火车了,又不知道那位姑娘要遭殃了。”龙将军摆了摆手很是无奈的说道:“出去了也好,他应该不会去做傻事了,要是他待在狼牙,女兵那边还不得闹翻天啊。”

 秘书汗颜的擦了擦额头的细汗,才想起来这个小祖宗可是经常夜闯女兵宿舍的主。

 现在这货胆子大到连女王都敢强来,回军营还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如此一来,走了也倒好,省的一天天的闯祸。

 欢迎乘坐T20次快车,祝您一路旅途愉快。

 “美女我看你有大胸之罩啊。”一名色眯眯的少年盯自己身旁一名美女硕大的胸脯不断的咂嘴道。

第二章小姐你有大凶啊

 这名色色的男子不是叶尘还会有谁。

 “你是算命的?”旁边那位美女挺着硕大的胸脯惊讶的问道。

 她想不到坐在自己身旁的这位衣衫褴褛,头发造型乱成一个鸟窝的男人还有点能力,果然人不可貌相。

 不过那家伙一路上一直盯着自己的胸看,显的怪不好意思的。

 “不是。”叶尘把手里的一张名片递了过去,还有意无意的还蹭了蹭美女的大胸脯。

 “流氓,无耻。”李佳玲通脸涨红转过身,看着窗外的风景,想不到今天竟然遇到了一个男变态。

 最让她没想到的是这家伙竟然还是收集二手女罩罩的。

 “我虽不是算命的,但是小姐你……”叶尘还没说完,旁边的李佳玲听见叶尘喊她是小姐,她就直接炸毛了。

 “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那个小……哦不……美女。”

 “不过你真有大凶,而且很糟糕。”叶尘的眼睛透过美女的衣服看到肉乎乎的两个大白球,再透视到两个大球的血肉里面竟然发现有一个的癌。

 看的叶尘都是喘息声越来越大,最后竟然不自觉的流出两道鲜红的鼻血。

 “你流氓……”李佳玲从小都没有被别人这样调戏过,想不到在这快车上竟然被这个农民工,一天之内给调戏了好几次。

 李佳玲的肺都快被他给气炸了,不知道怎么说话了,自己的胸大是骄傲,很多人想有都没有呢,到他那还说什么糟糕。

 那可不糟糕嘛,被一个农民工不怀好意的盯了半个小时,还贱贱的流出了鼻血。

 最可恨的是这家伙还盯着自己的胸露出贱贱的眼神,似乎要把自己看穿一样,这让她很不舒服,像是脱光了站在所有人眼前一样。

 就在李佳玲把叶尘当成流氓看待的时候,叶尘眯眯着深邃的眼眸慢慢的说出了她的病症。

 “你是不是经常感到自己有点胸闷,有时候自己的两个大白兔还有点痛,一痛就是痛半个小时,然后你自己就得慢慢的揉,才不痛!”

 说着,李佳玲就感觉自己是不是被这家伙偷窥来着,感觉他什么都特别清楚似得。

 自己是经常会有点胸闷,然后自己的胸脯也很痛,然后得自己揉,才慢慢消退的。

 “这就是飞机场的杀手乳腺癌啊,不过你这已经是晚期了,国外的医院都无能为力了,就算切掉那两个也没用了,不过嘛……”

 叶尘没有理会李佳玲而是露出贱贱的笑容,摸着下巴,眯着双眼,咂嘴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

 李佳玲心里咯噔一下,神情有些紧张,显然是被叶尘说的给吓到了。

 “不过什么?难道你会医?”

 叶尘搓了搓手,露出一口大白牙笑着点头道。

 “鄙人不才,刚好会治,想当初我们军营里的老母猪也是患了乳腺癌,眼看着就死了,几十头小猪没有奶吃,我帮它按摩按摩就好了,现在又生了几十头小猪崽呢,而且奶水很足的!”

 看着叶尘把自己和母猪比,李佳玲差点气疯掉,母猪有自己漂亮吗?

