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皇妃嫁到 最新章节

2017/12/20 7:15:30 来源:网络 []

书名:皇妃嫁到

第一章 生死有命
  一望无际的梯田如金绣的彩带在风间穿过葱郁树林,错落有致的平房点缀其间,炊烟袅袅,饭香混杂着植被的清香顺风袭来。皇妃嫁到 最新章节   一名穿着素布衣衫的女孩躺在高坡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根青葱的稻草杆子,头枕在脑后俯视着底下壮观的景致。   穿越到天元乡快一个月了,夏清浅慢慢适应了这里朴实温暖的生活。   最让她觉得窝心的是,这具原身不仅跟她名字一样,且自幼父母双亡,和爷爷相依为命,爷爷对她很宝贝,这让夏清浅感到无比的暖心。   她从小是个孤儿,被收养训练成特工,从没有享受过真正的家的温暖,而她穿越来的那个早晨,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浅浅,快起来吃早饭。爷爷渥了你最爱的糖水蛋。早上我去鸡窝放饲料啊,一瞅,那窝里躺着两颗蛋嘞,还热乎着呢。快起来趁热吃啊。阅读163woman.com爷爷去田里瞅瞅稻子咋样了。”   夏清浅懵逼地爬起来。   看着屋里简陋的摆设,红砖垒砌的墙头,还有锅里架在热粥上的一碗糖水蛋,她惺忪的眼才渐渐瞪大,骂了一句,“卧槽!”   之后,她便开始了天元乡夏清浅的种田生活,每天喂鸡晒苞米,陪着身为乡长的爷爷去视察水稻。   “也许冥冥中自有定数吧。”   高坡上,夏清浅嚼着草杆子,望着头顶21世纪根本见不到的湛蓝天空,命运跟你开了个玩笑,你也只好陪着它笑下去了。   这样平淡的生活,也挺好的。   夏清浅冲着头顶的太阳笑眯了眼,眨眨眼,爬起来拍了拍衣服就一蹦一跳地往家里去。皇妃嫁到 最新章节   为了方便照顾农作物,爷爷特意在梯田附近盖了房,所以到家没几步路。   可夏清浅刚走到大院门口,就被迎头跑出来的一个人撞上了,她猝不及防,幸好对方及时扶住了她。   夏清浅皱着眉正要责怪对方莽撞,一抬头就见对面的二狗满脸慌张,“清浅,快去看看你爷爷吧。他快不行了!我正要去找何郎中。”   “!”夏清浅眼一瞪,反应过来立刻推开二狗就往屋里冲。   二狗平时为人仗义老实,从不说瞎话,可夏清浅现在却拼命祈祷二狗只是在开玩笑,说不定爷爷给她宰了鸡,故意跟二狗串通要给她个惊喜。   夏清浅推开屋里乌泱泱的一堆人,终于看到竹床.上奄奄一息,面孔煞白精瘦的爷爷。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清浅……”   “清浅……”   邻里看到夏清浅进来,面色感慨,纷纷让出道。   “爷爷?”夏清浅不敢相信,早上出门前还好好的爷爷,怎么一转眼就成了这样。   油尽灯枯。这个词在夏清浅看到爷爷转过来的脸时猛地窜进了她脑子里。   夏清浅坚定地晃了晃头,伸出手握住爷爷伸过来的枯柴一样的手,夏清浅都不敢用力,生怕稍微使点劲就能把那只手握断。   “浅浅,爷爷老了,不能保护你了。你……咳咳咳……”爷爷冲夏清浅虚弱一笑,本想交代几句遗言,可一说话却咳得停不下来,表情更是痛苦。