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盛世宠溺:总裁的天价娇妻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9:38: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盛世宠溺:总裁的天价娇妻

第一章 盛大婚礼

今天的a城显得格外热闹,因为这一天是南宫少爷新婚大喜的日子。163女性网A城上流社会的绝大多数人都收到了请柬。而这些人也不敢怠慢,早早的来到了举行婚礼的教堂等待,不过他们可不是单单来看热闹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能够借机讨好南宫家族,能让自己家成为他们的盟友,能够借机发展强大自己。

“少夫人,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请你尽快准备好!”化妆室的门突然被人推了开来,一个佣人打扮的女孩子,虽然她称呼对方为少夫人,可是眼里却没有半分尊敬之色,反而有着淡淡的嘲讽。

“嗯,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林若夕为自己画好眉毛之后就放下了手中的眉笔,看着镜子中穿着一袭白纱的自己,心里百般不是滋味。按理说今天是自己的大喜之日,她应该高兴才是,刚何况她要嫁给的是南宫瑾,国内现今首屈一指的高富帅,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可是她的内心涌过一阵难言的悲凉,他们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呢!

“少爷好!”

南宫瑾微微颔了颔首,随即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先出去,待那人走远之后,他才迈开步子来到了女人身边,看着林若夕映在镜子中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好看的眉头不禁微微的皱了皱。他用节骨分明的手轻轻撩起被林若夕放在肩后的长发,倾身贴近女人的耳旁小声的呢喃道:“我的夕夕果然很漂亮呢,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你的表情,不知情的人看了还以为我们夫妻不和呢!笑一笑!顺便多说一句,我劝夫人你不要动什么坏心思了!因为无论怎么样今天的这场婚礼都会顺利进行。原文163woman.com

听到这话,林若夕的嘴角下意识的想往上扬,可是最后还是失败了,心头的苦涩也更加浓重,这种情况下自己又怎么笑的出来呢?

南宫瑾把对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林若夕不想嫁给自己的表现。男子恶狠狠抬起女人的下巴,迫使对方和自己对视,咬牙切齿的开口说道:“林若夕,我不妨告诉你吧!今天他也在受邀之列,不过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成为我南宫瑾的妻子。”

“你放开我!”陆若夕终于忍无可忍,出手一把拍掉了男人掐住自己的手,望着对方的眼神也变得凌冽了起来,“南宫瑾,我都说了我们之间的事情不要把其他无辜的人牵扯进来,你要对我怎样我都没意见,但是请你不要把不相干的人牵扯进来!”

“呵呵,看来你们俩之间还真是有不少故事啊!不过他可不是什么不相干的人,所以我一定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南宫瑾心里的怒意越来越大,在他看来,林若夕之所以会一直强调这个问题全都是为了保全苏世凯,甚至不惜牺牲掉自己的婚姻来维护他,难道在她心里苏世凯真的已经重要到这种地步了吗?

面对南宫瑾的强词夺理,林若夕已经不想再过多的解释些什么了,自顾自的转过身继续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妆容。她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对方都不会相信。与其是这样,还不如直接保持沉默,放弃那些无谓的挣扎。

而对方这样的反应才是最让南宫瑾感到挫败的,让他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他嘴角出现了一抹极为嘲讽的弧度,眼神也变得越来越苍凉,在呆愣了半响之后才艰难的转过身,快步向外面走去…….

第二章 暗流涌动

铃声敲响,在众人的期待之下,新郎终于挽着新娘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里。推荐163woman.com虽然此时此刻新娘戴着头纱,可是还是有不少眼尖的娱乐记者认出了她就是消失了三年之久的林氏千金林若夕,大家不禁在心里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这林若夕突然失踪了这么久怎么又突然出现了,而且成为了南宫瑾即将要娶进门的妻子?传言不是说她和苏家大少爷才是真爱吗?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啧啧,看来豪门里的水果然很深!