 母猪有自己这么婀娜多姿的身材吗?真没眼光。

 呸,我怎么也把自己和母猪比,都怪那个臭流氓把自己带入坑里去了。

 她才不相信自己患了乳腺癌呢,不过那说的又确有其事,估计去医院治一治应该就好了,毕竟自己都是护士,难道还会怕么。

 她才不要这个流氓治呢,一看叶尘就不是好人,还按摩,一看就是想占她的便宜。

 “哎…美女……”

 一路上各种和李佳玲搭讪,座位里时而传来银铃般的笑声,时而传来暴怒的声音。

 就在叶尘和李佳玲聊天打屁的时候快车响起一道声音。

 “静海市已到,请各位旅客做好准备。”

 “好了,小混蛋,不见。”

 李佳玲朱唇亲启向叶尘摆了摆手道。

 叶尘砸了砸嘴大声喊道:“如果想治的话来静海高中找我。”

 叶尘他现在想着就是马上去救助龙家的那个小姑娘,听老头子说拿小姑娘现在很严重,估计拖不到明天晚上了。

 看着李佳玲的身影挤进拥挤的人潮,叶尘也消失在了人潮中。

 他的目标的可是去救人,两人不顺路,不然按叶尘的脾气极有可能粘着别人。

 一路上有叶尘的聊天,枯燥的乘车时间也挺好玩的,虽然那家伙色色的,可是看的出为人很正直,突然分开离去,竟然有些舍不得。

 当李佳玲下意识想去留叶尘的联系方式的时候,发现对方已经消失在了茫茫的人群中。

 “哎。”

 李佳玲叹了口气,竟然有些难过,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何,和一个刚认识的人都会这样。

 炎热的九月,拥挤的出口。

 叶尘提着一个小包挤在人潮中,不耐烦的骂道:“这破城市这么挤……”

 就在叶尘烦躁的时候,一个身穿黑色劲装,身体苗条的美女挤了过来。

 顿时叶尘烦躁的心情没了,貌似还有点喜欢这拥挤的模样了。

 “我草,这身体真软。”

 “我去,这腰好细。”

 “我…………”

 叶尘和劲装女子挤在一起,不由激动的感叹道。

 由于太过于挤了,劲装女子也发现身后的叶尘有些异样。

 她转身朝叶尘抱歉道:“不好意思,这里太挤了。”

 她感觉身后的这个男子像是农民工一样,呆呆的,穿的好土,她想不到怎么会有这么打扮的人。

 叶尘看到劲装女子的时候,心里更加的感叹。

 “这脸太棒了,完美的瓜子脸啊,就像上天精雕细琢的一样,和刚刚在车上遇见的那位美女竟然平分秋色。

 看到叶尘没有说话,以为叶尘生气了,于是那名劲装美女小心翼翼的拍了拍叶尘。

 当叶尘感叹完,看到那名劲装女子拍了拍自己,才反应过来。

 “啊……啊,没事。”

 “再挤挤就好了。”

 叶尘最后一句含含糊糊的笑道。

 “嗯嗯,谢谢。”

 少女听到叶尘的答复,才颔首转过去,如果她要是听见叶尘的第二句话,估计会气死。

 他俩就这样挤在拥挤的人潮里,等待着检票出去。

 这里时不时又挤一下,挤的叶尘她俩都动不了。

 叶尘在心里暗喜道:“静海的美女真开放,还喜欢往我身上挤动。”

 “看来,来接这个任务,还挺好玩的。”

 前面的那个劲装女子一会挤一下又动一下的,完全把叶尘弄的心花怒放了。

 毕竟他还是十七八岁的少年,那受的前面那个美女的扭动。

 况且身材又好,人还长的不赖。

 可谁都不知道,叶尘此时心底不断的在默念:“固守本心…卧槽,不行受不了……”

 “呔!妖精,别动了。”

 前面的劲装女子突然也被叶尘的这道声音吓到了。

 就在叶尘的一道大喊声中,所有人疑惑的眼神看了过来。

 

第三章人冥币

 劲装美女随着一愣,随后俏脸埋得低低的。

 刚刚是由于太挤了,才扭上扭下的,谁知道后面这家伙来了句………

 真是丢死人了。

 渐渐的人群开始疏散,人群不再拥挤,个个都像从蒸笼里出来的一样,后背皆是湿透,匆匆的跑回家去,这实在太热了。

 唯有叶尘一人大摇大摆的坐在一旁的座位上了,也不急,像是在等着谁一样。

 另一边那个劲装女子,从拥挤的人群中跑到了一个角落里,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大笔钱,整整有五六万。

 这个钱就是从刚刚那个穿的像农民工身上偷的,不然谁会去他身边蹭来蹭去的。

 “还以为本姑娘喜欢你啊,本姑娘不过是想偷东西而已。”

 “呼……这么厚一沓不辛苦本姑娘,牺牲色相去偷。”柳静露出狡黠的眼眸。

 她警惕的看了看周围没人,慢慢的数起了手里的钞票。

 那几沓钱里,表面上都是一张张红彤彤的毛爷爷,看的她是心里都是乐翻了,这么多钱。

 可当她往下数的时候,吓的立即把那一沓钱扔开了,拍着上下起伏的胸口吓道。

 “我草,人冥币!”