163女性网   夏清浅看着心疼,相依为命这么久,她在这孤身一人,只有爷爷一个依靠,她不会做饭,再忙爷爷也会帮她把一日三餐准备好。原本她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继续……“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爷爷怎么会这样?”夏清浅猛地回头,眼含热泪地看着那些也在偷偷抹泪的乡里。   “乡长他……”   “浅浅哟,你不知道,乡长他年纪大,却非要……”   “事情是……”   十几个人同时开口,庄稼人嗓门大,性子急,说了半天,夏清浅是一句也没听清,反而这些人吵吵嚷嚷让爷爷咳得更厉害了,一只手紧紧拽着夏清浅,急着要说话。   夏清浅也顾不得问什么,紧紧回握住那只温度渐渐流失的手,“爷爷……”   她一向没有眼泪,这时候眼泪却忍不住蓄满了眼眶,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   “快让开,都围着干什么?”中气十足的的声音在人群后响起,众人回头,一看是那个脾气古怪的何郎中,纷纷面色尴尬地让开道。   何郎中拎着药箱走过来,略微一看爷爷的面色,眉头一皱,伸手抓过他的手腕一把脉,叹息着摇了摇头,“没救了。油尽灯枯。阅读163woman.com”   夏清浅一听,两只伏在床前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   何郎中医术高明,精通风水玄学,自称赛华佗,胜刘基,所以虽然脾气古怪,在天元乡却及受尊重。他说没救,自然是救不得了。   “哎,生死有命。”何郎中拍了拍夏清浅的肩头,拎着药箱就出去了。   他还没走出大院,爷爷就彻底闭上了眼睛,嘴角含笑,并无太大的痛苦。
第二章 皇城来的贵公子
  接下来的三天,夏清浅披麻戴孝,给爷爷操办了在天元乡算得上隆重的葬礼。   爷爷生平最放不下梯田,所以夏清浅让何郎中在梯田附近择了个风水地安葬了爷爷。   过了五七,一切收拾妥帖,夏清浅穿着一身素服,独自坐在空荡荡的屋里,正不知以后一个人该怎么在天元乡生活,全体村民就聚集在了他们家的大院里。   为首的王老头熏红着一张脸冲在了前头,“清浅啊,我说你爷爷去了大家都很难过,可这天元乡不能没有乡长啊。你说说该怎么办吧?”   王老头在葬礼上没少喝酒,喝了酒就撒酒疯,夏清浅对他特不待见,并没开口。   倒是王老头的儿子拉住了他爹,一使眼色,又冲夏清浅道,“清浅,你平时最有主见,跟着你爷爷也学了不少我们这些粗人不懂的绝学,我们几个叔叔伯伯合计着,是让你当乡长,也算,算那个什么,传衣钵,对,你爷爷的衣钵,也该你接手。”   “对。就该这样。”   “是,清浅这孩子平时就有主见,她当乡长,我们都服。”   “这……”夏清浅一惊,完全没想到他们会推举自己做乡长。   可一看众人都是商量好了一门心思拥护自己,又想到爷爷平时最放心不下天元乡,也就一点头,答应了。   “好。我答应你们。以后我就是天元乡的乡长,大家都是我的长辈,有什么事情清浅一定义不容辞,大家共同进退,守护好天元乡!”   “好!共同进退,守护天元乡!”   因为天元乡有过五七就要摆席宴请全村人的风俗,而且今天是夏清浅当乡长的第一天,所以全村人的人都聚在一起张罗起了晚饭,盛况空前。   