而林若夕看着站在最前方的神父,忽然生出了一种想要逃离这一切的冲动。她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在神父的面前许下一辈子的誓言,这样想着,挽着那人的手不禁加大了几分力度。

南宫瑾的脸上却一直挂着最为得体的笑容,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那女人情绪上的变化,而前进的脚步在眼角的余光捕捉到某个人的身影之后就陡然间停了下来——

“老婆,我们在宣誓之前是不是得好好感谢感谢我们的媒人呢?”虽然是询问的口气,但是男子已然微微调整了自己前进的角度,径直的向那人走了过去。

林若夕就料到南宫瑾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和自己走完这场婚礼的程序,现在果然开始发难了,她现在只能默默的祈祷苏世凯能够保持清醒,不然这场闹剧将会变得越发不可收拾。

而苏世凯此时表现的一脸平静,可是一直放在身侧的两只手不禁慢慢的紧握成拳,他已经退让到这个地步了,可是为什么对方还要对自己步步紧逼呢?如果早知道是这样,当初他是怎么也不会让林若夕回来的。

“凯,谢谢你!谢谢你这几年对夕夕的照顾,也很感谢你能让我们相遇,并且结为夫妻!可是你这个臭小子,打算什么时候把女朋友带回来让我们替你把把关呢,咱们兄弟几个可是等着喝你的喜酒呢!”南宫瑾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的不妥之处,仿佛真的只是铁哥们之间最寻常的寒暄和打趣,可话里究竟暗藏了什么样的深意恐怕只有当事人才能领会了。

“不急!”苏世凯淡淡的吐出两个字,眼底浮动的那抹情绪令人捉摸不透,“这事儿主要还得看缘分,缘分到了一切都会水到渠成的!”

缘分?林若夕心中一痛,看向对面那人的眼神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自己欠他的真是越来越多了,眼前这个温润如玉的男子最终还是被自己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得到这个答案,南宫瑾有些不以为意的努了努嘴,“嗯?你说的也有道理,我和夕夕就是这样,不管发生了什么,最后我们还是会找到对方。但如果两个人之间没有缘分,那就算再怎么费尽心机也无济于事,所以啊,在感情这件事情上我和你一样都很相信缘分!”

苏世凯又如何听不出去对方话里的嘲讽之意,但当他感受到旁边那束祈求的目光后便只能按捺下心中那抹不快,硬生生的扯出了一个微笑来回应对方。

“少爷,时间快到了!”管家尽职尽责的走上前去小声的提醒道,在场的宾客也被新郎这个突兀的举动给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这走到一半就和亲属聊起天来算是怎么一回事?这可是在结婚呢!!

“嗯!知道了!”南宫瑾依然是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样,回头十分宠溺的对站在自己身边的女人开口说道:“老婆,我们先去宣誓吧!等有时间的时候我们再和凯好好叙叙旧吧!”

林若夕轻轻的点了点头,心中也终于松下来了一口气,天知道这两人刚才在说话的时候自己有多么紧张,生怕南宫瑾再说出什么话来刺激苏世凯,到时候两人肯定会把这场婚礼给搅黄了,他们三个人也会越来越纠缠不清……

第三章 物是人非

婚礼终于结束了,此时南宫瑾正在外面应付那一大帮子宾客,林若夕不喜欢这种和不认识的人打哈哈的事情,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溜走了,所幸的是南宫瑾也没有多加阻止,就任由他这样“临阵脱逃”了。

林若夕一回到休息室就将婚纱给换了下来,她看着挂在自己面前的那一袭白纱,嘴角不由自主的微微向上扬起。这件婚纱是她他大一的时候亲手设计的,为了能够设计出自己理想中的婚纱林若夕可是花了不少功夫,为了能够将它制作出来,她可没少让南宫瑾和苏世凯为自己跑腿。

自从那以后,林若夕最大的梦想就是穿着这件自己设计的婚纱嫁给自己最爱的男人。可是现在婚纱和新郎都是曾经自己最理想中的样子,可是为什么自己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呢?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物是人非吧!想到这里,林若夕脸上的那抹笑意就变得有些苦涩起来了。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怎么?没能穿着它嫁给苏世凯你很遗憾吗?呵呵!不过这辈子你注定只能是我南宫瑾的妻子,即使我有一天玩腻了,也轮不到其他任何男人来指染我的女人!”南宫瑾站在休息室的大门出去幽幽的开口说道,眼中的那抹冷意不言而喻。