 “吓死,本姑娘了。”

 等她把后面的几沓毛爷爷都翻了个遍,除了表面是真正可以用的钱,里面全部是人冥币。

 “气死本姑娘了。”想不到今天被那个家伙给耍了,还让他占了这么久的便宜。

 柳静气的灵动的眸子都快冒出了火了,弄了这么久得的竟然是几沓人冥币,论谁都会气愤的。

 柳静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吗,发现里面的钱包没了。

 “糟糕!被那家伙偷了。”柳静想不到自己出来竟然遇见同道中人了,而且对方还比她厉害。

 什么都没挣到,还赔了一个钱包,这个亏她才不愿意吃,她一定要让对方尝尝苦头。

 柳静眼眸里冒着怒火看着周围疏散的人,她完全没有看见刚刚那个家伙。

 气的柳静跺了跺脚,当她充满怒火的眸子再一转。

 看见一个身穿黑色短袖和一条宽松的休闲短裤少年,坐在一个角落的椅子上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还翘着个二郎腿!!”柳静心里愈发的冒火。

 柳静被怒火气昏头了,完全没有意思到叶尘才是受害者,是她去偷的对方的钱,才反被偷的。

 柳静迈着大步跑过去,指着叶尘的鼻子怒气冲冲的骂道:“臭不要脸的,敢耍本姑娘。”

 然而叶尘却没有理会她,从容不迫的念道:“柳静,今年18岁,燕京……。”

 “你,怎么知道。”柳静顿时不敢破口大骂了,对方对她的信息好像一清二楚的一样。

 于是一脸紧张的看着叶尘,生怕叶尘是那伙人,故意等自己进套,想到这里就想往后退逃跑的趋势。

 “嘿嘿,不要紧张美女,我就说嘛,静海的美女怎么这么热情,还不要命的往我身上蹭。”

 “原来是想偷我的钱啊,怎么样,那人冥币你喜欢么?”

 “哈哈!”

 叶尘扬了扬手里的身份证一副调笑的看着柳静道。

 “喜欢,你妹啊,快把本姑娘的钱包还给我。”柳静似乎知道对方并不是朝自己来的,于是又双手插着小蛮腰气愤起来。

 “我若是不给呢?”叶尘一副好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小美女。

 他自认为自己算是不要脸就算了,谁知道又冒出一个更加不要脸的小美女出来,还是一个小偷。

 柳静偷了他的钱,他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想不到她竟然朝自己发火起来,还有没有天理了,难道长的漂亮就可以如此不要脸。

 那按照这个想法,自己的颜值那不是可以建十座万里长城了啊。

 柳静看见对方是故意调戏他,于是她一只洁白的小手迅速朝自己的钱包抓去。

 叶尘那只宽大的手掌以更加迅速的速度把柳静的小手抓在大手掌里,柳静完全挣脱不了,不由得怒道。

 “臭流氓,还放开本姑娘的手?”

 “不放!”

 “哇,小手真滑,怎么想着出来当小偷呢。”叶尘抓着柳静的手调戏道。

 “臭流氓,快放!”柳静也急了,想不到叶尘如此的不要脸,竟然大庭广众上抓着她的手不放。

 她猛的一抽手也抽不出来,实在想不到,叶尘那家伙是什么怪物,力气这么大。

 “流氓,你叫我流氓?我怎么流氓了?”叶尘一脸疑惑的看着柳静由于发怒的俏脸铁青的小脸。

 “你还不流氓?抓着本姑娘的小手,耍流氓。”柳静铁青着俏脸怒道。

 “看来你还是不知道哥的流氓底线啊。”叶尘猛的一拉,把柳静本就娇弱的身体拉了过来。

 柳静一把坐在叶尘的怀里,原本还是铁青的小脸,现在由于太过羞涩瞬间通红了起来。

 “臭流氓,放开。”柳静猛的喊了起来,引来了周围人的目光。

 周围的群众看着叶尘和柳静,一脸疑惑,一个身材苗条的美女坐在一个少年怀里。

 旁边的路人议论纷纷。

 “流氓调戏美女啊,咱们要不要出手啊。”