夏清浅看着一堆妇女在自己家厨房大院洗菜做饭,想去帮忙,她不会做饭,但是洗菜刷碗还是可以的。   可刚撸起袖子,她就被王婶他们推到了一旁。   “清浅啊,你现在是乡长了,不用做这些,快去休息,这几天也忙坏了吧?”   厨房里掌勺的六婶握着炒勺出来催菜,一看这架势也劝道,,“对,这些洗菜刷碗的事我们几个老娘们来干就行,怎么能让你干呢。快,王明他媳妇儿,把那蒜给我剥了,急着用呢。”   “诶,这就来。”王婶冲着六婶回身的背影吆喝,边跟夏清浅道,“清浅,快去吧,找那帮老爷们儿侃侃,也教教他们种庄稼的绝活,省的啥都不会,就知道闷头瞎干。”   “诶。”夏清浅点点头。   刚出去,就见一堆人面色难看地坐在堂前,门槛在正好坐了一圈儿,跟堵着谁似的。   夏清浅一瞅,是两个外乡人,衣着华贵,一身的气质跟天元乡严重不符,只是风尘仆仆的,隔得老远也不太看得清长相。   “王叔,这是隔壁地藏乡的?”夏清浅坐在堂前的正座上,瞧了眼一旁的王老头儿子王明。   王明一听,先是看了看旁边的几个乡里,才欲言又止道,“不是,是从皇城流放来的两个外乡人,说要在咱们天元乡住下。可咱们这从来没接待过朝廷流放来的人啊。清浅,你说这……”   夏清浅一听,这才正眼看了看被拦在门外的两个人,两个人一前一后站着,前头的长身玉立,后头的微微弓着腰,一看就是阶级制度分明,估计是一主一仆。   她一扬下巴,“让他们进来吧。听听他们的自我介绍再做决定。”   众人一听,没办法,只能让他们进来。   那两个人看到坐在门槛上的人都起了身,又看了看正屋顶端坐着的夏清浅,为首的步履优雅地跨了进来,在夏清浅面前三米不到的位置站定。   夏清浅这才看清他们的长相,为首的那个贵公子俊美无双,只是跟个面瘫似的,但一双眼睛犀利深邃,一看就是个习惯了高高在上的主,跟邻村地藏乡的人一个德行,难怪这些村民不待见他们。   “自我介绍一下吧。”夏清浅一抬眼皮,快速地把那个贵公子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   那贵公子没开口,倒是他身后的那个跟班,眼一瞪,尖声尖气道,“放肆!见到三皇子还不下跪。你们这群刁民!”   众人哗然,并没想到这人来头这么大,一时间都惊慌失措地冲着那个三皇子跪了下来。   夏清浅不以为然地看了眼跟班,又看了眼那个三皇子,撇头拿过桌上的粗茶喝了口,过了半晌才慢慢悠悠道,“这儿是天元乡,山高皇帝远,我管你是三皇子还是三皇帝,在这,都得听我的。”
第三章 三皇子
  “你!”那小跟班气的一插腰,指着夏清浅的手指头直抖。   夏清浅一掀眼皮,笑的意味深长,“不然,你们可以离开。”   见那小跟班不出声,她又笑的更深了,故作讶然,“哦,我忘了,被流放人士,不得私事离开,否则视为欺君之罪,是吧?”   她调皮地冲始终面无表情的三皇子眨了眨左眼,放下茶杯,又重复了一遍,“自我介绍。不然我们可得开饭了,恕不接待。”   “凌彻。”   “啊?”夏清浅好像听到那人开了口,可他嘴没怎么张开,她根本没听清。   “你是故意的吧?!”小跟班炸毛了,恶狠狠地瞪着夏清浅,一副忠心护主。   夏清浅一挑眉,还没解释,三皇子又开了口,这次字正腔圆,“凌--彻!青越国三皇子。”   “主子!您不要理这个刁……呜。”   被凌彻一瞪眼,那小跟班跟只受训的小狗似的瞬间萎了,心不甘情不愿地瞅着夏清浅,“陆璟寒……”   “职业。”夏清浅看着他。   陆璟寒跟受了侮辱似的,抿着唇死死瞪着夏清浅,最后一看凌彻面无表情的脸,只得含含糊糊,语速极快道,“御膳房太监。”   “啊?”夏清浅这次是想听都听不清了。“你说的是人话吗?”她只听得到乌鲁乌鲁的声音。   “你!”陆璟寒盯了夏清浅三秒,然后突然冲过去,在夏清浅以为自己要受到袭击的时候,他却附在自己耳边小声道,“御膳房太监!给我留点尊严!”   当夏清浅再抬起头时,陆璟寒已经退到了凌彻身后,动作快的跟一阵风似的。   夏清浅懵逼地点点头,然后看着周围还跪着的村民,瞅着凌彻道,“你们要留下来的话,以后大家都是天元乡的村民,没有阶级制度,一律平等。能接受的话,我们再商量你们的住处,否则,恕不接待款爷。”   陆璟寒还想争辩,凌彻已经点了点头,看着周围的村民道,“都起来吧。”   凌彻的声音很低,加上他是个面瘫,所以不管说什么话,都有种盛气凌人的感觉,夏清浅深深觉得,跟这种人相处,首先就要挫他的锐气。   不然他傲着傲着,以后就骑到她这乡长的头上了。   “大家商量一下,到底应该怎么安顿这两个人。”夏清浅看着周围站起来的村民。   众人一时无话,个个看天看地,不敢反驳,更不敢收这两个祖宗。当朝三皇子,虽然被流放了,可说不定哪天就回去了,一个伺候不好,全家老小都不保了。   “我们家刚生了个娃,天天哭,怕吵着三皇子休息。”   “对对,我家新娶了个媳妇,家里多两个男人怕遭人闲话。”   “我家屋小!”供不了两尊佛。   最后没法,夏清浅只好亲自收留凌彻跟陆璟寒。“那你们俩就搬过来跟我住吧。”   “什么?!”陆璟寒一瞪眼。   “好。”凌彻一开口,陆璟寒瞬间闭上了嘴。   夏清浅看着陆璟寒那副怂样,心里舒坦多了,“不过我要约法三章,你们俩目前不事生产,住在我家可以,但要帮我干杂活抵房租,同意的话,现在就把行李搬过去吧。”   “诶!我们凭什么要帮你干……诶,主子,您去哪儿啊?”   “搬行李。”   “哦。”   等两个人把东西都归置好,回到堂屋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了。   倒是大院里人声鼎沸,还有缕缕的菜香酒香飘过来。   两个人从皇城来到这,吃了一路的干粮和冷水,又累又饿,这时候再也端不住架子,面面相觑就朝大院走去。   众人一见他们俩,都热情地招呼,把他俩推到了主桌,只见正位上坐着夏清浅,她正一杯杯地喝着村民们敬的酒,一张清丽出尘的小脸被酒气一熏,越发如三月桃花,绯色艳丽。   见凌彻他们过来,夏清浅醉醺醺地冲他们招手,“来,坐这儿。”她一拍手边的位置,众人赶紧挪位。   “我去我爹那桌。”   “我也去瞅瞅我那小孙子,三皇子您坐。”马三叔一见小圆子麻溜地跑了,赶紧从夏清浅身边站起,冲凌彻憨笑一声也走了。   虽然夏清浅说了以后平起平坐,不分阶级,可大家都是些普通老百姓,哪敢跟当朝三皇子坐一张桌子吃饭啊。   不到几秒钟,主桌空空荡荡,一桌子的菜伴着狼藉的碗筷,静的和周围寒暄哄笑的其他酒席像是在两个世界。   “来,”夏清浅一把扯过立如修竹的凌彻,倒了满满一杯酒举到他面前,“喝!”
