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凤至桐花开在线阅读

2017/12/20 4:11:36 来源:网络 []

小说:凤至桐花开

第一章 石牢逃生
  刀削般的石崖下,几丈长的洞隙间,几道铁栅栏构就几间简易的牢房。163女性网   牢中幽暗潮湿,角落隐约传来“嘀嘀哒哒”的水滴声,石墙壁上的几把火忽明忽暗。   “进去!”两个布衫外套着兽皮的壮汉将夏凤知狠狠的推进了其中一间空牢中。   “嘶~”夏凤知收势不住脚步,扑倒在薄薄的稻草上,稻草已微烂,盖不住底下大大小小的石子,她的手肘手掌顿时被擦破了皮,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身后,铁栅栏门被重重的关上。   本就守在边上的一黑瘦中年走了过来,抖了抖手中粗粗的铁链,将门和栅栏连缠了几道,用大大的铁锁扣上,绿豆大的眼睛带着某种光芒,贪婪的打量着里面的夏凤知,咋了咋舌:“啧~哪寻来的俏娘子?真水灵。”   “老七,收敛些,这是老大给憨娃准备的媳妇儿。”壮汉之一立即警告道。163女性网   “啧~憨娃那小子懂什么叫女人么?老大怎么不自己收了?白瞎这么好的俏娘子了。”黑瘦中年语带可惜的摸着自己的下巴,眼睛瞟着没爬起来的夏凤知。   “老大发话,谁也不能对她起心思,她是憨娃的,明日吉时,准备拜堂成亲。”另一个壮汉直接动手锁住黑瘦中年的脖子,将他拖离,“你最好安份些,要不然老大发怒,哥几个谁也保不住你。”   “啧~行了行了,我才是你们的哥,臭小子……轻点轻点儿……”几人的声音出了石隙,渐渐的淡去。   夏凤知撑着坐了起来,皱着眉查看了一下手掌和手肘上的擦伤,抓起旁边的干稻草,胡乱揩了揩污物和血迹,抛到了一边,才边甩着手边打量起石洞里的情形。   她在的位置是右边第二间,最里面也关着人,却是两个男人,蓬头垢面,安静的坐在那儿看着她。凤至桐花开在线阅读   其中一人个子高高的,宽背窄腰,布衣下隐隐鼓起的肌肉,随意的伸着长腿坐在那儿,却给她一种睨视众生的优越感。   相较之下,后面的人就显得平凡了许多。   她不由多看了他一眼,只是,他的位置比较暗,容貌隐在暗处,看不清长什么样子。   左边相邻的那间空着,再往那边的两间都关着三四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个个都很狼狈。   所有的牢房都是石壁,除了打开铁栅栏,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出去。   “呼~真是倒霉!”夏凤知郁闷的鼓了鼓腮帮子,慢吞吞的走到栅栏边蹲着,用手一个一个栅栏的丈量,量完之后才转身拢了所有的干稻草叠起,坐在那儿托着腮发呆。   夜幕降下,山洞里反而亮堂了起来,火把上的火苗偶尔“噼啪”响着,凸现得洞外一片漆黑。凤至桐花开在线阅读   直到半夜里,黑瘦中年才一身酒气的提着一桶粥和一桶馒头,一步三晃的打着嗝回来,一间一间的挨个发饭,最后又退回到夏凤知这一间,扶着栅栏发直了眼睛盯着她看,厚厚的嘴唇不时的往外吐气,发出“嘟嘟”声。   夏凤知抱着膝盖,蜷着身子,只露出一双眼睛望着他,没什么反应。   “呔~小娘~儿,过来。”黑瘦中年又打了一个酒嗝,冲着她招呼道,“过~啊~来!”   “大叔,你放了我吧。”夏凤知缩了缩,显得很害怕,声音可怜兮兮的,“我再不回去,我家里人会担心的。”   “你~过~啊~来!”黑瘦中年醉醺醺的贴在栅栏上,冲着夏凤知“嘿嘿”的笑,“让七爷好好的疼疼你。”   “大叔,求你了,放了我吧。凤至桐花开在线阅读”夏凤知说着,又往里面缩了缩。   “你不过来,那我……我来。”黑瘦中年酒虫上脑,混然忘记了下午那两人的交待,在腰上摸来摸去,好一会儿才把腰上挂着的一串钥匙摘了下来,脚步微晃的往边上走去,抓住那把大铁锁开始捅,但是,捅了好一会儿,也没能对上锁眼。   “大叔,你要进来呀?”夏凤知悄然的靠了过去,望着那锁眼,放轻了声音问。   “你不过来,我……我来。”