他把全部的宾客送走之后就急急忙忙的往这边赶过来了,因为他刚才就注意到这女人的脸色有些苍白,所以才一直放心不下。可没想到他一进来就看到林若夕已经将婚纱换了下来,现在正一个人呆呆的盯着婚纱发呆。这让南宫瑾想起了林若夕曾经说过她想要穿着这件婚纱嫁给她最爱的男人,那么此刻她表现的这么黯然是因为今天作为新郎的他不是她最爱的男人吗?那么她最爱的人真的是苏世凯而不是自己吗?

“没有,你想多了!”见南宫瑾来了,林若夕又回到了那种生人勿近的防备状态,好像只有这样她才能在这个男人面前保留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

而林若夕这种不冷不热的模样才是最让南宫瑾感到窝火的,他宁可她和他吵、和他闹,也不要她用这样的方式来做无声的反抗,这会让他感觉到自己是真正的失去了眼前这个曾经让自己深爱过的女子,亦或者是这个一直都让自己深爱着的林若夕。

“今天晚上我要去国外出差,一会儿你就和管家一起回庄园就行了。至于其他事情都等我回来再说吧!”

出差?正在收拾化妆台的林若夕听到这话手中的动作一顿,今天晚上是他们的新婚之夜,他却打算出差?她想南宫瑾肯定是故意这样安排想来恶心自己,也罢!短时间内她也没有办法坦然面对这个男人,就更别提和他同床共枕了。推荐163woman.com

林若夕的一言不发让南宫瑾再次感受到了那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他发现现在无论自己做什么她都是这么一种事不关己的态度,要是换做是在以前,林若夕早就和自己开始闹了,她会用尽各种办法让他留下来陪着他,也会仰着一张倔强的小脸质问他自己和工作哪个对他来说更重要,而不会像表现得像现在这么的平静。

“在我回来之前,你不准擅自离开庄园半步!你可别想着趁着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偷偷摸摸的去见某人,我是不会让你如愿的!”

“你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听到这话,林若夕才转过身来一脸不满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男人,“我到底是你的妻子还是你的犯人?难道我以后要和什么样的人交往都要先经过你同意吗?我想《婚姻法》中还没有这样的霸王条款吧!”

看着林若夕一脸不服的模样,南宫瑾心里的郁闷才消失了那么一丢丢,不过他很快就想到林若夕之所以反应可能真的打算偷偷的去见别的男人,所以在自己提出打算出差的时候她才会表现的那么淡定,说不定这女人的心里早就乐翻天了,这样想着,南宫瑾便觉得自己更加生气了,“呵呵,夕夕,你难道忘记了为什么会有今天这场婚礼了吗?你现在有什么资格来和我谈条件,所以你只需要乖乖按照我的指示去做就行了!”

听到这话,林若夕的脸色一白,眼神也随之渐渐暗淡了下来。是啊!她怎么忘记了自己早就被一份一千万的合同卖给南宫瑾了?那现在她又有什么权利要求南宫瑾给予她一个作为妻子最基本的尊严呢,自己只不过是被林家卖给他的一件货品而已!

这话一说出口南宫瑾就后悔了,嗫嚅着嘴唇想要开口解释些什么却又觉得太过多余,在意味深长的看了林若夕一眼之后便转过身大步流星的向外走去。

等到那人彻底消失不见之后,林若夕才松下来一口气,随即又仿佛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一般全身瘫坐在一边的座椅上,目光涣散的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这场婚姻注定只能是一场悲剧吗?

第四章 怼佣人

“喂,哪位啊?”第二天一早林若夕就被一阵手机铃声给吵醒了,他迷迷糊糊的摸到自己的手机放在耳边,心里却暗恼这个打扰了自己好梦的人。

“夕夕啊,南宫瑾有没有提过打算什么时候和我们签合同呢?毕竟你们婚礼都已经举行了,他可不能玩空手套白狼啊!”