 “你眼瞎啊,看着像是情侣吵架啊,咱们还是别管了。”

 “不像啊,女的喊臭流氓啊。”

 “你这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了吧,这年头喊爸爸的都有呢。”

 “原来是这样啊,现在的年轻人真会玩。”

 “各位见笑了,家教不严。”叶尘脸不红,心不跳的朝路人抱了个拳,略带歉意道。

 “老婆,来亲一个,不然别人都以为你老公在强抢民女呢。”叶尘从柳静的后背搂住她的娇躯,散发着雄性的气息,一口暖暖的气吹向柳静的雪白耳畔。

 弄的柳静心里七上八下,更加的恼火,这家伙竟然喊自己老婆。

 那群路人是智障吗?哪里像情侣了明明是美女和臭乞丐好吧。

 “混蛋,放不放手?不放手,本姑娘阉了你。”柳静从小到现在还没有被异性如此亲密接触过,

 现在被这家伙如此的轻薄。

 “没天理了,老婆要阉自己的老公。”叶尘大声的朝不明白事情真相的路人大声嚷嚷道。

 “太不懂妇道了,还要阉了自己的老公。”

 “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那小伙也是能忍受。”

 “就是,不过就是有一张面皮而已,想不到心地如此狠毒。”

 旁边驻足的男路人听柳静要阉了自己的老公,身为男人的他们皆是不满的议论纷纷。

第四章亲我一口

 “啊…臭混蛋,我要杀了你…”

 柳静听到路人不分是非的骂起了她,她多无辜啊,被占了便宜还被骂。

 她在叶尘宽大的怀里各种拼命的挣扎,但身体还是纹丝不动。

 叶尘不管柳静暴怒的心情,在他耳畔吹着热气轻轻的说道:“嘿,老婆让我亲一口,我就放了你。”

 “臭流氓,你做梦……本姑娘死也不会让你亲的。”柳静听到这流氓家伙说的话,恨恨的破口大骂道。

 “哦?是吗!”随着叶尘的大嘴强行朝柳静的小嘴捂去。

 柳静眼睁睁的看着叶尘的嘴离自己越来越近,由最开始暴怒的情绪转为了害怕。

 她从小都没有与异性接触过,今天全身上下不但被摸了个遍。

 现在还要把保留十七年的初吻给这个流氓夺走。

 “呜………”

 “你可恶,呜……”

 柳静看自己挣脱不了,哇的一下哭了出来,梨花带雨的。

 叶尘本还想调戏她的一下,看见柳静刚刚还很强势的她突然像柔弱的小女子一样哭啼啼的。

 让叶尘都开始心软了起来,女生哭真是一把无形的核武器。

 竟然让他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叶尘,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你个混蛋,不知道人家是第一次偷钱吗?给我偷一次难道要死吗?”柳静在叶尘怀里动弹不得便开始噼里啪啦的开骂了起来。

 像是她偷钱还有理了,叶尘这个被偷者无奈了起来。

 “你还摸我,你还想亲我………呜………”

 “我………”叶尘刚想接话,柳静又是一阵责怪的娇骂。

 “你什么你,是不是看本姑娘漂亮就想……”

 “你个混蛋,还不放开本姑娘。”柳静理自气壮的向叶尘命令道。

 让叶尘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我说姑娘,你偷我钱,你自己来我身上摸,我都没说啥。”

 “还有现在你坐在我怀里是你自己找的吧。”

 “你不动手,我会为难你?”

 叶尘也是无奈的把心里的话,像倒苦水一样,全部倒了出来。

 柳静坐在叶尘的怀里想了一下,还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不过她还是硬气道。

 “哼,就凭我是美女,你不懂美女有优势吗?”