黑瘦中年没抬头,还在和铁锁做斗争中,一边低低的笑,“憨娃哪……知道女人……的好啊,嘿嘿,还是让、让我来教……教教你吧,明儿……好去、去、去侍候憨……娃!”   夏凤知眯了眯眼,声音越发的低,带着微微的颤抖:“大叔,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了我?我不要留在这儿嫁人,你放了我吧,只要你放了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嘿嘿,好~好好的……陪爷……”黑瘦中年终于抬头望了她一眼,但反应却还是糊涂的。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那……钥匙给我好不好?我来开门?”夏凤知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抓住了那个钥匙圈。   “啧~这小手……真嫩!”黑瘦中年的手拂过夏凤知的手背,陶醉的抬起嗅了嗅,丑陋的嘴脸更加的明显。   夏凤知抿嘴,飞快的拿钥匙一把一把的试。   “咔~”终于,锁开了。   “小娘~儿,爷来了。”黑瘦中年伸手去扯铁链。   “大叔,我来,我来。”夏凤知陪着笑脸,抢过那铁链抽拉了出来。   铁链很沉,险些砸到她脚背上,她咬了咬牙,用手理顺,退到了一边。   门被重重的推开。   黑瘦中年也脚步不稳的扑了进来。   夏凤知眸光一凝,手中的铁链迅速套上他的身体,绕到背后,将他的手臂缠绕上,接着,她抬腿重重的踹在了黑瘦中年的后膝弯上。   黑瘦中年应声摔倒,啃了一嘴巴的泥,他哼哼唧唧了一声,头一歪,呼噜声响亮的拉了起来。   “……”夏凤知错愕的看着他,动作略顿了顿,不过,她很快回神,将铁链缠上他的腿,绕了好几圈,最后用锁扣在了背后。   黑瘦中年整个人如同被反扣的乌龟般,他却没有半点儿反应,呼噜声依旧拉得老响。   夏凤知略一犹豫,转身就跑。   “姑娘,救救我们,带我们一起出去吧。”这时,左边那两个牢房中的人突然扑到铁栅栏边,冲着她小声的求救。   夏凤知的脚步顿住,转头看了看,一咬牙,跑过去挨个的打开了锁,然后抽了条铁链回到之前关她的那一间,把门锁了起来,才到了最后一间,开锁。   屋里的两个男人却不动如山的坐着。   “你们快跑吧,晚了就来不及了。”夏凤知皱了皱眉,奇怪的盯了那两人一眼,扔下铁链转身跑了出去。
第二章 恩将仇报的男人
第2章 恩将仇报的男人 山洞外,小道狭窄,一群人挤在一起,再小心翼翼也难免会发出些细碎的动静。 夏凤知跟着走了一小段路,忍不住皱了眉,停下了脚步,悄然抛开了他们,独自从反方向离开。 天空,繁星点点,她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原本的漆黑也淡去了些许,显出周围影影绰绰的地势来。 这山叫镜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险峰峭壁无数,奇林异洞数不胜数,也正因此,这儿的山匪盘踞了数十年,依然猖狂。 她今天也是倒霉,上山打猎无意间过了界,遇到了巡山的匪,才被逮到了这儿。 夏凤知低咒了一声,咬了咬牙,专捡着山间小道、乱石堆兜兜转转,小半个时辰后,她走进了一片密林。 林子太密,枝桠挡去了微弱的星光,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又时值四五月,林中蛇蚁众多,这样的赶夜路太不安全。 于是,她找到一棵高高的树,爬到最粗的枝桠上坐了下来。 “杀~” 不知过了多久,林子外面隐隐约约的传来了喊声。 夏凤知机警的睁开了眼睛,侧耳倾听。 “杀~”声音逐渐的靠近,紧接着,便有刀剑碰撞的声音响起,偶尔夹杂着几声惨叫,惊起大群的山鸟。 夏凤知的眉头皱得紧紧的,抱着枝桠一动不动的等着。 外面很明显是打起来了,一方必定是山里的匪,可另一方,她却猜不到,她不敢动,因为这种时候,最忌的就是乱入,一不小心闯到双方交战的地方,很可能会被双方当成对方的人乱刀砍死。 她可不想死! “爷,他们逃了,去向不明。” 