听筒那头传来的声音让刚才还昏昏欲睡的林若夕瞬间就清醒了过来,原来对方一大早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拿到那笔钱啊?呵呵,世界上恐怕也只有他能卖女儿买的这么理直气壮,强压下心里的不舒服,用尽量平静的语气回答说道:“你放心吧!钱一分都不会少你的,你就安安心心的在家里等着吧!”

说完,林若夕就二话不说的挂断了电话,为了防止对方再次打来纠缠,她索性将手机关机,扔到一边角落里的抽屉里了。经过这么一折腾,她也没有心情再继续睡觉了。偏过头看了看右边依然摆放在原处的枕头,林若夕不禁觉得心头微微发苦,原来他昨天晚上真的没有回来啊!

“少夫人,我们可以进来吗?”

从门外传来的一道声音将林若夕的思绪给拉了回来,在确认自己身上没有任何的不妥之后才清了清嗓子应道:“嗯,进来吧!”

卧室门被打开来,两个穿着一样制服的小姑娘走了进来,见林若夕还坐在床上,其中一人显得有些惴惴不安,“对…..对不起,少夫人,我们不知道您还在休息。”

“没事,我早就醒了,正准备起床了。你们开始打扫吧,不用管我!”

“切!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昨个晚上少爷可是一夜都没回来呢!所以啊,你这少夫人也还只是个空头衔呢!”站在另一边的女孩儿小声的嘟囔道,眼中尽是嘲讽之色。

金丽娜之所以会到这里当佣人,除了这里的薪水高的诱人之外,更重要的是这个庄园的主人是南宫瑾。如果能被南宫瑾看上,就算是只做他几天的女人,那么下半辈子就可以衣食无忧了,撇开物质不提,能和这样帅的人神共愤的男人共度一夜欢愉也是一桩美事呢!可谁知道即使自己想方设法的靠近南宫瑾,也没能够引起对方的一丝丝注意,还险些被开除了。这会儿又突然多出来一个少夫人,她心里当然会不服气了。而且就现在看来这个所谓的少夫人并不受宠,所以她就更不会把林若夕放在眼里了。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金丽娜说这话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是也让林若夕听了个清楚。站在金丽娜旁边的女孩儿伸出手扯了扯她的柚子,示意对方不要再开口讲话了,又用眼角的余光悄悄的打量林若夕此时的神色。

“呵呵?”林若夕冷笑一声,站起身慢悠悠的走到了两人面前,用一种十分轻佻的目光将金丽娜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然后才漫不经心的开口说道:“啧啧,人长得倒还有那么几分姿色,就是脑子不怎么好使。我再怎么样也是你家少爷明媒正娶的妻子,是南宫家名副其实的少夫人,所以处置一个不安分的佣人对于我来说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林若夕冷眼看着眼前的女孩儿,这个人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她是看得一清二楚的。只是对方很显然低估了她这个所谓的少夫人,她向来不是什么宅心仁厚的主儿,如果有人呼她左脸,她会毫不犹豫的“卸掉”对方一只手。她清楚的知道这个庄园里的很多人对于她都是口服心不服,现下南宫瑾彻夜不归更是让大家认为自己不过是一只纸老虎罢了,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话语权,现在竟然有人敢公开挑衅自己的权威,林若夕又岂会轻易的善罢甘休,她会借这个机会来震慑其他人,给那些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人敲敲警钟。

“你……”

“我什么我,你在和我说话的时候记得加上‘少夫人’这几个字,不然我会用一些非常手段让你长长记性,以免以后你在家里有客人的时候也这么不知轻重,做出什么有损我们南宫家族脸面的事情。”

这话将金丽娜说的满脸通红,她原本以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林若夕是个善良到愚蠢的女人,就算自己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她也会选择忍气吞声,所以她才敢将心里的话这么直截了当的说出来。可谁知道对方三言两语就将自己贬的一文不值,而且还顺带威胁恐吓了一番。

“少夫人,对不起,对不起!小娜她只是不小心说错话才会冒犯您的,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她这一次吧!”夏安安见这位少夫人似乎真的生气了,连忙拽着一边的金丽娜向眼前的人道歉,脸上写满了不安与恐慌,生怕她们真的会因为这件事被赶出这里。

看着面前这两人一个可怜兮兮一个嗤之以鼻的模样,林若夕心里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烦躁,遂有些无奈的摆了摆手。“算了,你们先出去吧!这个房间下午再让人打扫好了!”