 叶尘把她放开对她无语的逻辑道:“小爷没空陪你玩了,我还赶着去救人呢,拜拜。”

 “哼,谁喜欢在你怀里躺着啊。”柳静一把起来刚想转身离去。

 不过当她刚一转头就看到前方一伙来势汹汹的黄毛,霎那间整个小俏脸都僵了。

 于是立即把头重新的埋在叶尘怀里,叶尘刚整理好衣服想离去,谁知道这姑娘将然一把扑到自己的怀里来了。

 路人看到情况也是得意的道。

 “你看是吧,那女的自己钻那帅哥的怀里去了。”

 “的确,果然是夫妻,还好没动手。”

 “难道是我魅力大增?这姑娘舍不得我走?”叶尘在心底臭屁自恋道。

 不过当他看见三个手里拿着棍子的黄毛,朝这边走来的时候就知道了。

 估计是这个比他脸皮还厚的小姑娘惹的。

 看到来势汹汹的三人,叶尘看向把头埋在自己怀里的美女调侃道:“我说美女,不要这样迷恋哥好吗?”

 “你不是说不想坐在我怀里,这么现在还主动的扑到我的怀里来了,莫非是想追我?”

 柳静躲在叶尘的怀里压低了声音恨恨道:“别臭不要脸,本姑娘躲几个人而已,别想多。”

 “是那三个面露凶光的黄毛吧,不过我可惹不起,我还是走了。”叶尘拔腿就朝旁边走去。

 可谁知柳静把她搂的紧紧的,像是小媳妇送丈夫外出依依不舍的模样一般。

 “臭流氓帮本姑娘一次,我一会请你吃大餐。”柳静有些紧张的道。

 “我可还得去救人,你的大餐我吃不起咯。”

 “不过嘛,要是你肯亲我一口的话,我就帮你。”叶尘一脸贱笑的威胁道。

 “你做梦,还想趁机威胁本姑娘。”柳静一副怒气铮铮的骂道。

 想不到这个叶尘这家伙还想趁火打劫,自己明明答应请他吃饭了,想不到他还想要自己亲他,真是一个混蛋,英雄救美这么好的机会竟然还不要……

 “那我走了。”叶尘拍了拍屁股,一副你不亲我,我就不帮你小人得志的模样。

 这可把柳静气的够呛,想到自己一会要被那伙小混混抓住的后果不堪设想。

 又想到叶尘要亲他,才肯帮忙,那副贱贱的模样,她才不受那家伙的威胁。

 突然柳灵光一现,小嘴往上翘,朝那伙小混混喊道:“黄毛你还敢追到这来,是还没吃够本姑奶奶的断子绝孙脚?”

 为首的一个黄毛那个气啊,这个古灵精怪的小皮丫头,现在竟然不怕自己了还敢挑衅他。

 想到昨天被踢的那一脚现在小弟弟都没有勃起来,心里更加的气愤。

 昨天在酒吧喝了点小酒,走到酒吧门口看到一个长得非常好看的美女于是上去勾搭,还没搭上几句就被柳静那美貌吸引住了。

 接着酒劲,想强来,谁知道被她一记断子绝孙脚给踢倒了。

 现在当着这么多人,还被她这么一提,心里更加的恼火,自己可不是昨天醉酒的模样了,有带了两个小弟,今天她还想逃走是不可能了。

 今晚一定要让要让柳静尝尝他们三个兄弟的大棒。

 不过这丫头,今天不慌不忙,还敢挑衅他,莫非有帮手?

 不过当他看到柳静身旁那个十七八岁的小屁孩之后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小子,你想当护花使者?老子就把你打的你妈都认不出你,要不要叫你的兄弟啊?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不过我也会连你兄弟也打死的。”

 黄毛二话没说就招呼身旁的两个小混混朝叶尘冲去。

 然而柳静在一旁露出狡黠的笑容,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道:“加油哦,本姑娘为你助威。”

 叶尘也是一阵无奈,自己不过是调戏了一会美女,上来一个小混混二话不说就朝自己冲来。

 这三个黄毛完全就是智障啊,自己都没说要帮忙,他们就朝自己冲了过来。

 本来他是赶着去救老头子的孙女,没有闲工夫管这种破事,现在既然对方想打的他妈都不认识他,还污蔑自己自己的兄弟,那就得死。

 那就只有让对方知道知道,什么才叫做他妈都不认识他,什么叫做死字。

 他的兄弟,没有谁可以随便提起来的,他的兄弟们刚走,整个军营都没人敢提,这个黄毛竟然敢提他的逆鳞,真是找死。

 三名黄毛小混混没有去理会柳静,反正她今天晚上是跑不了了,目前就是要干掉这个碍眼的小子了,只有手里的棍子朝叶尘的脑袋和抡过去就完成了。

 “呼…虽然我不想惹事,但也不怕事,辱我兄弟者唯有死。”叶尘扭了扭脖子向那三个黄毛勾了勾手挑衅道。

 “麻痹,还猖狂。”老二老三个给老子往死里打。

 “好嘞。”两名小混混露出黄汕汕的牙齿恶狠狠的笑道。

 上次在一所高中也是教训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说要叫兄弟,后面连他兄弟都是一起打的半死,他们似乎看到之前的景象了。