第四章 不醉乌龟
  “诶你竟敢……”陆璟寒上前要呵斥,被凌彻一抬手给拦住了。   凌彻看着夏清浅不做声,任由她举着酒杯肆无忌惮地瞅着自己。   凌彻长这么大,向来都是天之骄子,从没人敢这样望着他,居高临下,她眸中的骄傲衬着被酒气熏成的桃花色,又娇又傲,竟让他不由自主收起眼底的冰冷。   “怎么不喝?”夏清浅的手又往前凑了几分,洒出的酒渍沾湿了凌彻新换的袍子。   在陆璟寒再次瞪眼的同时,凌彻看了看前襟的水珠,又看了看醉意越来越浓的夏清浅,伸手接过了酒杯,一饮而尽。   “呵。”夏清浅挺满意,憨笑着拿过酒壶,又颤颤巍巍地给凌彻续了酒,一大半都倒在了桌上,还有凌彻的袍子上。   从头到尾,凌彻都没有流露出一点不满,这让陆璟寒都有些摸不清今天主子是怎么了,吓得他都没敢再吱声。   月上梢头,这顿流水席算是接近了尾声。全村人都酒足饭饱,摇摇晃晃地回了家.   “清浅啊,也不早了,这桌子明儿我们再来收拾,省的耽误你休息,你看怎么样?”打头的六婶来跟夏清浅请示,可夏清浅早跟凌彻喝的分不清东南西北,趴在桌上含含糊糊地应着,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了。   “这……”六婶看着夏清浅这样,有些担心地看着旁边的凌彻。这做主的一个醉的不省人事,另一个……凌彻面无表情地看着六婶,半晌才点了点头,一挥手,“你去吧。”   六婶愣了愣,回过神来赶紧应道,“诶,那我先走了啊。”   等所有人走光了,院子里就剩下他们三个,陆璟寒嫌弃地看着醉倒在桌的夏清浅,一撇嘴对凌彻道,“主子,我伺候你洗漱吧。这女人就让她在这,醒了自然会自己回屋的。嘶,怪冷的。”   已入了秋,一到深夜,寒风一吹,这单衣还真是扛不住。   “诶……主子?”   陆璟寒正张头探脑地看着院子,回过头来,凌彻已经抱着夏清浅走出了老远,他赶紧叫嚷着跟上去。   “主子!这使不得,这种乡野村妇怎么能让主子您亲自抱着,这要让娘娘知道了,奴才小命不保啊。主子……”   “闭嘴!”凌彻回头,一记眼神就合上了陆璟寒的嘴,然后继续抱着夏清浅进了主屋,留下身后的陆璟寒紧闭着嘴急的直搓手。   凌彻抱着夏清浅进了她的卧室,探眼一看便在这间简陋的屋子里找到了床,才入了秋,那顶旧的发白的蚊帐还没拆。   “再来!干了这杯,咱们不醉乌龟!”夏清浅刚被放上.床,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闭着眼叫道,凌彻静静看着她说完又自己躺下了。   过了一会,夏清浅都没动静,凌彻扯过床榻内侧的那条旧踏花被盖在她身上,径直出了屋。   “把门关上。”凌彻扔下一句话,就自己走了。   陆璟寒看着主子的背影飞快消失,赶紧去关了夏清浅的房门,运起轻功跟了上去。“主子等等我啊。”   凌彻洗漱更衣完毕,已经接近子时了。   “你也去休息吧。”凌彻拿出书简坐在桌边看,昏暗的烛光摇摇晃晃,在他冠玉似的面容上投下摇曳的光影。   除了木板床,这副桌椅是唯一的家具了,墙上白漆斑驳,红砖隐现。   “主子,我在这伺候您吧,想来您今晚也睡不安稳。而且这荒郊野外,不安全。”陆璟寒从小跟着凌彻,两人几乎寸步不离,这次流放,也是他自请跟随。   “不必了。这些天你也累了,去吧。真有什么事,我会叫你的。”凌彻淡淡道,又继续看着竹简。   陆璟寒没法,只得点点头出去了,其实他也累的要死,一回屋,洗漱完一上床就睡得死猪一样了。   而凌彻看了大半夜的兵书,只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时辰,天微微亮便起床练武了。   当夏清浅打着哈欠从房里出来,看到的便是着粗麻衣裳,在院里劈柴的凌彻。   还没适应过来的夏清浅,张着嘴半天没反应过来。   等她脑子清醒过来,才想起自己昨天收留了凌彻,要他干杂活抵房租,才微微松了口气。“你怎么起这么这么早?”   她打着哈欠,拢了拢头发,往厨房去,一进厨房,看到一大缸的水,和整整齐齐摆了半面墙的柴堆,她整个人都懵了。
第五章 原来是你