听到这话,夏安安才松了一口气,在向林若夕恭敬的点了点头之后就赶紧拉着身边的人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仿佛慢了一步就会被林若夕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待两人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之后,林若夕整个人立刻有气无力耷拉了下来,眼神没有了刚才的神采飞扬,只留下深深的怅惘之色。看着戴在自己右手无名指上的钻石戒指,林若夕下意识的在心里暗暗的再次确认,她和南宫瑾真的就这样结婚了吗

?!

盛世宠溺:总裁的天价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盛世宠溺 或 总裁的天价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无上皇尊5章(第五章 基础丹法)

    原标题:无上皇尊5章(第五章基础丹法)小说名称:无上皇尊第五章基础丹法第五章基础丹法“丹法一道,在于静心。静心凝神,心无杂念。以神入药,化药液,混药性,得药效。几番灼烧,方可成液……”黑暗之中,宁凡只感觉到脑海之中在不断地从着“丹法”二字,似乎在解读着丹法:“融于天地,融于精血,求其中庸,不偏不倚,生生不息……”“丹法注重基础,基础为本,世间万物皆从基础开始。丹法万千流派亦是如此,因此基础丹法为丹法本源……”“基础丹法,练就终极……”不知道过了过久,宁凡微微睁开自己的双眼之时,天空之中已然没有那

  • 绝世狂仙5章(第五章 意外逃生)

    原标题:绝世狂仙5章(第五章意外逃生)小说名:绝世狂仙第五章意外逃生只见这怪物一头稀稀拉拉的灰白色头发,杂乱不堪,毫无血肉的脸上,一对死鱼般的眼睛凸了出来,仿佛刚从棺材内爬出的僵尸一般,正吃力的向屋内爬来。即使以叶峰修仙者的身份,也大感惊悚。这倒不是因为骤然见到这怪物被吓了一跳,而是这怪物身着那血色青年的衣衫,分明就是刚从的那邪修,只是如今这怪物,哪还有刚才的英俊之气。而此人的样子,也不像是被盘龙谷的两人所伤,倒像是修炼了某种诡异的秘术,透支了法力才造成的。正当叶峰拼命凝聚法力之时,这怪物却爬向

  • 异界龙神5章(第五章 七星连珠傲天得神功)

    原标题:异界龙神5章(第五章七星连珠傲天得神功)书名:异界龙神第五章七星连珠傲天得神功魔兽森林外围,傲天拍死几只1级魔兽大口吞吃着,身体虚弱感也慢慢逝去,身心的疲惫傲天觉得很困,找了一个地方,傲天趴下美美的睡起了觉。夜已深,今夜月亮诡异的没有出现,大地一片漆黑之色,忽然天空中亮起一颗星,照亮大地,瞬间又有6颗星亮起,7星连成一条直线,7星光芒大放,天空弥漫了巨大的威势散发大陆各处,越是强大的人越觉得威势更重,无数人望着天空的异相心思莫名。龙岛,无数头次神级龙苏醒,“吟”精灵族圣地最深处,元素精灵

  • 当傲娇总裁遇上落魄千金5章(第五章:救命稻草)

    原标题:当傲娇总裁遇上落魄千金5章(第五章:救命稻草)小说名称:当傲娇总裁遇上落魄千金第五章:救命稻草“嗯,回来了。”易笑兮轻声的应道,此时的她微低着头,视线不敢看向两边,不敢看向一旁的萧恒。她想她现在的脸一定很僵硬。三年了,从他婚礼上离开之后,她三年都没有见过他,她没想到再见面会这么猝不及防,还是在这么一个尴尬的场面下。在国外的那些年,易笑兮有时候也会瞎想,等她学成而归,变得优秀漂亮,她要在一个完美的场合出现在他面前,她甚至偶尔幻想,当看着这么完美的她,萧恒一定会后悔当初瞎了眼。只是....她

  • 焚天魂主5章(第五章 刚来就挨揍)