又过了许久,林子外很近的地方,传来一个很年轻的说话声。 “搜山。” 一个很低沉、磁性的声音平静的响起,却带着杀伐果断的冷冽。 “爷,天太黑,山势险峻,我们的人怕是没办法搜出他们的老窝,这些年已经足以证明这点了,不如先回去吧。”之前的年轻声音带着憋屈禀报道,说完又恨恨的补上一句,“都怪那个野丫头,要不是她瞎跑,我们明晚就能兵不血刃的拿下这贼窝。” 夏凤知皱眉,这是骂谁野丫头呢? “死伤多少?”低沉磁性的声音问。 “死十一人,伤三十二,对方留下了四十条命。”年轻的声音说的飞快,语气间满满都是对人命的不在乎。 “收队,入林扎营。”简洁而果断的命令。 “啊?为什么不住在那边现成的山洞里?”年轻的声音很惊讶,也有些不甘愿,“现在的林子好多虫蚁咬人的。” “脑子被驴踢了?还没待够那里的石牢么?”不悦,却没有什么怒意。 “是。”年轻的声音一滞,脆脆的应道。 “噗~”夏凤知听到最后一句,忍俊不禁喷笑出声,随即很快的捂住了嘴巴。 但,却还是晚了。 一道人影裹着劲风袭向她所在的枝桠。 “啊!”夏凤知猝不及防,下意识的后退,却忘记了自己身在高高的树上,这一退,整个人直接后仰着跌了下来,瞬间,脸色惨白。 死定了! 正惊惧中,突然,那道人影从树上扑了下来,缠上了她的纤腰,接着,她的胸膛就撞上了一个温热却硬得像铁般的“墙”上,一阵不受控制的天旋地转,她才站稳了脚根。 安全! 夏凤知险些跳出嗓子眼的心总于落了下去,她急忙抬头,唇不经意的印上刺刺的热热的东西上,瞬间,她瞪大了眼睛。 袭击她又救了她的是个很高的男人。 她的个子在村里的姑娘中已经算高挑,可在他面前,她只及他的下巴处。 她,亲了一个陌生男人的下巴! “呸呸呸呸呸~”夏凤知瞬间瞪大了眼睛,猛地一把推开了他,冲着旁边狠狠的呸着,一边用衣袖狠狠地擦着嘴唇。 男人被推了一个踉跄,看夏凤知这副嫌弃的模样,一瞬间,整个人变得杀气腾腾。 “爷,是那个野丫头!”另外一个人举着火把迅速跑近,看到夏凤知,他顿时脱口惊呼。 此时,有了火把的照耀,面前两人的模样也清晰的显现。 这两人,正是她从牢里放出来的那俩男人。 “你才是野丫头,你全家都是野丫头!”夏凤知突然明白过来,刚刚他们说的坏事的野丫头原来是说她,不由怒目反击,“恩将仇报的男人。哼!” 说罢转身就走。 “爷,不能让她,是她坏了我们的事。”那年轻人叫嚣着。 夏凤知一听不对,拨脚就跑。 她是猎人,那个男人突然爆发出来的气势让她心悸,就好像平时打猎,被某种危险盯上时的感觉一模一样,甚至还要更厉害。 没跑几步,衣襟一紧,后领被一股巨力扯住,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后跌。 夏凤知大惊,拼了命的挣扎了起来。 舞动的手爪不可避免的划上了男人的脸,男人的脸色更雷,一咬牙,将夏凤知当成麻袋一样扛上了肩。 “放开我!”夏凤知的胃部被顶得难受,下垂的脸蛋充血,惊惧袭上心头,她彻底的失去了理智,不管不顾的又抓又踢起来。 “闭嘴!”男人忍无可忍,重重的将她扔到了地上,脸上明显的一道抓伤的细小血痕。 “淫贼,登徒子,强盗,小人!”夏凤知双手反撑着地,胸膛急剧的起伏着,却不服输的仰着头瞪着面前的男人,将她能想到恶毒的话一个接一个的扔了出来。 “你敢再说一个字试试。”男人踏上一步,沉沉的说道,乱蓬蓬的发丝下,一对好看的桃花眸危险的眯了起来,拳头“咔咔”作响。 “……”夏凤知嚅了嚅嘴唇,又紧紧闭上。 好吧,好女不吃眼前亏。 “说,进山的路怎么走。”男人紧抿着唇,死死的盯着她问。 明明是高大威武的男人,偏偏长着一张不厚不薄轮廊分明的唇。 夏凤知偷偷的瞄着他,一边警惕的缩起腿,慢慢的坐直。 “报~爷,发现有地道。”就在这时,有一个小兵卒急步跑了过来。 “带上她。”男人扫了她一眼,抛下一句转身要走。 夏凤知抓住机会,如同垂死挣扎的兔子,腿猛的一蹬,整个人跳了起来,扑上了男人的背,一口咬在了他的肩上。 他的肉很硬很硬,硌得她牙都疼了,但她还是拼命的咬着。 男人没防备,被咬了个正着,一怒之下直接挥手转身,把夏凤知给甩了出去。 夏凤知再次摔在了地上,巨疼袭来,让她眼前发黑,但她不敢放松,顺着翻滚的力道连滚带爬的起来,一头撞进了密林深处。