  正好凌彻拎着两捆柴进来,她犹豫着问道,“这些都是你劈的?”   凌彻点点头。   夏清浅又指着那一大缸水问道,“水也是你挑的?”   这次凌彻“恩”了一声。   夏清浅从窗台的小瓦罐里摘了几片薄荷叶子放嘴里嚼,打量着那整整齐齐攒了半面墙的柴,又顺着门洞望见收拾得干干净净的院子,默默转过来看了凌彻几秒钟。   “你是几点钟,不是,什么时辰起的?”干了这么多活,他是压根没睡吧?   “天刚亮。”凌彻放下柴,又要出去。   闻言,夏清浅有些不敢置信,最后耸了耸肩,揭开锅。   本以为里头也会有热腾腾的早饭,却是空空荡荡的,有些失望,顺口道,“你怎么不顺便做个早饭。”   她刚倒了杯漱口水,就听门口的凌彻道,“我不会做饭。我去叫陆璟寒。”   说完,他就走了。   夏清浅刚擦完脸,陆璟寒就睡眼朦胧,摇摇晃晃地进了厨房,看到夏清浅,恶声恶气道,“你要吃什么?!”   夏清浅也懒得跟他一般见识,“随便。”   她把毛巾往脸盆子上一搭,看了眼陆璟寒,“记得把我的洗脸水倒了啊。谢谢~”   等她走到门口,便听到陆璟寒磨牙的声音在身后越来越响,突然心情大好,扭头冲他笑道,“对了,去鸡窝看看有没有蛋,有的话给我跟你主子煎个荷包蛋,我要单面流黄的。”   然后她就哼着小曲走了,留下爪子快把衣服抠破的某跟班站在原地磨牙。   院子里靠墙的地方种了棵老柿子树,现在正褪了叶,只留了一树露黄的大柿子,一些个头大的已经被鸟啄了大半。   爷爷原先说等过几天,让二狗来帮着摘柿子,分些给村里人。   夏清浅走过的时候,看到有个人在树上摘柿子,她还以为是爷爷,激动地跑过去一看,顿时泄了气。“原来是你啊。”   高高的树梢,凌彻把衣摆绑在腰间,背了个篓正在那些半黄不熟的柿子,阳光从斜上方照下,把他半边照的恍如梦境,他攀着树干下滑,夏清浅才看清他的脸。   “恩。”凌彻把竹篓解下,递给夏清浅看,“这些柿子都熟透了,再不摘都要被鸟吃了。”   夏清浅看着那些橙黄饱满的柿子,心里无限感慨,但她很快收拾好情绪,拿了个柿子在手里颠了颠,冲凌彻道,“你跟我一起去把柿子分给大家吧。”   凌彻点点头。   夏清浅从竹篓子里捡了几个放在窗台上,便跟着凌彻去各家分柿子。   天元乡除了夏清浅家在梯田边,其他乡民都住在一个村落,很是热闹。   大家看到乡长和三皇子亲自上门送柿子,一个个都乐的合不拢嘴,纷纷把家里自种的瓜果蔬菜硬塞给他们。   “清浅啊,我们家的葱可水灵着呢。”   “我家的茄子嫩的不得了,拿回去跟雪里蕻一起炒,那个鲜……”   “三皇子,这腊肉您拿回去……”   夏清浅和凌彻被乡民围在中间,看着那一张张质朴的笑脸,正推辞着,突然人圈外一声冷不丁的奚落传来。   “哟,大家都在呢。怎么这么高兴啊?难道也跟我们地藏乡一样,又是个丰收年?哦呵呵呵。”   一听那招牌式的冷笑,众人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   一时间,所有人都冷下脸抱着食物散开。   凌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见王婶跳出来,指着对面为首的人骂道,“又是你,张富贵!你不好好在家晒谷子,上我们这翘什么鸡毛。”   说着她就上前走到张富贵面前,指着他的鼻子,“瞅瞅你那一脸肉,大热的天也不怕晒出板油来,王明快去拿个碗,咱装了张乡长淌的板油还能拿回去炒菜呢。”   王婶一开口,众人也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你一言我一语地跟张富贵对骂起来。   张富贵只带了两三个人,可天元乡人多势众,再加上几个女人的利嘴,一时就落了风头,气的都结巴了,“你……你们这帮穷鬼!厉害的本事也就在嘴上了,看你们那帮寒酸样,懒得跟你们一般见识,我要回去看看我那堆满仓的谷子了,你们就眼红去吧。哼!”   张富贵横着绿豆眼瞪了众人一眼,一扭屁股,“我们走!”   几个人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剩下天元乡的众人强撑起的硬气也垮了下来,垂头看着怀里的菜,都一言不发地塞进了夏清浅怀里。   这次,夏清浅也不再推辞,默默接过,看着一干父老乡亲干瘦蜡黄的脸,心里满不是滋味。   天元乡的人朴实勤劳,可百年来却始终摆脱不了贫困,跟邻村的地藏乡只有数里之遥,经济状况却天差地别。地藏乡的人天天大鱼大肉,一身富态,天元乡的人却连吃顿腊肉都要等到过年宴客。   也难怪地藏乡的人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看着乡亲们一个个垂头丧气地回到自家门口干活,夏清浅暗暗发誓,一定要带着天元乡的人脱贫,过上好日子!