    原标题:焚天魂主5章(第五章刚来就挨揍)小说名:焚天魂主第五章刚来就挨揍很快,十几天转瞬即逝,韩四他们准备出发,韩易也兴冲冲的与朱剑锋两个人准备好行装,如约启程。他们此次要去呆上十几天,龙城城主王家长女王语馨此次大婚,无数宾客前来,人手不够用,而每年进贡的朱云溪竟然被下令调集十名下人,前往王家,在朱云溪看来,这可是莫大的荣耀!一行十几人,浩浩荡荡的前往龙城。韩易此行特地找出了自己只有逢年过节才舍得穿的一套黑色长袍,这是前年过年之时,他央求韩四给自己做的一套长袍,粗布麻衣,韩四很看不惯这件衣服,毕

  • 天策神方5章(第五章 血红色力量)

    原标题:天策神方5章(第五章血红色力量)小说名称:天策神方第五章血红色力量第五章黑夜中,一道白色身影急速划破长空,消失远去。而其后,一道身影紧随而上,似乎在追赶着他。在落向房屋顶的瞬间,那道白色身影迅速转变为红色身影。紧随而上的男子,却是身着一身金色铠甲,在月光下光芒闪闪,而他正是东御亲王府的御都使。“果然是赤血洞天的人。”看着前方迅速变身的人,浑身被一股血煞之气所笼罩,御都使眉头紧皱,喝道:“伏白羽,我知道是你,想不到你既然这么胆大,敢亵渎王妃圣威,真是罪大恶极!”此时的伏白羽,满脸邪气,刚才

  • 扶乩判道5章(第五章 去知府路上)

    原标题:扶乩判道5章(第五章去知府路上)小说名:扶乩判道第五章去知府路上孙把总一伙绿营兵押着徐央朝着知府走之时,忽然听到路边传来欢声笑语,男女之间嬉戏打闹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在路边响起,嗅到浓烈的胭脂香直往鼻孔钻,令人心痒难耐,浮想联翩。徐央朝着路边一看,只见满街的穿红戴绿,打扮的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女子在路边依娇买媚,拉着过往的男子朝着身后一座披彩挂红的楼房走,楼房的门口悬挂着一匾,题“丽春院”。而有的男子置之不理,而有的男子则是直往里钻,楼房内时不时的回响着男男女女欢声笑语,奏乐歌声。就在孙把

  • 剑镇诸天5章(005、这可是辰王府!)

    原标题:剑镇诸天5章(005、这可是辰王府!)小说:剑镇诸天005、这可是辰王府!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当然,那四名佩戴黄金面具的护卫没有,其中先前出手斩掉宋定云手臂的媚舞还在掩嘴轻笑,显然他们对自家公子的脾气秉性很是了解,早就猜到了朱诚的下场。至于辰王府方面的护卫,不是他们不上,而是小王爷打人从来就没用过他们出手帮忙,因为没人敢反抗,可今天……这公子哥是什么来路!不但反抗,还打你。不但打你,还跟打苍蝇一样,打完之后看都不看一眼!就连朱诚都愣住了,也许是气的说不出话来,也许是被打蒙了,

  • 天人学欧阳米果:我们该怎么做——天心向善,万法归一!

    万法归一,意思是万千法理、千万法门,都可归为一义。怎么才能归一呢?从前人们只关注那个“一”是什么,却忽略了“归”字,岂知只有搞明白什么是归,才能明白什么是一。参天大树万千枝,树干却只有一个,众枝同源,归为一干,于是我们就能明白,归就是归复、回归。向哪里归呢?向一个本源上归,这样就理解了什么是归,什么是一。若能搞明白这一本源,再去看千法万法,就能够全通了。大家很想知道,众多理法的本源究竟是什么?从天人学角度来看,这个本源分为二层意思,第一层,叫万宗同源,也就是说,一切正宗,全通向一个共同的方向。人

  • 玄古子亲传弟子至真为中国人民银行精英分享奇门智慧!

    奇门遁甲逐步从神坛走向哲学的舞台,为人民的衣食住行提供决策和参考,玄古子及其弟子为奇门遁甲正能量传播孜孜不倦的做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