凤至桐花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凤至桐花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征稿 | 汤计博爱新闻致敬通知

    亲爱的广大新闻学子们:这是一封关于新闻与情怀的邀请函。我想,你曾经在新闻报道中看过些许触目惊心的曝光画面;我想,你对那恪尽职守的新闻前线工作者心怀崇敬;我想,你选择做新闻是因为各种各样莫名而坚定的理由;我想,你的心中一定有着一颗新闻的理想果实,正等待着有朝一日预见阳光,从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尚在校园中的你,带着饱满的理想与一颗博爱的心,用敏锐的目光、灵敏的嗅觉、坚实的笔触去探索发现。不论你遭遇了折戟沉沙,还是已经小有成就,你永远都是新闻精神的传承者。在这里,我们向你致敬。活动介绍“汤计博爱新闻

  • 妈妈没有劝戒沉迷赌博的我 | 全民故事计划的第227个故事

    “我蒙着被子落了好一会儿的眼泪,但让我感到害怕的是,心中除去愧疚,还有一丝撒谎成功的窃喜。一在家乡买房是父亲的主意。他说人老了,就想落叶归根。父亲是在县城出生长大的,母亲跟他去沿海城市闯荡时,才生下的我。父亲常挂在嘴边的故乡情愫,我不能共情,能做的只有理解。那天,我站在街道旁看去,阔别五年的家乡县城,一如既往的脏乱。残破的砖瓦平房和崭新的花园小区,贫富被一条马路分割开来。因为隔天要上山腰的村镇办理港澳通行证,得在县城的酒店住一晚,距离夜幕来临的时间还很长。闲着无事的我,便在县城的大街小巷晃荡。渐

  • 才华横溢的西泠八家!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西泠八家”是指丁敬、蒋仁、黄易、奚冈、陈豫钟、陈鸿寿、赵之琛、钱松。“西泠八家”虽以精湛的篆刻艺术扬名,但他们大都精通书法、擅长绘画,在书画创作上成就斐然。如丁敬擅长隶书,继传统自成一家,善写梅、兰、竹、水仙,笔间潇洒,别有韵致;蒋仁书法师颜真卿、孙过庭诸家,行楷尤擅;黄易隶书笔划圆润平实,气势宏大,觉得古法,是为大家,山水画冷逸幽隽,以淡墨简笔取神韵,有金石味;奚冈四体皆工,尤精行草,山水画潇洒自得,花卉有恽寿

  • 崔子范的大写意花鸟艺术境界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被誉为东方凡高的大写意花鸟画家崔子范以他独特的艺术风格和魅力,誉满中华,震撼海内外。他的大写意花鸟独树一帜,自成一家,在中国画坛上崛起,并一鸣惊人,成为当代画坛大手笔。崔子范晨起一挥一个职业革命家,一个大写意花鸟画大师,这“双重性”在崔子范身上得到了完美的结合。他的一生坎坷而又光彩熠熠。崔子范最先启蒙于吴昌硕传人张子莲,从师齐白石,深受徐青藤和八大山人的影响,他从中国写意文化的最高点上脱胎换骨。他到延安,进北京,几