皇妃嫁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皇妃嫁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最新最热小说《一世安然不负流觞》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最新最热小说《一世安然不负流觞》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小说名:一世安然不负流觞目录预览:第1章老婆,你生了个死婴第2章他就爱这一口?第3章坐上来,自己动第1章老婆,你生了个死婴“老婆,恭喜你,生了一个漂亮的……死婴。”我一愣,看着沈寒。他嘴角噙笑,一身洁净的白大褂优雅帅气。见我恍惚,沈寒的手指一寸寸从孩子的脖子上松开,当着我的面将孩子扔到地上。我从来都没有这么绝望过,连滚带爬地翻下床抱起孩子,孩子黏腻的脐带一直在晃,晃得我心痛欲裂。是个女孩,手脚都长长的,像沈寒。“为什么?你竟然亲手杀了你的

  • 最新最热小说《十年心事渡时光》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最新最热小说《十年心事渡时光》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十年心事渡时光目录预览:第1章冷继尘,我们离婚吧!第2章相信我一次好不好?第3章您太太大出血了!第1章冷继尘,我们离婚吧!夜,深宋依然紧紧抓着孕检报告贴在胸口,神情掩不住的欣喜激动。她终于怀了冷继尘的孩子,那个她喜欢了二十年的男人。如果他知道了这个消息会不会惊喜?脑中闪过男人向来冰冷讥嘲的神色,她眼中的笑意突然暗淡。还是抱着一丝期望拨了男人的电话。那头很快被接通,女人的声音响起:“喂,是谁?找继尘吗?他现在在忙。”“宋陶陶?怎么是

  • 最新最热小说《梦中旧识半零落》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最新最热小说《梦中旧识半零落》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小说:梦中旧识半零落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莫小姐,这个忙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无能无力,你大哥发生那件事以后,莫氏的股票连续跌停,到现在,还有一堆烂尾工程没有着落,你让我怎么把这笔钱贷给你?”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莫烟贷款碰壁了,自从莫氏集团陷入危机后,墙倒众人推一般,没有一家银行愿意贷款给他们。她今天来的时候,已经有这个心理准备,但却依旧想努力争取。“李行长,这只是暂时的,莫家根基还在,只要你肯贷款给我,不出三年,莫氏绝对可以

  • 最新最热小说《满心欢喜盼君来》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最新最热小说《满心欢喜盼君来》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满心欢喜盼君来目录预览:第1章一个人的婚姻第2章要钱?那就拿命来换第3章这世上,再没人爱我了第1章一个人的婚姻深秋的夜晚,瓢泼雨下。纪晚跪在顾家别墅的大门外,雨水将她的衣服淋透了,她却只是不断地将头磕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咚咚“作响,不一会儿,那原本光洁的额头就破了皮,渗出鲜红的血来,被雨水一洗,鼻端满是血腥味儿!“以勋,求求你,借给我五十万,我爸在医院等着做手术,如果没有这个钱,他会死的!”“死?不过是他的报应!”站在台阶上的男

  • 最新最热小说《情深不及白首》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最新最热小说《情深不及白首》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小说:情深不及白首目录预览:第1章你本来就什么也不是第2章出车祸第3章抽血第1章你本来就什么也不是“你今天去医院了?”男人半靠在沙发上面,手里夹着一支烟,目光冷冷的看着叶清歌。慕战北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只是一个眼神就能让叶清歌打颤,她缩在衣袖里的手有些抖,只是竭力的控制住自己:“是。”“干什么?”男人吐出一个烟圈,深邃的眼神透过烟雾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我来大姨妈,肚子疼,就去找医生检查了一下。”叶清歌心跳得慌。她怀孕了,却不敢告诉慕战北。因为她