 在一旁的柳静也是为叶尘捏了一把汗,她刚刚已经打了警察的电话,只要他能撑十多分钟就行了。

 “臭流氓,小心背后。”柳静捂着小嘴惊讶大声喊道。

美女校花之最强兵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美女校花之最强兵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8章

    原标题: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8章小说名: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第8章缘由一行人进了府,在府外只觉楚国侯府庄严大气,入了里才知晓里间的奢华,正面五间上房,皆是雕梁画栋,两旁穿山游廊,景色优美。入得正厅,秦氏也懒得再装模作样,脸上温婉的笑容早就褪尽,她坐下后直接道:“老爷,将此次接她回来的缘由与她说了吧。”楚悍远喝了口茶,这才道:“娇儿,芸儿你们也坐下吧。”坐了这么久的马车是真的很累,就算心下再讨厌这一家子人楚梓芸也不会折腾自己,他说坐那便坐呗。等她和楚梓娇都坐下后,楚悍远这才道:“芸儿,你今

  • 宠婚缠绵:溺宠甜妻吻不够8章

    原标题:宠婚缠绵:溺宠甜妻吻不够8章小说书名:宠婚缠绵:溺宠甜妻吻不够第8章我的小未婚妻,漂亮吧顾婷上下打量着顾浅,“这身衣服倒是不错,适合你,显得清纯。”顾浅赶紧解释:“跟舒薇借的,昨天妈说了,让我重视一些。”顾婷点点头,面上毫无愧色。堂堂顾家二小姐,还要借同学的衣服穿,她也不觉得寒碜。顾婷接着说:“不过你这身儿,不符合谢绍宗的口味。他身边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性感,你穿成这样,他哪里会喜欢?”她从自己衣柜里扒了很久,找出一件旧礼服,扔给顾浅。“换上这个。”顾浅不敢忤逆她,回到自己房中换了。深紫色

  • 先婚厚爱: 闪婚老公好神秘8章

    原标题:先婚厚爱:闪婚老公好神秘8章小说名字:先婚厚爱:闪婚老公好神秘第8章太羞耻了呃,好霸道。他谁呀!小脸红的像是要燃烧起来!等莫小陶反应过来,厉斯夜已经开车离开。“混蛋!好想咬死你啊!”莫小陶冲着他离开的方向喊道。不就是把他的名片撕掉了吗?这个变态,竟这样对她!骂了几句,莫小陶抓抓乱糟糟的头发。还好今天不用上班……不然,这个时候才过去,得扣掉多少工资啊!莫小陶跑步回家。什么时候开始,跑步成为她最大的爱好。心情好了,跑步。心情不好,跑步。像现在这样心情复杂、百感交集的时候,更应该把跑步当成一种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8章

    原标题: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8章书名: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第8章回赫府负责?负责你丫丫!加上皇宫里那一遭,她这算是扯平了,负什么责!赫云舒顺着原路离开,之后,简单的辨认了一下周围,就凭借着原主的记忆来到了赫府门前。赫云舒刚准备进去,就看到那门房看到她跟见了鬼一样,啊呜一声就跑进去了。赫云舒也懒得理,径直就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只可惜,才走到半道儿上,就被一个丫鬟拦住了去路。赫云舒瞧了瞧,这丫鬟是她那位继母身边的,叫春桃。眼下,那春桃站在她面前,嫌弃地捂着鼻子说道:“大小姐,夫人请您去正厅问

  • 娇妻难宠:总裁的新婚秘爱8章

    原标题:娇妻难宠:总裁的新婚秘爱8章小说名:娇妻难宠:总裁的新婚秘爱第8章要不要嫁给我顾北庭的话仿佛一个重磅炸弹,炸得他们理智全无,久久没办法回神……关美珍脸色煞白,一脸难以置信。怎么可能?他怎么会跟那个贱丫头搞在一起,这个魔头不是不近女色吗,怎么会……想到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骂那个男人是野男人,还说他有病……越想关美珍的脸色越苍白,这下不知道那个魔头该怎么对付他们了……叶星辰浑浑噩噩的跟着顾北庭从餐厅出来,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就在刚才,她亲手结束了自己为期三年的爱情,还被人侮辱,连累她