  • 白岩松:同学聚会是一种信仰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对于我们,同学聚会已经像一个信仰,而且有趣的是,分开之后,反而似乎比大学校园里还亲还互相牵挂。聚会多了,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在岁月的催化下,我们的友情已经变成亲情,每一次聚会,都使得亲情的成分进一步发酵……人到中年,常听到旁边的同龄人自嘲:老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则是:过去的事情一清二楚,而今天上午做了什么,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如果这就意味着老了的话,那自己恐怕早已老去,因为每一次同学聚会,局面都大致如此。上学的事情

  • 山水中的不同皴法,原来是这样!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不同的山,有着不同的质地。古代画家在艺术实践中,根据各种山石的不同地质结构和树木表皮状态,加以概括而创造出来了不同的皴法。同时,在中国画的山水画中,皴法的出现标志着的山水画真正走向成熟。《梦幻居画学简明·论皴》:“古人写山水皴分十六家。曰披麻,曰云头,曰芝麻,曰乱麻,曰折带,曰马牙,曰斧劈,曰雨点,曰弹涡,曰骷髅,曰矾头,曰荷叶,曰牛毛,曰解素,曰鬼皮,曰乱柴,此十六家皴法,即十六家山石名目,并非杜撰。”那关于这些

  • 为什么要注册商标呢?

    前海和创专业从事深圳、前海、离岸公司注册年审报税、国际商际注册、国际公证、闲置香港公司处置、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游戏备案、游戏软件著作权、游戏版号、ICP、EDI等增值电信类资质申请。定义是指所有人为了取得商标专用权,将其使用的商标,依照国家规定的注册条件、原则和程序,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商标局经过审核,准予注册的法律事实。经商标局审核注册的商标,便是注册商标,享有商标专用权,并受到法律的保护。为何注册简单地说,商标就是商品的牌子,是商品的生产者和经营者为了使自己生产或经营的商品同其

  • 银都艺校亦师亦友,亦情亦亲

    银都艺校亦师亦友,亦情亦亲【于淏舟在斯里兰卡】当今社会,成绩似乎成了评定一切的基准,对于音乐亦是如此。而我从不爱听学校的音乐课,因此我的音乐成绩总是不很理想,因此我被冠上了音盲的头衔,因此我从不敢在众人面前唱歌。但我又是个好强的人,想证明给那些嘲笑我的人看,我,也是可以唱好歌的。于是我来到了银都,于是我遇到了王老师。【在银都艺校的声乐课堂】记得第一节课时,王老师就要求我唱首歌。我犹豫,我彷徨,但又十分坚定地唱起了“喜剧之王”。一曲终了,我以为自己在这里的修行也就结束了,“唱的很好啊”但令我惊讶的

  • 为什么说养壶巾很重要

    养壶巾对许多人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因为有没有养壶巾对泡茶喝茶并无影响。殊不知养壶巾之所以称为养壶巾就是因为其对于养壶的好处以及妙用。在倒茶续水时,壶身会有茶水滴落,用养壶巾擦拭干净,就可避免因不注意而把壶身的茶水滴落到茶杯中。养壶巾一定要每天保持洁净,壶用完后用干净的养壶巾擦拭,不在壶身留下茶渍,保持壶身的洁净,这样养出的壶才不会因为茶渍的影响而光泽不一。有些人手上容易出汗,而且泡茶时喜欢用手摩挲壶身,说这样可以更快养出包浆。其实这样养出的壶会油腻黯淡,没有包浆的润泽。养壶须“内养外护”,常用

  • 香港一毫银币收藏将引市场重视

    香港人一向有使用银毫的传统,他们以毫子作为一毫(10分)的称呼。香港人俗称小银币为银毫(毫银),粤语“一毫”即“一毛”之意,因此称呼二角、一角、五分面值小银币为“二毫、一毫、半毫”银毫。一毫硬币,又称一角硬币,面额为$0.1港元,港币最小面值额硬币。香港一毫硬币是首批发行的港元之一,由1863年起发行,当时以银铸造。1935年,因应港元取消银本位制度,硬币改以镍铸造,1948年则改由黄铜-镍合金铸造。1982年,硬币体积缩小,而背面的中间亦铸了“10”字,原本中间的“香港一毫”的中英文字样移到硬