  • 最新最热小说《永远再见,慕先生》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最新最热小说《永远再见,慕先生》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永远再见,慕先生目录预览:第一章幸福不过一秒第二章江城第一名媛第三章不过是件工具第一章幸福不过一秒第一章幸福不过一秒我穿着纯白如霞的婚纱,小心翼翼的走出试衣间。不敢相信,曾经那样不堪的我,还能拥有这样的幸福。外面沙发上,沐欣宇抬起头来,温柔似水的目光里充满惊艳,“亦霏,你真是太美了!”“我看挺一般!”一道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明明如天籁,对我来说却像是地狱的雷霆。是他!这声音刻骨不会忘,怎么可能?!我猛地抬头,对上来人那极俊

  • 最新最热小说《此情未央此意难忘》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最新最热小说《此情未央此意难忘》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书名:此情未央此意难忘目录预览:第1章嫁给我(1)第2章嫁给我(2)第3章我们家小兔带男朋友回来了(1)第1章嫁给我(1)奢华气派的总统套房。从门口进来,散落在地毯上的物品看起来糜乱不堪。高跟鞋。皮带,男款?领带、白色衬衫。床边,散落着铮亮的意大利定制皮鞋,米黄色小礼服,bra,黑西裤……加大的豪华双人床上。熟睡的女子神情沉静、五官清纯精致,肤若凝脂;海藻般的乌黑发丝柔柔地披在枕头上,身上盖了条毯子,暴露在外如白玉般的圆润香肩上有几处青红

  • 最新最热小说《悬崖上的爱情》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最新最热小说《悬崖上的爱情》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悬崖上的爱情目录预览:第1章我要出轨第2章出轨俱乐部第3章复活的荆棘鸟第1章我要出轨“您贵姓?”“慕。”“结婚几年了?”“三年。”“慕小姐,这里是保密协议,在这一行签字,合同生效之后我们出轨俱乐部会严格保护客户的隐私,在有效期内,一切您出轨的意外,我们会尽力保障万无一失。”砰!白纸黑字上印了章,戴着面具的工作人员递过来了合同。出轨。——是的,我要出轨。————《我的出轨日记》我叫乔慕璃。结婚已经三年了,可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的丈夫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落魄佳人千金难换》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落魄佳人千金难换》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落魄佳人千金难换第1章屋漏偏逢连夜雨“本庭宣判,被告安淮生贪污受贿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法官掷地有声的话语,久久回荡在庄严肃穆的法庭,字字敲打着安洛璃的心。她的父亲,曾经无限风光荣耀的A市市长安淮生,在一夜之间竟然成为了阶下囚!安洛璃的心脏猛烈的抽动着,痛得几乎无法呼吸!她那个慈爱、廉洁的父亲,怎么可能贪污受贿?这中间一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深呼吸了好久,安洛璃才稍稍缓过神,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法院的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我村子里的后宫》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我村子里的后宫》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我村子里的后宫第一章玉米地的幻想立秋了,本该秋高气爽的时候,却是十分的闷热。天上那火轮子不停的宣泄着淫威,更要命的是一丝风都没有,整个天地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蒸笼。杨小宝心事重重的走在通往杨柳庄的乡间小路上。之所以心事重重,是因为刚刚过去的考试里,他有好几道题不是很有把握,很有可能就拉低了分数,能不能考上高中,那就听天由命吧……走过一片玉米地,看到这家的玉米穗子又粗又长,看着就沉甸甸的,目测一亩至少能收两千斤,杨小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