  • 爱在向阳处,等你8章

    原标题:爱在向阳处,等你8章小说名字:爱在向阳处,等你第一卷惊艳了时光第8章凌忍并不会哄女生凌忍本来以为一切都已经谈好了,她跟他去公司,她等着,他派人买好裙子送给她,她就可以满意地离开了。至于买裙子的钱?从苏牧的工资里面扣就好了。陶陶此刻有点紧张,因为凌人的气场比较冷,而她即将开口讲的事情并不那么令人感到愉快。当初陶陶被瀚文集团辞退的时候,跟人事部的人要过她的考评分来看,她只是想知道究竟是在哪些方面做得不够好,因此不能胜任那个岗位。结果陶陶发现,所有的负面评价都是从周年庆典以后才开始的。在此之前

  • 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8章

    原标题: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8章书名: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第一卷初显身手第8章可恶的乡巴佬姐姐“娘!”夏筱萱怒气冲冲地拉着梅氏的袖子,说道:“管她是不是真的,直接打出去就是了,咱们夏家只有我这么一个大小姐,那个乡下丫头算什么玩意,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夏哲翰乡下的原配嫡女,夏筱萱时常从祖母口中听过,早已很不耐烦那个乡下的死丫头。不过是一个裤脚沾满泥巴的乡巴佬而已,也想做她姐姐?做梦吧!光想象到往后京中闺友知道她有这么一个乡巴佬姐姐,她就已羞得满脸通红,无地自容,若是再带出去见人,她夏筱萱的脸面往哪

  • 鲜妻好甜:帝国总裁限量宠8章

    原标题:鲜妻好甜:帝国总裁限量宠8章小说名字:鲜妻好甜:帝国总裁限量宠第8章强词夺理的男人翌日,清晨,苏小南悠悠醒来,却发现自己居然是在沈浩川的卧室!他的床、他的枕头、他的被子!天啊!自己怎么又在这张床?那家伙呢?苏小南四处打量,却发现辉煌如宫殿般的卧室里,却没有沈浩川的踪影。“呼……”她松了一口气,暗道:“好像不是一起睡的?”苏小南侥幸的念头刚冒出来,突然一扇门推开,沈浩川浑身水气从里面走出来。看样子,男人刚刚洗了个澡。“你醒了?”“你怎么在这里!”苏小南下意识地护住胸口。“你昨晚在哪里睡的?

  • 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8章

    原标题: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8章小说:粉嫩娇妻:禁欲总裁,求放过!第8章M.E研发产品被盗泄露别墅大厅。司傲霆信步走了进来。所有仆人恭敬地弯着腰,异口同声称呼。“少爷!”声音整齐划一,气势十足。司傲霆的眼神,径直扫向沙发。一个穿着香奈儿套装的中年妇女,梳着一丝不苟的发髻。手里,牵着一个穿着公主白纱裙,不停抹泪的妙龄女子。两人一起坐在沙发内。看到司傲霆来了,贵夫人一脸和蔼的笑容,站起身。“小霆,你来啦!”司傲霆将眼底的冷意掩掉,淡漠的脸上,勾起一抹极有分寸的笑。“这么晚,姑姑怎么来了?”“

  • 邪魅皇叔狂宠妃8章

    原标题:邪魅皇叔狂宠妃8章小说书名:邪魅皇叔狂宠妃第一卷风起青龙第8章皇叔还会看病楚青歌正暗自想着,却突然发现,视线里出现了一抹修长挺拔的俊朗身影。定睛一看,她不由地愣了愣,这不正是大名鼎鼎的摄政王吗?这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呢!还好她没在背地里说这位摄政王的坏话。眨了眨双眼,楚青歌思考着,自己是不是该说些什么才好呢?而不等她开口,楚寒殇已经率先开口道:“还没传太医?”说着,他那凌厉的目光投向了小德子,顿时把小德子给吓了一跳。在楚寒殇那凌厉目光的注视下,小德子一阵惶恐,急忙出声回答道:“回王爷,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